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749|回复: 8

[中短篇] 黑夜清单(美铃/咲夜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6 18: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六月三 于 2017-1-7 18:57 编辑



那啥,虽然是这个题目,但看过我以前某篇黑历史的朋友肯定知道我写的是啥。。。。总之这个系列偶尔大概会时不时蹦出一篇,那个黑历史就不要再提了,不要再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18: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月三 于 2017-1-7 21:13 编辑

  1


  清晨六点,红美铃准时起床。她跌跌撞撞来到洗手间,洗漱之余,听到窗外传来密密麻麻的雨声,忽然有些伤感。秋风穿堂入室,她站在阳台。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晚秋,马上就要进入她在日本的第二个寒冬了。
  回想去年,年初的时候她还在欧洲给斯卡雷特家族的两位继承人当跟班,年中她就答应蕾米带着两人出逃。虽然几经辗转,她还是成功护送着两位小公主从欧洲逃到了日本。路途遥远,帮派追杀,数不清的挫折,道不尽的意外……一言难尽。为了保护芙兰,美铃几乎一人扛住了所有的压力和阻拦。再三考虑,她选择从俄罗斯出发,通过西伯利亚隐蔽行踪,再故意从华北逃到西南,从西南逃到东南沿海,利用复杂的路线甩掉家族的人,最后联系线人为三人洗清身份来到日本。她通过好友介绍为两位小姐找到了一所在当地最好的学校,自己则开始四处打工。她存有一些钱,但她看不清未来,美铃不愿意看着自家大小姐二小姐将来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去年过得太快,以至于美铃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年。她本以为这将会是安稳的一年。  
  意外总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因为忙于打工,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芙兰的异常,只是间接性地以为那段时间二小姐难得的开心。而对于芙兰而言,开心或许只是她的另一种疯狂,她的天堂依傍着地狱,地狱里藏着凶兽,凶兽在半掩的门缝里龇着牙,她路过门口,却以为它在笑。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能留下的只是美铃在笔记本上所记录的那样苍白:
  九月,大小姐和二小姐发生了意外。她们在废弃的游乐园被人发现,肋骨被人贯穿;一人中枪,三人昏迷;索性生命无碍。我对我的失责感到失望和遗憾,还有愤怒;我以为我们千里迢迢逃到这里会获得安全,却仍旧逃不过灾难。但我之所以写下这段文字,是因为自责之余,我试图去寻找这场事故的来龙去脉,事件却变得诡异了起来:众人醒来后,在场的所有当事人都几乎遗忘了这场可怕事故的根源始末,只回答出一些没用的末枝梢节。这令我和调查这起事故的警官感到十分意外,警官怀疑她们在说谎,但我不这么认为,大小姐即使对警官有所隐瞒,也绝不会不告诉我真相。过了一段时间,日子变得恍恍惚惚,在我不解之余,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向八卦的城市报社居然对此次事件缄口不提,游乐园的倒塌似乎从未出现在周围人们的讨论之中——当我真正察觉事情不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早已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失忆,我想不起来那段时间所遗忘的事。我的日记本点醒了我。当我再次写下这篇日记的时候,当初对大小姐有所怀疑的警察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音讯,也许他还在警局里继续表现出他对某起发生在附近的分尸抢劫案所孜孜不倦的怀疑,但他肯定早已遗忘当初所关于蕾米莉亚与游乐园爆炸一案的所有记忆。
  时间已经来到了深秋,天气转凉。换季为美铃带来的最直观的体现除了身上多出来的那件红灰外衣,还有打工时间的作息改变。当她每天清晨迷迷糊糊地对着夜色洗漱的时候,才总是记起自己已经不必再早起。越来越暗的黎明预示着北半球即将迎来冬季,持续的降温也给城市披上了一层没有实质却稍显寒冷的薄冰。日子跟着迟缓。清晨的街道上总是能看见昨夜下过却又不知何时消逝的冷雨,留下湿漉漉的一片。偶尔驶过的几辆早班公车和彻夜未关的夜店霓虹灯也让积水变得流光溢彩。冬季所带来的寒冷一点一点侵蚀在街道踱步的行人,并逐渐麻木他们敏感的神经。很快,这种麻木便像病毒一样在城市之间弥漫开来,使得每个在外行动的人都变得目光呆滞,行动迟缓。
  日子得过且过。立冬,美铃辞掉了以前的工作,在两位小姐的学校门口当起了值班保安。年轻人的活泼与生机让美铃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苦涩而又无味的学生时代,如今回想起当时为了学业的烦躁与好友的一齐努力,竟是让她有如恍然隔世,那些曾经美好的天真也早已被现实消磨殆尽,只留下干巴巴的回忆。
  而现在,她不愿再花大把的精力浪费其他事。她的上司叫十六夜咲夜,一个严谨而神秘的女人——她不关心。她只在意如今大小姐交到了一个叫帕秋莉的朋友,在此之前还有一对和蕾米芙兰关系很好的姐妹在那场事故之后转学。美铃偷偷去档案室查了有关那两人的资料,她们一个叫古明地觉,一个叫古明地恋,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当她注意到两人的档案袋都比其他人多出一些明显的褶皱之后,她意识到了不对。档案袋有被人多次启封的痕迹,而内部的纸张明显很新,她怀疑这两人的资料被人做过手脚,而能够动这些档案的人大多都是学校内部人员。她想从两姐妹接触的教职员工下手。而自那以后,美铃察觉到,有人开始在她上班的地点来回徘徊,穿过茫茫人流,沉默地跟她走过常去的书店,超市,夜摊……直到某个冷雨天的早晨,美铃护送蕾米芙兰上学。她和两位小姐安静地在街边等待红绿灯——那时天还未亮——她打着伞,蹲下身,为芙兰紧了紧围巾。二小姐将鼻子以下缩进围巾,乖巧又小心翼翼地眨了眨眼睛,安静地盯着面前的美铃。美铃停下手。绿灯恍然亮起,面无表情的男男女女裹紧大衣,匆匆错过站在原地无言的三人。美铃稍稍直起身,将黑伞压低至眼颧,寒风吹过,没人再看得见她的表情。芙兰不安地抓着她的袖口,四处张望。蕾米也察觉到了什么,顺着美铃的目光看去:安静而拥挤的人群将头压低,匆匆走过狭窄又潮湿的斑马线。她看着这幕仿佛文艺复兴时期极具讽刺的黑色滑稽画卷,忽地心头一惊,美铃握住她的手,将一双眼睛隐藏阴影之下。她已经意识到,她已经不能再调查下去了。
  她蹲下身,用很沉稳,却带着歉意的语气对两人说道:“大小姐,二小姐……抱歉,能否代我去给十六夜小姐道个歉,我把她送我的制服弄脏了。”
  芙兰微微探身,欲言又止:“美铃……”
  蕾米上前制止了她,伸手接过美铃手中的雨伞,朝美铃点了点头:“早去早回,一会儿上班迟到了。”
  “我是下午的班,不会迟到的。”
  她直起身,朝着两人微微一笑,直到目送两人走远后,才默默拉下帽檐,面无表情地按着原路返回。天气阴阴沉沉,靠近公园的街区附近还弥漫着淡淡的雾气。美铃走到一半,看了四周一眼,转身窜进公园背后漆黑的小巷间。少时,一位穿着黑色便衣的男人在附近开始徘徊。几分钟后,雾气之中传来男人的闷哼。一个小时后,美铃走出阴影,回家把衣服裤子脱下扔进洗衣机,默默在靠在阳台上发呆。她面无表情地把玩着陌生的黑色手机,在密码失败两次后,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蕾米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来龙去脉,让她把直接她带家里来。她把它随手扔在沙发,去浴室洗了个澡。


  2


  “我劝你去账房结了这半个月的工资,然后收拾东西走人。”
  “咲夜小姐……”美铃在躺椅上揉了揉眼睛,“今早我六点钟就起来了,你看……”
  “哦?是啊,”十六夜咲夜看了眼怀表,“你下午三点才来上班,迟到了一个小时。我是不是应该给你端碗刚泡好的红茶,再毕恭毕敬地对你说声,抱歉,大小姐,打扰您睡回笼觉了?”
  “不敢不敢,”美铃摆摆手,“您看……早上不是托我家蕾米给您捎了信吗……是这样的,今早我过马路的时候给哪个不长眼的司机给溅了一身泥水,把您给我的制服给弄脏了,我赶紧回家把它洗干熨干,才晚了一会。”
  “红美铃,你倒是挺会说的。我都差点忘了你是个外国人。”十六夜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不信不立,不诚不行’,你这样油嘴滑舌倒是给我长了见识。”
  “咲夜小姐您多虑了,红某人只是一介打工的,我说的句句属实,哪敢对着上司信口开河?”美铃悄悄瞧了她一眼,“偷偷睡觉是我不对,但您看,我家里还有两位小姐等着我挣钱带周末他们去游乐园,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红某人一面……要不,改天我请咲夜小姐喝茶?”
  咲夜默默端详了她一会儿,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喝茶就免了,但改天……”她忽然凑上前,“我确实想去你家做做客,好好和你家那二位小姐谈谈天。”她退回身,“我很想知道,你是怎样才能和这样优秀二位小姐扯上关系。”
  “她们是我舅爷家收养的孩子,”美铃回答,“我舅爷家在英国做生意,在伦敦上学的时候我一直寄住在她们家,她家是一个帮派。后来我舅爷被人打死了,帮内开始内乱,我怕两位小姐受到牵连,就带她们逃到了日本。”她压低了声音,“三个人相依为命不容易,咲夜小姐你可以多关照一下我啊……”
  咲夜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编故事一套一套,我看你一个外国人日语说得也挺好,不去找个企业当翻译跑学校来当保安也是屈才你了。”
  “哪里哪里……”美铃说道,“小时候随父母在日本上过几年小学,父母离异后就独自开始生活了,只能干点不动脑的活。”她抬头看着咲夜,“这次的怠慢万分抱歉,还望咲夜小姐看在两位小姐的份上,别扣我工资。”
  “红美铃。”咲夜冷冷地拿出考勤册,狠狠画上一笔,“本月工资减半。”


  3


  帕秋莉•诺蕾姬狠狠拉开窗帘,冷风灌进卧室,将卧室里的蜡烛吹灭。她取下蜡烛阵中心的透明水晶球,打了个哈欠。她注意到天边微微泛起了鱼肚白,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熬了一夜。她呼唤着小恶魔,却没人回应。于是推开扔在地上乱七八糟的厚重书籍,去冰箱里找了找吃的。只有一块荞麦面包,她也将就着吃了。
  从九月份至今,她已经记不起自己熬了多少次夜。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唤醒她对真相的警觉。觉和恋的离开,爆炸,芙兰,蕾米,秦心……蕾米什么也没意识到,她却越来越警惕这所学校发生的一切。上一次她并不是当事人,但她知道那起事故之后什么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她想,她离真相大概越来越近了,在她家边四处乱晃的陌生人越来越多,每天上学进门新来的值班保安总是默默看着她。她可能留下了什么纰漏,真该死,她揉了揉太阳穴,她今天好像和蕾米有约……
  笃笃笃,
  敲门声起。


  4


  敲门声起。
  美铃把手机揣进兜里,急忙跑去开门。门外站着三个人,除了自家的两位小姐,还有一位不认识的女生。她留着长长的头发,长长的睫毛,黑眼圈,眼神略显憔悴。蕾米拉着她的手腕向美铃打招呼。她一脸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地跟着蕾米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美铃朝她挥了挥手:“初次见面,你好,帕秋莉小姐。”
  帕秋莉再次点了点头,跟着蕾米进门。过了一会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没和美铃提起过自己名字。
  多半是蕾米提前告诉她的,她想。
  蕾米家还是挺大的。帕秋莉在客厅瞧了瞧,三层楼房,上面是几人的卧室,后面是书房,楼下还有一间地下室。只是客厅正好背光,加上光线本来就不好,屋里也没开灯,帕秋莉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法看书。她走去把阳台的帘子拉开,勉强才好上一点。
  “现在一年比一年冷。”美铃给帕秋莉端来一碗红茶,“我们才来日本的第一年就下了场大雪,一个冬天我和大小姐都在这间新买的屋里打扫清洁,直到第二年雪化了才去打工。”她说,“不过我觉着像今年这样下冻雨比下大雪还冷,没有暖气实在不知道怎么活得下去。”
  帕秋莉接过红茶。美铃继续在旁边唠叨:“……不过比起伦敦时候的雨季,日本的春夏秋冬季节感还是蛮强的,就是换衣服有点麻烦,经常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合适,出门在外手边还是习惯带把雨伞……这里的雨伞都是那种小小的雨伞,我上次去和一个超市阿姨谈了半天她好像也没能理解我说的可以容下三个人的雨伞,而且日本人说话还要总是保持礼仪也实在让人乱七八糟的窝心,我老是想发脾气又不知道何从发起……啊,帕秋莉小姐要看书的话我去给你把灯打开……”她终于停下废话看懂了帕秋莉欲言又止的表情,跑去给她把头顶的灯打开。帕秋莉松了一口气,道了声谢。
  芙兰坐在一旁看电视,正好动画里的病娇美少女战士打败了怪兽。她哼了一声。蕾米不知在房间里干啥。帕秋莉看了会书,发现美铃一直笑眯眯地盯着她,浑身不太自在。  
  “请问……有什么事,美铃小姐?”她小声问道。
  “没什么,”美铃摇摇头,“本该是我先去拜访你的,您可是大小姐在学校唯一的朋友。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能够接受她那乱七八糟的性格,我还记得她以前还带人把某个阿姨一条街的大蒜都给拔了。只是那时候我太忙了,帕秋莉小姐,您是那时和大小姐认识的吧,您还记得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吗?”
  “我?”帕秋莉撇了撇眉,“你好像误会了,我和蕾米确实是那段时间认识的,但陪她一起捣乱的可不是我,那是她和另一个人干的。我们认识是在高二分班的时候,她……”帕秋莉想了一会,“她那时候……好像……在教室里和别人谈什么……什么都市传说之类的东西……”
  “然后呢,”美铃笑着问道,“帕秋莉小姐还能不能记起当时都有谁在场。”
  美铃盯着她的眼睛。帕秋莉不自觉放下手中的茶杯,愣愣地说道:
  “还有……还有几个不是很熟的人在场,记得不是很清,怎么了?”
  “怎么了……”美铃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你应该很清楚才是。”
  电视里画面忽然转到反派一面,猩红的月亮高高挂起,被主角打死的怪兽化身为复仇的恶魔,潜伏在少女最亲近的人身边。在一个月圆之夜,女主角的至亲浑身长出绿色的疙瘩与触手,出其不意将女主角打倒在地,刺穿她的心脏。芙兰按了下暂停,兴致勃勃地跑去拿了包薯片。画面静止在美少女双眼凸出,七窍流血的一幕。美铃回头拉上窗帘,坐回帕秋莉的身边。
  “帕秋莉小姐,”她继续轻声问,“你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大小姐家来。”她看着她,“是有什么原因?”
  帕秋莉莫名有些不安。芙兰朵露在一旁开怀大笑,美铃直勾勾地盯着她,电视里的女主角正遭受着怪物非人的折磨。她忽然有些心慌,于是说道:“是蕾米硬拉我来的。”
  “嗯,我知道,因为是我让她叫你来的。”美铃从沙发上站起,来到客厅的另一边,背对着帕秋莉,说道:
  “算了,再墨迹下去也不是我的风格,本来应该还有很多东西要给你解释,但时间已经刻不容缓,我就直接问了。”她忽地关上灯,“昨天上午有人想从我这套出一点东西,我搞到了他的手机,可是没有密码。这件事和那场游乐园爆炸案有关,那两个失踪的同学和学校背后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我听说贵校很久之前有什么传说之类的东西……好像叫什么白泽,你知道吧?”气氛瞬间沉默下去,房间里之剩电视机中的深红月光与人物情绪复杂的台词。帕秋莉正准备说什么,美铃开口将她打断:
  “帕秋莉小姐,我说了现在时间很急,一会还有人来找两位小姐喝茶,我只想了解这事是不是和家族有关。关于你的身份与身世你不必再隐瞒。想必你心里也早已清楚我们的身份。”芙兰关掉了电视,忽然诡异地望着帕秋莉。另一边,蕾米靠在卧室门扉冷冷地看着她,一双猩红的眸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如你所见,魔女小姐。”美铃在帕秋莉身边坐下,“我们本该有更多的时间慢慢洽谈魔女与吸血鬼之间的互利共生,但现在时间很急,请您谅解,我只想知道九月份发生的事是否与斯卡雷特家族有关。”
  “你怎么……”
  “帕琪。”蕾米朝帕秋莉唤了一声,“突然说对你说这些很抱歉,你是我的朋友,剩下的我余下再和你解释,你先无论如何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事。”
  “我……”帕秋莉欲言又止,“你彻底把那件事忘了?”
  蕾米耸了耸肩。
  “好吧其实我也清楚……”帕琪低下头,“你不要这么盯着我,我又不是当事人,当事人已经走了。我所了解的都只是那天水晶球偷偷跟踪你们拍到的画面……”
  “嗯……?”蕾米想了一会,忽然大惊失色,“我的天你原来一直在偷窥我,明明在学校一直对我爱理不理!我给你搭话你也冷嘲热讽!!!”
  “闭嘴,我只是比你和那个妖怪觉早一点发现这个学校的奇怪。”她忽然换了一种口吻,“既然长话短说,我想你应该明白不要把自己伪装得太蠢。你不应该在那个白泽出现的第一天就把她揭穿,她不管捅出多大的事都可以直接把历史抹去。而你们是发现不了的。”
  “我当时说了什么?”蕾米挠了挠头。
  “你说……”
  敲门声起。
  “稍等,”美玲拿出手机,对两人说道,“接个电话。”
  待众人屏住呼吸,她才按下免提。
  “开门。”


  5

  敲门声起。
  一位棕褐色颜色头发的女孩儿站在门口,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努力想挤出一点笑容。
  “小恶魔?”
  “帕秋莉大人……”她不知笑着还是哭着说,“大……大家晚上好……”
  “现在是上午。”开门的美铃举起双手,轻轻后退,“能否帮我转告十六夜小姐,我今天值夜班。”
  小恶魔慢慢被人推进屋,她的腰间绑着一圈定时炸弹,从她进屋的那一刻起,倒计时开始启动。
  4:59
  一群穿着便衣的男人端着枪冲进屋,将四人团团围住。十六夜咲夜慢悠悠地走在最后,放下电话,打了个响指。
  枪响,
  美铃一条腿弯了下去。
  “美铃!!!”芙兰刚踏出一步,枪声便再次响起。美铃应声倒地,躺在了血泊之中。
  “嘘……”十六夜咲夜来到不发一言的蕾米身前,轻轻竖起食指,抵住她的唇瓣,“打的是腿,她还没死。如果你们不想浪费时间,就听我就长话短说,好不好,大小姐。”
  “大小姐……”
  趴在地上的美铃动了动嘴唇。
  3:58
  蕾米点了点头。
  十六夜咲夜很满意这个回答。她转身朝着众人解释道:“首先,我要说的是,学院的目标只是针对帕秋莉小姐与红美铃小姐,所以我们绑架的只是帕秋莉小姐的至亲而不会对两位小姐动粗。”
  “为什么?”帕秋莉问道。
  3:14
  “你和她知道得太多了,”咲夜说道,“你该不会真以为那个都市传说只是拿来骗小孩的吧,帕秋莉小姐?”
“‘……这个话题盛行了一时,却又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帕秋莉喃喃自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上次妖怪觉的事也是这样……”
  “不,和那个不一样。”咲夜摊开手,“那是另外的原因,虽然我和藤原的身份都是负责收尾,但她负责抓人,而我负责杀人。”
  “为什么不动手?”
  “要动手早动了,”咲夜说道,“如果我们在这里杀了你和美铃,那么这两位吸血鬼小姐又会和上次一样暴走,把这里像游乐园一样毁完,所以我们决定改变策略。”她解释道,“就是说我们这次不杀人,我们活捉。”
  2:47
  她把飞刀抵在哭哭啼啼的小恶魔脖子上,微微躬身:“帕秋莉小姐,请。”
  “帕……帕秋莉大人……”
  “放心,”帕琪擦了擦小恶魔的眼泪,“我去去就回,没事。”
  帕琪收拾了下书本,面无表情地从美铃身边跨过。临走之前,她忽然抬头看了蕾米一眼。
  1:30
  蕾米愕然。
  美铃大声喊到:

  “动手!!!!!!”

  话音未落,帕琪翻开书本,以小恶魔脚下为阵眼,红色的魔法阵骤然浮现。地面霎时间剧烈摇晃,天花板开裂,巨大的吊灯轰然下坠。
  1:02
  轰!
  枪响,
  美铃一个侧翻抱住帕琪,将她从枪林弹雨中救回一命。施法中断,蕾米借住混乱的烟尘抓住芙兰,她抬头的一瞬间,一把手枪抵住她的脑门。
  “再见”
  穿西装的男人说道。
  0:46
  一把飞刀将他的手腕齐根削断,手枪掉到了地上。男人愣了一瞬,下一瞬,一把飞刀无声地从他颈边掠过。
  蕾米心头一惊,遮住芙兰的眼睛。紧接着,数把飞刀齐齐从从他的胸前冒出头,将他的心脏插了个粉碎。
  0:27
  他侧躺在地上,烟尘中,附近的杀手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只看到男人倒下,便齐齐开枪朝两人射去。
  数不清的刀片与子弹在蕾米眼前相互碰撞。美铃一把扯下小恶魔身上的炸弹,大吼一声,朝着枪响的方向扔去。
  0:03
  “魔女小姐!!!”
  帕秋莉撑起身子,将符卡插入符阵。
  “土金符「Emerald Megalopolis」!!!”
  0:00


  6


  轰然一声巨响,
  屋子开始燃烧。
  红美铃把十六夜咲夜从废墟中拉了出来。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咲夜被她拖到地上,“这没有道理,而你居然没有杀我。”
  “一开始,”美铃靠坐在她身边,“你朝我腿上开了几枪,然后你说,‘大小姐……’从那里我就知道你是谁了。”
  “我真该把你打死。”咲夜笑着咳嗽道。
  “你肯定有这种想法,”美铃说,“家族所有的杀手都想杀了我然后把大小姐二小姐带回去,他们都以为是我这个不要脸的妖怪蛊惑了两位拥有高贵血统的斯卡雷特小姐而把她们掳走。”
  “不错,”十六夜咲夜从大腿根部摸出一把刀,戳进美铃的脑门,“包括我在内,家族所有的杀手都想杀了你再将她俩带回去。”
  “可他们都失败了。”
  “可他们都失败了。”咲夜说,“所以才会动用我这个卧底,让我接近二位小姐,再想办法杀了你。”
  “是那场爆炸走漏了消息?”
  “是。”
  美铃叹了口气。
  她说:“我猜你原本打算利用学校的人将我们活捉,再把大小姐二小姐带走,对不对?”
  “我倒真是想杀了你。”
  帕秋莉气喘吁吁地被小恶魔和蕾米从废墟中扶出来。美铃头顶着一把飞刀,看着大火将她们才建起不久的新家烧毁,不禁又叹了口气。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回去当老师?还是继续给家族杀人?”
  蕾米在一旁回过头,朝着奄奄一息的咲夜看了一眼。
  咲夜朝她笑了笑。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她咳嗽一声,“大小姐……您还缺管家吗。”
  “我们三人相依为命,已经满了。”美铃说道,“你还是回学校吧。”
  “不可能,我杀了他们那么多人,已经回不去了。”咲夜撑起身子,“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大小姐您。据我所知您和二小姐跟着这个没脑子的人整天过着乱七八糟的日子……咳……咳……只有我才可以将您的生活拉回正规。”
  “而且,”她说,“我知道该如何躲开家族的视线,以及学院的收尾人。”
  “你叫什么名字。”蕾米莉亚来到她身边,问道。
  “我叫咲夜,十六夜咲夜。”
  “你愿意成为……”她回头看了看,“呃……暂时还没有家的吸血鬼的仆从吗?”
  “我愿意。”
  蕾米握住她的手,轻轻伏下身,在她的颈脖处留下四颗牙印。
  “十六夜咲夜,”她说道,“从今天开始,从我们有家的那一刻开始,你便拥有和美铃同样的权力。”
  “大小姐……”
  “大团圆结局?”在一旁看火的帕秋莉瞥了两人一眼,“你们是不是把什么事忘了。”
  “你还想继续调查?”
  帕秋莉冷冷地来到蕾米身前,问道:
  “你不想找回你失去的那段记忆,不想知道这一切背后真正的真相?”
  帕秋莉叹息道:
  “蕾米啊,她们藏得太深太深。”
  “深到你以为解决的一切,其实才是真正的开始。”





  美铃篇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4 喵玉币 +20 萌度 +55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钱 + 4 + 20 + 55 理由神马的必须填写的吗?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7 00: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脸懵逼

点评

期待!  发表于 2017-1-7 00:48
等我把一万两千字一半都是废话讲游乐园爆炸的觉恋篇重写了就不会懵逼了……  发表于 2017-1-7 00: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7 17:4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果然要重写那篇黑历史,不然别人真看不懂。还有你把所幸写成索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9 00: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另一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9 08: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突然觉得有点印象……好像以前有这样一篇姐妹相杀的,那是游乐园那边发生的事吗(

点评

嗯……你没记错  发表于 2017-1-9 11: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8-18 11: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