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84|回复: 4

[中短篇] 致幻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2 18: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人注意,再来一篇


—————————————————————————————————



         这时,十二点的钟声敲响,这具曾经属于宛达女士的身体,现在成了她儿子的身体,这身体从床上缓缓地挺直起来,把双手伸向了敞开的大门口。
——胡里奥·科塔萨尔《吸血鬼的儿子》



         一尘不染的雪白墙面与深黑的柏油路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交织的街道上方不锈钢管道中奔涌着医用酒精、蒸馏水和生理盐水,空气中四处都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刺鼻气味。路边每隔几十米便伫立着一座时钟,用来提醒路上的人们不忘按时服药;不时有些穿白大褂的卫生官员四处走动,主动给那些来往的路人注射一些花花绿绿的药液。
         莉格露一路上小心地避开那些戴着面罩的政府雇员,她根本不相信那些药物能让你变得更好之类的鬼话,更不愿意被他们抓到,毕竟她卖的货物是绝对不能被他们搜去的违禁品。只见她熟练地运用各种视觉死角闪展腾挪,最后闪进了一条充斥这浓郁的药草味的小巷。
         “这是之前的订货,绀珠之药,一共三片,请验货。”
         莉格露轻轻地把三粒药片放在米斯蒂娅的手心里,对方拿到阳光下看了看,又离近闻了闻,确认无误后,这位摇滚巨星交给莉格露三枚神秘的白色金属硬币,便转身消失在小巷另一侧的黑暗之中。莉格露轻舒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去,突然被一个披着大斗篷的陌生人抓住了肩膀。
         “有货吗?”
         莉格露愣了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番来者后说道:“只接受预订,不卖现货。”说完准备抽身离去,却发现被陌生人死死地抓住,脱身不得。
         “好吧好吧,你说吧,想要什么,从古老的LSD到新型的绀珠什么都有,明天还在这里交货。”
         “蓬莱之药。”陌生人的斗篷下飘出来这三个字。
         “哈?这什么啊?没听说过。”
         “带我去见永琳。”陌生人没有理会,直接提出了另一个要求。
         “永琳是谁……”莉格露还没说完,便被陌生人抓住脖子一下按在墙上。
         “你这家伙别给我装傻,绀珠药除了永琳谁能做出来,现在带我去找她。”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的上家……是因……因幡帝……”莉格露从喉咙里硬挤出来这句话。
         “在哪能找到她?”陌生人一下子松开手,莉格露便摔落到地上,手扶着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水……水银……之海街……咳咳……宇佐咳……宇佐白旗酒吧咳……咳……”
         陌生人走后,莉格露靠在墙边缓了好一会儿,确认周围没有人了以后,她才从地上爬起来,慢慢扶着墙朝小巷的深处走去。
         天色逐渐变得阴沉,大片的乌云遮蔽了原本晴朗的天空,莉格露花了一个小时,才在贫民区如同迷宫般的胡同中沿着既定路线,赶在下雨前回到了诊所。诊所的大门高耸在两堵高墙的夹缝之间,门前的石阶梯依旧是那么陡峭而崎岖,两三个骨瘦如柴的人倒在阶梯上,蜡黄色的肌肤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莉格露小心翼翼地跨过这些贫民区里随处可见的瘾君子,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诊所内部是一个狭窄而昏暗的走廊,天花板上的小吊灯忽明忽暗,最里面的那道脏兮兮的门后面是永琳的办公室兼手术室,两侧房间一个是堆满医疗废物的储物间,另一个是病房,里面隐隐地发出仪器运转的“嗡嗡”声与“嘀嘀”声。莉格露站在储物间门前摘下橡胶面具,露出下面因幡帝的脸,之后帝随手一抛便把一次性面具扔到储物间深处。她把那三枚硬币依次放进了门前墙壁上的投币口,听着硬币滚落的声响,帝敲了敲办公室门上的毛玻璃。
         “今天为什么这么晚,出了什么事吗?”里面一个极为冷峻的女子声音问道。
         “一个怪人向我打听你的事,我被打了一顿。”
         “除了我的事,对方还问什么了?”
         “嗯……叫什么来着……嘭……朋……蓬莱之药的事。”
         一阵沉默。
         “关于我的问题,你有按我说的回答了吗?”房里传出永琳依然平静的声音。
         “是的,我说我的上家在迷途竹林区水银之海街宇佐白旗酒吧,我自己也按照备用路线回来的。”
         “嗯,没问题。最近不要再接那个摇滚歌手的订单了,绀珠之药一次吃得太多的话,是会要命的。”
         “遵命。”
         “很好,去看看铃仙的情况吧。”
         帝于是转身,用另一把钥匙打开了病房的锁。
         黑暗的小病房里摞满了各种各样亮的或不亮的电子仪器,紧紧地围绕着正中间的病床,上面躺着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人,只有头发和头上的两只耳朵露了出来。表达病人还活着的“嘀嘀”响声在房间内回荡,盖住了吊瓶中的药液滴落溅起的微小波澜,以及病人平稳但微弱的呼吸,无数的电线从那些机器中伸了出来,几百根线最终汇成了几束细线,接在病人绷带下的电极上,监测着病人此时生理活动的方方面面。
         因幡帝轻轻关上门,如同往常一样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望着病床上的铃仙出神。借着病人周身仪器屏幕的微弱亮光,她看着铃仙那一头淡粉色的长发颜色变得越来越暗淡,不觉有些心疼。帝曾经问过永琳为什么会这样,永琳告诉她不要担心,这是药液的作用之一。帝没有再问,五年前她和铃仙从月都的集中营里逃出来时,她的断腿就是被永琳在极短的时间内奇迹般地再造的,永琳也答应帮忙唤醒中了未知毒物的铃仙,虽然这五年来铃仙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但是凭借永琳平日治愈病人的极高效率,帝相信铃仙总有一天能醒来的,帝从来不怀疑永琳的医术。
         虽然永琳的医术有目共睹,但是帝其实对永琳还是有所戒备的,因为她一直搞不懂这个非法医师的想法,主动收留了从月都出逃而流落幻想乡的她和铃仙,拥有非凡的医术却甘愿在贫民窟当着收入微薄的无照医师,给每一位接受她治疗的患者喂一片蝴蝶梦丸让他们忘记这里的事,一边救死扶伤一边却在外面贩售着各种名称奇怪的毒品(复合型致幻剂绀珠之药就是她的得意作品),而她唯一接受交换的货币就是她之前让帝散布在市面上的小金属硬币(金属Mysterium的造物靠幻想乡的技术没办法撬动或模拟它一丝一毫,永琳如是说),现在这种独一无二的金属硬币已经在黑市上被炒到了天价。按照医生自己的说法,她仅仅是因为自己很闲,然而帝不相信。
         帝一边思考着永琳这些奇怪的行为,一边摸着怀里装得满满的小药瓶。这个坚固的药瓶是她上次从一个喜欢往水里兑酒精结果酒精中毒的有钱人患者手里顺来的(酒的生产或者持有已经因为健康原因被视为非法行为,那些尚未戒掉饮酒的老人或者妖怪只能靠这种方法解决酒瘾。虽然医用酒精无限供给,但是擅自饮用医用酒精的罪名很重,所以患者的家属只能让病人接受这些无照医师的治疗)。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她每次卖掉那些绀珠药以前,都会用小刀轻轻地刮掉药片上的一层药粉,五年来她已经快收集了整整一瓶绀珠药粉了。虽然她不怀疑永琳的医术,但是她害怕如此长的治疗周期,这个深不见底的医师到时候会让她们为她做出什么事情,如今买卖毒品已经是十恶不赦了,虽然帝自己不在乎什么善恶,但是不能把善良而胆小的铃仙拖下水。她望着铃仙被绷带包裹的身体,幻想着等她醒来,她就可以带着铃仙逃离这里,靠着卖这些药粉过上好日子了,她们会买一幢带花园的大房子,会吃着政府认证的健康食品,穿着那些全新材料做出来的漂亮衣服,生病时她们会享受着最高级的医疗服务,周末她们会去下馆子看电影,她们甚至会在闲时去乡下或海边的疗养院预约2个床位,在那些风景宜人的地方住到腻烦为止,她们会,她们会,她们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帝的幻想,没敲两下,门外那个不耐烦的客人开始愤怒地用拳头捶打那扇表面早已凹凸不平的铁门。
         “帝,你去告诉门外的客人今日不接诊。”办公室里永琳对帝喊道。
         帝听完便起身,捂着耳朵来到门前,正打算开门,只听得“轰”的一声,眼前的铁门便直直地奔着因幡帝的面门而来,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严重变形的铁门和因幡帝一起把永琳办公室的门砸了个稀巴烂。此时永琳正在屋里蹲在地上忙着收拾什么东西,见此情景,她并没有慌乱,只是“啪”地一声合上了手里的冷冻手提箱。
         “宇佐白旗酒吧这两个月一直在装修,以后注意及时更新信息,”斗篷神秘人径直走了进来,大步跨过了还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的因幡帝,“终于找到你了,八意永琳,告诉我辉夜那个混蛋在哪!蓬莱之药的解药在哪!”
         “辉夜不在这里,蓬莱之药也没有解药。”永琳冷冷地回答道。
         “撒谎!”陌生人把斗篷朝永琳一扔,露出一张略显稚嫩的少女脸庞和一头白色长发,“辉夜是不可能会和你分开的,除非她已经死了。你这两个回答里肯定有一个是在撒谎!”
         “藤原妹红,我知道你,你尽可以怀疑我,但是我可以发誓我没有撒谎。”
         “你觉得我费了这么大力气找到你,就这两句话就能把我打发走了?”
         “不能,但是四把刀可以。”永琳抱着手提箱慢慢站了起来。
         妹红看了看两手空空的永琳,又看了看退到走廊里手捂着胸口的因幡帝,正准备嘲笑她两句,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和后背有一丝凉意,还未等她回身,两柄柳叶刀便分别扎进了她的心脏和气管,妹红一下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是见面礼,算是医生你欠我一个人情,”凶手穿着一件蓝白色女仆装,语气里完全没有普通人杀人后应有的慌张,“没想到无证医师居然也是毒品贩子。”
         “世事艰难啊。”
         “若是你没有忘记喂那个患者吃上一片蝴蝶梦丸,我们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你,然而百密一疏啊我的好医生。言归正传,我这次来是我家主子让我警告你,想活命的话就别再插手这片的毒品生意,明白了吗?”
         “斯卡雷特家的人吗?而且这女仆装束?是十六夜咲夜吧。”
         “算你猜对这一次,不过我今天可只带了两把刀啊,蹩脚的医生。”说着咲夜便从倒地的妹红身上拔出那两把手术刀耍弄了起来。
         “是四把,是四把,我的好女仆长。有两把是你解决妹红的,另外两把,” 话未说完永琳突然趴在地上,咲夜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一长一短两把刀便打碎屋子里唯一的窗子飞了进来,“是来解决你的。”
         咲夜正准备躲闪,突然感到有人抓住她的脚踝,接着自己一下子就被扔向了窗口,笔直地朝着刀口飞去。然而不知为何,原本应该直戳咲夜身体的两把刀在一瞬之间偏离了原本的轨迹,最后咲夜避开了致命的刀刃,撞上了正打算冲进屋内的人,两个银发女子翻滚着摔落至墙根处。妹红甩了甩手腕,站了起来,身上的致命伤已经完全不见了,只留下满身的血污。
         “帮帮我们,我会带你见辉夜的。”永琳突然出现在妹红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她,妹红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回望着永琳的瞳孔,想搞明白眼前这个医生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然而妹红发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自己只是在永琳深渊一般的眼中一味地深入,却根本无法探明黑暗中的任何事。估算着墙角的二人即将苏醒,最后她略微点头,表示同意。
         “帝,带上铃仙赶快撤!”永琳朝因幡帝喊道。
         “钥匙……钥匙……”角落里的帝这时才如梦方醒,慌慌张张地开始翻找口袋里的病房钥匙。
         “躲开!”妹红一脚便踢飞了病房的门,冲进房间拽掉病人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电线,抱走了病床上的木乃伊,帝则紧紧跟在妹红后面,手里高举挂着那瓶没输完药液的输液架,永琳跑在最后,手里拎着那个装着不知什么东西的手提箱,里面不时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此时外面的阴云已经转为了暴雨,三个人就这样跌跌撞撞地从诊所里跑到了街上,迎着子弹般的雨点,消失在了贫民区的迷宫深处。



—————————————————————————————————



         “她招供了吗?”西行寺幽幽子踱步走进审讯室,实验室般的白色房间窗明几净,近乎一尘不染。
         “没有,除了患有非法入侵民宅症、袭击政府雇员症、故意杀人症、头部挫伤,以及她是斯卡雷特家的杀手以外,一无所知。”魂魄妖梦脸上缠着绷带,看着单反玻璃另一边边脸上同样绑着绷带的犯人,一脸不悦。
         “用过什么了?”
         “东莨菪碱、替马西泮、盐酸脱氧麻黄碱、巴比妥钠、苯丙胺、可拉明、苦味毒、阿托品、酶斯卡灵、阿米妥钠、硫喷妥钠……”
         “不必再审了,”一个声音忽然凭空响起,八云紫不知何时出现在幽幽子身后,“不要再浪费珍贵的吐真剂了,马上集合队员,去斯卡雷特家抓人。”
         “现在?全部?斯卡雷特?”一旁的妖梦有些吃惊。
         “现在。全部。斯卡雷特。”八云紫铿锵有力地回答了妖梦的提问,簌地一声又从审讯室里消失了。
         “行动吧,妖梦。”幽幽子拍了拍发愣的妖梦。
         “医疗卫生队全员!紧急集合!”妖梦抄起喇叭高声呼喊着,一溜烟跑出了审讯室。



—————————————————————————————————



         一连几天贫民区里都不太太平,到处都是卫生队员拿着麻醉针枪四处搜捕黑帮分子,加上连续的梅雨天气,让本就阴森的老区街道更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打骂与械斗的声音如同幽灵一样在街头巷尾不时显现,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血腥与泥土气息,偶尔会看见一两个骨瘦如柴的瘾君子一边哀嚎,一边捂着自己已经消失的胳膊或者大腿,他们的肢体都是被路过的黑帮分子或者卫生队员无意间踩断的,毒品把他们的骨头变得酥脆异常,长期的幻觉又给他们带来了失去肢体后的可怕幻痛。短短几日,原本一片死气的贫民区已经变成了热闹非凡的人间炼狱。
         自从藤原妹红一行人来到寺子屋以后,她们几人包括寺子屋的全员都没有再出门,慧音嘱咐每一个寺子屋的孩子最近几天不允许出门。在慧音的安排下,铃仙住进了慧音的房间,永琳和帝在一旁日夜轮流照顾,她自己则是和妹红一起住进了腾出来的储藏间里。永琳从诊所里只带出来了几袋透明的药液和一些小硬币,她每天尽职地给铃仙输着药液,并且告诉帝,只要把这几袋药输完,铃仙就会醒来了。帝面对永琳如此关怀的举动,突然感到一丝寒意爬上脊背,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医生会为她们两只毫不相干的兔子做到这种程度,帝没有感激,相反,她感到害怕。
         在看护的过程中,帝从旁边和她闲聊的妹红口中了解到,寺子屋原本是慧音创办,用来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的。慧音她不愿意见到那些无人照看的孩子被幻想乡的政府机关收走,最终变成那些秘密人体实验的牺牲品,或者按照那些公务员的说法,“为了大局牺牲小我”。这间寺子屋就是她据理力争,从区政府手里啃下来的,然而因为政府不愿意提供太多经费,所以一切都由慧音一人支持,因为没有钱雇人,因此除妹红外并没有其他的帮手。慧音有时候为了维持生计,还不得不带领孩子们做一些小手工艺品,挨家挨户地去卖。
         帝看着妹红讲到慧音时眼神流露出的温柔,又想到了被绷带与昏迷折磨束缚了近五年的铃仙,不知为何有些嫉妒。为了转移话题,帝一脸坏笑地问妹红为什么不去找永琳带她找她的仇人辉夜。
         “她让我再等几天,我便再等几天。”
         “这不像是那个在诊所里肆无忌惮地大打出手的你啊。”
         “在这里打架,会给慧音添麻烦的。”
         帝便再没有兴致聊下去了。
         有那么几次,帝盯着铃仙看时,会觉得床似乎在微微颤动,她总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又一次,铃仙那一双绑满绷带的手突然高抬,帝现在确定,那是铃仙试图在动!铃仙可能已经醒过来了!帝欣喜若狂,想跑过去拥抱铃仙,可是此时铃仙突然开始手舞足蹈,被绷带缠住的面部似乎在哀嚎些什么。因幡帝吓了一跳,永琳则在这时突然出现,她冷静地把帝赶到了走廊外,反锁上门,任凭帝如何敲打询问,也没有开门。帝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铃仙被绷带封住的口中,拼命想要喊出的那句话:“救救‘我’……”



—————————————————————————————————



         距离永琳她们躲到寺子屋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四周巡逻的卫生队士也少了许多,慧音决定碰碰运气出一次门。虽然她对孩子们还没有放开禁足令,但是储存的食材已经快要吃完了,慧音如果今天不去采购的话,恐怕孩子们晚上就要饿肚子了。妹红并不放心慧音一个人,她本想和慧音一起去,但是慧音让她留下来照看孩子们。
         妹红的预感成真了,半小时以后,在挥之不去的阴云之下,全副武装的卫生队士就像乌云包围天空一般,把这个角落里的小屋包围得水泄不通。妹红把最后几包面包交给孩子们,让他们在地下室藏好,自己打算出门应付。虽然她也想把因幡帝叫下去,可是永琳和铃仙已经锁在房间里超过三天了,任凭谁叫都不开门,帝也不愿意离开门口,妹红想拖走这只憔悴的兔子,但是始终无法撼动她分毫。
         八云紫趾高气昂地站在外面,见里面迟迟没有动静,便指挥队士一脚踹开了寺子屋的大门,随后待命的队员们便如潮水般涌进这个破旧且拥挤的房屋,然而不过3分钟,就全部鼻青脸肿地被打了出来,随后藤原妹红便出现在门口。八云紫一抬手,博丽灵梦便架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慧音走到了二人中间,妹红恶狠狠地盯着八云紫,眼神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请收起那副面孔,藤原家的大小姐,我们没有恶意,不会对你们寺子屋的人怎么样的,只要你们把蓬莱山辉夜交出来,我就督促那些懒虫给你们拨款。”八云紫用扇子遮住半边脸,只留下一双和永琳一样深不可测的瞳孔。
         “我不知道辉夜在哪里,我也正找她呢!”妹红没好气的答道。
         “多么天真的孩子啊,你居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永琳那个大骗子,”八云紫克制住了想要大笑的欲望,“永琳在哪里辉夜就在哪里,这可是常识中的常识。”
         “我不知道,我没看见辉夜,要不,你自己进来问问?”
         灵梦正准备上前,却被八云紫制止,随后又喝止住了打算上前的全体卫生队员,告诉所有人没有她的命令谁都不能轻举妄动。八云紫孤身一人跟着妹红,走向了走廊里没有灯光的黑暗深处。
         寺子屋属于那种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屋内的结构也因为非法搭建等原因复杂异常,还好藤原妹红在八云紫失去耐心之前把她领到了目的地。
         “就在这,我们几个人叫了好多天都不给开门,你看看,帝已经等到快要虚脱了。”
         八云紫用余光瞥了一眼守在墙边的因幡帝,摇了摇头,扔给了她一包葡萄糖溶液,然后在门上开了一道隙间,手便直接伸到了屋内。然而没等她摸到门锁,却先一步摸到了一只冰凉的人手,八云紫于是识趣地把手缩了回去,很快门便开了,永琳站在门的另一侧,脸上流着斗大的汗珠,手里的注射器还在向外滴落着液滴,看见门外站着的人,便摘下了口罩。
         “抱歉,病人现在不能见光。”
         “是吗,让我猜猜,病人的名字不会是蓬莱山辉夜吧?”
         “不是,是铃仙·优昙华院·因幡。”
         “什么什么幡?你别拿这种拗口的名字来骗我!”八云紫一把推开挡在门前的永琳,冲进了屋内。房间很黑,除了敞开的手提箱提供的光源以外没有其他光亮,即使如此,八云紫还是看出来,屋里除了床上的一个全身赤裸的病人以外没有其他地方能藏人,而且床上那个粉头发的妖怪兔应该也和辉夜没什么关系。
         “你什么时候做起慈善事业了?”八云紫回头看了看永琳,永琳心不在焉地望向旁边,没有理睬,“辉夜不可能和你分开的,她到底在哪?”
         “我知道,你们有一项和月都的秘密交易,”永琳看着倒在门口的帝,没有正面回答八云紫的提问,“你们把辉夜交回月都,月都愿意提供有关记忆性脑波扫描(Alpha Catch,简称AC)的关键技术。”
         “那又怎么样?”
         “没什么,我这里刚好有这项技术的全部资料。”说着永琳从怀里掏出一管记忆溶液,拿在手里晃了晃。
         “那正好,我们可以拿辉夜换点别的了。”八云紫冷笑了一声。
         “不不不,八云紫,你不明白,辉夜根本不在这,这个任务你永远完成不了。”
         “不管你把月都公主藏在哪里,哪怕掘地三尺,我们也会找到的。”
         永琳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把注射器里的药液打入铃仙体内,然后从手提箱里面拿出一袋所剩无几的透明液体,里面似乎在散发着黯淡的光芒:“蓬莱山辉夜就在这里。”
         “这是?蓬莱山辉夜的基因序列?”
         “不,这就是蓬莱山辉夜本人,货真价实的月球公主。不知道你听说过LTQO溶剂吗?”
         “传说中的万能溶剂?”紫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惊慌,“难道说!”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溶液配比,让它只能溶解蓬莱人的特殊结构。不然你以为我是如何把月都的公主从守卫森严的月宫中带出来的?”
         “但是……你不会丧心病狂到……”
         “这是公主的意思!既然作为蓬莱人不能死掉的话,那么就用这种办法消灭掉自己。你以为我这五年多以来都在做什么,每收治一名患者,我就往他们的身体里打入一针溶解了辉夜的LTQO溶液。这管记忆溶液里不仅存有关AC的全部资料,还有我这么多年来记录的每一个患者的病历档案,里面详细记录了我给哪个病人打了编号为几的LTQO溶液。如果你愿意一个一个找那我不拦着你,但是你要想清楚我这五年来究竟收治了多少无名无姓的人,那些人的新陈代谢又会把辉夜的成分遗落在贫民区的哪个角落,如果你认为你有能力把它们全部收集起来,那么,请自便。”
         “可恶……”八云紫依然心有不甘。
         “算了吧紫,都是老朋友了,别这么固执了。仔细想想,以稗田阿求为首的那帮人一直对你不甚信任,你忘了他们是怎么打压你的了吗?比起让那些乳臭未干的税金小偷从月都那里拿到AC技术以后藏着掖着不交给你,由你们直接拿到这份资料不好吗?”
         一听到稗田家的名字,紫的心里有些动摇。她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随后掏出怀里的窃听器,对外面待命的其他人说道:“灵梦,放了慧音,把她放到台阶上,然后带着所有人撤退,包括所有监视人员。重复一遍,所有人,提前收队,听见了就行动!”
         永琳微微一笑,把手里的记忆溶液递给她:“顺便一提,你也可以研究研究里面月都用的新型分子排列压缩存储算法,相信对你们也是大有裨益的。”
         “那我要怎么读取它?”八云紫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我会给你送过去读取设备的,只要我平安离开不被打扰。”永琳胸有成竹地回答道。
         “你会平安离开的,我保证。”
          “那就好,那就好。”
         “谢谢了,我的好医生。”八云紫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极不情愿地和永琳握了握手,便转身离去。
         天空中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紫走到外面,看到外面的卫生队全员都站在雨里等着她,灵梦则适时地为她撑起一把伞。紫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任何人一眼,便径直向外走去,所有人也都跟在紫和灵梦的身后,无言地离开了。妹红站在门口,目送着这群不速之客的离去,之后便把放在门口的慧音抱回了屋里。
         “应该只是晕过去了,没有大碍。”永琳扒开慧音的眼皮看了看,对妹红放心地说道。随后她又把缩在一旁角落里的帝搬进屋里,为她支起一副输液架,把那瓶葡萄糖挂了上去,又拍了拍帝的脸颊,确认她还醒着。
         “那个,八意医生,有件事情,你刚刚提到的LTQO溶剂,还有剩下的吗?”妹红突然在一旁轻声问道。
         永琳盯着眼前这个容颜依然只有十几岁的少女,盯着她眼神中难以抑制的渴望,最后憋不住,苦笑一声:“那种溶剂只能溶解蓬莱人的肉体,但是溶解不了蓬莱人的意识。如果你坚持要用的话,你会在那溶液里永远地活着,失去感官,失去外界的交流,只剩下纯粹而疯狂的意识,变成一摊可怜但毫无力量液体。”
         “但是辉夜她……”
         “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做了吗?你以为公主好不容易得到的永生真的那么轻易就放弃吗?这是最后一袋LTQO,看看吧,会发生什么。”
         永琳拿起刚刚的注射器,熟练地换下一根新的针头,并从最后那袋编号LTQO-96783224里面取出了最后一管药液,回头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帝,摇了摇头,便把药液慢慢地推入铃仙体内。随着药液的不断注入,铃仙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两只兔子耳朵完全脱落,头上本就黯淡的粉色长发现在彻底变成一头乌黑的长发,原本结实的肌肉也好像在慢慢溶解,身体和脸部的骨骼都在剧烈地抖动变形,最终定型成了一个似乎未经世事、不染凡尘的少女脸庞,身体也变成了十几岁少女毫无锻炼迹象的体征。因幡帝睁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床上自己盯了五年的铃仙不见了,却而代之的则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蓬莱山辉夜的身体!
         永琳给辉夜盖上一层毛毯,然后轻轻抱起还在熟睡中的公主,对帝说道:“我为我利用你们的事情道歉,但是我只有这一个办法复原公主的身体。要知道找到一个完美健康而又不会走漏风声的完美素体可是十分艰难的,克隆体因为政府垄断设备的原因完全搞不到。存在于LTQO中的公主大人用了五年时间才一点点将这副身体的内部蚕食取代完毕,是我为了这一刻故意走漏的风声,没有喂那个病人蝴蝶梦丸,虽然与我计算的时间有一些偏差,这也许是你朋友体内的意识还不服输吧。她是个勇敢的人,我会记住她的,再见。”
         因幡帝一动不动,她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医生在什么时候给她下了什么药,她现在完全无法动弹,只能睁大自己的双眼瞪着她,血红色的瞳孔里充满了惊恐、愤怒与绝望,永琳抱着辉夜每离开一步,便顺带踢碎她的一个梦。她的一切都幻灭了,同伴、过往、罪孽、梦想,甚至连铃仙的尸首都不存在了,她开始怀疑起自己存在的意义……
         妹红在一旁默默盯着这一切,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个原本不熟悉的女孩慢慢化成蓬莱山辉夜的模样,她有些恍惚,直到听见永琳远去的脚步声,她才如梦方醒,追到门口高声呼喊:“喂!你这混蛋!都干了些什么!”
         “我知道,我的罪行仅仅靠道歉是无法获得原谅的,我本也不指望原谅。”永琳没有转身,细雨中只留下一个抱着女孩的背影,“我留了一些特殊的硬币在慧音的床垫底下,现在那种硬币你可以在黑市卖个好价钱,应该可以缓解一下寺子屋的财政状况,别指望八云紫给他们施压增加预算的事。还有,如果对处理那只兔子的遗体有什么困难的话,请把她放回到我以前的诊所前面,和那群瘾君子的尸体放在一起,毕竟,‘绀珠之药一次吃得太多的话,是会要命的’。”
         妹红听罢,突然醒悟过来,等到她赶回慧音的房间时,发现因幡帝七窍流血倒在一边,手里握着一个空空如也的小药瓶,妹红赶忙把她抱了起来。因幡帝看着妹红的脸,突然露出了释怀的微笑,她强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
         “铃仙……你醒啦……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还……有一点积蓄……咱们可以……买一个带……带花园的……大房子……然后……”
         妹红默默地听着,然而帝没有继续说下去,头一歪,便咽气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永琳和辉夜早已消失,远处的街道与房屋被朦胧的水帘掩盖了身形,妹红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盘算着回来后如何向慧音解释一切。她抱着因幡帝的尸体,如同一滴水消失在水中一样,身影渐渐与灰蒙蒙的街道融为一体,只有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的话还在街道上空打转:
         “LTQO,leave thequestion open……”

发表于 2017-11-12 22: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7-11-12 22:47 编辑

上一次在战闻录看见过这篇,同时也是个人很喜欢的一篇。文中的信息由于我见识短浅而无法逐一考证——信息量太大让我觉得用了很多典故呢。显而易见,这种新建的世界观和大量的信息无疑是这篇文最大的魅力之一,不知道余命在尝试构建这种新世界的时候苦费了多少心思呢。引人入胜故事也几近完美地融合在这个新世界里,结尾的转折在初读时让我暗暗惊叹,同时又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总觉得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值得挖掘的东西。不知道LTQO是怎么来的呢,最后那句话莫非也是哪本经典上的吗?

点评

感谢夏木大大支持!为了保证这个故事不崩掉已经尽力了,可能还是笔力不够吧。Leave The Question Open意思是存而不论,借了一下朱岳小说《万能溶剂》里万能溶剂LTQO的名字,算是个小彩蛋吧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的短篇,在中期的时候曾经想过,一直没有出现的辉夜会不会最后就是要让兔子变成辉夜啊?这种感觉,没想到的是真的呢。
整个文章结构很有意思,人物刻画也很不错,让我不禁感慨为什么当时我还能……,只能说是玄学吗?真是不可思议的2333333333
很厉害的故事呢。

点评

世界观太大太空,强行压进短篇里还是有些勉强了_(:3」∠)_  发表于 前天 21: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1-20 15: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