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22|回复: 2

[短篇楼] 【新人同人文】《恋爱的魔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雾雨魔法店在第三十九个年头,终于有了点魔法店的样子。也就是说,终于出售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东西了。
当然,并非是嘲笑魔理沙出售的商品质量不好。
雾雨魔法店搬去了外界。
太阳还未升起。魔理沙沿着人行道漫步,纯银的左腿发挥良好。很冷。雨后的湿气让她直想就这么蜷缩起来。魔理沙长叹了一声,钻进旁边的咖啡厅里。店长亲自走过来端上一杯奶茶。
“还好吗?”魔理沙头也没抬,她不想看男人瘦削的面容。五年前,落魄的店长用每天一杯饮料和一生无法正常品味食物换来了经营咖啡店的良策。
“托您的福……生意一直红火。”
魔理沙笑了笑,挥手让店长走了。
与恶魔交易是绝不会得到意料中的结果的。仿佛堕入饿鬼道中的店长便是诸多证据中的一个。
恶魔是魔理沙目前的自称。
熟悉故事的各位应该清楚了,雾雨魔法店现在主要出售运气,寿命,爱情这种东西。当然也和大部分的故事一样,光顾这家店的顾客通常都会变得不幸。并非魔理沙刻意为之,只是通过不可思议渠道得来的违反规则的东西,是会受到惩罚的。
中年魔女离开咖啡厅。秋日瑟瑟的风涌进她单薄的长衣里。她在门口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和嘴里奶茶味混合在一起,不太好受。跟着并不繁华街道上来往的人车前行,魔理沙皱着眉头。她通常都是这样的,觉得行人太吵了,街灯太亮了。她怀念和友人一同喝茶的时光,魔理沙太有活力,在神社前恬淡的画面中总是格格不入。现在她仍然显眼,只是因为过于沉默。
她过着这样的一种日子——避免拥有任何一点点幸福,如同中世纪修道院里的修女一般,用全身心去受苦,并以此防止,忘记自己的丈夫。
追忆过去是她仅有的了。
风停下,花凋零。梧桐叶子开始落下来。魔理沙的衣服和桐叶很像。
每天给自己一杯奶茶的时间怀念过去,可真这样做了又嫌没意义,因为魔理沙其实无时无刻都沉浸在那种生活模式里。不然也不好选择将超世的魔法才能用在这个地方了。
即使在外界生活了很多很多年,她还是讨厌这样紧凑的布局。但经费受限是无论在那个世界都没办法的事情。魔理沙将自己和丈夫一同制版的偏远地区的二层简易小楼的二层出售给一对新婚夫妇。
“女巫太太?您回来啦?”楼上田中直子穿着淡粉色的连体毛衣。
“啊,今天挺早的啊。不冷吗?”
街灯熄了。每天这个时候,那个年轻妻子都会坐在卧室里朝魔理沙招手。
“老公加班到凌晨,我去买一点好东西。”她歪着头,笑得很甜。
“嗯。”
“您为什么不重新开始呢?”直子看出了魔理沙的心不在焉,但是这个女孩同往日一样,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要说出来。
“如果心里还记挂着他,那么自然无法开启新的感情了。”
“居然这样……”直子妄自按着自己的常识理解,“好可怜……如果我遇上这种事,肯定受不了。”
魔理沙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她问道:“有鸡肉吗。”
“嗯。”
魔理沙把她领进店里。
“还没开门,有点乱,别在意。”
她翻出手杖,敲了敲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年轻妻子头顶。
“长高了两厘米,还行吧……”
“呀!”
女孩尖叫了一声,吵得旁边箱子里的蟾蜍乱蹦起来。后面一大串事情便不再赘述。总之今天的开门晚了一点。魔理沙倒是也不在乎,光顾的客人并不太多。并不是谁都愿意平白无故失去自己的几十年寿命。
魔理沙并不兼营算命之类的业务,原因显而易见。因此很少得到能和普通商人进行交易的钱。一直活的很拮据,也很习惯了。从离家出走的生活就没有轻松过。但是曾经 很简单幸福,灵梦那个傻子的茶杯里总是有茶柱,这时候爱丽丝就会一脸严肃的敲打她,告诉她不要看着别人的脸傻笑。然后,然后翠香在身后的被炉里面睡觉。若是灵梦想到了好点子,就会有参拜客涌过来;若是没有参拜客来,就会涌来好多妖怪。春天赏樱,夏天赏月,秋天赏枫,冬天他们都在睡觉。
直到有一天,魔理沙也不清楚什么时候自己变了。是不是好的变化她也说不清楚。
她偷偷的将自己的全部托付给了一位幻想乡中的普通人类。
她不能让自己的爱人一生笼罩在妖怪的阴影下面,毕竟幻想乡就是那样的地方嘛。魔理沙弄到了外界需要的证件。尽管生活和以前一样艰辛,但魔理沙享受着互相依偎的温情,就像楼上的小夫妻一样。
杂物堆里面的恶魔笑了,她停下来望了望左边桌子上的水晶球,那里面有一个男人的脸,正舒服的睡着呢。
只要确认他还幸福,魔理沙就安心了。余下的,不重要。
楼上的田中先生似乎醒来了。其实隔音很差,魔理沙没有告诉他们夜间活动完全听得一清二楚,偷听人对话不是品行端正的人所做的,恰好高桥魔理沙和品行良好并没有关系。
“是我自己要当全职太太的,你就让我好好依靠着你吧!”
“你的前途不能就这么毁了呀!”
缺乏营养的对话,魔理沙没心思再听了,她蜷缩在椅子里,帽子盖在身上。像极了动画里躲在杂物中间的女巫。也许这样太招摇了,见到坐在写着魔法店大牌子下面穿着灰色长袍的女人,任谁都会驻足一下。她仿佛完全不在意。
曾经有人问起过魔理沙究竟是如何将自己的业务推广出去又不至于疯传的,她回答说是商业机密。这些事到不必深究,总之能够摸到这里的人,都是诚心想要交易的人。这也是魔理沙所能提供的奇迹之一吧。
安然的抚着秋风,几只鸟儿来来往往,小巷深处不会有行人来。现在的雾雨魔法店是个埋葬过去的地方。魔理沙点上火,青草味从坩埚里飘出来,稍微中和掉永远也习惯不了的外界的污浊。起早的魔理沙缩在袍子里,歪头小憩。
“高桥女士吗?”
“啊,嗯。我是高桥”阳光照进店里,看来日头已经转过了半个圈。魔理沙一下子清醒过来。
“对不起……但是我等不了了。”柜台前的女人一头染得匀称的栗色头发,脸上倒是看不出歉意来。未等魔理沙开口,擅自提了个怪异的愿望,“我想要单纯的心。”
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魔理沙说不定是那种醒的很慢的人。若是在以前,大概会直接回复她说:这里不提供援交了。
“要让你失望了,小店没有那种东西。”
“不是很平常的东西么?”她偏着头,上挑的眼睛眯起来。
“本店不卖少女心,就像超市不卖空气一样,太廉价的东西不好贴上数字放到货架上。更何况这是你情我愿。”
女人的脸像是变魔术一样,又堆满笑容了。就像之前的认识几个挺不错的表演家。她左手扶着脖子小心地斟酌语言:“你也许误会了,我是想拥有那种心啊。”
“我这里有喝了就会降低智力的药……可以用现金购买。”魔理沙不知为什么,说不出的烦躁。她并不是有起床气的人,但把时间花在心的讨论上,她只想掏出八卦炉,一炮轰出去。
“高桥小姐?可我听说,那是充满勇气和韧性的心啊?”如同梦呓。
“我以前傻过,现在傻完了。”魔理沙下意识的瞥了眼水晶球。
女人皱着眉头,在思索什么。
“继续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唉。”魔理沙长叹一声,随即改变了话题,“灵梦怎么样?”
“大家都在想你。”
“我已经接受相应的惩罚了,我也在被思念她们的感情折磨……所以饶了我吧……”魔理沙手指不断地理着头发。“我不敢回去……人只有在最深的夜色里才能看见腐草荧光。”
变得很无力。外面早已看厌了的萧条街道仿佛一下子冲过来压在她身上。魔理沙双手抵在脸上脸,尽量不让自己注满泪水的眼睛暴露在外面。之间发麻,胸口里凉透了。竭力控制的呜咽声在瓶瓶罐罐里回荡。青草味还在,却只能再添上一抹更浓烈的乡愁了。
女人刚在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一片徐徐落下的树叶。
秋阳漫到柜台前,像是想抚摸魔理沙似的。却因为角度的关系,始终触及不到。
冷清的街道因此变得稍微温暖了一点。缓步而来的职场女性将鞋提在手里。并不在意丝袜是否受到了柏油路的磨损。她是带着明显目的性的,却又晃来晃去,宛若进行着轻慢的舞蹈。
宇佐见堇子拉开玻璃门。
“晚上好。”
“嗯。”魔理沙整理着思绪,她漫无边际的从脑海里拽出一个和当前最无关的话题,“其实我一直在想那个你才是真的。”
“那个都是,我可是天才。不过你要是看见了坐在美容院办公桌后面的我,估计三观该坍塌了。”
她们咯咯笑起来时,仿佛一同回到了十几岁。
堇子随手把外套搭在椅子上,里面的衬衫似乎昨晚才好好熨烫,白净挺立。她挽起袖子,盘腿坐在魔理沙面前。
最终,堇子和优雅或是规矩这种词,还是毫无关系。
“好好坐着,又显你高。”
“女巫夫人,你眼影没晕开。”
她抓起皮筋来束起早已及腰的卷头发,闪亮的眼眸里映着的是水晶球。那是属于从不迷茫的人的眼睛,虽然现在已经蒙上很深的倦意了。
“安眠药怎么样?”忽然盖住整个柜子的丝巾,阻隔堇子的视线。
“效果不错,终于能睡够八个小时了。”
“吃点东西吧,早上弄得鸡肉,要不要抽空去秘封活动啊。”
魔理沙打开藏在衣架后的门,伸手就拿到了放在梳妆台上的肉,半开玩笑地询问堇子。
“第一次秘封活动,去找境界裂缝,结果你给我详细的解释了冥界的事。”堇子挑着眉毛,脸朝积满灰尘的地板,“第二次就觉得行不通,在幻想乡里面找一处会让外界人发狂的地方。结果是个基站,你们听不懂他们说话我也很苦恼哦?”
“这样一说,好像我们的组合是全能的一样。”魔理沙把鸡肉扔进坩埚里。笑着回忆往日,心中浮出的却是无奈。总有她们都不了解的东西,诸如命运或者感情。
“他还好吧。”
“你不看的很清楚吗?他很好,真的。”
这就是她们两个都弄不清楚的问题了。
堇子叹了口气。
“他是从幻想乡来的,应该是这世界上唯一适合我的男人了,你别有负担。我很爱他。”
“哪里的话,我现在只想把你钉在墙上。”
堇子换了个姿势,不知道在想什么。
“魔理沙……”
“唯独他,我不会放手,绝不。不然我早回幻想乡去了。”
静默是毒药,里面酝酿着的东西往往致命。
“鸡肉差不多了,来帮我一下。”
“打包吧。”堇子很快调整好了状态。瞥了一眼入口处。
“社长?”直子双手捂着嘴巴,玻璃门又嘭地关上了。
她是来邀请魔理沙进餐的。也许是出于孤独,也许是出于感谢的必要。穿着并不居家的衣服,看来是考虑过才做的决定。
“能借我身休闲装吗?”
“衣柜里自己拿吧。”
田中家布置的简介雅致,直接将女主人平日经营之事铺展在明面上。客厅与餐厅合用,没有多余摆设,狭小空间利用到位。左手边墙上挂着合影或者风景照片。听说这是男主人曾经的爱好,因为生活拮据,不得不放弃了。对侧立柜上的绿萝垂得很长,映得房间都饶富生气。
魔理沙也是第一次接触到楼上近邻的生活细节。
曾经直子在堇子手下的美容院是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的,至少赚的比她的丈夫现在多一点。只是结婚后,直子敏锐的感觉到另一半的情绪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时常满身疲惫,加班的时间明显长了。笨拙的直子不知怎样才好,她始终不会应付其他人没来由的固执,再三思量,这名女青年正式成为全职太太。
是出于相互体贴才弄成这个样子的。
“虽然有点傻,过几年应该就都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里了。”
“有点羡慕。”
魔理沙温和的看着厨房里的直子,含糊的回应了一下:“还差的远呢。”
女主人端着一大盘意大利面过来了。
“没什么好拿出来的,我忘记中午用掉很多食材了……”
“不忙。”堇子说。
“嗯……”她也落座了。
“在某个转折之前我也差不多大咧。”
“是什么事呢?”
“啊,嗯。”魔理沙微张的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她摆弄着沾满酱汁的筷子,似乎完全没听见直子的问题。她在堇子的注视下继续沉吟了会才做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回答。
“使当时拥有的幸福和为之舍弃的幸福全部消失的事情。”
“女巫喜欢此类隐喻,别太在意。”堇子在试着让空气变得活泼一点,尽管这并不适合她。
直子摆着手,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的微笑,同时面对两位前辈的她不知为什么反而显得轻松很多。
“我很喜欢高桥太太讲故事似的语调。就像又回到了妈妈怀里一样啊。”
堇子绷不住笑了。勉强没有把面条喷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说了很失礼的话!”
“你还是没什么变化。”
“嗯……”直子低着头,手指在脸上戳来戳去,“还是喜欢那样依靠着别人,最好自己什么都不用思考,听别人的就行了。虽然很在意高桥小姐说的关于幸福的事,但是直觉告诉我那太复杂了,不是我该过问的……”
总是寻求最快捷的路径的人,应该是魔理沙最厌恶的一种人了。但是直子批评自己的脸很真诚。她说辞职只是不想工作而已。不过魔理沙相当信任堇子的眼睛。她在这个年轻女人身上看见了曾经那个躲在屋子里拼命试图理解魔导书上高深莫测理论的自己,白天总是装出一副“其实我是天才”的神情。
绝不想被在意的人看见辛苦的样子。朋友也好,对手也好。就是这么别扭的性格。
“我在私奔之前也算是堇子小姐这样殷实之家的大小姐,家长什么都不让我做。两年前我还不会做饭呢……所以养成这种性格,也是没办法的……大概是总想着多依靠他一点,是不是有点自私呢。”直子扶着自己的脸,眉头微皱。
如此简单,如此幸福。
“你这孩子啊。”堇子斜眼看着轻轻点头的魔理沙,也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只是同样笑着。也许是有点羡慕吧。老友选这一对男女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猜着,说不定是看见了曾经和高桥举案齐眉时的影子。
“高桥太太终于笑了。”直子摆出一副成功的姿态,开着国中生般幼稚的玩笑。“高桥太太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啊,银子左腿……”
“时间确实是良药,告诉你也无妨了。那天我前夫开着车,带我去看人偶戏演出,然后嘭的一声,一辆大车冲了过来。他死了,我截肢。对,之前告诉你离婚什么的是骗你的。”
“不……怎么会。”直子的直起身,瞳孔明显缩小了。
“作为魔法使,我当然有办法逆转这件事,就像治好我的腿一样。不过代价我也是施法之后才弄清楚。这个魔法确实曾经成功过。”魔理沙收起所有的语气,像是在讲述一个普通的故事。
“我被从我丈夫的生命里抹掉了,他没法注意到我,没法记住我的名字。很公平,对我来说,他和已经死掉了没有两样。”
直子微张张开嘴巴。
“这太残忍了!高桥太太,不对……怎么会……”她有点语无伦次,甚至轻声啜泣起来,“这么可怕的事情要是出现了,我可绝对受不了……”
“习惯了就没事了。”
电话响声打断这悲伤的对话。
“快接吧。”
“喂——嗯?岛崎先生?到底怎么了啊,在路口等我是什么意思?你怎么那么着急啊?嗯,好,我马上下去!”
“别收拾东西了,我陪你去。”堇子站起来,“魔理沙。”
“好运。”她叹了口气。魔法偶尔是会失灵的,在一生中运气特别差的时候。
“谢谢您。”直子没有拒绝她们的好意,飞快的穿好衣服,奔下楼了。关上门的堇子带着难以言说的表情。
魔理沙掏出手杖,敲了敲地板。盘子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自动变干净。
确实有事发生了。
她第二天醒来时已经不太记得是怎么走回房间的了。凌晨五点天未亮,她换上长衫,打开雾雨魔法店的卷帘门。如同曾经数千个清晨一样踏上柏油路。这天她的思绪被填满了。
盒子一样的白色走廊让人联想到棺材。恍惚里被截去的左腿如同尚在原位。魔理沙倒在绿色的大理石地面上,绽开伤口的血洒在地上。她被恐惧占领了,更甚于贤者攫住她心脏时。魔理沙呼出的气息是冷的。
眼前回放着大车冲过来时,毫无防备的样子。无疑只有在地狱里才能见到如此景象。
护士冲过来压住她,将她拖回病床。无论如何挣扎哀嚎也无济于事。她咬着头发,看着外面阴惨的天时才醒悟过来,就算跑到太平间去见到了他冰冷的尸体又能如何?
说不定真的风水不好。田中先生现在同样安详的躺在太平间里。堇子刚刚才发来短信。
她不敢再回想血红的“手术中”了。
今年第一次能看出白雾来,确实是冷了。一到季节更替,就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按照幻想乡旧历法,明年是春与土与星之年吧。
今天的咖啡店门口围了许多人。魔理沙跟认识的店员稍微打听了一下。瘦骨嶙峋的店长似乎是上吊了,手边是一个咬过的苹果。
“高桥太太。”直子从人群里冒出来,明显的颤抖。
“和恶魔做交易是需要代价的。”她瞥了一眼咖啡店的店门。
直子肿起来的眼睛失去了神采,但依旧坚定地注视着前方:“我清楚——”
“我是在帮你挑选正确的路,里面吊死那位已经足够证明这是赔本生意了。”
直子没有被魔理沙打断。
“高桥太太……真的,我受得了。”仿佛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了。直子仅仅是在洪水里拼命寻找稻草而已,但即将付出的代价,她根本没有考虑过。正因为如此,魔理沙想尽力避免应允她的求助,就凭自己裹在毯子里注视星空的无数夜晚,每一秒都被拉得有一生那样漫长。这个女孩绝对承受不了。
魔理沙转身走了。直子就在后面跟着。待到街灯熄灭,二人再未说一句话。打破寂静的是魔理沙。
她脱下裤子,露出闪亮的左腿来。
“我再问你一次。”
直子颤巍巍的。真的很难形容出她现在的样子来。
“我……我受得了,求您在我失去勇气之前……”
后面的话听不清了,但这细弱的话语已经足够锋利。直子也许本性里就是这样,永远将痛苦隐藏起来,她是有着惊人爆发力的。
魔理沙眼眶不知不觉濡湿了。也许是为了她,也许是为了自己。
“好的,现在就有足够的材料。”
“谢谢。”犹如蚊蚋呢喃,“他可以活到什么时候呢?”
“你死掉,或者你不再爱他。”魔理沙的嘴角划过一抹嘲笑的曲线。这种黑色幽默,相当适合她。
“什么……”
“为什么我不回娘家,为什么我不搬离这个伤心的地方,为什么我不再婚,为什么我每天都要守着这个破水晶球,为什么我只能在思念里一遍一遍记挂明明触手可及的幸福。”魔理沙故意顿了顿,“因为都有可能让我忘记爱他呀。日夜不停的思念着一个根本不认识你的男人,捧着微不足道的回忆的过活的孤魂野鬼。没错,就是我。”
终于说出几十年来都不敢触碰的真相。
嘲讽自己,同时虐待着面前的姑娘。魔理沙看着直子盲目奔跑的背影,不住笑出声来。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理沙摊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做的有些过火,不过有的人你不吓一吓她就执迷不悟。这种痛苦魔理沙可不想让认识的人尝到。
好想回魔法森林里去吃爱丽丝的华夫饼,享受曾经的那种幸福。但要是真的那样,大约不出三天,高桥先生就该见四季去了吧。仅靠单方面思念维继着的爱情太脆弱了,会被任何东西击溃。魔理沙所想到的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令自己置身于孤独里。
只有在黑暗中,萤火才能称之为光,才会被注视。
水晶球里的他笑得很幸福。魔理沙知道对面是堇子,这也无可奈何。她把水晶球抱过来,努力想象着拿刀叉的手是自己的。
细细端详,他和自己一样,都有了皱纹。曾经有一种命运是白首偕老,只是现在却只存在于这虚像里了。
魔理沙轻吻着水晶球。
“高桥太太。”魔理沙被突然闯进来的直子打断了,她跪在女巫身前,打开了一个天鹅绒首饰盒。里面放着两枚镶着蓝色玻璃的银戒指。
“我想起来那天他对证婚人说的话了。”直子已经不再颤抖,“他说‘富贵健康我愿意与妻子分享,但若是贫穷,若是疾病。我一人承担就可以。’他是这样恶劣,这样自私的人啊,所以我自私一点也没关系吧?”
直子嘴角划过一条诡秘的弧线。
“高桥太太就是我的榜样,虽然知道这样很不好,但是我真的很不擅长独立思考。我想要依靠着别人,模仿别人的选择。”
“别搬走了,在这里住着吧。”魔理沙终于还是败了。
“这下子,我的爱情已经连死亡都超越了。”

尾声----------------------------------
“高桥太太!社长也来了哦!”
“啊。”魔理沙感到头疼,没有什么额外的力气回复。自从喝不到奶茶之后,幸福指数直线下降。
“田中很有实力,说不定三十岁之前就能坐到我的位置上吧。”
“没什么可能,毕竟你可是天才。”
“诶,怎么样说啊!”直子咯咯笑着。
夕阳下的街道泛出温暖的橘红色来。洒在角落里两个水晶球上。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3 喵玉币 +25 萌度 +65 收起 理由
稗田夏木 + 1 + 10 + 25 同欢迎来到喵玉
左道艾 + 2 + 15 + 40 欢迎来到喵玉。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评价过就不再评价了,只说一句欢迎大触加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评价过就不再评价了,只说一句欢迎大触加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7-12-11 10: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