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941|回复: 8

[考据] 不存在的“朱鹭子”和可以存在的“鸣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7 06: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9-18 19:16 编辑

        “朱鹭子”是民间对首次登场于《东方香霖堂》第2话的某妖怪的非官方称呼,其本身和朱鹭这种动物是没有任何直接关联的,之所以管她叫“朱鹭子”仅仅是出于对《东方香霖堂》第3话的误解,即认为魔理沙抓来下锅的朱鹭是这只妖怪的本体。然而,就算两话的剧情在时间上严格连续,魔理沙也在第3话中说了她是在博丽神社抓到朱鹭的,所以不可能是一码事,就算外观上长有羽毛,这只妖怪的配色和朱鹭也差很多。简而言之,“朱鹭子”是个乱来了十几年的称呼,几乎不可能是对的,而我这次要在官方给出她的真名前分析下她可能的身份,就暂时以“A”称呼她了。
        根据《东方香霖堂》第3话,香霖堂位于博丽神社、人里、魔法森林三者的交界处,而灵梦在第1话中是在从人里回神社时遇到A的(是在去人里时迷了路),此时F正坐在人里的道祖神那里看《非冯诺依曼结构计算机的未来》的第13、14、15卷。关于这个道祖神的本体,霖之助独特的解释是:“障之神,是保护村落不受灾祸的神啊。”时隔13年,居于村落的障碍之神(相对地,猿田彦则居于山中,虽然灵梦还说了“这次该轮到谁给它打伞了呢”,但是和魔法森林的某地藏还是不同的个体)终于登场在了东方官作中,是具有“障碍之神”神格的摩多罗隐岐奈,另外A和隐岐奈还共有着(以站在自机面前为前提)从自机后方发射(不计反射)弹幕的特点,这在至今的东方官作游戏中都是极其少有的。又根据《东方香霖堂》第2话中灵梦对A的发言“既然败给了我就老老实实地回你的森林里去就好!”(排除法)和《东方铃奈庵》第6话开头A和报春的莉莉白一同来到人里的场面可知,A比较可能住在魔法森林或妖怪之山。之所以将妖怪之山(包括玄武泽)也列入考虑范围是基于如下的这三个理由:
        1.根据《东方三月精》第2部第7话魔理沙等人的证词,是“在山谷里边”看见还未出来报春的莉莉白的;
        2.根据《东方求闻史纪》中阿求得到的多数报告,莉莉白在春季结束后回到妖怪山中;
        3.根据《东方茨歌仙》第22话魔理沙的证词,她是从博丽神社回家(位于魔法森林)时途径妖怪之山山脚的玄武泽,顺便一提,这话中河童们还在使用算盘。

        霖之助称《非冯诺依曼结构计算机的未来》的内容是关于外界的式神——电脑,并称电脑为“结合东洋的思想、利用了月之魔力的式神”,基于该系列书籍一套共15册的这个数字来做的推理则是在捏他森博嗣的《全部成为F》和明石堂的《日本史快刀乱麻》第三章第三节。从内容和印刷的体裁上讲,这套书很有可能是从无缘塚捡到的。但是,A为什么会“好像很高兴似的读着”这种内容的书还将之“看得很重要”呢?要么她是连报纸都会拿倒过来的妖精的智力,然后像乌鸦一样看着这三本书书皮闪亮(“制作精良”)就抱着不放;要么她就是看得懂这套书,而且,即使这书是科普向的,也比非要按顺序从头开始看的霖之助更能看懂,因为她持有的是最后3册。我认为是后者,因为A追到香霖堂后说的要求都是要拿回书,如果她只是随地捡到了三本完全看不懂的书(幻想乡的大部分住民都是看不懂这种书的),不至于特地冒着挨揍的风险再追来讨它们。由此可见,虽然弹幕决斗技不如人,但A在某些方面的智能可能远高于幻想乡绝大多数的妖怪。
        在幻想乡的常住人口里,还有谁可能看得懂这类书呢?只是会(开机然后)使用家用电脑的外界人可能都不行,因为这本书的主题还是非冯诺依曼结构的计算机(这个梗也是从森博嗣的小说里来的,是以《全部成为F》中的真贺田四季为主角的《四季》系列)。首先是式神主题的八云家,其次又是隐岐奈。《东方天空璋》六面道中主题曲名《Into Backdoor》,隐岐奈在Ex又有符卡“秘仪「Reverse Invoker」”,其中的“backdoor”、“reverse”、“invoker”可以作为计算机术语来看待。

        现在再来看外表。A在官作中的相貌仅有三次,是《东方香霖堂》第2话的两幅插图和《东方铃奈庵》第6话的一个背影:
东方香霖堂(第2话1).jpg a.png b.png
         可以看出,两次登场的A在造型上已经有了一些变化,集中体现于翅膀的造型和头饰(?)的方向,而今年二月中旬发布消息的、由BELLFINE制造的手办“本読み妖怪”(http://www.bell-fine.co.jp/products/tohoproject/bf023.html)则采用了第一次的造型(配的三本书的造型完全是胡来的)。因为商业手办的开发需经ZUN特意授权,故本文以不违背后者为前提,主要研究前者的造型(不包括手办特有的设计),虽然二者完全可能其实是不同的个体。
        先看肢体的配色,银白色的头发夹杂天蓝色的刘海,头饰(?)和翅膀的配色是由黑到红。根据一年多前我请 @turquoise 君以北美为中心查询的所得,色系上比较类似的鸟类是雌的Northern Flicker,是一种啄木鸟。又考虑到米斯蒂娅的形象(“夜雀”是一种妖怪)设定实际上参考了以麻雀为主(见《东方三月精》第3部第13话)的多种鸟类,即使A真的是以某种鸟类为原型来塑造形象的妖怪,也完全不必全都按着鸟类来,所以完全不必跟着“朱鹭子”这一命名的荒谬思路,最优先的重点还是她的那一对角。

        若认为是鬼族相关,A还确实可能栖息在有着鸦天狗的妖怪之山,但我更青睐的是另一种同样有角且更和鸟类有关的可能——天邪鬼。我在《天魔与织田信长》一文中曾提出“妖怪之山的天魔原本是织田信长”的观点,同时否定了天魔是天魔雄的可能,关于天邪鬼始祖的另一大种说法便是天探女,即东方的角色稀神探女。比起神明天探女,东方的稀神探女的造型的一大特点便是融入了鸟类的鹭的形象,ZUN在第1期《东方外来韦编》的访谈中是这么解释自己对天探女的印象的:“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鹭」。既是鸟类的「鹭(SAGI)」,也是骗人的「欺诈(SAGI)」。”但是,抛开ZUN,天探女和鸟类的关系则并不直接:
        《古事记》中,天佐具卖(即天探女)说谎,骗天若日子射杀了名为“鸣女”的雉(关于雉的来由和思金神的关系见我的《探女对永琳的敌对及辉夜假冒说》一文),在天若日子的葬礼上则有多种鸟类协助,其中由鹭担任清洁、由雉担任哭丧女。
        《日本书纪》中,天稚彦(即天若日子)因为天探女并无欺瞒的发言射杀了“无名雉”,天稚彦的葬礼上并无鹭或雉;又一书云天探女有说谎,骗天稚彦射杀了雉,未提及葬礼;又一书云先遣的“无名雄雉”被粟田、豆田吸引而背叛,后遣的“无名雌雉”则被天稚彦射中,依然回程报告了此事,未提及天探女及天稚彦的葬礼。
        相比《古事记》,《日本书纪》将鹭和雉等其它鸟类从天稚彦的葬礼中除了名,并且将使者的雉的名字“鸣女”隐去了,甚至刻意写为“无名”。A虽然在表现上不像是天邪鬼,却有着鸟类的特征,而雉作为日本的国鸟,某些鸟的配色(黑、红、蓝、白)上亦与A相近(虽然位置有差别):
2012331122693134.jpg

        我当然不觉得ZUN会在13年前就埋下A是鸣女的伏笔或者一直将A挂念至今,但是,“本読み妖怪”手办的发售计划虽然完全而且多半可能是商家自己先提议的,但仍需ZUN授权,即,ZUN曾因为这件业务而被动地想起了A的事,然后基本没管商家怎么设计手办的造型。@鳩子 对我指出,这个手办的样板来自于i-con于14年就展出了的某个人GK作品,所以ZUN依然可能是最晚到17年2月才被请求授权的,此时《东方凭依华》早已被搬上了ZUN和黄昏边境的工作日程(然后黄昏gg),距《东方天空璋》首次公布信息则还有两个月。另一方面,我也不认为ZUN是因为A的缘故而想起《东方香霖堂》第一话中的“障之神”后才将思路发散到摩多罗神身上、从而设定了《东方天空璋》的,我反倒认为,ZUN早在《东方心绮楼》就为摩多罗神在东方里的登场预留了位置(相关论证见第七期学刊),而且完全可能因为手办的缘故而从“障之神”出发、想使A连名带姓地正式登场,并且作为鸣女和探女发生新的联系。最可能登场的位置便是《东方凭依华》,即使A确实实力不济,也可以因为隐岐奈招募的缘故,提前于《东方天空璋》获得力量的临时加成,毕竟根据出场次数来看她也算是个“平时隐匿身形的家伙”。
       
                       
       

发表于 2017-9-17 08: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理有据,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蕾蒂和莲子构成的密封就充分展现了zun的。。。健忘
这使得最后面被迫想起的猜测更加令人信服
不过有角就往鬼身上引申貌似过于主观,雉鸡头上是有着肉质角的
亚洲的角雉属(Tragopan)的雄鸟也是世界上最豔丽的鸟类之一;求偶期喙下方有一块颜色鲜豔的肉质“围巾”和一对短的肉质角,体羽红、黄或灰色,具白色斑点。

这一点上我不觉得是参考的日本雉,
日本绿雉(P. versicolor)的体羽主要为绿色,有金属光泽;对人类未能觉察到的地震十分敏感,当地震将临时齐声鸣叫。
看起来配色就不一样,除非2p配色。
但是雉也有星名《晋书·天文志上》:“野鸡一星,主变怪,在军市中。”不晓得日本那里是否有雉星一说,有星名存在就势必有对应的神

腰侧纯蓝灰色,向后转为栗色。尾羽很长,先端锐尖,中央黄褐色,两侧紫栗色;其中央部贯以多数黑色横斑,至两侧横斑亦转为深紫栗色;翼上覆羽大多黄褐而杂以粟色,向外转为银灰色:飞羽暗褐而缀以白斑:胸部呈带紫的铜红色,羽端具锚状黑斑;胁金黄。亦散缀以黑斑;腹乌褐;尾下覆羽栗、褐相杂。脚短而健,呈红灰褐色,具距;爪短而钝,黑色。雌鸟体形较小,尾亦较短。体羽大多砂褐色,背面满杂以栗色和黑色的斑点。尾上黑斑缀以栗色。无距。

这是通常指的雉鸡,即野鸡,(如院长所示图片)真正应该称环颈雉(Phasianus colchicus)并非日本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11: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丢肥皂 发表于 2017-9-17 08:39
有理有据,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蕾蒂和莲子构成的密封就充分展现了zun的。。。健忘
这使得最后面被迫 ...

肉质角的思路很好,日本雉等分类也确实是我没搞清楚的,请你再基于插图的配色看看有什么适合的鸟类?对应的星神倒没必要考虑有传入日本。

点评

emmm,我从雉类考虑,最像的应该是蓝鹇(xián)(学名:Lophura swinhoii)  发表于 2017-9-17 13: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7 13: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鹇(xián)(学名:Lophura swinhoii)又名蓝腹鹇、台湾蓝腹鹇、华鸡,是一种大型雉类。雄鸟全长72~81公分,羽色深蓝,有白色短羽冠,上背、中央尾羽为银白色;肩羽暗紫红色;雌鸟体型较小,身长在55~60公分之间,羽色大致为灰褐色规则斑纹。
蓝鹇是台湾特有鸟种;栖息在海拔2000米以下中低海拔的阔叶林或混生林中,行动谨慎,常常悄然无声地活动,不易见到。以植物的果实、种子为食,也吃一些无脊椎动物。
这大概是我觉得最像的了QAQ IMG_1267.JPG IMG_1266.GIF IMG_1263.JPG


IMG_1265.JPG

点评

干嘛一定要分地方区别呢,直接当雉鸡看也是可以的吧。  发表于 2017-9-22 21:50
突然觉得日本雉的思路可能是错的,从高天原来到苇原中国的雉完全没必要是日本的品种,葬礼上的则可以是。  发表于 2017-9-17 15:43
我个人是觉得最好能有笹川先生的《日本的野鸟·羽翅图鉴》啦,貌似译名是“羽翼的魅力”,zun的灵感应该是日本存在的鸟类或者著名的鸟类,头上有肉质角是雉鸡类的特色(不过会在繁衍期凸起的就只有角雉了吧)  发表于 2017-9-17 13: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2 21: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美丽的少女出场次数也不少了(香霖堂出现2次图片,铃柰庵出现1次图片),可就是还没有个官方名称……(微妙)
话说,那个束腰的宽度……没玩过束腰的人大概不会了解的吧。(微妙地暴露了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0-17 11: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