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04|回复: 3

[长篇] 【不定期】【幻想鄉神隱奇譚】第二站「少女綺想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01: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99701 于 2017-9-16 11:06 编辑

(注意:此作品為「東方Project」的同人創作,而此篇主角則是我們另一部作品的主角)



「無何有の郷 ~ Deep Mountain」

無何有之鄉(むかうのきょう)。
    一言以蔽之,遠離人類村落的深山(笑)


────「ZUN」上海アリス幻樂団


(抱歉,我找不到原曲視頻,只能用超連結代替)


一條深山中的石磚步道,根據石磚接縫間已經長了不少雜草來看,這地方人跡罕至肯定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同樣用石磚所鋪成的地板,其縫隙間也長滿了雜草,而褪色的神社,看起來也是無人打理。

「哎呀,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我看向神社的屋簷,屋簷上正有一隻松鼠在藏匿自己蒐集到的果子。

繞過神社,後方是一片深山野林。

「結界?還是其他什麼東西呢?不管如何......去看看吧!」

無法壓抑好奇心的我,向著面前那虛偽的深山老林走了進去。

但才剛踏進去,我就感受到了一股阻力。

「可別小看有一半惡魔血統的我啊!!」

我拿出氣勢,一股勁的向前衝去。

隨著我不斷步入這片土地,我所感受到的阻力也就越來越強。

我用了幾乎全身的力氣,但在接下來的瞬間,阻力消失了。

「咿呀!」

身體重心向前傾倒,視線不受控的往地上衝去,感受到一股撞擊之後,我的臉撞在了地上。


「好痛!」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並拍了拍衣服。

「喂!你是誰啊?」

中年男性的聲音。

「你誰啊?這裡是哪?」

我驚訝的問道。

奇怪,這種深山老林的地方竟然會有人?

我定睛一看,一名穿著白藍色日式和服的男子,正站在我前方幾步的位置上。

他的和服並不華麗,但質地看起來非常高級,他的手上還拿著一堆奇奇怪怪的物品。

「我才要問你吧!這裡是『幻想鄉』,一個被兩座結界所包圍的妖怪的樂園!」

男子將手上的東西小心的收入包袱中,並如此說道。

「幻想鄉?妖怪?我怎麼覺得我來到了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地方啊?」

完全沒聽過的地名,我究竟來到了什麼地方啊?

「看你這樣,你應該是『神隱』的人類吧?不過你這是什麼情況啊?穿著一套黑西裝來到這裡,而且領帶也是黑的,你是打算去參加喪禮是吧?」

男子對我的衣服上下比劃的批評。

「畢竟我的工作,就是奪走他人的生命,而且我覺得穿這樣很帥啊!還有我可不是普通的人類啊!我是半惡魔喔!」

「半惡魔?難怪你可以憑自己的力量穿越結界!」

男子點了點頭,像是理解了什麼一樣。

「我的名子是『藤本 常明』,那又你是誰呢?」

我向對方自我介紹。

「啊!這個嗎......?」

男子才說了幾個字,旁邊的草叢中就竄出了一隻長著短角的東西。

「這就是所謂的妖怪嗎?」

妖怪才剛衝出來的那瞬間,我憑空拉出一把鮮血大鐮刀「靈魂收割者」,並將鐮刀對準已經呆住的妖怪。

「嗯?」

妖怪在我拉出鐮刀的前就已經呆住了,而且他看的方向還不是我的鐮刀,而是一旁的男子。

「你真是不要命了!這裡可是博麗巫女的地盤,你竟敢在這裡捕食人類?你不怕被那女孩退治是吧?」

男子看向妖怪,他的身上顯露出一股不可侵犯的威嚴,連我都不由自主的感到了緊張。

要說這是什麼感覺?沒錯!就有如被一條「龍」所盯著一般。

「啊!原來是大哥啊!我沒有找巫女麻煩的意思啊!真是不好意思!」

妖怪戰戰兢兢的說著,但根據那語氣來看,這兩人應該是熟人。

「啊呀!那麼危險的東西還是收起來吧!等等,你感覺起來也有點恐怖欸!」

妖怪聞了聞我身上的味道,接著也緊張了起來。

「別小看那傢伙啊!那傢伙可是依靠自己的力量突破結界的喔!」

男子身上的威嚴消失,並向妖怪露出一股微笑。

「哇賽!自己穿越結界?這傢伙算異變了吧!」

妖怪驚訝的看向我,接著後退了幾步。

「不,是因為結界有些弱化的緣故,加上他又有一半是非人的存在,所以他才能進來這裡!」

男子比了比我來的地方。

「原來如此,難怪『間隙妖怪的式神』最近總是一副疑惑的模樣」

「是啊!十之八九就是因為這個,沒過多久之後,博麗的巫女也會察覺不對吧!」

兩人自顧自的聊起了天來。

「那個......」

我將鐮刀收了起來,並有點尷尬的提問。

「喔!對喔!你先回去吧,我來處理這傢伙!」

男子對妖怪擺了擺手,意識他先離開。

「好吧!等大哥您撿到什麼有趣的東西,要再拿來給我看看喔!」

正當妖怪要離開時,他看向了我。

「對了!我就住大哥他附近而已,如果有什麼妖怪的事情想知道,你可以來找我喔!」

說完,妖怪瀟灑地離開了,我在他眼中看見了類似「我這樣說完就瀟灑離開,一定看起來很帥」這樣的想法。

「好啦!解決了那傢伙,接下來我帶你去四處走走吧,離這裡最近的就是博麗神社了!」

「好吧,那麼我就叫你大哥(兄貴(a ni ki))好了!」

「也不錯,就這樣吧!跟上,我帶你去博麗神社晃晃!」

大哥笑了笑,接著轉身向後方走去,還揮了下手叫我跟上。

「對了,大哥你平常是以撿垃圾維生啊?」

我快步走向大哥身旁,並指了指他的包袱。

「真沒禮貌!好歹我也是龍神廟的『前』神主!而且這些不是垃圾,而是外界的方便道具喔!像這個手機就很方便,你看看......」

大哥從包袱裡拿出一塊扁方塊,我記得我看過艾菲斯小姐用過這個。

難道這裡就是穿越者們原來的世界嗎?

不管如何,我還是跟了上了大哥的腳步,並與他一面聊天、一面向「博麗神社」走去。



(待續)


後記:

這是一篇連載不定的小說,畢竟我們還有其他小說要寫,

我一直有個願望,就是在幻想鄉內,以一個局外人的身分來看看這美麗的一切,

既沒有彈幕戰爭、也沒有怪事發生、和那些強大的妖怪聊上兩句,但不和他們扯上什麼關係,

主角很強,而幻想鄉的人們又對強者很有興趣,所以還是可能會有一些小小的戰鬥發生,

但就只是遊戲的程度罷了,決不是什麼退治「異變」程度的戰鬥,

所以真的要說,這就只是一篇遊記而已吧,

如果你喜歡這篇小說,那希望你能支持我們一下,加個好友也行!!

就這樣,感謝觀看!

(對了,這篇比較短,因為這篇算是「序章」呢!)

完體將軍&獨眼戰神(2017/8/11)


此篇小說同步連載於「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 喵玉币 +5 萌度 +20 收起 理由
YYMC + 1 + 5 + 20 新人小说,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11 19: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写小说 支持一下XD我是楼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0: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YYMC 发表于 2017-8-11 19:09
新人写小说 支持一下XD我是楼下的

謝謝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1: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不定期】【幻想鄉神隱奇譚】第二站「少女綺想曲」

(注意:此作品為「東方Project」的同人創作,而此篇主角則是我們另一部作品的主角)




「少女綺想曲 ~ Dream Battle」


“名為幻想的古老記憶”


夢想戰。
    Dream是靈夢的夢。決不是玩家的夢。


────「ZUN」上海アリス幻樂団
                            「東方永夜抄~ Imperishable Night」附帶文檔(裏音樂評論)




(音樂連結)





「看到那棟寒酸神社了沒有?那就是『博麗神社』了!」


大哥向前一指,沒想到才走一小段距離就到了,我還以為會很遠呢。


面前的神社,與我進來前所看見的破舊神社長的一模一樣。


雖然這裡一樣冷清,但卻不是無人打理。


一名頭上紮有巨大的蝴蝶結,穿著露出肩膀和腋下巫女服的少女,正在打掃著神社的地板。


「那名紅白的少女,就是我說的巫女『博麗 靈夢』」


大哥說完,我們兩人停下了腳步,並看著那旁的巫女,享受著春日午後的暖陽。


剛掃完地的巫女,將掃帚給收了起來,並走入神社側邊的房間。


大約過了幾分鐘,巫女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杯茶並坐在神社的走廊旁,悠閒的喝起茶來。


看來巫女也正享受著春日的暖陽呢。




「他就是您所謂的『管理者』?看起來沒什麼威脅啊!」


我看向一旁那正閉上眼享受著暖陽的大哥。


「是啊!還有......可別小看『幻想鄉』中任何一名少女,因為這裡的強者們,可都是平時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孩子啊!」


「欸?什麼意思────啊!」


突然間,一股春風帶著櫻花瓣吹過我的眼前,吹起的春風一同將我的長髮帶起,並短暫遮住了我的視線。


春風過後,我眨了眨眼,卻突然發現大哥不見了,我的身旁連一個影子都沒有。


「怎麼回事?人呢?怎麼突然......嗯!」


驚慌失措到一半,我突然感受到一股不懷好意的視線,我繃起神經並看向視線來源。


「......?」


本來還喝著茶的巫女現在正瞪著我,眼神中的懶散早已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惡意的視線,一副像是我打擾到他喝茶的樣子。


「是外面來的人類嗎?但你身上又帶著一股非人的氣息,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巫女將茶杯放下,並從袖子裡抽出御幣,左手則拿出了符札。


「用『東西』會不會太過分了一點呢?就算只有一半,我好歹也和妳一樣是一名人類呢!」


我向後踏了一步,警戒著那名巫女,並隨時準備開戰,同時也觀察著巫女任何微小的動作,以便找出破綻進而「一擊必殺」。


「在找我的破綻是嗎?看來是打算打一場了呢!」


才一眼就看出我在找她的破綻,看來大哥說的沒錯,這巫女絕對是一名強者,同時也一定是一名戰鬥的老手。


「不過你是外面來的傢伙呢,我就和你說明一下這裡的『戰鬥(遊戲)』規則吧!」


巫女說完,勾了勾手指意識我走過來。



看巫女身上沒有殺意,應該是不打算把我殺了,這樣判斷的我向前走了過去。


花了幾分鐘,巫女和我解釋了一下這裡的戰鬥規則。




   Spell Card
「符卡規則(彈幕戰爭)」
                      Spellcard rule
正式名稱為「命名決鬥法案」



據說是幻想鄉中人類、妖怪等各種族之間在鬥爭時,為了讓他們不致於使出高於必要的力量,而制定的共同法則。




理念:


其一;它是為了讓妖怪能夠簡單的引起異變。


其二;它是為了讓人類簡明的解決異變。


其三;它意在否定完全的實力主義。


其四;沒有任何事物能比的上「華美」與「思念」。




法案:


其ㄧ;賦予決鬥之美的名字和意義。


其二;決鬥開始前,說明命名決鬥的回數。禁止以體力為極限,一直攻擊。


其三;禁止無意義的攻擊。擁有意義,才能有力量。


其四;在命名決鬥中敗北,即使還有餘力,也必須認輸。勝利者不能殺害人類。


其五;決鬥命名和契約書一樣,寫在紙上。據此使上述規則絕對化。那張紙稱為「Spell Card」。


具體的決斗方法,往後跟巫女商談。


以上。




我非常的喜歡這個規則,讓「戰鬥」變的如「遊戲」一般,因為戰鬥絕不只是一種殺戮的手段,這可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看來我來到了一個好地方呢。


「挺有趣的規則,我喜歡!」


我看向巫女,並以眼神告訴她「我接受這個規則,並且無所畏懼」。


「我醜話先說在前頭,『符卡規則』可是針對妖怪而訂出的規則,並沒有考慮到許多危險的情況而作出禁止,遊戲中導致死亡的情況是有可能出現的,那你還是無所畏懼嗎?」


巫女輕浮的說道,並看向我。


「當然,我非人類的『另一半』,可是為了『戰鬥』與『鮮血』而生,那麼區區『死亡』我又何需抱有畏懼?」


我也以巫女那輕浮的語氣回應道。


「那好,要開始囉!」


說完,巫女無視重力的飄上空中,並對我報上名號。


「我的名子是『博麗 靈夢』,是這座神社的巫女,要死也要知道死誰手上對吧?」


巫女舉起符札,準備進行符卡宣言。


「是啊,『紅白的巫女』喔!在下『藤本 常明』,出陣對敵!!」


說完,我向後一跳,拉開兩人的距離,並將另一把武器「妙法村正」給拿了出來。


(「妙法村正」為一把完全打成直刃的陣太刀,能切開世間一切的物質(物品)與非物質(概念),同時也是主角真正的主武器)




「靈符『夢想妙珠』」


巫女的身後出現了八個彩色光彈,並一齊向我迎了過來。


露出自負笑容的我,向後兩個空翻躲過了光彈。


但是光彈並沒有如我想的一般撞上其他東西,而是在轉向後依然故我的往我身上撞過來。


「追蹤型的嗎?」


瞬間的判斷後,我將背後的妖刀拔了出來,準備進行符卡宣言。


「反擊『彈幕斬斷』」


舞起手中刀刃,我以精準且俐落的刀法將八顆光彈全數斬落。


「挺厲害的嘛?寶具『陰陽鬼神玉』」


巫女笑了笑,再次進行了宣言。


「蛤?鬼神玉?是什麼值錢的玉────噗啊!」


我還沒把話說完,一發有著太極紋路的圓球就狠狠的打中了我的腦袋。


我向後方摔了過去,被打的真是眼冒金星。


「喂!用這種東西打人是可以的嗎?」


我舉起拳頭以示抗議,但巫女只是以符札掩嘴,並輕輕一笑。


「當然可以啊!你和『白玉樓的庭師』一樣都能用刀了,為什麼『道具』就不能被使用呢?」


「說的也是,但那『白玉樓的庭師』是誰......哇啊啊!!」


我正想發問時,竟然有另一顆鬼神玉向我衝了過來,我立馬向前一滾,躲過了第二顆鬼神玉。


「真危險!真危險!像這樣偷襲會不會太卑鄙了一點啊?」


喘了口氣後,我向空中的巫女看過去,從剛才到現在她都沒改變過位置,這傢伙果然不好對付。


「是嗎......?」


身旁轉著兩顆陰陽玉的巫女看向我,她胸有成足的微笑著,眼神中還露出了一股「我已經贏了」的神情。


看見這幕的我,戰鬥直覺開始大響警報,這一定代表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而且一定是對我來說極其不利的事情。


「腳下有符札!是什麼時候?」


我隨著巫女的眼神一看,地板上竟然被貼上幾張符札,而且是準備要發動的狀態。


「夢符『封魔陣』」


瞬間,大量的紅色符札與彈幕向我襲卷而來。


符札與彈幕帶著某種規律,混亂卻又整齊的向我圍繞過來。


「真是漂亮......!這就是所謂的『符卡(彈幕)』嗎?」




「賦予決鬥之美的名字和意義」、「沒有任何事物能比的上『華美』與『思念』」


這果然不是什麼浮誇,眼前那致命的美感令我不禁讚嘆起來,「戰鬥」竟然可以是一件如此美妙之事,我的人生中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麼漂亮的畫面。


因為對我來說,「戰鬥」不過是完成任務的其中一種手段罷了,只要是能最俐落的殺死目標那就是最好,不管用上了什麼樣骯髒的方式也一樣。


「看來我還太幼稚了呢,我沒見識過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我不禁如此讚嘆,但我可沒有忘記我現在的處境。


「手裏劍『四面楚歌』」


淡金色的六角飛鏢從我身旁大量散出,並將紅色的符札與彈幕一個個抵銷掉。


「這樣的攻擊還太嫩了!我的實力可沒差到這種地步......欸?這是────剛才的符札!!」


剛才貼在地上的符札,竟然變成鎖鏈纏住了我的下身。


「哼!到底是誰還太嫩了呢?」


巫女一揮御幣,準備進行符卡宣言。


大量散發著虹彩光芒的符札從四周出現,並將我包圍起來形成了一個華麗的結界。


而巫女的身旁則是再次出現了彩色光彈,而且這次的光彈比剛才還多。


「好了,這下就結束了!」


巫女舉起手中符札,符札像是在回應巫女似的發出金光。


接著,巫女將手中符札全向我撒了過來。


「靈符『夢想封印』」


散發金光的彩色符札向我一湧而來。


接著,自機「滿身瘡痍」。


才怪!!




「切!可別小看我啊!!」


再次拔出妖刀,接著一刀砍向地上的符札,符札與鐵鍊應聲而斷。


能夠移動之後,我開始四處移動躲避彈幕,但我確實低估了彈幕的密度,有好幾顆彈幕差點打中我,我只能狼狽將快打中我的彈幕給斬斷,並持續試著找出巫女的破綻。


但巫女卻是一點破綻也沒有,在這華麗的彈幕之雨中她甚至連動都沒動過,只是飄在彈幕的正中央並以一種冷酷但不帶恨意的眼神看著我,並等待著我被打倒的那一刻。


「還挺會躲的嘛?」


巫女說完揮了揮手,現在連那兩顆陰陽玉都在發射彈幕了。


「說了多少次,不要小看我!」


經過剛才的觀察,我已經知道要怎麼躲過這些彈幕了,接著只要想辦法接近巫女,只要進入刀刃能夠觸及的距離,那就是我的勝利了。


「回霊『夢想封印  侘』」


巫女撒出大量符札,並對我露出「我贏了」的微笑。


「完了!符卡宣言!!」


我驚叫了一聲,我完全忘記符卡可以切換了。


隨著符卡宣言的話音,陰陽玉變成了八顆,大量彈幕從巫女及輪轉的陰陽玉身邊擴散開來,大量撒出的符札則是一群一群的向我砸了過來,場面變成了另一種完全不同的布局。


「喂!不是吧────咳啊!」


一切都亂了套,所有的計畫崩潰,本來全數迴避的我,瞬間就被好幾顆彈幕與符札打中,看來巫女就是在等著這一刻,所以才會對我露出那副笑臉。


「算你厲害,必殺『無影刀亂華』」


話音剛落,刀刃開始散發出藍色的光芒,我高舉妖刀,以極快的速度向前衝去,並不斷斬碎擋在自己面前的彈幕。


如果用不了計畫,那就乾脆不要計畫了。


我整個人豁了出去,只要成功砍中巫女一刀,就是我的勝利。


「打算蠻幹了嗎?」


看見我勢如破竹的向前衝刺,巫女拿出符卡、擺出架式,看來是做好進身戰的準備了。


我以「踏空而行」踏上空氣,以空中漫步的方式逼近巫女,並一刀向巫女劈去。


巫女以御幣揮開我的刀刃,接著向後一退,對我丟出大量的符札。


我將一刀就所有的符札全數砍斷,並向巫女衝過去,進行了符卡宣言。


「劍技『風過無痕』」


這是巫女第一次露出驚訝的表情。


「得手了!!」


但下一秒,巫女再次露出笑容。


「夢符『夢想亞空穴』」




巫女的身影變成一道殘像,接著直接消失在我的面前。


「欸?」


我一轉身,巫女竟然出現在我身後。


「你也不應該小看我!」


「搞什麼啊?妳是現代怪談喔?為什麼────呀啊!」


我還沒說完,巫女一御幣又將我狠狠的打回地上。


「這傢伙......竟然視『瞬間移動』為常態嗎?」


這傢伙竟然能稀鬆平常的使用「瞬間移動」,她有意識到自己用的是那麼破格的能力嗎?


「夢符『退魔符亂舞』」


還沒有時間喘息,下一波攻擊又來了,符札以密集的直線往我身上一湧而來。


「看來是沒有餘裕了呢......」


一個翻滾躲開符札,我將刀刃收回背後刀鞘,並將妖刀給收了起來。


接著從袖子中甩出伸縮匕首,往自己的脖子上輕輕劃了一刀。


將匕首收回,我輕撫傷口並將血給放到我的手上。


「你打算做什麼?」


巫女不解的問道。


「這個嗎......算是召喚武器吧!」


染血的右手像右一甩,手中的鮮血開始膨脹塑型,接著變換成一把渾身血紅的巨大鐮刀。


「禁忌『靈魂收割者』」


舞了兩下鐮刀,我將鐮刀往地上用力一敲,向巫女示威。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就是有一種極度不祥的氣息,你果然不是什麼人類!!」


「我早說過了,我只有一半是人類,另一半是『鮮血的惡魔』!!」


說完,我以為巫女會暴怒的向我攻過來,但巫女非但沒有暴怒,反而還露出了微笑。


「是嗎?那就去死吧!」


巫女說完,進行了符卡宣言。


「好啊!妳做得到再說啊!」


看來這名巫女,並不會對任何人表示敵意,因為她不過是在執行自己的義務罷了。


我也露出了微笑,並架起鐮刀,準備進行反擊。




「神靈『夢想封印  瞬』」


巫女的身旁擴散出紅色的圓形結界,接著化為殘像四處移動,每移動一次,就丟出大量的符札,就算我不斷的移動,符札依然追蹤著我的方向,並向我不斷的湧來。


「護斬『圓規方矩』」


隨著身體移動而舞起鐮刀,進入腥紅的邪光內的彈幕一一遭到斬落。


「真麻煩,一直在移動呢!」


巫女看向我,接著從袖中拿出幾張看起來就與眾不同的符札。


「神技『八方鬼縛陣』」


那幾張符札進入了鐮刀的範圍。


「斬落吧!」


腥紅的鐮刀逼近符札,但符札卻沒有被斬落。


「什麼?這是────!」


符札在我的身旁形成結界,我的身體直接被停住了。


「動不了......這是......什麼?」


「僅是一張符卡罷了,神技『八方龍殺陣』」


巫女停下了動作,進行了符卡宣告。


「符卡連發嗎?」


我因眼前的情況而呆住了,但不是因為連發的緣故,而是因為這張致命的符卡太漂亮了。


大量散出的符卡與隨之而後的紅色彈幕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副密集卻美麗的彈幕之壁。


「不過......這還是太簡單了!」


將手放開,鐮刀向下落去,斬斷了禁錮我的結界。


身體自由的那瞬間,我收回並握起落下的鐮刀,再次以「踏空而行」衝向巫女。


「這是沒用的喔!」


巫女說完,一道彈幕自動向我身上打了過來,並將靠近巫女的我給擊飛出去。


「可惡......啊!所以妳才不能移動方向!」


我在空中穩住身體,並不斷的踩踏空氣,穿梭於彈幕與符札之間,我想我已經發現這張符卡的弱點在哪了。


我已經看穿這張符卡了。


「竟然我不能靠近,那就讓這把鐮刀靠近吧!」


用力舉起鐮刀,我進行了符卡宣言。


「邪殺『死神的精準度』」


甩出鐮刀,腥紅的光芒飛向巫女。


「竟然把鐮刀丟出去了!」


巫女第一次露出急迫的表情,看來我的確實是將她逼入絕境了。


「墜下吧!紅白的巫女!!」


向地上落下的我,如此大喊。


「神技『天霸風神腳』」


被逼急的巫女抬起右腿,用力往鐮刀的柄向下踢去。


「不是吧......啊!」


鐮刀竟然被踢開了,但我驚訝還沒兩秒,就狼狽的摔在了地上。


「可惡!」


但巫女也沒好到哪裡去,失去平衡的她,也同樣狼狽的摔落在地。


「看來鐮刀的『破魔』有正常執行呢,這樣一來,我們的優勢就一樣了呢!」


從兩人從地上爬了起來,我再次的拿出「妙法村正」,並將刀鞘給丟在一旁。


「是啊......的確如此!!」


巫女則是舉起了符札與御幣,看來她還有最後一張符卡。


「接下來就是定勝負了!」


我壓低身體重心,並將妖刀舉至右肩上,擺出「示現流」的架式。


聽見後巫女笑了笑,並宣言她最後一張符卡。


「『夢想天生』」



巫女閉上眼睛,身旁出現一道圓形的紅色結界,她甩出大量的符札,五彩繽紛的陰陽玉則出現了七顆。

隨手散出的符札開始聚集,成為一道道規律的彈幕,毫無間斷向我橫掃而來,還不斷的變換著顏色。

「這真的是『符卡』嗎?強到令人不可思議,而且沒有任何的破綻!!」

我向巫女丟出了幾個飛鏢做測試,以防剛才那種進入一定範圍就會被攻擊的狀況。

這彈幕的追蹤性及密集度強大到令人難以置信。

不僅如此,巫女的身上散發出微微的光芒,我剛才丟過去的飛鏢,竟然直接穿過了巫女的身體,也就是說這狀態下巫女處於「無敵狀態」。

現在的我就算有地利優勢也毫無作用,因為「砍不中的東西就是砍不中」,這實在太過分了,這真的能算是符卡嗎?

「這根本是作弊了吧?這真的合法嗎?妳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點......欸?那是怎麼回事?」

邊閃避著彈幕的我,發現了一個疑點。

「為什麼陰陽玉是暗著的?」

巫女與她身旁的符札都散發著七彩的微光,唯獨七顆陰陽玉沒有任何的光芒放出。


躲過幾輪彈幕後,彈幕終於緩了一點下來。

「終於,時間要結束了嗎?」

就在我鬆懈下來的那瞬間,彈幕改變了規律,並再次以拔山倒樹之勢向我襲了過來。

「嗯?陰陽玉亮了一顆!」

我發現了一個疑點,在剛才的彈幕暫緩結束時,陰陽玉突然亮起了一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說攻擊只會有七回嗎?

如果真是這樣,就代表我的勝機來了。


拿出幹勁,我更加努力的躲過彈幕,手中刀刃上下翻飛,將躲不過的彈幕全數斬斷。

「在六回合!只要六回合!!」

經過一段時間,彈幕再次暫緩,接著以不同的規律再次襲來,而陰陽玉則是又亮了一顆。

「我是對的!我的猜測是對的!!」

興奮的我大喊著,再來只要撐過去就是我的勝利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彈幕交替,陰陽玉剩下五顆未亮。

在過了一段時間,剩下四顆。

接著,剩下三顆。

剩下兩顆。

一顆。


終於,陰陽玉全亮了起來。

「Yas!!終於......等等!有什麼不對勁!!」

陰陽玉全亮起來的那一刻,巫女睜開了眼睛。

而所有的彈幕也一齊聚在了一起。

「你還太天真了呢!」

巫女說完,一揮左手。

從開戰開始到現在,這是最為大量的彈幕,彈幕的數量甚至多到能夠遮住天空。

「妳這人......算了不管了啦!!直接給我去死吧!!『怒火燒盡九重天』」

一切都不管了,我將我的最後一張符卡丟了出去。

妖刀上捲起了九重怒焰,甚至能將修羅神佛都燒盡的烈火,隨著我的憤怒及刀刃向彈幕橫掃過去,遮蓋天地的彈幕瞬間就少了一半,可是彈幕群又在瞬間內回覆了原樣。

衝到巫女面前,我一刀向巫女的門面砍了下去。

巫女不慌不忙的抬手,輕易以御幣架開我的刀刃,並向將高舉的御幣向我腦袋劈了下去。

刀刃被架開後,我立馬恢復架式,並以妖刀由下而上砍向巫女的脖頸。



御幣即將打穿我的腦袋。


我的刀刃也即將觸碰到巫女的脖頸。


就在兩人的兵器都將擊中對方時......。




「到此為止了!」


一道威嚴的聲音隨著衝擊震撼了我們兩人。


「诶?」」


妖刀與御幣瞬間被無形的力量彈飛至一旁。


漫天的彈幕與九重之烈焰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從未存在過一般。

「「什麼?這是────?」」

我與巫女異口同聲的驚呼,並看向聲音與衝擊的來源。

「哎呀?發生了什麼事呢?」

剛才消失無蹤的大哥,現在和個沒事人一樣的站在那邊。

「你不是那個常來這裡撿東西的人類嗎?」

巫女看著一旁的大哥驚呼。

「你剛跑去哪裡啦大哥?」

而我也一樣。

「這個嗎......?就當我在一旁發了個呆吧!」

大哥裝傻的搔了搔頭。


傻子都看的出來他在說謊。

但我卻無法窺探他眼中的思想,總覺得一股強大且不可侵犯的力量在阻止著我窺探。

大哥到底是什麼來歷,我想我是越來越好奇了。

「對了!剛才的勝負要怎麼算啊?」

我向一旁傻掉的巫女提問。

「诶?對喔!要怎麼算呢?」

看起來巫女還沒有緩過來。

「竟然你們都把最後一張符卡給用掉了,並且符卡也都消失了,那就算是兩人平手如何?」

大哥說完,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有道理,那就算平手如何?」

說完,我將一旁的御幣撿了起來,並打算交給巫女。

「說的也是,那就算平手吧!」

巫女豪爽的說道,並將我的刀撿起來,也打算交給我。

如此,我們兩人相視一笑,並交換了雙方兵器。

看來,我又在幻想鄉交到了一個新朋友呢。


之後,巫女請了我們進屋,幾人在神社中邊喝茶邊聊天,巫女也知道了我並沒有敵意,也不打算引發什麼「異變」,幾人聊的挺歡,氣氛和樂融融。

過了一段時間,我與大哥一同起身準備離開。

但在經過了神社正門前,我實行了我的諾言。

隨著金屬撞擊的聲響,一整串銅錢落入了賽錢箱。

這是我在「契約書」上寫下的敗北條件,也就是「投賽錢」。

「竟然你信守了諾言,我這邊也不會食言的,這是說好的『報酬』,拿去吧!」

看見我投下了賽錢,靈夢小姐向我微微彎腰行禮,並從袖子中抽出了幾張符札,接著交到我的手中。

「喔!謝謝妳!」

我將符札收進西裝內袋中。

「符卡是限定單人使用的喔,任何人都無法使用非自己的符卡!」

「這我知道!我打算以這些符札研發出屬於自己的彈幕符卡!因為從對手身上學習,這是我最擅長、也是我唯一擅長的事情了!」

我向靈夢小姐露出微笑,也向她微微彎腰行禮。

「是嗎?那麼祝福你!」

「非常感謝!」

我們兩人互相點頭致謝。

接著,我與大哥兩人向靈夢小姐揮手道別,靈夢小姐也揮了輝手,向我們兩人道別。

在我們離開後,巫女小姐拿出掃帚,再次清掃起神社的地板,這就是她平時的日常吧。


「那再來你想去......不!我們要去哪裡呢?」

大哥向我露齒一笑。

「這個嘛......?邊走邊逛後,再一起決定吧!」

我也向大哥露齒一笑。

「那走吧!」

「好!都聽大哥的!!」


我與大哥談笑風生的穿過鳥居,並向神社的石階走去,準備離開「博麗神社」。



(待續)


後記:


這裡是被雜事忙到爆,好不容易才將小說完成並校完稿的完體將軍。

這次的寫作途中,正好遇上了不少雜事,所以寫得特別久,

加上寫這篇時我要不斷去找彈幕及人物的相關資料,所以特別花時間。

我還要為了劇情需要而去稍微改變彈幕的使用方式(而且不能太過頭),這真是挺麻煩的。

雖說如此,但是我寫得非常開心。

感謝各位觀看!


完體將軍&在忙別的事情(順便提供了一些資料)的獨眼戰神

(2017/9/14)


參考資料:

東方求聞史紀 ~ Perfect Memento in Strict Sense

魔理沙的彈幕回憶(The Grimoire of Marisa)

[FLIPFLOPs] 異聞紅魔鄉 前篇

萌娘百科「東方project」列表

THBWiki 「博麗 靈夢」列表


此篇小說同步連載於「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0-18 06:0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