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9|回复: 1

[短篇楼] 归航之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彼岸一边深处,耸立着一间巨大黑白相间的审判所。而这个巨大审判所此刻四下无人。只有在审判长的位置上还坐着一个人,四季映姬审判长正伏在案头,专注着写着今天的报告。  
不久四季放下了手中的笔,扭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才伸了个懒腰。今天也工作了一天,顺道去彼岸看看小町吧。这么想着的四季映姬走向了彼岸。
彼岸边的曼珠沙华和自己最初看见的景象依旧一样,一片艳丽的红色漫天遍野,三途河像一把尺子从两岸的花丛中分隔开生者与死者的世界。左右张望,那个本应在岸边看守的摆渡人却不见踪影,只有一条木船停靠在岸边。
“……又偷懒了吗。”四季忍住怒火,四处寻找小町的踪影。果然和以往想的一样,在一处彼岸花茂盛的地方,四季找到了正在睡觉的小町。那把象征身份的巨大镰刀也放在一旁。
从背后靠近的四季本想狠狠敲击小町的头来给予一点教训,但在动手的前一刻四季听到了小町口中喃喃的梦语。“妹妹,我已经答应了呢。你安心的离开吧,去完成你一直想继承的职位吧。”
听到这句话,四季举在半空中的手轻轻垂了下来,仿佛看见许久前的小町,那时她还不叫小町,头发也并非是现在这样的红色。
她和幻想乡里的一名御阿礼之子一样,不过她在数百年前任是作为一名人类,一位姐姐。
这时的小町似乎还未发现了四季的到来,她翻了个身,眉头微微皱着。而在梦里,小町看见了许久以前的景象。
天上下着雨,地面泥泞湿滑。自己在路上艰难的走着,好像一艘飘荡在水面上的孤舟。随着风浪摇摆不定,下一刻就会沉下水面。虽然风雨没有加大,但自己却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好饿……快走不动了……”本来是打算去哪户豪宅人家的后门,看看能不能乞讨到一些食物。结果接连碰壁,还差点被打了一顿。
“咕——”肚子不停的向自己发出抗议,身体也越来越沉重。“呵呵,这样下去说不定就要和死神见面了吧。”自己心里这么想着,脚下突然一个不稳,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啊啊……只能到此为止了吗……”意识随着雨水的冲刷越发模糊。在自己意识消散前,自己听到了一句话。
“呐,父亲。能不能把她带回去。”
哗啦!整个身体仿佛被从水中拉起,再次回到了动荡的船上。
悠悠转醒,发现四季大人正坐在自己身旁。转过身说道:“四季大人,上午好啊。”看见小町漫不经心的样子,四季本来压下去的怒火又有再次升腾起的冲动。
“小町,你这么又偷懒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嗯?诶?!”四季本想好好说教小町一番,但小町却直接将四季揽入了怀里。“你你你!干什么啊!小町!快……快放开我!”四季做出了挣扎的姿态,但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往小町怀里钻。
“安啦,四季大人。其实今天是转生之日哦,虽然妹妹还健在,但让我休息一天可好?”小町边说边抚摸着四季的头,像是在安抚一只猫咪一样。“要不我和你讲一下我和妹妹以前的故事好吗?”
“哼……难得看在是今天,就勉为其难的给你一天假吧。之后的工作可是要增加一天!不许给我忘了!”四季说这话时仍蜷缩在小町怀中,看着四季如同猫咪的样子。小町笑了笑,摸了摸四季的头,开始讲述对自己而言是很久以前的往事。
在幻想乡还未成立之前,在一间庭院里有一名女孩正在丢石子玩,一旁的屋子里,另一名打扮的一摸一样的女孩则在抄写着什么。
在院子丢石子的那个女孩总是能够把石子给准确无误的投掷到自己想扔的地方。但没过多久,丢石子的女孩似乎有些厌烦了,把手中最后一块石子丢进墙上的裂缝后转身,径直走向了屋子里。
“呐~妹妹。你念几段小野小町的诗歌给我听一下好吗?”丢石子的女孩走入屋里坐到桌子旁。
“那我还是念那首你最喜欢的咯。”被叫做妹妹的女孩放下笔,双手撑住下巴像是在回忆什么一样。
“思ひつつ寝ればや人の见えつらむ梦と知りせば覚めざらましを。 ”(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会。)
“是这首吧?”妹妹念完诗歌,看向姐姐。“嗯!就是这首!妹妹你的记性真好啊,明明我也背了这么多次却总是记不下来。”姐姐笑着挠了挠头。
“话说姐姐你还真是喜欢其实你只是想听我给你念是对吧?姐姐?”妹妹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看向姐姐。
“诶嘿,有什么不好吗?”姐姐笑着,抱住自己的妹妹。“等下帮我扎一下马尾吧~”“唔……”妹妹因为姐姐的拥抱脸变得通红,但并没推开自己的姐……“啊!痛!四季大人你干嘛掐我!?”
正在讲着故事的小町被四季掐了一下。“哼!”四季从小町怀里跳出来,一脸不快的表情。“今天的假期取消!赶紧回去工作!”说着四季敲了敲小町的脑袋,自己转身离开,留下小町待在原地。
看着四季离去的背影,小町垂下了脑袋。“抱歉,四季大人。虽然我也清楚,一个上司怎么可能总是来看一个不听话的下属。还总是对这个偷懒不听话的下属关照有加。但……我没法回应你的心意啊……”无视了四季离开时的命令,小町再次躺下,身边是和自己头发一样鲜红的曼珠沙华。
小町的脑海里又回忆起了另一件往事。
“妹妹,你真的打算继承和父亲一样的工作吗?”姐姐关切的看着妹妹。“嗯,我决定了,姐姐你会支持我的吧?”妹妹和姐姐双目对视,姐姐感受到了妹妹坚定充满决心的目光。
微微偏过头避开妹妹的视线问道:“可是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姐姐你也清楚吧,你是因为饥荒和战乱而流浪的孤儿,现在不少人都还因为这些而不了解过去。我不希望过去的历史就这样被埋没,我希望能和父亲一样记载它们并传承下去。”妹妹进一步靠近了姐姐,希望能让姐姐感受自己的决心。姐姐也终于再次和妹妹对视。
看着那种无法让人抗拒的眼神,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疼爱的妹妹,姐姐最终还是妥协了。“嗯!我一定会一直支持你帮助你的。”
在这一刻,自己仿佛又迷失了方向,孤舟又漂泊了起来。自己的妹妹找到了自己的使命,那自己呢……
“真是的啊,不知道她现在还过得好不好。”脑内回响着自己向妹妹保证过的话,小町坐起了身。还是回去工作吧,至少不能继续违抗四季大人的命令了。成为死神是自己的想法,虽然有过后悔,但每次在妹妹转生之时看见她,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自己的努力和决定她一直都一无所知,自己也怀疑过再这样下去是不是真的值得。
只是小町一直感觉,自己那种在船上飘荡的感觉这千年间都未曾改变,哪怕是站在彼岸的陆地上也好。船一直都摇摆不定,现在虽然看见了灯塔,但却还依恋着过往曾停靠的某个岛屿,自己却从未归航。
“算了。”小町摇了摇头,把脑里这些想法甩开。只要自己的妹妹能够顺利转生,那自己的工作就是值得的。已经过去了近千年,只要妹妹每隔几百年能给自己扎一次头发就足够了。
远处,四季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块巨石之后一直看着小町。看见小町起身四季慌忙躲进石头后面,又慢慢探出头,确保自己没被发现。
直到看见小町慢慢离开,四季才靠着石头坐下。“唔……真是的,明明我是上司。干嘛要这样……”虽然作出了这样的举动,但四季也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一股做贼心虚的感觉。“真是的,不就像我把她从妹妹身边偷走了一样吗……出手的话就和作弊一样了……”四季坐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双腿,头死死的埋在里面。
自己也是在很久以前见过两姐妹,而小町也因为自己才当上了死神。这时四季的脑海里也慢慢浮现出了第一次见到小町的场景。
这是阎魔间难得的一次换班,四季也因此得到了休假批准。不过在假期批准之前,四季接到了来自上司的一个指令。本来四季有些不耐烦,但在看过指令内容后却反而起了兴趣。
是一个来自人类的请求。据说是打算让自己的后代拥有过目不忘的记载能力,而且还是自己后代提出的。正好这个人类处于四季管辖的区域范围,通不通过就让四季自己判断了。
顺着指令书上的指示,四季来到了一户宽大的人家门前。虽然谈不上富丽堂皇,但比起周边的人家已经称得上是相当的气派。
敲了敲门,一个侍女走了出来。“你好,请问您是今天来拜访的客人吗?”听到侍女的提问。四季有些惊讶,今天自己会来拜访的指令应该只有彼岸的相关人员才知道。或者……四季转念一想,也有可能是今天还有别的客人吧。
“我叫四季映姬,是来拜访御阿礼之子的。请问她们现在方便见面吗?”侍女露出惊讶的表情。“好的,您先进来吧。我去和当家的说一下。”边说,侍女作出邀请四季进门的动作。进门后,四季随着侍女来到了客厅。“请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准备茶水和通知当家。”说着侍女向四季鞠了个躬,退出了房间。
看着侍女离开,四季又从刚才的话语里了解了更多信息。“看来这户人家已经有些没落了,不然不可能让一个侍女同时负责这么多事情。”片刻后侍女又推开门走了进来。“这是您的茶水,请慢用。”说着,侍女把茶水端到了四季面前。“当家的随后就到,请您稍等片刻。”
“嗯,谢谢。”四季向侍女点点头。在侍女离开后端起茶杯品尝,茶水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味道也非常甘美。“虽然只有一个侍女,但效率非常可观啊。”
此时,门再次被拉开了。站在门前的除了侍女,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淡紫色的短发,头上还别着一个山茶花的发饰,站在三人的最前面。“看来这个人就是当家了。”四季心里想着把视线转向了另一个人。“那另一个是……”
在看到她之前,四季一直以为一见钟情是只会在言情小说里的发生的剧情。可现在,这件事情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站在当家后面的人,穿着朴素,头发两侧扎着和短发齐平的天然卷马尾。样子平心而论也不算超凡脱俗。在四季眼中却有着一股无法阻挡的魅力。两人应该是姐妹,但相貌上却有着一定的差异。不过在这时的四季眼里这些都看不见了,四季的视线几乎全部落在了后来者身上。
那时的四季心里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见到了一个从未见面,但只看上一眼就能立即明白,那是自己一直在找寻之物的直觉。一种源自内心的感觉。
之后的对话四季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是非常模糊,自己和那时的御阿礼之子表明了来意,确定了对方的要求之后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但和她说过的话却每个字都能清晰的想起来。“诶!您是阎魔?”“我看起来这么可怕吗?”“不是啦~只是好奇而已。没想到阎魔原来长这样子啊。”“呵~那你认为的阎魔应该是怎样的?”“威严又庄重的~”“诶呀,你是说我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吗?”“都说了不是啦!”……
现在每次在回忆这些对话之时,四季自己的脸上会不知不觉的挂起微笑。那是在平时绝对不会露出的笑容。
之后的休假的日子里,四季几乎天天跑去找她。自己最初安排好的假期行程早就抛之脑后。
很快四季就迎来了假期的尾声,今天是最后一次来到这间院子门前。和之前一样,四季和她坐在院子前的谈天说地。不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妙的气氛。似乎两人都有想和对方说,但没说出口的话。
四季感觉到了这股气氛,自己是因为要离开了。不知道怎么道别,可是她呢?
“阎魔大人,那个……嗯。最近我带您去的那家甜品店你喜欢吗?”姐姐奇异的停顿让四季更确信了自己的猜想。稗田长女肯定有什么想和自己说的。“嗯,非常喜欢啊。”客套的回应一句。四季陷入了沉思。
“她肯定有什么想和我说的,我要怎么样提问才能让小町不会感到为难呢……或者……干脆在她死后以她姐姐为理由把她的灵魂扣押……不不不,我是审判长,这种事情不能做啊……”正在四季思索时稗田长女轻轻拍了一下四季肩膀并问道:“阎魔大人,我有一件事想问你。请问你能回答我吗?”“嗯……嗯。”还在走神的四季机械的回应了几声。
“请问我可以去地狱打工,来代替我妹妹的工作时间吗?”“啊……嗯。”还在沉思的四季没有反应过来。
四秒钟后……“诶诶诶!!!!!!!!你说什么?????”
四季突然发出的叫声让几只在院子中觅食的鸽子受惊,拍打着翅膀飞向空中。
“嗯,我希望能在地狱找到工作,代替妹妹的打工时间,让她能更好的在现世完成她的使命。”姐姐一脸平静,仿佛在道出另一个人的经历一样。
“不不不,你应该清楚啊。去地狱工作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四季似乎忘记了自己刚刚还在想的预谋,说出了与内心相违背的话语。正在四季打算向姐姐长篇大论解释的时候,姐姐挥手打断了四季。“阎魔大人,我啊其实是个孤儿,最初是妹妹向父亲请求收养我,我才得以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找一个报答妹妹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我怎么可能错过呢?”
四季有些发愣,她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向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姐姐像突然给了自己一记回马枪,而自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呆愣半响,四季嘴里吐出一句话:“你真的确定吗?”
“嗯,我确定了。”
在那天,四季只记得一件事。自己在和姐姐说了自己假期结束的事情后,逃跑似得离开了那间大宅。在回到彼岸那片花丛之前,四季一直都很平静,但在独自踩在那片土地之时,四季放声大哭,一瞬间又转为大笑。两种极端的表情在四季脸上不断变化交汇,四周的曼珠沙华微微晃动。
天边披上了火红的晚霞,彼岸在残阳的照射下变得火红。一阵风吹来,火红的曼珠沙华如同波浪起伏。微风拂过脸颊,四季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脸上多了几滴眼泪。站起身,用手擦干眼泪,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彼岸。
在姐姐死去的那天,四季已经安排好了她的职位,作为一名引渡死神为地狱工作。而稗田阿一在地狱工作的时间经过协商,缩减至了三分之二。姐姐在成为死神的那一天,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姓名:小野冢小町。
数百年来,小町在彼岸的三途河前引渡了无数灵魂,而每隔百年。那便是稗田当家转生的日子,小町一定会单独空出船引渡自己的妹妹,而此刻的小町必定是散发。在到达彼岸接受过四季的审判之前,稗田因为契约和其他死者都不同,身体不是麻薯状而是完美保持着人形。
这时小町会走上前去,拜托自己的妹妹帮自己扎一次马尾。而自己妹妹在帮自己扎马尾的时候,小町总是会产生一种自己在船上漂泊的感觉。妹妹帮自己扎上头发的手就像摇着船桨一样,漂泊的感觉在这一刻会越发明显。妹妹找到自己的归宿了,那自己呢……
虽然在阿求的记忆里,每次轮回转生都会有帮人扎头发的模糊记忆,但也仅限于模糊。自己在接受轮回之前自己好像也有一名亲人。就算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可这是自己获得能力前的记忆,想要回想起来却显得有些乏力。
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敲了敲了,抬头一看是小铃。“阿求,干什么呢?怎么又发呆了?”小铃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关切的神情。
“啊,抱歉。只是想起了一些许久以前的事。”阿求侧头把头发顺到耳后。“小铃,再过不久可能就到我转生的时间了,很抱歉啊。”阿求深深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因为自己能力的代价,自己不可能在现世长久的陪伴某人
“没关系的,阿求。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在你离开之前让我们好好享受现在拥有的时间。”小铃的马尾随着话语一摇一摆,就和她那头橘黄色的发色一样,小铃天生就带着活跃周围的能力。明明自己的性格是严谨认真,为什么会和这种大大咧咧的人相处的这般融洽呢?阿求一直都没有想明白。
阿求到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小铃的情景,那个亲自把古籍搬到自己家中却又险些摔倒的冒失娘。虽然初次见面就感觉是一个不太靠谱的人,但是等回过神来,和小铃关系就已经从偶尔见面的朋友变为了无话不谈的两人。
“你就别上蹿下跳的了,小铃。头发都被你弄乱了啊。”“啊啦,是吗?小铃摸了摸头上的马尾,发圈已经松了开来。
看着想帮自己打起精神的小铃,阿求伸出手拉住了她。“坐下吧,我帮你重新扎一下马尾。”边说阿求帮小铃解开发圈,熟练的扎起了头发。“呐,阿求虽然这不是你第一次帮我扎马尾了。可你明明是短发,为什么对扎马尾这么熟练啊?”“很熟练……吗?”阿求看着自己都感觉熟练到不可思议的动作,也产生了一丝好奇心。“我是有帮别人扎过吗……”
净颇梨之镜的好处就是能看到照应对象的一切经历,坐在阿求对面,趁着阿求倒茶转身的空档,四季透过镜子看见了前不久的这一切。再过不久就是阿求的前往地狱工作的日子了,阿求也对此有了准备。四季只是在完成每年来一次阿求家的例行公事。
匆匆完成自己的工作,四季再一次离开了稗田家的宅院。只是这次心情沉重了许多,小町最近因为阿求即将轮回,解下了自己的马尾。
在自己看来对小町而言,妹妹帮自己扎马尾无疑已经是一项近乎神圣的仪式了。虽然自己也用假发练习了好久扎马尾的技巧,可总是没有勇气向小町说出口……“到底该不该告诉小町啊……”四季的内心又一次陷入了混乱。“总之先去看看小町好了。”这么说着四季又去往了彼岸。
度过再思之道,来到三途河前。四季远远望去,小町这次难得的在认真工作,用那柄巨大的弯曲镰刀摇动着船只带着一个个亡灵度过彼岸。四季也见过其他的死神,不过他们的镰刀无一例外都是笔直的,最多带有一点弧度。而小町的镰刀则是弯弯曲曲。镰刀是死神的象征,死神作为冥界的引渡人,收割灵魂必须果断,毫不留情。只是小町身上残留了太多思念,导致镰刀也物随主人形,变得弯弯曲曲。
小町那对标志性的马尾也解了下来,现在的小町是散发的形象在工作,那一抹艳红在三途河上晃动着,四季下意识伸手去抓,但什么也没抓到。四季只能呆呆的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心。
“四季大人,发什么呆呢?”“诶?唔啊!”回过神来,小町正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则是被吓了一跳。“噗嗤~~~好可爱的声音啊,四季大人。”小町在听到四季的叫声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小町!!!!!”
一番说教后,四季才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哈……小町,你什么时候才能尊重我这个上司一下。”小町从四季说教开始就一直保持似有似无的笑意,听到四季说教完后小町才抬起头说道:“不知道啊,不过四季大人,现在要我载你过河吗?”说完小町站起身,向四季伸出自己的手。四季望着小町的伸过来的左手,伸出自己的手。死死抓住。
“阿求的事暂时先保密吧。”跟着小町向船上走去,四季暗暗想到。心情随着前进的脚步越发沉重。
可日子是不会看人的心情来决定要不要停止的,彼岸的曼珠沙华虽然不会凋零,但人死去了总是会来到这里。阿求在出生数十年再次来到了这里,
“这是第九次的轮回了吧。”阿求木然的看着三途河,虽然在离开前和小铃好好的告别了,但总是放心不下啊。慢慢走近在河岸边等待自己的死神,和过去几次的记忆一样这名死神以散发的形象在等待着自己。那么接下来似乎是要……
“阿求!”正在阿求回想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时,远处传来一声呼喊。“小铃?!”阿求辨别出了呼喊自己的声音,转过身,小铃正从远处跑向自己,不一会就来到了自己身前。“小铃?!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阿求的语气一半是震惊一般是担忧,自己的确告诉过小铃,人死后会来到三途河被死神引渡,可自己完全没想到小铃居然会跑到三途河来找自己。“你个笨蛋快回去!这里不是活人该来的地方!”阿求的语气满是焦急,甚至推攘着小铃,希望她尽快离开这里。
“阿求,等一下。我来这只是为了能最后送别你的!而且我有一件事至少……至少现在必须告诉你!”小铃紧紧的抱住了阿求,虽然是灵魂状态但阿求仍然有着一定的实体。只是小铃感觉阿求是在太轻了,轻的就像一页纸。“阿求ちゃんのことか好き!”
这一刻,阿求和小町都愣住了。阿求笑着然后哭了,小町低下了头让人看不见表情。
“那么,再让我为你扎一下头发吧?好吗?”阿求流着泪微笑着说道,手轻轻抚摸着小铃的头。小铃用力闭着眼,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拼命的点头说道:“嗯”两人席地而坐,身边满是盛开的曼珠沙华。阿求迅速的扎好马尾,但又一次次解开再扎上。
这一刻不远处的小町注视着两人,手中的镰刀开始慢慢变直。那座自己一直能看见的岛屿现在不见了,自己再次漂泊了起来。
最终,阿求在给小铃扎上第十次马尾时,停了下来,手指被发圈勒出一道道红圈。感到阿求不在继续的小铃转过身,看着阿求,阿求回以同样的视线。
樱唇一抿值千金,珍藏十载唯献伊。曼珠沙华的花瓣纷纷扬扬的飞向天空。
“阿求,我会在你回来前一直等着你的。”坐在船上,阿求心里反复回忆着这句告别的话语。小町只是在船尾无言的撑船,一阵风吹向两人,小町的那一头散发在风中摆动着,手里篡着的发圈已经被揉到变形了。
“那个,请问您能帮我一个忙吗?”快到岸边时阿求试探性的向小町提问。“说吧。”小町面无表情的回应。“能够在把我送去阎魔那里后去保护我的恋人吗?我不希望她再回去的路上遇到危险。”“……嗯。”这一刻,小町镰刀上最后一块弯曲的部分也消失了。
在送走阿求后,小町迅速的返回了小铃那边。并一路暗中护送着小铃,透过自己的眼睛小町知道小铃不会和自己妹妹再次转生差的年龄过大。只是妹妹不单找到了自己的使命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那自己……在船上漂泊的感觉再一次席卷了小町全身。
之后的时间如同水一样过去,四季的心里还是阴沉沉的,在阿求被小町接回地狱的那天开始,小町脸上鲜有笑容再出现,也没有在扎起那标志性的马尾。
而且镰刀也变得笔直,不在像以前一样弯弯曲曲。每次自己去看望小町关切的询问发生了什么,小町总是挂出一丝苦笑,然后抱住自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四季映姬想从小町那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小町一直都是笑而不答。最多回应四季“我在思考啊,四季大人。目的地好像出现在我面前了。”
四季映姬总是猜不出小町想表达什么。
终于在一个月后,四季再一次去看望小町时。小町坐在花丛中,鲜红的花朵衬托着小町,四季脸红了红,随后假装镇定走向小町。
“四季大人,你来啦。”小町说出口的语气似乎一直在等待着四季一样。“嗯,怎么?你又在偷懒了?小町我说过……”正当四季打算开始惯例说教时,小町又一次打断了四季。
“四季大……不,映姬大人,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这时小町突然露出了笑容,许久未见的笑容在四季眼里产生了无可比拟的杀伤力。“诶……帮、帮、什、什么忙?”这时候映姬才看见放在小町身边的镰刀又开始变得弯曲了。
“请帮我扎一下马尾。”小町笑着向四季伸出了手,掌心放着两个发圈。
“映姬大人啊,我找到我应该回去的地方了。”
这一刻小町终于的的确确感到了一件事,那艘漂泊的船进岸归航了。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喵玉殿了,发一篇之前写的短篇好了。感谢每位能看完的读者,如果有什么建议和意见也欢迎告诉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0-17 12: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