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86|回复: 7

[考据] 哆来咪相关随笔——半年前写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6 23: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1-10 14:02 编辑

QQ图片20171006212904.png

        半年前就几乎写完了的稿子,拖到现在才想起来改改发掉,也是因为新PV公布了新自机哆来咪,不过这算是新自机中最好猜的一个了。无论都市传说异变这次完结与否,出于剧情需要她都是最得露个面的现有角色,即使结果不是自机,先预测她是自机也算是最保险的一着,没什么奶不奶的,只有随着自己的偏爱瞎猜的才会连哆来咪都不猜。对了,旧作是不可能的,ZUN只是搁在那里当作纪念罢了,正作以来入坑的人成天提旧作也什么都证明不了,只是在为了一点可有可无的存在感浪费时间刷。
QQ图片20171006213603.png



        
一直都是零零散散地分析的,內容也有了少量变化,在《东方凭依华》正式出来之前,我就再稍微整理一遍吧,关于哆来咪的事。首先,东方中的“夢境”一詞,按原文而非以前的民间译文(官方中文版还没出到《东方绀珠传》和《东方文果真报》)來分辨,是有两个的,但是各自的译文后期没统一,造成了一些混乱。先只说和哆来咪相关的,简单来分辨的话就是,睡着时看见的一直以来都是“”,而她常驻的和现实较为平等地相对的某个异界叫“夢の世界”,英文名“Dream World”。官作中写作“夢境”的原文只有灵梦的符卡:夢境「二重大結界」        但是,“夢の世界”一词最早并非出自《东方绀珠传》,在此之前还有好几次,比如《东方文花帖》的一篇新闻中的:“夢の世界はもう一つの自分と言う八意さん。夢だけが楽しすぎると夢と現実が入れ替わる可能性があるので、服用のし過ぎは注意との事。「この薬自体、実は大昔から存在していたの。昔は、この薬を服用して夢の世界から戻ってこられなくなった人間も多かったわ。今回は、この薬の効力を少し減らして副作用の少ない様にしたものよ」”对应青文的官方中译本是“八意小姐說,夢境世界就像另一個自己。如果一味在梦中過太爽的話,可能會讓人與現實混淆,因此要小心別服用過量。「這種藥物其實很久以前就有了。以前有不少人類服用了這種藥物後,無法從夢境世界回到現實。所以這次稍微降低了藥效,減少藥物的副作用。」”可以说,《东方绀珠传》中所有对“夢の世界”乃至绀珠之药的新设定都是建立在这几句话之上(更早则有《梦违科学世纪》中的“这样下去的话,也许会在梦中被妖怪吞噬也不一定,也有可能会遭遇神隐。梅莉的精神现在正在各种世界之间摇摆着。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时候,一旦她本人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梦的话,也许就再也回不到这个世界里来了。也许会坚信这个世界其实才根本就是一个梦”但是联系不够直接)。这点等下再细细解释,请各位读者先把“”和“夢の世界”分清,我在下文也会直接用这两个词给出民间译文的校对版而非沿用错误的“梦境”。称号为“夢の支配者”的妖怪哆来咪支配的是“”而非“夢の世界”,“夢の世界”完全可能有更高级的主宰(比如伊瑟拉?)。作为《东方绀珠传》的第三面时她没尽力(其弹幕正式版相比体验版减弱了,何况面数也从来不决定实力),但也被铃仙称为“梦中最危险的妖怪”了(仅限妖怪),其实她可能不怎么怕八云紫,所以才大摇大摆地到幻想乡做起了生意,但怕赫卡是理显然的。哆来咪“支配”的“”首先就是她立绘手里那玩意,根据第一期《东方外来韦编》中对ZUN的采访,那是“在『茨歌仙』里也出现过的梦魂”,并且“象征着人类的梦”。让我们来看看第29话的《东方茨歌仙》,这是“夢魂”(汉化上没出错,但还是按原文来说吧)一次最早出现在东方官作里。
        在这话中,根据华扇的解释(相比和地狱有关的这位贤者,灵梦、魔理沙、堇子的解释并不一定靠谱),“”是人所具有或者可以产生的幽灵的一种(《东方求闻史纪》:有的幽灵就这么出现,消失时直接消失。不同于亡灵,从死者处能产生复数的幽灵。这性质类似于妖精,妖精是大自然的具现,幽灵是气质的具现。关于《东方绯想天》里提出的“幽灵是气质的具现”的设定,是来自于京极堂的《涂佛之宴 备宴》里刑部昭二的道教理论,《东方神灵庙》加上的生灵、死灵等灵体的分类则是来自于《涂佛之宴 撤宴》里中禅寺秋彦的理论),象征的其实是“”的内容,而哆来咪是可以窥视的(根据《东方绀珠传》中的台词:“幻想乡的魔法使啊 今天又做了什么梦……”),《东方深密录》中的神秘珠其实也是与此类似的性质(哆来咪对魔理沙:“梦是会具现化的 您也有过亲身体会吧?通过都市传说(神秘珠)”),所以我之前在《《东方深秘录》铃仙剧情预测·补》一文中推测说哆来咪参与了对神秘珠的制作。
        《东方绀珠传》中,哆来咪说以真身进入“夢の世界”的魔理沙若不接受她的处置就会被困在那里,非常接近永琳之前对以前药效更强的蝴蝶梦丸的副作用的形容,也就是说,蝴蝶梦丸和绀珠之药在功能上至少有重叠的部分,对“”内容的改造则和哆来咪的能力类似,而月之民更早就有在研究“夢の世界”了,所以同为月之贤者的探女能找到哆来咪合作,从《东方文花帖》来推导到《东方绀珠传》的话,“夢の世界”的正式出现也就毫不突兀了。

        再说说堇子的个案。我在《《东方深秘录》铃仙剧情预测·补》一文中还提出过这样的观点,称目前堇子是以真身进入的幻想乡,其都市传说“二重身”其实只是哆来咪的“交换之术”的假象。根据霖之助在第二期《东方外来韦编》刊载的《东方香霖堂》中的发言眠りについてすぐに夢の世界に入ったとするなら、随分と短期睡眠だな,他可能也多少察觉到了“梦幻病”的名不副实。《东方深秘录》的设定文档中说堇子“結果、夢の世界に入れる様になる。”,而第一期《东方外来韦编》刊载的《东方香霖堂》中,堇子在第一视角下自述:“虽然在此期间我在现实世界中看起来一直处于睡眠状态,但我肉体的肌肉却神奇地没有衰退的迹象,有些肌肉甚至还得到了锻炼。不知该说是我的肉体在睡眠中进行了学习,还是说来到幻想乡的是我真正的肉体?”再加上她能携带少量不能做梦的无机物进入幻想乡,所以我至今都和紫一样,是怀疑着哆来咪的。但是,这次我要谈谈我一向不怎么分析的秘封砖,对比一下堇子和……梅莉。
        《鸟船遗迹》的附带文档中有这样一段:“梅莉知道,这个梦绝不仅仅是梦。那个场景,毫无疑问,是真正的卫星鸟船。或许梦见这个的自己才是虚幻的吧。真实(Real)和虚幻(Virtual),究竟哪个对于人类的影响会更大一些,这一点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在之后的《燕石博物志》中则有“玛艾露贝莉·赫恩(梅莉)突发奇想,想要将两个人看过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整理成书本。似乎是因为她渐渐察觉,自己所见的世界并不单单只是梦。”以上,表示她俩(至少梅莉是真身)是确实到了鸟船内,下文莲子的发言“梦中人类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哦”则对应哆来咪设定文档中的“只要擅于利用梦中世界,就可以前往任何地方、成为任何人物。”这里的真正问题是,为何莲子
这个比樱鲷更会做梦的有机物可以和梅莉一起去到鸟船呢?如果按我之前分析堇子的思路(其实是真身进入了幻想乡),就会变成只是梅莉带着莲子穿越的情况,但是这次不能再这么简单地理解了。
        “夢の世界”一词最早在东方官作中出现时,并不是与现实平行的主线时间轴的内容,而是早在2004年发布的《梦违科学世纪》,其中“梅莉虽然说梦和现实是相同的东西,但那不可能。就算现在的相对性精神学里的常识是那样说,但那最终也只是精神世界里的问题,梦里的物体要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那将会很麻烦。质量守衡定律将不再存在,熵(Entropy)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对应的是第35话《东方茨歌仙》中紫假设“交换之术”具有的等价原则以及PS4版《东方深秘录》中神子对力量石的形容“简直就像白洞一样 不停地释放着灵异的力量 正所谓无限”,顺便,铃仙的这一剧情线在东方世界观下可能发生地更早,不过也不至于上溯到和正式版一起,PS4版《东方深秘录》是发布在2016年12月的,其中神子首次见识到了永远亭的永恒回廊并识破了其原理,然而同年8月刊载的第35话《东方茨歌仙》中神子就已经提到说永恒回廊可以关押人了,这个法术可不是随时去永远亭都能见着的

        紧接着的是2005年发布的《东方文花帖》一书(同本文开头所述),再然后是2007年发布的《东方求闻史纪》中的便笺的内容,此时阿求还不知道梅莉笔下的“夢の世界”所指为何,但也依然在对紫的介绍中写了这么一句:“冬や昼間等、寝ていると言われる時は、外の世界で過ごしているのかも知れないし、紫の夢の世界が外の世界という噂も。冬季与昼间等、据说是在睡觉的时候,可能就是在外面的世界度过的也说不定,也有的说法是紫的梦中世界就是外面的世界。”这里的“夢の世界”不是特指某个异界,但是ZUN这次也一直没忘,因为这一说法对应的是2016年“游戏优先酒优先”栏目中的某张插图(详情见囧仙的《ZUN在刊载栏目中偶然表露的一个对秘封组世界的思路》: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4392)。
        另外,堇子的主题曲是“Last Occultism ~ 现世的秘术师”,而《东方深秘录》灵梦剧情线结局(也就是PS4版之前《东方深秘录》的最终结局,不计对战模式)里的“传说中黄帝在梦中游览理想国,学到了治世的要点。那个梦中乐土便是传说中的华胥之国。对于堇子来说,幻想乡会成为她的华胥之国呢,还是仅仅会成为蝴蝶之梦呢”对应《梦违科学世纪》里的曲子《华胥之梦》,这些也都是来自京极堂的《涂佛之宴 撤宴》,是里面堂岛静轩的发言:
        现世呢,说穿了只是华胥氏之国罢了。
        ……
       对……这个世界是白日梦中的理想乡。加藤先生,你知道为什么华胥氏之国会是理想国吗?
       ……
       ……因为那是个梦
        ……
       梦是无法共享的。因为梦是个人、单独一个人看见的。梦确实地反映了欲望、嗜好、忌讳、恐怖、一切的一切。梦是旁人无法涉足的、只存在于自己心中的世界。不受第三者干涉,也不会被客观评价,所以不可能不是理想国。
        ……
       这个世界并不是理想国。为什么?因为人会制造外侧。不管怎么样,你都只能够透过你的眼睛来认识世界。然而你们却不向内在寻求理想,而是向外在寻求理想。你们并没有大到可以包容外侧,而外侧也没有真实。所以呢,你们所看见的这个世界的形与相,全都有如白日梦一般。
        ……
       华胥之梦,刹那即会清醒。
        这次《东方凭依华》的标题刻意不用十分配合秦心对世阿弥的捏他的“花”字,大概也是因为要用“华”字捏他“华胥”,这倒确实不是日本人惯常的用字方式。

        半年前我一直在关注的是《东方凭依华》这一标题中的“凭依”一词所对应的凭依物,也提出了生灵、亡灵、都市传说、式神等说法(根据例大祭的参展目录上黄昏摊位的插图,除了已有的梦魂的衍生物,生灵的说法是目前最可靠的,而且最新的第三期《东方外来韦编》中相生青唯在其漫画中也应用到了生灵的概念,若非ZUN特意指点,我觉得这货不至于会想到之前只出现过次把的生灵的概念)。
        这里我想点一下的是PS4版《东方深秘录》ex剧情线中灵梦和妹红换位的部分原理,这一事件直接接续着《东方茨歌仙》的第29和第35话,但是这两话之间发布了正式版的《东方绀珠传》里还有一句决不能漏的话,是哆来咪多嘴形容灵梦的“看来您有着一副极强的精神 以至于肉体容易被轻松夺取”。
        灵梦和妹红的换位体验有一个早已被发现的要素,就是灵梦自称正热得睡不着,而妹红则在冥想,根据《东方儚月抄》小说第四话中妹红第一视角的自述:“我支着一条腿坐在地板上,将后背靠在墙边。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养成了这种能够马上起身的睡觉姿势。也许是因为这样睡觉能够让自己不陷入深度睡眠,从而可以去思考很多事情吧。”这其实也是妹红接近入睡的状态。而且,在第29话《东方茨歌仙》中,被他人的“”寄宿的灵梦和魔理沙在此之前也都有过说近期热得睡不着的感言(所以PS4版《东方深秘录》的新剧情可能也就是发生在夏季的)。但是,真的是因为天热所以睡不着吗?《东方儚月抄》小说第四话中,妹红是靠墙坐着睡觉的,然后被冻醒了,这次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热到的感觉,所以是这时的灵梦和魔理沙误解了发动条件。
        第29话《东方茨歌仙》结尾乍看上去是在莫名其妙地吓唬人,因为堇子的“”并没什么特殊的内容,以真身(假设她在幻想乡确实是真身)接触到的话,一般想来也只是就地睡着并做梦,而这种情况下幻想乡对她而言也确实不是哆来咪住的“夢の世界”,不然就按哆来咪在《东方绀珠传》里对魔理沙说的,在这里做个梦,然后安全回到外界就是了。根据紫提出的“交换之术”的说法,一开始被换走的只是幻想乡里的“”,说明在《东方深秘录》中堇子一开始只是以“梦中的自己”进入的幻想乡(即灵梦一开始在序章中最后面对的黑影,当时灵梦只感受到了其浓厚的灵异之气,换句话说就是没感应到实体,不过ZUN在第二期《东方外来韦编》里和海豚一起参加采访时表示不会再对此说明了,因为不久之后紫在第35话《东方茨歌仙》里解释了此事)的在这话的更前面,在魔理沙怀疑(她所处的)现实正在被“夢の世界”“支配”之后的某晚,某个来源不明的“”接触了正在床上被魇住的灵梦,取代了灵梦现在在做的梦(之前的“”则自己从灵梦口中跑了出来),而灵梦也因此安睡(所以新的“”不是魔理沙的)了,这一次事件中两个“”分别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揭穿了“热得睡不着”的错觉(妹红感觉被永远亭拿去做实验了倒不一定也是错觉)。
        受困于“”是摧残精神的,哆来咪等人都有过这种说法,就不一一列举了,然后“”又和灵异珠性质接近,那么,PS4版《东方深秘录》里上了自机们的身的难道是代表都市传说的灵异珠吗?非也,白莲的台词包括“第二,在人为操纵的情况下 只有与操纵者气质相符的都市传说才可以被使用”,铃仙的台词更是毫不留情地直说了:“难道说是被隙间女(灵异)占据了身体吗 怎么会有这种老套的剧情啦!”根据第29话《东方茨歌仙》中华扇对灵梦和魔理沙状况的判断,真正困惑华扇的不是她俩突然昏睡,而是肉体上感觉不到灵魂,所以被华扇认为是前往了“夢の世界”。至今官作都还没指出过正常地睡着时自己在“夢の世界”的形态,参展目录上的灵体灵梦完全可能就是,而且也算是生灵的其中一种。
        根据神子跟铃仙说的“精神被他人替代 身体无法自如地活动 这种异变正在蔓延”和“好像对那些利用着都市传说的家伙产生了更强的影响”可以看出,确实是使用着都市传说的新旧自机们更受影响,但是不一定是直接的因果关系,也不会是蓬莱人那样肉体随着灵魂跑(毕竟目前只有一个蓬莱人自机)。“有着一副极强的精神”并不是这次事件中灵梦和妹红配上对的决定性因素,反而可以说,不具有精神力这种条件的人一开始就使用不了都市传说。关于精神力在完全凭依异变里的重要性,我将会在第七期学刊里结合隐岐奈和秦心的关系做出回答。


        最后加点半新不新的谈资。体验版2的PV里哆来咪使用书本(《东方绀珠传》立绘里就有的那本)放出了羊形的弹幕,这显然是在捏他数羊助眠的梗,从这里出发来看,那本书也可能是有这个说法的古书《Disciplina Clericalis》了。对这本书的内容原有的猜测除了《Die Traumdeutung》外,就是捏他《Death Note》的《Dream Note》或《Doremy Note》,反正首字母都是书封上的D。由我根据《死亡笔记》的设定来改编的话,哆来咪的这本书的功能便是指定人物在某时某地睡着并做某内容的梦(《东方绀珠传》前的探女:哆来咪你别忘了把我也写上),换个角度来看也就是生产特定内容的“夢魂”,所以那些羊形的弹幕其实是伪装后的“夢魂”?所以能袭击数羊的人从而催眠(XX的眼前一片黑暗)?其次,这书是老早就有的,而且没有证据表明《东方绀珠传》时哆来咪已经有的自己的都市传说,那么就适合默认放羊的能力是她固有的,而和她的都市传说无关。关于哆来咪的都市传说,比较保险的猜测就是《东方文果真报》中她因为售后调查而可能引发的都市传说“This man”了,也就是不特定多数人在梦中见到的同一张男人的脸(见得比亲生父母的脸都多)
        另一个重点是,PV中哆来咪使用了“夢魂”作为武器,却没有像《东方茨歌仙》里那样使触碰到“夢魂”的敌人当场睡着,这或许就是在暗示着此时自机们身体性质的转变,也就是和“夢魂”的融合,也就是真正的都市传说“二重身”吧。
发表于 2017-10-7 11: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下来头有点晕。。
我要去重温下深秘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22: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旧不明白凭依该如何形容,算是吧自己的意识和虚幻如影的躯壳和另一人交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00: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曦的微光 发表于 2017-10-7 22:20
依旧不明白凭依该如何形容,算是吧自己的意识和虚幻如影的躯壳和另一人交换了???

不对,你逐帧看体验版会发现,首先是召唤slave的肉体然后玩家转而控制slave的肉体,同时master的身影变淡却还同时在场,或快或慢地消失然后只剩下slave,所以旁人看会觉得就只是换位。

点评

呜哇.....好细致  发表于 2017-10-8 01: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3: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复杂,不是很理解,感觉又要重看茨歌仙和绀珠传了。
下面是目前的理解
梦就是梦,123可以观测并且做出调整。但是梦の世界却是一个不确定的异界?
自从123出场之后,我就对永琳的蝴蝶梦丸药表示有些疑惑,蝴蝶梦丸到底是什么机制?指定做出一个确定的梦の世界?
睡着做梦似乎是前往梦の世界的前提,但是做梦不一定会前往梦の世界。 梦是虚幻的,但是梦の世界却是另一个现实?
而堇子已经成功被幻想乡侵蚀了自己的梦,在两个现实之间徘徊么?
这么一看感觉还有2个家伙能在梦上面搞新闻,一个是旧设幽香,一个是恋恋......
就等123对上恋恋会怎么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7: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神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7: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神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2-12 20: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