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75|回复: 0

[中短篇] 情人节,为灵梦献上礼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4 10: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远处,爱丽丝和魔理沙骑着扫把从天边飞过,是博丽神社回魔法森林的方向,她们大概是没找到博丽灵梦。
序幕
「巫女小姐和八云紫是什么关系呢?」
闻听话语,灵梦抬起头,看着拘束地站在桌子边的男生。男生十三四岁的模样,大概普通初中生身高,上白泽学院的墨绿色制服看起来绷得有些紧,如看向她的目光那般,有微妙的局促。
「和八云紫?」灵梦将目光转回到他脸上,注视少年眼睛。
他的脸不知道是被霞光还是被灵梦的目光烫得有些红。犹豫再三,还是将想了很久的问题说了出来,用那种和偶像初次对话特有的紧张颤声:
「您,当初杀了……那个退治八云紫的时候想的是什么,能说说吗?」
灵梦的头上蝴蝶结微微晃动——夜风起了,轻拂过人间之里。终于在盛夏那漫长焦灼的日子后,在刚入秋的大地上卷起几分让人为之一颤的凉意,风似乎是来自东南方的迷途竹林,里面夹带着药草和蘑菇的味道。而仿佛是被香气勾引,人里之间的炊烟渐渐多了起来随风飘上妖红的天际。
「杀了,便是杀了,没什么好说的。」灵梦扔下这句话,人已飞在空中。
「太!太酷了!!!」少年看着已经在天边和晚霞融在一起的红白巫女,大声喊道。忽觉脑袋一疼,「哎哟!谁打我!」
「还不回去?」清丽的女声。
少年带着怒意转过头,撞到一张有着小雀斑的脸,立刻变作笑面。身子向后逃,结果翻了后面的桌子。小雀斑身后走出来两个长得差不多的人,一个穿着是制服裤,一个围的是格子裙。双胞胎兄妹走上前一人一手将少年拉起来,三人一道扶好桌。
小雀斑将凳子放稳,向柜台后的秃顶老板打了声招呼,四人一齐往家走。
「你问到了?」她挨着少年的肩,撞了他一下。
「没、没……」少年想起红白巫女漂亮的眸子,脸上烧起来。
「没有就没有呗,脸红什么。」小雀斑快走两步想起了什么,旋即又转过身,撸起袖子去揪他耳朵,「好啊!你这色胚,居然还敢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少年被拎着走,连声讨饶,格子裙的女孩挽住小雀斑的另外一只手臂,轻柔地说着,好啦好啦~
「慧音老师还在等我们呢。」女孩的声音如春雨润物。
「哼!」她松开扭着的耳朵,挽上姐妹的手臂走到前面说悄悄去了。
少年连忙跳到哥们旁边:「瞬,你说她这样子谁敢娶她啊,小学时候明明天天跟在我后面,叫我哥哥呢。」
「你这是自讨苦吃,我可不敢乱附和。嘿嘿小命要紧。」瞬瞅了前面两人,小雀斑似乎听到了,回头怒视两人。
瞬替他解围,打趣道:「集他夸你漂亮呢。」
女孩脸染霞红,轻哼了声回过头,两个不知道女孩说了些什么又嬉笑起来,银铃清脆。
「好队友!」集说,「对了刚才说慧音老师?」
「嗯。」瞬点点头,朝前面喊,「那个,妹妹,慧音老师刚才说什么补课来着?」
妹妹扭过头,无奈看着自己的哥哥:「笨蛋哥哥,你又忘了?」
「妹妹聪明就够了~你出主意我帮你做~」
「油嘴滑舌,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孩子。」妹妹拉着小雀斑放缓脚步与另外两人并行,「慧音老师说晚上有场神奇地演出呢~」
瞬叹着气摇摇头,为自己的失忆找到了理由:「慧音老师的神奇演出?怪不得我忘记了,原来是因为遭受的打击太大了啊。」
……
太阳早已落下但天空依然妖红,绝非火烧而像是血浸般。才劳作完毕的村民走出屋子看着天边诡谲的云光。
「慧音老师,那是异变吗?」小雀斑指着窗外。
「不是的,一会儿会很漂亮呢……」慧音蹙眉,天空的颜色为什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外面喧闹起来,吵着嚷着说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慧音超人的目力早已看到那是什么——陨星。
整片天空突然发出刺穿耳膜的恐怖啸声。
星屑轰隆响着坠落,一间间房舍砸翻压扁,在街道上的人仿佛像脱了线的木偶,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慧音用头锥敲开迎面而来的金黄星星,看着满目疮痍,内心一片悲凉,她以决绝的姿态高声吟唱:
「Spell Card」
双眸红芒亮起,接着是长发摩擦衣服的窸窸窣窣,仿佛有什么在满盈,又像是有什么在被吞噬。在下一个刹那,整个地面化为广袤而蔚蓝无际的海,弯角白泽兽站在大海之中唯一的礁石上,角上的丝带随着风晃动。无声的海啸排空上涌,似乎有大鹏破海而出,怒而飞云翼垂天,流水悬瀑,细细看去却是由无数丝线构成。
「无何有净化」
无何有之逍遥游。大鹏起,抟扶摇展翅九万里,其转而为鲲,鲲之大不知方圆,巨口启,长鲸吸水,吞食天地。
狂风肆虐,那些没被拦下的,快速到诡异的流星将在更高处空中的灵梦打落,渺小的身形如破布娃娃一般坠入海中。
砸在尘土如浪的地面,疼痛肆虐,四肢麻痹,眼睑越来越地沉重,意识被冲垮,渐渐无法呼吸。
咔哒。
天被盖住,再无一寸光。黑暗中吵闹还在继续。
「啊!!!」灵梦挺身而起,大汗淋漓喘着粗气,「呼!呼!」她的胸膛剧烈起伏,薄毯随之滑落。
八云紫嘤咛悠悠醒转坐起,拉起薄毯遮住胸口。揽过灵梦的肩膀让她靠着她,用朦胧未醒的声音问:「又做那个恶梦了?」
「嗯。」灵梦咽下唾沫以润湿干涩的喉咙,狂跳的心脏却让她的声音依旧颤抖,「嗯,我,我又梦到死…唔…」
紫吻住她的唇,不让她继续说下去,不让恐惧继续为害她的爱人。灵梦回应她,以一种近乎绝望的力量环抱住紫的背,仿佛要将紫永远留在自己的怀抱里。
良久唇分,在两人之间拉出丝线。透过门,外面是璀璨星汉,闪亮的流星划过天际。
「我爱你,我一直在,别怕。」
「嗯。」
夜安眠,直到天初露霞光,八云紫左手支撑脑袋静静地看灵梦,那因为面向她侧躺着而显得格外成熟的身躯,让她不禁感叹灵梦原来已经长大了。她温柔抱住灵梦,灵梦无意识地蜷缩起来,整个儿躲了进去,又在胸前蹭了蹭找到合适的位置,呢喃几句继续安睡。
当灵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知了不停地叫嚷吵使她怒不可遏。朝墙角,五指成爪吸来御币,站起身要冲出去才意识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想起昨天晚上和紫做到睡着然后被噩梦吓醒又是到筋疲力尽,脸上一片绯红。
「你要死了啊,博丽灵梦,你可是巫女,居然又和妖怪做那种事情。」可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忍不住上扬的唇角还是暴露了她心情。于是她也不生气了,穿戴好衣服。依旧是那套红白的巫女服。
灵梦端着茶,坐在门庭前轻声抱怨:「真是的,明明就是整天睡觉的妖怪,就不能等我醒了再离开嘛?」
「唔,虽然不能对你说,但我也爱你呀。可是每次都在我睡着的时候离开,醒来看不到你心里总归是空落落的,像做了一场梦似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对你说我爱你啊!!!」
「可恶,可恶!可恶的妖怪!」
她这样想着便又觉着蝉叫烦躁,望向声音最吵的左边。干掉几只吧。这样想着便大踏步过去。
树篱簌簌发抖,从里面钻出一个光头。
「妖梦?」灵梦看到钻出来的人有些意外,让魂魄妖梦出来替她掸去树叶,问「你怎么躲在这?」
发光的是妖梦的半灵,在烈日下为妖梦遮挡烤人的太阳。妖梦挠挠头对灵梦说:「那个,在下……啊,那个不重要。其实是幽幽子大人有事请你过去。」
「西行寺?」灵梦不大情愿。幽幽子生前和紫交好她有所耳闻,尽管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可还是不太愿意和那个女人见面交流,一定是诱惑人死亡的能力太可怕了,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我是人类嘛,幽幽子以前也是人类啊。
不过如果有钱的话,想到这她用御币指着塞钱箱,「占卜、问卦、请神、退治一律先钱后理。」
妖梦抽出张一万,放进赛钱箱,忽得眼前一花,手里多了杯茶也不知灵梦什么时候端来的。
「喝茶,喝茶,早说嘛。妖梦累不累?我们到里面去坐坐吧。你说我们两人名字里都有梦是不是再多给点?」灵梦扬起露出十六颗大白牙的灿烂微笑。
妖梦被寒森森的牙吓了一跳,摆摆手说没有了。放下茶杯用出符卡,狱界剑『百由旬之一闪』一路绝尘离去。
「真是的,怎么走那么急。」灵梦抽了抽鼻子,腾转跳跃,趴在塞钱箱前,探手去摸那张万元大钞,但摸索了会儿却还是只有冰冷的木板,「咦?怎么没有?」
「难道是紫?」灵梦打开塞钱箱,里面空如洗,抬起头左右感受,没有感觉到空间的波动。而且紫肯定会在之后现出身形的。
「啊!可恶的妖梦!怪不得要逃那么快!!!」
灵梦直飞而上触碰幽冥与人类的境界,冥界的一切突兀出现在眼前,如同空间替换。太阳变作了月亮,空白无物的苍穹被幽暗阴森的冥界所取代,死魂灵遍布大地取代天空的群星。她站在朱红大漆刷就的桥前,两边青白的引魂灯一路向前。
行过朱红桥,复行三五十步,到白玉楼阶梯前。灵梦之前来过,唯一的感觉就是累。还没有扶栏,也没有植株,没有任何可以观赏的风景,只有常亮的鬼火。
在楼梯尽头看到了在等待的魂魄妖梦,这让气喘如牛的灵梦立刻怒意爆发,凭空涨出五分力,腿一蹬,跳上十阶台阶将妖梦骑在身下。
「给塞钱!」灵梦抓着妖梦的衣襟。
「给……给……」妖梦哆哆嗦嗦抽出十万。
灵梦一把将十万揣进兜里,转身要走,妖梦咳嗽了几声。灵梦这才想起来,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要塞钱,而是西行寺有事找她:「让我过来也不需要这种损招吧,什么事情那么急啊?」
妖梦也不说话,只是引路。过了白玉楼庭院,在屋前站定,向里面说了声灵梦已到的通报,就退了下去。
灵梦上次来是来砸场子的,没能好好看看这个白玉楼的风景。现在大略一扫觉得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没有紫的迷途之家有意思。只是那株六围粗的西行妖颇为惹眼——枝丫纵横,毫无生气又生机盎然,说不出的诡异。和西行寺幽幽子一样,估计将西行妖剖开来里面的树芯也是黑色的。
「寒舍可还入巫女小姐法眼?」声音从屋子里传来,幽幽子飘出,灵梦望去,但见:
少女柔情绰态,修眉联娟,丹唇外朗。削成肩头挂一领墨色衣裳,约素杨腰裹半幅带,带上绣墨染之樱朵朵死寂,震袖边滚铅云不移分毫,裙沿缀白灵毫无生气——一副全然不待客迎人的打扮。她头上幽灵帽的鲜红三角倒是为这一身打扮平添了几分渗人的喜意。
「今天,请巫女小姐来,是想请您……」幽幽子打开扇子掩嘴笑着说,「死。」
灵梦应声而倒。
妖梦从转角出来,从灵梦身上将十万元拿走,收纳好后站起身对一身墨黑的主人说:「幽幽子大人,摆场什么的已经准备妥当了。」
「走吧,先去试试衣服。」
灵梦如尸体般站起来,跟在妖梦身后。
「相爱相杀什么的,最棒了~」幽幽子说,「对吧,巫女小姐~」
三人走进屋内换衣,妖梦将灵梦身上的巫女服退去,幽幽子看着灵梦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少许还未褪去的淤青,脸上表情瞬间冰封,牙齿磨得咯咯直响。抬起拿着左扇的手就要劈头打下去。
「冷静,冷静。」幽幽子在最后克制自己,告诫说不能有外伤。妖梦拿来准备好的衣裳,那颜色白得骇人,款式却是无垢嫁衣。嫁衣绘有银色绽放的樱花暗纹,代表出自白玉楼。
「不错,真好看。嗯,妖梦?」
「在。」
幽幽子的目光在妖梦和灵梦之间来回打量:「你们两个的身高差不多呢,这件白无垢以后你可以留着穿的呢~」
妖梦打了个寒颤,不敢回答。走到幽幽子身后,愣愣地看着窗外的西行妖出神。
幽幽子冷哼,看着藏进白无垢里的灵梦突然觉得场景有些熟悉。几缕闪光的碎片在漆黑中闪烁,有什么种子发芽、生长,破土而出,长成西行妖,和窗外那株一样铁枝纵横宛如牢笼。她看着纯白无暇点缀樱花的小小灵梦不断地变得模糊不清,变成笼西行妖中苍白尸体。
滴答,滴答。
「咦?好奇怪,为什么那么难受。」幽幽子用手指触碰脸颊,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妖梦手忙脚乱地帮忙擦拭。
「为什么看你穿上白无垢,心口会那么疼。」
「我不允许你穿着它去见紫。」
嫁衣化作漫天雪花。
彼岸花花瓣落下,如染血的雪花。
八云紫垂下阳伞尖,看着鲜红如血,漫山遍野都是的彼岸花。她在彼岸,她本该去幽幽子那边。但她觉得自己应该先来一趟这边。或许是为了死后先踩踩点。她笑着想。
「妖怪贤者,今天怎么有空来彼岸?」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声气幽幽,语音荡荡。
「我来看看有没有漂亮的花。」紫说。
躺在彼岸花丛中偷懒的小町坐起身,用拇指弹起一枚渡钱。像被丝线拉扯着身体,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拍拍屁股站起身发现被拉动的是自己,小町无奈地说:「如您所见,这里只有曼珠沙华,虽然花株很好看,但寓意实在不太喜庆。也只有在黄泉路这边才适合啦。」
「唔,那我得去找四季和幽香商量下三途川沿岸植被太过的单一的问题了。」
「找四季大人的话,她去白玉楼了。」小町很认真地回答。像是听不出八云紫话中的玩笑。
紫愣了愣,调侃道:「幽幽子又吃了是非曲直厅一个季度的口粮?」
「好像不是呢,看四季大人表情严肃的样子,可能是出了大事吧。」小町挠挠头,双手合十,「还有拜托贤者大人,不要把我刚才偷懒的事情告诉四季大人。」
「大事?」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小町在心里补充,四季大人不让说,「大概也是和吃相关的吧。」
紫看着小町去划船,本想着借船游览三途川的风景,想想一来占用人家工作时间不太好,二来确实沿岸都是血红一片也没什么意思,也就作罢。只随意在岸边走走散心。
想着那个整天没心没肺的幽幽子又惹出了什么幺蛾子,又想着灵梦小可爱有没有睡醒,边走边想,把自己逗笑好几次,不失乐趣。
「前段时间的异变后,幽幽子的记忆会不会恢复一些呢,说起来也好久没去见她了。」八云紫撑开华丽的洋伞,转了个圈,裙裾飞扬,「灵梦和幽幽子会不会和谐相处啊,两人好像都是占有欲很强的类型啊。」
八云紫一边在心里做着打算,一边踏着三途川松软的河岸与变作幽灵打招呼,但通常都不会有回应,幽灵是不会说话的,而且还要被话痨死神碎碎念。
对注定没有回应的事情她自然也不会恼,本来是来勘察死后的道路,结果被自己脑补出了一路的好心情。又想起灵梦,她抚上胸膛,那颗心脏沉而稳地跳动着,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真的会死吗?」她问自己,然后拿出一本书企图在书中寻找答案,「如果是灵梦。」
『飞蛾追逐着火光,温柔的巫女追捕着妖怪;须臾追求永远,结果总是徒劳无益的。』
「该死的寿命论!」八云紫看了一半就将从灵梦屋子里拿来的莎土比亚语录扔回隙间,「灵梦怎么老是看这种书怪不得整天担心这担心那的,我可是八云紫,不行我得让永琳做点东西出来。」
她站在地狱边境,开启隙间朝迷途竹林方向而去,前脚才踏出便对着一片翠竹喊:「八意永琳,你家竹林着火了!」
「你家竹林才着火了呢。」
回答的是因幡帝,她朝八云紫做了个鬼脸躲进迷途竹林,闻声赶来的铃仙向她弯腰行礼。辉夜打着哈欠跟在永琳身后。永琳的头发还没梳,披散着犹如银河,后面的辉夜又打了个呵欠。
「你不去白玉楼,来迷途竹林做什么?难道是担心我们会搞事情?」永琳好意提醒道,「我觉得你还是早点去那边为好。」
「嗯?我倒是听说那边出事了。难道不是是非曲直厅的事情吗?」
「你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
话未说完八云紫踏隙间而走。
辉夜拉着永琳回房睡觉,昨晚测试游戏到凌晨五点多。好在是蓬莱人不长痘痘,不好的是那只火鸡也不会长痘痘。
「永琳,有没有长痘痘的药?」
「公主,这很简单。」
「嘿嘿嘿,给铃仙……不对还是我自己去。嘿嘿嘿,等着吧,我一生的宿敌哟。」辉夜容光焕发,神采奕奕。须臾和永恒的能力用来补充睡眠实在是太方便了,就是没什么实感。
「请稍等片刻。」
片刻之后,永琳将两根装着橘黄液体的试管交给辉夜,嘱咐她不能好奇而自己用。辉夜摆摆手朝人间之里走去,身后铃仙暗中跟随。
「正好午餐时间,那只火鸡的午餐是……」想到妹红的午餐是上白泽慧音给做的,而且据兔子们的情报,在妹红进餐的时候那头吞噬和创造历史的神兽会一眨不眨地看着妹红,让她一粒不剩的吃完。
「‘浪费粮食是不对的。’」辉夜学着上白泽慧音的语气,把自己逗乐了,黑白分明的眸子一转,「嗯,干脆让永琳做一点增肥药好了。」
辉夜转身回竹林,问起永琳上白泽慧音的事情。
「上白泽慧音的力量?」永琳从辉夜手中拿回试管,让铃仙放回实验室,她抱着辉夜在电脑前坐下,「吞噬和创造历史,这种力量可以达到扭转时空的程度吗?答案是否定的。」
「诶?」
「吞噬掉这一段历史,然后创造出一段历史。」永琳将下巴搁在辉夜肩上,辉夜将脸颊贴过去。
「历史其实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有史诗感,它可以是很大范围的,也可以只是你我之间的。不负责地说可以相当于人的记忆,吞噬掉记得这些事的人的记忆,那么这个历史就不存在了。」
「这样说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呢?」
「公主,时间是无法倒流的。须臾也好永恒也好,我们所处的只有现在。人类短暂的生命如不加储存,那么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即使是知道是空白也无能为力。」永琳摸摸辉夜的头发继续说,「创造历史,听说她也只有在月圆变身之后才有创造历史的能力吧。」
辉夜拿起手柄,点点头,永琳环住她的腰,看她摆弄设备。
「创造历史,需要将原本没有的附加上去,在文档中插入新的东西。」辉夜静静听永琳讲,「加入的太多会让人感到别扭。就像凭空出现的念头,会改变你的很多决定。如这些药剂。」永琳摇晃并不存在的试管,「她所能创造的历史也是基于人之后的行为。给关键者添上一笔,就像踢掉颠簸历史车轮的石子,让它平顺前进。这需要天才的远见。」
「上白泽慧音啊,也是一位贤者。」永琳惋叹,「处在须臾和永恒中的我们,可能无法体验到这种奇妙的违和感。」
咔哒。
电脑被打开,屏幕亮起,世界展现。
「呐,重读档了,现在这个角色现在去白玉楼了要怎么控制呢。那边可是现在可是修罗场啊。」
「应该不用担心,毕竟那个角色她比较强,比较强的角色都需要限制。」永琳说,「所以小心不要被女主打死,配合那个嘴炮很容易的,还有那个拿刀的仆从是不会帮她主人的,所以不要攻击她。」
「那女主怎么活下来呢?这次又不会被陨石砸死吧。永琳,我要怎么才能打出happy end啊。」
「公主,游戏要自己探索才好。」
「不要嘛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啊,你告诉我两个主角的关系啦。」
再序幕
「巫女小姐和八云紫是什么关系呢?」
闻听话语灵梦抬起头,看着站在桌子边的拘谨初中男生:「八云紫?」
灵梦将目光转到他脸上,然后看他的眼睛。少年用稍显紧张地声音说:「退治八云紫时候的情况能和我说说吗?」
「就像你后面那位一样啊。」灵梦说完便朝山上神社飞去。
集被小雀斑拎着耳朵带回家,与慧音老师一道吃过饭后,在明黄的灯光照亮的屋子里布置准备。外面劳作回来的人,行走在街道上。空气里弥漫着蘑菇汤的味道。
忽然,陨石从天而降,没有一丝征兆。
咔哒。
像是夜里不小心按到唯一的灯的开关,黑暗就这样突兀的笼罩了整片天空,争吵从黑暗中传出。
再零
夜很黑,屋内灯火昏黄。有人在生气地大声呼喝。
「魔理沙!你又干嘛啦!你是来和我作对的。是吧!」爱丽丝卸下魔法丝线,盖上人偶剧的盒子,「之前叫你控制火力结果砸坏了道具,明天这个就要用的诶!这才排练第一幕而已!」
「先、先吃饭了呀,爱丽丝。」魔理沙端着蘑菇汤有些无奈,不撒石头干扰这个疯狂小魔女,不知道又要忙到什么时候。虽然昨天砸坏舞台和玩偶让爱丽丝忙了一天是自己不对。但自己不也是被打飞变成流星了么。
「准备的怎么样了?」声音从隙间里传出来,无数双眼睛齐齐盯着两人。
「噫!」两人吓得抱在一起。
八云紫踩着红色方口皮靴踏出隙间,看了眼瑟瑟发抖的咏唱组,掀开人偶剧舞台的盒盖。被石块泥土弄脏的博丽灵梦和八云紫人偶被放在舞台上,其他的人偶也散落在各处。八云紫拿起有着自己和灵梦装扮的两个人偶,摩挲博丽灵梦人偶的脸,温柔如吻。随后她又拿出八云紫人偶,指尖亮起幽幽紫光:
『破损与完好的境界』
两个人偶便如新做成的一般。她将灵梦人偶收进隙间摆好,对两人说:「我拿走了,谢谢爱丽丝,舞台剧请加油,舞台帮你恢复了。」
……
八云紫再次出现,是在博丽神社参道前,夏夜的繁星闪耀,星光下的博丽神社显得格外的与世无争,美轮美奂。更加美不可言的博丽灵梦正坐在台阶边,裙子提到了膝盖处,露着白皙的小腿,脚浸在盆内,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小~灵梦~」八云紫坐到她旁边,紧挨着。
灵梦抬起头白了她一眼,没作声,也没挪开。
「瞧~我给你买了个人偶~」
灵梦接过来,摩挲着八云紫人偶,人偶柔软如唇,亲吻她的手指:「偷来的?」
「才不是哩。」八云紫说,「抢来的。哎呀疼……」她抚摸着被敲了板栗的额头,灵梦看她搞怪噗嗤笑出声。八云紫于是笑着伸手将灵梦揽在怀里,靠过去在她颊上印下湿湿一吻:
「我爱你。」
「恩。」
「不生气了,好不好。」紫叹气,还是不肯说啊。
「不好。」
「诶~」八云紫猝不及防,不知所措起来,慌忙说,「其实,其实这个人偶是爱丽丝她们明天要给你的人偶剧礼物,期待么?」
「肯定又是巫女拯救人间之里,打败黑幕——也就是你的故事吧。」灵梦抬起头看着紫尴尬的表情,「俗。」
紫抽了抽嘴角:「那……其实永远亭那边也制作了游戏……」
「辉夜的游戏又猎奇又难玩。」灵梦打断她。
「额,那幽幽子的死亡体验和衣……」紫话话出口就知道不妙连忙住嘴,灵梦果然翻脸。
「你还敢提!!!」
「我的错!我的错。」紫唯唯诺诺道,「其实翠香和幽香都准备了……」
「不!要。」
「那、那你要什么?和我说,我帮你拿来。」紫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打包票。
灵梦静静地望着她,眸中倒映着夏夜繁星,她用眼睛说:
「  」。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3 喵玉币 +20 萌度 +60 收起 理由
六月三 + 2 + 15 + 40
k-keine + 1 + 5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3-27 16: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