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54|回复: 2

[短篇楼] 慧音同人《荞麦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19: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师,历史是什么呢?”唐突的提问打断了慧音的思路,手中飞舞的粉笔戛然而止,讲义上面的内容她一个字也不想说下去。浓浓的反胃感在她的耳边低语,期望从她身体的每一个缝隙渗透其中。
“历史是教训,是让后人警醒的鸣钟,是为了提醒后世之人前人的伟业,和前人的过错而留下的东西。”慧音重复着课本里那些话,她不想思考,她不想触及这个话题。
“那老师你是什么呢?”慧音握着粉笔的手在颤抖,言语无法表达她现在的心情,她费力的从后槽牙里挤出理性的话语“我是你的老师……”
“不不不”学生那轻浮的话语生生打断了她“你是慧音,是能看透天下历史的存在。那么慧音,你看过这么多历史学到了什么呢?”
挑逗的话语几乎让慧音崩溃,她不想再听到这令人作呕的声音,高挑的声线就宛如生锈的钢锯一样,消磨着慧音最后的一份心神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声音再次传到慧音耳中,手中的粉笔已经被她捏断,猩红的血丝渐渐爬上了她的眼睛,她现在只想转身,好好的骂这个声音一顿,但事与愿违,最后的问题还是传到了她的鼓膜之上“妖怪啊,你看到你犯了什么错吗?”
“滚!!”慧音愤怒的咆哮是她印象中的最后一声。
  深秋,干燥的落叶失去活力,静静仰望着曾经属于它的世界,只不过,有心无力,生死由天。生命的恩赐对他来说已经结束了。掌管此物的人,要维持现存之法,所以要收回这份恩赐,赐予另外这的享用它之物。
      慧音的鞋子踩在地上落叶里,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声音让人愉悦。若是她看起来再小一些,估计会在这里多踩几脚。
慧音手中怀抱着今天的教案,几本不算厚的课本包含了她多年教学的心血。她向学生灌输启发,灌输知识。因为她能遍看天下历史,能分辨万事善恶。所以主动承担了教师一职,不为别的,她心中有一份责任感,希望凡尘之人能有幸福未来,不单单是浑浑噩噩完成一天的劳作,过完宛如机械一般的生活后倒在名为幻想的土地上。或许土地会丰收,或许家畜会丰产。但她觉得,这些人若是能更有想法,会过的更好。而不是一直在靠天吃饭。幻想乡有充分的自由,允许他们去想,去实践。
家里的灯亮着,她心里明白,只有一个人会在饭点过来。便加快脚步,向家走去。到了门口,推门便入,想都没想就对着屋里喊:“妹红!我回来了!”这妹红一副快饿死的样子在地上躺着,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一听这慧音回来了,当即就来了精神,说个不恰当的比喻啊,养过狗吧?一个样。
这给人家妹红饿的,那是神志不清,不着四六啊。抱着人家慧音的腿就哇哇哭啊,一边哭还一边念叨:“你可回来了啊……受不了啊,前胸贴后背啊……这两年没搁胸口吃上几两肉这全饿没了啊……咋整啊嗷嗷嗷……”霍,这给人家慧音造腾的。
“好好好,别闹了妹红,我这就去给你准备……这是什么……”慧音废了半天进才把身上的妹红甩下来。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不禁好奇的问道。
“这个啊,这个是你的学生今天刚送过来的,说是自己家的荞麦面,送给你尝尝……”妹红从地上站起身来,挠了挠自己凌乱的头发说道。
慧音看着手里的盒子,思绪万千。她血淋淋的过去站在她的面前,直勾勾的盯着她。每一分每一秒,都从她的视线中滴落。提醒她那些散不去的过往。
“老……老师……请您尝尝这个!”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手中捧着一个布包。身体向慧音深深的鞠了一躬,把手里的布包送到慧音面前。
“啊啦~真是懂事呢~谢谢你喽~话说这是什么呢?”慧音一边轻轻抚摸着少女的一头黑发,一边温柔的说道。顺手接过了少女手中的纸包。少女开心的笑了笑,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得出来,她并不富裕,一头齐肩却凌乱的短发,因为用不起发卡,而顺手用一枚曲别针别起的刘海。可能从别人那里收到的有些宽大的眼镜,没有一件带着富裕的气息。除了她那和生活丰足的人家的孩子一样笑容,算的上是她财富以外,真的没有什么了。“这是荞麦面,是我自家做的,要多健康有多健康,老香了!就是吃起来有点淡就是了嘿嘿……”
慧音笑了笑,在她面前半跪下说道:“哪里的话,有你这份心意吃起来可是甜的要命哪里会淡啊~来这个给你。”说着,慧音起身,从背后的架子上拿下来一个全新的笔记本递到少女的手里。
少女没敢接下,反而漏出一个有点窘迫的表情“这……老师,不太好吧……”慧音看透了她小小的心思,温柔的笑了笑。把笔记本推到她的怀里,说道“这是老师的一片心意,老师接受了你的,你没理由不接受老师的吧~不过你可要记好了,要好好学习哦~”
“嗯!”少女这才收下这个笔记本,不住的点头。
时间会流逝,人会成长,这是人类的优势,作为会思考的短寿种的优势。能用较其他长寿种来说短到不可思议的时间成长。比如说……一年?
“好疼!”沾着酒精的药棉戳碰到少女额头的伤口的时候,破损的组织把他们暴露在这个世界上的痛楚反馈给身体的主人。
慧音轻轻在“啧”了一下,皱着眉头,带着些许嗔责的语气说道“别乱动,怎么你会去和别人打架”
“因为……村里的二狗子说你是妖怪,说你会吃人,说上你的课一点用也没有,上了这么多年还是在家里种田,我不想和他一样在家里种田……所以……”少女稚嫩的双手紧紧地攥住自己略显短小的衣摆,泪水开始在她的眼眶里泛起。宽大眼镜上面结上了一层雾气。
慧音叹了口气,半蹲在她的面前,对她说道:“孩子,我教授你们知识,传授你们道理,不是让你们去照搬它,从别人嘴里扣一口饭吃。是为了让你们有思想,让你们拥有创造性,让你们拥有自己独特的闪光点,不让你们泯没在众人之中,这样,你才能成为自己,才能创造出更好的生活。这才是目的,至于我是不是妖怪吗……”慧音慢慢的站起身来,微微一笑。摆出一个盛气凌人的表情“哈哈!我可不只是妖怪,我可是妖怪中的贤者!在满月会长出双角,不过我不吃人,因为我是能吞噬历史的大妖怪哈哈……你放心,所有让你悲伤的历史老师我会一个不漏的都吃掉的!”
少女楞了一下,接着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哦哦哦!!!慧音老师你真的能长出角吗?超可爱的这不是!!!”
慧音当场呆了一下,心说你这关注点不对啊……可这话都问道眼前了,不回答也不合适,只能尴尬的挠了挠脸颊:“额……真的……”
“那那那……老师我也能和你一样吗?”少女兴奋的表情完全压过了刚才的悲伤和痛楚。起码,慧音的目的达到了。
“额……正常来说,人类是长不出角的吧……”慧音有点猜不透少女清奇的脑回路,起码这是她遇到第一个会说她的角可爱的人。
“不……我是说……向您一样吞噬别人的悲伤……我也能吗?”少女话锋一转,双眼里的光芒看起来是为此闪烁的。
这着实让慧音一惊,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回答这个问题,她只能看见过去,看不见未来。她只能尝试着去鼓励少女“你的话就没问题的,加油吧孩子,努力成为自己,为别人带走悲伤吧。”
少女露出了天真的笑容。无暇的天真笑容。对美好的明天憧憬的笑容。
这是慧音对这个少女学生时代最后的回忆了,后面的琐碎日常她没有费力去记,因为她知道。这个学生也会和别的学生一样,在毕业之后和她甩清大多数关系。虽然她不希望她成为乡里的一位平凡之人,偶尔碰到,寒暄一番,再没有更多的交集,之后后代也是如此,循环往复。她能做的就是为她指名前路,告诉她那些道理。为她展望未来,这便是她能做的全部。
但是她错了,这个人给她留下的回忆超过她的想象,甚至在这百年间都不曾有一丝退散。
在这届学生毕业之后,慧音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重复着一天一天的日常。直到多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那是一个燥热的夏天,恼人的虫鸣此起彼伏。诉说着让寻求清净之人痛苦的话语。每一声都包含着卑微生物的心愿,可慧音终究不是卑微之人,也没有心思去倾听他们的家长里短。便寻了个没什么人的小餐馆,打算草草结束这一天。
“唉?慧音老师?”坐在座位上的慧音突然听到有人叫她,本能的抬起头来。却看见一个消瘦的少女,穿着店里面的工作服,站在她的面前,头发上的略带锈迹的别针让慧音一眼就认出来她的身份。
“是你啊,你现在在这里上班啊。”慧音已经忘了她的名字,碍于面子没好意思叫出口,便只能这样称呼她。她想的没错,这个少女已经泯然众人,成为了人里的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甚至出了店门,就会忘了她的模样。
“没办法……世道不济,有口饭就不错了……”她的语气中包含着些许心酸,原来乌黑的秀发变得有些枯黄,中间甚至长出了银白的发丝,看得出少女把头发往后梳,为了盖住它们,但是效果不是很好,总有那么几根跑出来。
“是吗……乡里,也不好过吗……”慧音感叹道,但也只是感叹罢了。她心知肚明,乡里没什么大的变化,多了几个妖怪,来了几个神明,对于这些凡人来说,无非是逢年过节多上柱香的事情。
“不聊这个了,老师,今晚请你吃一顿这里家的荞麦面怎样?”少女试图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边说边往后厨走去“正好今儿天热,带您吃顿清凉的~”
慧音楞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太好吧,你这刚工作……”
少女想都没多想,打断了她“小事儿,小事儿。这是我的心意你总不能不接吧?我话先说前头了,咱今天别搞那些见外的事儿了啊,您要是过意不去,您就多来几次就好了。”
慧音这才显得有些释然,笑了笑和她说道“那就麻烦了……”
慧音吃完了饭,正准备走的时候。少女拦住了她:“慧音老师……我送您回去吧……”
“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这太麻烦你了”慧音连忙摆手回绝
“很久没和您说话了,我……想和您聊聊……”少女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慧音说道,无奈之下慧音只得答应了。
闷热的夏夜,天空之上繁星笼罩。破碎的残月钉在拥挤的天空上。少女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他们最后一场对话。
“老师…您还记得那个和我当年打架的二狗子吗?”
“记得,他怎么了吗?”
“他死了……就在去年,是场意外……很不幸,被他言中了,我没能成为自己……即使努力去做,也仍然是行死走肉。”
慧音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那是你还不够努力,拥有自己的意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可是老师你看,我都长出白头发了……”少女苦笑了一下,指着自己那藏在黑发里的银白色的过往说道。
“你不或许为自己而生,但是你仍要努力为自己而活。”慧音坚定地说道
少女只是苦笑,慧音也哑口无言。良久,少女再次打破了平静。
“老师,怎么成为自己呢?”
“这个你需要自己寻找,我帮不了你。”
“那么老师,怎么寻找自己的义呢?”
“这个要你自己考究,我也帮不了你。”
“老师……我老了吗?”
“……”
“不,你成熟了……”
“……”
“最后一个问题,慧音,我该怎么向你一样呢?”
慧音楞了一下,平静的说道“我记得我回答过你”
“不……我是说……怎么长出角呢?”
慧音感觉有点恶心,她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这个曾经的学生,不相信她会说出这种话。愤愤的说:“我不知道”
少女只是流出一个略带尴尬的表情,说道:“谢谢你给我那本笔记”
“为什么?”
“它能记录我活着的日子”
“……”
少女把慧音送到了,关门后良久也没有离去。一个人站在慧音的门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月仍然高悬,仍然未满。天空仍然拥挤,仍然燥热。少女喃喃自语道:“请吞噬我的悲伤吧……”便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
之后这家倒闭之前店慧音一次也没有去过,没时间也好,没想去也好。忘了这档子事也好,她一次也没去过。
最后一次相见也是个深秋,也是天地万物将死的日子,短寿种的生命宛如风中残烛,到了他们被带走的日子了,到了让世界安静下来的日子了。
博丽神社里,巫女今天没有清扫满地的落叶,反而拿出了一打资料和投诉信。一把推到了慧音的面前。
“你认识她么?”博丽灵梦点着桌子上的照片问道。慧音当然认识,照片中那非人非鬼的生物头上戴着她铭记了许久的曲别针。单凭这一点就可以确认她的身份,可慧音迟迟不敢相认。
“她怎么了吗?”慧音试探性的问道,她心中仍然含有侥幸,她不希望得到那个仅存于她臆想之中的答案。
“她在成为妖怪,用了我不知道的法术,杀了很多她旧识的人。我现在要确认她的情报,好去处决这个祸害。不能让更多人死了。目击者说她提到过你的名字,你和她有关系吗?”虽然博丽灵梦嘴上这么说着,可他的神情就像在谈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慧音沉默了,她听到了她最不想知道的答案。此刻,她感觉自己的口水,每一滴都变成了腐臭的腥血。她沉思了一会,还是开口了。“博丽小姐,不劳您费心了,我去解决它”
博丽灵梦闻言,挑起了一只眉毛,问道:“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学生……我要亲自解决它……”
慧音一路上心里百味杂陈,屈辱和懊悔凝结在她的心头,恶心与愤怒让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无奈和悲伤让她的双拳紧握。看着照片上那个还略微闪着银光的曲别针,她这次杀心四起。
树林里,地上闪烁着猩红的魔法阵,倒五芒上面写满了令人憎恶的咒语,没个字符都写满了无限的罪孽。周围摆着几个森寒的骷髅头,骷髅眼中流露出痛苦的鲜血,每一个都在诉说着他们生前所遭受的折磨。带着曲别针的少女就盘坐在法阵中间,她双目失神,凝望着渐渐暗淡的天空深处,凝望着,曾经属于她的世界。她不再是人,却仍未成恶鬼。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慧音粗暴话语打断了少女的沉思,不由得把他的视线拉回身后,看到的景色却让她双瞳一缩。之间慧音早已是怒发冲冠,紧握的双拳中似乎滴下了鲜血
“慧音……老师?”少女的声音已经完全失真,身上的皮肤宛如陶瓷一般易碎,无数的裂痕印证了这一点。头上长出了象征着她抛弃成为人的犄角,扭曲的骨骼盘旋而起,交错在少女的额头之上,谈不上可爱,只留下可憎。
“你这是罪恶的,是在犯罪你知道吗?!”慧音已经怒不可遏,她已经是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把眼前的恶鬼送回地狱。
    少女慢慢的站起身来,眼中的神情也慢慢燃起怒火。“那么老师你就是制裁我的正义吗?”
慧音恶狠狠的点了点头,对她说道“你已经误入邪道,就让我来给你解脱!”
少女闻言一愣,随即大笑不止,笑完后盯着慧音:“我为自己而活,有错吗?”
“废话!你杀了人!”
“他们本来就死了,他们没有成为他们自己,我让他们解脱,有错吗?”
“胡说!你怎么能否决他们的活!”
“你不是也在否决我的活吗?我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好,有错吗?”
慧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么老师,什么是对的呢?”
“……”
“那么慧音,什么是正义呢?”
“……”
“那么妖怪啊!什么,是我呢!”
“去死吧孽徒!”
少女宛若濒死的野狗,长着一口用来给予世界创伤的獠牙,每一刻都要让存形之人痛苦不堪,最后一声咆哮震碎了布满裂痕的皮肤,一个箭步,向慧音扑去……
几个回合后,重创的少女带着残破不堪的身体躺在地上,仰望着曾经属于她的世界。慧音的双拳之上沾满了她的鲜血,除此之外再无损伤。她向前走去,要掐断这个生物最后一丝生息。
突然少女开口了“老师……我为了更好的生活,有错吗?”
慧音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带着她仅存的温柔“方式错了孩子……”
“能…能教我正确的办法吗?”少女费力的望向慧音
“下辈子吧……永别了……”
少女用她最后的一丝气力,问向慧音“您……能吃掉我的悲伤吗?”
慧音没有回答她,只是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用尽全力的一击头鎚击碎了少女的头颅。四溅的鲜血包含了慧音的悲伤与愤怒,也包含了少女的心酸和苦楚。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落泪,不知道自己是否呐喊。她也再也没有看到笑容,心酸,和罪孽。她再也没有见过少女。
“吃饭了妹红!”慧音对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妹红喊道。“额…吃饭,对我都睡糊涂了……”妹红起来擦了擦嘴上的口水。结果只在桌子上看到两碗荞麦面。
“额…慧音…晚上就吃这个吗?”妹红有点难以相信眼前的场景。
“就吃这个”慧音一边拉出桌子下的凳子一边说道。
“不会太淡吗?”
慧音楞了一下,随即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吃起来
“够浓了……”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枣大佬也跑到喵玉来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幻想塞钱箱 at 昨天20:18
沙枣大佬也跑到喵玉来了啊

hhhh,来玩嘛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1-20 15: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