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lkyyy

[长篇] 【连载中】【现代吸血鬼的幻想入】东方暝血奇谭~Bloody Twilight Hours~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6章 人之里攻防战(其十)


  “就这儿了。”


  爱丽丝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个破碎的人偶,拍掉了它身上的尘土。


  人偶的身体已经严重变形,前胸凹进去一大块,其上的表皮寸寸碎裂,稍一触碰便如旧墙皮一般一片片地剥落下来,原本精美的外表此时已是面目全非,不仅没了以往的可爱,还显得有些惊悚。爱丽丝只扫了一眼便能看出,这人偶的“死”因,是钝器的正面重击。


  “线索到这儿就断了啊......”


  魔理沙瞅了瞅那个断线的人偶,又四下扫了两眼,便轻叹了一口气。


  为了找回这个失联的人偶,二人又折回去好长一段路,几乎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她俩此时所处的位置与妹红和辉夜的战场之间只隔着两条街,抬头望过去,魔理沙甚至能看见那缓缓升起的烟与火。这地方只是一条普通的小街,而且已经被她俩彻底搜索过、确认没有异常了。


  爱丽丝将那个坏掉的人偶收回到了随身携带的小挎包之中,身边的魔理沙便对她说道:


  “也许咱们无意识地漏掉了某些关键的地方,要不重新再搜一遍?”


  “嘘——”


  爱丽丝竖起食指,轻轻地嘘了一声。


  “诶?”


  魔理沙一时没反应过来,爱丽丝便又轻声补了一句:“先安静一下。”


  无论这之中有什么魔理沙无法理解的缘由,出于长久以来对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的信任,魔理沙还是闭上了嘴巴,不去询问,不发出任何声音。爱丽丝的神色相当凝重,人里的路灯不亮,因而在月光的照耀下,整座城镇都红得非常暗淡,而她的瞳孔却反常地缩得很小,看上去就如同一只专注于捕鼠的猫儿一样。四下一片寂静,唯有过街的风声,魔理沙左右瞧了几眼,没找出什么异常,却又本能地感觉到,这气氛,不对头。


  红月之下,有一道矮小的人影,正站在一栋房屋的顶上,背光而立,真容不可辨识。这漆黑的人影所处的位置,乃是二人的绝对死角,不转身是绝对注意不到的。她的视线刺破了黑暗,笔直地落到了两位魔法使的身上,可谓是“虎视眈眈”。排除掉杀气、预感、第六感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这绝对能算得上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奇袭”。


  人影的动作很轻,如同从沉睡的大灰狼跟前偷溜过去的白兔一样轻,轻得近乎完全没有动静。她三两步便找到了最佳的起跳位置,接着,用那短小却有力的双圌腿轻轻一蹬,一跃飞上半空,将她的身体轮廓印在了红月之上——宽裙子、垂兔耳,脖子上的胡萝卜挂饰飘荡于空气之中。此外,她此时正双手紧握着一把捣年糕用的窄头大木槌,并将之高高地举过头顶,看起来就像是在圆月之下挥舞镰刀、收割生命的死神。


  重力伸出了它的魔爪,人影随之加速下落,那把木槌便也带着她的臂力与体重,以更快的速度落了下去。她所瞄准的目标,正是爱丽丝的后颈。


  迟了,来不及了,现在开始闪避已经晚了。望着爱丽丝那雪白、娇圌嫩、吹圌弹可破,而且没有任何防备的后颈,突袭者不自觉地笑开了口,露出了那两根,在夜幕之下白得发亮的兔牙。


  你的人头,我拿下啦呜撒!


  “是不是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因幡帝?”


  爱丽丝伸出右手,在空气之中轻轻一抓,接着再用力往下一扯,启动了某种透明不可目视的机关。而后,她不慌不忙地转过身,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位依旧保持着大锤跳劈的动作,锤头离她的脑袋仅有一米不到的距离,却被牢牢地定在了空气之中,不可动弹一下的暗杀者——没错,正是陪同辉夜公主外出的那位幸运的白兔,因幡帝!


  看样子,这一回,命运并没有垂青于她。


  “哦,竟然是你啊!”


  这时候,魔理沙也转过身,指着被逮了个正着的因幡帝恍然大悟般叫道。


  “半径二十米,人偶丝结界。”


  爱丽丝张开了那只紧握的右手,那上头躺着一大把透明的魔力丝线。她用人偶一般毫无感情圌色彩的声线,对因幡帝说道:


  “你自以为这是一次偷袭,实际上,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内,好好地瞧一瞧你的周围吧!”


  帝与魔理沙便一齐转头看了一圈儿,这才发现大量的透明细丝,星布于四周的空气之中,填满了那看似空荡无物的空间。那些细丝相互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蛛网,其网眼之细,连一只麻雀都无法从中通过。纵使如此,借着极细的线体,以及极高的透明度,这张大网又几乎是完全隐形的。只在特定的角度,才能看见红月之光在丝线表面的反射。


  魔理沙一眼望过去,发现挂在帝身上的丝线,没个一千,也得有几百根,数都数不过来。那些细线缠住了帝身上的每一个地方,从头到脚一处不落,愣是给捆了个严严实实,也难怪这小兔子动都没法动上一下了。这么一瞧,魔理沙便忍不住点了点头,叹服于这精湛无比的技艺。


  “你就像是一只落入蛛网的蝴蝶,”爱丽丝的视线冷如冰霜,直射在帝的身上,冻结了她的脊髓,“早在你碰到蛛网边缘的那一刻,‘震动’就已经传到了我的手中,我便已对你的位置了如指掌。这些丝线,每一根都非常脆弱,但当大量的丝线合到一起,便能形成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力,连巨人与龙都能牢牢捆住。”


  “现在,在我用线将你切碎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帝在爱丽丝的冷眼之下无所遁形,冷汗蹭蹭地往外直冒。她强挤出来一抹毫无底气的、看着还有些别扭的半笑,脸色却是惨白之中透着铁青。相传兔子是一种特别胆小的生物,往往掠食者还没下口,它们就已经被吓得心脏圌病发,自己俩腿一蹬死了。至少,帝的表现要比她那些四足同胞们好得多,到了这个份上,她的眼珠子还在贼溜溜地转着,脑子里头还在琢磨着该怎么从这绝境之中脱身。


  总之,先张嘴,说点什么,什么都好。重要的是先把敌人拖住,凭着她这张死人忽悠活活人忽悠死正常人忽悠瘸了向她买拐杖的三寸不烂之舌,只要拖住了,往后总是会有机会的。


  “哟......哟!”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帝便张了嘴,一边思考着接下来该说什么,一边磕磕巴巴地说道:


  “这,这不是爱丽丝·玛格特......”


  说到这儿,她一不小心咬了一下舌头。


  “特若依德小姐嘛......”她含圌着眼泪,强行保持着那张快要维持不下去的笑脸,继续说道,“别......别来无恙啊!”


  “啊,除了差点被某个小兔崽子背后砸上一锤子以外,我一切都好。”爱丽丝面无表情地应道。


  “呀哈哈哈......哈哈......嘿嘿......呵呵......呃......”


  因幡帝假惺惺地笑了一阵,爱丽丝和魔理沙则板着张脸,仰脖瞅着她。她俩既不说话,也不做什么表情,就只是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帝看而已,一直盯得帝自己尴尬癌爆发,蔫蔫地收了声。


  “好吧,我承认......”帝别过脸,像是在自我对话一样,小声说道,“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接着,她又立刻正过脸来,摆出了一张比方才灿烂百倍的,营业式的笑容,对爱丽丝说道:


  “话说回来爱丽丝小姐,您的搜索工作进展顺利吗?”


  “你是想特意惹我生气以死得更有尊严吗?”


  见爱丽丝瞪着她的眼神之中,凭空多出了一丝怒意,帝便赶忙赔着笑脸解释道:


  “那哪敢,那哪里敢啊!我就是想啊,您要是没搜出啥成果,我说不定能帮到您。”


  “毕竟,咱家,永远亭,跟这场异变的主犯也算是暂时的盟友关系不是?”


  说到这儿,帝的笑容之中,蓦地多出来一份狡黠。


  “说吧,你都知道什么?”


  爱丽丝抄起手,问道。


  “我啥都知道,包括人里的村民都被关在哪儿,是谁关了他们,只要您能把我放了,我全都招。”


  “你在跟我谈条件?”爱丽丝说着,皱起了眉头。


  “呵呵,那可不能算是谈条件啊,爱丽丝小姐!”帝笑眯眯地,就仿佛她此时已经脱离了险境一般,镇定自若地对爱丽丝说道:


  “毕竟,如果我帮您也死,不帮也死,那我为什么不死得‘更有尊严’一些呢?您说是吧?”


  爱丽丝闻言,默不作声地横着划了一下右手五指,如驱赶桌上的苍蝇一般,缠绕着帝的身体的千百根细线便一同断裂开来,为帝松了绑。托着身体的细线一下子消失了,帝一个反应不及,“啪叽”一声摔了个大屁蹲,疼得呲牙咧嘴。


  “哎呦......哎呦呦!我这屁圌股非得摔成三瓣不可!”


  就在帝皱紧眉头、捂着屁圌股,坐在地上鬼叫的时候,爱丽丝往前踏了一大步,逼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威压十足地逼问道:


  “现在,你肯开口了吧?”


  “开开开,当然开!”


  帝又揉了两下痛处,一骨碌便站了起来。她将裙子后边的灰土一拍,正面对着爱丽丝,张口便是一大串:


  “我因幡帝做人做生意最讲究一个诚信,给了您承诺,就绝不会食言,您大可放......”


  “说正题。”爱丽丝厉声打断了她的自吹自擂。


  “是是是,正题,正题!”


  帝就跟个酒后奸商一般,谐中带着滑,以令人放不下心来的,讲评书一般夸夸其谈的神态语气,说道: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把人里的居民一票全绑走的那一位,是一个你们平时根本就不会正眼瞧上一眼的,都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角色。我这么说吧,比我还小!”


  “她的名字就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7章 人之里攻防战(其十一)
  
  (一)


  “此话当真?”


  “若是不信,您可以亲自去看一看,地点我不是已经高速您了吗?”


  魔理沙和爱丽丝不约而同地转头望向了对方,面面相觑,却听那因幡帝接着说道:


  “我再奉劝你们二位一句,可别小看了那家伙哦!”


  “不是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是强者,实际上,幻想乡里多数的妖怪都是一辈子的弱者,然而这并不代表,在面对强者的时候,他们会坐以待毙、跪地求饶。穷则思变,您懂我什么意思吧?当你不能依靠绝对的力量扫清前路的障碍时,你就会去琢磨别的法子。你可以选择绕路,可以趴在别人的背上搭便车,可以发明一双火箭靴从那上头飞过去,无论什么方法,只要能助你前进,那就是好方法。”


  “所以强者有强者的阳关道,弱者也有弱者的独木桥,当你们一路顺风顺水横扫天下的时候,我们也在阴影之中挣扎求存。她就是我们这些卑微的弱者之中的佼佼者,这句话听起来有些矛盾不是?就跟她的名字一样。”


  “不管她以前怎样,现在,她可是干出了许多大妖怪都做不到,或者说不敢做的事情。她有着这场异变的幕后黑手所提供的强大的‘助力’,有着将整个幻想乡颠倒过来的‘理想’,以及为此不择手段的‘漆黑的觉悟’,再加上一些她从未展示出来过的‘底牌’。除了成为‘强者’所必须拥有的实力之外,她已经获得了一切。”


  “如果这是一场牌局,那么她的手牌就是‘差一张凑齐同花顺’,而你们则是一堆被拆散了的‘JQK’。她已经到了一步登天的位置,而你们还在闭着眼睛到处乱撞。如果我是您,我会非常、非常的小心,就像是在与风见幽香或者八云紫这样的超级大妖怪为敌一样,无比的小心。我并不是在说,你们会输,我的意思是,你们不可能像打赢一只普通的、羸弱的天邪鬼一样,赢得一场轻松的胜利。”


  “嘛......”


  说到这儿,帝便像是很无所谓一般,抱起膀,撇了撇嘴。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我也不欠你们什么了。如果接下来你们输掉了,那肯定不是我的责任。加油吧,少女们!”


  言罢,她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魔理沙和爱丽丝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都睁得老大,却没啥话好讲,便一齐抬头望向了远处的那栋鹤立鸡群的大厦——那是人里的地标,Casi-Joon。它那金色的钢化玻璃外壁反射着血红的月光,在这浑浊的夜空之下、寂静的村庄之上,显得诡异而邪恶,仿佛是老式RPG游戏中的关底Boss所在的魔王城一般。


  半晌,只听魔理沙喃喃道:


  “话说,那一片好像是慧音负责的吧......”


  于是二人又将视线从那栋大楼上移开,来了一阵沉默的对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同感......”


  (二)


  “叮咚!”


  “顶层,到了。”


  电梯门缓缓开启,上白泽慧音从那纯白的光照之中走了出来。待她背后的铁门合拢,收去最后一丝光线,她的视野便重新被黑暗填满。


  人里的电力供应被切断了,不幸中的万幸是,赌场的电梯有紧急电源,因此她才不至于爬楼梯爬上55层,尽管这对她而言也不是一件难事。


  这栋楼的玻璃墙是单向透光的,外头的光线照得进来,里头的光景透不出去。月光暗淡,红色也不是一个养眼的颜色,但,不管怎么说,多亏了那点月光,慧音总算是不至于摸黑搜索。


  她迅速地完成了这最顶层,同时也是她行程之中的最后一层楼,的搜索工作,其结果,跟她预想的一样。


  那便是一无所获。


  实际上,搜到大约20层楼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村民们并没有被藏在这里,毕竟剩余的三十层空间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人,全压成肉饼都塞不下。不过若是再往前推一些,那么早在她踏进大楼发现电梯还能使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有这样预感了。讲真,你能想象施瓦辛格或者史泰龙走进敌人的大本营,然后直接坐电梯上到最顶层把Boss给突突了,而不是一层一层地杀上去吗?哪有给对手留下捷径的蠢反派的?


  然而慧音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完成了余下三十多层楼的搜索,她的想法是,“万一能找到点有用的线索呢”。可惜,现实再一次往她的肚里灌满了失望。直到她翻完了最后一层楼的最后一张桌子,她都没有找着哪怕一丁点线索,就连一张有用的废纸都没有。


  “哎......”


  一声轻叹,慧音揉了揉她那对,因在昏暗的环境中使用过度而有些疲劳的眼睛,而后便空着双手,缓缓地走向了来时乘坐的电梯。


  “去跟灵梦她们会和吧,”她站到了电梯门前,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按下了按钮,“希望她们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


  “好不容易来一趟,不玩儿上两把再走吗,‘慧音老师’?”


  突兀无比的话音,传到了她的耳中,打断了她的思考。


  慧音猛地转过身,恰逢此时,电梯的门开了。借着从电梯里头溢出来的白光,她看清了那人的面目。


  黑头发里夹杂着几缕红,赤红的双瞳与粗短的双角——都是典型的妖怪特征。这个妖怪少女,一身纯黑的西装,脖子上挂着一条骷髅领带,整个人打扮得干净潇洒。她就坐在正对着电梯门的那一张牌桌上,十指交叉,俩胳膊肘往桌上一搭,颇有几分《教父》里头麦克·柯里昂的架势。


  换言之,黑道枭雄,冷面煞星......实际上,她并不是那么的“冷”,肯定没有艾尔·帕西诺冷。她正冲着慧音微笑呢,尽管这笑容只让慧音背生寒意。


  慧音知道她是谁,几年前,这家伙曾经在人里闹过事,被慧音两下撂倒了。她的实力就跟别的那些眼高手低的小妖怪一样,不值一提。然而此时此刻,慧音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她已经不再是几年前的那个她了。


  她的“气场”不一样了,披着狼皮的羊,和披着羊皮的狼,显露在外的气质,可是完全不同的。


  “鬼人......正邪。”


  当电梯门自动合上时,慧音一脸惊愕地念出了她的名字。


  于是白光消去,慧音的视野又黑了下来。正邪的双眼在黑暗之中泛着幽幽的红光,那里头的颜色足以令慧音不得安心。正邪从自己的上衣内兜里头取出来一盒崭新的扑克牌,在慧音的面前拆开,然后便自顾自地洗起牌来。她的手上戴着一对黑色的皮手套,这让她看起来就像个专业人士。


  “你这家伙!”


  慧音咬着牙,走上前去,俩手往那赌桌上重重地一拍,照着正邪的脸大吼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人里的村民都在哪儿?”


  “嘘——”


  正邪停下了手头的洗牌工作,竖起一只被黑皮手套包裹起来的、修长的手指,长长地嘘了一声。她看起来满不在乎,无论是对那些失踪的村民,还是对慧音此时的焦虑与愤慨。


  “若是要打牌,”她微笑着问道,“你喜欢哪种玩儿法?”


  “打牌?”慧音气得脸都有些扭曲了,“你在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上白泽慧音?”


  正邪收起了她的笑容,摆出了一张,比她手中的扑克牌还要标准的扑克脸。


  “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吗?”她接着说道,“你在一间赌场里。”


  “你正站在一张赌桌前,站在一个真正的赌徒面前。”


  “所以你得跟我赌一把,你没得选。”


  说完这些,她抬手指了指慧音腿边的那张凳子,道:


  “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8章 人之里攻防战(其十二)


  这一整层楼的每一个角落,慧音都已经仔仔细细地检查过了,别说这么一个大活人了,就是有半个人影,她肯定都能注意到。消防通道的大门开合之时会有很大的响声,她不会听不见,而电梯则始终停在55层,自她上来以后,就再没动过。这鬼人正邪,究竟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


  那家伙原本是这么厉害的人吗?


  当慧音在赌桌前坐下,看着正邪那职业玩家一般熟练的洗牌手法,在那来来去去的纸牌间逐渐寻回理智,她才发现,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现在,坐在慧音面前的这个,名为鬼人正邪的天邪鬼,慧音虽然不敢断定她就是令人里村民集体失踪的罪魁祸首,但至少有一点,慧音可以肯定,那便是,鬼人正邪此人与眼下的这起“事件”有着很深、很深的联系。


  这么一想,问题就接踵而至了。


  她做了什么,怎么做到的,除她以外,还有几个同伙,都是什么人?


  摆在慧音眼前的是未知,以及更多的未知。而未知本身,就意味着危险。鬼人正邪藏起了所有的底牌,有备而来,但慧音没有退路。她很清楚,背对这个天邪鬼之时,就是她的死期。


  她唯有勇往直前,若是能用自己的身体将这重重的未知探破,将重要的“信息”与“线索”留给自己的同伴,那也不错。


  “哗啦!”


  随着思考的层层推进,慧音的面色愈加凝重,而彼时的正邪也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次洗牌。她像是在变戏法一样,让纸牌从一只手中,平行地跳到了另一只手里,“哗啦啦”地响了一阵。接着只听“啪”地一声清响,正邪俩手一合,将所有的纸牌牢牢地夹在了中间。


  “让我们开始吧!”


  正邪将牌往桌上一扣、一抹,便将一副纸牌铺成了一张叠着一张的,整齐的一行。


  “鉴于你到最后也没告诉我,你想要哪种玩儿法。”正邪又恢复了她那张带着点邪气的笑脸,道,“所以我决定,这一局,咱们干脆舍弃所有规则好了。”


  “毕竟,纸牌的规则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闭着眼睛抽牌,然后大牌赢小牌输。”她接着说道,“就像是现实之中的冲突一样,强者总是会胜利,弱者总是会失败。而胜者总是能成为正义的一方,故而,强即是正义。”


  “你到底想说什么?”慧音皱起眉头,问道。


  “我没有‘想说什么’,”正邪答道,“我不过是把你们长久以来,用实际行动灌输给我的道理,简洁地表述出来而已,你可以不必想太多。”


  “归根结底,我就是想跟你玩儿一局牌而已。就是一局普通的纸牌,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规则。那些‘规则’只会扰乱你我的牌局,它们需要被彻彻底底地破坏掉。只有这样,咱们才能从零开始,打一把最原始、最原汁原味,同时也是最公平的牌。”


  “所谓的‘公平’,就是消灭强与弱,消灭贫与富,消灭正义与邪恶,消灭高尚与卑劣,消灭睿智与愚蠢,一切,都交由命运来裁决。唯有最冷酷无情的命运,能给众生带来真正的平等,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上白泽慧音?”


  慧音没有说话,只是抬眼,冷冷地瞪了正邪一眼,然后便从桌上的牌堆之中,抽了两张牌。她将那两张牌拿在手上,只看了一眼,便将它们甩到了桌上——那是梅花Q和黑桃K。


  “我抽了牌,然后呢?”慧音抱起膀,道,“在无规则的情况下,这有什么意义吗?”


  “它当然有,”正邪微笑着道,“不过,只在我抽了牌以后,才有。”


  “它的意义就是,胜负。”


  言罢,正邪也伸手摸了两张牌,拿起来一看,然后笑眯眯地将它们明着摆在了桌上——是Joker和鬼牌。


  “看样子,是我赢了。”她说道,“9比8大,10比9大,Jack统领所有的数字牌,而King和Queen在Jack之上,他们是万物的统治者,君临一切。”


  “那么,问题来了,谁能推翻‘王’呢?”


  “唯有彻底失去一切,连做人的资格都被剥夺的‘鬼’......”


  她说着,用左手两指夹起了那张印着依神紫苑的卡通图案的鬼牌,将它举了起来,与她的眼睛平齐。


  “以及妖言惑众、玩世不恭的‘弄臣’......”


  接着,她又用右手两指夹起了那张印着依神女苑的Joker,置于右侧,与鬼牌对称。


  “仅此二者而已。”


  红月之光透过玻璃墙,落到了二人之间的赌桌之上,点亮了这场胡闹一般的“牌局”。鬼人正邪背光而坐,红色的月光成了她的披肩,轻薄而朦胧。她那对赤瞳之中充斥着野心与邪念,如冥王的怒目,在黑暗之中散发着光芒。她那生着双角的影子被月光拉得老长,探出了赌桌,最终将上白泽慧音整个地盖住了。慧音凝视着正邪的双眼,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


  她板着张铁青的脸,高高地举起了她的右臂,然后重重地落下。这单刀金刚臂,一掌便将那厚重的赌桌劈成了两半。


  满桌纸牌伴着木桌的碎屑漫天飘飞,又纷纷而落,状如春樱之雨。鬼人正邪依旧安坐于“雨”中,拿着她的鬼牌与小丑,保持着笑容,抬头瞅着已然进入战斗状态的上白泽慧音,却是纹丝不动。


  “我原本,还有很多的疑问。”


  慧音说着,横着便是一巴掌,掀起的旋风扫清了那些碍眼的纸牌与木屑,还回来一片干净清洁的空气。接着,她将那只攥紧的拳头收于腰间,而另一只手定在前方,扎起弓步,压低重心,呈正拳猛击之势,正色而言道:


  “后来我发现,每一个疑问,都只能导向一个必然的答案。”


  “那便是,将你打倒在地,击败于此,仅此而已。”


  “嚯嚯!”


  正邪笑着,翘圌起了二郎腿,却仍是不肯站起来正视慧音的挑战,只听她这么说道:


  “我早就知道会这样,毕竟,您可是刚直不阿的慧音老师啊!您可是,人里的守护者,孩子们的英雄,正义的卫士。您当然会挡在我的面前,狠狠地将我,卑鄙无耻的天邪鬼,鬼人正邪,打倒在地,踏上两脚,彻底粉碎我的野心。”


  “您为了心中的信念挺身而出的英姿,实在是,相当的......令人作呕!”


  正邪的神情,由假模假样的憧憬,变成了露骨的邪恶与狰狞,其间花费的时间可能都不到半秒。她若是去当演员,也不失是个好苗子。面对原形毕露的天邪鬼,慧音一声不吭地打出了她早已准备好的一记铁拳。


  然而,在她的拳头将正邪的鼻子打歪之前,她的身体,却被突如其来的纯白光流给完全吞噬了。


  躺在慧音身后的地面上的,梅花Q与黑桃K的纸牌,被迎面而来的热风掀起,又被高温的强光灼烧,最终化为了灰烬与尘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0 03: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