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705|回复: 5

[考据] 再考《蓬莱人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1 02: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7-11-17 23:36 编辑

       首先自分のツラが曲がっているに鏡を責めて何になる・・・
——巴特,《攻壳机动队2 INNOCENCE》


       鏡は悟りの具にあらず。迷いの具なり、か。
——德古沙,《攻壳机动队2 INNOCENCE》


       何人か鏡を把りて魔ならざる者ある。魔を照すにあらず、造る也。
——草薙素子,《攻壳机动队2 INNOCENCE》


        “深見”首先是个现成的地名,日本很多地方都有,比如京都(其下属还有东山、深草、伏见三地,东深见?莲子就读的大学在京都)的深见峠、大分县原宇佐市的深见村、神奈川县大和市(位于ZUN住过的横滨和海老名之间)的深见町等。然后,堇子就读的学校起这个校名肯定不是因为宇佐“见”堇子参与引发了“深”秘异变,而是因为现成的地名就是“深见”。ZUN特意选这个地名,确实有可能只是因为前面说的这种浅显的捏他。
        其次,“深見”还成为了苗字和大和市某个神社的现代名字。关于后者,请直接看五蚁的考察碎碎念(http://abysmalhypogeum.blog91.fc2.com/blog-entry-86.html)。关于前者,则是我这次的切入点。今年恰逢《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版上映(日本上映时间是4月7日,早于《东方凭依华》第1体验版的发行),而我在本期学刊中,粗略地提出随着都市传说的发展,最终可能会在《东方凭依华》中捏他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第一季动画的核心概念“Stand Alone Complex”,且不提光靠那点论述最后能不能猜中,这一季动画中恰好也有个黑幕角色的苗字是“深見”而名字不明,最终话跳反时的唯一一句名台词是:“曲がらねば世は渡れず、正しき者に安らかな眠りを。”“正しき者”相当于“正直者”,而这句台词的流通汉化译版为“不屈者难渡人世,予正直者以安眠”……看上去和《正直者の死》有点像啊?

        关于对《蓬莱人形》的纯推理向解读,我在两年前的一篇文章(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4946)里就基本谈完了思路,这次不带过程地重新说下。建议配着这首曲子单曲循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58640/或者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4312113。虽然文本电波,但参考的原著太多也太明显,推理的难度不会比阿求那新连载了个开头的小说高。比起副标题从那时起就对幻想乡直言不讳的形容“Pseudo Paradise”,更值得注意的是,与此专辑同时首发于2002年8月的《东方红魔乡》是正作的开端,从《东方红魔乡》开始的几部正作里也大量存在着后来被直接或间接推翻的一设,又因为《蓬莱人形》的杀人故事和主线关联性不大、只是关键词看上去有些重合,所以往往不将其视为官作剧情必要的一部分来解读。

        但是,排除掉ZUN在后记中的自称“正直村的私生子,患畏高症最重的我”在一设中的存在(至少私生子和收养的混血孤儿是两码事,这次我还是不把这个自称的角色列为一设来考虑),反而可以发现——在C62、C63当时,《蓬莱人形》在背景设定上没有和《东方红魔乡》或《东方妖妖梦》发生明显的冲突,正因为它太含糊其辞了,所以即使是在后来后两者的设定被明显地吃书乃至今日,两版《蓬莱人形》的剧情也基本不和别的一设有冲突,所以根本没必要把它们同如今的东方世界观彻底隔离,《蓬莱人形》的剧情设定不像旧五作那样对ZUN再无利用价值、捡起来谈反而自找麻烦。按时序整理了并补充一下旧文,针对C62版文本给出一种最通用的推理如下:

        0.各人觉察的“小丑”是合计超过两个的不同人物,但是“小丑”之名不一定需要由谁来传播在各个时期的活着的正直者之间。人类巫女再美丽,光看样子就知道不会被称为“小丑”,用“小丑”一词形容的可以只是第一视角下的奇装异服者,不必总想着蓝蓝路;

        1.好奇者从小丑A(根据原文,不一定是男性,“”系误译)处获得蓬莱玉枝,被人断头,正直者-1;

        2.早起者先目睹了博丽的巫女(即C62版碟面角色,黑发,根据《东方文花帖》“幻想的音觉”栏目对《空中飞翔的巫女不可思议的每天》的解释“曲名的巫女很明显是灵梦了。”可知这是灵梦,但她写日记的8月不一定是2002年。根据《空飛ぶ巫女の不思議な毎日》可知灵梦开始独自飞行,所以C62版《蓬莱人形》的至少第13则附带故事发生在《东方封魔录》之后,然后从《东方红魔乡》omake可知,从《东方怪绮谈》到《东方红魔乡》“没经过多长的时间,(灵梦的)年龄也没变化”。所以,《蓬莱人形》C62版第13则附带故事发生在《东方封魔录》和《东方红魔乡》之间,又从《东方怪绮谈》的季节特征可知《东方怪绮谈》和《东方红魔乡》发生在同一年)的祈雨仪式,直到下雨都没有注意到巫女的消失;

        3.美丽者分别注意到了被雨淋湿的巫女和小丑B(可能和小丑A是同一人),成为小丑B的模仿犯即小丑C,因此从物理和心理上脱离八人的正直者,是原正直者中唯一的女性,金发,少女,对应《无人生还》中的黑幕角色“U.N.OWEN”。美丽者背叛的理由可能是私生子(如果存在则很可能是她这个唯一的女性生的,因为恐高所以在两年前就被留在了山下),男方比较可能是成熟者。美丽者割头杀死年幼者,被成熟者目击为“小丑”,正直者-2(其中美丽者假死);

        4.胆怯者是一开始曾“舍弃了人类的身份”的人妖混血儿(C63版第7则附带故事并未指明性别),正直村的私生子即使存在也不被胆怯者知道且因为恐高没进入幻想乡;

        5.成熟者见过“美丽的小丑”,目击了年幼者之死并为美丽者之死做了伪证,他和美丽者对应《无人生还》中勾结的医生和法官,合作俘虏了当时剩下的五人(被目击的是美丽者扮演的小丑C,或者假扮成小丑D的成熟者),并杀死了没有一起逃跑的聪明者,聪明者没见过任何一个小丑,误以为小丑唯一且只能在现存5个正直者之内。之后成熟者在自己房间内,被他藏匿的美丽者在咖啡里下了毒=媚药,被毒死灭口。美丽者还在胆怯者的晚饭下同种药,又在早饭下同种药,直到早上都没睡,正直者-2;

        6.早起者听说胆怯者的昏睡并发现了成熟者之死,根据排除法认为隐瞒了成熟者之死的警戒者是黑幕,就发疯钉死了警戒者所以知道还剩两人(他不认为美丽者还活着),被美丽者用早饭药翻后又被美丽者(可能打扮成巫女如图,此图是2001年初ZUN为创作新角色而画的“金发的谜之巫女小姐”,可以确定不是魔理沙)砍头,早起者这时以为早饭是胆怯者昨晚做好的,正直者-2;

        7.被美丽者用晚饭药翻但没死(因为人妖混血体质)的胆怯者在下午之后醒来,以为昨天死去的成熟者是今天才死去的,成功上吊自杀,正直者-1。



        综上所述,可知一开始八个正直者中,只有美丽者放弃了正直者的自我定位并存活、离开幻想乡,只有好奇者是被八人之外的男性(不一定是小丑A本人)杀死的,从头到尾都不能看出来妹红的戏份。再看C63版文本,根据曲目编号,我先推得这些不痛不痒的:

        8.附带故事2视角看见的女孩不一定是转型的美丽者;

        9.附带故事9是美丽者的视角;

        10.附带故事12是巫女的视角。


        然后,根据我在《佐藤义清→歌圣→佐藤义清plus》一文(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7301)中的思路,进一步推论:《蓬莱人形》的定位包括:从外界的观测者的视角来观察作为异界的幻想乡,为一些之后的stg里将要涉及的问题设下伏笔。然后可以发现:原计划成为完结作的《东方永夜抄》并不会唐突捏他《蓬莱人形》,反而完全可能是处心积虑地在回收《蓬莱人形》的伏笔,至于此时的动机则可能是刚结束播放并在最后一话有着深见的发言“曲がらねば世は渡れず、正しき者に安らかな眠りを。”的《攻壳机动队S.A.C.》。但是且慢,ZUN并不是突然重新使用《蓬莱人形》用过的捏他的,《蓬莱人形》实际上对应了《东方红魔乡》、《东方妖妖梦》、《东方永夜抄》至少三部官作,所以按顺序说清楚来:

        关于“蓬莱人形”一词在两版《蓬莱人形》中的所指,首先便可能是C63版2则附带故事提到的人偶,假设这第6和第8则故事的第一视角来自于同一人,那么这个人偶的特征是“被主人嵌入的来自活人的蓝眼睛时不时会给黑乌鸦给叼走”、“主人觉得它‘在啰嗦个不停’就砍了它的头”。现在关于《蓬莱人形》能说的不多,先继续谈;

        《东方红魔乡》Ex面芙兰主题曲《U.N.OWEN就是她吗?》的曲名,是基于《蓬莱人形》来玩梗的,因为《无人生还》(英文原名《Ten Little Niggers》,在美国出版时变为《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日译初期名为《死人島》之后统一改为《そして誰もいなくなった》)中的“U.N.OWEN”对应金发的美丽者,所以同为金发又有着符卡“秘弾「そして誰もいなくなるか?」”的芙兰被曲名(由东方世界观外的ZUN命名)怀疑是“U.N.OWEN”,正好魔理沙也是金发,两人就互相开玩笑说对方是要上吊的最后一人。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红魔馆的位置设定改变过,但从来不是在“森林深处”,然后芙兰直到《东方红魔乡》为止也有495年没离家过了,不能算是“迷失在这宅邸”,最重要的是,根据和魔理沙的对话可知,芙兰事先并不知道这本小说中作为立意重点的童谣,同理也不可能读过这部小说,她的符卡名仅仅是恰好和这部小说的日文名相似,看过小说的魔理沙便带着芙兰玩了几句没更多意义的梗。总之,《东方红魔乡》和《蓬莱人形》的剧情没什么必然的关联性,《蓬莱人形》里的“U.N.OWEN”是U.N.OWEN就是她吗?》在C62版对应的第11则附带故事里早起者看见的美丽者

        在C62版《蓬莱人形》和正式版《东方红魔乡》发售的8月之内,ZUN在“幻想揭示板”回答了一个显然没看懂《蓬莱人形》文本的问题(对话文本经Q&A格式化):

        Q:「蓬莱人形」正直村的人们一个个被束手无策地吃掉是为什么?

        A:那些都是(被)闯进来的人类。人类减少了同时包含着人类回到了原来世界的意思,他们并不是原本就在那里的。只是,他们大概已经住了两年左右了……


        可以看出,提问者误解了正直村的设定,ZUN则继续以正直村为地理前提来谈,基于C62版导言“我们正直村一开始就只有八人。全员搬迁到东面山头已经有两年时间。”,至于八人搬到“东面山头”建立正直村的两年前作为盗贼团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然后是C62版第3则附带故事预告过的《东方妖妖梦》,L难度下爱丽丝有着终符“咒詛「首吊り蓬莱人形」”,同样捏他了《无人生还》中上吊自杀的最后一人,但是,人偶不会自杀,上吊和砍头也是两码事。爱丽丝完全可能看过小说,但是她仍需要通过什么来得知“蓬莱人形”一词,或者是因为什么而决定采用“蓬莱”这个地名,因为对比她的其它符卡“AA「BBのCC人形」”,“蓬莱”并不是一个确切的地名。而且,虽然这个时期ZUN对“蓬莱”一词的理解是基于小泉八云的短篇小说《蓬莱》(其实是隐喻日本的寓言,脱离东方来看的话),和后来在《东方儚月抄》被临时(一开始“蓬莱国”是日本海对面的“常世之国”,不是月都,月都利用浦岛子从此盗取了对“蓬莱国”的信仰)设定为“蓬莱之国”的月之都无关,但假设地名“CC”不会重复,而爱丽丝已经有符卡“雅符「春之京都人偶」”,那么爱丽丝的语境中的“蓬莱”一词就不是指整个日本。即使满足“看过《无人生还》”和“有意采用‘蓬莱’这个地名”这两个条件,也需要更进一步的内在联系使爱丽丝决定将二者组合。

        再然后是C63版第1则附带故事预告过的《东方永夜抄》,Ex关卡boss是蓬莱人妹红,道中主题曲是《Extend Ash ~ 蓬莱人》。然后和《蓬莱人形》产生联系的是关卡标题“蓬莱人形”和妹红的称号“蓬莱の人の形”和符卡“滅罪「正直者の死」”、“「蓬莱人形」”。乍一看,是用称号“蓬莱の人の形”在妹红的蓬莱人身份和“蓬莱人形”间过渡,但是关卡标题及简介、角色称号、未收录于幺乐团的曲名等文段并不被承认在东方世界观内,所以实际发生了的只有:蓬莱人妹红给自己设定了两张符卡,分别名为“滅罪「正直者の死」”、“「蓬莱人形」”,就算是因为巧合命名了前者即她指的是别的正直者,她作为蓬莱人也毫无必要说自己是“蓬莱人形”。


        到此为止,把剩余的问题摆出来吧:

        1.C63版第1则附带故事是谁的第一人称视角,会不带敬辞地直呼“辉夜”之名,知道徐福东渡求药之事而且认为他失败了,认为蓬莱玉枝在一定范围内是找不到的(辉夜手上的可以不计);

        2.C63版第2则附带故事是谁的第一人称视角,口中的“奇怪之人”和“那女孩”分别是谁;

        3.C63版第6、第8则附带故事是谁的第一人称视角,漫无天日地迷失于某宅邸,其人偶“被主人嵌入的来自活人的蓝眼睛时不时会给黑乌鸦给叼走”、“主人觉得它‘在啰嗦个不停’就砍了它的头”;

        4.C63版第10则附带故事是谁的第一人称视角,目睹过洋馆的建立,在外见过女主人,最近见到貌似女主人小时候的女孩并认为是女主人的女儿;

        5.C63版第12则附带故事里为什么灵梦以第一视角说没见到人类,即美丽者有没有去博丽神社,如果去了的话她为什么不被灵梦当作是人类;

        6.C62版里叫住好奇者并给予蓬莱玉枝的小丑是谁,是谁为了什么砍了好奇者的头;

        7.C62版里美丽者一开始看到的小丑是谁;

        8.爱丽丝符卡“咒詛「首吊り蓬莱人形」”的来源;

        9.妹红符卡“滅罪「正直者の死」”、“「蓬莱人形」”的来源。


        而我的答案是:

        1.创作《蓬莱人形》时是“后来《东方永夜抄》里的妹红的原型”即妹红P区别是当时的妹红P可能被设定为临时进入幻想乡的,因为那时还没有大结界的概念),辉夜根据之前对不比等提的难题对妹红下了套,计划用刺客(可能都不是永琳或辉夜或兔子们,小丑A可能是辉夜。“刺客”这个概念在《东方永夜抄》里看也是相当突兀的,和永远亭的闭关政策矛盾,又不能总是由《东方儚月抄》四格中说的铃仙来当,所以我认为《东方永夜抄》中的“刺客”概念是《蓬莱人形》时留下来的,即使和对永远亭的新设定冲突也要这么做的原因便是要用《东方永夜抄》给《蓬莱人形》填坑,具体见下一条)刺杀妹红,结果是好奇者替妹红踩了进去。妹红不是其符卡“不死「徐福时空」”的解说者,可能至今都不知道徐福成功获得了蓬莱药,即出于忠义观认为徐福若成功就会回秦朝复命。这里顺带说几句,今年的《东方天空璋》甚至可以勉强捡起很久以前的《东方香霖堂》和《东方茨歌仙》的内容,但是这不是回收伏笔,因为当时创作这些连载出版物时ZUN几乎不可能想这么远,这是他自己在重新挖掘旧的官作设定及其借鉴过的他人作品ZUN以往的官作还没精彩到需要他这个原作者十年后就亲自再来致敬一遍的程度,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都是有在借用、改编他人文艺作品设定的,积极地考虑的话,这是他在重新认识自己一贯以来的创作手法,这时的他可能以不明显地吃书为底线、顺便捡起一些还能够再利用的老设定(包括《蓬莱人形》,不包括旧作、西方、《黄昏酒场》等),但是重点还是他要如何再在思想性上独立地创新

        2、5、7.灵梦于神社的第一人称视角,“奇怪之人”和“那女孩”指的都是“后来《东方永夜抄》里妹红的原型”,因为是蓬莱人所以在灵梦眼中“既不是人类又不是妖怪”,并不是VIVIT。无论多重视C61,ZUN也从来不必将自己作为音乐社团想出的《蓬莱人形》和剧情非官方的《西方Project》联动。这时的妹红或妹红P都没被设定是从外界来到神社的(即使是,当时也还不存在大结界的隔离设定),她被美丽者目睹为小丑B。灵梦看见的也是妹红,但是无法被她归类为人、神、妖怪之列,所以在C63版第12则附带故事里就没提妹红的情况,《东方永夜抄》里对符卡“「蓬莱人形」”的解说“原来如此是你啊。那个时候那个不可思议的人类。那当然是应该死不了的啊。本来就是不老不死嘛。”也是灵梦的第一视角,因为这时她认出了妹红;

        3.这两则故事是乙一的《暗黑童话》的综合捏他,人偶、黑乌鸦的设定无关于其它东方剧情,人偶的主人也因为被困在宅邸,所以也不是蕾拉、爱丽丝、美丽者、在C63版第10则附带故事里被目睹的“母女”,因此不多谈,等我或别的谁有空有兴趣啃《暗黑童话》再说;

        4.1.若是爱丽丝的视角:这个洋馆是至少五个正直者入住过的洋馆(在爱丽丝眼中一直有主人,在正直者眼中废弃了),因为位置关系所以不是红魔馆,当然不是此时爱丽丝的住处,因为是在幻想乡建造的所以不是后来的蕾拉家。爱丽丝因为好奇而潜入,发现了被砍头的“蓬莱人形”,之后可能将此处占为自宅,爱丽丝知道的小时候的屋主看似美丽者,这样的话就多了一个屋主、一个住客的设定,而且需要解释爱丽丝更早在幻想乡的存在,此时此洋馆及“母女”的设定可能来自于《东方梦时空》的卡娜·安娜贝拉尔的设定,或者是此时尚未确定的蕾拉的设定,或者是《暗黑神话》,就留给感兴趣者去揣摩了,我个人在此舍去这一系列麻烦的推测;

        4.2.若是灵梦或魔理沙(不推荐额外加入魔理沙)的视角:洋馆是爱丽丝建造的自宅,并不是至少五个正直者入住过的那个更大的废弃洋馆,见到的金发女孩恰好貌似她俩在旧作见到的爱丽丝(因为是妖怪,所以灵梦和魔理沙并不把爱丽丝当作名副其实的少女),于是误解了,那其实是美丽者;

        6、8.辉夜的刺客,可能包含辉夜本人。原计划一个用蓬莱玉枝吸引妹红(用不比等的典故),另一个趁机袭击,结果误杀了好奇者,此事被爱丽丝目击并认出了蓬莱玉枝(由《东方永夜抄》Ex对话可知爱丽丝那时在追求蓬莱之药,完全可能在更早就有做过相关调查),或者爱丽丝是在洋馆发现了被砍头的人偶即“蓬莱人形”,所以其实并不一定看过小说《无人生还》的爱丽丝以此为蓝本创作了符卡名“咒詛「首吊り蓬莱人形」”;

        9.妹红或妹红P目睹了正直者(至少包括好奇者)的死亡,也知道爱丽丝创作的符卡名“咒詛「首吊り蓬莱人形」”,于是根据自己的蓬莱人的情况自比“蓬莱人形”,并命名符卡“滅罪「正直者の死」”。


        总结一下:进入幻想乡的8个正直者全部死亡或者从幻想乡离开,其中好奇者是被辉夜的刺客误杀的,别人全是死于其它正直者(包括美丽者)之手,妹红、灵梦、爱丽丝目睹了一部分的事件经过,也因为被目睹而引发了一些不需要她仨亲自参与的事情,之后妹红和爱丽丝以此为素材玩了梗,灵梦和妹红于此时初见面,魔理沙可能不知道、芙兰不可能知道事件经过,但也用相关的素材在同时期玩了梗。

        再看看《东方凭依华》可以怎么再利用《蓬莱人形》。恐高者作为正直者是再不会进入幻想乡了,美丽者还有可能,但是一时半会看不出必要性。就这种程度,我就要说这两部官作会发生关联性吗?当然不会,我是认真推理的,即使失败了、没猜中也不可能用“脑洞”或“奶”这种词贬低自己的推断,我认为:虽然是很久没提都市传说异变了,但是《东方茨歌仙》、《东方铃奈庵》、《东方三月精》、《东方香霖堂》四部连载中的官作一直都在以自己的方向为《东方凭依华》铺路,其中《东方三月精》是靠皮斯引出地狱的话题,《东方香霖堂》是靠堇子保持对都市传说的关注,《东方茨歌仙》是用缆车引出石长姬或木花咲耶姬的登场,《东方铃奈庵》是靠阿求的小说追责“正直者之死”的案件。从《东方天空璋》的一年多前开始,阿求就开始以笔名连载推理小说,而她的笔名“阿加莎克里斯Q”和作家穿着都是在向东方世界观下亦存在过的《无人生还》的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致敬,因为模仿了爱伦坡的小说段落所以很可能也模仿过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段落,并且在第41话中称“Q”是“正体不明的当红作家”,所以不让小铃用“阿加莎克里斯Q”称呼她。阿求创作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改写幻想乡内发生过的悬案,虽然不太可能再重新追责,但是可以“在自己心里对这个事件做一个了结”,结果引出了知情且长寿的非人类者通过假扮成模仿犯来对她进行暗示。另一方面,阿求这时的文风还有一个特点,即在《这也全都是妖怪干的吗》的书名下把作案手法统一为小铃所说的“想伪装成是什么的样子”,换句话说即不需要非人类者的各种能力来带头作案(以前的大老爷确实是侍童杀的,狸猫只是协助了掩盖罪行),其实全都是人类自己做的,而《蓬莱人形》中的正直者们除了一开始的好奇者和自杀的胆怯者也大致可以认为都是死于人类之手,至少行凶手法全都是人类做得到的。由《东方铃奈庵》第46话(标题为《稗田阿求的哲学》,捏他的是前几话中阿求的新小说《Qの哲学》)猯藏发言可知该系列小说至此仍未完结,所以在此之后,只要不是小铃出走以致不便印书的时期,阿求都可能在各个系列中继续着这种文风的小说创作,而且把“正直者之死”作为一则悬案融入自己创作的推理小说,以至于引出知情者(比如小丑A及其同伙、妹红、灵梦)与她接触,C62版《蓬莱人形》的全部附带故事可能就是阿求的作品。另外,第48话中阿求对世界、真相的描述类似《络新妇之理》中京极堂谈论的世界的“理”、《涂佛之宴》中堂岛谈论的“梦”,有必要的话之后我会再谈的。而且,同时基于堂岛和素子的理论,可以整理出这样一种理解东方世界观用的范式:
        1.同一个人同时具备两个自己,一般只待在梦境世界这个异界的a,一般除了梦境世界待在哪里都行的A,梦魂作为幽灵同时处在A、a之内,最多只有一个;
        2.无论是否睡眠状态,梦魂都存在,或者说,“梦”是个体认识外界(包括自身肉体)的唯一途径;
        3.“醒着”或“睡着”的时候,A都从外界或肉体处接受生物信号来编写梦魂,梦境世界内的哆来咪可以直接改写梦魂即个体感知到的内容;
        4.都市传说即人们共有的关于单位人物或地点的某种特殊的梦,在各个Power Spot的力量石的基础上,哆来咪融入关于对应的Mystery Spot的梦,制造了最开始的神秘珠,因此可以为都市传说使用者提供增幅;
        5.秦心以自身为基石,融合自己使用着的、以人物为单位对象的都市传说,制作了首个新种的神秘珠;
        6.堇子的梦幻病的实质是,她“睡着”时a和梦魂变得分离了,二者被直接从梦境世界投入幻想乡,同时她的a变得越来越像A,这和胡蝶梦丸服用过量是极为相似的症状;
        7.无论是“醒着”的灵梦还是“睡着”的魔理沙,接触到她人的梦魂后,自己原有的梦魂都被挤到了A所处的世界,也算是一种维持质量守恒的交换之术?然后因为梦的内容和A接收到的生物信号过于不符合而“睡着”;
        8.梦魂是象征着肉体的A和象征着精神的a之间的媒介,即Ghost in the Shell,若妖怪化则必然来源于Stand Alone Complex型的都市传说(例如Laughing Man和Individual Eleven),并且象征着都市传说脱离对象人物、地点的进化,类似The Puppeteer;
        9.来源脱离A后,梦魂便趋向于“华胥之梦”,例如堇子,以及在成为“交换之术”适用对象后逐渐习得“完全凭依”技术的其她自机们,因为她们开始作为a形态的master通过使用slave体内的新种神秘珠即梦魂的一种产物来趋势slave的A了,一开始堇子反而会因为紫准备的人柱过于完美而不会在进入幻想乡后再次被“交换之术”选中。

        《蓬莱人形》在我这算是解读完了,继续谈妹红。从《东方凭依华》第2体验版manual可知,相比第1体验版新加入了一系列的“攻性憑依”,这个名号是捏他《攻壳机动队》系列作品中的两个核心概念——“攻性防壁”、素子的团队的定位“攻性組織”。然后,ZUN为妹红设定符卡“滅罪「正直者の死」”可能还参考了届时才完结不久的《攻壳机动队》第一季动画中深见的发言:“曲がらねば世は渡れず、正しき者に安らかな眠りを。”再然后,ZUN在《东方深秘录》将妹红炮友堇子的学校名设定为“东深见高校”有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换言之,ZUN至少可能因为这个校名的设定想起《攻壳机动队》这部作品,然后选择了让《东方凭依华》捏他它。如何捏他呢?

        在第85回二轩目中,ZUN提出历史会因为某些人的故意而在不全面的范围内重演,即模仿,而从《东方凭依华》序章可以看出,自机们再次因为流言将游戏转变成了收集向的(《东方深秘录》中因为许愿流言而纷纷收集7个神秘珠,结果不会实现愿望,这次则是基于各种目标定位尝试和别人组成更匹配的二人组,结果当然也不会满意,因为流言的传播者的目的显然是促进自机们以不多不少的2人为单位进行多次组队,然而当初堇子在深秘异变中的这一计策也不全然是出自她自己的意思),荷取更是重蹈覆辙,在《东方深秘录》中妄图用“人工都市传说”尼西号代替自己承载神秘珠,却一直没理解都市传说和神秘珠的关系,结果被猯藏点醒、发现自己身上“凭依”了都市传说,这次则是开发“人工完全凭依”,吃一堑不长一智。然后,《攻壳机动队》第一季动画提出的概念“Stand Alone Complex”在最后一话被解释为“原型的不存在,创造出了没有原型的复制品オリジナルの不在が、オリジナル無きコピーを作り出してしまうなんてね)”,因此,结合下述事实,我认为,《东方凭依华》大量参考《攻壳机动队》系列,新角色的都市传说正是类似“牛の首”、“Stand Alone Complex”,而且这个新角色也是诞生于都市传说或电子垃圾或垃圾信息的新型生命体

        1.自堇子登场以来香霖堂从无缘冢大量新进电子垃圾商品一事(已经霖之助新聘的助手至今身份不明,青睐电子产品,而且需要霖之助“讲解商品的名称和用途”,作为报酬,而由《东方香霖堂》新第2话可知霖之助的能力其实非常有利于理解深秘异变);

        2.《燕石博物志》第1则附带故事中“自从信息开始记录在电子媒体上以来,人们可以瞬间得到大量的信息。与此同时,自从原初开始就有着极大权力的速度与量,已经失去了价值。”与葵基于SAC现象担忧的情报同步化极高的相似性;

        3.《东方凭依华》对战模式灵梦对荷取有发言:“这次的异变,会不会是某个机械装置造成的啊”;

        4.《络新妇之理》里中禅寺秋彦提出,基督教背负着的“二律背反(即《东方凭依华》副标题中的“Antinomy”)”除了男性和女性的对立还有神和恶魔的对立,而《攻壳机动队》光是在《攻壳机动队2:无罪》一作就引用了《圣咏集》和世阿弥的《花镜》,后者已经被我在这次学刊的新文中证明了是这次《东方凭依华》的捏他之一。

        5.《攻壳机动队SSS》巴特发言“見たくないから見ない。気がついても言わない。言っても聞かない。そして破局を迎える”、《攻壳机动队》第一季动画中葵为来自《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引文“I thought what I'd do was 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后缀的“or should I?”与《东方天空璋》中隐岐奈发言“見之!聞之!語之!這便是障礙之秘神的真姿!”思想一致。


        除了《攻壳机动队》,我还在这次的新文中证明了,《东方凭依华》大量参考京极堂的《络新妇之理》而且可能会继续参考《涂佛之宴 备宴》,将之结合第六期学刊上我的旧文可以看出,妹红将会在《东方凭依华》中回收相当一部分的伏笔,尤其是石长姬姐妹相关的那些,相关剧情甚至可能参考《攻壳机动队》里深见的暗杀行动,以至于妹红大难临头。那么,《东方凭依华》可能会回收《蓬莱人形》的伏笔吗?有可能的,因为:

        不计不在主线的谋杀中登场的配角,阿加莎的《无人生还》的人员配置是“8个来宾(6男2女)+2个仆人(1男1女)=7男3女”,其实都是临时上岛的,最后死光;

        不计不在主线的谋杀中登场的配角,ZUN的《蓬莱人形》的人员配置是“8个来宾(7男1女)+至少3个(灵梦、妹红、给好奇者蓬莱玉枝的小丑A)原住民=至少7男3女”“9个来宾(8个正直者+妹红)+至少2个(灵梦、给好奇者蓬莱玉枝的小丑A)原住民=至少7男3女”,最后只有7个男性正直者来宾死光。


        根据“美丽者+成熟者=劳伦斯+爱德华”、“美丽者=U.N.OWEN”可知,不止是剧情,在人员配置上ZUN也有意模仿《无人生还》,但是,从上述整理可以看出,不计没杀人也没被杀的灵梦和妹红的话,ZUN并没在人数和男女比例上模仿《无人生还》,即使他有意在正直者中只留1名女性,再加2个男性凑到10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是他没这么做。为什么呢?正直者们7男1女的配置是否有着别的捏他呢?有的,而且是同样以蓬莱为目的地的一个典故——八仙过海。“八仙过海”的故事版本众多,“八仙”的人员配置也不一,所以正直者们除了进入幻想乡的8个外还有1个私生子。然后,京极堂恰好在《涂佛之宴》中设定由堂岛仿制了一组八仙,根据堂岛所用的版本,8个乃至9个、10个正直者的特征都是可以一一对应上的,下面列了一种10人份的。更重要的是,《蓬莱人形》模仿着《无人生还》让最后一个正直者上吊自杀了,但《无人生还》里完全没有《蓬莱人形》热衷的砍头的杀人手法,《涂佛之宴》里则有(现实中是初音坎了甚八的脖子,此事被改写进其他人的记忆并将凶手换成了别人),换言之,《蓬莱人形》的最主要的原型是《无人生还》,可能还有《涂佛之宴》

        好奇者=铁拐李=东野铁男=佐伯乙松:追逐蓬莱;

        早起者=别的八仙A=已死无化名=佐伯甚八:疯狂地憧憬巫女;

        美丽者=何仙姑=华仙姑处女=佐伯布由:最后版本的“八仙”中唯一的女性;

        年幼者=汉钟离=南云正阳=佐伯亥之介:不计登场时已死者的最年幼男性;

        胆怯者=张果老=张通玄=佐伯玄藏:通婚所生、通婚生育;

        聪明者=吕洞宾=磐田纯阳=岩田壬兵卫:不合群,自立门户;

        成熟者=曹国舅=曹方士=佐伯甲兵卫:不计登场时已死者的最年长男性;

        警戒者=韩湘子=韩大人=佐伯癸之介:武斗派;

        恐高者=蓝采和=蓝童子=彩贺笙:替补的私生子;

        巫女=别的八仙B=已死无化名=佐伯初音:供奉君封的当家“巫女”。

        因为这个,我认为私生子并不是美丽者和成熟者所生,私生子的存在也不是美丽者背叛的理由,所以美丽者依然可以是处女。继续来看《东方凭依华》,因为“七人的遗体被妖怪们安心地带走了”所以不考虑尸体这样那样的可能,剩下的正直者只有美丽者和恐高者都在外界,而且“幻想乡永远失去了正直者”至今都是正确的(杀人犯妹红不是正直者,大话精魔理沙不是正直者,在《东方萃梦想》里被萃香臭骂过的爱丽丝也不是正直者——在《东方三月精》第2季第6话里被莺们承认是之后的事了)。恐高者唯一的可用的设定就是不会去登妖怪山,没什么说头呢,那就依然说可以是处女的不正直的美丽者。一方面,东方世界观下还没有织作家那样将石长姬奉为自己祖神的家系,所以石长姬依然可以是处女,而且是美丽的处女,具体请看学刊新文。另一方面,在《攻壳机动队》第2季动画第22话里,合田一人称久世英雄被选中的理由也是“童貞”即处子之身,他的象征物是黑乌鸦中的白乌鸦。所以,《东方凭依华》以石长姬为中心,不仅可以回收《东方儚月抄》小说第4话和《东方茨歌仙》第39话的伏笔,还可以重拾《蓬莱人形》里的美丽者和《东方永夜抄》里妹红符卡“滅罪「正直者の死」”的伏笔,并且再捏他《攻壳机动队》第2季动画。另外,在第26话动画里,合田一人将日本国比作“奴隶”的发言“奴隷の国が奉仕を怠れば消費の国が餓えるのは必然。”类似《东方铃奈庵》第46话中阿求新版《幻想乡缘起》的片段“于是为了妖怪而存在的村子诞生了,与此相反,村落本身也是脱离妖怪就无法维持秩序的构造”,并称自己和官房一直都是彼此独立的“Stand Alone”的状态:“私と官房長官とは常にスタンド・アローンな関係だったし、それに今頃は私自身が記した報告書が既に警察庁に届いているからだ。”由此可以联系上《东方凭依华》里master和slave的对立和“Stand Alone Complex”的表现形式——比如:“完全凭依异变”的主谋仅仅是利用了完全凭依的机制,和制造、影响完全凭依机制的哆来咪、探女、紫、堇子、永琳各自的动机都不一样,在事件发展的主动导向上却殊途同归了,最后“Stand Alone Complex”现象导致了紧接其后的剧情即《攻壳机动队》漫画版和动画电影版中“傀儡师(傀儡廻)”的出现,是诞生自信息的新型生命体,这就比某毒人偶更高级了。其原型则包括《攻壳机动队》第2季动画第15话里,攻壳车们引用Meme概念提到的现象:“つまり人間は自分の肉体と精神とが既に一致していないけど、その事については気付いていないって事?”即人类肉体和精神的逐渐分离(其它攻壳车对此的形容“真理の反転”类似京极堂在《涂佛之宴》中提到的妖怪的均质化过程),合田一人有意加速化此分离过程而制造着媒介,以求制造出对立的肉体、精神之外的第三者:“とするなら、ゴーダってその緩やかな流れを加速する為の媒介を、意図的に作り出した、って事になるのか。”这体现在东方中便是《东方绀珠传》里哆来咪对灵梦说的“看来您有着一副极强的精神,以至于肉体容易被轻松夺取”,即完全凭依(或者说是交换之术)甚至都市传说异变得以运行所需满足的重要前提之一,具体媒介则当然是occult balls。此时攻壳车还提到人类创造的全球性网际网络网实际上是自身神经网络的复现,可能是东方世界观中异界“梦境世界”背景的坐标轴的原型,同理,《口袋妖怪XY》的命名理念也是坐标轴的相交而非平行即永不相交。

        问题是,东方现在还能怎么致敬《攻壳机动队》的这些核心概念?只看傀儡的话,《东方花映塚》里已经登场了梅蒂欣这个“无垢”的毒人偶,来自于铃兰的毒(铃兰是心之毒, 彼岸花的毒和铃兰不同,是躯体之毒。);只看“Stand Alone Complex”的话,因为是“原型的不存在,创造出了没有原型的复制品オリジナルの不在が、オリジナル無きコピーを作り出してしまうなんてね)”,所以其实是已经被鵺的符卡“正体不明「紫鏡」”近似地玩过的梗。所以我认为这里可以用另一个切入点,即《攻壳机动队2:无罪》和《涂佛之宴》都大量采用过的“镜”的意象,基于它可以从正邪符卡“逆符「鏡の国の弾幕」”联系上爱丽丝,还可以和香霖堂电子产品的屏幕有关,妖怪化的话则可以是“云外镜”(都是被鸟山石燕的《百器徒然袋》收录的妖怪,所以京极堂的《百器徒然袋.风》也恰好包含了〈云外镜〉和〈面灵气〉两篇,后者已经被我的新文确定是《东方心绮楼》的捏他之一了)。


        关于云外镜这种妖怪的原理,从配图就可以看出,鸟山石燕并不是基于照妖镜来解说的,而是照妖镜的付丧神:“所谓照魔镜者,映照诸怪形体之物也,以为其影为怪之姿,竟随其活动,此镜之妖怪也,于梦中思及此照魔鏡と言へるは、もろもろの怪しき物の形をうつすよしなれば、その影のうつれるにやとおもひしに、動出るまゝに、此かゞみの妖怪なりと、夢の中におもひぬ)”。从此不反映照镜者的真面目,反而由自己提供图像…… 这不就是在幻想乡接收不到外界信号所以屏幕只能当镜子用的电子产品么,若有信号了(即村通网)则会和梅莉从《燕石博物志》时开始具备的能力相似,正好在《旧约酒吧》中她还可以将此能力转移到一种物品——镜子上:“莲子拿出自己的小镜子交给梅莉,让她传给在场的听众。镜中在梅莉的能力之下,映出的是异世界的风景。这个小镜子的原型(不是本体)可能是妖怪云外镜,没准还是宇佐见家祖传的

        在此我大致讲解一下京极堂的小说〈云外镜〉(京极夏彦的“百鬼夜行”系列和明石散人的“鸟玄坊”系列是ZUN的东方集中参考并借用了大量理论的作品,就连ZUN个人的世界观也借用了不少,这些捏他恐怕不是十万字之内能说完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至少前者是ZUN至今都还在参考的,已确认包括《东方凭依华》和《东方天空璋》,所以我默认我文章的读者至少都读过/会读京极堂的“百鬼夜行”系列的官方中文版,所以在谈论时就不考虑什么剧透的事了):神无月镜太郎(本名“各务太郎”)为了协助弟弟二郎接管加加美兴业,安排由下属的新兴暴力集团蓬莱组,铲除前任社长的心腹兼二郎的反对派骏东三郎及其率领的银信阁(加加美兴业原本雇佣的暴力集团),顺便模仿了当年年初发生的“通灵少年”蓝童子,以灵通为名监守自盗地揭穿银信阁的罪行。太郎使用一块在路上碰巧捡到的魔镜(即我国的透光铜镜,凸面铜镜在背后研磨花纹时,正面会因压力在花纹处凹陷,从而形成聚光的凹面镜,反射光恰好凝结成大致可辨认的图像,因此称为“魔镜”,《东方灵异传》15面主题曲也名为《魔鏡》)行骗,假称魔镜是先祖通过小野篁用过的水井前去冥府时从阎魔处获赠的浄玻璃之镜,所以可以显灵为清白者展现佛光。在这次的事件中,预定行凶杀害骏东三郎的是蓬莱组的权田信三,太郎为了打击榎木津而顺便安排了一出计策,让三郎和信三都蒙眼,而让榎木津的追随者本岛俊夫看见类似信三视角的谋杀场面(实际上是假戏),然后骗榎木津观看本岛的记忆然后猜错真凶,使之丢脸不再做侦探。

        这个故事和东方能有什么关联呢?蓬莱组的组名其实无所谓,太郎模仿的蓝童子对应的正直者——私生子好像也没什么登场机会,魔镜哪方面都不像净玻璃镜(东方的净玻璃镜和捏他一致,而且是阎魔人手一个,本岛这样吹嘘是因为他没文化,不过日本的净玻璃镜之名的来历的正统性也是有问题的),歌圣或幻想乡的另一个阎魔也不一定真得是小野篁,魔理沙从香霖那里要走的三棱镜主要不用于反射,鵺不会再用“紫镜”的都市传说——紫也不适合(魔理沙评论紫的符卡“結界「光と闇の網目」”为:紫究竟使用了什么力量才能射出如此复杂的激光呢……用了镜子吗?),莲子的镜子还不值得在《东方凭依华》里认真考虑,那么还剩三种可能:

        1.霖之助相关

        若要让《东方凭依华》里回收《东方辉针城》的extra的伏笔的话,即可以和《涂佛之宴》发生重大联系的付丧神话题,并不需要让秦心之外的现有的付丧神角色登场,也不需要在新加入的H道具上大动干戈,只要让新角色近似于付丧神即可。雷鼓从外界获得魔力的手段是猯藏直接教的,然后由她说成是原创,再传给九十九姐妹,但是别的同期诞生的付丧神依然可以耳濡目染地模仿甚至独立得出这一方法。所以,不需要像黒本屋那样用同人创作解释香霖堂这个垃圾堆为什么没被下克上异变波及,答案就是波及了,然后从香霖堂或无缘冢诞生了霖之助的忠心(?)的助手,所以会想利用霖之助的能力学习道具的功能,代替一部分的报酬 ←这就是一种很平凡的假设。今年的《东方文果真报》里两次在霖之助相关的部分提到了“镜”,分别是新进的眼罩“VR风镜”和“有效利用光泽也能当作镜子来用”的“平板电脑”;

        2.慧音相关

        慧音的符卡“国符「三種の神器 鏡」”,《东方永夜抄》内ZUN对此符卡的解说“三种神器之一。虽然说镜子是被使用于咒术的,不过要我说的话那是奇术。咒术经常会模仿来做些不好的事情,按这么说镜子是咒术吗。抱歉。”和《The Grimoire of Marisa》内魔理沙对此符卡的解说“三种神器中的‘镜’指的是八咫镜,据说是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镜子的劣化版。因为‘镜’的反射精度不佳,弹幕反射跳转时形状会产生微妙的变化,我想说的也就是这个吧。”都有参考京极堂的这篇小说,后者很明显是魔镜现象原理的解说(八咫镜就是一面铜镜),前者则是改编自小说中秋彦对俊夫描述太郎的镜子戏法时所说的:“听好了,所谓咒术,就是作法。能否在举手投足、一言一语都面面俱到,是胜负的关键。”、“连观众都觉得假——在这个阶段,作为一个咒术师,他已经丧失了一半的资格。”、“咒术全是假的。”、“那种东西,只有成功让人真心这么相信的时候才会是真的。”可以看出,《东方永夜抄》时ZUN虽然已经通过紫否定了慧音的能力,但还是不愿全面接受京极堂对象征着日本皇室权威的神器的否定,同期创作的《东方香霖堂》第6、第7话也在草薙之剑的问题上表现出了这点。在后来的不久,如今的十年前,ZUN终于做到了,一方面是在《东方风神录》里神奈子和诹访子的设定文档内,直接用一设的口吻否定了记纪(《古事记》+《日本书纪》)中被朝廷篡改了的记录,揭露了日本皇室作为外来殖民者对原住民赤裸裸的侵占,ZUN关于“天孙降临”的史实的观点在《东方绀珠传》也有体现,是神奈子站到了原住民的一方,赞扬早苗阻止了又一次的“天孙降临”:“怎么看,月之民们不都是众神的系谱中的成员们吗。那些成员们虽然很不甘情愿,也是打算要降临到地上的。这难道不是再一次的天孙降临吗。尽管是毫无自觉的,但是早苗将这种事态阻止了的话,作为土著神已经值得被称赞了吧。果然这孩子是拥有(国津神的资格)的,神奈子这样想道。”另一方面是《东方儚月抄》企划,从比《东方永夜抄》更多的角度出发,开始了揭示月都即高天原构造、思想的虚伪、狂妄的漫漫长路,其中一例就是在《东方天空璋》也有暗示的——月都对原蓬莱国、常世国的名号、信仰的窃取,而且还是月之贤者之一的永琳及其两名弟子策划、施行的瞒天过海的勾当,直到《东方儚月抄》小说第1话,绵月姐妹都对此毫无愧疚。因此说,ZUN并不打算通过创作东方来将记纪这种被朝廷劣化后的记录尊为正史,但是他笔下的角色个人依然可能由于自身阅历、思想的狭隘而显得右倾(日本范围内的定义),比如:《东方永夜抄》中使用各种过时符卡捏他的慧音,《伊奘诺物质》中被“伊奘诺物质”这一新命名误导(然后如创作《蓬莱》时的小泉八云般盲目崇拜过去的日本)的梅莉,前期《东方香霖堂》中多次引述明石堂史观时的霖之助。霖之助参与《东方凭依华》的可能见上一则,梅莉参与《东方凭依华》的可能见我的另一篇文章《梅莉登场于《东方凭依华》的可能》(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767),这里继续把慧音的可能谈掉。前文已经说过,《东方凭依华》在《络新妇之理》外还可能参考《涂佛之宴 宴之支度》,从而和确定参考了《涂佛之宴 宴之始末》的《东方天空璋》接轨,而在两部《涂佛之宴》中,《白泽图》是佐伯家主单传的秘密古书,如《一宵话》所说记载了君封即徐福之事,实际上是徐福本人带来的,而佐伯玄藏则用“白泽(正牌的)”来形容通晓事实的中禅寺秋彦。考虑到这一点,以及《东方儚月抄》小说第4话里慧音理论的错谬(以《涂佛之宴》里堂岛的理论为准的话),我一直认为慧音是会在《东方凭依华》里登场的,基于其妖兽化的能力可能可以冒用脱离了鵺的都市传说“牛之首”,而且如今的都市传说异变已经是在相当程度上基于探女制造的月都的力量石了,再考虑白莲在PS4版《东方深秘录》中对都市传说的新描述“满月之夜对其有特别强的影响”,我认为慧音一旦使用都市传说便能妖兽化

        3.镜中世界相关

        这个可能性我不大看好,但还是说说。紫在《东方绯想天》、《东方非想天则》的对战模式中对战紫自己时的台词是“唉呀镜中世界”、“镜子里的世界是左右完全相反的吗?但是躺着看上下又不会颠倒,我再更仔细的观察一下……”,由此可以看出在符卡中使用激光时紫并没对镜子利用太多,而且至今东方世界观下并不存在一个名为“鏡の世界”或“鏡の国”的异界(梦境世界、后户之国、魔界、仙界显然都不是)。〈云外镜〉中,俊夫因为权田否定行凶的证词及太郎的戏法,感觉到自己的视觉(或者说,他基于被设计的视觉信号所做的理解)并不可信,一时甚至误以为还没见过面的权田是镜子中的自己。但俊夫还没那么傻,多少还是能看出太郎是在欺诈,所以有着这种论断:“那是相反的世界。而且只有浮面的深度,是只有表面的世界。倒映在镜中的,是十足谎言的虚像。”、“不……根本没有镜中世界这种东西。镜子虽然倒映出各种事物,但都只是反过来显现世界的表面而已。所以其实镜像与其说是左右相反,更应该视为表面的翻转才对。”然后是榎木津的剧情,在揭穿了太郎的“浄玻璃之镜”后,偏偏把给予他线索的、太郎曾用来照着变装用的镜子随便地称为“云外镜”,一并否定了“照妖镜”的传说:“古怪的镜子哪可能随随便便就有!听你鬼扯些什么镜子会映照真实、会照出魔物,但镜子照得出来的,永远都只有镜子前面的东西而已。”、“镜子这东西只会倒映。”这相当于对镜子成像而言实属多余的第三要素(第一要素即原像,第二要素即镜像,第三要素即镜子本身承载的信息,分别对应攻克车说的肉体、精神、媒介)的不屑,俊夫则将其复述为:“当时和我对话的骏东,其实是变装的神无月。换句话说,我和被害人骏东三郎一次面也没有见过。不过骏东这个人与社长的派阀处不好似乎是事实。可是……这么一来……就等于虚像的假骏东,摆脱不掉实际存在的骏东影子了。虚像果然还是没办法做出虚像自己的主张吧。虚像或许只能够倒映出镜像。”《东方凭依华》要面对的问题已经有了每个人的两个自我,其中一个一般只待在梦境世界,没必要再加一个“鏡の世界”或“鏡の国”,也没必要为了将梦境世界说成“鏡の世界”或“鏡の国”而设定两个自我的惯用手不同。不然,蕾米和芙兰就会变成都市传说“二重身”的真正持有者,因为,蕾米在《东方非想天则》对战模式里击败蕾米自己时的发言是:“吸血鬼是照不到镜子的。所以,这是一个残像。


        顺便附上本次第七期《东方文化学刊》中我的新文章《從《天空璋》倒推《憑依華》──隱岐奈原捏考察與動向研判》的补全观点列表,请结合本文理解:

        1. 隱岐奈是人里的守護神和《山怪散樂圖》的真正作者,「在萬物背上製作門扉程度的能力」是指激發靈量;

        2.《東方憑依華》主題包括性別特質、主奴辯證和神秘主義;

        3. 隱岐奈作為人類是超能力者(包括蓬萊人),作為神明是代表神秘主義,作為妖怪是塗佛;

        4. 隱岐奈从原本的“常世之国”渡来,不是秦河勝或徐福,與她為敵的「眾神」的共性是和月都相關,包括拉爾瓦;

        5. 《舊約酒吧》流動部落供奉的頭髮來自某蓬萊人;

        6. 日本七夕實際上的祭神是隱岐奈或咲耶姬;

        7. 妹紅和岩笠在靈山上遇見的是冒充咲耶姬的石長姬,後來她因為妖怪山噴火的緣故被請入幻想鄉,咲耶姬接管了富士山使之噴發,石長姬則同期成為八嶽的山神直至《東方憑依華》;

        8. 《東方憑依華》將會具備超越人類內部矛盾的視角,體現為新型生物的登場。


        新刊已经付印,购书请认准社团官方认证通贩店,其余店铺全视为盗版(已知印刷质量低下,连基本的阅读功能都不具备,当然更不具备收藏价值——尤其是对阅读能力并不是很有自信的买家而言),有意购买二手书时也请需防备被转销盗版书的可能:

        恆萃工坊

        https://shop126408954.taobao.com/?spm=a1z10.1-c.0.0.6ea1f623r4axIP


        二维镜像超幻想Market

        https://gensoukyou.taobao.com/?spm=a1z10.1-c-s.0.0.2fe59589QEGqZT


        KOAKUMA通贩店

        https://koakuma.taobao.com/?spm=a1z10.1-c.0.0.22f31152ORAelv
发表于 2017-11-11 10: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详细......顺便提醒一下,开头堇子读的是东深见高中,不是大学

点评

已更正  发表于 2017-11-11 15: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2 23:1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成熟和美丽同阿姆斯特朗和沃格雷夫联系起来这一点很有趣。
之前有思考过八仙之于蓬莱人形的关系,但实在没思考过涂佛之宴这一点。
毕竟ZUN是日本人,思考是要建立在这之上的。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的考据!感觉看了之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后半部分因为个人知识的关系完全看不懂),也希望凭依华能带来更多值得发掘的东西
另外中间几个C63似乎写成了C62,对《蓬莱人形》中的疑点给出的回答那里序号标注有点错误,导致阅读不是很流畅…

点评

感谢指正,已修改两处C62为C63并以红字标出。回答编号无误,一个答案可能同时回答多个问题,而4.1和4.2是并列的两种解答。  发表于 6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1-20 15: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