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院长each

[讨论] 《东方凭依华》堇子剧情线分析(1.4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03: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忘却鸡尾酒 于 2018-1-6 18:05 编辑

为了对理论进行修正,在这里稍微确认几件事

1-
茨歌仙第二十九话
华扇说睡着的霊梦和魔理沙“都已经前往梦境了”
字面上的理解可以像是“堇子进入了幻想乡”那样“进入了梦世界”吗?
然后,根据睡着的人“肉体已经是空壳”的说法
这边认为某处把在家里睡着的堇子肉体算进“第四个”应该是不对的

2-
照一般常识来说,梦世界的住人应该是现界的肉体睡着之后才会活动
可在堇子x哆来咪路线的第一战,梦世界的霊梦说“在这种地方相会”
当时霊梦的本体是睡着的吗?如果是,为什么不是在做梦而是在梦世界中走动?
梦世界的住人们是能够在梦世界中走动并互相交流的吗?
这是梦世界住人在本体醒着时所进行的“日常”?还是在这次异变中才会出现的现象?

3-
在思考上面的问题时又多了一个疑问
睡觉这件事在东方的世界观里
是“本体的意识凭依在梦世界分身”的行为吗?

4-
倘若梦世界的堇子也有二重身,在这次的事件结束后会怎样呢?
梦世界堇子与她的二重身感情良好的一起生活在梦世界?

最后
霊梦x华扇第二战铃仙x哆来咪的第四战,以及铃仙对妹红的胜利台词来看
第一次的凭依事件似乎是——强制凭依到灵梦身上的妹红vs铃仙
有方法用现有的情报重現当时的情况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6: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忘却鸡尾酒 发表于 2018-1-5 03:26
为了对理论进行修正,在这里稍微确认几件事

1-

画画辛苦了。
只将梦魂视为现实世界身体A“睡着”时才具备的幽灵,这会导致,无法有效地基于哆来咪在《东方绀珠传》对魔理沙的发言,来解释A和B、完全凭依时的master和slave都能使用都市传说技能的状况。
在分辨堇子的情况时,已经有了堇子A这个物质性存在,接下来必须以自我意识为基本单位,即为什么堇子A和因为“梦幻病”而进入幻想乡的堇子X共享着同一个自我意识,答案就是梦魂。
梦魂作为东方特色的三魂七魄之一,意义远大于承载无稽的梦内容的急就章产物。无论是不是东方世界观,各人的A都不会因为生理上“醒着”就能客观地认识所处的世界,ZUN也非常清楚这点(前阵子的《东方天空璋》大量捏他京极堂的《涂佛之宴 宴之始末》,其中堂岛的关于“华胥之梦”的理论则是ZUN从《梦违科学世纪》就开始参考、并在《东方深秘录》灵梦剧情线结局再次提出了的)。所以说,梦魂是时刻存在于各人行使自我意识的第一身体内的,而且各人只能透过梦魂来认识世界,并且在都市传说异变中通过利用作为梦的一类的都市传说来使用都市传说技能,即人没有完全不在做着梦的时候
A“醒着”的时候,同时存在于A和B体内的梦魂向A一侧偏移,主要处理A在现实世界接收到的信息来构建自己的内容,更倾向于直接还原现实世界的信息;
A“睡着”的时候,同时存在于A和B体内的梦魂向B一侧偏移,主要处理B在梦境世界接收到的信息来构建自己的内容(即哆来咪在梦境世界对梦魂的改造具有优先权),更不倾向于直接还原现实世界的信息;
所以,《东方茨歌仙》第29话中的各人,通过A接收到别人的梦魂时,因为其内容和A体验到的现实存在巨大的落差,A就只能当场睡着来缓存这一落差,同时A在现实世界接收到的信息基本不参与构成这个梦魂的内容,所以这个梦魂比平时更向B一侧偏移,所以看上去是空壳了。
继续之前的推论,《东方深秘录》序章的堇子是“分身”,灵梦剧情线结局之后的堇子是因为突发的“梦幻病”而新出现在幻想乡的另一个堇子(堇子B),但是交换之术是从一开始就在作用着的,也就是说“最初的交换物只是人们所做的梦”指的潜入者并不是和堇子B共同出现在幻想乡的梦魂,指的其实是“分身”,这揭示了“分身”的性质,即作为堇子一部分梦魂的都市传说“分身”变化后,代替了堇子的身体,潜入幻想乡。
“梦幻病”开始之后,堇子B与某个梦魂(因为A“睡着”而照例产生,但是B根据自己在现实世界即幻想乡接收到的信息另外构建了梦魂)分离了,直接潜入了幻想乡,但是交换之术是不变的,也因为紫准备的“人柱”太完美,所以堇子B每次潜入时第一个换走的一直就是“人柱”,如果“人柱”出了什么问题,就会换走别人,即再次出现“人隐”
每个人从受精卵(算是A)形成之后,对外界刺激的体验逐渐形成梦魂的内容,并产生自我意识通过梦魂来间接地认识世界,并在梦境世界产生对应的B,以便在A处理太不合现实的梦魂时可以“睡着”,即以便这时的梦魂可以偏移过去。
同理,堇子B经过对幻想乡这个现实世界的长期体验,越来越变得和A同质化了,称为B0,同时也在梦境世界产生了第二个B即B1(有效寿命有限,所以B0还在梦境世界时就消失;或者B0回到梦境世界后被挤出去。具体未知),因为“无节制的完全凭依”而和她人的B一起被挤出梦境世界。至于“人柱”,每次堇子B0从梦境世界进入幻想乡后,“人柱”作为睡着的一个A,都会整个地被送入梦境世界睡大觉(送到别的地方哆来咪就管不到了,而且可能会被别人发现),确实会因此挤出“人柱”的B(面貌和堇子不必有任何相似处,也不会如你所说朝着堇子变形)呢,这个思路不错。
《东方凭依华》堇子剧情线的原理我暂时已经说完了,重点不是三到四个身体的同时存在,而是对战时三个堇子各不同的自我意识的存在。堇子A和堇子B0共用一个梦魂,因为slave哆来咪的完全凭依而分割,其中一部分被堇子B1带了出来,于是B0和B1的人格不同,但第三个堇子的人格就只能是来自“分身”了,“人柱”A在梦境世界暂时默认一直是完整一个的。
紫使得堇子B0作为现实身体可以与其梦境身体B1相见,除非有紫做的这种把戏,每个人的A和B本来就不能相见。堇子的都市传说“分身”则从来不要求不能相见,她的都市传说技能本来就包括召唤一个“分身”来一起作战,你在pv2里也能看见。堇子B0已经具备了新的梦魂,所以不能接触原本的梦魂,后果我也不清楚,基于梦魂才是本体的理论,同一个人的两个梦魂混合很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但是这也不是身体之间的都市传说“分身”,即各个堇子并没有因为“分身”这个都市传说而额外地不能和谁相互见面
至今没有证据表明堇子的“梦幻病”是或许需要是都市传说“分身”所致,《东方茨歌仙》第29话结局的旁白可能仅仅是堇子个人的误解,并非确认了的一设。
完全凭依异变中,若各人的A作为master被凭依、送入梦境世界,slave获得一部分master的梦魂,被送入梦境世界的master不会做梦,则B被挤出梦境世界。这是这次的特例,一般情况下,普通人的A“睡着”时,B在梦境世界的活动状况依然未知。
哪个堇子拥有都市传说“分身”这部分梦魂,都能召唤“分身”。
《东方深秘录》Extra剧情确实就是妹红碰巧作为slave强制完全凭依到了master灵梦身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原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6 18: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忘却鸡尾酒 于 2018-1-6 18:14 编辑
院长each 发表于 2018-1-5 16:21
画画辛苦了。
只将梦魂视为现实世界身体A“睡着”时才具备的幽灵,这会导致,无法有效地基于哆来咪在《 ...

把“梦魂”作为东方特色的三魂七魄之一吗?
这边或许会需要一些时间反刍一下

在那之前
还希望院长能对茨歌仙第二十九话的最后
“在枕下摆放梦魂寄宿的画等来做好梦,以此利用梦魂”这一现象
发表一下看法

点评

即使是A“睡着”时,A和B共享的梦境内容依然包括A接收到的外部刺激,但是在不知情时身边被放了画,就不会有任何作用,除非睁眼睡觉。梦魂是认识外界的唯一渠道,自己观察过画也就相当于曾让自己的梦魂寄宿在物品上。  发表于 2018-1-7 17: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7-23 23: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