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624|回复: 12

[中短篇] 【秘封?】那些承认了面对了,就能解脱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08: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
1、改名,前名“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2、文笔稚嫩,文风诡异。
3、东方的二次创作,人设崩坏。
4、是雷,角色厨请右上角,请alt+f4,请迅速关闭,为免造成您的观看不愉悦。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8: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夜,城市被黑暗所笼罩,点亮城市的,有点点的路灯。当然,路灯绝对不会是支撑城市黑夜照明的主力。

  那些有着如血液一般运动着的灯的高楼大厦,不出几十米便一家又一家用照灯美化琳琅满目商品的店铺以及似乎永不停歇穿行于路上的车子车灯才是夜里的小太阳,它们点亮了这座城市,使得黑夜与白天之间的概念变得模糊。

  路上的行人络绎不绝,有穿着漂亮衣服,抱着秃头中年男子手臂行走的少女,有牵着纯种外国狗的贵人,也有手里拿着最新款智能手机,一直低头看着手机的人……

  在热闹街头的拐角处,有一对金发的情侣正站在里面的小街道之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她们其中一个是穿着西装,及肩发的成熟女性,而另一个是脸颊左边绑着小麻花辫,长发及腰,穿着一身黑白相间色洋装的活泼少女。

  她们聊天的时候,那少女冒着淡淡红星的脸显得非常兴奋,话题也是被她引导着,那成熟的女性应声,抚摸她的金色秀发。

  少女愣了一会儿,便突然地抱住了她,女人苦笑了一把,抱着怀里的少女,又抚摸了一番。

  好一阵亲热之后,少女才走出了拐角,在即将离开女人视线的时候,她还回了个头,对喜爱之人报以最纯真幸福的笑脸,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对于少女来说,与一个包容着自己,而自己又深深喜爱着的人谈恋爱,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走进一边的台阶,上着楼梯的赫恩小姐这么想到。

  没有经历过人事的少女,对于喜欢这一定义,总是那么地单纯,只要是觉得自己喜欢上某一人,便会不考虑得失,一股脑便把自己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献上给喜欢的人,把自己最软弱的地方毫无保留地展露在别人的面前。

  雾雨魔理沙(少女)也是如此。

  魔理沙不会怀疑自己,不会计较得失。甚至于,在交往的过程中,赫恩对她好一点,她便会去研习自己苦手的烹饪工作(为此双手也划伤了),虽然最后吃到的还不如赫恩自己做的。

  她总是可爱的,不光是未成熟时的行为,更多的还是心理,阅历,认知,三观上的可爱。

  赫恩仍记得,在自己第一次给她过生日时,自己花了那么一小笔,也就是一千块左右的钱给她买了个等身的毛绒熊时,她抱着小熊一脸兴奋地说,她以后想嫁给赫恩时,那幸福的笑脸。

  很可爱,也让人心动。

  但是赫恩不会,论起原因的话。

  “玩厌了。”

  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沿着台阶,走入二楼后台边的一扇小门前,她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空间比较狭小,但是整洁,摆着一两台电脑以及一些必须电器的房间,这就是赫恩的工作室了。

  “我回来了。”

  “呀,欢迎回来。”

  坐在另一张不属于自己的电脑桌旁的人笑着对她说道。

  赫恩没有再多说什么,便坐在电脑桌前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嗒嗒嗒……

  诺大个房间,除敲击键盘与时钟转动的声音外一片死寂。

  那女人敲着键盘,时不时眺赫恩一眼,但是很显然地赫恩没有感觉到,只是一昧地敲击着键盘。

  “今天赫恩又换了一个女朋友吗?”

  敲击着键盘的手停了下来。

  被看到了吗?

  那还真是麻烦。

  “是啊,也是没办法的事,一直在找,但是却找不到自己喜欢的……”

  “但是你找的女孩子性格都好像没什么改变呢?”

  “……”

  “都是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呢。”

  “……”

  “但是你好像最后对她们都特别不好呢,尤其是上次的文文酱,你甩她的时候,人家可是哭得很难看的哦。”

  赫恩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总不能强迫我去爱一个不爱的人吧,前辈?”

  赫恩在前辈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前辈笑了笑,道。

  “我知道的,但是,做我们这一样的,难免会对一些人的一些与众不同的行为感兴趣,不是吗?”

  赫恩无法反驳。

  “换句话说,你对于我很感兴趣?”

  那女人脸上仍挂着微笑,淡淡地说道。

  “对的,赫恩君可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啊,你对每一个交往中的女孩子都很好,但是在最后拒绝她们的时候却又无比的坚决。明明她们都那么喜欢你,你就没有一点常人会有的心疼吗?”

  “人不会喜欢于某个人,她们喜欢的是我的包容,温柔,财富保障,既然我不爱她们,未来也绝对不会带给她们幸福。所以我不怕伤害她们,因为她们换一个更适合的人仍然可以继续她们的爱情,而不是非我不可。”

  “哦?为什么赫恩会这么想呢?”

  “大家都是大人了前辈,不这么想不才奇怪吗?”

  “也是呢……”

  那人不再争辩,只是缓缓自语道。

  “你是个很奇怪的人啊,明明知道某件事并非正确,却还是要做。明明做着坏事,却并不像真正为恶之人,明明并非为恶,知道善待他人之人,却仍选择对同一类型的女孩子施与虐待,其实你想要如此对待的人并非是她们,而是你内心真正想要,但是得不到的人吧……”

  是夜,赫恩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你真正想要的,是另一个人啊。”

  脑海之中,回想着的,都是那个女人的话语。

  真正想要的?拥有着那些女孩共同特点的人?

  赫恩闭上了眼,回忆着活泼开朗的女孩们,让自己潜入自己潜意识的海洋中。

  眼前,浮现出的是那一头及肩短发,一顶打着蝴蝶结帽子,以及穿在身上的衬衣……

  “碰!”

  被摔在地上的枕头发出轻微的闷响。赫恩喘着粗气,似是从一场噩梦中醒了过来。

  她喘着粗气,用手抚着心口,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呼吸才变得正常起来。

  只有吊灯的天花板,以及只听得见闹钟运动声音的静谧,让她的心情逐渐平稳。

  她在心里静静地告诉自己,那个人已经是不可能的,自己也不在乎那个人。

  从几年前,自己看到境界的力量消失之后,这一切,似乎都已注定。

  没有能力的自己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而没有力量去改变现实,甚至连在一起的目标都无力维持之后,分道扬镳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对于那个人来说,融入现实非常简单轻松,而且她现在也有了自己可以依赖的人了,自己又何必去想她?又何必去跟她说话?

  想到这里,她又想起某个因为感情问题而跳楼的女孩子,别人都说得她多么多么可怜,但是赫恩却感觉到无比可笑。
  一个人的未来不可能因为另一个人停留,更不需要因为某人而中断。如果是看到了更加辽阔的天空,亦或者看到自己漫长的人生,又有谁会去为了别人做这种无意义地伤害自己的傻事?
  只要稍微自私一点的话,那么一切事情都可以看得明白的……
  赫恩笑了笑。
  嗯,一切都没有问题的。
  我可以不去想她。

  毕竟,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对的,无所谓的事情何必去做?

  无所谓的……

  就这样,她闭上了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8: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爱情啊,不,或许该说是陷入情网中的人类,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梅莉推了推微微下滑的眼镜,重新审视着坐在她眼前的人。

  眼前的人,是个体型娇小,面容稚气,穿着一身随处可见的学生制服的孩子。

  挺可爱的孩子,可就是脸色差了些,哭红的双眼和黑黑的眼袋让这个孩子的漂亮打了折扣。

  这孩子叫少名针妙丸。

  是个初陷情网的高中孩子,而她喜欢的却是一个叛逆的家伙,似乎叫鬼人什么的。

  听针妙丸叙述的时候,就可以知道那家伙并非什么值得依靠的家伙,性格自私,独断专行,任性傲慢,不顾及他人想法。按平常人思维来说,并不会有人喜欢的类型,然而针妙丸就是喜欢她,无可救药的喜欢。

  或许是因为家庭的问题?亦或者说,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见识的少,所以这个少女才会在两人闹翻之后仍旧对那个人念念不忘,以至于慢慢地产生了心理问题,最后影响到了日常生活呢?

  “说起来,你喜欢正邪君哪点呢?”

  赫恩这么问道。

  “我喜欢她的……”

  女孩的脸便羞红了起来,然后述说着一大堆对于她来说特别美好的回忆。

  赫恩静静地聆听,然后在恰当的时机问她。

  “真的是个有意思的人呢?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和她很像的人的话,也一定很喜欢的对吧?”

  “嗯,一定会想要去交个朋友的。”

  “那如果那个人有正邪君的优点,但是却没有她的缺点的话,你应该会更喜欢那个人的吧?”

  “……”

  针妙丸陷入了沉思。

  赫恩的目的便达到了。

  就这样,随着针妙丸的沉默,直至时钟上的时间到了下班时间,她们的谈话便结束了。

  喜欢,或者说,爱,这种东西是很有意思的,虽然说电视以及各种文化作品里,都会把痴迷于某一人,对于某一人无可替代的执念感情美化,但是赫恩对于这一类事物却并非如此认同。

  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度,如若超越了某个度,执着追求,非得到它不可的话,那就会产生偏执情绪,做出破坏自己生活的偏激举动。

  然而对于这一冲动,赫恩无法停止,但是对于针妙丸想得到的,对于某一个特定对象的感情回赠,赫恩也无法帮助。

  所以赫恩聆听于针妙丸的思维。由针妙丸的喜欢正邪,引导至喜欢和正邪在一起的感觉,继而再延伸至喜欢和正邪在某一方面非常相似的人在一起的感觉。

  然后现在她的心理问题就真的这么容易地就解决了。

  这么儿戏的解决方式听着感觉像是在讲笑话,但是其实现实就是那么回事。

  如果你是喜欢上一个坏孩子的人的话,随着阅历的增加,你会发现,其实你曾经喜欢过的人,就好像花鸟市场的宠物一样。一开始,你兴许会选一只难养而且还贵的灰猫,你跟它相处了一段时间,就算它性格再怎么难伺候,你还是会喜欢养它。直到哪一天,这只性格不怎么样的猫终于因为你伺候不周而跑了,你稀里哗啦地哭了一顿,不得不再买一只猫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有些猫和原来那只差不多,价格低廉不说,更重要的是不用你伺候着,甚至更好的是,还有可能伺候着你。

  那时候你甚至还会想。
  嗯,这就是爱情了。

  赫恩坐在办公椅上,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这孩子的监护人来接她走的时间了。

  不过因为这心理辅导的工作本来也就不是自己的(而是同事的,但是因为同事没空,不得不麻烦赫恩帮忙),所以赫恩对于她的监护人一无所知。(顺便一提,那监护人送针妙丸过来的时候也是因为赶时间,所以在送她到门口之后,便走了。)

  如今,对于针妙丸的心理引导已经完成,接下来需要的,就是家里人对于针妙丸对于她控制的放宽,以及家人的引导,帮助了。

  不过如果按针妙丸的描述,她的家人似是传统观念很强的类型……

  但愿能够成功的沟通吧。

  不过啊,真的是个孩子啊,能对一个无所谓的人留下那么多心思,还真是可笑的事啊,如果换成是已经成为大人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的,绝对不可能的。
  赫恩笑着想到。

  “噔噔……”

  外门被轻轻敲响的声音,把赫恩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用手轻轻地把头发整理了一下,然后说了声。

  “请进。”

  “谢谢,医生你好,我是……”

  赫恩原本要展露出的笑容的脸僵住了一会儿,但在那么一丝别人都来不及发现的短暂反应之后,她又恢复了笑容。

  “梅莉!”
“你是……莲子!”
赫恩顿了顿,然后装出一幅很惊讶的模样,刚想要说些什么,那站在门边的女人便跑了过来抱住了赫恩。

  赫恩的手陷入了那女孩棕色的长发里,狠狠地握住了一团头发,如果不是理性克制自己,她还真的就想一把就把怀里的女人的头发拔下来。

  但是她并没有,反而是把抓着莲子头发的手放开,然后一把抱住了莲子。

  “好久不见,真是想死人家了。莲子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骗人,完全不想你。

  “我的工作不方便提,话说梅莉你才是,那天突然间就离开了,那个时候你甚至于连联络方式都换了,我都找不到你了。”

  继续客套,我的手机号码到现在都没换过。

  而且我走的突然,你也根本没在意我,如果你真的在意我,那为什么完全没来找我。

  “啊,总之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你就继续装吧!

  “我也是啊,能再见到你真是开心啊。”

  待得下班归家,赫恩把包扔在一边,便躺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把宇佐见莲子的电话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随后便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扶着额走进了浴室。

  她把脱下的衣物一把丢进了地上的衣物桶,那衣物桶被那股力推离了几步,在地上甚至翘飞起来,不过幸好的是,最后那桶子晃了几下,终于还是站稳了。

  她拧开了水龙头,任流水冲刷自己。

  “真该死,怎么会遇见她。”

  好死不死,怎么这家伙偏偏是自己的病人的监护人?

  按理来说不该是父母的吗?怎么会让自己娘家亲戚那边的人来。

  那家伙……

  居然还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家伙。

  居然还跟自己要了联系方式。

  那家伙!

  居然还有想跟自己继续深入相处的意愿!

  “咔咔咔……”

  牙齿与牙齿激烈地挤压,发出了一阵阵激烈的响声。



  当夜色降临,已至睡眠之时,赫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发现自己完全睡不着。

  她只能站起身来,拉开卧室通往阳台的玻璃门,走到阳台边,手放在围栏上,看着外面的风景。

  五颜六色的灯具在高楼大厦上闪烁着,放眼望去都是水泥路的铺设,不同的是,路有高架桥,有高速公路,有地铁路,那些路,有的能相交,但是却不会因为融成两条种类不同的路永远断断续续相交的道路,最后也只会变成两条不再相关的道路。
就像自己和宇佐见莲子一般,尽管过去在一起是如此精彩,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各奔东西。

  看着那些在城市里奔走着的行人,和似乎永远不会停歇下来的车辆,赫恩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是啊,仔细想想,自己又何必动怒呢?

  所有的事物不会因为个人的意愿而改变它原本必须遵循的道路前进。

  就好像马路上冒着烟的车辆,坏掉了就会被叫来拖车把它拖走,然后车主换一辆新车继续生活,又好像这路边的灯,坏了就必须换掉,哪还会有人矫情于换了个灯泡?那作为一个还在必须争取生活的年轻人类的莲子又为什么不能离开自己呢?

  更何况,莲子根本不是自己的所有物,那自己在任何角度都是无法扎上恨根的。
  她又不是那位为了感情就可以跳楼的小姑娘了。
  大家都是大人,有自己的生活了。

  这么想着,她的心头似乎又好受了很多,所以在吹了一会儿风之后,她又回到了床上。

  她眯着眼,看着除吊灯以外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这一晚,她想起了很多事情。

  她想起了在很多年前喜欢着的人的模样。

  她想起了年少时和那人的冒险生活。

  她想起了当初和那人许下的幼稚诺言。

  随后,她又想起了几年前,因自己能力消失,那人安慰着自己的温柔模样。

  随后,又想起了因丧失能力,而和那个世界绝缘不得不活在现实里的她们。

  想起了,因各种突如其来的小事,而逐渐破裂的她们。

  想起了,放下了她,独自迎接现实,并在除自己以外的人面前,露出笑容的那人……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那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不再是小孩,而且自己也还是有自己的人生,那又何必再在意这些呢?

  赫恩苦笑着,闭上了双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8: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ngjiawe 于 2017-9-13 08:52 编辑

(三)

  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虽然你的脑子会用很理智的声音,去告诉你,你应该干什么事,不应该干什么事情。但是你就不一定会按你脑子告诉你的去干。

  按浪漫的说法,那就是“心”才是控制你一切的真正主宰。

  只要你的心对不上你的脑,那你做出什么会让你后悔的事都有可能。

  对于学习心理学的赫恩来说,这是很容易理解的正常道理。

  但是现在,她还真的就希望自己不那么正常。

  “梅莉,你在想些什么呢?”

  坐在车后座的莲子对赫恩说道。

  “没想什么啊,就是在看风景而已。”

  很圆润地避开了这个问题。

  “怕是在想你们学生时代的事情吧,赫恩可是很常跟我说起你的哦。”

  赫恩转头看了看开车的人,也就是她的同事,瞳孔完成了一次缩小然后变回正常的变化。

  骗人,我根本没有和这个婊子提过莲子的事。

  或者该说根本就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这个婊子到底怎么知道的?

  又到底想干什么?

  三人所搭乘的汽车在山间野林的路上驶过,路边飞过的景物吸引住了莲子的注意,所以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前座梅莉的表情。

而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驾车女人的赫恩倒是思绪万千。  
这家伙在自己与梅莉再遇的第二天便不知道怎么的就知道了这件事,以及自己跟莲子的关系。

  并且还和莲子混得很开,然后居然开始不断的算计自己,用人情事故上的手段迫使自己不得不和莲子多接触。

  要知道,梅莉已经把莲子拉入黑名单,只想要和她保持表面上的客套关系,进而拉开距离,让莲子知道这一件事,进而滚远点。

  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这么样的家伙,不断地把自己逼进死角,使自己不得不进行应对。而一应对,就稀里糊涂地被莲子以为自己有深交下去的意愿。

  莲子是对于自己来说最锋利的兵器,而她述说自己美好生活的语言又像一把把的盐巴。

  而这个家伙(她同事)就像个刽子手,不断地握住这把利器在自己身上挥,然后又诱使莲子说话,给自己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疤的同时还一直不断地对自己伤口撒盐。

  但是赫恩就是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所以对这家伙也无法做些什么。

  如果不想再受伤,对一方无法控制,那赫恩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完全免疫于名为宇佐见莲子这一武器的伤害。

  一切对于精神的打击,都可以以理智防住,宇佐见莲子早已和自己不是一条道路上的人,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那么在意她?

  赫恩在再次遇见莲子的时候,就不断地这么想,但是每次这么想的时候,自己反而感觉更难控制,尤其是在宇佐见莲子在她面前的时候,赫恩让自己尝试放淡对于莲子执念的心理疏导就像放屁一样可笑。

  她总感觉,面对莲子的时候,自己的内心会不知道从何处生出一股没来由的恨意,而且越来越严重。

  一开始的时候是想恶语相向。

  之后是想要落井下石。

  甚至于每当看到宇佐见莲子露出的灿烂笑颜,梅莉总会死死地盯着她那细长的脖子,梅莉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臂在隐隐抖动,如果一个没控制住连她都不敢想自己会干什么。

下车之后,众人抬起自己的行李,往山顶走去。

  阳光泼洒在两边树木之上,就像是给树木挂上了金粒一样,山间里的鸟儿发出的鸣叫声与远处传来的流水声,就像自然最好的合奏,奈何赫恩完全无心去听。

  “梅莉,梅莉,别走得那么快嘛,很危险的啊。”

  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让赫恩回过神来。

  她还是她。

  她的脸看起来仍是那么清秀漂亮,她的笑容仍是那么好看的,在山间行走的时候,也仍像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孩子一般。

  一切都像过去一般没变,当然,除了她中指上的戒指。

  莫名的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开始生痛起来,她喘了几口粗气,但整个人却反而感觉越来越不安定。

  一路上,仍是故意地刺激赫恩似的,她的同事一直在问宇佐见莲子的生活。

  每当莲子笑着回答那些问题的时候,自己的情绪就像被一次次泼油的火堆,她的脸色也开始变得十分难看。

  但是,那两人相谈甚欢,任谁都没有在意她的状况。

  也不只是度过了多久,当赫恩回过神的时候,她们已经到了山顶。

  山顶的景色总是美好的,稀少的人烟,清新的空气,还有峭壁下的风景。

  可惜的是,现在赫恩根本没有心情去寻思这些。

  如今她的同事因为要寻找洗手间而离开,现在的山顶,也只剩下她与莲子。

  现在的莲子,正在峭壁边俯视看风景。

  赫恩却坐在一边,低下了头,牙齿在咔咔地打着声响。

  她尽量地保持着理智。

  她劝告自己,莲子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自己不必为了宇佐见莲子而做什么傻事。

  自己已经是成人了,不再是那种为了感情随随便便就能去跳楼的小姑娘了。

  不要去看她,不要想些不该想的事情。

  赫恩抱着自己隐隐颤动着的双臂,低头看着地面。

  安心点,我们只是朋友,为什么不能好聚好散呢?

  这么想着,慢慢地她就冷静下来了。

  “梅莉,来看啊。”

  那边,莲子笑着对自己招手,阳光下,她就好像一朵向日葵一般,越发的漂亮。

  赫恩笑着,看着宇佐见莲子。

  看着她那漂亮的脸,看着她走了过来,看到了……

  她中指上的昂贵戒指。
  也不知道从哪里涌出的血气充满了赫恩的脑袋,她以非常快的速度迈开了脚步,趁着宇佐见莲子还没有远离悬崖峭壁的时候,抬着自己的双手笔直地撞上了宇佐见莲子的腰部。
  看着双脚远离的地面,宇佐见莲子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脸上惊讶的表情还没有完全铺张开。
  看着宇佐见莲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一点一点地远离自己,赫恩的内心好像终于得到了救赎,她甚至想要笑出来。

  
QQ截图2017091308484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8: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ngjiawe 于 2017-9-13 08:53 编辑

但是下一刻,在那股被压抑已久的愚蠢冲动得到了发泄之后,看着宇佐见莲子要飞往地狱的身体,赫恩才回过神来。
  她奋力地抓住想要抓住宇佐见莲子,但是终究,只是右手触摸到了她的领带表面……
  然后就只能看着她,慢慢地在自己的视野里缩小,缩小……
“莲子!”
  在听到有下面传来的一声惨叫之后,赫恩呆住了。

  赫恩的双眼充满了血丝,手按着的头发乱作一团。

  她盯着脚下如沙盘玩具一般渺小的景物,在确认了自己什么都不可能找到之后,她双腿一软,便无力地跪了下来。

  赫恩完全不敢相信,宇佐见莲子就这么死了。

  但是,她的脑中,那不需要多少客观解释的记忆,硬生生地告诉自己一条事实。

  宇佐见莲子已经被自己害死了。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澈的泪从她的脸颊流下,滴落土地。

  “我完全不想要这样的,我想要的只是,只是……”

  哽咽声淹没了语言。

  “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远处不知是谁,轻轻问道。

  “我只是,不想失去莲子而已。”

  泪水模糊了视野,强烈的思维让自己放下了防备。

  “我只是不愿意去面对,早就已经失去了她的现实。”

  所以才一直去找别的像她一般的女孩。

  “我只是希望,她能体验到我恨她一样恨我的情感。”

  所以才去伤害那么多和她相似的女孩。

  “我只是希望,只是希望她能不顾一切的爱我。”

  请别离开我,哪怕我们要违背现实,也希望你能为我和整个世界作对。

  “我只是,我只是……”

  也不知道自己哭得多么难看,也不管满脸的鼻涕和眼雷,她抛开了自己虚伪的假面。

  “我只是仍然深爱着她!深爱着名为宇佐见莲子的女孩!”

  “希望着能被她深爱着!”

  ……

  赫恩似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玻璃破裂掉的清响声,随之,模糊的双眼,看到的,是整个世界破裂,变成无数蝴蝶,翩翩飞舞起的场景……

  而那些蝴蝶在天空中,打了一个圈,便飞往到赫恩的面前,慢慢地,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人。

  那个赫恩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人,凝聚成形,她笑着,对赫恩伸出了双臂。

  那一刻,赫恩再也没有抗拒,再也没有犹豫,而是抱住了名为宇佐见莲子的存在。

  微笑着,抱紧这,享受着,所爱之人的爱。
  “啪!”
  赫恩被那个自己深爱着的,一直渴望着的人打了一巴掌。
  她翻倒在地,但是那个人仍旧没有停下,抓住了赫恩的头发,狠狠地又来了几下。
  赫恩满脸是血,衣衫凌乱,被那人揪着头发辱骂着,但是却仍在笑着。
  无尽的虐待,所爱之人扭曲的,无法停下的粗暴行为,里面饱含着的绝望的爱意。
  在她的心里是多么地受用……
  这才是她真正渴望的爱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8: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四处城市的街景开始崩坏离析,破裂成一只只蝴蝶,又待得它们在空中飞舞后重新落入地面,编织成一片山野画卷。

  在梦里的,和自己认识的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
  待到终于和八云紫的意识融合的时候,才会看到事实的真相。
  其实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梦而已啊……
“这就是真正的幻想乡吗?”

  赫恩给面前的同事,或者该说,妖怪贤者八云紫沏了一杯茶问到。

  八云紫微微点了头,但却反问道:

  “你不打算多和她待一会儿吗?”

  赫恩淡淡的道了一声不需要,随即便跟八云紫一样默默地望向远方。

  也不知多久,她开口了。

  “我曾经一直告诉自己,自从莲子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新爱人以后,我也应该寻找只属于自己的生活,对她完全看淡。”

  八云紫默默地听着。

  “但是人这种东西,并不可能完全按照理智行动,所以我仍忘不了她,所以在忍耐了数年之后,还是因为无法忍受她的改变,才从那高楼之上跳下。现在回想起来,梦中耻笑着自己的我还真是可笑啊……”

  说着,赫恩喝了一口茶。
  “看来你的记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八云紫又接了一句。

  “现在的你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之上,已昏迷了数月,那你需要从这场梦中醒来吗?”

  “醒来是必须醒来的,但是我希望自己醒来看见的是幻想乡。”

  “你就对你的世界没有任何依恋吗?”

  赫恩闭上了眼,沉思了一会儿,随即说道。

  “对于鸟儿来说,它向往的是天空,就算再怎么不舍,也不可能永远留在鸟巢之中,更何况我早就满足,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对啊,名为宇佐见莲子的心结,也已经被满足而消失了。
  也是时候,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  
“……”

  “幻想乡总是需要贤者的,又何必对自己的行为感觉到愧疚呢?长大了的孩子已不会再矫情于年幼时所矫情的事物,我也是如此。”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数年前是我动的手脚切断了你与境界的联系,并且破坏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八云紫没有说下去。

  “我能够理解的,毕竟你的生命已经要行至尽头,而幻想乡不可以没有八云紫的存在。”

  ……

  “你真的能像说的那么轻松就安于现状,放弃宇佐见莲子,一心一意地成为八云紫吗?”

  “以前不能,但是现在能。”

  赫恩淡淡说道,

  “因为我内心的空洞早已被填补上了。”

  被名为“莲子所深爱”所医治的鸟儿,也是时候飞舞了。

  “既然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我会安排好一切的,在现实里的赫恩,将会休克死去。”

  望着四周已经完全变成村落的世界,赫恩明白自己与八云紫意识的融合已经完成,所以她淡淡地道。

  “而在幻想乡里的‘八云紫’将会醒来。”

  医院的小病房中,一旁的电子仪器,发出警示生命即将流逝才会发出的叫声。

  满头大汗的医生,正拿着手里的起搏器,对着病床上的金发少女实施着一次又一次的救助。

  室外,一名棕色头发满脸泪痕,中指上留着一道戒指印的少女正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祷告着。

  然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待得那急救中的灯灭掉的时候,她陪伴着病人亲属一起询问医生,但得到结果的时候,除了哭泣,又还能够做些什么呢?

  “喂,我说。”

   ……

  “我说,八云紫。”

   ……

  她缓缓的睁开了眼帘,眼前的,是一个穿着巫女服一脸怒容的女孩。

  “啊?啊?”

  呆了一会儿才问道,

  “怎么了灵梦?”

  “什么怎么了啊,我每次跟你讨论你们那边妖怪捅出的篓子要怎么解决的时候你都能睡着,你是不是完全没听啊!”

  “别这样嘛,你也稍微体谅一下长者嘛,人老了之后呢,精神头就完全没有你们年轻人……”

  “别跟我老不正经的!对于妖怪来说,你那点年龄根本就不算什么!赶紧给我干事!”

  “啊,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结果,一大堆事物一直干到凌晨,太阳开始升起的时候,八云紫才思索好所有对策,并且签订了一大堆的文字协议。

  看着那么快,没像以前一便推三阻四才干活的八云紫,灵梦就像完全不认识她一样。

  “我说,紫,你真的是紫吗?”

  在干完事后,博丽灵梦端着茶水给八云紫的时候,灵梦问道。

  “啊……兴许,我还真的就不是呢?”

  该说是突然间的玩心大起呢?还是礼数呢?

  八云紫笑着,走到院子里,也就是离灵梦不到几步的地方。

  初升的太阳发出的光照在她被微风吹动的金色长发上,她拿着阳伞,非常礼貌地跟灵梦行了个礼,然后笑着道。

  “初次见面,博丽巫女。吾名八云紫。”

  “还望多多指教。”

QQ截图2017091308503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9: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ngjiawe 于 2017-9-13 09:18 编辑

后记:
是的,大家好,这里是许久未见面的池鱼。
相信大家都能明白,其实这篇作品还没有改完就发出来了。
这篇文章,其实在投稿给战闻录的时候,就是没有写完的作品。
相信细心的读者能够在高潮处,莲子突然出现打梅丽的时候发现的出来。
原本应该更激烈一些的吧?每个人或许都会这么想吧。
当初的决定,是写高潮的时候,写得更疯狂一些。
想要详细地去写莲子是怎么施暴的,最后又要慢慢地过渡,让梅丽在梦里发现最后一段的陈述事实,但是因为赶稿,只能草草收场。
所以池鱼在贴吧结束之后的两个星期里,就开始不断地尝试去修改文章。
啊……把高潮改成接下来八云紫控制幻象莲子把梅丽疼♀爱了一顿(先打一顿,然后撕她衣服,然后当众啪她,梅丽挣扎着,但是却被抓得死死的,不得不面对,但是却感觉莫名享受),然后八云紫还不断地揭露梅丽的内心想法,最后衣衫不整的梅丽满足了。然后八云紫开始控制梦境,让过去现实里发生过的一幕一幕再次出现在梅丽眼前这么介绍来龙去脉,最后带着梅丽以类似于魂飘的形式去了现实社会,看到了病房外的受尽煎熬的莲子,最后梅丽拥抱现在只爱着自己的莲子,满足后,八云紫正式死亡,病房病危,梅丽从梦里醒来,迎接新生,迎接幻想乡。
这种感觉的文章,但是最后却发现,根本写不出来。
并不是说自己真的不能写出这种部分。
但是就是说……没有感觉了。
其实我写作的时候,都喜欢带入自己,原本我可以写出很多梅丽被虐啊,但是却感觉很开心啊,这种心境。
但是现在写不出来了,我突然间发现,我渴望于为人所爱的情绪,似乎解渴了很多。所以完全写不出来了。
就算写出来,也和前文不搭,可能显得画蛇添足了……
所以虽然很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发了。
算是纪念一样的东西吧。

在此,我非常感谢我的朋友们,非常感谢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默默地支持,怕是自己写东西别人给的几条评论外,根本不会继续写东西。
也非常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怕是不会继续写作下去。
也不会在圈子里认识到能够包容我的新朋友们。
特此,鸣谢画师67小姐姐的插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09: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题外话: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或许一些文章会造成您的不悦,但是还请不要公开地,指名道姓地去攻击某位同人创作者。每一个同人爱好者都是为东方圈以自己的方式,理解去创造一片新的幻想乡世界,希望能充实幻想乡世界的人,你可以不承认,但是还请不要攻击。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7 23: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你是喜欢上一个坏孩子的人的话,随着阅历的增加,你会发现,其实你曾经喜欢过的人,就好像花鸟市场的宠物一样。
梅莉只是想要深深爱着莲子,是那样撕心裂肺般的扭曲地,享受着,所爱之人的爱。当世界玻璃一般绽裂为纷纷扬扬的蝴蝶之时,我所看到的是梅莉内心的茫然与痴狂。我并不想要那种每天不愿意却还得强装乐意的感情,我想要撕开我的胸膛,让我血淋淋的的内心裸露在你面前,还有那颗咚咚跳动的心,这一切的一切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狂热却又无法言说的爱。你看着我表面上那般冷漠茫然,其实我对你的爱至深至诚,只是无法言表,也许只有用血液才能书写那段感情。而这大概就是梅莉矛盾的悲剧之爱。
也许会有很多人无法理解前辈的文字,但那只是无法理解。天才与疯子之间只有一步之遥,每一个看似疯狂的内心也许都深藏着一颗稚嫩的内心,只是无法面对群众的嘲笑与冷漠。我坚信,每一段独特的文字背后都藏着作者切肤的亲身感受,无法体会的我也只能虔诚地观望这一汪感情的沧海,也许那是望不见尽头的摩天楼,也许是尚有枯海痕迹的桑田。无论如何,来来往往的过客是无法理解这些默默承受千万思绪的文字的。
“来看看吧,”我哭喊着切开自己的胸膛,“这才是心啊。”
心之所在,所在何处。

点评

新月君对于感情的表达很敏感啊……一下就看出了主要的感情……顺便其实不用加前辈的,大家都是一样的,还需要相互之间的多多指教啦。  发表于 2017-9-18 12: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5 17: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获得了期待以外的满足,梅丽还真是个十足的抖m。我觉得莲子是怎样去虐待梅丽的这方面没必要写的很详细了,点到即可就好,剩下的留给观众脑补。莲子不是跟别人跑了吗,梦境一醒发现莲子居然在梅丽的身边这就让我实在有点不明白了,那个梦境是从何时开始做的,为什么梅丽昏迷了数月,被推下去的其实是梅丽?不明所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1-20 11: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