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60|回复: 21

[中短篇] 紅魔館隱藏的地下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5 14: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起始之風 于 2017-7-6 01:29 编辑

序章:故事

斯卡雷特家的僕從之間,總是流傳著各種傳說,她們用著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為無趣又枯燥的工作時間增添一些有趣的味道。

沒人知道這些流言是否真實,對她們而言,只要神秘,又有趣就可以了。

剛好,坐落在霧之湖附近的這間洋樓,有著數不盡的故事,等待著每個資歷增長的僕從們去傳送。

這並不令人意外,紅魔館有著悠久的歷史,據傳說,它的年齡甚至超越了幻想鄉,是位長老級的屋子。

家主蕾米莉亞在僕從間的名譽並不算低,但也不至於被歌頌,在那些新人妖精的眼中,對照歷代家主,她是算是較為平庸的領導者,她沒有向那位傳說中的家主一般,開疆拓土,成立威名遠播的『朱紅王朝』,也沒有像她的父母,在對抗天使的途中一敗塗地,淪喪大好江山,甚至連紅魔館都被攻破,導致王族出走,據說在她剛繼位的時候,紅魔館實質的領土就只剩這間洋樓了,這間龐大而古老,宛若城池般巨大的樓房。

根據紀載,當時她登上家主之位時,紅魔館也就只剩三名成員了,連紅魔館本身,都只剩下廢墟一座。

據一些老資歷的僕從說,她曾是名有著雄才大略的領導者,曾在幻想鄉最為虛弱的時候進行入侵,掀起一場巨大的戰爭,甚至攻入最核心地帶的妖怪之山,勢力一度擴展到無緣塚,大有再開『朱紅王朝』的聲勢。

王朝在剿滅最後抵抗的關鍵時刻出現叛徒,內耗喪失大半戰力,導致後期拉鋸之中棋差一籌,全面潰敗,幾名要員受困在森林之中,甚至連蕾米莉亞本人,也差點命喪天魔之手,是由一名老臣突入重圍,將眾人救回,也遏止了紅魔館覆滅的險境。

至於老臣是誰,為何不提早出手,又為何在那之後無聲無息,沒有人知道。

就算是知道的人,也不肯透露,只說她正是當年扶持家主的唯一一名追隨者。

剩下的話,沒人肯說。

而剩餘的人,也沒人敢去問。

久而久之,這事情就成了傳說,流傳在館內的各處,成為大家口中的趣聞。

到底真相是甚麼,也沒幾人在意,無論是向新人講故事,還是和同為舊視的同僚互相辯駁,那都只是在打發時間罷了,目的也根本不是追求真相。

十六夜咲夜對於這事情,也沒有很在意。

當時最後決戰的時候,她因故並未參戰,而在蕾米莉亞撤退回來的那時候,作為家主的大小姐絕口不提此事,所以她也不知道真相。

大小姐不說,她就不能問,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理。

抱著這樣的想法穿過妖精們熱烈討論的話題,她就忙著去給二小姐送飯去了。

要說這次紅魔館的騷動要從哪裡開的的話,估計就是從這裡開了。

這是個讓傳說變得更加玄幻,讓談資又增添一筆的,小小的騷動。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15: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文思枯竭,用個中短篇的小坑轉換一下心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5 21: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设定有意思。
开新坑的话,幻想入那边跟得上么?
幻想入的剧情都快忘了,正在补……
加油吧!

点评

放心,這篇挺短的  发表于 2017-7-9 04: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4: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开得好,那名追随者是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5: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吊胃口的设定呢,期待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04: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起始之風 于 2017-7-9 04:47 编辑

第一章:誤闖地下室
斯卡雷特家的二小姐今天起的很早,晚餐時間都還沒到,她就先一步的從床上爬起來,用掛著一顆顆水晶的翅膀,在房間飛來飛去。

她這翅膀與姊姊的蝙蝠翅膀不一樣,像是條樹枝掛著成排的水晶,看上去七彩繽紛。

在房間的空中轉了片刻,她又蹲在地上,環抱著胸口,在那裏想些甚麼。

『冷靜,冷靜下來。』芙蘭朵露.斯卡雷特這麼的想著:『我能夠做到的!!』

將目光轉移到被設置過結界的大門,芙蘭的穩下心神,下定了決心。

距離咲夜前來送飯還有段時間,只要按照這一整個早上不睡覺來編纂的計畫,要在被發現之前挽回一切都是可能的!!

芙蘭朵露有這個信心,她想要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負責。

『我,能做到的!!』

下定決心的芙蘭,做出了行動。

到底發生甚麼事情,要回到二十四小時前的現在。


剛用完晚餐的她,一如既往地遊蕩在自家的走廊上,外頭的月亮很圓,這光令她感到舒適又愉悅。

她的目標是圖書館,通常在這個時候,那個熟悉的紅色已經在圖書館等她了。

就算沒有,去看看故事書也是件不錯的選擇嘛!

愉快的心情在月光加持下更加雀躍,她的雙腿脫離地面,迅速的飄浮起來,飛向圖書館所在的地方。

「呀啊,我來了。」將大門用力的甩開,發出了厚重的撞擊聲,芙蘭踏著輕快的腳步走進了圖書館,一路奔馳到圖書館的正中央。

書架構築的叢林中,有張圓桌,有堆疊在一旁的成堆書籍,還有一個正在看書的紫色魔女。

魔女揉了揉腦袋,死氣沉沉的雙眼將目光轉移到元氣十足的芙蘭身上。

她用著帶著沉悶的表情敘述道:「芙蘭,稍微安靜一點。」

「帕秋莉,美鈴呢?」芙蘭快速的說著。

「她去忙了,現在不在這裡。」被稱呼為帕秋莉,讓她的眉頭微微擠了一下:「稍微等一下就可以了。」

「她去哪了啊...」略帶不滿地從一旁抽了一本紅皮的舊書,芙蘭攤在一旁的書堆不滿的抱怨著:「都不說一聲。」

芙蘭蹲在角落翻看書籍,這上面的文字她學過,是那個叫紅美鈴的門衛教的,從以前她們感情就很不錯,這文字她自認學得很好,至少這開篇的故事都看得懂,雖然這本書主要似乎不是在講故事,而是在教人怎麼打架,一段故事之後就開始教學了,所以她看了幾眼就不想看了。

至於其他的書籍,比起自己看,她更喜歡坐在美鈴的腿上,聽她說給自己聽。

無聊的等待中,芙蘭在圖書館翻來滾去,甚至飛到空中亂轉,還不停地跟整理書籍的小惡魔搭話,最後才被有些受不了的帕秋莉給念了幾下,塞著一肚子的不滿從圖書館跑出來。

「到底去哪了嘛....」一臉不滿盈溢於外表,芙蘭在走廊上踏著不滿的腳步聲:「都幾點了啊...」

她早上都在關在房間內睡覺,要找人也不知道去哪找。

抬頭一看,芙蘭看到正在收拾抹布和水桶的女僕,便湊了過去。

「啊,二小姐,晚上好。」察覺芙蘭靠近的妖精放下手邊的桶子和抹布,有些慌張地向她問好。

「妳有看到美鈴嗎?」芙蘭劈頭就問。

「美...美鈴??啊...啊!!門衛小姐嗎?剛才看他像地下室過去了。」

「真的嗎!!謝謝妳!!」

將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芙蘭開心的向這名樸從道謝。

她給自己帶來了個好消息。

地下室?除了自己的房間,還能有哪家地下室呢?

一邊這樣想著,她回到了空無一人的房間。

「甚麼啊!?竟敢騙我!!」

怒氣沖沖的二小姐,又再度找到了那個女僕,生氣地想教訓這個騙了自己的傢伙。

「真的是地下室啊!我給您帶路!!」

於是,在經歷一番折騰後,芙蘭朵露.斯卡雷特,來到了一個紅魔館陰暗的角落。

一盞矮門,打開後是寬敞的樓梯,兩側的燈火已經點上了,指引著下去的道路,將僕人打發走後,芙蘭就興喜的向下移動。

為了增加速度,她連走都懶得走,直接在這長廊上飛行著,樓梯很直,幾乎沒有轉彎,這也加速她行進的速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來到一個大門之前。

比起自己的房間,這個地下室的門明顯大了些,樓梯都寬了不少,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鈴在不再這兒。

推開大門後,芙蘭來到了一個廳堂。

一個長桌,用著紅布鋪著,這布很大,都拖到地上了,桌上面放著幾張木牌,還寫著字,長桌前放著口大鍋子,往裡面一掏,沒有半點食物,只有成堆的細灰粉,上面還插著幾根燃燒的木條,正冒著青煙呢。

芙蘭好奇的看著這口奇怪的鍋子,敲了敲支撐鍋子的三個腳,發出清脆的聲音。

長桌前面插著三桿古怪的桿子,頂頭還加著奇怪的裝飾,反正都是尖尖的能反光的銀色物體,也許這是種兵器也不一定,芙蘭打定主意,找時間去問問美鈴。

飛到長桌旁邊,她發現上面除了幾張木牌以外,放著一把武器。

這武器她就認得了,她在宴會上看過客人拿著過,她聽美鈴說過,這應該叫做刀。

芙蘭將這把武器拿在手上把玩,這東西筆直且修長,抱在身上比自己的身高還高,而且這把刀的刀柄和鞘柄懸掛著幾個白色布條,看起來特顯眼,還隨風芙蘭在空中飛行劈啪作響,拉出一條條弧線,看的芙蘭一陣愉悅。

這東西她愈看愈是喜歡,開心地拿在手上揮舞。

然而悲劇,往往就是這麼產生的。

一聲清脆響亮的撞擊聲響起,敲在鍋上的長刀飛了出去,貼在地上滑進了桌子底下。

瞧到這一幕的二小姐從玩鬧的狀態中回過神來,有些緊張的湊到桌子旁,想把東西撈回來。

她本能的覺得自己可能又闖禍了。

「芙蘭?」

「啊!?美鈴??」

被背後的聲音嚇得一身機靈,芙蘭有些慌亂的回過身來,一身紅髮綠衣的少女正站在門口。

「二小姐,這裡對我很重要,請不要玩鬧喔。」對著外觀幼小的孩子囑咐了幾句,美鈴又對著桌子的方向做出道歉:「師傅,她是我說過的芙蘭,斯卡雷特家的二小姐,以前應該也見過幾次,她是個很棒的好孩子,還請您多多照顧她。」

又是說話又是鞠躬,紅美鈴過了半天才向一旁的二小姐問道:「芙蘭,妳怎麼會在這?」

「啊...沒有,我聽說妳在這裡,所以就過來了。」芙蘭隨口的敷衍道。

「嗯,芙蘭,今天也要聽故事嗎?」美鈴矮下身子,蹲在她的面前,和藹地說道。

「不用啦,美鈴妳早點休息吧,明天再講吧。」芙蘭編織了一個理由,示意讓她離開。

「我明白了。」紅髮少女淺淺一笑,拍了拍她的小腦袋,給了她一個溫暖的擁抱:「要在這裡不是不行,記得別將東西玩壞喔,這裡對我很重的,請務必小心一些。」

芙蘭揮著手,目送她離開後,急急忙忙的竄進了桌子底下,將長刀取了出來。

抱著忐忑的心情,看著鋒利的長刀一吋一吋出鞘,最令芙蘭窒息的,是一段裂痕的刀身。

將刀鞘倒過來,另一段還留在鞘中的刀身從那滑出來,在地上噹啷作響。

『不好了。』芙蘭快速地撿起地上的刀片,將它塞回鞘中,然後又將另一截長刀給插回去,將刀抱在懷裡:『怎麼辦,我把東西弄壞了。』

芙蘭弄壞過很多東西,有意的無意地都有,最近她已經學會控制了,所以才能在館內閒晃,沒她想到才過一陣子自己又犯錯了。

而且,弄壞的還是紅美鈴的東西。

想起剛才美鈴對她說的話,她不經冷汗直流。

抱著長刀迅速的竄回房間,將大門關上,芙蘭躲在床邊,再度地將刀抽了出來。

刀身依然是斷的,刀身上落款的優雅文字她也沒心情去看,因為東西已經壞掉這件事並非她所期待的錯覺,而是事實。

她腦袋一片空白的等待到咲夜前來送早飯,才開始思索起該怎麼挽回這個局面。

天色已亮,芙蘭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最後制定了一個小計劃。

然後,現在,這個計畫正式開始實施了。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有生以來第一次的逃家行動,開始了。

[发帖际遇]:起始之風对着很显眼的冒出来吓自己的小伞装出了被吓到的样子,小伞很开心。やったね。凄いね。 [+16 萌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7: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起始之風 于 2017-7-10 17:09 编辑

第二章:拜託了!魔理沙!

疊好棉被,將地上的各種雜物收拾好,女孩已經準備好實施計畫了。

芙蘭揣著長刀,用上面的布條綁在背上,拿著一個美鈴在以前縫給她小袋子,在裡面塞入了一些珍貴的玩意兒,也沒忘記將從圖書館偷出來的那張幻想鄉地圖給摺好。

準備就緒,芙蘭朵露.斯卡雷特將手搭在門上,闔上雙眼,感受著設置在門上的魔法陣與結界。

記得魔理沙常常來這裡玩,就曾告訴她一些小知識。

「這門的結界呢,分兩層的啦,妳摸摸看,來,閉上眼,是不是有兩個有點不一樣的東西?那一個是緊報器,另一個是封鎖裝置,只要小心點,不要觸碰到緊報器,門就可以輕鬆地打開啦!下次我帶妳去別的地方試試,多累積點經驗。」

說歸說,魔理沙最後也沒帶她出去累積經驗,芙蘭這也是第一次自己開門。

現在也沒時間了,芙蘭動用能力,瞬間破壞了魔理沙所說的,封鎖裝置。

一腳踢開大門,芙蘭一個騰空便飛了起來,迅速地竄到自家屋頂上,這次她使盡了全部的速度,打在臉上的風使她有些疼,但也沒空管這麼多事了,她的目標是屋頂上的那根尖銳的針。

那是她無意間聽到的,這東西似乎是降雨的裝置。

從她的掌心之中竄出了一道火光,聚合成一柄足以照亮夜空的長劍,好在月光熾盛,不至於太過明顯。

『消失吧!』

斬出一道斜斜的斬擊,長針順著這條軌道緩緩的滑下,芙蘭搶在這東西掉下高樓前將它從空中劫走,然後扔到花園的草叢中。

在幹完一連串的行動後,芙蘭立刻遠離了紅魔館,向著未知的遠方飛去。

「所以,這就是妳逃家的全部過程?」坐在自家沙發上的金髮少女,一邊拿著冰袋敷在額頭上,一邊說著。

「嗯。」坐在對面矮凳上的芙蘭點了點頭。

「妳認為我有辦法幫妳的忙,所以就來找我了?」金髮少女用布將冰袋到纏起來,用著鬆垮的坐姿垮在沙發上,不讓袋子滑下去。

「對。」芙蘭簡短的回答。

「對妳個頭啦!!知不知道我為了妳糟到無妄之災啊?!」直接將袋子甩到一旁,名為霧雨魔理沙的女孩臉上帶著極端的不滿,加上眼框邊那一圈紅腫的胞,更凸顯她現在的情緒:「咲夜那混帳,竟然真的敲下去...」

圓月的晚上,魔理沙正在進行新型的魔法開發,名為十六夜咲夜的人卻突然衝進房門將她亂打了一頓,魔理沙將人打發走後,也是一臉莫名其妙,直到芙蘭溜進自家屋子後才曉得發生了甚麼事情。

「要不是妳迷路了,肯定早就在這被抓回去了。」抓著雜亂的頭髮,魔理沙狠狠的抱怨了一會兒:「被發現得太早啦!計畫甚麼的,就不能周密一點嗎?還有,修東西怎麼會是找我啊,妳家會修東西的人多的去吧?」

「但,但是,我只能找妳嘛...」

「....」

看著一臉委屈的芙蘭,魔理沙將責備的眼神移開,捏著自己的額頭,心底有些發苦。

總不能放著不管吧?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帶著這樣的想法,魔理沙摸了摸這孩子的頭,將她抱到沙發上。

「唉呀,將東西給我看看吧。」魔理沙接過長刀,將它放置到一的桌上:「我來試試看能不能修吧,等會兒啊。」

魔理沙的準備工作相當繁雜,先是在桌上擺了盞油燈,又放上了一堆罐子和瓶子,又準備許多的工具,將整個桌子的周遭都淹沒了,只剩下坐在桌前的魔理沙,還有漂浮在一旁緊張的芙蘭。

做完準備的工作後,魔理沙就將長刀抽了出來。

『好鋒利!』

看著正散發著慎人寒光的刀身,魔理沙心下一凜,將原本被毆打的心情全不趕跑,留下完全的專注觀察著這把刀。


魔理沙全神貫注的凝視著斷掉的刀身,以及另一段擺在桌上的刀刃,開始檢查起刀的材質。

這把刀處處都藏著驚嘆,不斷的刺激魔理沙的神經。

『前所未見的材質,不....比起材質,這種工藝簡直聞所未聞,這到底是誰製造的啊!』魔理沙一邊收拾著自己的情緒,一邊端詳著手中的兵器:『同時包含五種不同的屬性,還有這特殊的氣息...』

『以兵器來說,這東西真的是厲害的呢,到底是誰製作的啊,真令人好奇。』一手撫在兵刃的銘文上,有些入迷:『這文字...呃,漢字嗎?...切斬風月的兵刃嗎,感覺也配得上這種稱號。』

『斷掉的兵器本身就很難補,還裂了三痕,要修補恐怕有困難,不過...這痕跡...』魔理沙轉過頭,看向一臉緊張的芙蘭,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又將視線轉回刀身上:『會是損毀到極限的最後一擊嗎?又或者它本身就是斷的呢??』

「怎麼樣?能修嗎?」芙蘭謹慎地問道。

「先問一個問題,芙蘭,妳確定這是妳弄壞的嗎?」魔理沙用手指彈了彈刀身,嚴肅地說到:「說實話。」

芙蘭立刻將事情的前後交代了一遍,魔理沙陷入了一陣沉思。

「首先,這東西本身的存在已經超脫我能理解的範圍,我恐怕沒辦法幫妳修好它。」

「等等,我還沒說完。」話才剛說完,芙蘭眼角就浮出了一片晶瑩,魔理沙立刻接著說道:「我認為這東西本身就已經斷很久了,雖然也有因為『妳突發性的觸發能力而損毀』,這樣的可能,但我覺得這東西沒這麼容易斷。」

「所,所以?」芙蘭廳的表情有些發楞。

「簡單的說,這很可能不是妳弄壞的喔,也許它本身就是壞的。」魔理沙笑著對她解釋道。

「真,真的嗎!?」得知自己沒犯錯的芙蘭興奮地摟住魔理沙:「謝謝妳!」

「好啦,先下來,被打的地方還在疼呢...」魔理沙將在自己懷中亂扭的芙蘭放到椅子上:「不過,既然妳都出來一趟了,我建議將東西修好再回去喔。」

「嗯嗯,怎麼做?」絲毫沒有詢問理由,芙蘭歡快的問著接下來的步驟。
「總之,先讓在這方面比較有知識的人看一下,確認下材料。」魔理沙接著說。

「然後呢?」芙蘭跟著問。

「首先呢,到香霖堂確認這東西的材料......啊,等等,不對,我思考一下啊。」魔理沙頓了頓,在房間轉了起來。
『香霖那邊目標太明顯了,不知道蕾米莉亞會不會找過去。』摀著還有些刺痛的眼睛,魔理沙迅速的動用思考能力:『已搜索者的角度思考,一個只帶著地圖,從未出過門的孩子而言,會去哪些地方呢?』

『直接回去總覺得不太好,現在還不能確定這東西究竟是哪種可能。』魔理沙拖著下巴不停地思考:『還是要修好之後再回去,這樣無論是怎樣的情況都芙蘭都能給出一個個理由,嗯....。』

『我這裡估計還會被找上門來,待不了多久,香霖堂應該也不行,』飛速的刪去幾個可能的選項,又看了看手中的長刀,魔理沙立刻拍板,做出了決定:「我們先去一趟白玉樓!!」


「喔喔喔!!」芙蘭歡快的附和著魔理沙的決定。

另一邊,紅魔館。

夜色明亮,紅魔館館主,斯卡雷特家當代家主───蕾米莉亞.斯卡雷特,正站在高台上,注視著月色籠罩的幻想鄉,開口問道:

「找到她了嗎?」

「目前並沒有發現二小姐的蹤影,魔理沙那邊我已經去過了,後來接到通報說在無緣塚附近,我過去查探後沒有線索。」

「.....」

蕾米莉亞在聽完女僕長的報告後,閉上眼睛陷入沉思。

過了一會兒,她才交代出一連串的命令。

「先派一隊人看住魔法之森,那孩子如果是自己出去的話,肯定會找魔理沙,那附近肯定有線索,剩餘的人編成隊伍,從無緣塚開始對整個幻想鄉進行搜查,妳獨立行動,去搜索那些比較敏感的地方。」

「那這邊怎麼辦?」咲夜問道。

「讓美鈴帶一百名妖精留守就可以了,必要時讓帕琪也在。」蕾米莉亞回答道。

「我明白了。」咲夜突然開口問道:「那大小姐您...」

「我?」蕾米莉亞跨過欄杆,蕾米莉亞幼小的軀體,張開一隊蝙蝠般的翅膀,漂浮了起來。

「我去一趟妖怪之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17: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白玉樓的庭師

逃家這檔事,魔理沙畢竟也是老資歷了,帶著個新手也並不費勁,趕在魔法之森被紅魔館的人手包圍之前,魔理沙就帶著芙蘭向白玉樓去了。

在經歷一番解釋與談論後,魔理沙與芙蘭便來到白玉樓作客了。

雖然是大晚上的,作為庭師的半人半靈,依舊依照著主人的吩咐,端上成堆的美食,還瞥了一眼掛在芙蘭背上的長刀。

沒吃晚餐就出門的芙蘭看到就已經餓了,連碗筷刀叉都放到一旁,有什麼看上的,抓了就塞嘴裡。

「芙蘭!注意形象!」魔理沙扯了扯她的臂膀,低聲的喝道:「我們是客人。」

「唉,可是...」芙蘭將視線移轉到那個藍色的幽靈身上,看到那類似的用餐風格,多少有些猶豫。

「沒有可是,要有禮貌,知道嗎?」魔理沙湊到芙蘭的身邊,低聲地說道:「我們還有求於人呢,不是嗎?」

「喔...」芙蘭看著桌上,將筷子拿在手上,動作倒是挺標準,行為卻是一點都不熟練,夾一個掉一個。

「妳習慣一下,我去幫妳裝飲料。」魔理沙說罷,就對著妖夢使了個眼色。

半靈的庭師轉頭看像自家主人,藍色的幽靈迅速而流暢的將一碗白飯食用完畢,開口說道:「去吧。」

魂魄妖夢點了點頭,又朝芙蘭的身上看了幾眼,就提著手上的長短兩刀離去。

魔理沙拿著一個杯子與妖夢走到外面的走廊上,將手背露出來,將杯子放在手的下面:「幫我準備一下芙蘭的正餐,技術好一點啊,別將我的手給斬下來啊。」


「嗯。」答應了一聲,一陣刀光劃過,鮮紅的血液順著傷手流到杯中。

裝滿一個杯子的鮮紅色後,魔理沙便快速的包紮好自己的手臂,對著妖夢笑道:「果然好技術,找妳果然是對的。」

「我說妳,大半夜的來這裡到底甚麼事啊?」妖夢扶著腰間的樓觀劍,盯著那被繃帶紮好的手臂:「話說,妳們真的沒有血緣關係嗎?」

「妳在說甚麼呢?」魔理沙提著杯子說道。

「沒,沒甚麼,問妳大半夜的來這做甚麼而已。」妖夢轉身,帶著她回到用餐的房間。

用餐也結束了,在魔理沙和芙蘭的幫助下,收拾的速度也很快,四個少女端坐在圓桌旁的椅墊上,進入下一步的討論。

「所以,兩位大駕光臨,究竟有甚麼事情呢?」西行寺幽幽子搖著紙扇,微笑地說道。

「嘛,確實有事情。」魔理沙將芙蘭背上的長刀解了下來,湊到她的耳邊,小聲的說道:「等等讓我來啊。」

「嗯。」芙蘭明顯得有些緊張。

「這東西,我想給妖夢看看。」霧雨魔理沙將長刀遞到妖夢的面前,露出淺淺的微笑:「請務必告訴我感想。」

「唔!」妖夢明顯得有些動搖,伸手就要去接。

「等等~~」幽幽子的扇子搭在妖夢的手上,輕快地說到:「妳們只是想讓妖夢『看看』而已嗎?」

「當然不只是這樣。」魔理沙有些狡詐的說到:「如果可以的話,我還希望她能用用看呢。」

「真的嗎!?」妖夢從座位上站起,驚喜地叫道。

「妖夢。」幽幽子扯了扯她的裙角,笑著說到:「還有客人在呢,別這麼失態。」

「那個...呃...抱歉。」妖夢回過神來,尷尬的坐回座位上後,卻又有些激動的說著:「總而言之,先讓我看一下吧。」

「恐怕有困難耶。」魔理沙有些不好意思的將刀收回來:「看妳這麼期待,我有點不忍心吶。」

「唉!?」

「妖夢,西行寺家的人不能這麼失態喔。」就在妖夢再度失態的同時,幽幽子對她搖了搖頭,轉過來對魔理沙說道:「那東西已經壞掉了,對吧?」

「甚麼!!」妖夢有些克制不住的衝到魔理沙面前,雙手死死的抓住長刀,激動地看著那柄武器。

「小心點。」魔理沙緩緩也是放開手,看著有些僵硬的妖夢,微笑的囑咐道:「東西已經壞了,別造成二度傷害喔。」

魂魄妖夢一臉激動的將手緩緩縮到自己的身旁,握住長刀的刀柄緩緩的抽出。

在刀光的映照下,她的臉上堆滿了感動,還有一絲隱藏的不安,而在看到斷裂的刀身時,她的感動與不安立刻掉換位置,眼角泛著一絲淚光。

「斷...斷了...」妖夢顫抖的看向魔理沙,咬牙說道:「真的斷了,這怎麼可能?」

「妳認識這東西啊?」魔理沙打趣的問道。

「我不認識,但是,我感應的到從她身上發出氣息。」妖夢猶豫了半天,才開口說道:「沒想到斷了還能散發這種氣息,如果能重續斷刃,將她修復的話...!?」

妖夢將斷口端到臉前,仔細地端詳了一會兒,又在空中比劃了幾下,表情從不可思議轉變成沉默。

「怎麼啦,突然不說話了。」魔理沙打趣的說道。

「另一把呢?」

「....啊?」

「這把劍,是另一把劍所斬斷的。」妖夢死盯得長刀的斷口:「已創口來看,另一口劍並沒有壓倒性的破壞性,但是是終歸勝過一籌,我想知道究竟是怎樣的劍,能夠做到這種地步。」

「這個呀....」

摩里沙和芙蘭七嘴八舌的解釋了一通,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個遍,讓妖夢陷入一陣沉思。

「原來如此,看來詳情只有問美鈴才能知道嗎?」妖夢對著魔理沙問到。

「嘛嘛,現在芙蘭回不去,你就幫個忙,將東西修好之後,那個門衛怎麼說都該告訴妳一些內情吧?」魔理沙擺了擺手,對妖夢說出了自己原本就想說的話。

「....」妖夢短暫的沉默後,對著一旁的主人說道:「幽幽子大人,我───。」

「可以啦,妳想怎麼做都行。」幽幽子打斷妖夢的敘述,又轉向去看著魔理沙:「妳真厲害,一下子就進套了呢,賺了頓晚餐和白工呢。」

「哪裡哪裡,皆大歡喜就好,不是嗎?」魔理沙哈哈的笑道。

「??」妖夢聽著人與幽靈的對話,弄得一臉迷糊,仍是迅速的站了起來:「沒時間了,魔理沙,跟我來一趟,先確認一下材料。」

「別把工具用壞唷~~」幽幽子對著遠去的眾人說道。

沒多久,房間之內,就只剩一個幽靈端坐在座位上,微微地笑著。

「真是有活力呢。」幽幽子笑著說道:「紫,妳覺得呢?」

「嘛嘛,提到劍就興奮,這點和她母親一樣呢。」突然坐在對面的金髮少女,在桌上放了碗茶:「可惜了,沒能讓她們見面。」

「妳是來將她帶走的?」幽幽子問到。

「妳不會讓我這樣做,對嗎?」八雲紫微微一笑:「我是來喝茶的。」

「所以,妳又將事情都扔給天魔了?」幽幽子接過茶碗,徐徐的喝下。

「如果我說,我只是想見識一下那東西真實的威力呢?」八雲紫悠悠地說道:「如果能修復,也許是一樁美事呢。」

聽著遠方傳來的打鐵聲,八雲紫似乎想起了甚麼,起身離去。

在白玉樓角落的鍛造室中,久久未曾使用的工具都動了起來,八雲紫在門外看著,似乎有些懷念。

而身在鍛造室中的人們,似乎沒有發現門口的視線,依舊揣著刀,不停地研究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6 06: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起始之風 于 2017-7-16 06:45 编辑

第四章:材料的下落

「到底甚麼材質,這到底甚麼材質?還有這鑄造的工藝,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經過一陣研究之後,芙蘭和魔理沙人包圍著妖夢,看著她坐在地上自言自語著。

魔理沙湊到她耳邊,低聲的問道:「能修不?」

「勉強進行修復還是可以的,就是怕將好東西修壞掉,最好是搞懂製造的手段還有她的材質....但是這到底...」妖夢咬著牙,有些懊惱地說道:「身兼五種不同的屬性,我本身技術也不是很過關,我實在是搞不懂,這究竟是材料本身的屬性,還是由鑄造手法附加上去的。」

「這個我在之前檢查時就發現過了。」魔理沙瞄了一眼將不安流漏在表情上的芙蘭,又再度問到:「妳有甚麼新發現嗎?先說出來聽聽。」

「是有一些發現啦。」妖夢將長刀放在一旁:「首先,這奇妙的五種屬性先不提,我發現這口劍吸收了極端的火焰與血性,導致她蘊含出非常強烈的能量,包括本身的強度,都因此有飛躍性的提升,甚至散發出一種特殊的氣息,如果能循著這股氣息尋找到一樣,或者說是類似的物品,說不定,就能夠進一步地進行研究。」

「道理我都懂,但是這要怎麼找?」魔理沙進一步提問。

「嘛....我已經有人選了。」

在拜別過幽幽子後,魂魄妖夢就加進魔理沙的隊伍中,與她們回到幻想鄉的土地上。

「妳確定所謂類似氣息就是她?」魔理沙有些嫌惡的看著眼前的屋子。

「就是這裡沒錯。」妖夢掃了一眼一臉嫌棄的魔理沙,又不太確定的加了句:「大概。」

「魔理沙...」芙蘭扯了扯魔理沙的裙角,猶豫地說到:「要不然,我們去找其他方法?」

「不用啦,我只是有些難以置信而已。」魔理沙拉下帽子,將自己的臉遮住:「沒想到竟然要拜託她啊。」

「愛麗絲??在家嗎??」一身黑白的少女,走上前去,主動地在門上敲了幾下,皺著眉頭說道:「這沒事裝這麼多結界做甚麼?」

「要我幫忙嗎??」芙蘭將手搭在門上,對著魔理沙問到。
「唉,我們是來拜託人家的,要有點禮貌。」魔理沙搖搖頭,摸索著門口:「等我一下,應該會有門鈴之類的東西才對。」
摸索到一半,魔理沙就聽到一陣劈哩啪啦的警報聲,接著就瞧見漫天的人偶漂浮出來。

「妖夢,芙蘭!先撤!!」魔理沙一手抄起一臉迷糊的芙蘭,將她塞在懷中,背對著大量的人偶,向遠方跑去。

一瞬間,一連串的人偶砸在地上,引起了連番的爆炸,站得比較近的妖夢立刻翻到一旁,避免受到炸藥的衝擊。

翻在地上的妖夢一個彈跳,再一個勾手抓住急速靠近的樹幹,用身體劃出一條漂亮的弧線,立刻就躲到了樹的後面,將樓關劍拔出來,準備隨時迎戰,並對著躲在不遠處的魔理沙大喊:「現在甚麼情形!?」

「觸動警報了,等愛麗絲出來再說!!」魔理沙傳達完訊息後,腦海中卻閃過一絲不對勁:『那個人偶師,竟然將火藥量調大了,這是發甚麼神經!?』

「現在該怎麼辦!?」妖夢接著問。

「頂住!下一波要來了!!」魔理沙瞄了一眼遠方的屋頂,剛好看到一排小人偶正抬著魔法陣,散發著異常的亮光:「是光線型的攻擊!快跑!」

兩人飛速的奔跑了起來,只見一束束光柱劃過,貫穿她們原本用來隱藏的樹木,這道道的光柱如同利劍一般,掃蕩著一片又一片的森林。

『這也太超過了!!』用魔法陣勉強抵擋過一波光攻擊的魔理沙,一手緊緊地摟著芙蘭,另一手則是掏出了一個迷你的八卦爐:「愛麗絲!再不出來我要拆你房子了!」

話還沒說完,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屋頂上的人偶通通毀個乾淨。

魔理沙詫異地看著懷中的元兇:「芙蘭!?」
「唉!?可是,她們。」芙蘭看著魔理沙,表情有些委屈。

「沒事,幹的好。」魔理沙急忙解釋,並看相屋頂的方向:「人出來了。」

「魔理沙?」清冷的聲音從屋頂傳來,少女來到魔理沙的身邊,有些疑惑道:「妳們怎麼在這?」

「給妳看個好東西,順便問些問題。」魔理沙說完,就將芙蘭推到愛麗絲的面前,在她耳邊小聲地說道:「試著自己解釋吧,加油。」

芙蘭點了點頭,將長刀遞過去,緊張的解釋著。

解釋了半天,最後還是坐進愛麗絲的家中,大夥兒蹲在客廳談論著事情。

「原來如此,這東西上面確實有種令人懷念的氣息,雖然有些實質上的區別,但這東西的氣息確實和我老家有些相似。」愛麗絲將長刀收在鞘中,放置在桌上,冷清的說道:「然後呢?妳們想做甚麼?」

「就想問問妳有沒有類似的材料而已。」魔理沙認真地說道:「妳有的線索嗎?」

「嘛,到魔界應該就能找到相似的材料,我這邊沒有就是了。」愛麗絲看著這口刀,說出自己的意見:「妳們去找聖白蓮應該就有辦法找到材料了。」

「那,能修嗎?」芙蘭有些驚喜地說道。

「只要知道製作方法,應該就能修。」愛麗絲指著一旁喝著茶的黑白說道:「有魔理沙在,這不成問題。」

「看我做啥啊,我怎麼可能知道方法啊?」魔理沙皺著眉頭說道。

「你上次不是和我炫耀一種可以查探物品過往的的魔法嗎?用那個不就行了?」愛麗絲端起茶水,自顧自地說著。

「妳們兩個!別這樣看我!!那準備工作很繁瑣的!!就算準備好了,我也沒有把握察到詳細的資訊!!」魔理沙對了一臉期待的兩人解釋著:「那可是未完成的東西啊....」

「要修東西時記得叫上我,我也想看一下這東西修好的樣子。」愛麗絲一邊說著,一邊從沙發上站起:「話說,魔理沙,過來一下。」

「幹啥呢?」魔理沙跟著她,來到隔壁的房間。

「小聲點。」愛麗絲低聲地說到:「說實話,芙蘭是不是妳拐跑的?」

「甚麼意思?」魔理沙有些不解。

「剛才紅魔館的人來找過我,說是要找芙蘭。」愛麗絲將她拉到身邊,悄悄的說道:「我用人偶查探過了,整個魔法之森都是她們的人,這樣大動作肯定出事了,所以我才做了些準備。」

「我剛剛敲個門妳的準備就用上了,會不會有點不謹慎?」魔理沙語氣中有著不滿。

「只有偵測到一定的攻擊才會啟動的,也許是出問題了吧。」愛麗絲一邊解釋一邊說道:「那個先不提,我覺得現在不是修刀的時候,在事情鬧得更大之前,先將芙蘭送回紅魔館比較好喔。」

「....」魔理沙將帽子拉下來,遮掩住自己的表情:「妳自己問她,她才能決定要不要回去。」

「為什麼妳這麼照顧她?」愛麗絲問道:「以前我就覺得很奇怪,每次談到芙蘭,妳就像換了個人,剛才我都看到了,為什麼妳對她這麼在意?」

「隨便妳怎麼想吧。」魔理沙轉過身來,語調有些顫抖:「愛麗絲,謝謝妳告訴我們材料的事情,我想我們也該離開了。」

「....」愛麗絲無奈的嘆聲道:「那,紅魔館的事情由我來通知,至少不會將事情弄大,沒問題吧?」



「那就拜託妳了。」魔理沙遮著臉,平淡地說道。

「出門時別被發現了。」

在經過一連串的交流後,愛麗絲便目送著三名少女的離去。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那個天邊與斯卡雷特家二小姐有說有笑的魔理沙,那金亮的頭髮,似乎帶上了些赤紅的顏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3: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起始之風 于 2017-7-19 13:34 编辑

第五章:霧雨,巫女

月色正美,夜色清淡,芙蘭朵露.斯卡雷特逃家以來已經在幻想鄉兜了大半圈,也許是和這寺廟成員組成的結構有關,雖然是大半夜,命蓮寺的大門仍是敞開的。

以妖怪為主要成員組成的寺廟,在加上踏在魔道的住持,命蓮寺從各種角度上來說,都與一般的寺廟不太一樣。


魔佛搭配妖僧,就連想法與主張都相當特異,這個廟似乎也沒幾個人員剃度,包括住持在內都是帶髮修行,可以說各個都是怪和尚,放在以前估計早被那些能人義士聚眾殲滅了吧。

而事實上,命蓮寺似乎真的覆滅過一次。

幻想鄉能接受這種寺廟,正是這片土地的神奇之處,也是她能被稱之為幻想鄉的一個重要原因。

「所以,妳願意付出甚麼代價來交換呢?」

命蓮寺的廳堂中央,是用來禪修的,現在晚課時間已經過去了,燃燒的火燭照耀著芙蘭錯愕的臉孔,以及聖白蓮端莊嚴肅的神情。

聖白蓮在了解情況後,就已經坦言身邊有類似材料,而芙蘭則是正在想辦法和白蓮索取材料。

「我...」芙蘭朵露.斯卡雷特左右張望,試圖尋找那可靠的黑白少女。

「斯卡雷特小姐,妳的時間不多了。」命蓮寺住持的聲音迴響在殿堂中,催促著已經心慌意亂的小女孩。

「這樣真的好嗎?」魂魄妖夢揣著紙門的拉柄,看著端坐那不遠處的兩人,質問走廊上的魔理沙:「我看她快不行了。」

「安啦,聖白蓮不會太超過的。」魔理沙拉著帽子,笑著說道:「總不能甚麼事情都由我扛吧?芙蘭也要學會為自己的事情出份力氣呀。」

「顫抖的聲音毫無說服力。」妖夢嘆著氣,坐到黑白少女的身邊,一同欣賞著滿月的光輝:「我說妳啊,到底為什麼這麼照顧芙蘭啊?當自己是她媽啊?」

「呵,誰知道呢~」魔理沙拿著手中的長刀,笑聲中,夾帶著對自己的疑問。

月亮在空中滑過一個刻度,象徵夜晚的消逝,紙門在沉默中敞開,芙蘭捧著一個木盒向兩人走來。

聖白蓮跟在後頭,手中握著一顆色彩斑斕的水晶。

「!?」魔理沙從長廊上躍起,踩著凌亂的步伐奔到芙蘭的身邊:「妳!?」

「唉嘿嘿。」看著魔理沙錯愕的臉孔,芙蘭彷彿沒有察覺到那絲隱藏的怒氣,靦腆的笑著:「魔理沙,東西到手囉。」

「...」看著左右不再對稱的翅膀,魔理沙撐起燦爛的笑容,將芙蘭抱在懷中:「妳獨自完成任務了,做的不錯呀~」

「嘻嘻。」芙蘭嘴角洋溢著欣喜的氣息,將身體塞在少女的懷中撒嬌,高興地問道:「魔理沙,東西能修了吧!!」

「當然!」魔理沙一邊笑著,一邊將芙蘭放到妖夢的身邊,看向站在另一邊的聖白蓮:「我和人家探老一下探查的魔法,等我一下啊。」

「聖.白.蓮,過來一下。」背對著芙蘭的魔理沙撤下強撐起的笑容,獨自走進紙門內。

白蓮跟著進入房間後,率先開口說道:「我知道妳想說甚麼。」

「那請妳務必解釋。」魔理沙帶著點不悅的說到:「妳不是會提出過分要求的人,也不是會看著對方幹傻事的人,我想請妳告訴我,為什麼芙蘭的翅膀少了一塊?」

「那是修補的材料之一。」她柔和地開口說道:「我發現那口長刀不只是擁有魔界的氣息,還有一股類似於吸血鬼的氣息,兩者混合,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

看著魔理沙恍然大悟的臉,聖白蓮繼續說道:「我已經將妳告訴我的魔法做過一些調整了,妳就帶著材料去將刀修好吧,早些將那孩子送回去,別讓她家人擔心。」

「我明白。」魔理沙像是鬆了口氣,對著眼前的住持做出深深的敬禮:「這次多謝妳了,原諒我剛才的無理。」

「不會,我看得出妳對芙蘭的用心,能引導一個孩子走向更好的未來,也是我所樂見。」聖白蓮淺淺一笑,對著魔理沙說到:「對了,也許是我恭賀早了,但是我還是要祝福妳,即將成為一名真正的魔法師。」

「還早還早,我那些研究都還沒做完一半呢。」

說完,魔理沙就迅速的奔向外面,隔著紙門,白蓮隱約的能聽到那三名少女歡快的笑聲。

「還沒發現嗎?」聖白蓮淺淺的笑著:「魔法師都是不知不覺的就踏入那個領域,也許,下次見面時,妳會有所不同吧。」

夜晚將到盡頭,到魔法之森通知過愛麗絲一同前來圍觀也耗了稍許的時間,在白玉樓的鍛造室中,妖夢拿著即將進行修復的長刀,對著魔理沙說道:「那,怎麼開始?」
「我從命蓮寺那邊就已經開始準備了,現在先讓我冷靜一下。」魔理沙長長的噓出一口氣,略帶顫抖的聲音,感覺有些中氣不足,這是緊張帶著興奮的表現:「等一下會將所有記憶一同共享到大家腦中,就像大家一起看書一樣,但現實上只過一瞬間而已,妖夢,將劍拿好,我要開始了。」

「時間不多了,快開始吧。」愛麗絲向魔理沙發出催促的言語。


「唔,也好。」

雖然只將事情胡亂解釋個大概,魔理沙也失去繼續將事情徹底解釋清楚的心情,更多的,是想要快些窺探長刀奧秘的刺激感。

她將手搭在刀上,口中念念有詞,一道絢麗的七彩光芒閃過,瞬間包圍了在場的四名少女。


在火海濤天的世界中,健壯的鑄劍師正投入畢生心血,打造一生中最為自豪的傑作。

用盡一切極端手法,長刀終於邁向完成的終點。

在鑄成前夕,鑄劍師才驚覺到,太過不擇手段,結果不一定完美。

最終,畢生心血的終點,卻是不完美的產物,鑄劍師在鑄成當下,親手打斷畢生傑作,再原本的終上開闢出新的路途。

融合兩種最為頂尖的氣力,新的傑作完成了。

而屬於刀的歷史,也是一段精彩的故事。

無論是吸收火海不斷昇華,還是持刀者的戰神神話,都是一局又一局的新故事。

作為主要修復者的魂魄妖夢,本身也是一名武者,那在沙場上馳騁的赤紅身影,著實令妖夢入迷。

記憶將到盡頭,朱紅色的火焰,銀白色的雪花,刀過,是一片死亡,劍落,又是生機盎然。

在戰鬥的過程中,裂痕逐漸明顯,在最後一劍,火紅色的人影被擊斷兵器,黑袍銀髮的身影,卻是緩緩倒下。

還來不及理解矛盾的戰局,魂魄妖夢就在此處,看見自己最需要的畫面。

鑄劍者,將斷毀的兵器修復了。

記憶,從這裡就開始模糊了,這口刀為什麼又再度損毀,成為一個謎題。

最後一幕,是一名銀髮的少女,在刀身上不停的灌注自身的力量,孕養著這口刀。

在即將完成之際,刀留在房屋中,人卻不見蹤影,修刀的事情,就這樣無限期的擱置了。

「原來如此,難怪斷掉的她還能有這樣的氣息,原來她已經快要修復完成了,只是欠缺最後一個步驟而已。」從記憶中回過神來,魂魄妖夢注視手中斷刀,以她的說法,也許稱作劍也無妨,一臉嚴肅:「不需要繁雜的工作,只要將材料作為孕養的氣息灌注在上面就可以了....各位!開工了!」

「那就開始吧,時間不多了。」人偶師清冷的聲音響起,其他的人也逐漸有了動作。

「幹麻那麼急....算了,反正也挺趕時間的。」魔理沙從懷中掏出那小型的八卦爐,轉過來對芙蘭說道:「材料的分解很講究溫度,芙蘭妳也來幫忙。」

「那好,妳們動作快點!妳們幫我將材料進行分解,我來將進行最後一個步驟!」妖夢興奮地說到。

貫天火柱聳立在白玉樓,其中夾帶著點凌厲的氣息,感覺到這一切的幽幽子向外瞄了一眼,又繼續她的喝茶動作。

「紫,妳可別弄砸了啊。」

另一邊,命蓮寺。

不同於剛才魔理沙等人所見的和平景象,寺廟的大門被巨大的力量拆毀在地上,連帶著圍牆都被拆成碎磚破瓦,零落的撒在地上。

即使如此作為住持的聖白蓮,仍是心平氣和的看著眼前的巫女,柔和地說道:「靈夢,有話好說,不用動粗。」

「魔理沙人呢....」名為博麗靈夢的巫女,沒有平常清閒淡然的樣子,失控的咆嘯著:「我問魔理沙人在哪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1-18 20: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