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63|回复: 42

[长篇] 因为不知道怎么在喵玉殿删帖,就弃账号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18: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3-7 23:42 编辑

算是弃坑吧,而且目前来看公开发布部分小说内容也没人会提供建议(应该说能提出有效的剧情建议的评论家通常都不是像我这样会去浪费时间指点江山的愉悦犯),所以就(只)专注于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了。版主想删就删吧。

点评

如果有人看的話注意一下這是寫作探討帖……如果有想法(就算是罵作者玩相似AU無恥二設狗夜行)就隨便說什麼吧,說“這個世界觀扭曲到和東方Project沒什麼關係啦我要看的是東方同人而不是原創小說啊”……  发表于 2018-1-9 20:28

评分

参与人数 1喵玉币 +5 收起 理由
Summeru + 5 很有深度,望共勉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2 10:58 编辑

《Phantom.千年樱雪》   

   据境界妖怪的说法,显界存在着某种大型仪式。
 作为所有事情发生的起源坐标。那是所有魔术师的夙愿“根源之漩涡”……从万物开始到终焉,记录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创造这个世界的神之座。
 顺带一提,在外界,魔法的范畴是那个世界的科学无法达到的境界,在那之下的神秘多为“魔术”。科技发达的外界的魔术师大抵相当于技术停滞在古代文明的幻想乡中的魔法使。
 为了达到那个“根源”的尝试,从一百四十年前就开始了,有人真正付诸实践。
 爱因兹贝伦,间桐,远坂。这三家是最早开始的,他们企图找到在多个传说中出现的“圣杯”。期望可以召唤出能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三家的魔术师互相提供秘传的法术,终于让被称之为“万能之釜”的圣杯再现。
 ……但是,刚一知道那个圣杯只能实现一个人的愿望的时候,合作关系开始变为血腥相互残杀的斗争形式。
 这就是“圣杯之战”的开始——也是结束。
 从那以后,以六十年为一个周期,圣杯会再次出现在曾经被召唤的极东之地“冬木”。然后圣杯会选拔具有掌握圣杯权限的七个魔术师,把庞大魔力的一部份分给这些魔术师,使之具有召唤被称为“Servant”的英灵的能力。让这七个人通过殊死的决斗来判断谁更有资格拥有圣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09 编辑

-153:16:00
 ——博丽巫女所接受的说明简短来说就是这些内容。
 「你右手所出现的那个图纹被称为“令咒”。作为被剩杯选拔的证明,是不能够统率Servant而被赐予的圣痕。」
 「等等我刚刚听见了“不”了吧?」
 用流畅、清晰的声音不停进行说明的人,其姓氏是稗田。
 这是位于人间之里中心地区一处风景优美小山丘上修建的漂亮宅邸,现在有三个人正坐在社交谈话室里。巫女和稗田,还有一个是引见两人相见并主持这个会谈的妖怪——宵闇王,也就是巫女的战友。
 作为年岁不怎么好计算的闇妖的熟人,姓为稗田的这个有些奇怪的人类未免太过年轻了。看年龄和巫女差不多,但是具有特别稳重的气质而且仪表堂堂,使他显得很有威严……嗯,这个词现在还不是贬义词。他在人间之里可不是用“名家之后”能形容的家伙。
 他本人既是“名家”,也是“名家之后”。
 稗田阿弥,人间之里的执政者,通过肮脏的交易……通过自己过目不忘的能力,继承了前世的记忆与阿礼男之名号,不再从事其本业,转而去研究退魔的术法和引入妖怪文明,企图让人类获得对抗妖怪的自信最终揭露妖怪对人类社会的实际影响以实现表面共荣的野心家……
 ——现在还和妖怪勾结在一起。
 就这一点而言,他和博丽的巫女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不务正业这方面的。
 巫女所属的博丽大结界保全委员会有着把不按八云的规则行事的人外打上异端的烙印,并驱逐埋葬于黑暗中的权利。也就是说,是站在控制乡民行为的立场上生存的。
 然后仅仅会继承历代转生者关于一本名叫《幻想乡缘起》的书籍情报的阿礼男则留有将那本书继续编纂下去的责任。
而进几十年来,巫女开始宣扬平等对待幻想乡中所有物种的和平主义思想(为了接纳外界的弱小妖怪),阿弥更是以河童为起点不断地把妖怪的非常识文明在人间之里正当化……在这里反倒该庆幸人家没有再去编写缘起,不然谁知道这一代的记录会混乱到什么地步。
 「圣杯争夺战的实质就是派Servant进行战斗。因此为了战胜其他人作为召唤师必须具有一定的魔术……神秘修养。本来,在外界圣杯为Servant挑选的七个Master原则上都得是魔术师。像你这样和魔力……甚至和降灵都没有任何关系的巫女,这么早就被圣杯看中,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不会降神还真是对不起你了……」
 阿弥站起身,走到书架旁,凭借过目不忘的能力很快找出了一本书。
 「刚才所说的“创始御三家”——间桐家族,爱因兹贝伦家族以及远坂家族的魔术师具有被授予令咒的优先权。也就是说圣杯战争有四个未确定的席位……」
 「原来如此……四个席位流入了幻想乡吗?」
 「等我把话说完啊,博丽。第三次圣杯战争时期,爱因兹贝伦的Servant在第二次战争的最开始就被御三家以外的外来黑马击败了,之后过了很久远坂和玛奇里才先后战败……觉得这实在太过屈辱,又或者是察觉到在作为主办方共同破坏第二次圣战的终局时,远坂和玛奇里已经没把爱因兹贝伦当成对手后,他们开始着想补救措施,在七日战争完结前再次参战并且打败所有敌人的战术……
 其中一个办法,是通过改变大圣杯的系统召唤出名为Avenger的特殊职阶。召唤的Servant是背负着世界上数十亿人诅咒的反英雄安格拉曼纽。他是被冠以“恶魔之王”称号的无名英雄。一旦被成功召唤,就必定会把其他Master和Servant尽数杀光,从而实现启动大圣杯的目的——那简直就是一场纯粹专注于杀戮的灾难。
 第二个办法,是滥用大圣杯本身所具备的系统——召唤出原本为了调整圣杯战争平衡性而存在的、拥有无与伦比的战场控制力的职阶——Ruler。
 简单来说,这个方案就是对Ruler所拥有的“以Servant为对象的令咒”这个大特权加以利用的图谋。在正统的圣杯战争中,令咒是对Servant的绝对命令权,只要有三道令咒在手,一般来说足以差使自己的从者自尽三次呢~~
 究竟是选择力量,还是选择智慧呢?经过一番苦恼后,爱因兹贝伦选择了更为安全的策略。也许是因为上次的失败,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了能够驾驭那种接近神的力量的自信。」
 阿礼男把那本像词典一样厚实的书摊开放到桌子上,接着就不再说话了。
 巫女十分认真地问道:「结果是召唤了名为Ruler的家伙吧?」
 阿礼男笑笑,说:「是Avenger。」
 巫女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惊讶,不如说这正是她预料中的答案。阿礼男的笑不一定是在嘲笑巫女莫须有的天真,而是针对其打从心底相信的人类必然存在之恶。
 「不过爱因兹贝伦的目的并不是让Avenger的第八英灵直接参战,而是将Avenger的职阶赋予给某个已存在的英灵。」
 「这有什么意义吗?难道说只要用那份力量使英灵变质就能获得其控制权……那个叫令咒的东西?」
 「并不能……大概只是因为直接召唤Avenger不会给他们留下控制Avenger以外的余力,他们选择了更为保险的方法。」
 当时的情况大致是冬之圣女在玛奇里和远坂的斗争中看出了处于劣势的远坂永人心中的焦虑——圣杯战争最初的令咒系统是玛奇里家族构建的,玛奇里·佐尔根藉此干涉了远坂家主的Servant召唤……好像是他粗心大意导致的,总之是个在降灵仪式发动时不注意保护自己工房的白痴……作为创始御三家的一代家主,远坂永人确实是有点废了。
 和冬之圣女、间桐脏砚不同,远坂永人是非实用主义者,他只希望通过第三魔法抵达
“根源”这一全世界魔术师的夙愿,而非达成拯救世界之类的狗屁愿望。冬之圣女希望远坂永人能在第三次战争中把许愿的权利赠送给爱因兹贝伦,这样的话爱因兹贝伦便会将远坂家的参战英灵赋予他们预定要召唤的那位Avenger的特性,将其转化为反英雄一侧的存在……实质上就是将远坂家的Servant作为祭品降下第八位英灵,但是作为素材的那骑英灵不会在死后把灵魂托付给圣杯……因而系统上不会认为出现了第八英灵这种事……
 ——在系统的眼中,只不过是某个英灵变异了。
 若不这样做,无色属性的圣杯大概会为了维持自身的纯洁而从英灵之座申请调动新的英雄成为Ruler,用令咒解决掉反英雄的Avenger。顺便,原先英灵的人格大概也可以压制一点反英雄的秽恶。
 冬之圣女确实是爱因兹贝伦的最重要魔术师,但却并非是掌权者。
 第三次圣杯战争的冬之圣女是某个存在的复制品,即便死去,花上数十年的人力、物力便可再现。爱因兹贝伦的族长尤布斯塔库哈依德·冯·爱因兹贝伦完全反对圣女的主张,爱因兹贝伦在最初的圣女诞生并使其遭受挫折研究了近千年,他不想要最后的胜果由爱因兹贝伦以外的家族获得。第二次圣杯战争的烂尾也说明御三家具有极高的自尊,远坂永人不一定会接受羽斯缇萨的馈赠。
 于是事态又发生了新的转机。
 尤布斯塔库哈依德拉拢了御三家以外的一位名门魔术师,用他的势力吸引了追求圣杯之奇迹的纳粹党,准备在使用Avenger的远坂永人消耗完佐尔根的实力之际清剿幸存的御主,强夺大圣杯。
 而那位名门也在此期间渗透了爱因兹贝伦,了解到了圣杯的运作机制……
 结果最后,外来的魔术师烧杀抢掠打残了御三家,撇下了爱因兹贝伦,独自带着大圣杯跑了,第三次圣杯战争由于最为核心的许愿机被夺而落幕。
 相关者的生还数目,不明。
 因为最后,半个冬木市都被纳粹炸烂了,他们把罪责推给了在东南亚的日占群岛作战的盟军,自此行踪不明。
 「原来如此……由于原典离开了日本,所以被称为圣杯战争的概念流入幻想乡再现了吗?」巫女理解了异变的起因。
 「你要这么理解倒也无所谓。」
 阿礼男把书本推到博丽巫女面前。
 这一页的标题(Status)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12 编辑

-153:15:15
 被来自雾之湖凉爽的风吹动发梢,博丽巫女默默地一个人走在稗田邸的花园中。
 关于刚才一直和自己交谈的稗田阿弥这个人,巫女开始回想对他的种种印象并进行整理。
 他肯定有艰难多险、曲折的数世记忆吧。遍尝了辛酸,并把这辛酸转化为自豪的、具有毫不动摇的自负和威……威严的男人。
 很容易理解这个人的想法。因为宵闇王吞噬过历代的御阿礼之子,既然御阿礼之子愿意被食人妖生吞活剥,就说明他(她)们和那闇妖是相类似的,至少有处得来的关系。
 在这个乐园降生的意义,自己能力的值,这些全部由自己来定义,并把这奉为毫无疑问的信念的人。他(她)们绝对不会迷茫彷徨和踌躇。
 在人生的任何局面当中,都为了人生目的展开行动。根据明确的方针行动的钢铁意志。那个背负一切的形式,如果在宵闇王看来是噬食黑暗的妖怪道的话,而对于那个御阿礼之子来说大概是作为被幻想乡选择的人的自负吧——那是承担了不同于平民的特权和责任的自我意识。那是最近很少见的真正的贵族
 只看到理想的人,是不能体会没有理想之人的彷徨苦恼的。
 被博丽大结界和显界分隔的幻想乡在抗拒外界人类的文明……而结界内部的时间流动仍然存在,外界进化成的社会形态最终也将在幻想乡再现。无论八云施下怎样的压力,人类都会前行。
 巫女厌恶着这样的世界——妖怪们为了麻痹人们的时间感不断进行革新,而人类却固步自封沦为妖怪经济的消费猪兼商品的世界。
 像稗田阿弥这种人作为信念基础的目的意识,巫女从根本上就没缺乏这种东西。而且那种东西在三十多年来的人生中,一次也没有缺少过。
 自从记事起,她就从未觉得任何理念不可以称之为崇高,从各种探索中也都体会到丝毫乐趣。从任何娱乐中也都得到过心灵的平静。像她这种人,从根本上就不可能缺乏目的意识这种东西……但归根结底还是缺乏特殊的The One
 一个人只要想着自己的事情,就很难再有一个以上的目的意识……而博丽的巫女连信奉的神都不存在,她平时完全从事着和自己莫须有的信念不相干的事业……虽说这没什么好稀奇的,被现实逼迫无法实现自我之人在显界和幻想乡皆存。
 但这一代的博丽巫女是有些无聊的人,明明没有发现真正的自我,却打从心底相信其存在。
 为了幻想乡的所有人,有着无数目的意识的博丽氏在年前有了自己的私心。但现在,这份私心也和实物一起交给了他人保管。
 「是啊……就连所爱之人也……
 博丽巫女有在无人之时自言自语的习惯。
 这原先是神事能力过弱的她在过于自卑的某段时间养成的坏习惯。然而除了八云的隙间妖怪和宵闇王以外,还没人知道这件事……换言之无人光顾的神社的财政状况真的很让人忧虑……
 这次被剩杯选上……极有可能是平时过多的自言自语在此刻得到了神的回复……
 但是为什么是以成为御主的形式回复?
 偶然望见了远处亭子中在和孩子嬉戏的某柱神明,巫女放下手中的那袋团子,思考被自己选中的原因。
 在外界,圣杯似乎会优先选择有强烈愿望之人……毕竟圣杯的基础机能是许愿机。
 那么幻想乡中的剩杯也不该选择巫女……
 还是说,仅仅是八云干涉了御主的选拔?
 已确认的参战御主,有还未呈现出圣痕症状的阿礼男以及自己。
 当然,永远亭的家伙作为核心技术提供者也会派出最强的战士来夺回她们的技术成果。
 虽说做的承诺就和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没有什么说服力,反而让人心生警惕。但发起人的确为了说明这场杀人比赛的公正性,保证不作为御主参战……
 这意思是……那家伙希望博丽的巫女代行八云的意志吗?
 巫女笑笑,向远处的女孩招手。
 ——即便是不久以后,必须承担点什么也无所谓。
 被拖下水的,早就不止博丽巫女一人了。而博丽巫女,恰恰是被拖下水的人中,最渴望深渊的黑暗来临的一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43 编辑

《Extra.世風演靈》
-153:15:22
 「这孩子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嘛……」阿礼男眼看博丽巫女离去,便对身旁的影子搭话 「不满? 「只是觉得这样的人反而值得信赖。我记忆中(历史上)不存在比她还不苟言笑的神职者。
 在幻想乡,妖怪居于统治地位,神职者……通常都是妖怪的附庸,更有接受妖力才蜕变成非人的败类。不知变通的死脑筋,是很难存活下去的。
 「她能站在这一侧还真是稗田氏的不幸……但是有了她的力量来左右战局稗田先代七人的夙愿也必将达成
 「诶诶……你真的不喜欢黑暗葬吗?阴影自身发出了声音回应,「每隔一百多年才能再吃到一次的稗田本来就很珍贵,你居然连我这点爱好都要剥夺吗?」
 「如果是幻想乡的意志,让我再死几次都没什么区别,我的味道合您的心意就再好不过了……阿礼留下来的诅咒太过强……话说,博丽巫女的诅咒可比我还要悲哀吧。 影子无意义的具现出人脸,只是为了露出表情告诉阿礼男她很开心。
 「说实在,我无法想象这孩子过去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您指哪方面?战斗生涯还是私生活?
 「……是退治妖怪……我和历代的博丽巫女都周旋过,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纯粹的退魔者。黑暗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把带笑的脸部收回阿礼男的影子,打个比方吧,从初代巫女到这孩子的母亲,那些英雄都不过是八云的清洁工……」
 「……啊呀呀呀,那可真是……」
 听到这貌似指桑骂槐的诋毁,御阿礼之子的心情有些微妙。
 然而很快,黑影就说出了接下来的话。
 「那孩子一定是八云的忠犬了。
 ——我懂了你真的想骂老子啊……
 桌子上摊着一沓档——刚刚博丽巫女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退休手续,正式成为稗田的家臣。
 稗田阿弥托着自己的下巴,本想编写一下缘起,但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提不起劲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象是找到了症结所在一般,不满地看向自己脚下的影子。
 「说起来,您怎么到我的影子里缩着了……博丽巫女的影子里太窄了吗?」
 「……偷窥母女重逢什么的历来不是我的作风,你既然都大方到肯把肉给我吃了,就不要在意这点小细节了吧。」
 「性命是性命,隐私是隐私……」稗田话说出口才发现对方是个能和在意的人类真正做到一辈子“形影不离”的论外级偷窥狂,也就乖乖认了怂,「不过跟你说这种事情也是白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17 编辑

-153:15:12
 让人不快的那张脸出现了。
 同样是育有后代(为人母)者,洩矢诹访子无法认同博丽氏的家伙……不过回过头来仔细一想自惭形秽的应该是随意生下子嗣的自己。
 在外界,日曜日是休息日。八云也有意识地把这种思想在人里中培植,让人们在劳作以外有时间去做些别的事,比方说外出玩被妖怪吃掉,去竹林挖竹笋被妖怪吃掉,去雾之湖学太公望被妖怪吃掉,去妖怪山……呃,最后一个就算是休息日也不会有白痴去做……
 稗田邸和外面不同,除了正月,全年无休,于是每周的这一天稗田阿弥会允许家臣在宅邸内过得稍微放松一些,佣人的话把家人带到宅邸的开放区域,这样就能让宅子迎来一周一次的活跃气氛。就结果而言到处跑着玩的孩子们和微笑着守护孩子的大人们的笑脸映人眼帘,布满添水(不管怎么说都建不起喷水池)日式庭园,作为能够让全家一起来玩、让人得到心灵平静的场所也带给了家主些许快乐,当然他本人只在意这种时候的热闹环境,对于司空见惯的豪华花园则是毫不在意。
 洩矢诹访子看见将要走过来的不吉利红白,一下子意识到了某些事。
 虽然当代的博丽巫女与神明的联系已日渐薄弱,但八百万神和巫女的主动单向连接还是和过去没差。
 诹访子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比神奈子还要高大的女性将在那个时候成为杀戮者中的一人。
 ——但这样的存在竟然会被认可……
 守矢神社和博丽神社在战后一直处于和平共存状态(守矢没被放在眼里的那种无威胁论和平),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和博丽的交涉一直由神奈子代行,诹访子对于博丽的印象不怎么好,一直在公开场合选择避开她……博丽巫女也一定知道这一点,也不会主动去和她澄清某些误会。
 但她今天不得不询问那个巫女一件事了。
 巫女手里拿着的是永远亭出品的七色团子,颜色鲜艳到让人毫无食欲,但却出其意料地在各个年龄段大受欢迎,尤其是在孩童间被视为某种权势者的象征。仿照优昙华之玉枝而制作的团子之所以如此能以明显不符合食用(谁知道有没有药用价值)价值的昂贵价格出售的如此火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竹林中的那只白兔在有意识地控制这类商品的流出速度……洩矢记得在外界的市场上这类手法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在幻想乡的封闭体系下倒是意外地能发挥点作用。
神明怎么都不觉得那东西会是巫女买的……
 「那个绿色的已经被送还给守矢了,你不知道吗?
 洩矢愣住了,不是被这个结果,而是为博丽巫女率先发话这个简单的事情。
 「看起来和你没有关系啊……」
 毕竟是只会对不关己的事情妄加评论,这种女人是不会随便和自己扯上关系的。
 「……阿弥大人认为稗田氏族没有能力抚养早苗。
 看向一旁的孩童,诹访子放下了在稗田邸直接开打的冲动……
 不论坤和作祟的力量将对村落造成多少不可逆的破坏,不计后果地去战斗的话为了自己也必须把稗田氏的强力结界考虑在内……
 ——关键是就算打败了博丽的巫女也不能改变什么结果,最多只是愤。
 「……把早苗掌握在手里,八云的计划明明能多握住一张底牌才对!
 心头的怒火却无法按捺……对面那帮家伙似乎做了一件对她们而言有害无利的事情。
 「你以为是阿弥大人主动送走到嘴的鸭子的?巫女反问。
 洩矢诹访子有些惊讶,随后又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20 编辑

-153:14:44
 轻车熟路地回到妖怪之山的守矢神社矢诹访子很快就坐到了守矢神社的会客室里。
 「为什么不直接来主殿?
 矢诹访子对面而坐,用慵懒的声调提问的是个容貌肃穆的老……比起诹访子更有年上者威严的真正神祇,守矢神社的现任主人。手脚宽大让人觉得不自然,就象是以前从事过体力劳动的女性一样……作为神祇来说还真是个怪胎——一般谈到神灵的话多半是让人想到更加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这位山之神只有威严,却不能让人产生什么敬畏感,硬要形容的话就象是个神灵中的纸老虎。
 通常神灵是不管人间疾苦的混帐东西。祂们从不惩罚人类,只是玩弄。世界固然广大,人生固然精彩,有趣而奇怪的事永远不会穷尽,但这绝不是神明大人编写的剧本,世界上也不存在伏笔一说——一切巧合都是不连续的世界中变量在事与物的间隙中碰撞出了火花。只有渎神和礼赞才会让神的心灵产生波动,神是以人类的信仰为食粮吞噬人类主观能动性的区区虚像……简单来说就是人类的提线木偶。客观环境和神无关,即便祂们对恒星熄灭感到困扰也只是因为信仰者被尽数消灭,对神明而言不信者皆为神明庇护圈外的无人权者。
 八神奈子却不同……她不是信仰聚合而成的纯粹精神体,有过身为人类的人生,所以是不会弃大家不顾的。动机上纯洁得好比阿赖耶识。
 就算是神社只有单纯的空壳残余,就算是她钦点的神职人员已经被替换,就算是资历更老的土著神对冰冷的安宁彻底绝望,就算是连自己的身体也因为信仰缺乏行将麻木……神奈子还是在努力,带入外界的技术,向这方世界传播仅有她能传播的福泽。
这种家伙怎么会算得上是神顶多是个顶着神的头衔与力量作威作福的人类。
 「并不是稗田家主动把早苗送还回来的吧?诹访子没有回答神奈子那无聊的开场白,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就是来质问这个的?神奈子反问,我过去同意你在离开这里时把早苗带走但是你后来把她送给了稗田家也就没有理由以抚养人自居了。
 诹访子在放弃守矢的神位离开神社时,以不容否定地态度带走了守矢神社预定好的下一代风祝。失去了现人神的守矢在那时就完了,天狗好意送来的志愿接替者要么是有值得被山神信赖的做不出坏事的头脑(就这头脑,到头来任何事情还是要靠神奈子亲力亲为),要么就是满肚子坏水的原谍报工作者。最后守矢神社干脆让常任风祝的职位一直空着了,也就是在少得可怜的神事活动上找天狗代理充个人头数。
 而这些损失仍不能换来诹访子尽到监护人职责的结局。神奈子对尸位素餐的她的痛恨也算是来得合情合理。
 看着大白天闲着没事干在这里飞唾沫星子的后辈神祇,诹访子只是嗤之以鼻。
 「得了吧……从进入幻想乡后你的废话就没有什么说服力了。我来这里只是想知道你在这个时间点把早苗接回来的动机……」
 一听到这个时间点,神奈子的怒火瞬间就消失了,颇为得意地歪了歪嘴角。只有在这种面容扭曲的时候她才像个神祇(不是人的东西)。
 「万能的许愿机(外界的奇迹)已经降临了。
 「神明需要向什么东西许愿?
 「诹访子你对现在八云在鼓捣的剩杯了解多少?
 「召唤出死去的强大阴魂,让他们在外界的圣杯战争系统下自相残杀,直至不剩下一兵一卒,以七人份的两次倒置生死为倒转生与死的境界,干涉尚处于生死轮回中的万事万物。诹访子即答。
 神奈子一脸懵逼,没有料到这个不合世俗的退役土著神竟然有能知晓这些情报的管道……同时也为不能强行解说秀一次优越感深感遗憾。
 「没错,理论上这样的仪式是可以复活还未完成转生的任何数量的任何逝者的,想要做的话还可以顺便把这世上的任何概念杀死到无法再生的程度……」
 「任何数量?传言说以这次的仪式顶多只能复活一个人……」
 「只是流言吧……这次仪式需要至少一年的准备时间,我们现在也才勉强完成了一半的工程量。还没有做到最后的话谁也不知道最终能导向什么样的结果。
 「然后神奈子你是有想复活的东西吗?
 「想要复活和杀死的东西是数也数不尽的。如果剩杯只是这种程度的东西可是连外界原版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叫成万能的杀人机Holy Grail•Fate Zero Version)还差不多。我关注的只是剩杯理论上无穷无尽的奇迹之力,只要能让早苗利用到并成功转化那份力量,理应能让我等(诸神)时代的辉煌再现。
 诹访子明白了,神奈子一直执着着追求信仰的回复。现在已经痴狂到了会无端把与神明毫无关联的圣物的伪造品的伪造品以奇迹为线索用于恢复神德。
 但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早苗的力量最多只是将奇迹引发出来,不可能做到操纵自如。那么想要利用剩杯的力量就必须先将其整个吞噬、炼化,转化为早苗的力量再以神奈子期望的形式发挥出来。
 可是早苗能够做到这一点吗?即便能做到,吞噬了剩杯的她最后将变成什么样子?
 毫无理由地,诹访子想起了博丽灵梦……那种不管怎么想都不可能过上平静生活的人类异能者……
 最好的结果也是沦落到那种家伙的地步……早苗的心灵没有灵梦那么强大(单纯),让她去承担那种责任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神奈子……」
 诹访子咽下自己的怒火,和神奈子意气用事没有半点用处,很久以前就离开神社的诹访子现在完全不是神奈子的对手。
 「什么事?
 「如果你的目的是完全剥夺剩杯的能力挪作他用,那么在仪式中统率召唤出来的死者站到剩杯降临的时刻是必需的吧?
 「没错。神奈子没有任何犹豫。
 「……守矢这边,已经有令咒显现了吗?
 「暂时还没有,这点你不用担心,名为令咒的圣痕,其出现的结果也可以用引发奇迹的能力干涉……现在早苗的奇迹之力还在为系统的构建投入,用奇迹来显现令咒得等到早苗在御三八那边的工作结束后……」
 说到这里神奈子意识到了诹访子问话的理由。
 「……难道诹访子你……?」
 「别会错意了。
 正面凝视神奈子的双眼,诹访子义正言辞地说。
 「我只是好奇最后参加战斗的是你还是早苗罢了。想要在终局时最切实地让早苗利用好剩杯,御主的人选就得是早苗,没错吧?
 神奈子刚刚惊慌的表情不见了,再次回到了她最初闲得发慌的神态。
 「这你倒不用担心,我还没有无耻到让一个孩子去和别人厮杀。
 「原来如此,军神亲自上阵吗?感觉不错呢。」
 被过去的敌人称作军神的神奈子感到很受用,哈哈大笑起来:你也别对我抱有过多的幻想,我虽然不会让早苗亲身体验战斗,但生存战的最后为了确保剩杯降临时能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奇迹的吞噬与再生,我是会把早苗带在身旁的,那时候出什么事都不足为奇……所以说这是一场豪赌啊,既赌上了我这个神明的性命,也赌上了你的子嗣,输惨了的话守矢神社就会不复存在——在那时你不会对空无一人的神社出手的前提之下。
 听到这里,诹访子好像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
 「看来赢了的话,我……至少全幻想乡的神明都能沾上光的样子。
 「啊啦,没想到你这家伙也会有那么积极思考的时候。神奈子收敛的笑容,做出神明道貌岸然地劝诱人类的那副模样,想要和以前一样再与我一起进行伟大的事业吗?
 「你把广岛的再现说成是伟大的事业啊。
 「至少结果是好的嘛~~妖怪之山的神明替信徒根除了他们的心腹大患
 听到这里,诹访子就无意再和神奈子这种疯子说下去了。就算她有知道自己是干了件坏事的自觉,她也并没有真的把自己的罪行放在心上。
 「看早苗去吗?
 神奈子看着离开的诹访子,无意阻拦。
 「怎么?不承认我是抚养人后,连让我见她一面都不许了吗?」
 「怎么会,请便。」
 神奈子这时如同陌路人的语气,让诹访子既心安理得了几分,也感到了形同陌路的失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22 编辑

-153:14:26
 老友就此离去,神奈子等了好久,感觉去看早苗的诹访子的气息远离了守矢神社,她才站起身离开了会客室。
 神奈子刚刚说了三个谎话,她不是擅长在诹访子面前说谎的人,若是再和诹访子继续深谈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露馅。
 第一个谎话是关于剩杯的用途。
 剩杯设计的根本目的完全不是杀死或复活什么概念。诹访子说的话的确是空穴来风,但是杀死和复活的具体指向真的是不明了的。
 第二个是在最后的战斗中要带上早苗这件事,神奈子不可能那么做。
 反正剩杯的设计是由八云紫负责的,如果神奈子的战斗持续到最后的许愿时刻,顺着紫的心意使用早苗的奇迹之力确实容易出现意外,而很明显八云紫是那种连意外都能设计出对她有利结果的贤者……早苗会怎么样,八云紫大概是不会考虑的。
神奈子不是没有愿望,但就算借用早苗为外力,她如愿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那还不如赌一把,单靠自己的力量试试运气。
 另外,目前守矢神社和天狗集团是同盟关系,诹访子离开以后,如果神奈子带着早苗一起命殒决战场,守矢神社就会变成一具空壳……天狗从道义上来说不会允许这件事,从利益考量上来说也是如此。
 最后一个谎话就是那句劝诱。她不希望诹访子被牵扯进这一次的战争。
 诹访子必须在战后存活。
 神奈子的计划中,如果自己赢到了最后,并实现了自己的愿望,那自己绝对会死。
 如果赢到了最后,但并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系统的设计者估计会为了封口之类的目的而消灭她,神奈子依旧会死。
 作为一个战争的乐观主义者,神奈子不会去考虑自己的失败……不如说在开战前就想象自己败北的惨状的话,她是无法活到今天的。
 每一次自己都是输得一败涂地,如果提前预料到有出乎意料的事态使自己如此惨败,她也不会再打下去了。
 要是自己真的不再为了命运抗争,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虽然是军神,但她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坚强。并不是她能承受战败的损失,而是大部分时候,身旁都有人替她分担掉主要的伤痛。
 诹访子陪伴了神奈子远超她预期的时光,如今也终于分道扬镳。对此,神奈子并没有心怀怨恨,她反倒是感激诹访子会和她撕破脸皮,让她从疯狂中恢复理智。
 但是,默默接受诹访子离去的事实,导致了神奈子孤军奋战的现状。
 她总不可能再让早苗分担她的痛苦。
 向大势所趋的潮流抵抗了数千年,她终于等来了要只靠自己的智勇决定自身命运的死线时刻。
 不需要再推卸任何责任,因为没有站在自己这边的人会让自己撒娇;不用再评说对方的强大来分析自己的失败,因为自己已弱小到了一败便会退路全无的地步;不必再在战败时后悔自己的参战,因为自己虽渺小,但终于是化作了一只正义之师。
 和诹访子交谈后,八坂神奈子找到了自己失败后放置一切悲愿的地方,于是,也就有了一头撞死在墻上的方向和勇气。事已至此,她在剩杯战争中的败北或是死亡,已经确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1 21:44 编辑

《1.阴灵召唤Necro-Fantasy》
-4:15:08
 没有多少人关心过神秘行将消亡这一事实。
 作为现世为数不多的仍能引发神秘的人类,宇佐见堇子的能力并不是来源于血脉,印象中也没有什足以觉醒异能的际遇。
 发觉自己已经有了常识中被称为“超能力”的力量时,堇子没有能够托付自身秘密的对象。
 她自认为一旦暴露了自己多半是与生俱来而未尽早发现的能力,就算没有展现实质性的证据,也会被当成异端而被孤立。
 她的话,即使是作为一般的人类也是属于出类拔萃的类型。只要还被人关注著,使用自身的能力就是禁忌。为了避人耳目,宇佐见堇子通过网路煞有介事地成立了致力于揭露被封存之神秘的秘封俱乐部,此机会成为了被常人所疏远的存在。
 虽然秘封俱乐部只不过是个挂名的神秘学社团,不过宇佐见堇子通过从中获取到的情报,终究是认识到了某个异界的存在。
 之后她作为社长身先士卒地走上了查证幻想乡存在的征途,最初只不过是利用无机物验证神隐,但到后来发现了用无线的物理手段会被某种事物所阻止,所以不得不向目标地投入超自然产物并使用超能力感应来观测。虽说机关算尽也不能确认异世界的正体,但宇佐见堇子至少确定了有某种类似膜的障壁在阻碍著事物的流通,这说明有相对于此地的彼方,至于是不是神秘学上的异界所在就不得而知了。
 宇佐见堇子认为常规的神隐的结果不会是由受害者主导的,保险起见她得凭自身的智谋确保前往彼方的通路。
 为了製造出神隐以外用途的孔洞,就不能靠与彼方性质相似的暧昧,得动用此世原生的强固概念作为侵蚀彼方结界的敌意表现。
 那个世界存在结界守护的事实便说明了其特殊性,也就是空间本身就已经属于神秘的范畴。目标是侵入它的话,所使用的此世的概念最好是具有排他性的灵异地点概念……宇佐见堇子以自身的异能为动力,设置各种都市传说为主题启动了偶然收集到的言灵石,将无特定地域的都市传说的言灵石投放到膜壁对面,假若那边存在著足以理解并发动以设置好的言灵的智慧生物,宇佐见堇子也能通过自己担任言灵石动力源的异能感知到什,并进行后续的操作,诱导对面的生物破坏结界。而灵异地点的言灵石将作为最后的底牌保留,一旦膜壁的作用按计划被解除而出现了预期外的恶劣事态时,具有此世稳固概念的言灵石也将起到防火墙的作用。
 结果就是宇佐见堇子不仅验证了异界文明的存在,而且将异界的住民暂时性地诱导到了现世,由此得到了亲自突入幻想乡的条件与底气,最终却在博丽巫女手下惨败。
 对于不宣而战的宇佐见堇子仅仅是使用了人类的手段(殴打)将其打到无法继续干涉结界的计划,而在那之后仅仅是因为宇佐见堇子是一个人类就饶了她的小命……这的屈辱,宇佐见堇子并不打算是用以牙还牙了事(也做不到吧)。
 然而在被放了一马之后,宇佐见堇子无法以维持自身稳定为前提再次做到进入被称为“幻想乡”的异界。反倒是因为利用都市传说的言灵石产生了一种能让自身的梦魂混入幻想乡的副作用……虽然大抵是有著(莫名其妙)连带的肉身,但很明显没办法以战斗的标准发动超能力。
 之后宇佐见堇子以解除博丽大结界的妨碍出入机能为最终目的也掀起过一次不小的风浪,但这一次就连博丽的巫女都没有出面,事件就不了了之了。
 以自身为中心发动异变似乎是行不通了,于是宇佐见堇子便将目光放到了在当下的幻想乡拥有极大威势的白莲教上面。
 白莲教企图建立人妖和谐共存的国度,想必他们也有把理想放到现世发展的打算。看准了这一点,宇佐见堇子向白莲教的圣辇船支部递交了入教申请书,却遭到了那帮好战者的拒绝……换言之他们认为攻略外界——无论是物理还是心裡层面——并不需要助外界人类的内应。
 这个也好,那个也好,全都傲慢至极。
 就在堇子郁愤难平地在幻想乡闲逛度过梦境的时候,命莲寺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命莲寺和圣辇船都是白莲邪教的分部,圣辇船最终要步向外界的话,命莲寺也会针对外界做出一定的措施。而看样子,宇佐见堇子将会成为那触手的尖端……虽然是极其露骨的利用关系,但只要在命莲寺蛰伏就定有机会反过来用计谋将命莲寺的力量拿来对付博丽巫女。
 命莲寺的日常十分枯燥——或者说是纳兹琳作为讲师在紧盯著堇子。成为命莲寺成员和过去的区别不过是被限制了行动自由外加一堆说教罢了,可以说是让做好了马上步入惊心动魄的特工冒险的堇子大跌眼镜。
 一直以来都以“或许明天就是纳兹琳和我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日子”安慰自己的堇子一直熬了好几个月……其实本来连一个月都是撑不下去了,只是在堇子想要退出的时候,正好得知了剩杯战争的企划。
 幻想乡的剩杯战争就是外界冬木圣杯战争的复刻版……命名为“剩杯战争”也就是说是收集了外界没人要的某些残骸作成的魔术仪式。发动这个仪式必须要利用外界还未彻底幻想入的概念,届时大结界必定会发生一定程度的鬆动,那就是堇子出手的时机了——亚种圣杯战争那种混战环境下,挑拨几个智商低的妖怪在大结界的节点附近进行破坏性的战斗还不间单。
 为了得到在那时候顺利调动白痴妖怪的大义,宇佐见堇子可以说是逆来顺受到了今日……离战争的开幕还剩下半天多的时间,不管怎么样那烦人的老鼠都是要走了,这最后的时光不管多难熬都得熬下去。
 「有在听吗,宇佐见?」
 「有的,是讲到了是非曲直厅的审判了吧……我是在想这东西跟佛法有什关系啦,不是在发呆。」
 「说到佛法,因为宇佐见你从来没有真心想听,所以跟你讲一些实用的俗事也不坏。」
 「……大师原来知道啊。」
 宇佐见堇子在加入命莲寺时拜了纳兹琳为师,以此获取在被需求的时候能以最这当的关系一同进入前线的名分……结果却是换来了无休止的枯燥授课。
 释藏什的听不懂很正常,但讲师也就像是在照本宣科地朗读,根本没有在意堇子能不能理解。这说来,这死老鼠原来是真的不在乎信徒能不能从自己的授课中学到什……
 但宇佐见堇子一点也不气,此刻涌上她心头的是兴奋——纳兹琳终于是要和堇子说些真心话了!
 「和你扯佛法本就是对牛弹琴,我对你授课只是给自己一个动力複习佛学。」
 「原来如此……想不到师傅你和我一也是一个不信者。」
 「嘛,体系不同而已。」
 ——嗯……其实印度教的原生佛神还是和佛教有一定隔阂吗?
 寻宝鼠所侍奉的毘沙门天是在多个国家拥有复数种类信仰的多面神,唯一可以说是确认为各种信仰之共性的特征就是祂足以在佛世拉帮结派的谜团般的材力。而一般意义上毘沙门天所起源的印度教是一个神明的亲缘关系比起神道教更乱的教派。因为这的事情的确在天竺很多见,于是也有毫无根据的说法称毘沙门天是为了隐瞒自己来历不明的财富才加入了容易掩藏自己出身的印度教。
 先不提这种无关紧要(反正白莲教信仰的核心是人妖关系而不是对佛的敬仰)的事情,对宇佐见堇子来说,重点只是该如何化命莲寺成员的信仰为己用。
 「宇佐见你也知道剩杯战争的内幕吧?听说你在外界一直研究神秘学,那大概也了解过1990年的冬木市火灾。」
 「不就是像守矢神社一的类似于把大型建筑的神隐掩盖成灾害的报道吗?好像事故的中心是一座桥吧。」
 「有这种程度的认知就足够了。我一直以来都对你进行看似严苛枯燥的教育,但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终于能和我说一些内幕了吗?」
 「嗯,是不到你没办法再踌躇的时机就不能说出来的委託呢。」
 「别太强人所难就好。」这当然是场面话,越是困难的任务,就越有宇佐见堇子发挥或倒戈的机会。
 堇子唯一还需要顾忌的就是一早就做好了起用她的准备的纳兹琳对这个外界人的防范手段……
 但任何防范手段都会有其薄弱的时点,更别提内忧外患并存的白莲教创始人仅能够分出的心力所支持的计谋会是多的虚有其表也是可想而知的。
 感觉上就和深秘异变那时一样,有著无数动手的机会。
 发动深秘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轻信了妖怪狸而中了她的奸计,过早地进入计划最终阶段……假若当时自己不是依靠那个虚假的珠子,而是自己等待用原先的方法使时机成熟的话,应该就不会落得那个被乡下妖怪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下场。
 宇佐见堇子下定了决心——就算要输,也不能输到那个地步。
 为了这一点,她所将行使的背叛,一定得是确保利益已经最大化时才能进行的。
 「不会强人所难……我委给你的,恰巧就是你准备已久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但以理·布莱克 于 2018-2-2 09:13 编辑

-4:15:10
 封獸一直瞧不起白莲组织讨厌组织归讨厌组织,鵺她沒办法厌恶自己的同胞,也不得不认同了他們的饥渴。
 不管是在人类的印象中妖怪正化的圣輦船支部,還是自身存在改的命寺支部,都沒有鵺提起趣。
 真要說的話,宣不必要之物的必要性或邯鄲步的妖怪們的丑态才是鵺能之大笑的下酒菜。
 看到那了什事物奋斗的身影就无论如何都想去阻碍……但是白莲教的教徒們所追求的是虛无缥缈的什東西,那玩意的值已低到了根本不需要鵺樣的反派低抹黑的地步。不知不時,鵺和那傢伙就已同伴了。那是鵺在被封印到地底前未有過的体验
 其要更加切的形容的話,这层关系不過是同志。考到鵺自身不能真心意地白莲教的活,其鵺和那些傢伙根本毫
 任何妖怪都有內核的概念,而鵺的概念是不明言之便是法被肯定或否定的能力。生來便是要被无视或者混淆,既是法被他人所接受的詛咒,也是可以在個世界所欲而事後不被追究的特
 憾的是,正不明者自身的望什无从。大多情況下,正不明的因子是以墨菲定律形式或是促成种趋势
 而目前,鵺之所以自己切到了促成某种趋势獸的模式,是要報答過去白莲教的恩情。
她也知道自己这种专长于概念的大妖怪投身于“将人們思想拨乱反正的宗教运动极为讽刺的。但在那之前,妖怪放下自己架子去追求人妖平等的组织更加尷尬。
 因此她才會去順遂白莲教之意,妖怪失去其有的恐怖,那便是她作不明——妖怪中的妖怪對妖怪施下的最大的恐怖。
 但如果說,當世之道是比如今的更加平的話,封獸鵺多半就會是一個符合其原型的,以作怪为乐的享者了。
 ——幸好幻想鄉不是那樣的太平之世。
 封獸鵺一心底如此幸,一为白莲教的元老做着干级别的活。
 妖怪之山的山腳周,昔日地下噴發出的煙氣在個冬天總算是停歇了。塊區域可以說是地熱在地面集聚的特異点,也只有在裡因期暴雪凋零散盡的花才能墨所染。
 個時間段,花因地表下源源不斷傳輸上來的熱量滿開,同時冰刀似的山風使它們不停凋落。可以說是佳才能看到的短暫的美景。可惜的是席卷幻想乡已有数月的异常降雪从几天前开始就停止了,不然此处美景还要再美上几分。
 封獸鵺卻沒有此駐足感慨的念頭,畢竟其身所處地獄……確切地說是接近曾是地獄的地方的某地,也只有这种特殊地才能爆發出壓過冬中之冬的高熱。
 不過個區域也沒有因毗鄰灼熱地獄而沾染上穢土都能進一步污染的死穢。
 官方說法中地底世界的入口已被全部封,但者們所能夠處理的也只有存在明確記錄的部分。事上在地靈異變時期沒有在救災方面出太多力的圣輦船支部秘密確保下了隱藏的通路。而個情報不知何在後來被命寺截了,就算圣輦船知道件事,了繼續使用秘密通道也沒辦法公開挑明命寺的密探行……
 圣輦船確保出的密道通向的彼方是名副其……雖說是難以生存的劣環境,但監獄的機能倒是比舊地獄時期更上一樓,大抵也就是被當做圣輦船的監獄使用了吧——得圣輦船那龐大的軍艦來沒有出現過大規模內部械斗应該就是採用了秘密監獄。
 看到了圣輦船植的樹標記就說明目標已不遠了,鵺就在此降落了。
 其在進入妖怪山轄區的片領空時,原則上就不能飛行了,但還沒到被禁止的地步,只是飛行會管轄空域的鴉確來者敢班門弄斧的事实而进入完全的警戒状态。但鵺沒什好擔心,她的身姿在哨戒天狗看來該不會以足以造成威脅的形式存在,除非對面的精神高度集中到了引發焦的地步。
 ——那是誰啊……
 有個一開始被鵺誤判成背景的白家伙正伸了脖子探查目標地枯井的情況。
 那個傢伙的白簡直就和鵺的正不明一樣,是妨碍认知的某因子……既然能騙過正不明的妖怪,就說明那傢伙的能力原理不是誇張地信息的源頭量子化。
 既然擁有和鵺近似的能力,那傢伙怎幺着也不會是個名小卒,很有可能就是圣輦船支部新征的大或雪藏的秘密部。
鵺來是要通過井的吊桶取地下的某人傳遞上來的什東西,如果那傢伙搶先一步使用了吊桶或許就要出差錯了。所以在这种本來該靜觀其變的場合,鵺只能不情不地上去準備搭話了。
 鵺也不是没有等那家伙自行离开的选项,不过她今天接受了纳兹琳的任务后为了利用这个机会翘掉上午的修行,已经随随便便地绕着妖怪山飞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鵺早些听纳兹琳的话先去妖怪山的南面找樱花林,也许现在就不会有这样的家伙阻挠任务……既然消磨的时间已经足够,那鵺也就只能认真起来贯彻自己的使命了——纳兹琳肯找她执行任务本来就是看得起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鵺会拖延时间来避开晨读之类的事,纳兹琳对鵺能力的信任都到这可以无视她性格问题的份上了,任务失败什幺的可就太丢面子了。
 「我記得天魔那被吩咐不要藉保衛的名连这点要求都不听的她难道我和建御名是一路貨色嗎?
 沒有轉身看暗中逼近的鵺,那個傢伙就通過雪地上輕微的腳步聲(重問題嗎可恶)察到了她的存在。
 ——但是看來不能看穿我,是把我的氣息和預定要見面的天狗混淆了吧?雖然我也看不清個生物的本
 雖然剛剛那段話不是對鵺的,但可以推測出,個拿自己和八坂神奈子做比較的白傢伙是和八坂神奈子相似的存在。而能天魔親自下達指令派人監的大人物,又和神奈子有共性……
 ——是妖怪之山在守矢神社遷入幻想鄉前擁立的山神。
 「屬下惶恐……小人也只是奉大天狗大人之命行事……
   「不必掩飾。大狗有沒有違逆我意志的膽量我清楚得很……至于天魔……那傢伙對我有二心就算了反正只不過是有共同的敵人而建的臨時同盟,各自政再正常不過了。
   「是嗎?大人真是宽宏大量。」
 鵺隨口接話,繼續接近那個目中狗的傢伙的後背。由她對妖怪山趣不大而對其前山神所知不多,與其把話題深入下去增加暴露真身的危險,還是把話語的主动权让給那個現在抱怨得很嗨的山神妙。
 白莲教和天狗的关系一直很緊張,其就天狗整個族來說也不是說和佛教處完全勢不兩立的狀,頂多就是道不同不相謀那調調。只是當前作天狗掌权者的天魔對佛教的敵意已達到了精神疾病的地步。
 據說在幻想鄉尚未成型而被稱東之國的時期,也曾有過佛教的退魔者,而天魔在牢牢掌握住天狗一族的領導後在人里發了大清洗。那之後鳥盡弓藏,天魔名上把天狗的管理权让渡給了大天狗,就好像圣輦船支部的雲居一輪一樣躲在幕後成天不知道在做什。那位老人家上次出山還是在守矢神社幻想入的時候,甚至輝針、地靈異變時,她都沒對山的舊統治者的失勢表示
 但又和天魔仇佛教的事有衝突的是,一直以來主張抵制白莲教思想侵蝕的卻是本來對宗教事務不怎感冒的大天狗。而若是天魔陛下親自下達指令,白莲教恐怕會在啟圣輦船的同時遭到討伐……因此白莲教也只是把天狗集團视为假想敵,认为雙方會真正爆發全面戰爭。
 为了更進一步地確保天狗不會對白莲教完全宣戰,白莲教算不上策略的策略就是強化自身力。雖然也有削弱天狗力量的选项,但在天狗秘藏的軍備和兵力被查明前,貿然地計較小利益的吞而惹怒大天狗也是不智之舉。
 鵺更加握緊了手中的戟——在那傢伙的感知中東西該會變成白狼常用的斬馬刀吧……
  「别这幺快拍马屁。近期我不會再接見魔羅她了,但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會要求她好好解釋一下在個還能聯通舊地獄的枯井里會出現玩意。了調查東西到底是不是交給天狗的,我就先代收下了。
   話鋒的轉變,山神的軀了把之前背對鵺沒她看到的提在手裡的布袋展示給鵺看而轉了過來,鵺吃了一驚——不僅是因對方的作,也是被那袋子里盛放的物品驚到——放下了武器。
   ——該早尚在搖擺的轆轆繩推測出傢伙把水桶提上來了。
 鵺剛剛拿起了武器,雖然還沒有舉起以擺出攻擊架勢,但是在人的背後把樣的妖器放在自己身的前方,往輕了說是冒犯,直白地講就是圖謀不軌。
 等到那貨轉過身來,鵺才真正放棄了對貨的觀察——视觉效果上傢伙就是一個白色的人形,就像是游戲前期沒辦法判真身的黑影系角色……在山神轉身前鵺好歹能看出來那貨穿素色的袍服,但現在就连这点都存疑了。
 山神的觀察干擾能力還沒到正不明级别……不明的話會根據對象改写认知,但傢伙的能力可不是把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印象漂白,而是橫亙情報讀取途徑的障壁——幾乎是反射一切的白色。
 情報隱藏類的名能力還有操縱意識的特異……那個就比較複雜,有兩用法,一自身的行动无意識化而封印目標對自己的預判行,還有一就是把目標對自己的作(如目)所需要的相當意識行消解掉。
 而個山神的力量與意識的前者用有類似的不需要索敵就能發的特征。然而如果是自身特化型能力,山神提在手中的那個布袋該會作山神的裝備品而正不明——或許本來就是因不明了才被鵺作山神的一部分而无视,但就算如此,現在也確解除了正不明狀。可見山神的正不明是可以指定一個主并自由地取消指定的……从这点可以推測出,山神的真正能力不是觀察干擾系的,而是和舊地獄的那例相似的狀況——能力泛用性高到了離譜的程度。
 鵺第一次感到了自己遇上了比猯藏還要難以付的同行,要命的是自己剛剛拿的武器有對面產生一定敵意的可能。
 「嘛,山上逼近的那股氣息該是你的同伴的。把刀放下吧。
山神說完瀟灑地再次轉過了身繼續觀察那個传闻曾瓶落出沒的枯井。
   ——在封鎖他人對自己感知的前提下還能進行超距的探測……原本以是自閉系統的能力,看來是在情報系統上單方面壓制他人的類型。
 對山神能力的強度有了越來越絕望的識後,鵺只能大條的傢伙把自己拿出武器的行當成是在提防的東西了。
 滿滿的都是破綻……本來的話還要顧一擊不成被反殺的風險,但對方已把鵺要帶回去的任務目標理直氣壯地扣押了,那鵺就沒有再猶豫的餘裕了。
 对于自己不能在把戟刺入他人后背时露出过去大闹平安京的笑容的事实,鵺自己也感到无比的失望。其实也正是因为失去了过去的心态,鵺才无法做到干净利落地刺杀吧。
   等山神惊愕(大概)地勉强转过身时,这家伙还没有解除自己的隐藏状态,但是很明显并没有预料到同盟的部下会对自己刀剑相向。还未说出话,便踩着虚浮的脚步开始后退,到了这种已经被敌人打出剥夺行动能力的攻击的关头还想着和鵺拉开距离,但实际上连戟的攻击范围都没走出便难看地倒下了。
   虽说鵺本来就没有多少背后偷袭的经验,但是如今她连偷袭时所需要的迅猛都无法做到。拥有妖鸟性质的她本该在袭击他人时展露出猛禽的冲击力,可她现在却失去了最基本的果断。在回过神的同时发现武器被染成腥红并不代表鵺的一击是行动快于意识,只不过说明她的精神已经恍惚到了连杀人的实感都没来得及体味到的地步。
   其实冷静也连同果断一并失去了——不然鵺何以在暗杀他人时回想自己的落魄呢?自己的一击连能不能剥夺被害人的行动能力都还是未知数,为什幺在这种时候就已经在胡思乱想了呢?
   第一次刺杀出乎自己意料地顺利,戟可以说是毫无阻滞地穿过了山神的身躯——大概是碰巧没有遭到肋骨之类的障碍吧。明明在心理上没有任何的出色之处,鵺却做到了历经修炼才能做到的刺杀。
   这其中的违和之处,鵺没有多管——不如说她倒是想尽快从这种负罪感中解脱。对于妖怪来说光是没有行恶的饱腹感就已经是一种耻辱了吧,更别说是从中感到了内疚……
   虽然在这个幻想乡,外人(比方说大天狗)经常说白莲教是个让信徒对自身罪孽毫无自觉的宗教,但那不过是圣辇船支部的现状。在命莲寺修行的第一步就是承认并认清自己的业障,而后便是自我的更正。从一般妖怪的角度来看,这根本就是否定自身存在的一条道路。选择走这条路的妖怪,要幺是自我已经完善到了会对世界的秩序有所觉察与尊敬而将自己认识成世界上芸芸众生的一份子,要幺就是单纯地贬弃自我之流。如果想要追求普世价值观的快乐,就不应该加入命莲寺支部。也正是因为命莲寺支部的成员都严于律己,命莲寺的选址才有幸进入了幻想乡的畿内范围。
   鵺并没有对山神下死手——但要是由于山神自己给自己的身躯施加了迷彩,本来不想刺穿什幺要害的鵺终究是把山神刺了个透心凉的情况发生,鵺也只能对此深表遗憾了。
   尽管是打着不取走对方性命的打算刺出的一击,从出血量来看,如果这家伙不得到及时的施救就必死无疑了……
鵺犹豫了一会儿,回忆了山神在遭受攻击前所说的话——貌似在鵺化出妖戟时那家伙以为鵺是没认出从山上下来的天狗的同伴的气息而进入了戒备状态来着……
 速度上来说施救者的确是来得及把山神送到天狗负责救治伤者的地方去,但是天狗一族的医疗业应该是不会有多发达……过去喜爱四处征战的他们拥有规模庞大的快速机动部队,相对应的也只有能跟上那种行军速度的简易后勤,如果天狗的战地医生系统也是以那种简化形式构建,治疗的效果就让人不敢有所期待了。就算是门外汉,鵺也大概能猜到,对于这种在胸腔部位被冷兵器造成大面积创伤的家伙,战地医生多半是只会给个安乐死。
 犹豫再三,鵺还是一把抓起了掉在地上的布袋,打好结做成包裹后为了弥补之前的拖沓而快速飞离了案发现场——要是在接应山神的天狗到达时还停留在这里或是带着山神缓慢地逃跑,对方很可能会放着那个和天狗关系没有深刻到什幺地步的山神的伤势不管转而去追击入侵妖怪山领地的鵺吧。为了山神最终的转危为安着想,鵺觉得还是就此下定决心把山神的命运完全托付给机动力在幻想乡数一数二的种族更加理智。
 话虽如此,尚且在思考山神安危的鵺完全没觉得之前自己下手没有轻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4-26 00: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