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89|回复: 4

[中短篇] 繁星的终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9 16: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24 23:24 编辑

本来想一口气把血月写完,可是最后突然有了灵感,就写了别的。
不过我果然是一个密封病的重度患者啊……
如果读完了有意见和感想,请提出来吧。

星之始
“你知道吗?今夜会有一颗星在此走向终焉,”黑色的礼帽上是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两位少女的双手紧紧相连。
“知道哦,它将会永远的沉睡,”雪白的披肩,金色的短发,紫色的瞳孔中是那浩瀚的星空。


这件房子并不大,小小的窗透进了不多的光明。墙外的紫藤爬满了整个墙面,墙角的青苔是活力的象征。年轻的女孩儿坐在那房中,一个长长的方桌前,金黄的头发闪着迷人的色泽,淡紫色的苞帽把那秀发藏于其中。纤细的手腕上,是一只小巧的手表,褐色的表带,银色的表身,贴合着那似乎吹弹可破的白暂肌肤。少女看着她的手表,眉间轻皱着。

“抱歉,我迟到了,梅莉,”房门被轻轻的推开,黑发的少女提着黑色的小包。

“你整整迟到了十五分钟了……”名为梅莉的少女这么说着,“所以说你叫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的表快了两分三十一秒哦,准确的时间是迟到了十二分二十九秒。”

“真是强词夺理呢,莲子,”金发的少女只能叹气,然后把自己身旁的椅子从桌子旁拉开。

“不要这么说嘛,”莲子将头上的的黑色礼帽摘下,向着梅莉行礼,“我亲爱的梅莉殿下。”

“真是拿你没办法。”

莲子在那金发的女孩儿的身旁坐下,两人的肩几乎就要碰在一起,从窗外的风中裹挟来的是野花的香气。

“那么莲子,这回究竟有什么事吗?”

“给你看一样好东西,”莲子神秘的笑着,起身把窗户合上,淡蓝色的窗帘遮挡住了阳光。

“究竟是什么呢,我很期待哦,莲子。”

“就是这个,”莲子从包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球放在了桌上。
“这是?”
“一个可以让人在白昼也能看见星光的事物,”莲子用手轻轻按下了小球中央的按钮,小球就如同花瓣一般绽开,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镜头。
镜头中出现了一道光柱,在阳光被遮挡的室内散开,无数绚烂的光点出现于昏暗的房间之中,如同夜晚的星空。可是与那黑夜中真实的星并不相同,这些星伸手就可摘得,只是缥缈的光,是人类对于那浪漫事物的最后追求。
“莲子,这到底是什么啊,”梅莉想要把光握于手中。

“我的爷爷留给我的,”莲子微笑着,“这是他最后留给我的东西。”

“莲子的爷爷?”梅莉把身体靠在了莲子身旁,分明同为女性,莲子的肩膀却那么的宽广。

“是哦,我的爷爷留给我的,”莲子大大的礼帽遮住了她的脸,让人无法猜透她的表情,“感觉怎么样,梅莉?”

“很不错呢,可是果然还是真正的星空更为耀眼和璀璨。”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两人沉默着,梅莉将那小球举起,星空随之晃动。

“莲子你看这儿,”金发的少女指着那镜头与球身的缝隙。

“这个是,”莲子从梅莉手中接过,里面是一张纸条。少女阅读着,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她的爷爷留给她的礼物。

“莲子,这里面说了些什么啊。”

“没什么哦,梅莉,”莲子将纸条塞入了自己裙边的口袋,“你想要看到真正的‘星的终结’吗?”

“莲子?”

黑发的少女将那白色的小球关上,室内恢复原本的昏暗。
“今夜七点,秘封俱乐部就要开始了,梅莉。”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6: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25 09:44 编辑

星之落
尽管已经到了春天,但是夜晚的寒风仍然刺骨,从电车温暖的车厢中离开,这种感觉越发的明显。莲子在那里慢慢走着,她的思绪早已飞走,街边的路灯无论何时都会明亮,为迷茫徘徊着的旅人指引着方向,和天上的星星究竟有何不同?或许并没有吧,只是所谓心境的问题。
莲子思索着,或许这片郊外的草地已经长出了新的嫩草,只是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罢了。她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只是一年前的事,可是爷爷已经再也见不到了星空,尝不到今年的新麦,那时恐怕是个寒冬。不过究竟是怎么样呢,为什么爷爷要把这个球还有那张纸条交给她呢?脸冻得通红的她已经放弃了追究这之后的道理。
穿着白色披肩的少女早已在路灯下等候了许久,莲子眯着眼远远的便瞥见了。她并没有加快脚步,只是如同在任性一般,反而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哟,梅莉你已经来了,”莲子朝着等候着的少女挥了挥手。

“莲子,”少女有一些惊讶,“你竟然没有迟到。”

“是吗……”莲子轻咳着,“这是你的表慢了哦,我可是整整迟到了一分十六秒。”

“奇怪的莲子,”少女笑着,她的唇中吐出的是白色的雾气。

“才不奇怪,我只是实事求是,”莲子也跟着笑。

“那么既然来齐了。”

“就让我们开始今夜的俱乐部的活动吧。”

莲子从提包中拿出了两盏手电筒,一盏递给了梅莉。

“准备可真是周全啊……”

“我可是部长哟,之后排的上用场。”

黑发的少女打开了手电,直通着街道的是一条狭小的小径,莲子用手电筒的光照射着它。
“这条就是我们的道路,”莲子转身便走入了小路。

“真是胡来呢,”梅莉叹着气,“迷路我可不管你哦。”

“我可是有这双眼睛的啊,”莲子转过头指了指那双如同黑夜一般漆黑的双眼,“而且这一条路我可是不知道走过了多少遍。”

“真是拿你没办法,”梅莉的脚尖踏上了路面,“你可要好好的为我领航。”

“这是当然的,我最亲爱的梅莉女士”

莲子只是往前,她不用回头便明白梅莉肯定就在自己的身旁,这是一种无法理解的感情,莲子并不明白。这条小径她儿时便和爷爷开始走了。

“所以我们这一次究竟要干什么啊,莲子?”

“不是和你说了么,我们要去看‘星的终结’。”

“所以说,‘星的终结’到底是什么啊?”

“到底是什么呢?”莲子抬起头繁星在她的头顶闪耀,她觉得自己是星空的住民。她的双眼能读懂星的语言,繁星是这里的领航员。

“那是一颗年老的彗星,”莲子缓缓的说着,这颗彗星从她年幼时便陪伴着她,她已经无数次和爷爷一起在此地看到那彗星划过那星空

“年老的彗星?”

“一颗游荡的星无数次造访这颗星球,它也会逐渐的变老,它会一次次的离这颗星球越来越近,最后在这里落下,迎来终结,作为耀眼的星的一生也从此结束。”

“那么我们要去看的就是这一颗星?”

“是啊,”莲子淡淡的点了点头,“我们去看的就是这一颗星,它会在今夜燃尽它最后的光芒。”

繁星依旧在闪耀,那些星恐怕总有一日会迎来终结,莲子不住的这么想着,不过是一些星落下的快,一些星落下的较慢的问题罢了。

两个少女在那小径中走着,走在前面的是莲子,走在后面的是梅丽,两人再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有呼呼的寒风从中间传过,冻得发紫的双耳,两人并没有顾虑,只是默契的前行。这片荒野只有繁星和二人。

漫步了许久,莲子终于停下,她回过身,然后指了指这片草地。

“就是这里哦,观赏那终结的最佳地点。”

“是这里?”

“就是这里,”莲子盘腿坐下,枯黄色的草托住了她的身体,“梅莉。”

梅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到莲子的最近处,模仿着莲子坐下,“既然莲子这么说的话。”

金发的少女那宝石一般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莲子,火红的脸颊不知是寒冷还是其它。莲子只是嘟着嘴,把身子靠在了梅莉身上,那近旁的温暖使她安心。
“接下来只要等待就好,”莲子自言自语着,上次她和爷爷来到这里时,好像也是这么坐着。爷爷为什么会把这些写在纸条上告诉她,她仍是不明白的,可她感受着近旁的温暖却又好像明白,究竟如何,只有莲子自己知道。

繁星就在眼前,明灭可见,只有时光在那星空中流逝。

“要来了,”莲子在梅丽的耳旁轻声的诉说,那柔顺的秀发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嗯,”梅丽小声答应着,昏暗的光亮看不见她的表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6: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神选之魔王 于 2018-2-11 10:23 编辑

星之终
当一颗星走向终点是会化作什么,没有人可以做出回答。只是两人互相的靠近。
莲子回想着,那也是一年的早春。爷爷便早早的带着她来到这里,当时的她仅仅只到爷爷的大腿,不过那是她和这颗星的第一次相遇,爷爷抱着她,告诉她每一颗星的故事。当那颗彗星最终到来之时,爷爷和她说,爷爷的小时候就在注目着这颗彗星,最初是父亲,然后是妻子,儿子,最后是莲子。
莲子把自己的手搭在了梅莉的手上,梅莉没有抵抗。

“这颗星会从天幕的这一头越过漫天的星辰,”莲子的左手先前指着,“最终在这附近落下。”

“嗯,莲子,”梅莉的手紧紧的和黑发的少女重合,那手心是那么的炙热和真实。

那万里星河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光点突然出现,那明亮的光芒,甚至好像可以将黑夜整个点亮。

“就在那里,梅莉,”两位少女起身,目光的所及是那颗星。

“是啊,莲子,她来了,”梅莉微笑着,她的右手把那被风吹起的头发抚下,“那颗迈向终焉的星。”

那年迈的星散发着它最后的光与热,越来越近,它没有任何的挣扎,它似乎明白这是它最后的旅程,繁星为它而流泪,可是那星却没有任何的感伤,仅仅只是不断地下落,它沉默不语。

“莲子,我永远在这里哟,我永远就在你的身旁,”梅莉那晶莹剔透的双眼在星的光辉下好似看破了一切,就像流淌着涓涓的长河。

“是啊,梅莉,我也永远在你的身旁。”她的爷爷是否也见证过星的坠落,莲子并不清楚。

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无论是悲伤还是其它。她觉得她的身影与她的爷爷重叠,她爷爷离开时,她就再也没有看过那颗正在坠落的星。
一切的美丽终将坠落,可是人们无法停止追求,繁星的起始是人,繁星的终点也是人。
那颗星依旧在下落,它是否拥有自己的感情,记得爷爷和她,以及现在在自己身旁的梅莉,她不知道,只是那星不断的在变大。

“最后的时刻来了,”莲子眯着眼,那耀眼的光辉使她的眼睛刺痛,可她依旧没有合上双眼,掌中的温度使她明白,梅莉没有说谎。

光芒逐渐消失着,一切都悄无声息,好像一切都从未存在。但是那不灭的痕迹早已在两位少女的心中留下,这或许是那颗星选择在此终结的原因。
两位少女并排的走着,双手不会分开,她们并不会焦急,因为对方就在此处。

“有一颗星在此走向终焉,世间的万物为她而瞩目。”

“那颗星最后燃尽了自己,它究竟是否拥有感情。”

“我们从来不会明白,世间尘封的谜题实在是太多太多,秘封俱乐部,我们永远都在这里,就让我们携起手,那星就是我们的领路人,我们长久相依。”

“爷爷究竟是为什么……”莲子轻声的自言自语着,她微笑着指着那尽头的一个半圆形的坑洞。
“那里似乎就是星的沉眠之地。”

两人缓缓的走下,莲子将那最中心的石头托起,那是一块黑色的石头,粗糙的表面饱经着风霜,和那地表上的石头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更显得安详,莲子想起她的爷爷最后也是这样。

“这就是那颗最后的星?”

“是哦,这就是那颗走向了终焉的星。”

星空依旧璀璨,在迎来那最后的一刻之前。枯黄的草地下也确实长出了新的嫩芽。

“莲子,不把那颗星拿走吗?”

“不用了,”莲子把她的的礼帽拉高,黑色的眼瞳注视着身旁的美丽少女,“它选择了这么离去,更何况它早已把更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0 23: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的美丽终将坠落,可是人们无法停止追求,繁星的起始是人,繁星的终点也是人。这句记下来了。这句我斗胆猜是文章中心句。
不知道楼楼在这篇文身上酝酿了多久,但感觉得到文字里的热情与灵感的火花。文中爷爷的事引到秘封组二人的视角,大概也引出了前面那句话与思想,我不敢说那是什么。
正如文中所表现的,时光在流逝。斗转星移,白云苍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似乎天地曾不能以一瞬。然而亦有永恒,例如楼楼对秘封组的执念,还有刚才说的这个话题。
也许这篇文也寄托了楼楼对一些人的思念?亦或是对秘封组的执念?
恕我愚钝不能深入挖掘文章之精髓。
[发帖际遇]:稗田夏木被美铃请去代职门卫。女仆长发现状况后偷懒的美铃被飞刀,不过工资还是结了 [+4 喵玉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0 23: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的美丽终将坠落,可是人们无法停止追求,繁星的起始是人,繁星的终点也是人。这句记下来了。这句我斗胆猜是文章中心句。
不知道楼楼在这篇文身上酝酿了多久,但感觉得到文字里的热情与灵感的火花。文中爷爷的事引到秘封组二人的视角,大概也引出了前面那句话与思想,我不敢说那是什么。
正如文中所表现的,时光在流逝。斗转星移,白云苍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似乎天地曾不能以一瞬。然而亦有永恒,例如楼楼对秘封组的执念,还有刚才说的这个话题。
也许这篇文也寄托了楼楼对一些人的思念?亦或是对秘封组的执念?
恕我愚钝不能深入挖掘文章之精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20 05: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