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2064|回复: 58

[官作汉化] 【喵玉汉化】东方香霖堂 (外来韦编) 第二话 尽晓灵异之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4 19: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京都人形 于 2016-7-14 19:36 编辑

汉化源:京都人形,囧仙
翻译:京都人形
校对:幻想旅人,囧仙

THBWiki版链接:http://thwiki.cc/%E4%B8%9C%E6%96 ... %E7%AC%AC2%E8%AF%9D

外来韦编2_06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7-14 19: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京都人形 于 2016-7-14 19:32 编辑

    “啊——这店里真热呀,没空调吗?”
    访客夸张地挥舞着吧嗒作响的团扇。
    “嗯?有那么热吗?”
    “很热喔。感觉屋外比那边要凉快,但屋里没空调的话还是会感觉到暑热啊。啊,只说空调你会无法理解是什么吧。就是‘哔’地一按便会吹出冷风,有如魔法般的机械。唉,我也知道你这里没有啦。”
    作出如上发言,且在店内不拘礼法的,正是来自外界的客人。据她所言,每当她入眠做梦之后,就不知为何会滞留在幻想乡中。而身处幻想乡时,她若不是在神社,多半便是待在我的店里。
    “既然如此,你能不能把那个叫空调的东西拿来?从你生活的外界。”
    “不行——抱着空调睡觉,那怎么可能。而且空调还分为室内机与室外机两部分。”
    实际上所谓的空调从很久以前就积压在店里了,因此我也对其略知一二。以我的眼睛所见,这是一台不止能吹出冷风,还可以涌出暖风的机械。不过一如往常,使用方法不明。我向宇佐见君问询,却被回绝说“我又不是空调安装工怎么可能会安装,何况没有室外机之外究其根本就没有电”,只好作罢。
    “话说回来,你今天去过神社了吗?”
    “不,还没去。”
    “这样啊,灵梦跟我嘱咐过很多遍了。要是你来了,就提醒你去趟神社,慎重起见。”
    “知——道了。不过今天其实是为了探索幻想乡以外的事情前来。先让我把那件事处理掉吧。”
    “……你又在等人啊。”

    我的名字是森近霖之助。乃是旧道具店“香霖堂”的店主。
    虽然名义上是旧道具,这里贩卖的不只是日常使用的道具和古董,也会受理外界的道具。
    此刻光临本店的客人是宇佐见莲子(译注:原文如此)。她总能为本店带来外界的道具及知识,是位优秀的顾客。不过,她在近期内从未将此作为旧道具店善加运用。
    她被各种各样的家伙注视着。若是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致使外界知晓幻想乡的存在,那可是大事一桩,而她本人也有着将危害幻想乡的事物携入而来的风险。灵梦理所当然会考虑让宇佐见君置于自己的监视之下的。可是宇佐见君厌恶拘束,常常在各种地方露面。综上所述,每当她来我这里,多是为了瞒着灵梦去会面某些人。
    “晤谈的对象,又是山中仙人吗?”
    “是啊。其他人我就在神社见了。”
    “那个仙人,好像委托了你不少事务吧。”
    “是啊……”
    似乎是不想让我再作深究,她开始摆弄起智能手机,我也不再继续追问。
    所谓山中仙人,是被称作“茨华仙”的仙人。她似乎会定期降临神社,并对灵梦进行教导。至于这个仙人缘何会隐瞒灵梦,而与外界的人类相见之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曾有耳闻,她向宇佐见君托付过春季时从外界采购鲷鱼、激励起情绪低迷的灵梦之类的事务。
    而宇佐见君与非人的家伙们令人惊讶地亲近。按理说普通的外来人(从外界来到幻想乡的人类)来到这里根本无法保持镇定,她却不知是因为胆子过大,还是性格有违常态,身处幻想乡却犹如在熟悉的街区一般。

    ——叮铃叮铃。
    “……来了。是仙人。”
    茨华仙。一只胳膊缠满了层层绷带,另一只胳膊则拴着锁链,乍眼一看散发着绝非善类的气场,她的言谈举止却柔缓和婉。不论人类还是妖怪,她都会温柔对待。
    “让你在这么热的地方久等了。”
8O%PRAN)FG_UGDBF6DYDI8X.jpg
    “虽然没等多久,但是好热啊——”
    “这家店的剩货堆积过多,所以通风很受影响。”
    我倒是没感觉到有多么热,但最近店内通风不畅的情况确实存在。面前这俩人要是能稍微购置点商品回去,通风肯定会好得多。
    两人把身为店主的我置之不理,径自说起话来。我并不想听到她们在聊什么,于是稍微挪动距离读起了书。

    ——稍过片刻。
    “完事了。每次都叨扰你了,碰头地方的小哥。”
    “什么叫碰头地方的人啊……宇佐见君呢?”
    “已经回去了。”
    “还是那么急促。连个招呼都不打。”
    “每次都是突然就消失了。毕竟睡醒就会回去。而且大体来说,每次也只能在幻想乡(这边)停留四、五十分钟。”
    “就算是睡着后马上就能进入梦乡,这也真是短期睡眠啊。”
    “啊,毕竟现在是晌午……”
    茨华仙稍显恍惚地笑了笑。想想也是。时常白昼入梦这点才更让人深感不可思议。
    “那么你这次又拜托什么了?”
    “唉呀,不是跟你说过了嘛,要想长寿,就别寻根究底的。”
    “反正我不想活太久。就当作会面场地的使用费,告诉我也无妨吧?”
    “……嗯。但是,这次是真的不方便告诉你。”
    “那算了。我去问宇佐见君。”
    “那样就没问题。”
    “什么?……话说我之前就很在意——”

    我所在意的是,宇佐见君缘何会对这个仙人言听计从。
    “唔。言听计从、吗。从你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呀?”
    “我只能认为是你掌握着她的什么弱点。比如你委托她筹措外界的道具之类的诸多事务,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茨华仙若有所思。
    “……确实,我可能是掌握着她的弱点。我无法告诉你今天我委托她的事情,但作为答谢我可以告诉你,从去年开始在她身边所发生的事件。”
    茨华仙开始讲起此中原委。而那些事件,正是不喜战斗的我无从知晓的事实。

    ——她开始现身于幻想乡,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
    她在外界得知了幻想乡的存在,通过一己之力进入了幻想乡。然而,由于幻想乡外强大的结界,仅凭外界的作用是难以完全进入幻想乡的。因此,她在尚未完全进入幻想乡的时候设下了陷阱,尝试让别人替她解除结界。她的计谋只成功了一半,最终只能像现在这样在睡梦中才能来到幻想乡,以不完全的形态实现了。
    “原来如此,所谓的陷阱,就是去年在我家门口也上演过的灵异珠骚动啊。”
    “正是,灵异珠是外界非常识的结晶,能够动摇被称作常识之境界的大结界,是极不稳定(irregular)的道具。”
    非常识在内,常识在外,大结界以此为构造。此时若有非常识的、实际存在于外界的,而又有悖结界的物品进入,就会危及结界本身的存在。
    “是这样啊——那个灵异珠,真想瞧一瞧啊。”
    “如果那东西一直在你手里,说不定会更安全。虽然是事后诸葛亮。”
    “你的意思是,因为我是交易外界商品的旧道具屋的店主,所以是某种独特而优秀的存在?”
    “你不是能够看一眼就可以得知名称和使用方法吗?即便是陷阱,你也能洞若观火吧?”
    “的确有可能。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什么?”
    “正因为那个灵异珠骚动,宇佐见君才对你抬不起头吧。”
    “啊——、嗯——是啊,你这么说倒也没错……”
    不久茨华仙就回去了。店里又恢复成往常的孤高的空间。
    我从未如此设想过,看似乏力的宇佐见君曾经企图破坏幻想乡的结界,而且成功了一半。但知道个中缘由之后,我也能理解灵梦与茨华仙过度干涉的理由。她们并非为了保护宇佐见君在危险的幻想乡免受妖怪袭击,也不是为了防止发生什么事故,而是将她当作一名可能会抱持恶意去行动的危险分子,继而进行监视。

    我还在想她对幻想乡的适应能力有些太高了,但如果是她自愿想来也就不奇怪了。
    ——叮铃叮铃。
    “咦?小华已经回去了吗?”
    “小、小华!?是、是啊,她已经回去了,你怎么又来了?”
    一小时不到,宇佐见君再度拜访。
    “我还想和她稍微闲聊一会儿来着。刚才到了午餐时间,所以被人叫起来了。现在下午的课开始了,所以我又来了。”
    “你这样大白天就经常睡觉真让人担心。话说回来关于刚才的委托,茨华仙说是可以自行来问你,可以的话能告诉我是什么委托吗?”
    “刚才的?嗯,怎么办呢……啊,不过小华没告诉你啊。”
    不知为何,她的神色稍显愉快。
    “其实,刚才是轮到我拜托小华一些事情了。”
    “什么?”
    “是这样,虽然你可能看起来是我一直在接受各种委托,但其实我们之间并不是单方面的委托,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可以互相拜托一些事情。所以这次就由我来委托事务了。”

    说到仙人,在幻想乡内一直是受到某种敬仰的。而且人类与仙人之间原本就存在相当大的隔阂,这个外来人可能比我想象得还要大人物。她能够以对等的条件向仙人委托工作。而且,还昵称其为小……女高中生这个种族着实恐怖,百闻不如一见。人言女高中生不惧生死,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原、原来如此,难怪茨华仙会说询问委托内容必须征得你的同意。”
    “至于委托的内容嘛,其实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啦。我问了她能不能带我逛逛幻想乡里的各种灵异场所。然后就告诉我等到下周她就有时间准备了。”
    “原来如此,确实是无关紧要……幻想乡的灵异场所到底指的是哪里啊。”
    “这个碰面地点太热了,本来我还期望她能装个空调,结果她说‘恕我无能为力’,把我拒绝了。”
    “是吗是吗,要是能帮我安装一个那可就太感激了……所以说,这里可不是专门给你们碰面的地方。”

    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从去年起各种奇妙的都市传说化为现实,在各处都上演着古旧的灵异故事。我曾以为灵异珠的出现,以及她所置身的现状,都是那场灵异骚动引起的。可是,仙人适才告诉我,灵异珠和幻想乡的灵异骚动其实并不是一码事。
    作为证据,在灵异珠消泯之后,灵异骚动非但没有止息,反而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可以自由操纵灵异之人。
    可能她看到了幻想乡的灵异骚动,心中有什么可怕的谋略。我若无其事地问道:
    “你看过幻想乡的灵异场所之后,想做些什么呢?”
    “我啊,其实是个叫‘秘封俱乐部’的,也就是所谓的灵异研究部的部长。我只是单纯对灵异感兴趣啦。”
    “单说幻想乡,在外界看来不已经是灵异了吗。”
    “……是啊。虽说确实如此。”
    她说话变得含糊不清,想必有些什么企图。
    “这么执着于灵异,和你现在置身的状况有关吗?”
    “状况啊,可以说确实有关吧。现在的我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来到幻想乡,我的确想改善一下这种情况。我也知道灵异正在改变幻想乡的世界,如果能探明灵异因何化为现实,我觉得我的情况也能有所好转。而且,说不定我就能够以完整的形态进入幻想乡了。”
MLRB5XM20WF4CORALZEBVAO.jpg
    她很聪明。关于灵异的原理,她可能比幻想乡中的任何人还要熟悉。在外界被人为传播的灵异故事、必然会伴随着新兴技术诞生而逐渐渗透的灵异传言、甚至被萌化了而悄然密布的灵异形象等等,她提及了这些事情。
    在这种情形下,要想不信灵异,不受一切灵异影响的最佳办法,就是尽晓灵异。她告诉我这就是她对此钻研的原因。这是幻想乡中的人们不会产生的构想。
    她的灵异论还包含着幻想乡内的灵异骚动。她猜测灵异异变是由第三方的势力引起的,还预言称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灵异力量引起的毁灭性的大动乱。
    她的言语中有着一种莫名的说服力。我甚至还想象,如果不仔细留意,这个外来人会成为一个关键点,打破幻想乡的结界,令幻想乡成为外界的灵异的一部分。
    一周后的夜里,仙人遵从约定,两人一同游遍了幻想乡的灵异场所。其中包括寺庙的墓地以及神社,也巡游去了一些奇特的地方,譬如湖畔洋馆和妖怪之山。据说在所有灵异地点,都有着受茨华仙的委托而扮演灵异角色进行威吓的人物,这个巡游也因此变成了一个有安全保障的VIP级别的试胆大会。
    我闻知游览的经过,便相信宇佐见君想看的必然不是这般闹剧。我想象了一下她失望的神情,不禁莞尔。

下回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19: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封面的西瓜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19: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封面的西瓜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20: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巫女巫女萃香有更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20: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下午的课开始了,所以我又来了。

所以说现在的大学生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20: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封面的灵梦好幼啊
打破幻想乡的结界令幻想乡成为外界的灵异的一部分,堇子这是要搞个大新闻啊,不过紫肯定会出手干预的吧,另外小华hhhhhhhhhhh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20: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怖的女高中生,好想笑
所以最后又变成了一场试胆大会吗?只不过被吓的人从妖梦变成了堇子
另外,堇子的预言,应该说的是深秘录的新剧情吧,略期待

点评

我说错了,之前没仔细看非常抱歉。这一话提到了拿樱鲷鱼,显然是茨歌仙33话之后的事,也就是说一定是绀珠传之后了。  发表于 2016-7-15 21:07
时间线我有点没摸清(黑人问号???.jpg)  发表于 2016-7-15 14:10
可菫子來幻想鄉不是已經一年了嗎?還是說這是她之前的推測?  发表于 2016-7-15 01:54
堇子的预言应该就是绀珠传的剧情【  发表于 2016-7-15 01:03
是嘛 還以為是紺珠傳呢......  发表于 2016-7-14 23: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20: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一贯就在错字,但这次这个“莲子”麻烦大了,分分钟看不明真相群众乱拿二重身脑补顺子你是不是和宇佐见家有仇啊。

点评

最后的问号其实是个银哭的表情233  发表于 2016-7-15 01:09
宇佐美堇子已经两次了?  发表于 2016-7-15 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4 21: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堇子作大死开始。。。。
话说那条鱼是堇子从外界带来的话,那魔理沙感到的魔界的波动是怎么回事

点评

堇子顶多代奇装异服的华扇买个鱼,总不能抱着个冰盒装条活鱼睡吧,华扇可是确实出了结界拿鱼的。华扇外出和堇子幻想入类似,每次都有时限(SML华扇那次外出例外的长),花时间的准备工作就由在当地的对方做。  发表于 2016-7-14 22: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0-18 10: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