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远野织

[长篇] 【舰C同人】晓的水平线下外传3-SeiteD-碧海长天——JOJO的奇妙冒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8: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野织 于 2018-7-12 20:32 编辑

九十五、凛として咲く花の如く

  因为已经决定要强行突入作战,保留鱼雷以便最终实施“那种作战”突脸就成了不得不考虑进去的事情。为此,还在海域内的4个18型战舰、3个19型战舰、6个16型战舰、2个20型战舰和9个9型重巡、10个11型重巡就必须给清理光,至少瘫痪掉。虽然面对的都是灵力防护菜到家的普通、精英级深海栖舰,冠军级的只有2战4巡,对于百余架飞行艇加100架陆攻来说依然是个相当要命的任务。

  还好连山除了鱼雷之外,一口气挂了四吨的SWOD制导炸弹。100架连山总计500枚制导炸弹,虽然二战水平的制导炸弹在近岸使用的时候会受到很强的干扰,用来瘫痪16、18、19型这些水平装甲感人的穹甲战舰是够了。

  宇宙战舰,宇宙战舰。然而……一次返回的时候,尚且有一个精英20型战舰和两个冠军9型重巡健在,甚至其中一个9型重巡只是中破而非大破。魏玛良心论及防护,毕竟不是德三肥鸡能比的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炮台小鬼除了一个还在冒着烟的之外,别的已经全都被干掉,要想突脸,最大的威胁岸防炮是不复存在了,但……

  “——哈!那又怎样!”

F·ボンテ任務集群は、これより
ナルヴィク沖に突入する。我に続け。
我、夜戦に突入す!
敵艦隊 見ゆ!

  “我不管你是先进货也好老古董也好!杰作也好失败品也好!我只知道,现在的你们和我们都是一种东西,一样的败类!既然都变成这副样子了,就给我乖乖躺回去,还有脸这样——在别人的领土上——招摇过市丢人现眼!”

  虽然说是中破,两个炮塔只哑了一个,另一个炮塔还完好无损;但是天地良心,一个炮塔3门炮,你来校射一个给我看看……从结果而论,主炮算是废了不过也没关系,夜间战主炮本来也没那么好用而对方也没有必须用主炮才能打得动的重巡以上舰,只能用副炮在中近距离拦截不知道因为什么咆哮着向自己冲过来的深井冰驱逐舰。

15cm L/55 SK C/45 Drh.LC/48
15cm L/55 SK C/45 Drh.LC/48

  ……在这个过程中,雷达、火控系统和包括八八在内的高射炮又被两个跟自己(理论上)同根同源的K级轻巡给洗了个爽,论极近距离速射是没啥优势了。不过那都不是重点,反正主要还是15厘米炮……虽然15厘米炮已经开火,意外的是,深井冰驱逐舰既没有放鱼雷也没有还击,虽然速度上并没有很超出自己的预想,但……还真就打不着了。

  “我还不知道你们!我们的软肋你们也一样,既然夜战都是渣渣,我还怕你们作甚!”

  就在Z9怒火直冒向前突进的时候,从侧面突然飞来了一阵弹雨。

  沐浴在4门5.25寸炮掀起的水柱下,虽然没有直击,飞溅的水柱和弹片还是严重阻碍了Z9的前进,一门火炮的封闭式炮架被击穿,小破……还好只是击穿而没有闪燃,在峡湾内倒是不用担心浪头打坏。即使已经大破,20型战舰的反扑也足够强势,绝非一众德系夜盲症能比的,真心吓了众舰娘一跳啊。

  “快,调转火炮,压制住20型战舰的间甲板两用炮!”科隆大声招呼着自家妹妹。

53.3cm G7ut Schildbutt Torpedo
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已经够了!”

  Z9在不到1海里的距离上一具鱼雷发射器的单独射击!虽然装甲舰的鱼雷防护没有问题,被命中两发,还是出现了明显的倾斜……9型重巡轰沉!

  “接下来就是你——这回局势可是反过来了,战舰的一方,成了和那时的我们一样的渣滓,甚至还龟缩在港里以此为得计。”

  “——蛤蛤蛤蛤!”侧身对着港外的18型战舰大笑着用主炮朝飞驰而来的Z9挑衅性地开了两炮,我就是得计了怎么着?有种你把我干掉啊?只要朕还在这么好的浅滩上,这纳尔维克就是朕的独立王国!总有刁民想害朕!

  当然,开火的主力还是15厘米炮,而不是这堆射速感人的38厘米炮,这一点提尔皮茨也是清楚的。毕竟,在夜间自己这一抹黑的状态什么也打不中,至少也要放行到四五海里之内……

  嗯?突然出现的——而且不是失之毫厘而是打一开始就谬以千里的水柱吓了提尔皮茨一跳。距离还有6海里,以对方的105牙签炮就算是在白天这个距离也是接近有效射程的极限了,这是想干什……么。

  等到提尔皮茨打算15厘米炮开火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在雷达不灵光的现下,火控很大程度上要依赖光学观瞄,然后……以不到20°斜向朝自己冲过来的小学生,四门105牙签掀起的水柱对月亮已经落山的黑夜中的自己已经是足够的干扰,就凭自己那点探照灯,还真就照不动小小驱逐舰!

  "Feuer!Feuer!!Feuer!!!"

  必须注意的是,虽然可恶Z驱疯狂开火,但即使距离已经缩短到3海里以内,105牙签炮依然没有多少命中自己。

  这是在纯进行干扰以掩护真正的攻击……显然愚蠢的舰娘并不知道这块宝地的神妙之处,比基尔运河还浅的这片浅滩对于满排的自己来说几乎就是贴着海底行进,想要实验出对自己合适的定深,请去尝试个三四十轮吧。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曾经是俾斯麦级战舰的深海栖舰保持着15厘米炮上膛的姿态等着密集的水柱露出缝隙的一刻。……?

  “抓到你了!!!”

  从水柱中突然伸出一只拳头。

  被对舰格斗术这等神技弄得头脑一片混乱,18型战舰元祖眼睁睁看着Z9足以举着上百公斤的物体走上一公里的铁拳挂着恶风重重糊在自己胸腹之间!

  虽然舰娘和深海栖舰在舰装状态下有着军舰等级的防御力,但那绝大多数都是在直径相当于原舰装甲带长度的圆形灵力罩的外层;附着在皮肤——或者至少舰装——表面的,除了“大破保护”之外实在是弱得很,而且并不像舰种那样强弱分明。而无论舰娘还是深海栖舰,相当于护甲的灵力护罩对于同类持有灵力的知性体自然不会有任何防护,就这么被Z9“冲进了舰体内”……饶是深海栖舰皮糙肉厚,被Z驱无言地腹击依然一口老血!

  “现在你还能笑得出来!随波逐流把祖国送入地狱,还有脸从地狱中复活对祖国张牙舞爪,‘我们’这种渣滓也配有笑的资格!就算一样是渣滓,今天我也要替雷德尔长官执行家法!”

  唯一还装有鱼雷的后部鱼雷发射器向海面下垂,在面目狰狞的瘦弱女孩儿周身燃起一圈不祥的淡色灵力的同时,随着右拳再度打在18型战舰元祖胸骨末端的105牙签炮爆发出了橘色的火焰……

53.3cm G7ut Schildbutt Torpedo
10.5cm L/65 SK C/33 MPLC/45
53.3cm G7ut Schildbutt Torpedo
  “滚回去向希特勒诉苦去吧!!!”

  ……

  “……大破保护用完,主炮炮弹消耗量87.53%,鱼雷全部用尽,第一炮塔因为炮管抵近射击,报废……”中将先生慢悠悠的声音,“……判断Z9已经没有继续作战的能力,请立即上岸,在纳尔维克村废墟固守待援。”

  “呼……呼……”

  虽然依然是五官扭曲,剧烈喘息中的Z9也知道提督所言非虚,“明……明白。”

  “……另外,”稍微停顿了一下,若亨·约安尼斯继续说道,“沃尔夫冈·森可少尉,”

  “……是。”

  “……你已经足够努力了,”除了咆哮之外不苟言笑的年轻人简单地说,“……做得好。”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19: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六、謳われぬ鎮魂歌

水雷戦隊(トーピードブーテ)司令部は、これより戦闘海域に突入する。
天祐を確信し、全軍突進せよ。

  最后收到了一条消息之后,舰队一时间进入了尴尬的无线电静默之中。

  三个Dyson……这,在通常的海域有着航空支援的情况下,或许还可以考虑在交战之前就瘫痪掉一条半之类的,现在这片海域,一天顶多有一次放飞机的机会,这还是敌人随时可能产生出来的怨灵海域不敢离得太远,想要拉开距离放飞机也成了奢望。基本上,整场战斗可能就只有第一个中午这一次机会进行航空攻击。也就是说,剩下至少两个院长和一个不知是沙恩霍斯特还是格奈森瑙的16型战舰元祖,后者的炮还——且不管她们是怎么解决的平衡问题,不要试图跟怨灵讲科学——换成了38炮,这三个全员只能在炮击战中解决,而与此同时还要至少在之前的数个小时对抗再多一个Dyson。

  2大猴2君主,这种程度的战斗力想打同等数目的院长和元祖可就差了点,主要倒不是输出,而是防御。何况,原本就在北角近海的还有不少深海栖舰呢。

  “我们会在战斗开始之后立即前突,然后开探照灯突袭,希望至少能使用鱼雷击沉掉其中之一。”Z1举了下手说道。

  “嗯,多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在场所有人也都知道,以战舰栖姬的防御力,除了极近距离的高速穿甲弹攻击之外,单靠几枚鱼雷是很难造成足够伤害的,即使是威力巨大之九三式酸素鱼雷。当然,要是有五六枚鱼雷一起命中那另说……总之,要想用来对付16型元祖还有希望就是。

  而且,连齐柏林伯爵都看得出来,理应作为这次主手的沙恩霍斯特姐妹,还是有点害怕了……

  “……将军,能不能转接一下石勒苏益格前辈。”

  一直在想着什么别的问题的俾斯麦突然说道。

  “啊,没问题。”若亨·约安尼斯一愣答道。

  “石勒苏益格前辈……记得我完成改装之后,您就把战争海军舰队旗舰的职务交给了我。是这样吧?”

  “是的……”银发的前弩级战舰似乎轻轻一笑,“但是如果你还这么优柔寡断的话,我可不一定不会反悔哦。”

  “对不起,但是……”俾斯麦语气低沉,“我觉得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就算是作为旗舰,至少也必须征得您的同意。”

  “哦?……”刚才还在笑吟吟的石勒苏益格-荷斯坦因为意识到了什么而重新变得严肃起来,“虽然我是觉得这样做有好处啦……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是的,我确定。”俾斯麦只是点了点头,“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果然……以国家社会主义工党的名义、或者哪怕站在那面旗帜下做出新的成长,当真正明白了那个党派和那个人在我们于前线战斗时在国内从未掩饰过的所作所为之后……这种事我自己无法容忍。我没有权利否定自己自己在战争海军服役的经历——而且本来也不能否定,但在新世界所做的一切,我自己告诉自己,至少也要把自己的有益行为和那个政权割离开来。和您不同,我是那个政权的一部分,自以为只是保卫德意志但问答无用地的确是在保卫那个政权的我,毫无疑问该为那个政权的罪行负罪……正因为如此,假如这样的我——这样的我们,要再继续作为军舰、或者至少作为军人而做出任何有益的事,就必须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名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把我们的行动穿凿附会成第三帝国的成功的名义。”

  “这种心情我明白。”石勒苏益格-荷斯坦抻了抻联邦海军的上校肩章,说道,“但是这边的世界不是已经给了你好好的联邦海军的名义了吗?”

  “那不一样。”俾斯麦伸手拉了一下帽檐,“我们……我不认为在自己的阴影正在跳梁跋扈对这个世界造成破坏的时候,我们还有资格向历史的阴影前方迈进。”

  悔罪也好吸取教训也好,这些随时都可以去做,但在“自己”还在对这个世界进行着破坏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厚脸皮到在这时接受新世界的国度的求援申请就这样安定下来的程度。何况,那仅仅是给一众舰娘一个暂时安身的家,而不是一个战斗的旗号。

  “说到底,我只是想要有一天,能够让舰队的战友们能够名正言顺、而不必为此担负罪孽地喊出为祖国而战……只是想要一个这样的旗帜而已。”俾斯麦深深地低下了头,“虽然我们这些孩子确确实实走过太多的弯路、从建造到舰历都脱不开那个政权的阴影……即使是奢望也好,希望我们的母亲,我们的上一代海军,能够接受我们。”

  “……啊,那是当然的。”

  沉默两秒钟之后,石勒苏益格-荷斯坦点了点头,

  “没有会因为一个从犯就抛弃自己孩子的母亲……如果生下你们的姓氏让你们蒙羞,可以回来的。这个世界、这场战争是写给你们(uns)的安魂曲,安心地去赎罪就好……虽然同样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我也没什么资格代表德意志原谅你们,但,如果你们还看中我这个老臣所拥有的旧时代的旗号的话,随时都可以。”

  “……谢谢。”俾斯麦神色一肃,行了一个军礼,“——舰队广播!以基尔港舰娘部队旗舰的名义!!通!告!全!军!!!”

全艦隊通告!全艦隊通告!我が連邦海軍(ブンデスマリーネ)のキール港「艦娘」部隊の定名一応は、これより戦闘海軍(クリークスマリーネ)から高海艦隊(ホーホゼーフロッテ)に変更された!
軍艦旗を掲げよ——いざ正々堂々の時代来たれり!ハイル・ドイッチュラント!以上。

  这一通电报,等于是代表基尔港的舰娘与但泽港(柯尼斯堡)、正在建设的威廉港……德国的其他镇守府之间划开了法理上的界限,从现在开始基尔港的舰娘名义上是第二帝国海军舰娘,而非第三帝国的。在回港之后,所有二改前舰娘正式的制服样式、舣装涂装和军舰旗也必须进行改变,当然现在在海上的改二舰娘倒是大多数没有军旗以外的问题。此举毫无疑问会导致港内的内乱,一些U艇、驱逐舰甚至巡洋舰可能会要求转调,但那没关系……毕竟有战斗力的家伙们已经统一一致。何况,柯尼斯堡和威廉港就真的会站在第三帝国一边吗?因此,若亨·约安尼斯只是冷哼了一声,许可了俾斯麦的独走。

エーリヒ・バイ艦隊はこれより戦闘海域に突入し、敵水上打撃部隊を撃滅する!
健闘祈願。ハイル・ドイッチュラント!以上。

*注:联邦海军Bundesmarine,战争海军Kriegsmarine,公海舰队Hochseeflotte;鱼雷舰队Torpedoboote,德意志万岁Heil Deutschla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野织 于 2018-5-13 20:07 编辑

九十七、刻みし一閃の燈火

  位于北海最北端的这段海岸线,如果不是怨灵激增的话是连深海栖舰都不愿意来的,毕竟没有油水。即使是作为一场大海战之一,怨灵激增的现在,这里的深海栖舰数目也没达到三位数,只有五六十条。

  但是……数量没那么多,可不代表质量有缺。毕竟沉了两条♂本格的♂——就算比较丢人——战舰的地方,旗舰级别的重巡、战舰为数众多,达到了总数的一半以上。还好,这些家伙都还没什么智商,作战素养也基本没有。

  “本舰队的目标是北角近海的战舰栖姬和元祖16型战舰改,不要在其余敌舰身上浪费鱼雷,以本舰为核心保持对海火力,快速通过!反潜持续保持警觉状态!”

艦隊、増速!これより第二次高海艦隊、エーリヒ・バイ艦隊は艦隊決戦を行う!
敵水上打撃部隊を発見!全艦突撃せよ!

群狼、突入す!

  “Z1报告,发现U艇反应!声纳反应……4处!”

  “明白!反潜攻击先行,即使不能立即消灭,至少要保证舰队前进时不受阻碍!”

潜水艦
潜水棲鬼:ISS es!!
索敵開始!
敵艦隊發見!
護衛戦!
直撃!
Squid
CIC
  "Feuer!"
敵艦隊 見ゆ!
  "Halt!!"

  潜水栖鬼U47大破、U48中破!

  “深海栖舰U艇2条确认击沉!另外两条噪音明显减弱,无法继续跟踪!”

  “这样够了!保持对潜压力,继续前进!”

我、夜戦に突入す!
レーダー索定射撃!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42cm L/48 SK C/41 Drei.LC/47
42cm L/48 SK C/41 Drei.LC/47
  "Vorwärts!"

我、北ノ岬沖に向け突撃。敵を撃滅する。
暁の水平線に勝利を——続け!

  俾斯麦也很清楚,随着自己的舰队前进,北极的风暴也紧跟在舰队的身后步步紧逼——正是怨灵激增海域的杂散怨灵们“只允许参与过那场海战的亡灵入场”而掀起的局地小气候。等到极锋完全合上,在峡湾的边缘就不会再有自己两舰和齐柏林伯爵在场的情况下作战的条件。现在已经是有进无退的时候了,反过来讲只要极锋合拢,现在在海域边缘的这些中破大破深海栖舰,大多数也就直接被掀翻,不需要再耗费Z驱必然会耗尽的燃油回来补刀了。“提尔皮茨、欧根,开启探照灯!接下来该是最艰难的战斗了!”

  “FuM信号!北角近海北纬72度、东京28度40分处发现敌影,数目为13,其中姬以上的高密度怨灵反应为3!”

  所有舰的目光都齐刷刷投向了沙恩霍斯特。虽然这批舰也有在巴伦支海战之前就沉没的(还不少),但毕竟早已经预测过会在这里遇敌,巴伦支海和北角海战的经过总还是在战前听别的舰科普过。

  “好、好了我知道了!”沙恩霍斯特脸一红,“都说了16型战舰元祖了,做梦都知道肯定是我啦!可、可是,嘛……虽然这么说是在推卸责任,老实话讲,在三个战舰栖姬面前干掉那家伙,我还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实在对不起!请各位把对面的我往死里打!谢谢!”

  “——啊,你的觉悟我收下了。”

  俾斯麦实在不允许自己在这里“安慰”沙恩霍斯特——说出安慰的话会使得自己一行的觉悟看起来像是笑话了,但也知道这里可不能这样一带而过,于是故作严肃开了个玩笑:“舰队做好准备!我们已经能够发现对方,那就不要奢望对方不能发现我们。进入38厘米炮的射程后,战舰组全员开探照灯!”

我、夜戦に突入す!
戦艦
戦艦水鬼:气(Sie)死(ist)我(nur um)老(zu),让(lernen)你(wie)们(man)没(Messer)事(und)搞比(Gabel)利(hält)(你们只学会了用刀叉吃饭)!

索敵開始!
敵艦隊發見!
敵艦隊 見ゆ!
虹作戦任務艦隊(群狼包囲隊形)
16型战巡改:15inch连装炮、15inch连装炮、劣化彻甲弹、飞鱼侦察机
战舰水鬼:20inch连装炮、20inch连装炮、怪力线装置、水上雷达Mark.II、深海侦察机
战舰栖姬:16inch三连装炮、16inch三连装炮、12.5inch连装副炮、水上雷达Mark.II
战舰栖姬:16inch三连装炮、16inch三连装炮、12.5inch连装副炮、水上雷达Mark.II
9型重巡改:11inch三连装炮+FCS、11inch三连装炮+FCS、40mm四连装机关炮、飞鱼侦察机
25型甲母改:深海栖舰战Mark.III、深海栖舰攻Mark.III、深海栖舰爆Mark.III、深海陆弍舰战

8型轻巡改:5inch连装两用荚炮、5inch连装两用荚炮、21inch鱼雷试制型、飞鱼侦察机
2型驱逐Champion:3inch单装高角炮、3inch单装高角炮、21inch鱼雷后期型
2型驱逐Champion:3inch单装高角炮、3inch单装高角炮、21inch鱼雷后期型
变异2型驱逐:3inch单装高角炮、3inch单装高角炮、22inch鱼雷后期型
变异1型驱逐:5inch连装炮、22inch鱼雷后期型、22inch鱼雷后期型
1型驱逐Champion:深海水上雷达、深海爆雷Mark.II、深海声纳Mark.II
21型潜艇改:21inch鱼雷试制型、21inch鱼雷试制型、21inch鱼雷试制型

  敌舰队在展开不规则的包围阵,显然是想依靠中央的战舰栖姬和16型战舰沙恩霍斯特进行包抄。两边的重雷击舰的目的主要是牵制,如果对方无视掉强突的话就放鱼雷。如果不具备相当程度的雷达而提前发现这个阵型,确实会变得非常麻烦。不过,好在现在的全体舰娘——当然指的是各大国的精英团队,像柯尼斯堡镇守府之类的地方一时没普及到也没办法——都有了相当于二战结束后水平的侦查雷达,在宽广水域下的侦查能力还要高于众院长,发现还不成问题。另一方面,声纳报告发现了一个比刚刚的U艇鬼姬更加难以发现的潜艇反应。

水雷戦隊司令部より高速艦艇を抽出。
敵の主力艦隊へ向けて全力雷撃敢行せよ。ハイル・ドイッチュラント!以上。
我、夜戦に突入す!
  “承知ッ!”

  “鬼姬级别反应三处已全部能够目视,与雷达图的五处战斗舰反应对比后确认16型战舰位置。除反潜烟幕炮之外全部武器部门关闭,最大战速,向敌舰队左翼突击!”

  “明白。……保持冷静,我相信你。”

  “……嗯!”

護衛戦!
直撃!
Squid
CIC
  "Feuer."

  21型潜艇的位置正好是在这个包抄阵型的投影中心位置,这也就意味着舰娘没发现她自然好,一旦发现了,对其攻击的行动也就等于向深海栖舰大部队点了灯。但是舰娘发现21型潜艇的距离还算比较远,大部队已经全部关灯只依靠雷达定位,自走自路,两个Z驱单独前突反潜自然是标准作业,只不过这个标准作业的出手速度快了点、起手位置远了点而已。

16inch三連装砲
16inch三連装砲
12.5inch連装砲
  "sinken Sie bitte!"

  因此,重新提到最大战速的Z1Z3,超出了H级战舰预测中的36节,凭着这多出的2节将将避开了攻击。

  战舰栖姬的副炮虽然是粗达32厘米的主炮,与其说是副炮,不如说是前弩级战舰的次级主炮,拿来打驱逐舰是想多了;但是总归有一些炮架式的10厘米级两用炮,虽然蹩脚,用来对付驱逐舰还是可以的。何况,16型战舰既然是沙恩霍斯特级,总也有15厘米炮,自卫火力是有的。那么……

フラグ能力発動!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马克斯的话……必须做到。”

  CIC全开,FuMO31、FuMB Ant.4、43号电探、CHG声纳、S装备全部启用,雷达图整合,声纳图整合,全信息统合,完成……

  战舰栖姬A的16寸炮将在12秒后穿过自己的舰桥上方,一枚将命中自己舰尾,并对Z3造成近失;战舰栖姬C……不对!

  “马克斯!左满舵!”

20inch連装砲
20inch連装砲

  在战舰栖姬A的火炮穿过自己之前一瞬,两舰同时关闭了灵力护盾。16寸炮的攻击,完全落空了,但是……

  “未知的火炮弹道,推测应该是那种24型战舰用的20寸炮!”Z1看着跨射自己的炮弹,擦了一把冷汗,“炮弹数为4,以半齐射推测应为四座二连装20寸炮的战舰栖姬亚种……战舰水鬼纪伊!马克斯,再次关闭!”

  到底怎么回事?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16型战舰应该用出的6发38厘米炮的攻击。不过,接下来就是戏份了!15厘米炮的射程马上就到!

六〇口径三年式十五糎半三連装砲
六〇口径三年式十五糎半三連装砲

15cm L/55 SK C/28 Dop.LC/34
15cm L/55 SK C/28 Dop.LC/34

  ……而投放鱼雷的时机也就在!

ソナー索定射撃!S-Anlage+Nibelungengerät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Gute Nacht."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10.5cm L/65 SK C/33 MPLC/45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Feuer!"

*注:德语“吃了吧”和“请沉了吧”,前者是按照原画风用的进食之意的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7: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野织 于 2018-7-16 10:33 编辑

九十八、例え世界の全てが海色に溶けても

  从结果而言,也就是深海栖舰沙恩霍斯特在随伴舰换成三条große Schlachtschiff之后,这次非但没能干掉对方的航母,反倒再次被对方两驱逐舰突脸……而且还沉在了原本沉的地方。但是,这一次突脸对于三个战舰栖姬——是两个战舰栖姬加一个战舰水鬼,俾斯麦提醒自己——并没造成足够多的损伤,第一轮雷击,只有一发鱼雷命中战舰栖姬A、两发鱼雷命中战舰水鬼,两小破而已。

  不管怎样,多出了一个战舰水鬼让事情变得比较诡异。

  虽然日本那边的情报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舰学分析,总而言之一句话,战舰水鬼和之前的那些巨鬼“虚幻伪裔”一样,在死亡后会爆发出无差别的怨灵爆炸,虽然范围小得多只有几十公里。

  虽然这样倒是有个便利即:即使在其沉没时只是大破的深海栖舰,也会被一发核弹带走,但……柴油机的震颤对于高速驱逐舰来说是致命的,而德系的瓦格纳蒸汽锅炉是油老虎,即使是大改后显著增加了燃料携带量的Z驱,也不过是18节巡航不到4000的小短腿,不可能在这次突脸之后再持续战斗到下一个正午;直接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交战海域上岸——就像Z9在纳尔维克做的——又因为需要穿透整个深海的舰队和另一侧海面上可能也被大旋流封闭的海域,过于危险。只能在投出所有鱼雷之后尽可能后撤,然后在这个正午用舰载机击杀战舰水鬼——在此之前当然是要把包括两个战舰栖姬在内的深海栖舰打到大破以上喽!

  夜间的全部大破以上打击,正午的击杀,两者缺一不可。

  通信器中传来咔嗒一声:“我们的任务是破除怨灵海域的封锁,而封锁的源头应该就是深海栖舰沙恩霍斯特。”客方中将简短地说,“根据经验,8个小时之内——日出之前外层的风暴和大旋流都会散去,换言之,我们只需要再击沉战舰水鬼,就没有任何的负担可以算作全胜。虽然如此,25型航母的元祖毫无疑问是齐柏林伯爵,而受到北角的呼唤的三个战舰栖姬亚种也可以推断是受到各种迷信扭曲的H级战舰计划所化,也许还有俾斯麦……究竟如何去做,交由前线自行判断。”

  只击坠战舰水鬼的话,当然在为数众多的随伴驱逐舰护卫下很难做到,但且不说两个院长,要想消灭护卫的驱逐舰,以现在的索敌、火控水平还是不难做到的。毫无疑问,这个攻略目标的难度要比连着战舰栖姬一起干掉要简单得多。约安尼斯中将是个有主见的人,即使不是强制命令,话里依然并不掩饰自己的倾向性。

  “……啊,我知道了。集中攻击战舰栖姬,鱼雷用尽后立即撤退。接下来该是我们的时间了。”

タービン制限解除、両舷全速!無理の要請だが、我が各員はその義務を尽くする。(We're making a torpedo run. I know the outcome is doubtful, but we will do our duty.)
全ては己の「正義」を貫くのみ。ハイル・ドイッチュラント!以上。
フラグ能力発動!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Vorwärts!"

  俾斯麦、提尔皮茨、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四战舰同时打开了探照灯。

  舰队中最慢的当然是全柴油机的斯佩伯爵,但其速度慢只是因为只有两个轮机而已,无视轮机损耗全过载的话最高也可以达到接近33节,和俾斯麦级一样。即使在炮管子更粗的现在,要想在夜间战打出足够的命中,就必须得再靠近一些,甚至进入10公里左右的极近距离来打,当然到了那个时候,副炮也可以开始教深海驱逐舰们做人了。至于防御,反倒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进了20公里之后双方都是对对方随便乱穿。

レーダー索定射撃!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38cm L/52 SK C/39 Drh.LC/42
38cm L/52 SK C/39 Drh.LC/42
  "Feuer!"

  相应地,齐柏林伯爵变成改型之后,至少智商有所上升——当然也可能是改型自己去掉了15厘米炮的原因,乖乖缩在后面了。但是,你们是不是忘了还有两个近在咫尺的家伙……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61cm Torpedosechsling Typ-93 bis LuT
  "Feuer."

25型航母身中3枚九三式鱼雷,轰沉!

  完成了这一任务的Z1Z3也就用完了全部的鱼雷,虽然再干一下深海驱逐舰也是好的,但这种在大口径炮弹雨里蹦迪的行为还是过于作死,挤眉弄眼往回撤了……顺便吸引一下院长们的火力。三个大boss里至少有两个还是愿意追打小学生的,毕竟德系,蚊子肉也是肉嘛。

3inch L/50 MK.22
3inch L/50 MK.22

  “深海2型驱逐舰3,突出队列!时机正好,先吃掉它们!”

12.7cm L/61 SK C/40 Drh.LC/48
12.7cm L/61 SK C/40 Drh.LC/48
12.7cm L/61 SK C/40 Drh.LC/48
  "Feuer!Feuer!Feuer!"

15cm L/55 SK C/45 Drh.LC/48
15cm L/55 SK C/45 Drh.LC/48
  "Danke!"

  ……然而,深海驱逐舰也不是傻子,一被跨射,撒丫子就跑……虽然非常幸运加上无敌的MK.X火控平台总算干掉了一个,另一个被近失弹炸伤,但具体伤亡程度不明。总之,既然盘面都铺开了,也就只能干了!

  “……汝等在为何挣扎?”

  战舰水鬼的声音响彻海面,虽然阴冷,但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俾斯麦——毫无疑问,这个声音和日本的俾斯麦的声音完全一样……想来是因为以日系的超大和级为原型产生的深海栖舰,受到了日本对其的信仰的影响吧。

  “汝等在守护何物?汝等所应当守护之物……所应当守护之王不是已然不在此世界吗!”

  ……原来如此,这就是“我”所持有的罪业。嘛,也好,至少不是和提尔皮茨一样还自带夜郎光环。俾斯麦自嘲地冷笑一声,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见,扬声回答:“啊,那个阿道夫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个世界现在的德国实权者在他刚刚开始暴动的时候就消灭了他。”

  “既然如此汝等又是在为何挣扎?持主已然消失,兵器若所能选择无非为主复仇、完纳遗志和随主而去三者之一而已!随吾等一同燃烧此世,或者去死!”

  “……锁定到了。”俾斯麦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诶?”

レーダー索定射撃!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42cm L/48 SK C/41 Drei.LC/47
42cm L/48 SK C/41 Drei.LC/47
  “我等不是希特勒的兵器,也不是第三帝国的兵器,只是德意志的军人……仅此而已。”

四五口径連装試制甲砲
四五口径連装試制甲砲
  “……汝等……汝等叛贼……!统统坠入赫尔海姆之底!……”

レーダー索定射撃!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42cm L/48 SK C/41 Drei.LC/47
42cm L/48 SK C/41 Drei.LC/47
  “残念,现在我信基督教。”

  “……蛤?”

战舰水鬼俾斯麦大破!与此同时格奈森瑙、斯佩伯爵、战舰栖姬B中破!

  “虽然很抱歉,既然甘于去做历史的渣滓……就请安安静静沉淀于幽邃吧。各得其所。”

*注:原文为Alles am rechten Platz,子安徒生童话的一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20: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九、暁の水平線に

  虽然对战舰水鬼占了一个大便宜,但也必须到此为止——接到使用着直升机的马卡洛夫发来的消息,俾斯麦立即停止了贪刀:真的击沉这货,不说两个院长至少还能存活一个,以现在的舰队位置Z1Z3肯定逃不出去。

  “比预想的情况要好,但并没有好在最需要超水平发挥的地方”就是目前状况的最好概括。现在,战况变得有些尴尬——齐柏林伯爵的决死一击只有一次机会,即使冒险让两个航巡起飞短距起降轰炸机,也顶多就是百架的攻势。在此之前必须尽可能削除深海栖舰的数量——反倒是对战舰水鬼的直接伤害没那么重要,现在德国的鱼雷机挂的F5鱼雷里面装的都是TorpEx了(别开玩笑,我们可不像某位田中中将那么头铁,技术交流我说要做就要做——若亨·约安尼斯如是教训萨莉·布拉德娜),百架的攻击波次,如果只是对单体战舰水鬼的话,击沉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如果加上一堆驱逐舰来防空和挡鱼雷的话……

  因此,主力水上打击部队继续迫近到轻巡交战距离,除了沙恩霍斯特继续进攻另一个战舰栖姬以外,包括战舰在内均把攻击的主要目标更换为到处溜的驱逐轻巡们。

  也就是说,戏份变成了二改后的沙恩霍斯特和某个H级战舰的单挑,这样的局面。

  ……钢丝上舞剑啊。

  先不说重量,也不说被在没有更改炮闩结构的超宽超重状态下强行三连装会有多宽——反正战舰类鬼姬的灵力护罩几乎是正圆形——40.6厘米C/34至少是一门中规中矩的好炮。至于防护,因为有姬级的灵力作为概念防护补正,先不说防雷,至少水面防护是管够的。相应地,沙恩霍斯特……虽然在设计上是有考虑到对16寸炮的免疫区问题啦,10公里以内?你饶了我好不……

  结论而言,沙恩霍斯特必须在被战舰栖姬直击核心区之前,对对方命中至少一次水中弹。好在H级战舰全是穹甲皮带,命中就有伤害了。

  “能做到吗……”

  与俾斯麦级不同,沙恩霍斯特级战舰并没有任何舰对舰的光荣战斗;就连之前被她吹一辈子的击沉光荣,在改二时看到了英军方面的视角后也不得不承认,那完全是捡了一个跟她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天降便宜……就算是打出了惊人远距离的直击,归根结底也只是运气加在这边世界也能积累的炮术基本功,既非勇气也非智慧,而且在之后还立即被蛐蛐两条驱逐舰找回了场子。除此之外,沙恩霍斯特级两舰完全都是在重复搜索商船——偷袭——搜索商船——遇见英军战舰就逃的套路。甚至遇见早自己多年的声望级战巡,立即毫不犹豫就逃了,然后还用“那(29节冲过来的)英舰是纳尔逊级”的口胡来为自己遮羞。当然,实际上战争海军确实是损不起甚至一换一都换不起,要说明智不明智嘛倒确实是明智的,但……只有“明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大部分是明智少部分是侥幸的沙恩霍斯特,老实话,连改二时强调的记忆,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恰恰就是“否定了自己的‘光荣(Glorious)’本身”,另一部分则是北角海战的愚蠢。

  没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舰队战的经验,甚至从一开始就被教导要避战。好不容易遇见一次舰对舰的战斗……然后就从一开始就是致命的情报错误,毫无所觉地闯进英军的包围圈然后一脸懵逼地送了进去,也谈不上什么悔恨啊教训啊。这次若不是俾斯麦全程指挥,沙恩霍斯特俩姐妹统统都要不知所措。

  害怕,真的害怕。在这个之前倚为靠山——如今的自己也没脸再倚之为靠山——的国家社会主义政权不但不存在而且被嗤之以鼻的新世界,自己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俾斯麦级……如今也要求她自己解决问题。这个要求绝非不合理——作为这一处怨灵激增的原因,没让自己双手剑帝国断魂斩解决掉战舰水鬼或者千军万马之中取深海的自己首级已经很给面子了。但就算是这样,害怕还是害怕。

  “没办法……真是的!够了呀(Verräter,意为叛徒)!不过是些沉溺在过去的幻觉中的疯子而已,我怕你作甚!跟你拼了!”沙恩霍斯特终于自暴自弃般地喊了起来。

  但即使这样,她也知道实情很可能不是如此。

  真相有的时候非但不会带给人力量……反而会对人造成伤害,而且作为纯粹亡灵的深海栖舰和一半——一多半是人类的自己不同,俺寻思还是能够起到一定效果的……尤其是对于鬼姬这种主要靠灵力的家伙。一个愚昧地相信自己无敌的深海H级战舰,和一个明智地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归根结底不过俾斯麦级战斗力的舰娘战舰,确确实实是前者占了压倒性的优势,在软件上亦是如此。

  发抖,全身都在颤抖。做错一点、运气差一点、没能把握住战机、没能保持亢奋……败。没有选择,必须持续保持攻势,直到幸运女神向自己露出微笑!

レーダー索定射撃!Suchscheinwerfer C/36 mit FuMO43(j) bis
38cm L/52 SK C/39 Drh.LC/42
38cm L/52 SK C/39 Drh.LC/42
  “进攻!进攻!直到此生终结为止!!!”

  “啊……但实际上,这就是战士之道。”一炮终于命中把驱逐海怪打得几乎粉身碎骨,俾斯麦转过身来,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诶?……”

  “不过分高估自己的实力,明白自己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什么,对对方有正确的认知,战战兢兢地做出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避免出错,这就是战士所能做到的全部了。”

  跨射捕获深海轻巡,“……在不同的战场上,能够做到的程度也不一样,那么就享受能够完全做到的战斗即可。”

  “……明白!”

  随着战舰栖姬被直击的惨叫声,东南方的天空逐渐被深红色的辉光笼罩。

  “舰队撤退!Z舰跟随齐柏林伯爵和航巡、水上打击舰队跟随我各自回航!航空舰队,交给你们了!”

  “明白了!”

  那么,就这样吧。这一场战斗肯定不会是我们旅程的终点,也算不上起点,但至少对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威悉河、塔林,全甲板起飞!不要在意短距起降机的降落问题,返航时可以由本舰进行收纳!”

  就算背负着再多的罪孽也好,妄称过怎样的虚名也好,苏尔依然会不辞劳苦地升起,我们也会继续前行。

其処は我が翼の最初之戦い。夜明け前、暁の水平線に明日への複翼を!ハイル・ドイッチュラント!以上。
独空母3艦↘↘一斉空襲!
JU87D-4 ACE
Ju p.KsLStuKa
Ju p.KsLStuKa
  "So, pocht das Schicksal an die Pforte...."

*注1:苏尔,北欧神话中的太阳神,暗合了本篇男主角的台词
*注2:德文意为“就这样,命运在叩门”,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题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22: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戴冠の時来たれり

  “中将……失礼,上将,听说您找我。”

  “是的……请坐。”

  穿着普鲁士蓝色制服的正规航母敬礼之后坐下来。

  纳尔维克和北角海战之后,若亨·约安尼斯终于获得了迟到一年的上将职位。当然,毕竟舰娘提督作为救国救世英雄,军衔一向虚高,名义上已经足以指挥主力舰队的海军上将作为舰娘提督,实际上也不过就是能指挥200人的“战争海军(在基尔目前是公海舰队)提督”而已,这且不提。

  前方吃紧的同时,萨莉·布拉德娜后方紧吃……图纸,已经画好了齐柏林伯爵的最终改图纸,设计为:

*全长263米、最大幅31.5米,吃水7.5米~9.2米,标排三万四千吨,满排五万一千吨;
*舰艏为风暴艏+球鼻艏,舰尾为方形艉,不设艏艉装甲带;
*飞行甲板为单层88毫米厚的均质装甲,长160米,覆盖飞行甲板总长度(242m)的66%,向后延伸部分削薄至37毫米;三处飞机升降机也视为相同等级的炮圈处置,88毫米的装甲防护;
*弹药库段垂直防护由128毫米厚(20°倾角)的表面硬化装甲提供,动力舱段削薄至105毫米;装甲盒水平防护由128毫米厚的均质装甲提供,舰艉舵机部位削薄至75毫米;
*飞行甲板下方的机库甲板层,其外侧有一段未被飞行甲板装甲所覆盖到的区域,由75毫米厚的均质装甲保护,飞行甲板装甲正下方的侧壁还有30毫米厚的均质结构钢,同样起到防护作用;
*水下防护由5道防护层构成,最外侧与最内侧的厚度为20毫米,材质为软/中钢,中间三层的厚度为40毫米,材质为D型钢。最外侧的隔舱由水密橡胶填充,中间两层为油舱隔壁,最内侧为空舱隔壁,防护纵深接近7米;
*机库为面积2775平方米的矩形,单层机库6米,常备大型活塞机/喷气机43架,但可以在天花板上吊置至多13架飞机;右侧舰岛上架设了FuMO34、FuMB、FuME等设施,在舰岛突出位置对应的左面设置了斜角甲板(不算入最大幅);
*十二座128毫米KM40单装高平两用炮塔,由美制MK.35火控雷达管制,左右各六;
*十八座美制3英寸MK.33连装高射速射炮,由SL-6测距仪和美制MK.35火控雷达管制;
*二十四座30毫米MK103连装机关炮分布于舰上各处,由SL-6测距仪和FuMO213管制;
*除了前述的FuMO213维尔茨堡D、FuMO34、MK.35火控雷达之外,还有FuMO63霍恩特维尔K、FuMO81柏林S、FuMB Ant.3巴厘、FuMB Ant.4苏门答腊、FuMB26突尼斯、FuME2维斯比g(2)各一个;
*瓦格纳重油专烧水管高压锅炉16基+齿轮轮机4基交错式布局,纵列双舵结构,常规20万轴马力,最大24万轴马力,满载航速35节,20节续航一万四千海里;
*两条英制BH-3弹射器,位于飞行甲板内。

  ……没错,直接跨过了5.5厘米实验炮的门槛去拿美式装备了,埃姆登也就成了不可一世的5.5厘米实验炮昙花一现的全盛时期。但是若亨·约安尼斯想要说的并不是改装这么简单的事。

  “改装的话,相信您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您的改装也将成为日后其他各港的齐柏林伯爵的改修范本吧。在那之后——”若亨·约安尼斯顿了顿。

  在那之后?齐柏林伯爵由于之前得知了一些消息,也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告诉提督。

  “在那之后,国防部应该会擢升您为中校,并解体成为人类,”

  ……诶?齐柏林伯爵不禁抬头去看表情严肃的提督和石勒苏益格-荷斯坦,双方都不是开玩笑的表情。

  “……在新组建的威廉港镇守府担任指挥官,同时把地球的航母指挥经验传授给海军的官员。联邦现在急需航母指挥的人才。”

  啊……噢,对了,好像还真有这种操作来着,但这……“明白,但是……上将先生,或许您还不知道,我们全体在战后。都不会被联邦——”

  “……我知道。”若亨·约安尼斯面色如常,抬头看了一眼未来的攻击型航母,“作为实质上欺骗了诸位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致歉,我也会与各位一道。”

  一阵沉默。

  “……在北角海战结束之后,我也已经告诉过作为本港舰队旗舰的俾斯麦,她是在同意了这一切之后才更换的制服和舰装涂装。”若亨·约安尼斯慢吞吞地说,“当然,如果您因此而无法认同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为德意志联邦培养人才的话,我会把责任都揽起来向国防部解释的,不必有心理负担。”

  这……齐柏林伯爵还有第二种选择么?就算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两年,齐柏林伯爵也已经很清楚,这个曾经君临克虏伯日耳曼尼亚船厂的少东家在德国的根基,比自己这些严格来说并不能算二战中的军舰的新生儿要多出不知多少,而他对于这个联邦的归属感也远高于自己这些连联邦公民都不算的异世界人。固然他在之前为了阻止国家陷入战争泥潭而得罪了国内的最大军工财阀……事实上也是在为石勒苏益格-荷斯坦背书而已。

  “那样的话,还是我遵从命令吧……”齐柏林伯爵凄然一笑,“曾经身为罪人的我们,还有继续拖累这个世界的资格吗?”

  “……虽然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若亨·约安尼斯突然说道,“……对不起。”

  “应该是我们说谢谢才是。”齐柏林伯爵苦笑道,“对于曾经追随着魔君、带着那个政权的愚蠢思维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们,完全接纳了我们的的黑暗的是您,拼命阻止我们继续滑落的也是您。因此,既然您面对着相同的境遇依然希望能够为这个国家做出贡献,那我就会帮助您……仅此而已。”

  直到东方面孔的航空母舰退下,若亨·约安尼斯才长出了一口气,把脸埋在了手臂之间。终于——虽然自己此前就已经认可了把自己放逐的举动,但没想到,祖国早在2014年就已经做好了把自己抛弃的安排……即使这样,自己该做的事依然没有改变。国家并不爱自己,但即使这样,他也只是简单地爱着这个国家而已。银发的前弩级战舰沉默不语,走到提督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表情严肃的年轻人。
(外传3德国卷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8-14 19: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