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019|回复: 1

[资讯] 《遊戲時代的新邦樂》卷三中文版已經上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8 14: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outien 于 2017-11-18 15:33 编辑

《遊戲時代的新邦樂》卷三中文版已經上架!購買請點:【恆萃工坊】东方音乐鉴赏分析志《游戏时代的新邦乐》第三卷-淘宝网

    《遊戲時代的新邦樂》卷三中文版譯後記

   一個十五歲才開始研習音樂、勉力考進科班、如今也才二十出頭的小子,也沒有特別的背景,就獨力出版了三張專輯、三本音樂分析著作,還自己包辦編曲、指揮和行政,糾集了一大批同人樂手來舉行演奏會,且得到千餘觀眾起立鼓掌、熱烈感激。這是可能的嗎?

  或者,我們換個問法:循著「正途」,從小開始練音樂、一路讀上科班的,到二十歲,是否也能有這等成績?

  出專輯不難,如果不要求頂級的錄音製作水準,也不找唱片公司幫你出版宣傳,誰都可以出。出書難一點,難處不在印出來,而是在「讀者群的期待」──正統科班的學習領域裡,應該早有數不盡的專業論著了,你至少也要有碩士論文級的水準才好拿出去和人家相比;或者你瞄準還沒幾人寫過的題目,雖然大概可以確定做出一些開荒的貢獻,但也會有高傲嚴格、見不得人取巧的同行等著剖析你究竟有多少真功夫──有此精神壓力,再加上珠玉在前,很多人就連寫都不想寫了,就算寫了也不敢出書,因為要出書就表示你不只把它當成試水的習作或課堂報告,而是有意要來與理論界見見真章的。這對二十歲的同學來說太早了,多數人會認為到碩博士階段、甚至畢業後再來出書比較明智。

  辦演奏會不容易,但對真要走這一行的人來說是必經的功課,同學、親友和老師也能提供不少幫助,所以即便包辦編曲、指揮和行政會增加一些難度,也不是不可能在二十一二歲時做到。然而──「得到千餘觀眾起立鼓掌、熱烈感激」,這一項就比較難了。

  會來聽科班學生演奏會的人,大抵若非親友,就是同行;親友支持你,不見得是真對你的音樂共鳴;而同行呢,多半已經聽得多了,腦筋複雜,心氣高,聽你表演的時候,分析的心思怕是比欣賞要多得多,你除非在技藝與感情上都達到了超一流的水準,能徹底折服人家的靈魂,不然頂多也就是得到一些禮貌性的鼓掌。此外還能有多少非親非故的觀眾呢?除非你是偶像明星,或者你演奏的曲目正好是他們由衷喜愛的。

  是的,關鍵就在「由衷喜愛」。白鷺雪編曲、寫書、開音樂會,而有那麼多人捧場,主要是因為《東方Project》。古典樂雖然愛好群體更大,但「體制化」的歷史也已太久,演奏會到處都是,不稀罕;即便是頂尖的樂團演出,觀眾裡也多半要夾雜一批只是附庸風雅的炫富人士,或是剛好有贈票就去看看,或是父母買票帶去看的;我個人就有幸看過一兩場世界級的管弦樂、歌劇演出,但除了覺得「果然厲害」以外,並沒有特別感動。相對的,去聽自己關注的流行、獨立演唱會或演奏會時,我往往能有相當大的共鳴。這都是因為,我認那些歌手、樂手是我的「同人」。即便聽的是跟「悅耳」拗著來的前衛之作,獨立音樂人的演出,也往往讓我好奇他是活在怎樣的異次元裡、想帶給我們的東西的關聯是什麼;而學院派的現代音樂,卻只能讓我加深那種「都是在鑽牛角尖」的成見,即便理解他們是懷著「不如此無以超越古人」的追求在鑽研的,也不會更感興趣。道理很簡單:民間的實驗音樂人,至少還跟我活在同一個社會,我即便不瞭解,也會覺得應該去多瞭解一些;學院派音樂家或者藝術市場上的高端玩家,其頻率就太搭不上了。

  2017年8月,中文世界第一場《東方》主題交響樂會、由專業的上海愛樂樂團演出的「幻奏盛宴」於上海舉行,這場演出在售票期間就造成了搶票恐慌,歷經波折而加演一場;演出當日,很少滿座的上海東方藝術中心擠滿了兩千多人。根據同好記述,
場館工作人員對觀眾年齡之輕和秩序之良好相當訝異,還說「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卻沒有多少豪車的音樂會」;上海愛樂的趙曉鷗指揮,更對結束後全體觀眾起立熱烈鼓掌五分鐘表示印象深刻和「刮目相看」;上年紀的大提琴手在演出成功後難掩激動之情,同人遊戲《永遠消失的幻想鄉》製作人更在會後大筆寫下了「這一次藝術終於回歸了藝術的本質」[1]。長年以來,交響樂被認為是最堂皇、高雅的音樂形式,又因為編制之巨、成本之高、上流社會之加持,頗讓庶民感覺高不可攀,而必須遵守圈內運作規則的音樂家,也常因故失去熱枕;然而這回,年輕的東方同好帶回了熱枕。

  俗套的說,喜愛遊戲、希望遊戲音樂得到更多重視的年輕同人,在這交響樂的大雅之堂上圓了一回夢想,今後當可擁有更多文化自信來應對社會的成見與偏見;而對上海愛樂這等正途出身、常被尊稱為「音樂家」而不只是「音樂人」的同仁來說,這次回應「民間」聘請所帶來的衝擊,當也可以引發一些對藝術、對行業、對自我的省思,乃至作出更多、更深的調整與改變。──說白一點,就是再多演幾回《東方》交響樂吧!最好自己也端出玄門正宗的功夫來編,同時多買幾套我們這三卷《遊戲時代的新邦樂》來參考。

  回顧歷史,西方音樂也是從簡單、流行開始,漸漸繁化、理論化、體制化,才建立了「正典」的地位;遊戲音樂,在電子遊戲誕生之初,因設備限制,也只能有簡單的旋律和節奏。不同的是,二十世紀的作曲家與玩家,已差不多是想聽就能聽到、想學就能學到不同時代、地域與族群的音樂;進入本世紀,資訊科技更為發達,要為遊戲音樂作交響樂版,或請交響樂團來做遊戲音樂,甚至再混搭異種樂器、電聲特效,都已是愈來愈常見的事。人們對各種音樂的觀念、對「雅」「俗」「洋」「土」「潮」「宅」等各種標籤的認知,也料將在新陳代謝中釀成「典範轉移」等級的變動。

  然而,這些社會議題,對音樂來說,畢竟不是最核心的。什麼才是最核心的呢?就是白鷺雪在這三本書中,參照和樂洋樂之傳統,所探求的「何謂《東方》音樂」。經過踏實的分析,如今,東方曲的愛好者,當也更能在學術的層面上站穩基礎、與人對話,乃至作出在各方面的內涵上都不亞於經典的改編與演出了。──真能如此嗎?當然還有待我們同人的努力。而在這條漫漫長路上,我們要苦幹,也要歡鬧;交響樂會的出奇成功實應宣揚,理論考察的築基工作亦當旌表;兩條腿走路,吾人才好自豪。正是:

    集廿載同人盛意 遊戲今登大雅 讓藝術回歸愉悅
    校八方傳統定弦 典儀因獲新生 俾初心有以篤實

  感謝大家這一年多的支持。我們後會有期!

发表于 2017-11-18 16: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胡大大辛苦了,一直以來熱衷於東方Project與文化的結合,而東方其中的靈魂就在於音樂,神主創作的東方音樂最常聽到的形容是(和(日本)洋(西方)折衷)的風格,但這也是東方音樂成功的重點,將音樂為媒介當作文化的大熔爐,比如中國古樂的音階 宮、商、角、徵、羽而西洋的是以Do-Re-Mi-Fa-Sol-La-Si 或C-D-E-F-G-A-B來表示,能將不同的音樂文化融合成自己的獨特音樂風格,在這背後累積了多少對音樂的知識及模索練習是我這種音樂的門外漢是無法理解的境界,這種解析東方音樂的作品對許多喜愛音樂及想了解音樂的人一定有很大的幫助,感謝原作者及幫忙出版的胡大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21 01: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