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46|回复: 7

[中短篇] 血月【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6 11: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3-17 19:33 编辑


初亏
名为黑夜的剧场正在上演新的戏码。身披血色长袍的月亮无疑是其中一位最为耀眼的主角。繁星是她的舞伴,不可一世的太阳为她让出了天幕中的一切,遁入了群山万岳的间隙之间。月色下是一座冰冷的洋馆,如同火焰一般的鲜红并不能融化它的孤独,这一方天地中无数的误解,彷徨,悲伤还有凄凉最后凝结成的只是这个被哀怨所浸透的宛若那颗人类伊始时的那颗禁果般诱人的事物。
那黑色的羽翼尚未丰满,便要背负着无尽的罪孽。耳边流淌着的是甜言蜜语,但是内心却是苦涩到令人发麻。这一切的最后只能让人感叹命运以及造化。

那禁果的洋馆中是一座巨大的钟楼,螺旋的阶梯向上攀援,巨大的石柱亦是同样的鲜红。银发的女仆端着一盘幽幽的白色蜡烛,淡淡的烛光是天上掉落的星星。女仆慢慢走着,她跟随着的是她敬爱的主人。那蓝色的秀发,像是被神仙仔细雕琢过的脸庞,令人难以忘却,朱红色的眼瞳中流淌出的是被无数的诗人在曲调中歌颂的那种情感,是忧郁,是感伤,亦或是悲天悯人的自哀,无人能够理解,美的出奇。身后那宽广的黑色羽翼和嫰唇中微微外露的尖牙则是她非人的证明。她的名字常被唤做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她也以此自傲。

“大小姐……”银色的女仆的眉心轻轻地皱起。

“何事?”修长的睫毛细细的的抖动。

“……”银色的女仆并没有继续诉说。

女仆的主人把淡蓝的发向后撩去,指尖所指的是窗外高歌着的月,“今日是血月,这一天,我们的力量最为高涨。”

“是的,大小姐……”女仆欲言又止。

“说吧。”

“二小姐依旧沉睡,这样真的好吗?”

“是吗,”被称为大小姐的吸血鬼转过身,月光令她的表情不再分明,“但我们只能开始这场异变,血月就在今日。”

“大小姐……”

“不要多说,不要多说,你是我的女仆,而我是你的主人。”

“……”主仆二人就此沉默,漫长的阶梯预示着今夜的不平凡。

女仆的名字是十六夜咲夜,她的主人将这名字赐予她。她的大脑在不断的思考,一切的初始的语句在血月尚未升起,太阳刚刚将光辉遍洒于世界时就已埋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1: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6 12:01 编辑

清晨的阳光总是带有一些独特的懒散。女仆们繁忙的一天通常在此时就会拉开序幕。
洋馆的地下室,阳光无法进入,但是日夜长明的灯火却让这里充满光明。推开悠长的走廊尽头的房间,雪白的墙壁,红色的地毯,房间的中央是沉默的主仆二人,和轻掩着薄纱的床,床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玫瑰,红色的天鹅绒轻柔的托起沉睡着的少女,金黄色的短发,轻合的双眼,那五色宝石般的双翼,她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相同的名字预示着二人的关系,她是蕾米莉亚的妹妹,也是这座巨大洋馆的另外一位主人。她的外貌和姐姐一样美艳,但是多了一分稚嫩和天真。
蕾米莉亚站在那床的一旁,没有一丝的表情,一旁的女仆手指绕着裙子的花边也没有说话。

“大小姐,二小姐她已经沉睡了整整三日了,”名为十六夜咲夜的女仆耐不住沉默。

“是啊……”

“……”

“大小姐恕我冒昧,那么您为什么看起来完全不担心,反而让我们今晚去准备一场宴会?”

“今日是血月,是这几百年来的唯一一次。”

“可是二小姐她现在还未苏醒,大小姐,您真的不担心吗?”

“……”大小姐没有多说,“继续准备今晚的事情。”

“可是……”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大小姐的表情无法被人窥见,她只是转过身向外走去,“把我的妹妹从沉睡中唤醒?”

“……”

“是吗,你也没有办法,不,你本来也不可能会有办法。”

“那就走吧,在血月升起之前——那是一切的起始,也是一切的终焉。”

“……是的,大小姐”女仆知道自己无法同自己的主人争辩,她只能思索着将一切埋藏于自己的心中,但她隐隐觉得,有一些事她非做不可。她暗自下定决心,兀自跟上了自己主人的步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1: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6 12:22 编辑

和大小姐分别之后,名为咲夜的女仆本想开始自己的工作,今晚的血月实在是太过于突然,需要准备的事宜已经写满了记录用的小册,可是她并不想去做,她十分奇怪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感情。不过,与其说是不想要去做,或者是要犯懒云云,这些很显然都不合适。

“真是一团乱麻呢……”咲夜站在长长的回廊上的那唯一一扇窗前,轻声咕哝着。这或许是对她此时的心境的一个最好的诠释。

这间洋馆的历史可以说是极长的,从咲夜来到这里开始就已经度过了许久的岁月,可是洋馆的历史显然更为古老,虽然几经翻修,但仍然保持着它最初从中世纪持续至今的面貌。狭小的窗户,宽广的地下室,花园中没有一丝流水,这一切像是为了吸血鬼量身定做。

咲夜只能放弃把自己的心境给理清,大小姐的奇怪的态度,沉睡中的二小姐,这一切都让她雪上加霜。她思考着是否要去花园中稍作休息——此时花园中的玫瑰已经盛开。不过咲夜还是放弃了,她仅仅只是打开她的步伐,漫无目的的在这栋被称作红魔馆的洋馆中信步。

“果然走到这里了吗……”咲夜的眼前是一扇青铜色的大门,如同地狱般惨烈情形的浮雕和最上方沉思着的男子,构成了最为不可思议,但是却十分协调的优美。

咲夜伸出手,看似沉重的门轻而易举的被推开,就如同有魔法一般,门后是无数巨大的书架,仿佛全世界的书和知识都被它搜罗其中。
书架的最中央是用金色丝线织成的餐布所点缀的长桌,长桌的尽头是巨大的宝座,扶手上的两颗巨大的红宝石是上天赐予的珍惜宝物。宝座上是一位看似年轻的魔女,紫色的头发乖巧的贴在身旁,有着新月装饰的帽子格外引人注目,手中的沉重书籍是用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书写而成,淡紫的眼瞳中是人类不曾拥有过的睿智。
“亲爱的女仆长啊,你终于来了……”

“看来你似乎预料到了我的行动,帕秋莉。”咲夜在名为帕秋莉的魔女身旁坐下。

“我可是一个魔女,预言程度的魔法我还是会的——不过这次不是预言,只是一些简单的推理罢了。”魔女望向咲夜。

“真是魔女的自傲啊,那么既然你可以预言我的前来,那么血月的到来你也可以预见吧?”

“直奔主题啊,这样也好,”帕秋莉合上了手中的书籍,“这次的血月是我告诉大小姐她的。”

“果然如此。”

“这已经被你猜到了吗,”帕秋莉只是叹气,“不过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可是大小姐是什么时候来问的,你知道吗——正好是二小姐开始沉睡之时。”

“为什么……”

“是啊,我也不清楚,”帕秋莉朝着一边挥了挥手,“小恶魔,把‘那一本’拿过来。”

“是的,帕秋莉大人。”不远处传来清脆的女声。

“‘那一本?’”

“这个图书馆在我到来之时藏书就已经极为全面了,我至今的增添只不过是为其锦上添花罢了,”帕秋莉眯着眼,高耸的书架就在她的眼中,“可以想象吗,两个这么小的小孩子可以搜集到这么多书。”

“大小姐和二小姐并不像是喜欢书的。”

帕秋莉重新翻开了手中的书,“是啊,那时候我也很奇怪,那时的大小姐她们俩就像是活着的幽灵。”

“活着的幽灵?”

“当时大小姐这么说,‘图书馆的书,那是什么,你要就拿走。’很奇怪吧?就像是对生活失去了一切的希望,每天两人只是互相依偎着,说着不知所云的话语,女仆也基本全都走了。”

“……”

“帕秋莉大人,是这一本吗?”一个活泼的女孩儿微笑着跑来。

“就是这一本,”帕秋莉摸了摸女孩儿的头,把书递给了咲夜。
这本书古老至极,但只是几张羊皮纸合订在一起,甚至严格来说无法称之为书。

“这一本是……”咲夜摩挲着这本书,她的直觉告诉她这其中一定有所秘密。

“这是大小姐唯一一本交给图书馆的书,”帕秋莉意味深长的笑着,“在把这本书交给我之后,大小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整日都在忙活着,无论是什么事,红魔馆也是那时候开始复兴的。”

“这是好事?”

“谁知道呢,或许只是想要单纯的忘却和逃避吧,”帕秋莉起身,翘起的嘴角颇有魔女的风范,她用手指着咲夜,“这或许是一切的钥匙,又或许不是。我只是钥匙的收集者,而你才是它的使用人。”

“我明白了,”咲夜的眼中没有阴霾,“帕秋莉。”

“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帕秋莉无所谓般的走向书架深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祝你成功。”
咲夜年轻的双手缓缓将这本古老的书翻开,长久流传着的故事将会继续被讲述。
百年前亲手埋下的种子,将在今日结出新的果实。
那弄人的命运女神会在今夜高歌,掌握一切的魔鬼,也会被自己的命运所玩弄。
悲伤的夜空会在一切的谜题解开后,再次明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8: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食既
我……并没有名字,我的妹妹也是如此,我们从未见过我们的父母,我们是孤儿。这座城市时常会下着蒙蒙的雨,黑暗的小巷中时常能找到可以容纳自身的位置。腐臭的垃圾,粪便,常常会在此发酵亦或是沦为野猫和野狗的美味。这里没有火把和蜡烛,没有伪善的济贫院主人,只有四处乱窜的黑色老鼠。
我的妹妹很是消瘦,她只披着一条破烂的亚麻布,甚至不能被称作是衣服,幸好身处南国的此地就算是寒冬也颇为温暖,这算是唯一的一点慰藉。原本金黄色的秀发沾满了无法名状的黑色污垢,亚麻布下空荡的身体只有一根根的肋骨格外分明。
“姐姐,你也吃一点吧,”我的妹妹手里那如同砖块一般的黑色固体,是从附近的修道院的牧师手中乞来的唯一的食物,如果这世上有神,我恐怕在那一瞬间就会就会把她恨之入骨。

“不用了,我吃过了,”我只能这么安慰着我的妹妹,“明天还会找到别的吃的。”

“姐姐,你骗人。”
是啊,我是在骗人,但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们的命运就是如此。

“没有骗人,我们明天一定会找到更多好吃的,就像是那些贵族姥爷一样。”我伸出手轻抚着我的妹妹,她是我唯一的寄托,我一定会让她活下来,就算是以我的死。
上天啊,这算是我对于你不公的命运的唯一一点小小的反抗吧。

时间只是流转着,天气变冷又变暖,住在阴暗中的黑猫也诞出了新的小崽。值得庆幸的是我和我的妹妹都活了下来,就算是围城的那段日子。似乎是因为信仰而引发的战争,这批贵族走了,新的一批贵族又进来,最后似乎是伟大的国王颁布了什么诏书而终止。可是这和早已不信神的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能卑微的庆幸我们还活着。
那是一个飘着小雨的平常日子,细细的雨滴不是上天的使者,而是对没有任何罪过的我们降下的惩罚。那一天的雨格外的寒冷,我和我的妹妹互相依偎着,她身上那仅存的温暖令我安心,她是我活着的唯一意义。
“姐姐,”妹妹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伸出手紧紧搂着我。

“不要紧哦,我就在这,”我用双手轻拍着她,嘴里哼着的调子是剧场中常常传来的,我的妹妹很喜欢。

“姐姐……”

“怎么样,姐姐可是练了很久的。”

“嗯……”

我们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那歌声在这小巷中蔓延。

“真是不错的歌声呢,”一位高挑的女性和穿着礼服的男子站在我们的面前,雨水让我看不清他们的样貌。

“你们是谁?”

女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们要不要来到我的家中?”

“为什么?”

“和我走吗?”女子朝着我伸出了手。

“姐姐?”妹妹淡蓝色的眼瞳直直的看着我,她刚刚从我的怀中醒来。

“我也没有选择呢。”我只能笑着拉住了那位女子的手,只要我的妹妹能够好好的活着。

那一天起我的妹妹有了名字,芙兰朵露•斯卡雷特,而我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08: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7 08:50 编辑

巨大的图书馆中,名为咲夜的女仆踌躇的将那本羊皮纸装订的而成的书翻开,她觉得这本书就像是所谓的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再也无法后悔。但是咲夜最终还是选择打开了,她明白她绝对不会后悔。
黑色的墨水在泛黄的树叶上缓缓的展开,古老而又鲜活的字母在她的眼中跳跃。

“这似乎是一本笔记——但是有一半不是大小姐的……”咲夜的眉头轻皱着。
“‘把脑袋提在腰间干吸血鬼猎人到底多少年了,该死的教会就会把这种脏活累活交给我们干……’这是吸血鬼猎人的,笔记?”

“这回要杀的似乎是一对吸血鬼夫妇,好像还有两个领养的人类孩子。吸血鬼收养人类……这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吸血鬼领养?”求知的欲望迫使咲夜继续阅读。

“总之姑且先到了那对吸血鬼的老巢……地下室的秘密魔法阵,还有祭坛,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事情,又被卷入了麻烦的事了啊,该死。”
“在吸血鬼家留宿的第一天,装成了迷路的旅人,本来想引他们出手的,难道是我暴露了,这绝不可能。不过,那两个孩子可真是可爱啊,我绝对要把他们从吸血鬼手里救出来……”
“那个魔法阵是只有在XXX时才能启动的,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这两个该死的吸血鬼绝对要把那两个小姑娘给XXXX,只有我才能把她们俩救出来。”

“魔法阵?还有这里被遮住的字。”羊皮纸上淡淡的用墨迹刻画着,咲夜回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帕秋莉,只能把疑问按下。

“不要啊,我绝对被发现了,他们的眼睛始终盯着我,他们今晚一定会过来,然后把我XXXXX……不,已经来了,不过他们似乎忽视了什么,在门缝中窥视的XXXXX,就让我把我的笔记和这把祖父留给我的银匕首藏起来吧,今天看来会埋下不错的种子……”

最后的字句变得极为潦草,甚至难以辨认,上面的一些词语被不知为何物的黑色所掩盖。
“看完了吗?”一双手从上方将咲夜手中的书抽去。

“还没有,帕秋莉,”咲夜伸出手想要拿回这本书,可是帕秋莉早已向后退去。

“咲夜,这可不像你,”帕秋莉只是微笑。

“但是我还没有看完,我想要知道——更多。”

“这本书有这么好吗,”帕秋莉的手轻拍着这本书,“在我看来这本书的文字可不是一般的拙劣,其中也没有蕴含着什么过于深刻的道理。”

“可是……”帕秋莉用手指轻轻止住了想要发声的女仆。
“这就是这本书的魅力,但是我说过,这只是一把钥匙,靠着它只能窥得那小小的一丝缝隙,你需要的不只是这点东西吧。”

“……是的。”

“那么就不要这么心急,命运的女神不会眷顾急躁的人。”帕秋莉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紫色的长袍拖在了地上,“命运啊,命运,这一切不过是命运的选择。”

“帕秋莉……”

“小恶魔,你带她去阁楼上吧。”帕秋莉叹着气。

“是的,帕秋莉大人,”被称为小恶魔的女孩儿再次出现,黑色的短裙和西装颇为得体,红色头发和黑色的翅膀是她非人的一面,不过她不是吸血鬼,而是恶魔。

“阁楼?”

“你去了就知道了,咲夜,”帕秋莉转向小恶魔,“带她去吧,小恶魔。”

“明白了,帕秋莉大人,”小恶魔拉起了咲夜的手,“我早就想和你单独聊聊天了,女仆长大人。”

“嗯……是的,”咲夜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再会了,帕秋莉大人。”

“再会了。”帕秋莉只是看着那两人从她的目光中消失。
图书馆灯火轻轻摇曳,帕秋莉感到一丝脱力,她知道这一切只有像那位女仆那样的旁观者才能将这百年的故事全部揭露。
是自责,还是愧疚,漫长的岁月早已使其遗忘。
她只能祈祷,祈祷那位女仆能将一切解脱。
这是为了她的挚友,或者说这中间还有一点小小的自私。
“这可不是魔女该干的事啊,”帕秋莉只能摇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09: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食甚
我的名字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我和姐姐来到这座洋馆已经很久了,只记得门前的梧桐树不断地长出新叶,然后又再次落下。
那一天来的人是一位年轻的先生,十分的高挑,他说他是迷路的旅人来自借宿,是一个非常和善的好人,尽管常常说我和姐姐很烦人,但是嘴角常常挂着微笑,也不会把我们赶走。他嘴里常哼着的曲调,和我的姐姐一样温柔。不知道他会在这里停留多久,我和姐姐都很喜欢他。
可是他却突然走了,是他不喜欢这里吗?我记得姐姐好像在前一晚去找过他,想要让他为我们讲故事,但是绝对不可能,姐姐永远不会做出令人讨厌的事。我不清楚,可我还是感觉这和我们有关。姐姐也像变了一个人,她手中时常捧着一本我从未见过的书,眼神也十分的奇怪……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姐姐,你会离开我吗?”晚上我只能这么搂着姐姐,姐姐在我的身旁,那么的真实,可是似乎立刻离我远去,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

“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呢?”姐姐抱着我,仍然是那么的温暖,可是我的心中却觉得她在说谎,但我无力反驳。

“姐姐,我喜欢你。”我只能把我的感情付诸于苍白的言语。
姐姐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她把我抱的更紧,姐姐的气味。
“我也喜欢你哦,我的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姐姐这么叫我的名字这也是不寻常的,但我的身体已经向下堕落,还未来得及问出口,便已堕入梦中。


“这里是……”跟随着小恶魔的步伐,循着图书馆那隐秘的阶梯而上,咲夜的肚中满是疑惑。
阶梯向上着,疑问伴随着思考,逐渐升华,结晶,但始终得不到一颗完美的果实。
“这里就是了哦。”
阶梯的尽头是一扇破烂的木门,与华丽的图书馆格格不入。小恶魔将木门推开,黯淡的房间内,只有数不清的书籍,和一台硕大的望远镜,暗铜色的躯干让人难以移开自己的视线。
“这里是?”咲夜的双脚踏入了之间房间,木质的地板吱呀吱呀的作响。

“帕秋莉大人的观星室和储藏室。”

“观星室和储藏室,观星室可以理解,”咲夜用手拂过那些堆积的书本,手上沾上了厚厚一层的灰,“为什么要把书放在这里?放在图书馆里不就可以吗,我也可以帮忙打扫。”

“你可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小恶魔用手指卷着自己红色的头发,“这里的书都是帕秋莉来到红魔馆之前编写的,里面恐怕有许多不愿让人看见的东西吧。”

“那么为什么让我来到这里。”

“帕秋莉大人恐怕有自己的考量吧,女仆长大人。”小恶魔轻抚着那静静沉寂的望远镜,“自从帕秋莉大人来到这里,这是她唯一一次使用望远镜。”

“为什么?”

“我不知道,帕秋莉大人这次使用是在三天前,她急急忙忙的冲上阁楼,然后在那里关了一整晚,”小恶魔将自己的身体倚靠在墙上,“之后,帕秋莉大人只是摇着头,走下了楼梯,然后写下了血月何时来临的预言。”

“……”

“‘这一切不过是命运的选择,’你知道吗,这就是帕秋莉当时对我说道第一句话,”小恶魔直直的盯着咲夜,微闭着的眼中,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那么追寻着百年的线索来到此地的旁观者,你究竟想要知道一些什么,这里的书我可是和帕秋莉大人一样的熟悉。”

“那么,”女仆沉吟着,从裙中把一张薄薄的纸条掏出,书上的魔法阵早已被其被记录其上,“那么这个魔法阵究竟是什么?”

“这个魔法阵很显然是帕秋莉大人的风格,”小恶魔从女仆手里把纸条接过,“为什么你会有这个?”

“……”

“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恐怕你要去好好问问帕秋莉大人啊,”少女继续说道,“帕秋莉大人,向我还是向你,都隐瞒了许多,不过这也是作为她的使魔令人快乐的一点。”

咲夜点着头,她的目光中是一块巨大的木板,杂乱的文件和星图被钉于此上,女仆走到木板前,她用手翻找着这些文件,她的直觉或者一些猜想,告诉她这其中绝对有她想要的答案。

“看来你已经有了你想要寻找的答案了啊,女仆长大人。”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

一串闪亮的东西从小恶魔手中抛出,咲夜稳稳地接住,那是一串钥匙。
“帕秋莉大人最后让我把这把钥匙交给你,熟悉红魔馆一切的你应该知道这是哪里的钥匙。”

“一个大小姐从未让我进去过的地方。”


我的名字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每当我独自望着夜空,我始终忘不了那个夜晚。横飞的血肉上一秒还是完整的,那个原本的男人。我的父母,应该说我曾经的父母匍匐在那个男人身上,尖锐的獠牙刺破了那个男人的皮肤,嘴唇上沾满了可憎的血污,那两个生物没有任何所谓的礼仪,那原本隐藏着的如同野兽的一面把动人的外表撕开,留下了那充斥房间的贪婪和欲望。
我并没有逃走,我原本是想要干些什么呢?似乎想要让他为我和妹妹讲故事,好像肉块是讲不了故事了。我感觉自己什么零件坏掉了,我对那个男人没有一丝怜悯。
“我的妹妹,我要保护我的妹妹,”我的心中只是不断出现我妹妹的身影,令我浑身发热,耳朵变得赤红。

那两个曾经的父亲和母亲离开了,他们并没有发现我,我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血腥味使我想要作呕。但冥冥间有什么告诉我,这里一定拥有我想要的事物。

“是这个吗……”床下是一本破烂的笔记,我翻开它,里面夹着一把银质的匕首,匕首泛着淡淡的光泽,尖锐的锋芒似乎可以将一切所刺穿。
我翻开笔记,我知道我无法回头,我只能向前。

“命运,这一切都是命运……”呆坐在地上的我只能这样嗤笑,从饥饿与疾病中走来,可是迎来却是新的悲伤与危险。
我无法依靠任何人,我要自己保护我的妹妹,我看着那匕首这样想着。

“命运女神将一切玩弄于她的鼓掌之间,悲伤与欢乐不过是她消磨时间的道具。我在那魔鬼的宫殿中穿梭,那魔鬼的欢笑与假面绝不会令我动摇。手中的匕首是一切的伊始,我将把我的一切永远的攥在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13: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光
帕秋莉她知道所谓的真实吗,那位魔女浩如烟海的藏书已经证明了一切,可是她也确实不明白,百年前最初的考量已经被消磨殆尽,只留下了一阵感慨。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帕秋莉清楚的明白这一个道理,但换做往日,魔女的固执是不会允许她把所有的真相和盘托出,就算是现在也是如此。那位女仆是一位旁观者,只有她才能毫无顾忌的将一切挖出,帕秋莉允许了这种行为。自她挚友的妹妹沉睡,血月再度降临,那位年轻的吸血鬼实在是背负了太多太多,百年前的血月埋下的种子,将在百年后的今日结果,是时候把那苦难的姐妹间的高墙彻底打破。帕秋莉也不知道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利益,或许仅仅只是为了良心上的救赎。
红魔馆地下的最深处,那扇隐藏着大门并没有上锁,原本的钥匙只有自己和那位挚友所持。
“看来咲夜已经到了……”帕秋莉没有任何迟疑的打开了那扇门,门轴承发出了刺耳而又尖锐的声响。

“帕秋莉,果然是你啊,”在那房间的尽头是黑色羽翼的少女,“为什么,为什么要把钥匙交给咲夜。”

“谁知道呢,”帕秋莉明白自己的挚友仍然在死撑。这件房间和百年前如出一辙,昏暗的烛火,灰褐色的墙面,烧焦的祭坛,巨大的可以打开,让其透入月色的天窗,地上朱红色类似于魔法阵的事物已经看不太分明。

“几百年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站在帕秋莉和吸血鬼之间的银发女仆目光坚定,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选择你,帕秋莉这样想着。

“咲夜!”少女狠狠地盯着女仆。

“大小姐……”咲夜没有畏缩,“我会得知一切的真相,百年的往事在今夜会彻底揭开。”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此时在那小城中徘徊,城中的人家把房门紧闭,黑色的乌鸦在屋檐上啼叫。
“可是那本笔记上写的分明是一个月之后,”她的金黄色的双眼望向天空。血月如同上天不祥的双眼,将这世上的一切所诅咒。
她疯狂的向着家的方向奔跑,她只能祈祷。

“四百多年前的那次占卜也是你进行的吧,帕秋莉,”咲夜从身上掏出了一打文件,“就和那次一样,不过百年前的那一次你错算了一个星星的位置,导致了一个月的误差,我说的没错吧。”

“你果然发现了,是的,你没有说错,”帕秋莉点了点头。

“同时在红魔馆中的魔法阵也是你画的吧……”

“是哦,是我把这些贩卖给那对夫妇,这个只在血月可以进行的魔法阵……蕾米,你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吧。”

“毕竟是魔女啊……那么咲夜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我想要知道真相,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咲夜不会退缩,“那本笔记,一半是那个男人,一半是大小姐自己写的吧。”

“是啊,帕秋莉,你居然把那种东西都交给了她……”蕾米莉亚黑色的羽翼豁然的张开,“如果想要知道真相,那就来吧。”

“那么,对不起了,大小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13: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19 15:55 编辑

感觉这篇文章出了好多错误,必须吸取教训。
慢慢写吧,还有时间,至少要把最后的弄得好一点【绝对不会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5-24 18: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