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68|回复: 5

[中短篇] 向日葵(幽爱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00: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于结束了,假期最后一篇,歇了
——————————————

向日葵



  我们生而破碎,用活着来修修补补。

——尤金·奥尼尔


  接到台风预警的早晨,幽香早早将门口的盆栽搬回了店里,拉下半个帘子在门口抽烟。外面只放了几株弯成90度的向日葵,小小的店面已经被乱七八糟的盆栽挤得没什么位置。幽香想,也只有这时候花店才会看起来门庭若市。街上早就看不见什么人,黑压压的乌云聚集在城市的头顶,狂风似乎终于有机会把路边的树吹得像麦子一样倒成一片。除了披着雨衣冒雨在前线采访的记者和摄像师,也只有风见幽香还能衣衫凌乱的在风中一边抽烟一边观赏末日来临——两者的区别在于雅趣,当然再过会儿她也得关门闭店回屋休息。

  虽然她才起床,可是台风天能干什么呢?幽香掐了烟,随手扔进风里。很久没遇到这么大的台风了,上一次还是十年前,也许会停电,她看了眼黑压压的天空,还没打算好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忽然愣了一下,没想到这时候还能在街上看见人。一个女孩,她失魂落魄地站在不远处,光着脚,手里提着一双舞鞋,狂风看似很轻易就能将她瘦弱的身躯刮倒,金色的短发在灰暗的水泥世界肆意纷飞。衣服也乱了,头发也乱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失了神一样盯着幽香,或者说,盯着那两株向日葵。

  有些莫名其妙,幽香看不下去了,风越来越大,她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先进来躲躲。

  屋里的空间都被花花草草占满了,女孩儿被幽香拉进来的时候全身湿透,她也没穿雨衣,光着脚在台风天外出。幽香从里屋拿了根浴巾裹在她的身上,门外风声肆虐,女孩身体冷得一直在抖,冰冷的雨水顺着发丝一直往下滴。

  “风见幽香,”幽香把店门关上,从侧脸看她,还没继续女孩儿便打断了她:“爱丽丝,爱丽丝•玛格特洛伊德。”

  “年纪轻轻就这么想不开,少女的身体可不是拿来这么糟蹋的。”

  爱丽丝默默擦头发,一言不发地听幽香的调侃,过了一会,她才开口:“对不起……”她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地看着幽香。

  “幽香,就叫幽香就行了。”她从屋里端来两杯热咖啡,递给爱丽丝一杯,“那我也直接叫你爱丽丝。这种鬼天气你们这些小姑娘难道还要上课,不宅在家玩游戏跑出来干嘛?”

  爱丽丝道了声谢,接过咖啡,端在嘴边尝了一口,像只小动物一样皱起眉头,吐了吐舌头。

  “舞蹈课的补习班,手机没电了……到了之后才知道今天停课,出来已经没法走了。”

  “台风天听课这种常识你父母没提醒你?”

  爱丽丝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没有父母。”

  “……”幽香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抱歉……”

  气氛有些沉默,店里的灯摇摇晃晃,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房子深处传来的嘎吱嘎吱声,门外的风声已经大到能够清晰地让门嗡嗡作响。在昏黄的灯光下,幽香偷偷瞥着湿答答的爱丽丝,偶尔喝一口咖啡,爱丽丝背对她,低着头,从头发滑落到后颈的水滴像贝壳嘴里的珍珠,令淘金者们垂涎欲滴。幽香意识到自己失态,爱丽丝耳根已经红了,从未有陌生人这么一直盯着她,不过幽香倒是不介意尴尬,她已经过了纯情小姑娘的年龄。

  “你暂时回不去了,台风还会持续很久,你是寄住还是一个人住,要不要给你的监护人打个电话?”幽香提议道。

  “不用,”爱丽丝摇摇头,她还红着脸,声音很细,“我一个人住,没人担心。”

  又是一阵沉默。爱丽丝双手环胸,裹着浴巾的身子一直在抖。幽香放下咖啡走到爱丽丝面前,蹲下身抵住她的额头,她一下子瘫倒在幽香怀里,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脸红不仅仅是因为不好意思,她淋了太多雨,已经发烧了。

  幽香没有浪费时间,二话不说抱着她上到阁楼,让她躺在榻榻米上,翻出床被再从柜子里找感冒药。窗外忽然掠过一道亮锃锃的闪电,白光映在地板,幽香停下翻箱倒柜的手,四面八方传来巨大的轰隆声。

  地上的爱丽丝痛苦地哼了一声。幽香蹲下身把她抱在怀里,她浑身滚烫,衣服还很湿冷。应该早点给她换衣服,幽香骂了一句,从柜子里捉来自己的睡衣想给爱丽丝换上。但她身体还是湿的,把她湿透的衣物扯下来后幽香赶紧把她放在铺上,用干毛巾擦拭她的身体。她取下她的内衣,爱丽丝嘴里又发出几句意味不明的哼咛,好像在叫谁的名字。

  “向日葵……小姐……”

  拿着毛巾的手停在爱丽丝胸部,幽香愣了一下,说道:“你叫我什么?”

  “向日葵……小姐……”

  她突然伸出手,一个翻身将幽香拉在床上,痛苦地搂着她的脖子,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两条少女时代最完美的大长腿紧紧夹住幽香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你可以叫我向日葵小姐。


  脑子里闪过一段画面,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幽香脑海里回荡。想不起来,记忆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尘封已久。爱丽丝紧紧地抱住她,呼出的热气就在她耳边。

  “约定……好了……”


  明天你还会来吗?

  当然,我一定会来的,约定好了。


  幽香紧皱着眉,脑海里隐隐约约听到两个声音,一个很稚嫩,一个是她。是什么……该死……她想不起来,她从爱丽丝怀中挣脱,毫无疑问那是自己曾经忘记的事,为什么会在她口中……

  “…神绮……”


  你的妈妈呢?她没和你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妈妈也出了车祸。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幽香晃了一下,坐在床边,更多的声音从记忆深处冒出来。那些声音好像过去了很久,其中一个很明显是她,另一个还仅剩一丝熟悉。随着怀中爱丽丝意识模糊的呢喃,轰地一声,一道炸雷在耳边落下。爱丽丝惊叫一声,重新搂住幽香的脖子。


  不要怕,有我。

  苍白的病房,小小的身影抱着她的手臂,窗外划过一道闪电。


  风见幽香捂住头,终于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台风夜。

  ……

  爱丽丝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或者说,这场梦里的人与事不过都是她经历的事实。那场车祸发生时她才七岁,等她在EICU的病房醒来,身边再也没有神绮的身影。十年前,那场超大的台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电线杆被吹倒,她们坐的车被一辆大货车失控撞上,许多人因为台风滞留在医院。四周的一切是那么嘈杂,护士医生们走来走去,她手上插着管子,鼻子里接着呼吸器,没人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没有陪同的家属,病人多得医护人员们忙不过来,醒来之后愣愣地盯着白色的天花板许久,没人注意到她。

  除了那个人。

  几个月后爱丽丝出院,她依然不知道那段时间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她的身影在梦里已经很模糊了,爱丽丝只知道她是来探望其他人的,可是带着向日葵来的她要看望的人已经被推走了。她注意到了一个人发神的爱丽丝,就这么在她身边坐下,把向日葵放在她的床边。


  你是谁?

  嗯……你可以叫我向日葵小姐。

  向日葵小姐。

  你呢?

  爱丽丝……我叫爱丽丝……

  你的父母怎么不在这里?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可怜的孩子……

  向日葵小姐……你的朋友呢?

  我的朋友走了。

  你的朋友……去哪了……为什么要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去了很远的地方。

  有多远?还会回来吗?

  很远很远,再也不会回来了。


  梦中她的声音还是那么遥远,干净,以至于真的像一个梦。出院后爱丽丝才知道她的一切费用都已被人缴清,她陪了她很久,但向日葵小姐终究是提前走了。七月的某一天她便再也没有看见过她,等她意识清醒,枕边躺着的向日葵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你还会回来吗?

  会的,约定好了。


  事实就如虚无缥缈的承诺一样不真实。向日葵是假花,重症监护室不允许带鲜花进入,向日葵小姐真名也不叫向日葵小姐,一切都是假的,可她陪伴在爱丽丝身边的一个个雷雨夜又真实得不可磨灭。在失去神绮的那段时间爱丽丝哭了一次又一次,讽刺的是,除了那朵用不凋零的向日葵,再没有人会听她哭泣。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爱丽丝哭了起来。当她模模糊糊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穿着一身肥大的睡衣躺在床上,枕边浸湿了一片。发烧过后的脑子还有点疼,意识也不是那么清醒。她愣愣地望着天花板,看着床边陪着她的那个人,突然感觉这个身影是这么熟悉,她不自觉地把梦里的白色病房和眼前的光景重合,苦笑了声,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窗外掠过的雷声导致她没能听清楚幽香的话,看到爱丽丝醒来的幽香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说出了那个在梦里早已魂牵梦绕的名字。几个小时前,或者几个小时后,她迟早该注意到花店门前在台风过后的阳光下依然挺立的熠熠生辉的假向日葵。

  没有比远去的苦难更甜蜜的事了。

  Fin


发表于 2017-8-11 00:29: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干了个爽▽`(泥垢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20: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爱太可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9: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幽爱大法好!
  希望以后两位也能紧紧依偎在一起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00: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幽爱赛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5: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噗噗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2-13 07: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