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665|回复: 7

[中短篇] 【历史组】文手挑战——全国卷三《我观高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2: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pcomicy 于 2017-6-8 12:32 编辑

写在前面:
有人跟我一起盲狙明天高考作文的吗,抽一个卷子 无论什么主题都写一篇现在自己自定的cp。我先来,四川(全国二)的作文题,写一篇…卧槽 好难。为了不把自己逼死我还是多放几个cp挑一个吧,然后平衡难度的话我放我没写过的冷(?)cp,字数800到5000算标点符号。八云紫X八意永琳/圣白莲X村纱水蜜/风见幽香X红美铃/十六夜咲夜X魂魄妖梦/上白泽慧音X稗田阿求。(还不如找一个好写的cp不限字数的写呢qaq 但是怎么能算挑战)

首先,感谢四川教育局的领导,给了我这不一样的挑战。我谢谢你啊(

一开始只想着要搞挑战,挑战挑战,自然要写一些让自己为难的东西。然而拿到题目的那一刻实在是傻眼的,甚至想要跳回全国卷二。幸好天无绝人之路,除了“我的高考”这个MMP的副标题,还有一个“我观高考”可以用来破题。

不过,因为是副标题的缘故,如果按照作文格式来就必须要写入标题。这样的题目肯定会非常的出戏,所以我最终是将“我观高考”作为主旨来写了,而且“高考”也不再是中国伟大的社会流动制度,而是变成了“甄别”这样较大的概念。毕竟幻想乡书记现在姓稗田,既不姓资也不姓社。

昨天刚刚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复健的第二阶段,今天就开始了这个很适合第三阶段的挑战。

无论是CP也好,主题限定也好,还是字数限定也好,其实每一条都在针对着自己写作的缺陷。然而这一篇的写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从没写过的CP(慧音X阿求)、从没仔细研究过的人设(稗田阿求)、从未想过的主题(高考EXO????)、区区5000字的字数限定(对我来说一篇文写到7000、8000才是常态,而且经常意犹未尽),这些到了最后,在三个小时内居然都完成了。

最重要的事情是,我觉得我这一篇应该说已经达到了我第三阶段的要求,不过具体是否已经达到了,还是要看各位读者的感受。所以,也想请各位读者不吝赐教。我想知道读者从其中读到了什么,若是觉得我写的清晰易懂又不失故事性,那么我就非常满足了。

差点忘记说,设定与一设恐有出入,请慎重阅读w


本文字数4900,标点符号已经计入。

——————————————————————————————————————————————————————————

《夏虫》

上白泽慧音X稗田阿求


这十年来,每当上白泽慧音前来稗田家拜会的时候,都是慧音自行阐述寺子屋内近况,又再提出修史想借的各种史料。而身为稗田当家的稗田阿求往往只是专心致志于自己笔下的《幻想乡缘起》,像是默许又像是未曾在意。不过这一次,几张从香霖堂那儿拿来的纸引发了别样的话题。

“这是现世流进来的东西呐。我读了读,发现它并不是普通的书籍,更像是寻求解答的形式。你之前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吗?”

难得是阿求先于慧音开口。

慧音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走了过去,从抬头瞧着她的阿求处接过那几张纸,稍稍翻看后说:“这看上去与当初的答帖有几分相似。”而后,慧音又立刻解释了起来:“从奈良时代开始,现世的皇帝会以‘贡举’的形式选拔人才。提问者会提出关于各种古籍名著的问题,而答者上交的策论就被称之为答帖。这看上去虽像是寻求解答,但实际上却是回答者在寻求提问者的认同,因此和你方才的猜测既有相似又有不同。”

“原来是奈良时代啊……”阿求盘算着,“好遥远。”

“是啊。没想到现世仍旧延续着这样的传统,某种程度上还真是让人怀念啊。”慧音说。

阿求的问题接踵而至:“既然慧音老师怀念那样的传统,怎么没有在寺子屋里使用呢?这十年间也没有听你说过这样的事情。如果推行起来的话,就可以选出优秀的学生,也就能对幻想乡有所裨益了。”

慧音一笑:“以你之见,以什么标准来选拔为好呢?”

这问题问住了阿求。不过她几乎立刻就承认了:“稗田阿求不过才活了十年而已,所做之事也仅仅是将事情记录下来的程度,因此不敢妄言善恶。慧音老师身为白泽,遍观现世,心中自然比我有着更多的善恶好坏之别吧。所以如果是慧音老师来定规则的话,一定是人类和妖怪都能选拔出来才对。这样对寺子屋的发展不也有所帮助吗?”

“对你来说,这样的甄别过程是否也很有趣呢?”慧音没有回答阿求的问题,反问到。

阿求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眼睛也微微眯起,不知是愉快还是苦恼。

“慧音老师说的没错呢。我时常会想,可以有所甄别、选择是否去做一件事情,大概也是很有趣的吧。不过我身为稗田家的家主,有着编纂《幻想乡缘起》的重任,像此刻这样的闲聊其实都已经是失职了,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时间去想着辨别好坏?所记录之事毫无虚假,这是我唯一应该追求的事情啊。所以有的时候,看到慧音老师,我还会有些羡慕。”

慧音摆摆手,指着那几张纸最后的一行小字说:“既然今天说到了这里,不妨再多说几句吧。假设你在寺子屋求学,而我所出的问题是‘寺子屋的选拔制度已经创办三十余年,你如何看待这种选拔制度?’你会怎么回答呢?”

三十年对于稗田家主来说,是个极为严肃却又微妙的时间长度。因此,稗田阿求在那一瞬间身体都有些僵硬,这也是慧音意料之中的。

沉思一会儿,阿求再次承认了自己力有未逮:“身为御阿礼之子,我不敢对历史这样的事情有着自己的看法。这样的题目我做不出来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这次选拔之中,你可就落败了。”慧音淡淡地说着,“若在幻想乡中,不会有比稗田家家主更了解幻想乡历史的了。然而我的历史题却难住了稗田家的家主,这样的题目所甄别出来的,究竟是优秀的人才,还是什么呢?若我出的是这样的问题,你打算如何回答呢?”

这一次思考之后,阿求终于给出了第一个自己的回答:“若只是记录历史,却不曾自己思考、没有自己的想法的话,不过鹦鹉学舌而已,自然算不得人才,即使是史学也应该是如此吧。”

这样的回答令慧音眉头微皱。然而此次慧音思考之时,阿求便专心致志的看向慧音,并未如同往常一样,继续完成她的工作。

“什么是历史呢?”

“历史自然是曾经发生之事。”这个问题阿求脱口而出。御阿礼之子的传承直到现在,代代都在、也仅是记录这些曾经发生之事。这样的史观延续如此之久,已是融入稗田家骨血之物。

“若此人虽将一切发生之事都记录下来,却也将自己的判断融入其中,这样的记载者,是好是坏呢?”

“自然是坏。合格的记载者必然不偏不倚,只记录真实发生之事。穷尽了所有的记录,才算是最好的记载者。稗田家传承至今,唯一秉持的便是这条规则。”说起这样的事情,阿求一直平淡的语气也不免多了一分厌恶。

“仅有将一切真实都记录下来的,才是好的记载者。”慧音重复着,而后语气再次放缓,娓娓道来一般:“那么,若是以方才的考题来甄别,大概没有比稗田阿求更不合格之人;然而对于历史的记载者来说,稗田阿求却又是无出其右的御阿礼之子。若是你此刻要选取一人参与历史编纂,你是否又能选中方才完全无法作答的稗田阿求呢?”

听到这里,阿求总算明白慧音的意思,再次微微笑起来:“我明白了,慧音老师。”

慧音听到阿求话音再无疑惑,也终于稍稍放下心来:“尽管稗田家一直肩负着记载幻想乡历史的重任,但你也不必太过焦急。这样说说话不也挺好的嘛。”

阿求闻言微微眯起眼睛,难得出现一丝促狭之意:“这就好比我在满月之夜去寺子屋拜访慧音老师的时候,要慧音老师停下笔来和我赏月是一样的道理啊。”

慧音没见过几次这样生动的阿求。所以尽管被调侃了,她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温柔:“若是我现在说‘满月之时对比月亏太短暂、其他时间大可用来与你赏月’,你大概就会说‘御阿礼之子不过三十年寿命,更是抽不出时间闲聊’,对吧。”

阿求的身体再次微微僵硬了一下,却比方才的问答柔和许多。这或许是因为已经谈论到时间寿命的话题有所准备;也或许是因为慧音的语气表情都太过温柔,让阿求突然感觉到自己在面对这样的命运时并非孤身一人吧。或许再要说的话,大概也只有身为历史的记录与吞噬者的白泽才能如此平淡地说出这样的话语却又不激起被议论者的厌烦了。见惯了命运轮回的慧音若是能如此平淡的面对这样的事情,或许也就说明了这样的事情并不可怕。

也对。阿求想,自己不过只有短短三十年的生命,此刻才用去三分之一。尽管她与慧音都身为历史的记载者,但想与慧音成百上千年的历史相提并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有些过于自命不凡了——

“阿求,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呢。”慧音打断了阿求短暂的思考。

“慧音老师过谦了,请说吧。”阿求还没完全整理好思绪,但话已经脱口而出。

“你刚才说稗田家对历史的唯一要求便是穷尽真实。然而你们却让我这只够吞噬与创造历史的半兽担任稗田寺子屋的教师,还允许我使用稗田家的史料来修史……”慧音的黑色双瞳落在御阿礼之子的双肩面容,停顿了很久,才继续说:“以稗田阿求来看,这是为何?”

阿求下意识的想要翻动桌上的书籍,却被慧音追问的话语止住了:“阿求,我想要你回答我。”

这问题直指幻想乡的历史,甚至直指稗田家。答案就在手下,血脉中甚至都传来威压,这令阿求完全无法集中精力思考。挣扎了一会儿阿求便败下阵来,再次承认:“实在抱歉,但是之前各代御阿礼之子若对此问题已有记载,我自然不能以我的口吻加以描述记载;若没有,你的问题也已经超越我记忆之外,我更不能贸然作答。”说完,阿求感觉自己身上已经冒出一身冷汗,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惧怕。

一直站在阿求桌前的慧音终于动了。她双腿跪下,俯下身来,在极近的距离上停下,凝视着阿求的双眼;撑着桌子的手用足了力气,而另一只手则为阿求拭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若我说了我的答案,你会从之前编写的《幻想乡缘起》里去求证吗?”她问。

阿求点了点头,不知怎么感觉有些疲惫:“自然。”

这样的回答令她突然有了些歉意。想了想,她找到了歉意的来源。

“抱歉呀,慧音老师。”她的语气也带着相同的歉意,“我的确很想满足慧音老师的要求,无论之前谈及的话题也好,还是此刻直接关于稗田家的历史也好,我都很想去给出自己的想法。但短短三十年寿命,想让自己所想的事情如同事实一般真实,是不可能的吧,更别说没有多少时间去想这些事情。身为御阿礼之子,凡事都会想要求个真实。或许我们每次转世之后记忆就会失真,也是在警醒我们去求真呢。”

“难道阿求此刻所说的事情,就不曾发生过?”慧音仍旧擦拭着阿求脸上的汗水,指尖轻柔地按着对方太阳穴附近,帮助对方放松。

“自然是发生过的,但是却并不能称之为历史。”阿求说着,语气变得异常沉闷。挣扎了很久,她才有勇气说出口:“无论从任何角度评判,稗田阿求都是并不是历史的一部分,只有御阿礼之子的传承才是能够记录的历史。真的东西总是历久弥坚,短暂的如同流星一样的事情,是不可以称之为历史的。”

“喔。”慧音不置可否,像是强行转移话题一般的问:“阿求喜欢夏天吗?”

自己不知鼓起多大勇气才说出的话语就像是被对方无视掉了,阿求一时间百感交集。然而虽然仅仅认识慧音十年时间,她却像是笃定了慧音绝不会如此无视她的情绪一般,努力克制住了所有的疑惑、焦虑甚至是委屈,“喜欢。”

“喜欢什么呢?”

“湖畔青蛙的鸣叫声感觉充满活力,庭院中漂亮的花朵香气扑鼻,宽敞夜空中的星光或是一轮明月亮的仿佛可以把一切都照个明白,太阳花田那一片绚丽的金黄色,暴风雨后清爽干净的空气……这些我都喜欢。”

“冬天呢?”

“也喜欢。煮物从各家各户飘出来的香味,厚厚棉衣穿在身上整个人都很暖和,踩进积雪里从脚趾到膝盖都会很凉……嗯,好像没有夏天那么多呢。冬天太冷了,我一出门总会生病呀。不过,这样就想起慧音老师每次拜访的时候送的东西了,对,夏天的时候也会送过来呢。”阿求有些恍然大悟般,“因为冬天不出门,就会很期待慧音老师会带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做的,都很有趣呀,几乎都没见过的。”

“这些都是很喜欢的东西吧。”慧音像是感叹着一般说,“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这些事情都让你很开心才对?”

“当然。”说起这些喜欢的事情,阿求方才的百感交集也被冲散了许多。与其用时间去忧郁无法逃避的命运,不如努力将精力集中到这些开心一些的事情,“尤其是慧音老师带来的那些新东西。”

慧音笑了起来。

“有一种名为蛴螬的虫子,它幼年的时候被埋在土地中,要花上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才能变成成虫,钻出土地、爬上树去。然而它只能在一棵树活上一个夏天,然后死去。”慧音说着,将手搭在阿求的手心中,任阿求不自觉的握紧,又继续说,“然而,还有一种名为蜉蝣的虫子,它幼年的时候只能潜于水中,要用整整一年时间变成成虫,才能浮升至水面上。然而在它看见水面以外的世界之后不到一天甚至几个小时之后,它就会死去。你说,若是蛴螬遇到了蜉蝣,它会说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阿求说:“慧音老师,你……”

声音都带着颤抖。阿求方才的百感交集已然不知所踪。慧音所说的事情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扇厚重甚至已经有些积灰的门。稗田家的家主与神兽白泽同为历史的记载者,那一瞬间所升腾起的共鸣源自骨血。

“蛴螬会说出它看到的每一只鸟,每一只虫子,每一棵树,每一朵花,甚至是每一颗石子;它会想方设法地描述它所见到的一切,天空,河流,树林,水面的漩涡。当然,最重要的是夜晚的星云与月亮,还有夜间出没的动物。它会形容那些奇怪的叫声,会描述黑暗中反射出的莹绿光芒。这只蜉蝣听过之后,它就知道了一整个夏天,哪怕它仅仅只活上了几个小时。”

阿求静静的听着。即使已经掉下泪来,她仍旧凝视着慧音的双眼。而慧音以温柔的目光回应,语气更加平缓。

“而在蛴螬伏在树上度过一整个夏天的时候,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一只吃饱了的候鸟。那只候鸟会为它讲述遥远的北境,讲述丰收与萧瑟并存的秋天,寒冷刺骨到无法忍受的冬天,以及万物复苏的春天。候鸟或许会在夏天就离开,或许不会,或许会在下一刻就将蛴螬吃掉。然而对于那只蛴螬而言来说,比起其他的蛴螬,它已经活过一次四季轮回、经历过一次北境南迁。”慧音说着,语气缓缓加重,“御阿礼之子传承至今,自有资格断定真实虚假。对比起来,我没有这种甄别的力量,更不想做此种甄别之事。我只想将眼之所见心之所想传达给他人,令他人遍观从未知晓之事。即使是坚守真实、放弃自我的御阿礼之子,也有看见这世界的权利——我想,容留我的你的前代们,也是这样想的。”

不知何时,慧音被阿求握住的手已经探入阿求掌心,与对方十指相扣。不尽相同的血脉之中同样的跳动彼此呼应,而阿求感受到的力度足以证明此刻一切之真实。这些真实正如同每一个春夏秋冬她所感觉到的事物一样,所带来的喜悦与平静令阿求感到深深地满足。

“慧音老师……”良久,阿求终于开口,“请给我讲讲外面的世界好吗?我想多听听看,就是慧音老师还没来到这里的时候。”

慧音眼中嘴角尽是笑意:“当然好。”

—— FIN ——

评分

参与人数 1喵玉币 +5 萌度 +15 收起 理由
四季映姬。黑白 + 5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8 15: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也想写个的~不过懒癌发作没办法了_(:зゝ∠)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8 17: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观啊
后半部分只看到杂谈了

点评

噗哈哈,题目太难了啦。  发表于 2017-6-9 01: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9 00: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偏题了啊偏题了啊

不过这个题目是真难,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01: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季映姬。黑白 发表于 2017-6-9 00:41
偏题了啊偏题了啊

不过这个题目是真难,辛苦了

不偏题简直是不可能的吧w 不过我还是尽力控制在了一定的范畴以内,最后就是说,“考试”所起到的甄别作用仅仅是看出题人怎么想,不一定是最好的。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01: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睡桥帕露西 发表于 2017-6-8 15:53
本来也想写个的~不过懒癌发作没办法了_(:зゝ∠)_

写啊w写社会主义的瓶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6 13: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文的写文,画画的画画,搬运的翻译,肝代码的肝代码,看来只有我是咸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0-24 17: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