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59|回复: 5

[中短篇] 預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5 19: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1-11 01:42 编辑

即便是頹去,曾經也想保護甚麼,就算一側已被時序所噬,成了山體與花草的胚土,長春藤攀附裂去的石壁,也沉默不語的對抗時刻地風蝕雨蛀。
華美花圃的園丁、找不到愛情的公主、彌留時無人惦記的國王,都已不在,城堡從複雜的政治、暗殺與戰爭之中解脫後,歷史成了他少數仍能效忠的對象。
曾經為了避免諜報,設計成沒有對外窗口的庫房,此時也已崩開了牆面,任潮濕的晨光、晌午的暖陽、赤色的夕照、蒼白的星月,依序的來訪。
裏頭堆放著的兵器比起城堡腐去得更快,曾經的戰友,變成歷史的一部。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一個月蝕的日子裡,魔女成了訪客,但當月亮探出個頭,魔女已經大方入住。
已經習慣了他人侵門踏戶的城堡並不多言,但毫不客氣的燭光,卻讓黑暗卻對此大為不滿。
本該隨夜色高漲的他們,被魔術引燃的蠟燭逼進了角落,瑟瑟躲在書籍、櫃子後頭。
百年的住人對此氣憤不已,魔女卻一無所動,只是安靜地看著書。
不過當燈火搖曳起,書就不那麼好讀。
光開始動盪,代表蠟燭的品質不夠好,蠟裡參進了雜質;或說從破開的建築中,穿進了風。
也可能是外來的事物改變了氣體的流向。
「預言有三種方式」這次是第三種「第一個是單純的預測未來,這個時候未來會因為觀測而發生變化,所以這種未來一被預測,就永遠不會實現。」
她腳步聲迴盪著,從遠處緩緩地接近,而在此避世的魔女,帕秋莉現在看著的,是一本名叫<巴黎人形>的魔導書,選用的文字是密碼,而一如其他的魔導書,上頭寫滿了與魔法無關緊要的私貨。
「第二種預言是預測被預測後的未來,觀測者可以使這個未來被達成,但另一個觀測者也可能看到不同的未來。第三種...」
「是預言一切行事後,唯一的必然,不論是甚麼樣偉大的誰,甚至死者,都只能依照這個預言,它無法改變,就算任何一種對它的反抗,也會被記載得一清二楚。」帕秋莉阻止了她一再重複的話語「所以說...」
「所以說帕秋莉」她卻也阻止了我「你多久沒有抬頭去看天空?」

當天空上飄著一個巨大的石板之後。
那個只要凝神,就能看清上頭的文字,充滿了預言的石板。
她希望帕秋莉違背本心的這麼回答。

「我對天上的東西沒有興趣。」
「帕秋莉可以告訴我一聲,距今為止預言石已經出現了多久?」腳步停了下來。「你認為預言石是真的嗎?」
「大魔法使瑪格莉特曾經說過,所謂的預言石,不過是讓對方覺得,自己看見了預言的幻覺魔法。魔女塞西認為預言石是讓觀看者,主動朝預言行動的暗示,喜歡茶會的薇奧拉...」
「七曜的魔法使是怎麼認為的呢?」
帕秋莉翻頁,第183頁,美麗的巴黎之花被狂歡著的群眾團團包圍。
「預言石預言了絕對實現的未來,不依靠幻覺與假象。」他們高聲大喊,酒氣與汗味躁動著人群。
「這是肯定的意思嗎?」在主教、官員、詩人、乞丐、士兵、農夫的眼前,巴黎之花踩踏木板的檯子起舞。
「但是恐懼預言石的人卻將謊言漫佈了這個世界,畢竟當誰也不知道得到的預言是不是真實,預言石的本身就不再重要。」她裙角掀起,繁複的紅色皺褶掀起了半圓的紅浪。
「那麼帕秋莉,你曾經凝視過預言石嗎?是否曾經被其他魔女加諸在預言石上的詛咒所影響,不小心遺忘了自己觀看過預言石的事實」帕秋莉把手指按在了用密碼表示的半圓字樣上
「我們的所有行動已經被預言石給決定了,此刻的對話與下一刻的對話,整個世界也都繞著這顆石頭運轉,只是分成接受命運而遵照預言石行動的,跟遵照預言石行動進行反抗的兩者。」地板上一滴墨水般的花痕向外溢出,開始擴散,緩緩地將暈出了足以包覆整個書檯的圓。
「沒有媒介也能夠使用魔法,真不愧是。」沒有藏著掖著的必要,她也看到了自己腳底下生成的魔法陣。
「媒介是撰寫這些文字的墨水。」所謂的魔法陣本質的意義就是隔離「所以離開吧,踏入他人領域的魔女。」

「對於破除虛假做足了準備呢。」即便不看,也能知道對方是因為被操縱,而雙眼發著紺色的小惡魔「但是也僅限於在工房之內。」
「如果是想邀請我解除蔓延開的假象那就免了吧,我沒有興趣對抗瑪格莉特的魔法。」帕秋莉揮了揮手,繼續看回手上的書。
「那處理掉預言石呢?」她一圈圈的轉著,深紫色的裙衣被黑夜所覆蓋。
「去找那個始作俑者的笨蛋賢者吧。」
「我明白了,避世的魔法使。」一張黑色的邀請函,如同書籤夾了進來,而說話者也變了個人「不過茶會很快就要再次招集,您有出席的義務。」
帕秋莉把書夾了起來,眼前除了小惡魔外,遮著半張臉手持煙斗的高挑魔女,轉身準備離開。
「走吧,小惡魔。」操縱境界的魔女佐伊,消失在一切之外。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01: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1-18 01:58 编辑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麼把邀請函放到我的手中的佐伊。」跟著邀請函上的魔力痕跡,帕秋莉進到了這次茶會的會場。
「這種疑問只要抬頭看看預言不就一清二楚了嗎?瑪格莉特。」
「薇奧拉...」進入結界的模糊地帶中可以聽到,小魔女薇奧拉一如既往地挑釁著瑪格莉特。
「塞西跟帕邱麗來了喔!...那麼就剩下艾瑪一個了。」說話的是這次茶會的主人,白髮的魔法使耶魯杜。
進入結界之後,一眼就可以望見站在一邊的佐伊。
「佐伊!把我的使魔還來。」帕秋莉將兩本魔導書搋在手裡,讓另外帶來的五本飄在一旁。
「來勢洶洶呢,帕邱麗。不過如果你不先把茶喝完,作為主人的人可不會坐視不管。」佐伊沒有改變站姿,只是抽了口菸。
「把你那幾本書先放下來吧,帕邱麗,你不會傻到想同時跟兩個魔女作對吧。」耶魯杜表情認真地看著我。
「帕邱麗大姊別擔心喔,薇奧拉會支持你的。」
「瑪格麗特你站哪一邊。」帕秋莉向瑪格麗特開口。
「冷靜點,帕邱麗。一切都要先照慣例來做,所有人都一樣,茶會中除了主人之外,禁止使用魔法。」
「總是講甚麼照規矩、照規矩,真是無趣啊,老巫婆。」「...」
「塞西。」
「難得見到帕邱麗那麼樣的咄咄逼人,佐伊你還是先把人家的使魔還回去吧。」
被點名的佐伊慢條斯理地再吸了口菸。
隨後將菸斗向後敲了敲,小惡魔從一道黑影中走了出來。
「抱歉了,帕邱麗,總是會不小心把別人的東西拿錯了。」看著小惡魔緩緩飄過來,帕秋莉重新解構起來時的道路。
「想要離開還太早了點吧,帕邱麗。」瑪格麗特開口,帕秋莉解構完畢的道路瞬間又被上了一道封印。
「對嘛!難得看到帕邱麗姐姐,怎麼能那麼輕易地走開呢!」薇奧拉拉著帕秋莉的裙擺,衣服似乎被她的魔力所標記。
帕秋莉沒有回話的打算,直接坐上了耶魯杜準備的高腳椅,並翻起賢者˙安的<魔法與神祉>作為報復。
魔女一眾停止了隨意的攀談,雖然艾瑪尚未現身,僵硬的氣氛讓耶魯杜悄悄的送上了茶點。
切好的黃澄的蜂蜜蛋糕,躺在一小塊木頭砧板上,澆著一點點蜂蜜,烤得有點過焦的上緣被敲碎,當成了擺盤的一部分。
「得意之作呢。」魔法原理:不論以圓形、方形或單線,魔法的起點概念來自於分界。
「不是餅乾的話不太習慣呢。」利用石頭、木頭、鮮血、骨頭甚至是人群,試圖將自然之物隔離,或藉由包圍來賦予內部物件特別的意義。
「這次都是蛋糕嗎?」魔法本身追求對外物的客觀變化,然而絕大多數魔法理論,最終只能在施術者能傳遞的範圍,造成主觀上,一時性的改變。
「不,不過這是剛出爐的,如果涼掉的話就不好了吧。」為了實現客觀,信仰成了一種方式,信仰具有強烈的集中傾向,這裡指的不是魔法而是社會性的傾向,人們最初的信仰分散,對於自然萬物進行崇拜,隨後開始朝對自我的禮拜,最後當人們開始理解神的存在後,現今只信仰了單一的神明。
「你怕蜂蜜蛋糕涼掉?我這還是生平第一次吃到溫的蜂蜜蛋糕。」於是古今間的魔法,從精靈前進到了神明、再從神明前往科技,一個名叫科技的單一神最終統一,並消弭了其他魔法的可能。
「人家可是很怕蛋糕涼掉的喔帕邱麗。」只有遵照科技的儀式,才有可能創造出與過去魔法相同的...
耶魯杜親自走了過來,把帕秋莉的書闔上。

点评

发完了再回复233  发表于 2017-1-7 00: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23: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1-18 05:38 编辑

「還要持續多久才願意停下,這種魔女們的家家酒?」
「至少等下一道菜上來吧,接著是牧羊人派。」
「這個已經脫離茶點的範疇了哪。」
「薇奧拉不喜歡蒸馬鈴薯。」
「耶魯杜我想提醒你一聲,把這個世界上全部的魔女招集起來開茶會本身,就已經跟愉快沒有任何關聯了。」
「這次是帕秋莉姐姐先動手了啊,真稀奇。」
「我也認為沒必要再拖下去了,下次要還是那個永遠談不完的預言石,我可敬謝不敏。」
「我也不含糊的問,有誰進行了賢者之石的研製。」
「還是跟以往一樣呢,與其這麼問來問去,還不如看一眼預言石上的標準答案。」
「然後順便被你們三個人詛咒嗎?」
「我的只是惡作劇喔。」
「是會死人的惡作劇哪。」
「我們也不該再浪費在誰看過、誰沒看過的問題了吧。」
「不是已經假定全員都在第一時間看過哪。」
「然後誰看沒有乖乖除去記憶!」
「...應該是看看是否有人自行除去了記憶。」
「如果真的有人除去了記憶,也沒辦法知道是主動或是被動,就算想用預言石確定,已經超過七個儀式規模的詛咒,已經不是生物可以直視的東西了。」
「我的魔法裡只有幾個探究真實的問題而已,瑪格莉特不是也差不多嗎?」
「關鍵的艾瑪沒有出現,誰做了甚麼就確認不了。」
「真實的反對者、笑靨的瘋狂、文字轉換術式、遺忘者、時感錯亂、看了就會死掉的文字、視覺迷宮,就這七個吧。」
「但是這真的是預言石所記載的哪?如果是在預言石被詛咒後看見,那麼這個清單就可能是假的了哪。」
「任何單純的回朔都沒有效果,只要不是真的把術式都解開,就可能反被幻覺所迷惑。所以確認的方式等於沒有喔。」
「況且誰也不能保證,在解咒的期間會不會又有誰再加上一個詛咒。」
「關鍵還是第一次大家所看到的情報吧,畢竟是已經被決定好了的結果,瑪格莉特跟耶魯杜卻同時把整個詛咒佈滿這片天空,確實很有蹊蹺呢。」
「如果你的記憶還在,說這種絞弄人心的話也很奇怪哪。」
「為什麼沒有提到薇奧拉!」
「反正我們七個人都選擇了對自己最佳的策略,這麼理解不就好了嗎?」
「帕秋莉認為預言石是真的,耶魯杜、瑪格莉特、薇奧拉下了詛咒,塞西表現得不知情、艾瑪隱藏了起來。」
「而佐伊則假扮成被詛咒的樣子。」
「這下子演員都齊了呢,哪種都沒被落下。」
「賢著還真是厲害呢。」
「無論真假,都該摧毀預言石,對嗎帕秋莉。」
「那怕只有一個人記得,也差不多該說出艾瑪的所在地了吧。」
「最後賢者之石摧毀了預言石,至少大家共識必定來到的未來會是這樣。」
「如果預言是真的,那我們就去找到個賢者出來。還是說你想告訴我除了賢者之外,有別人能做得出賢者之石?」
「賢者死絕不是被記載在預言石上頭了嗎?如果瑪格麗特所謂的共識是對的,那賢者死絕應該就是假的吧。」
「那個!那個!我想到了!會不會有從外來來的賢者大人呢!」
「你的王子殿下是用腐爛屍體復活的機率還大一點。」
「說得也是,不如把幾個賢者從冥土中拉回來怎麼樣?」
「那些對自己的死亡,比活著還慎重的傢伙,才不會給我們這種機會哪。」
「果然還是未來來的!」
「就說現在已經死光了,就算來,也是來自過去吧,白癡。」
「薇奧拉不喜歡老頭子!」
「如果只是找比自己年輕的東西,那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都在你的守備範圍吧。」
「薇奧拉可是永遠的十四歲喔。」
「我不知道你們從預言石中看到了麼,才會需要把我叫出來,不過現在,我已經受夠了。」帕邱麗在牧羊人派上畫了一個魔法陣,派的顏色迅速的褪去。「多謝款待。」

帕邱麗的背後,割開了一個非常整齊的長方形空間,帕邱麗與他的僕從輕易地消失在魔女們的茶會之中。

回到靜謐的城堡,帕邱麗把手按在小惡魔的臉上,發著紫紅色光芒的雙瞳,光華漸滅,雙眼也逐漸闔上。
隨後小惡魔如同斷線的人偶般,吊在空中。
帕邱麗在擺了擺手,小惡魔載浮載沉的飄到了倉儲的盡頭。

「恩...這就是帕邱麗姐姐的工房啊。」薇奧拉沿著魔力痕跡潛了進來。
「魔女的工房從來不歡迎不請自來的客人的,即便是妳也一樣薇奧拉。」
「恩...帕邱麗姐姐給人一種很死板的感覺呢。」
「這是理所當然的,如果只是想玩的話,城堡還有其他地方可以晃。」
「我可以送姊姊幾本書喔!」
「慘有詛咒的繪本就不必了。」
「留幾本在身邊也很好喔,可以防範其他不請自來的客人。」
「那個茶會你應該期待很久了吧,不回去嗎?」
「茶會不能交給東方的魔女來辦對吧。」薇奧拉從一個小包包裡,拿出了有兔子圖樣的信封。
「我以為你不會想當主辦人。」
「凡事都有例外喔!薇奧拉要辦一個都是糖果的茶會!」
「是嘛。」接過來的帕邱麗稍稍看了一下信封。
「啊對了,那裏面的信還是不要看比較好喔。」
「銘記於心。」
「那我回茶會了喔!」薇奧拉把雙手放在後頭,向背後一跳一跳得消失了。
「又是半年後吧。」帕邱麗回到書桌,另一手碰了碰放在上頭的紅色石塊,讓整封信燒成了灰燼。

然而當帕邱麗看完了第183本書後,並沒有任何人前來敲門。
並非全然不在意,但本來就鮮少出門的魔女,對如今佈滿詛咒的外界,提不起半點興趣。
獨善其身,是魔女們的原則,只有曾經另一批魔法的使用者,才會專注於解除影響自然序列的魔法。
諷刺的是如今違背自然法則最大的災禍,卻是那些傢伙們所遺留下來的。

要知道,每當人類抬頭看見自己的宿命,看著無從改變的人生,代表著甚麼?
不是努力毫無意義這麼簡單的事,從結果來說,人們照著預言互相逃避彼此,直到整個社會消失殆盡,直到每個人類消逝無蹤。
賢者究竟為何要做這麼樣的魔法?
事到如今已經無從知悉。

無論如何,此後帕邱麗的生活,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直到讀了第302本書的時候。

這次帕邱麗自己把書給闔上,看著前方的人影,感覺有種既視感。

「佐伊。」
「這次把你的使魔藏起來了嗎?」
「雖然想把你趕走,不過在此之前說幾句話也不是不行。」
「有聽過一個故事嗎?走在森林的孩子為了記起回家的路,把麵包撒在地上。然後呢?」
「你是甚麼意思,佐伊。」
「森林中的野獸就這樣把地上的麵包給吃乾淨了,沿著麵包的野獸就這樣撲倒了小孩。」
「我以為吃掉麵包的是烏鴉。」
「這群烏鴉可是很兇暴的喔。」

一道如同蠟筆畫出來的光,閃入兩人之間。

「佐伊!」
「只是那個時候的小孩,已經到了魔女的糖果屋裡了喔。」
「你做了甚麼!」

佐伊沒有了回應,帕邱麗飄起17本書到身邊,對著被極光轟開的洞。
一個小人,抓著牆垣,探出了頭。
被蠟筆畫成圈狀的五官,帶著強大卻粗糙的魔力。
「薇奧拉...」然後這樣異樣的小人,成群的衝了進來。
帕邱麗直接在洞口燃起了地火,看著這些具有實體的小人,如同跳火圈般湧入,然後倒在地上。

接著是一隻稜角分明的大手伸了近來,只有三根手指的大手,細看上去如同帶著木紋的鹿角。
帕邱麗瞬間將大手凍住,順便用冰塞住了開口。

此時,帕邱麗身後被打開了一個空間,另一隻大手也伸了進來。

然後穩穩地插進了一塊,有著帕邱麗跟圖書館圖樣的土壤之中。

「月光可是從來都是虛假的喔,佐伊」在虛假的月球之後,帕邱麗坐在由書所組成的椅子上。
大手試圖向後退回的時候,則被強烈的引力所箝住。

此時的外側,一隻巨大的小熊布偶正猛力的敲打著城堡。
城堡打算接受預言石上的宿命,輕易的土崩瓦解。

很快地坐在書上的帕邱麗頭上的庇蔭被一掃而空,天空上的仍是星夜,只是星夜開始抽象化,開始扭曲。

「還是跟以往一樣難纏呢,帕邱麗。」突然出現的佐伊站在帕邱麗的面前,這時的帕邱麗則抬頭看著天上,自己所建造的虛構的天空「不過對付你的方法仍然有著,那就是由三個魔女共同創造的被詛咒的世界。」
「佐伊我不知道是甚麼樣的預言讓你這麼做的。」天空彷彿在融化,化開如同深藍色的冰淇淋。
「你不會生氣的,帕邱麗,你從來都不會。」
「如果要摧毀預言石,我手中卻也沒有賢者之石。」
「你要的話,我有。」佐伊把一顆石頭交到了帕邱麗的手中。
帕邱麗接住了賢者之石。
「那麼我只想多問一件事,薇奧拉怎麼了。」
「她的話。」佐伊露出了極其甜美的笑容「就握在你的手中喔,跟塞西一起。」
帕邱麗踏開了步伐,17本魔導書彷彿結界一般,繞在身邊。
「究竟是甚麼時候...」
「就在茶會上頭,你離開,她回來之後。」

虛假的天空從中間破開,藍天與豔陽走進魔女的結界之中。
然後是浮在天空的,巨大的預言石。
於是比起佐伊,現在有更要進的事情必須處理。
帕邱麗朝著預言石飛去。
繚繞在預言石上的詛咒則反向飛了過來。

賢者之石發出了強大的能量,將所有詛咒一一隔開。
「我想起來了。」魔女回頭,此時的佐伊已經不再原本的地方。

從預言石上出現的強烈的魔力,打在賢者之石的防壁上。
讓分神的魔女只能回過頭去。

甚麼七個詛咒,上頭早就佈上超過七百個不同的魔法。

魔女抓住了賢者之石。

而在另一面,耶魯杜所創造的庇護所中,預言中最後一個請求消除記憶的人類陷入了沉沉夢鄉。
「很快就會結束的。」耶魯杜慈祥地看著這一些人,這位魔女在沒有賢者的世界裡,扮演聖人。

「忙完了嗎?境界的魔女。」在長滿玫瑰的花園涼亭,瑪格麗特品味著異界的茶飲。
「她會摧毀預言石的,就跟預言的一樣。」佐伊坐進了為自己留下的空位。
另一個座位上,與塞西一模一樣的人偶,靜靜地坐著。
「特地從耶魯杜的茶會上帶回來了嗎?」
「耶魯杜那傢伙說甚麼也不肯留著這個東西。」
「真不ˊ愧是善於欺瞞的大魔女瑪格麗特,為了騙那兩個人竟然特地製造這麼細緻的東西。」佐伊伸手,然而當手指碰到人偶時,人偶已經消失了。
「其實根本就沒有人偶。」瑪格麗特笑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5: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們都走了哪。」塞西說著。
「是喔,根據預言帕邱麗不會回來了。」佐伊對著塞西說。
「可以停下了吧,佐伊。」耶魯杜表情僵硬地說著。
「對弄死我那件事感到愧疚哪?耶魯杜?」塞西歪著頭看著耶魯杜。
「別這麼說嘛塞西,耶魯杜之所以設下詛咒,為的是多讓幾個人類可以活下來罷了。只是她沒想到,自己的魔法跟我的魔法混合起來之後,會讓不小心你發狂呢。」瑪格莉特說著「不、不對,不是沒想到,看見預言的耶魯杜是不得已這麼做的才對。」
「耶魯杜要處理掉預言石,待會兒還有一件事要做,可別忘了。」佐伊說「喔、不對你不可能會忘記的。」
耶魯杜沒有回話,只是看著擺在桌上,準備好的點心。

為什麼選擇這天呢? 因為預言石會沿著這個世界轉動。
而今天,預言石剛好行到與城堡最近的距離。
那還有沒搞清楚的事嗎?
看著一旁與自己一同墮落的預言石碎塊,已經想起自己身分的魔女艾瑪,仔細地想著。
例如說耶魯杜為了人類的延續,協助摧毀預言石是否偽善?這個問題雖然未解,不過也沒甚麼意思。
瑪格莉特與佐伊對於摧毀預言石的執著,與摧毀賢者的執念沒有區別,他們最終達成了自己的願望。
薇奧拉則是在自己最喜歡的茶會中,一無所知的死去。
比較奇怪的可能是,為什麼非要犧牲薇奧拉跟塞西吧。
表面上,塞西跟薇奧拉被用於襲擊工房,但實際上,既然帕邱麗能夠製造賢者之石,其他魔女自然也可以,完全不用侷限於其中幾人。
或許預言石沒有寫到的,當塞西沒有受創的時候,瑪格莉特或佐伊會因而碰上甚麼危險吧。
而不用薇奧拉當引子,自己就會因為某些原因,不去破壞預言石也說不定。
又或著是薇奧拉對自己能快樂的死亡抱著強烈的執念,如果沒有在茶會上死去的話,開始了解真相的薇奧拉將站到瑪格麗特等人的對立面也說不定。
但是到如今,所有人都不過是預言石記載下的玩物,只是遵照著它的內容行動。
從結果上來說,預言石讓第一時間看見他的魔女們,有機會選擇對自己最好的結局。
搞清楚這些的魔女,根據對預言石紀載的記憶,重新梳理起經過。

當預言石出現的瞬間,瑪格莉特、佐伊、耶魯杜跟薇奧拉同時望向了天空。
看著從生到死的預言,瑪格莉特將詛咒鋪上,耶魯杜也同時放下了咒術,後者是為了以避免人類了解預言。
根據紀載薇奧拉將其自身的記憶消除,原本不太能理解,現在看來是為了不讓自己知道,會受到背叛的結果吧。
而只因分毫之差,當塞西抬頭的時候,兩份詛咒分毫不差的進入了塞西的眼中,隨後到來的佐伊與瑪格莉特藉此機會,依照預言將塞西囚禁起來。
始終沒有對預言石產生半點興趣的艾瑪,跟具有賢者之石的帕邱麗,分別遭遇了佐伊和瑪格莉特,帕邱麗在與佐伊的談判後,為了避免受到三位魔女的圍攻,同意在佐伊的幫助下,前往他處。
而艾瑪則在瑪格莉特的操弄下,代替了帕邱麗,並在毫無根據的前提下,相信預言石的真實。
以為是帕邱麗的艾瑪,開始了與帕邱麗全然相同的生活,並研製起賢者之石,只是在完成賢者之石的前夕,受到發狂的塞西攻擊,艱難擊敗塞西後,瑪格莉特與佐伊為了避免艾瑪重獲記憶,將半成品取走,同時再度操作起艾瑪的記憶。
在最後一次茶會中,薇奧拉吃下了有毒的點心,瑪格莉特、佐伊跟耶魯杜將薇奧拉的魔力取出,嵌入半成品的賢者之石,並將剩餘的魔力拿來襲擊艾瑪己的工房。
之後就是面對被三名魔女加固的預言石,為了保命而顧不得三人的背叛,只能竭力抵抗。最終預言石如預言所言的,被賢者之石所摧毀,耗盡魔力的艾瑪,只能面臨與薇奧拉相同的命運。
「我只是為了彌補你的空缺啊,帕邱麗。」缺乏魔素的艾瑪,輕輕地消逝在再也沒有預言的世界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5: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1-18 05:48 编辑

「恩、真是有趣的故事呢。不過帕邱麗,為什麼你不選擇去破壞預言石,而是來到幻想鄉呢?」紅魔館的館主,與大圖書館的館主一同享用著紅茶。
「佐伊跟我說了,預言石是假的。賢者們與耶魯杜達成了協議,要消滅那個世界所有的魔法。簡單來說,在假的預言石被摧毀後,最後會剩下的就是瑪格麗特、佐伊跟耶魯杜了。只不過耶魯杜早就背叛了魔女,而佐伊」帕邱莉喝了口紅茶「其實是最後一個賢者。」
「如果說預言石是假的,那那個世界沒有理由會照著預言的方向走吧。」
「誰知道呢。」帕邱莉,看向紅魔館的庭院,館外皎潔的月色清晰可見。

預言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6-29 11: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