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43|回复: 7

[中短篇] 神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0 10: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0 11:54 编辑

平滑的木桿繩繫油紙禁住的燭光,盤上白髮的婦人在星星照看不到的山林中,緩步登高,腳下的石階被青苔寄居,而未受侵蝕,反藉青苔收斂水珠、隔離寒暑溫差脹開裂隙,堅固如昔。


婦人以手掃開了少許幾根蛛絲,兩旁的樹海似對階台抱著畏怖,讓婦人於無須清開登上的路,它們只是一昧的褻瀆天空,不斷地向上攀升、攀升。

婦人登上最後的台階,一條細長的石磚道長長排開,褻瀆光華所得的繁盛,全用以榮耀這個小道上,一座小小的木造的神社。


迎領著婦人,這個小小的木造建物敞開著門,內外被塵土所撲滿,內外一無所有,看上去更像一個空屋。


但這裡確實是一座神社。就算沒有鳥居、沒有宮門、有到草繩、沒有巫女、甚至沒有了神明,這座神社依舊受到生靈所愛戴。


婦人將燈籠放進了小屋,柔弱的燭光閃爍,此刻微光、宮殿、生靈、長階、樹海,山中萬靈懷抱同一種信念共築了神明的故居。


神明已經不在。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0: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在林中奔跑。

十四歲的年紀,黝黑精實,背上的砍刀沾滿草汁,灰陰的天空與樹木,把少年赤裸的上身凍寒,即便是石子與木渣刺上少年厚實的腳底,也帶不來的刺痛。

隨後少年緩下了腳步,聚落已近在咫尺,他會將該言說的事物告知,告知收進眼簾的獵跡以及人跡,言及餽贈的所在與下次的鬥爭。

山是森之神,帶給眾生恩惠,予以富裕的果物、鳥鼠、山筍。同時藉著寒冬、疫病、野獸,收取名為敬仰的報償,來自山中的住民,從不獵捕太多,山與死亡相鄰,壯絕得順服了一切來客。山林遼闊,可以容任汙穢,卻從來容不下兩股不同的信仰。

朵朵血花會因對山敬仰的先後而盛放。

少年告知了各處的消息後,老邁的巫女一言未發。數日前這個聚落才正遭逢大劫。為了爭奪獵場,別處的部族舞上了獵刀,刀鋒砍向了此地的壯年、青年、婦孺少子,鮮血染紅了木板、草屋,只有堅決的脫逃者,才能苟活。

他們遠遠的逃開,遠離最豐富的獵場,巨大的災禍也賦予了聚落生存的契機,只要少量的食物,就能延續一份血脈。而聚落與聚落間的殺戮是為了神靈,彼此的仇恨看似深徹卻也單純,忙碌的雙方不會為了仇恨放下生存,山會限制任何一支部落過剩的膨脹,就像一隻山鷹終會停止成長;不久另一隻受傷的鷹將重拾羽翼,同舊仇兩者再次互啄。

只是少年的聚落已經失敗太多,連神靈的也不再庇佑。而對方在一場場的勝利後,屠戮越發頻繁,這次他們緊緊追躡於後,不論少年的聚落遷徙多遠,都如影隨形,就連獵場的繁茂都視若無睹。

巫女為了看探他域而泛白的瞳孔,此刻是不是在質疑著神靈?最後巫女巍巍的舉起了指尖。

離開吧。我們已經沒有了神靈。

當聚落中的人群再度準備遷離,巫女選擇了留下,倘若巫女落入他族之手,或許屠戮也會停止。

只是一同選擇留下的還有整個聚落。

少年與聚落裡的男性,加固起臨時的草屋。在尋找旁生的果物的途中,少年追逐起環伺著的白兔,兔子很快地鑽入地下,少年伸長了手臂,只觸及了他小小的尾巴,少年看見了兔子從不遠的洞裡竄出,起了較勁心理的少年再度追了上去。狡捷的脫兔再度鑽入洞中,隨後自出口一蹦高躍,少年看見泥土染髒的兔掌,小塊的泥壤被帶飛。

跳躍聲、稀疏的草木聲,印在了少年的腦中,而後兔子繞起了圈,在向後回拐。已不再鑽洞的兔子,似乎是被逼出了兔窟的範圍,少年緊隨在後,不在乎策略與想像,只是不停追逐。

無怪眾生踩踏,山隨時而睏。掐住兔耳的少年,回到了新蓋的家,一路的追逐讓少年花上許久尋路,但在山徹底眠睡之前,少年還是平安踏上了歸途。夜幕中的山林,遠不是艷陽下的和煦,那是山享受祭奠的時刻,不能安身的都將成為祭品。

少年必須要回到安身的那個家,為了活著。

少年緩下了腳步。

夜晚被照成白晝。

聚落安靜得彷彿睡去,只是火光灼灼,亮得孩子都能吵醒。

少年僵硬身子,緩步落下,下面是新的家,舊的愛。

鮮豔的血。

腳觸上了平地,少年開始奔騰,大腦響徹心臟的跳動聲,十二歲的弟弟頸後一道深深的刀痕,半身陷在牆面;二十二歲的大姊,心胸上深暗的空洞,死死盯著前方。少年的頭感到了一陣劇痛,這是因為血液灌入下身缺氧所造成的反應。一路上男人沒去了頭顱,少年不再分辨誰是誰,逕直衝進了位於中央的大屋。

他想的,是背上巫女有多遠跑多遠。


只要巫祝還活著,不論甚麼時候,群裡的人們都會再度齊聚,先祖會祝福,草屋能建起。


然後他在屋前停住。


女巫蒼老的臉皮被掛在屋前,軀體躺在草屋之中。


血絲與空洞沿著草桿滑下,少年緊緊的繃起肌肉,過於劇烈的興起了痙攣。


少年翻倒在地,感覺到一把比獵刀還要鋒利的刀刃梗再了自己的體內。他蜷曲著身體,渾身顫抖,那把刀只是直直地躺著,躺斷了自己的臟器。雙目翻轉,少年如同回歸子宮中的嬰孩,將自己縮成一個點,然後再縮小。


縮到神靈也看不見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0: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1 15:28 编辑

多餘的殘酷多數帶有宗教的色彩,儀式的神聖性正當化了多餘的痛苦。
隨著殘虐,人理解了神。

在名為八坂之里的山村之中,十八名勇士回到了村里,他們手中持著二十二顆頭顱,回到了故里。村中的孩童圍著強壯的勇士,勇士們驕傲地笑著走著,前往族長的家中覆命。

走進大屋,席地而坐的一族之長,身邊站著一名年輕的巫女,這個景色難得,或者說很難想像巫女會紆尊降貴。

巫女看了看勇士們手中的頭顱。

「那個地方已經清理乾淨了嘛。」族長的發問在巫女蒞臨的時刻,聽上去更像是替巫女傳聲。

勇士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新年後星星與白晝交替的第六天,神靈宣告「那裏」將成為不淨的地方,成為連邪靈都會發抖的地方。到場的勇者們也確定了,那個的部族已經沒有神靈。

「更大的災禍就要降臨到山上」八坂之里的巫女,面無表情「那是連山的寬大都包覆不住的祟。」

從巫女口中聽到祟的詞彙,令勇士們感到渾身不快。

「祟還沒有誕生,山依舊會僻祐我等的吧。」族長說著,並沒有看身側的巫女。

巫女沒有答話,澄澈的黑瞳深處,在思考著些甚麼。

族長對巫女的沉默有些不滿。

「總之都回來了,沒有人受傷吧。」

「只有達也,還沒有回來。」

「又是那小子啊。」族長抖起了腳,回復了平時大列列的樣子「真受不了他。」

此時的達也正拿著刀,落單的他追逐著一道殘影。

作為最後一個回來的人,達也想確認是否有人倖存。

對於喜好夜走的他來說,縱然夜色將至,也沒有匆忙的理由,不過離大部隊太遠終究不是甚麼好事。

然而在距離八坂之里算不上遠的地方,達也感受到了異樣。

追逐已經開始了一段時間,達也暗自下了決定,一旦過了前方的巨樹,自己也將放棄追迄選擇回頭。

但彷彿響應他的思慮,殘影驟然間停了下來,黝黑的人形,背對著自身。

「惡靈嗎?」達也高聲的呼吼,人形沒有回身也沒有回話,對於這個怪異的東西,達也感到強烈的厭惡。

咬住牙,達也把刀揮向了人形的後頸。

這次揮擊的刀刃入了一半。但達也無法確定自己究竟砍到了甚麼,他反握刀柄,將刀拉了回去,少量黑色的流質從那刀傷口流出。

感到更加噁心,達也一手反握、另一手抵住刀柄,直直地押往心臟的所在,這次刀狠狠的插入。

人形回頭,達也在這之前將刀再次拉回,勇士的內心從原本的厭惡變成了恐懼,因為與之對視的,是不屬於山的眼睛。

「祟」這個詞彙從齒間流出,達也咬牙,用自己的左手,按住祟的頭,再度砍向他的脖子。祟重重的揮拳,打在了達也右手的指上,隨後雙手死死的抓住了達也的左手。

祟撕開了這隻勇健的手,鮮血噴濺,祟吼出了聲,施壓肩部與下巴,達也餘痛中用僅存的右手掙扎,這也是達也最後的掙扎。

一天後,達也凌亂四散的肉塊,屯在了血窟之中,發現屍首的村人,背對著將土撒上,村里的人們開始知道了祟的存在,詛咒飄盪在山間,就連最強壯的勇士也將死於非命。

隔天又有一名勇士死去,死於疫病,人們恐懼得不敢靠近,直到巫女前往屋中除穢。

當族長走入巫女的住所,眼中的憤怒溢於言表。

「為什麼毀去那個聚落反而帶來了詛咒」面對族長的是老邁女巫,漆黑的雙瞳炯炯。

「惡神的出現,是對山的詛咒,只有被神靈拋棄的人群會詛咒山與死亡。」女巫開口,這時年輕的女巫闖了進來,面對族長的擅入,激憤不已,但就在年輕的女巫出生喝斥之前,老邁的女巫阻止了她「現在每一個死亡都有祟的影子,此刻她尚且需要這個村子,這個村子的恐懼,當她將村中的每一個神靈驅開,她的名,將傳遍無數個山,個別的死亡將再也填補她的飢餓,只有一場場毀滅才能令她心滿意足。」

族長激動地叫喊起神靈的名諱,年輕的巫女對族長這樣的冒失,露出無比難看的神情。

「要對抗祟,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祈禱」老巫女將手搭上了族長的肩頭「祈禱最英勇的人,直到她變成神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0: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1 15:13 编辑

神奈子,是整個八坂之里最適合成為「神明」的一位。

勇敢、果決、堅毅,曾在一場公平的較量中,掰斷過村中第二強壯男人的手腕。

「不過是祟而已。」而她的果敢,也具體表現在拒絕成為神明的事情上。

扛著碩大的獵刀,神奈子對於近日發生的種種,抱著一副可以看到熊那般的興致。

「神奈子,你難道真的認為,人有辦法對抗連山都會震撼的祟嗎?」

「對抗?殺掉不就好了。」莫說忌諱,以神奈子為首,村裡有著少數的幾個,天天往被作過祟的地方跑,這些勇士、獵戶、小毛孩,不分男女一夥找著邪魅。

「有神奈子在的地方惡神也不敢過來。」看著這個小小隊伍的進擊,村子裡的人在村長的耳邊說著。

有人相信在這座山上,八坂的神奈子,會追著祟,會殺掉祟。

跟在神奈子身邊的人則認為,會殺掉祟的會是自己。

但即便有著這樣的隊伍,村中仍舊遭逢著作祟,不出數日,已經又有了六名勇士死亡。

這些勇士又清一色的是前去了,那個邪靈之地的人,共通之處更讓其餘的生者膽寒。

就連族長也將滅村時取得的戰利品給全扔了。

不過與此同時神奈子的隊伍也同時擴增了不少。

「神奈子。」聽見有些沙啞的聲音,正在巡街的神奈子回過了頭。

是一個形同枯槁的身子。

卻也是神奈子不可能認不得的身影,在這個不算小的村子裡,這位女子曾經是自己的青梅竹馬,加奈子。

加奈子嫁給了稱職的勇士時,神奈子也曾做為賓客,兩人互告祝福。

「我有點事情,希望你能幫忙。」年齡相差無幾,加奈子卻顯得老上許多。

「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神奈子握住了加奈子的手。

「這雙手還是跟以前一樣呢。」加奈子瞇著眼,緩了一段時間。

一段不短的時間。

「我的丈夫可能就要,前往祖靈的身邊。」她的嘴唇發著抖,不像是單純的不捨與不安,飽含著一種強烈的恐懼「他、他也」

神奈子一把抱住了
加奈子,加奈子在發抖的同時語句仍舊破碎。

「我知道了,不用多說了。」神奈子對鄰近同道的四人使了個眼色。

掀開草木水土築起的小屋帳門,裡面的勇士,凹陷的雙頰,眼球突出,看上去嚴重脫水,而屋內也傳來陣陣排泄物的惡臭,另幾個人同時皺起了眉。

死亡已經不可避免地來到,守護一個人的死亡,看上去毫無意義可言。

「我不希望他被祟帶走,他是勇士,他是勇士。」加奈子激動地拉著神奈子。

「死亡是乾涸中的水坑,我們能明白乾涸,我們能看見坑枯,總令我們知悉,但死亡行在我們之間,卻有瞥不見的全貌。」神奈子念禱著,走進屋內席地「死亡不該被看見,也不該被假手給邪物。」

神奈子回頭,看了看已經病入膏肓的勇士。

「如果祟真的會來的話,那在他身邊的家人,也可能會遭遇不測。」隨行的一人說著,祟在帶走勇士的同時,也帶走了勇士的弟弟,自己的父親,對於祟他有著恨之入骨的理由。

「今天晚上,我有預感」加奈子閉上了眼,漸漸冷靜下來後,她靠近已經完全沒有意識的勇士身旁「我想陪著她。」

神奈子環視了一圈。

加奈子」她將獵刀放下「我答應你不論是哪一天,我都會親手將你的男人護送到神靈的歸處。

「但要是在這個房間打了起來,我不能保證你的安全。」神奈子起身堅定地看著愣住的加奈子「沒有比回歸神靈更重要的了,不是嗎。如果讓你們兩個其中一方沒有辦法在神靈之處團聚,那他的靈魂也一定得不到安息的,不能讓祟搗亂他的安息。聽我的,暫時離開這裡吧。」

加奈子張著嘴,一言不發的看著神奈子。

很久之後,加奈子被其餘四人帶到了屋外。

唯一待在帳內的神奈子,等待到星辰與月神的時刻。

此時的神奈子已經被臭氣薰的頭昏腦脹,很難想像如此長時間的等待,卻還是無法習慣這個氣味。

可能是在空氣中還暗雜著邪靈的氣息。

「祟!」門外響起了吼聲,神奈子取起擺在地上的重刀,帳口掀起,門外的幾名男女斜倒在地,不過沒有血跡。

隨著布帳的飄起,一道俐落的黑影直接闖到了將死勇士的身前。

被無視的神奈子絲毫沒有看清是甚麼經過了面前,只是直覺地以蹲姿舉刀回砍後方。

斬到了一種無法言喻的物質。

回首刀刃陷入黑影的身上,像是被黑影所附著。

「祟嗎!」見狀,神奈子站了起來,雙手握住了刀柄,把連著刀的黑影直接拉了起來,甩到了另一側的牆面上。

半堵牆直接被神奈子的怪力所推倒。

神奈子緊接著壓上黑影,同時用手臂抵著刀背,向下施壓,此刻總算是勉強看出了黑影的樣子,有著人形的某樣事物。

而刀斬中了黑影的肩臂。

只見側身黑影小幅度的移動,讓背側貼上了地面,接地的手直接伸向神奈子的頭髮。

一陣劇痛直接讓神奈子的頭側開,強烈的拉扯瞬間就讓神奈子的頭皮飆出了血。

神奈子反過來拉住自己的頭髮,在難以想像的劇烈的對扯下,一大段的頭髮直接被拉斷。

神奈子的身姿仍穩定的壓制著。

一計不成的黑影,握拳擊上神奈子的臉側,只是一個瞬間神奈子感覺到顴骨的劇痛,以及一股沉悶,高高昂起了脖子。

但持刀的手仍如同將繩緊緊的制住了黑影,單目充血的神奈子全力將自己的上身拉回,整個人伏在黑影身上,一手卡住了黑影的脖子,

黑影的將手付在神奈子的側背,貼付到的瞬間五根指頭直接刺入了肋骨之間的肌肉之中。

人類的肌理簡直就跟雨後的泥地一樣無阻。

「火光」忽然間熟悉的人聲。

不知道何時,周邊已經被人群所圍住,適才巫女的發出了指示,讓白日驟降。

比起過於專注在戰鬥上的神奈子,黑影早在火光點起之前,停止了與神奈子的較量,在火花飛濺之時,就以一種怪異的蛇狀身姿,向上竄逃。

留下了村中的大眾,以及一隻黑壓壓的手臂。

「祟」神奈子說著,隨即起身,頭部的撕裂感、脖子上的抽痛、臉部被骨頭穿刺開的痛楚、以及背部超乎常理的劇痛,一同襲來,半眨著眼的神奈子從破掉的牆面走進屋內。

裡面的勇士已經死去,在嚴重的惡臭中,勇士雙目緊閉,他不是死於作祟。

神奈子癱倒在床榻之前。

半個月後,當年輕的巫女前來找尋神奈子時,神奈子答應成為神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0: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0 16:30 编辑

即便神奈子擊退祟已經傳遍了整個村里,成為神明,仍非易事。


十天後八坂之里建起了一座祭壇,以巨大的注連繩圍住的空地,中央是一個圓形的高台,這個圓是為了避免邪穢侵襲的結界,就在建成的一大早,神奈子就到了高台的下方就位,被布幔所圍繞的地方。


「神奈子大人」巫女的聲音讓神奈子抬起了頭「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像您進行祝福。」


「不必了,比起這個你們不是還要找石頭嗎?一定要找到能跟我匹配的石頭才行啊。」


巫女端看著神奈子的臉,那張自信且充滿生機的神情。


「山之子大概就是指您這樣的人吧。」


「在怎麼說也該稱作山之女吧,我才不想當筍子。」


「山筍才適合您,相信即便是在巨大的岩石,也無法阻止您的破土。請務必……


巫女的聲音斷在半截,沒有繼續說下去。


巫女離開了神奈子,回到了自己的職責之中。


遙遠的山,養育悠長的流,水流點點地搬遷山岩,一路中將其稜角磨平、理淨。


上游處,十八名族人跟著巫女走到了河的源頭,這裡發跡了六條長河,而這些長河之上,有一片雪白的巖岩,巫女撫觸著這裡的岩石,另外的十八名族人,也隨時提出各種意見,一個人大的石頭,必須兩人合抬的石頭,考慮到儀式的長度,也有人提出該選顆得以環抱的石頭。


巫女的雙眼留在了一顆光滑的石頭上,難以想見是在未經長年流水而能造就,其底部稍微有些不平,卻反而適合肩扛。


巫女靠著石頭,閉上了眼睛,隨後向眾人下了指示。


「神明會藉此降臨。」


隨著聲音望過,十八名族人卻無一不露出一副驚駭的表情。


「巫女大人,這不是在開玩笑」


「神明會藉此降臨。」巫女隨後說出了一段無人能懂的禱文。


「這顆石頭」一名隨行的勇士激動起來「要讓這裡的全部人一起來搬,也未必能夠」


「這不是你們跟我可以決定的。」巫女放開了聲音,面無表情地說著,眼睛未從石上脫開,也沒有回看,那些勇士的面容。


當巨石被搬運下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午後,八名搬運者用四條竹桿扛著,期間多次換手。在對列最後的巫女一言未發,每一名同行者互相也鮮少有過交流。


巨石被搬到了繩圈的外側,而村人也開始齊聚,議論的聲音連四周的飛禽也能嚇飛。


那顆石頭實在太巨大。


而這顆石頭將落在神奈子的上頭,讓神奈子扛住整整三日。


「在此之前我會先把祝禱文教給全村的人。」


巫女的話語一時間各種疑問如傾盆之雨。


「巫女閣下」看著四周,已經年過四十的村中長老,逐字逐句的緩慢地發問「如果儀式失敗的話,又會發生甚麼事。」


四周的聲音稍稍停歇了下來。


「只要神奈子大人能在移開巨石之後,仍然活著,那她就會成為神明。」巫女皺著眉,雙眼下視「如果失敗的話,就無法」


「祟就能長驅直入」老巫女從遠處緩緩過來「這個村子除了神奈子大人,沒有能與祟匹敵的人了。但是此刻村里的眾人又能真的相信神奈子能除去祟嗎?沒辦法阻止的祟,只會越發強大,最後這個村子的每一個人」老巫女走到了人群之中「都將成為作祟的對象。」


「這不是挺好的嗎?」神奈子從帷幕之中走了過來,看著這顆方石「那麼簡單就能除去那個惡神啊。」


當時的神奈子,與繩外的兩名巫女、村人彷彿被隔離在兩個不同的領域,當每個人都望著神奈子時,神奈子只是看著這顆巨大的、白色的岩石。


說完話神奈子,信步回了高台,掀開布幔,匿了進去。


儀式決定在五天後展開。

沒有人知道待在布幔下的神奈子,度過了甚麼樣的夜晚,也沒有人敢想像,神奈子將再度過甚麼樣的夜晚。


只是一切的儀式都如期舉行,巨石被緩緩地移動到了高台,然後被調整到能讓神奈子觸及的程度。


上方抬著石頭的八人看著一旁年長的巫女,儀式在此刻已經隨時都將開始。


負責將石頭放下的勇士,此刻奮力地咬牙苦撐,在老巫女的授意前,他們必須維持在半空的巨石。


「放下來吧」神奈子抬起了頭。


老巫女向八人點了點頭,眾人齊聲叫號,接著巨石緩緩地放上了神奈子的手中。


巨石的重量瞬時壓上了神奈子的雙臂,感受到肌肉瞬間的撕裂,無法維持站姿的神奈子高跪在地。所有族人也一同跪地開始了祈禱,就連高台上的勇士也立刻開始祈禱。


神奈子想從自己的口中說出甚麼,卻發不了聲。


只有村里的祝禱聲響徹整座山林。


無數雙眼睛閉上,祈禱的人有些在發著抖,那是對神奈子能夠撐住,莫大的祈願。


因為那顆巨石,因為願意扶起巨石的神奈子。


請務必活下來,因為您應該活下來。


祝禱的語句已經毫無必要,人們流露出共同的信念,已經無須話語來統合。


此後第一個星夜的到來,年輕的巫女點起了火,火光則將幕中的影子照了出來,扛住巨石的那堅定的身姿。


就在此刻人們相信了石頭之下就是神明。


白晝降臨,火焰也在不知不覺間止息。一切的聲律和諧,沒有絲毫動搖。


然後雨雲偶然的經過,飄下一場小小的雨,便隨之移步,到黑夜在降的時候,才又回了回來,帶著其他的白雲一道。


這場雨連綿了兩日。


直到整個儀式最後的一個夜晚,才軋然而止。


忘卻時間的人們,繼續祈禱,連白晝的起身也沒能使之中斷,只有本在圈內,負責儀式的勇士們,迅速拉開了帷幕,裡面的神奈子從最初高跪的姿態,已經被徹底壓垮,人們立刻將石頭搬起,神奈子也隨即被抬往巫女的家宅。


昏迷的神奈子,四肢表體腫脹發紫,渾身散發著高溫。神奈子躺在木藤的椅子上,兩名女巫將準備好的藥料鋪上,無數的山泉被用於降溫。


此刻在稻繩之外,村子裡的每一個人都還跪著。


負責搬運奈子的勇士,圍繞在巫女的屋外,持續著不完的儀式。


三天之後,村中再響起了更加澄澈的祈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1: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0 16:30 编辑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人可以同祟開始爭鬥。


每當有人因作祟暴斃,在恐怖之餘,人們也同時高呼著神的名諱,八坂神奈子。


此後祟神與山民的鬥爭開始上升,彼此流出的血液足以染紅河流,無數的山村彼此結盟,在恐懼還在的時候,在爭鬥尚存的時候。


畏怖壯碩了畏怖,鮮血染紅了鮮血,山河成了祟的祭品,森林成了人的信徒。


最後在八坂最高的山上,血水認同了血水,他們一同征服了山,讓一切生靈認同兩者的和平。


那是在在神明尚存的時候。

[发帖际遇]:螳螂摘盔碰到了心情大好的天邪鬼,得到几个蓝点……啊咧? [-3 喵玉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6: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0 17:10 编辑

喔你來了嗎?
我早就想見你一面了。
你的名子是神奈子吧,竟然跟那傢伙同名,難道說這個名子很常見嗎?
肯定是因為太沒特色了。
你問那傢伙是誰
?總之是個討人厭的傢伙,不過你的話我不討厭喔。
?我的名子嗎?
哼、說得也是呢,我的名子諏訪子喔,算是作祟的元兇吧。
你的英姿我都看在眼裡呢,畢竟是能夠打退我可愛的小傢伙的,真不是泛泛之輩呢。
嘛、該怎麼說呢,你這樣也算得上是死於非命了,要成為祟神嗎
?
別激動啦,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不論如何,這個深邃的山林也要開始信仰神明了呀。
能夠再度見證從無到有的情景,也算得上難得呢。應該說正因為是個純樸的地方,才會無可避免的發生吧。
說起來我的力量能夠到達這裡也只能算得上是巧合了吧。
被毀掉村子最後的那名少年,明明很快地就一個人的死去了。
嘛、就像你們所認識的一樣,山對於這樣失卻希望的個體,可是很殘酷得很。
本來這樣一來,就算有再大的憤恨,只有沒有相信的人,那那個被毀滅的村子,也就被會被遺忘了吧。
但是村里的人們卻認為一定會有前來報仇的惡靈,反而釀下了災禍,可謂是疑心暗鬼吧。
無論如何有得以平衡恐懼的英雄的你存在在那個村子裡,這個就不會變成一面倒的屠戮了。
不久之後你們的村子也會加入「那個」神奈子的陣營吧。到那個時候我們就是敵人了。
不過嘛,雖說是敵人,我們不管誰勝誰負,都沒有辦法消滅對方的,就像祟需要人,神奈子也不能沒有諏訪子。
一旦失去了祟,神奈子也將失去信仰,沒有值得畏懼的東西,就不再需要英雄了嘛。
放心吧,不論是你還是我們都不會被世人所遺忘的,只要是人都會需要神明的啊。
恩恩、就是這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16: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螳螂摘盔 于 2017-7-10 17:07 编辑

總覺得沒有下次,就把燈籠留在了那個奇妙的神社裡。

走下高坡長道,不透絲毫光明的樹林,可以憑藉著印象來走。

說來,在不點燈的晚上,明明也會碰傷物品,在這個森林之中,卻能安穩地走下高高低低的地階。

是感知被這片森林迷惑了,這點等到純粹的黑暗照來,就能輕易地明白。

星夜接手森道指路。

不可思議的森林大概會在我死後,找到另一個願意迷失在碧翠迷宮的人吧。

我看著熟悉的天景,認出一顆不知是甚麼,但剛好位於歸途的星星。

今天我好像有在哪裡看到桔梗花,對這個地方來說也算得上稀奇了。

如果真的有人失蹤在這個森林,也會瞧見的吧,在早晨的時候,或著是接近黃昏。

既然已經把燈籠還回了原處,或許也是該離開這個不方便地方的時候。

在市區裡的孫子,也已經要結婚了。

就那麼自然而然地啊。

如果真的要死的話,比起被奇蹟般的山色所包圍,還是該伴著家人吧。

「山啊保佑我不會後悔吧。」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9-22 21: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