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525|回复: 11

[中短篇] 无名的易书 ~ Grasp the Destiny.【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3 18: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本文是以在东方铃奈庵中登场的易者为主角所创作的作品
虽然易者是很快就退场的篇章角色,但在原作中的描写,也能让人感受的到他的思想与意志
所以我试着以本文来补完他的经历与心境

写在文章前的注意事项:
1,
本文是东方Project的二次创作作品
可能会有与东方一设差异的部分,对此希望各位能够多多包涵
2,
虽然『易者』可能要翻译成『占卜师』会比较符合我们习惯的用词
不过为了便于角色辨识,我会在文中保留易者这个写法

过去的作品:
纯狐外史 ~ She is too pure……
榮枯盛衰 ~ Moon Rabbit on Earth.
從寅到子的距離 ~ Divide.
變革天邪鬼 ~ Reverse Contradiction.
纯狐别传 ~ Absolute Freedom.
带来幸福的白兔 ~ The Love of Millions of Years.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8: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八七 于 2018-3-29 19:24 编辑

无名的易书 ~ Grasp the Destiny.

01

  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那一天,我的弟弟出生了。
  为了替弟弟决定名字,父亲带着刚出生的弟弟去拜访了住在长屋的占术老师。
  当时还很年幼的我,也跟着父亲同行。
  在前往长屋的路上,父亲告诉了我,在我出生时,他们也一样带我来找占术老师占卜。
  我的名字、还有养育的方针,都是根据老师的占卜结果来决定的。
  虽然父亲只是很平淡的说出了口,但这些话却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原来我的人生,是由那名占术老师的几句话所决定的吗?
  在我们见到了占术老师,他开始替弟弟占卜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件事。
  我们的命运,就是这样简单的被占术所决定的东西吗?
  可笑、滑稽,但是却又让人生畏。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决定了。
  我要成为一名易者。
  我要成为,掌控他人的命运的那一方。

02

  在我长大到能够自己做决定的年龄时,我告诉了父母我想成为易者的事。
  理所当然的,父母都不认同我的想法,他们希望我能够继承家业。
  在经过几次话语的往来后,我便放弃去说服父母,我已经看透了他们的固执,再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决定离家出走。
  我不会再让其他人来左右我的命运,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决定。
  所以我在那天晚上,便收拾好行李,离开了我所生长的家。
  但在我踏出家门的那一瞬间,有人叫住了我──是弟弟。
  「哥哥,你要离开了吗?」
  「……是啊。」
  我转过身看向他,当时还只是婴儿的弟弟,现在已经长的和我差不多高,也能帮忙家里的工作了。
  「你打算向爸妈告状吗?」
  「不!我才不会那么做!」
  弟弟忽然地大喊了出来,这让我急忙上前制止了他。
  「小声点,你想吵醒他们吗?」
  「对、对不起。」
  「……看起来没事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家里的状况,父母似乎并没有因为弟弟的声音而被吵醒。
  所以我也重新的向弟弟询问道:
  「如果你不打算告诉爸妈,那么你是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来和哥哥道别的啊。」
  「你不打算阻止我吗?」
  「当然啊,我觉得哥哥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件很好的事。」
  弟弟摇了摇头,面露微笑的向我说道:
  「哪像我,除了帮家里的忙之外,都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
  「哥哥,家业我会代替你继承的,所以你就放心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吧!」
  「……」
  一时之间,我找不到回应的话语。
  本来打算抛下一切离家的我,虽然只有一点点,但的确产生了对家族的眷恋。
  啊啊……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有关心着我的人啊。
  把继承家业的负担丢给弟弟真的好吗?我忽然开始担心了起来。
  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决定,早在弟弟出生的那天就已经决定了。
  我要成为易者,掌控自己的命运。
  所以──
  「谢谢,保重了。」
  ──留下这句话,我便转身离开了家,从此不再回来。

03

  离开家之后,我在街上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过夜,然后等天一亮,我便去拜访长屋的占术老师,请他收我为徒。
  只是虽然用说的很简单,实际办起来可真不是件易事。
  他知道我是离家出走的,也不想惹上多余的麻烦。
  而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老师他出给了我一些占术相关的难题,要求我解开这些难题,才愿意收我为徒。
  当然,我知道他是想刁难我,让我知难而退。
  但我也是怀抱了觉悟而来的,无论是怎样的难题,我都会正面去迎战!
  无论如何,我都想成为易者。
  在那之后的日子,是称之为苦难也不为过的艰苦。
  我靠打零工赚取生活费,并用省吃俭用累积起的少少的金钱,到铃奈庵借取占术相关的书籍,透过自学来试着化解老师开出的难题。
  一开始因为我无处可住,平时只好在街上找地方过夜。
  不过大概过了一个月之后,老师也看不下去我这个样子,而允许我在解开难题的期间,可以先住在长屋里,在长屋过夜。
  但比起过夜,住进长屋对我而言还有更重要的意义,也就是有机会能够触及长屋内的文献资料,也能向其他门生请教占术的事。
  多亏如此,我很顺利的就掌握了占术的基础,本来看上去根本像是异国文字的难题内容,也渐渐能够理解了。
  终于,在花费了数个月的时间之后,我成功的解开了老师所出的全部难题!
  事已至此,老师他也放弃继续刁难我,正式将我收为了他的徒弟。
  就这样,我踏上了成为易者的第一步。

04

  该说是我有才能吗?还是在解开难题的过程中所打下的基础派上了用场呢?
  成为老师的徒弟、得到了正式的指导之后,我对占术的理解与掌握,有了飞跃性的成长。
  仅仅两年的时间,我的占术能力便超越了长屋内的其他所有门生,达到了职业的水准。
  接着只要得到老师的认可,我便可以离开长屋自立门户了。
  不过老师担心我接触占术的时间还太短,希望我能够多累积点经验再出师。
  只是虽然老师他是这么说,但在门生之间也有谣言,说老师其实是担心我空有能力而缺乏职业素养,所以想再观察并指导我一段时间。
  嘛,无论是哪边都无所谓。
  现在老师已经允许我代替他帮来长屋的客人占卜了,我​​和职业易者的差别,就只有老师的一个点头而已。
  而比起老师的点头,我有其他更加关心的事──那就是继续精进自己的占术能力!
  虽然我已经成为了长屋内最优秀的门生,但我并不满足于此。
  我还想要更深入的探索占术的世界!
  占卜的奥妙!命运的定理!我还想要更多更多的探索下去!
  这是个充满了魅力的领域,我感觉自己正站在人类这一定义的边缘上,用凡人所无法领会的角度,注视着一切命与运的流动。
  在这过程中,我甚至产生了自己可以控制命运的错觉!
  ……没错,错觉。
  一开始一切都是很开心的,我对占术充满了热情,全心全意的投入在研究上,每次有所进展我都会感到欣喜万分。
  但是渐渐的,我看到了极限。
  人类的极限。
  透过占术,​​我接触到了世界的里侧,看到了这个世界运转的机制。
  然后,我绝望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在我的占术大成的时候,我曾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优秀。
  我和那些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凡人不同,我看透了命运,我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我曾经这样想过。
  但是随着我的占术研究有所进展,我反而开始认识到,在命运与世界的机理面前,人类是多么的卑微。
  在比自己更庞大的存在的支配之下,人类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在这个妖怪所管理的幻想乡中,我们人类只能做妖怪们所允许的事。
  不管怎样学习、怎样努力,到头来我们都无法跳脱这个妖怪们所制造的栅栏。
  掌控自己的命运什么的……从我们诞生在这个幻想乡的瞬间开始,就只是一个笑话。
  我奉献给占术的这些努力与光阴,真的有任何价值可言吗?
  我们的生命,真的有意义吗?

05

  在那之后,我开始进行了长时间的闭关。
  我一步也不踏出长屋,除了用餐与睡眠之外,其他的时间全都投入在占术的研究上。
  我想找到突破口,我想在这样的生命中找到意义。
  虽然长屋中的其他门生似乎都在说我的闲话,但我没有多余的力气能浪费在他们身上。
  反正不管是我还是他们,大家都只是无法反抗命运的人类罢了。

  一天,老师到了我的房间来找我。
  「研究还顺利吗?」
  「……还过得去。」
  我没有回头,仅仅是继续翻阅自己的笔记,进行研究。
  而在我的身后,老师他似乎走近了我,从比刚才更靠近的位置,以无奈的声音说道:
  「盐屋老板委托了我一份大工作,我可能到明天为止都不会回来,这段期间如果有客人来访的话,你就代替我去帮他占卜吧。」
  「……我没有时间,请您去找其他门生吧。」
  「不要考虑的这么狭隘,想要理解世界的机理的话,多去和其他人接触并不是坏事。」
  「!老师,您也看到了吗?」
  因为听到了让人在意的词语,使我忍不住转过身,望向了站在身后的老师。
  『世界的机理』……我应该没有和老师说过这些事的。
  难道说,老师他早就看出我在烦恼什么了吗?
  甚至……老师他,难道经历过和我一样的烦恼吗?
  「当然了,所谓的占卜,就是窥探世界的里侧,违反了人之道的行为。」
  老师将双手环抱于胸前,以平静的双眼注视着我,轻语道:
  「研究占术到了一定程度的人,都将在这个世界的机理面前,陷入矛盾与纠结吧。当然,我很意外你这么快就踏入了这个境界,不过你现在的烦恼,对于独当一面的易者而言,也是条必经之路。」
  「……老师,您是如何跨越这一关的呢?」
  「理解它,然后接受它。」
  「……」
  「但是,我相信在探究世界的里侧时,不同的人也会得到不同的答案,所以你就尽管烦恼然后思考吧,我期待你能够得到和我不同的答案。」
  「……谢谢您,老师。」
  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对老师感到敬佩。
  因为入门时的刁难,我一直都考虑着想要让老师对我刮目相看,我想要让他为我的实力感到愕然,然后终有一天,我要超越老师成为幻想乡最优秀的易者。
  不过听了老师刚才的话,我才注意到,老师他也是用他的方法在关心我、期待着我的成长的。
  理解了老师的用心良苦后,我的目标并没有改变。
  我还是想超越老师,成为幻想乡最优秀的易者。
  但是我的理由改变了。
  现在我不再是为了让老师难堪而想超越他,而是为了成为一个能让老师自豪的弟子,想让他看到我青出于蓝的那一天。

06

  老师出发前往盐屋工作之后,我便代替他帮来到长屋的客人占卜。
  只是看着那些怀抱着烦恼,想透过占卜得到安心的客人,我又不经思考了起来。
  如果人类到头来还是无法改变命运的话,占术究竟能够为人们带来什么呢?
  明明什么都不会改变的,透过占卜窥视命运,又真的能够让人幸福吗?
  当然,我并没有让客人们失望。
  易者是控制感情的职业,只要能让客人们开心的离开,我就是漂亮的完成了工作。
  我也没有说谎,只是选择性的只透漏客人们想要的答案给他们而已,只要能让客人们满足的离开就好了,这就是易者的工作。
  虽然我也有些怀疑,这样的工作真的有利于我理解世界的机理吗?不过现在我是背负着老师的招牌在工作的,不管实际上怎么想,都还是得保持着职业精神才行。
  「呦!我来算命啦!」
  忽然的,一道充满精神的声音,闯入了长屋。
  我望向门口,便看到一个戴着大大的黑帽的少女走了进来。
  我知道她是谁。
  雾雨魔理沙,道具屋雾雨店的千金,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而离家一个人跑到魔法森林生活,是在村里小有名气的奇人。
  「怎么了?老师不在啊?因为最近我的雾雨魔法店都没生意,想找他帮我看一下工作运的说。」
  魔理沙扶着帽子,不客气的环顾着周遭。
  虽然我以前并没有碰见过她,不过她似乎不是第一次来访的样子。
  总之,我就保持着职业的态度,向她搭话道:
  「老师他为了工作出门了,现在由我替他代班,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就让我来为您算一挂吧。」
  「你是?」
  「我是这里的门生,但请不要因为我是门生就小瞧我的占卜能力喔,虽然这话由我自己来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想老师愿意将工作托付给我,就是对我能力最好的证明。」
  「嗯~……也好。」
  魔理沙沉吟了一会之后,便决定接受我的方案。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在占卜用的小桌对面坐了下来。
  而我也拿起占卜用的竹签以及其他工具,做了些准备工作后,便向她确认道:
  「要算的是工作运对吧?」
  「是啊,如果能够帮忙改运一下就更好了。」
  「好,让我看看……」
  于是,我开始展现自己的占术,窥视眼前这名少女的命运。
  但就在这个瞬间,我的背脊打起了冷颤。
  「……」
  「怎、怎么了吗?」
  少女发出了疑问,恐怕我此时露出了很不寻常的表情吧。
  这可不行,不能在必要以上的让客人感到不安。
  「没事,不您最近的工作运,果然有些……曲折呢。」
  「怎么感觉你好像特地选了个比较轻的形容词?别吓我啊。」
  「哈哈,怎么会呢,现在让我们来好好看一下您的运势吧。」
  我试着以微笑塘塞过去,并在占卜工作运的同时,偷偷的占卜了一下魔理沙其他部分的运势。
  虽然这是对客人非常失礼的行为,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看一下,想看这名少女身上那份沉重的宿命。
  她的身上背负了庞大的业障。
  庞大到让我为她可以四肢健全的走动感到意外。
  她身上的业障为什么还没有爆发?命运想要将这个少女带往什么方向?
  ……
  「……说起来,您在研究魔法对吧?」
  「?是啊,所以我的店才叫做雾雨『魔法』店啊。」
  「您知道魔法和运有关系吗?」
  「说起来老师好像也这么说过呢,魔法的成功率是受到运势很大程度的影响的,而反过来说,魔法也会影响到运势。」
  「这样啊……真可惜我不懂魔法,否则就能从魔法的角度替您提出建议了。」
  ……等等?魔法的角度?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能够左右运势的,并不只有占术啊。
  如果单靠占术无法掌控命运的话,只要再加入其他外力,就能够突破现况了吧!
  终于……找到了下一步的方向了。
  真的就和老师说的一样呢,多和其他人接触,并不是坏事啊。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的占术很特别呢。」
  「嗯?您指什么?」
  忽然,魔理沙和我搭话,将我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我也给老师占卜过,不过你占卜的方法,和老师相当的不同呢。」
  「这个啊,因为我进行过不少自学和研究,所以占术的方向和老师相比会有些差异吧。因为我的目标是想要超越老师,所以不能满足于单纯学习现有的技术呢。」
  「这样啊,我也透过自学研究了不少原创的魔法呢,用这些原创魔法打倒那些强大的妖怪们,可是我的骄傲喔。」
  「幻想乡里有很多强大的妖怪,要以人类之躯去和他们战斗肯定不容易吧?无论是从基础能力还是从寿命来说都很不利呢。」
  「嘛……确实是吃过不少苦头啦。」
  魔理沙搔了搔后脑,露出了腼腆的苦笑。
  而看着这样的她,我奇妙的对她产生了些许的亲近感。
  说起来,虽然不了解详情,但她也是和父母切断了关系,一个人离家出来生活的人呢。
  就和我一样啊。
  这样一想,我不禁开始期望着这名少女的成功。
  但我也想到了,背负在她身上的那庞大的业障。
  恐怕她未来的道路,无法走的太平稳吧。
  虽然现在的我,并没有足以为她消除这些业障的能力。
  但有朝一日,等我的占术达到更为崇高的境界之后……
  「就让我来化解妳的苦难吧。」
  「唉?苦难?我的工作运有那么不堪吗?」
  「啊!不、不是,我用错词了。我是要说,现在开始帮您改运,请仔细听我接下来说的话。」
  糟糕!一个不小心就说出口了。
  还好用改运的事混过去了,不过没想到我会这么的不冷静,还需要再修行啊……
  于是,在我教给她改善工作运的方法之后,这次的占卜也告了一段落。
  「多谢啦,你的占术和老师的别有一番风味,感觉相当的新鲜呢。」
  「有机会的话,再让我来替您占卜吧。」
  「喔喔。」
  魔理沙向我招手示意之后,便转身离开了长屋。
  而我注视着魔理沙的身影,直到她完全离开我的视线之后,便将后背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思考。
  多亏了她,我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07

  第一个难关,是入手学习材料。
  要在人类村庄入手魔法相关的文献并不容易,虽然在铃奈庵找到了几本魔法相关的书籍,不过作为学习资料来说还是太零散了。其中有些深奥的魔法书对我来说更是根本无法理解,这让我回想起了刚开始学习占术时的心情。
  虽然说去找魔理沙请教也是个方法,不过总觉得很难对她说出我想学习魔法的事,她很常出没于村庄也是一个原因吧。
  而且我也不是想找谁拜师,只是希望能有足够让我自学的资料而已。
  如果要说哪边有最多魔法相关的研究资料的话,那一定是红魔馆的大图书馆了。
  虽然要和妖怪打交道,怎么说都有些让人害怕,不过我还是姑且透过门卫表示了一下想要借书的事情。
  意外的,他们很爽快的就答应让我进去。
  但他们并没有直接让我进图书馆,而是把我带到了馆主的面前。
  「区区人类还想要控制命运,真是狂妄啊。」
  红魔馆的主人──蕾米莉亚.斯卡蕾特,以一只手撑着脸颊、翘着脚,狂妄的注视着我。
  虽然她外表上看起来只是个年幼的女童,但却还是散发出了令人感到恶寒的气场,这让我直接的理解到了──她不是人类,而是名为吸血鬼的吃人怪物。
  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我或许就会在这边死去吧。
  死,很可怕。
  但是……我也是做好了觉悟才过来的。
  所以我握紧双拳,努力的从喉咙中挤出声音,说道:
  「是的,所以……请借我用一下图书馆,我现在非常需要研究资料。」
  「哼!借你也可以,不过相对的,你可要让我感到些乐趣啊。」
  「乐趣是指?」
  「还用说吗?帮我占卜啊,你也就只会做这么点事了吧。我倒想看看,区区人类究竟能算出点什么东西来。」
  「……好,我知道了。」
  我用颤抖的手,从口袋中取出占卜用的道具。
  「……」
  看着手中的竹签,我的呼吸因为紧张而急促了起来。
  如果我算出了让吸血鬼不满的结果的话,她会杀死我吗?
  不……冷静一点,易者是操控感情的职业,无论算出什么,让对方满意就是我的工作。
  只是……我的占术对妖怪也有用吗?
  「别发呆,算啊。」
  蕾米莉亚向着紧张的我发出了催促。
  所以我吞了口口水,试着向她问道:
  「请、请问,要算什么?」
  「什么都可以,你随便算吧。」
  「……」
  那是轻视。
  蕾米莉亚此时的态度,是根本就不打算把我的占卜结果当一回事的意思。
  恐怕,她只是想看我表演所谓的『占卜』,然后再高高在上的把我的占卜当成人类的猴戏来嘲笑吧。
  对于妖怪来说,人类就只是这种程度的存在罢了。
  「……那么,我开始了」
  当然的,蕾米莉亚并没有替我准备桌椅,我也不敢提出更多的要求,所以只能站着来进行占卜。
  没有地方可以搁置道具的占卜自然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我的手也因为紧张而持续的颤抖,终于……
  啪嚓!
  因为我没有拿稳,我手中的竹签也就此滑落,摔到了地上。
  「不、不好意思……」
  我急忙的弯下腰,想要捡起竹签。
  但是……
  「哈哈哈哈哈!够了,足够了。」
  在我起身之前,蕾米莉亚便发出大笑,制止了我。
  「你的恐惧让我十分满意,你也不用和我说占卜结果了,就让你去图书馆吧,和帕琪说一声的话,一般的书应该都能让你看的。」
  「……」
  果然……她根本不在乎我的占卜。
  职业尊严被嘲笑的屈辱,让我不禁咬紧了牙关。
  但是我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这个幻想乡,人类和妖怪的地位差距,就是这样的无法颠覆。
  在我把道具收回口袋,扶着地面站起身时,一名妖精女仆来到了我身旁,似乎是想替我引路的意思。
  我也不打算在这久留,接着就跟着女仆离开吧。
  不过……
  「在离开之前,能让我说一句话吗?」
  「?」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为了终将到来的别离,请重视妳身旁的人们……这就是我的占卜结果。」
  「……」
  听了我的话,刚刚还挂着笑容的蕾米莉亚的脸,忽然就沉了下来。
  这是我小小的反击。
  当然我也没有说谎,这真的是我刚才所算出来的成果,所以坚持将这个结果说出来,也可以说是我的职业精神。
  只是说完之后,我又开始害怕蕾米莉亚会翻脸,所以便赶紧跟着妖精女仆离开了。
  在我走远之前,我听到了站在蕾米莉亚身旁的银发女仆,窃笑着向她问道:
  「嘻嘻!怎么样?大小姐,玩的还开心吗?」
  「哼!咲夜妳倒是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呢。」
  「还行吧,如果您能表现的再更悔恨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妳倒是给我否定啊!」
  虽然不知道她们主仆俩是怎样的关系,不过看来我是逃过一劫的样子。

08

  红魔馆的图书馆藏书量真的十分惊人,从外观根本无法想像有那么多书收在这个建筑物里面。
  恐怕光是要确认所有书的书名,都得花上一个礼拜的时间吧。
  虽然我是希望身为图书馆主人的魔法使能帮我指点一下……
  「既然是和蕾米说好了,那让你看一下也是可以,不过要是敢乱碰或是偷书,别想我会让你活着出去。」
  但她的态度比吸血鬼还要更刻薄,让我很难跟她搭话。
  总之在图书馆主人不耐烦地把我轰出之前,我还是尽可能的找到了适合我的参考书籍。
  在询问之下,也得到了借五本书出去的许可,不过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还回来。
  我可不想再来这种地方第二次了,所以这次借的五本书,就是我学习魔法的最后机会。
  我仔细的进行了考虑,我现在需要的是打下基础,之后的事情能够靠自学来研究。
  所以我精选了最好懂也最符合我需求的五本书之后,便离开了红魔馆。
  在将书还回去之前的这一个月中,我将所有的时间都投注在把书中的知识与技术吸纳为己用的这件事上。
  我连续熬了好几夜都没有睡,记下的笔记也已经超过了一本书的量。
  终于,在将书交给门卫还回红魔馆的时候,我已经掌握了魔法的基础。
  接着就是看我自己的研究了。
  根据这一个月的学习成果,我认为将占术和魔法结合是可行的。
  当然,要将两个领域的技术结合,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如果是我的话就做的到。
  拼上我全部的才能、押上我全部的热情,我会让我的占术踏上前所未有的崇高境界!

09

  转眼间,又过了数个月的时间。
  这段期间,我不断的改进自己的占术,尽可能的让魔法结合进来,填补占术的不足之处。
  虽然成果还不明显,但我的确有了自己正在升华的实感。
  不会错的,我正在踏入前人未至的境界啊!
  ……不过,事情始终不会发展的那么顺利。
  我将魔法融合进占术中的事,究竟瞒不过其他的门生,最后也传到了老师的耳里了。
  所以在那一天,老师他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间。
  「让我看一下你的占术。」
  这是我进门之后,老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虽然语调很平淡,但我能够从中感受到老师的愤怒。
  事已至此,我也不打算再隐瞒了,直接在老师面前演示了我新完成的占术。
  或许,只要让老师看了我的占术,他就会明白了。
  明白我是正确的。
  但是老师瞪大眼看着我施展占术的过程,面色却是越来越凝重,最后更是伸出了手,仿佛很痛苦般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
  在我的占术演示完毕之后,老师他仍然不发一语的,注视着留在桌上的占卜工具。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仅仅只是站在原位,等待老师他的下一句话。
  终于,大概过了整整三分钟后,老师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曾认为你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弟子。」
  「我是啊!」
  「我可不记得我有把你培养成这种旁门左道!」
  怒吼着,老师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让桌上占卜用的竹签四散开来。
  「旁门左道?说什么呢,老师。」
  但我也没有退让的意思,因为我是正确的。
  我的占术,是正确的!
  「我是在追求占术的全新境界,我是在开发能够改变人类命运的崭新占术啊!」
  「这种东西,还能够叫做占术吗!?你已经踏上了魔之道,你是在用魔法玷污我的流派!」
  「为什么要拒​​绝魔法?占卜是偏离了人之道的行为,老师你不是这么说过吗?既然如此,为了更进一步的深入占术的奥妙,借取魔道的知识来补足,又有什么错呢?」
  「凡事都有一个度,虽然占卜本身就偏离了人之道,但你开发的这个……这个东西,这还是人类应该使用的技术吗?」
  「如果说,人类就注定只能够使用落后的技术的话,那我宁愿舍弃人类的身分,踏入更高的境界!」
  「你──!」
  老师激动的站起了身,伸手指着我的鼻子。
  但经过短暂的纠结之后,他便重新坐了下来,单手掩着脸,叹道:
  「……我的担心果然没错,你没有足以成为易者的心理素质。」
  「我以为如果是老师您的话,应该是能够理解我的。」
  「够了!我没有你这种涉足魔道的弟子,今天你就给我滚出长屋,不准再出现在这,也不准对外报上我们流派的名号。」
  「……我明白了,多谢老师这段时间的教诲。」
  看来,已经无法挽回了吧。
  我向老师深深鞠了一个躬之后,便收起自己的占卜道具,转身离开。
  不过在走出房间之前,我转过头,再看了老师最后一眼。
  此时,老师他似乎很悲痛的样子,用手撑着自己的脸,低着头不发一语。
  我并不想让老师伤心,我非常的尊敬他。
  但如果我们的理念分歧的话,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吧。
  我的占术是正确的。
  但如果连老师都不理解我的话,或许我是无法奢求得到任何人的认可了吧。
  不过就算没有任何人认同我,我也会继续下去的。
  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我要靠着这独门的占术,踏入前无古人的境界!

10

  被逐出长屋,同时也代表我失去了住所。
  当然,我是半点回老家生活的念头都没有。
  还好在长屋的期间,我也透过工作赚到了不算多的积蓄,靠着这点钱,我在村庄的角落买了间房子。
  虽然只是非常破旧的小屋,不过也凑合着能够生活了。
  为了维持生计,我开始自立门户,以无流派的身分进行易者的工作。
  虽然因为被逐出师门、没有出师,加上我使用魔法的消息也已经传了开来,所以在工作上有些辛苦。
  不过透过压低占卜的价格,总归还是吸引了少量的客人上门。

11

  我的占术研究还在继续。
  我已经决定了,即便没有任何人认可,我也要完成属于我的究级占术,掌握自己的命运!
  不过……渐渐的,我开始感到了困难。
  不是研究上的瓶颈,而是更加现实的困难。
  也就是钱。
  为了赚取生活费,我必须尽可能的去争取工作,有时还必须去打零工,才能够赚到足以让自己多活一天的金钱。
  这使我能够用来进行研究的时间减少了许多。
  而且因为不得不节俭的来生活,三餐很难吃饱,这使我最近的健康状况与精神状况也不太理想。
  这样下去,在我的研究完成之前,我就会先倒下了吧。
  我深刻的感受到,过去拥有长屋的资源能够确保我的生活,是多么珍贵的一件事。
  我已经将手边能够变卖掉的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
  但就算这样,金钱上还是很紧张。
  我感觉……自己差不多也要到极限了。
  这样下去,哪天一个人死在家里都不意外吧。

12

  这里是博丽神社,位于幻想乡东部的妖怪神社。
  今天,这里正在举办祭典。
  虽然因为郊外不太安全、神社附近的妖怪也很多,所以我几乎没怎么来过。
  不过,该怎么说呢……
  最近,总有种自己随时都可能会倒下的预感。
  所以至少在死去之前,想要多接触一些人、想看到热闹的景色──就是这样微妙的感情,促使我来参加这次的祭典。
  只是,或许该说是正如传闻一样呢。
  放眼望去,来参加祭典的客人,大概有一半以上都是妖怪。
  妖怪神社这个外号,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嘿!灵梦!」
  忽然,一个依稀听过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转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也找到了声音主人的身影。
  雾雨魔理沙,过去曾在长屋让我占卜过的少女。
  我急忙的找了一棵树躲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落魄的样子。虽然仔细想想,她可能也根本不记得我这个人吧。
  从树的后方,我悄悄的查看魔理沙的动向。
  她走向了神社的大殿,和站在大殿前方的红白的巫女攀谈了起来。
  那个巫女就是博丽的巫女──博丽灵梦,负责退治妖怪、解决异变的巫女。
  不过在接下来,我又看到另一个曾经见过的身影,走到了灵梦的身旁。
  是蕾米莉亚.斯卡蕾特,过去曾经一度引发异变祸及村庄的吸血鬼。
  巫女与吸血鬼,本应该是敌对的两人,在祭典上似乎很愉快的进行着交流。
  在这之后,也有其他我曾听闻过的危险妖怪,陆续的来到了灵梦身边。
  妖怪巫女的传闻,果然也是真的呢。
  看着巫女和妖怪们玩在一起的光景,我不禁感到了羡慕。
  真好啊……
  她们看起来是多么的自由,仿佛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缚一般,这就是──

  ──幻想乡的妖怪侧吗!

  跟我们人类不同,能够拥有自由意志的妖怪侧,那是多么让人向往的存在啊!
  我也好想,前往那一侧。
  摆脱​​这脆弱的肉体、摆脱这腐朽的命运,成为那样自由的存在。

13

  或许正如老师所说,我所研究的占术,并不是人类该使用的技术。
  因为人类是有极限的。
  说不定,身为人类的我,终究是无法真正完成这个独门占术的吧。
  那么,只要超越人类就行了。
  我将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后作为妖怪重生。
  我在这短暂的人生中,阅读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虽然大部分是占术相关的书,但我也吸收了一些占术以外的知识。
  就在那些占术以外的知识中,我找到了能够让我成为妖怪的方法。
  我以过去在长屋学习时所使用的易书为基础,设计了能够连接彼世与此世的术法。
  我将过去求学时所记录的笔记进行了补完,使之成为了谁都能够一学就会的占术与话术。
  这也可以说是我这一生费尽心血研习占术所得到的结晶。
  而在书上的另一部份,我则画上了幼稚的涂鸦与玩笑话。
  如果有谁看到了这本书,并将玩笑话的部分舍去,仅把我研究的占术占为己有的话。
  那么在那个时候,我就能够凭借着忌妒心返回此世!
  虽然一般来说,凭借着忌妒心来到此世的亡者将会成为怨灵。
  但我是不同的。
  因为我是易者,易者是操控感情的职业。
  只要控制住忌妒心,我就不会成为怨灵,而是作为妖怪得到新生!
  这是结合我的占卜技术以及一切的知识所完成的复活机关。
  在我将这本书卖到了借书屋铃奈庵之后,全部的准备工作也就完成了。
  最后,只要结束我的生命就行了。

14

  我用魔法布置好了结束生命的方法。
  这个方法,应该能够让人们无法掌握到我的死因,估计也会有不少人觉得我是被妖怪杀死的吧。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我已经看到了自己身为人类的极限。
  如果说人类活着,就只是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死去的话,那么就由我自己来结束它吧!
  结束我身为人类的生命,然后我将作为妖怪得到重生!
  不过……
  就在我结束自己生命的前一刻,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说起来,我的父母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好久没有和家人联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还好吗?
  爸爸虽然很固执,但一直都是个认真踏实的人,就是他教给了我努力的精神。
  妈妈虽然想法保守,但是一直都很照顾我们兄弟俩人,是仁慈的母亲。
  弟弟……他是在那个时候,唯一支持我离家追寻梦想的人。
  现在弟弟他应该也已经成年了吧,他是否已经正式继承家业了呢?找到对象结婚了吗?
  在我离开家的这段时间,他们的生活都还顺利吗?
  也许在最后,我应该去见他们一面的。

  ──思考着这样的事,我作为人类的一生,结束了。

15

  我想成为特别的人。
  我并不想屈于命运、随波逐流。
  我想要掌握自己的人生。
  所以我才决定离家出走,把自己的人生奉献给占术。
  我是有才能的,而且我也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
  所以我相信,我的占术一定能够收获成果,让我掌握命运的定理。
  但是,在占术研究的尽头,我看到的却是人类的极限。
  我以为我能够透过占术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透过占术看到世界的外侧之后,我感受到的,却只有自己的渺小而已。
  我们这些生活在幻想乡的人类,终究只能活在妖怪的管理之下。
  多么的凄惨、多么的悲哀。
  没有自由、没有尊严,仅仅只是活着而已。
  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学习,到头来也都只是在妖怪的豢养之下的卑微存在。
  这样的话,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想掌握自己的命运。
  即便要在占术中混入魔法、即便被尊敬的老师逐出师们,我也想找到能够改变自己的生命、得到真正的自由的方法!
  ……对了,我想起来了。
  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很尊敬老师的。

  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在弟弟出生的那一天,我第一次见到了老师。
  而在最初,我从老师身上所感受到的感觉……是恐惧。
  因为看到透过占卜决定了弟弟的名字与养育方针的老师,我觉得是他的几句话左右了我们的人生。
  我对那样的老师感到恐惧,所以我才想成为和老师一样的易者。
  我想成为掌控他人命运的那一方。
  这样一想的话,我现在所做的事情,也是一样的吧。
  没错,正如我过去恐惧着老师一样,现在我恐惧着掌控着我们人类的妖怪。
  那么,我只要成为妖怪就好了。
  我将再一次的,成为掌控他人的那一方。

16

  经过了半年的等待,我所设计的机关终于收获了成果。
  藉由铃奈庵的姑娘的手,我靠着忌妒心从彼世复活了!
  我成为了妖怪,跳脱了人类的领域!
  我感觉的到,我确实超越了原有的极限,升华为了更高一等的存在。
  接着,我将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获得自由的生命!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我终究……还是无法跳脱渺小人类的宿命吗?
  啊啊啊……
  我的做法错了吗?老师……
  我只是,不想要屈于命运而已啊。
  ……

17

  透过易书复活的不良易者,被博丽的巫女──博丽灵梦当场退治了。
  他用以复活的易书,也被灵梦烧毁。
  围绕著作者不明的易书所发生的一连串骚动,就此告一段落。

  在易者被退治的隔天,雾雨魔理沙来到了他的住处。
  「虽然有听说他被逐出师门之后,过的挺落魄的,不过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啊。」
  扶着头上的帽子,魔理沙望着眼前的小屋,发出感慨:
  「我的住所都比他好十倍呢。」
  这间屋子现在并没有人居住。
  毕竟是有人离奇死亡的凶宅,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住进来。
  虽然本身就是素质很差的破烂小屋也是一个原因。
  魔理沙用从仲介商那借来的钥匙打开了门,进入了屋内。
  虽然距离易者死亡,已经过了半年的时间,不过魔理沙还是能在屋内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这是……施展魔法的痕迹,果然是利用魔法自杀的吗。」
  魔理沙触摸着屋子的墙壁,推想过去在这所发生的事。
  她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进行调查。
  虽然说易者已经被灵梦退治了,但是难保还有留下些什么后患,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有进行后续调查的必要,钥匙也是以调查为由和仲介商借到的。
  「这是占卜工具和笔记?意外的保存的挺好的嘛。」
  魔理沙在小屋的桌上,看到了放置在上头的物品。
  其中包括已经用的十分旧的竹签,以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的笔记本。
  魔理沙试着翻阅了一下笔记本,上头记着的是关于魔法和占术的研究心得,光是看笔记的内容,就能够感受到它的主人是多么用心的在埋头苦学。
  「……果然,是个很努力的人呢。」
  轻声地发出感叹,魔理沙阖上了易者的笔记本。
  『就让我来化解妳的苦难吧。 』
  忽然的,她想起了过去自己让这名易者占卜时,易者对自己说过的话。
  「……」
  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真的只是想说改运,然后用错词了吗?虽然自己并没有当场戳破,但总觉得有其他的意思在里头。
  (嘛~事到如今纠结也没有意义吧。)
  放弃了去探究这件事,魔理沙在把屋内调查过一遍,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便离开了这间小屋。
  而在将门重新锁好的同时,魔理沙她注意到了一旁的信箱。
  (虽然不觉得有谁会寄信给他,不过姑且看一下吧。)
  于是,魔理沙拿起一并从仲介商那拿到的信箱钥匙,打开了小屋的信箱。
  「这是……」
  与魔理沙预料的不同,她在信箱内发现了一封信。
  信封上积了不少灰尘,大概已经在信箱内放置了一段时间吧。
  「……」
  魔理沙取出了这封信,并拆开信封,查看信的内容:



  哥哥,这段日子你过的还好吗?
  一直没能去拜访你,真是十分抱歉,因为爸妈都还在生你的气,一直不允许我去看你或和你联络。
  听说你被长屋老师逐出师门时,我真是十分的担心。
  不过后来又听到你自立门户的消息,我也不惊觉得『真不愧是哥哥啊』呢。
  虽然要查到你现在的住所,寄这封信给你,也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
  然后,关于这次寄信给哥哥你的原因,其实是有件重要的消息想告诉你。
  实际上,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虽然还没决定日子,不过双方的亲属都已经同意这门亲事了。
  也是因为这样,爸妈才破例的答应让我寄信联络你。
  我希望能由哥哥的占卜来决定我们结婚的日子
  就算被长屋老师逐出师门,我还是相信哥哥你的占卜。
  等我的孩子出生之后,也希望哥哥你能来帮他取名字。
  还有,请务必来参加我的婚礼。
  虽然说爸妈还在生你的气,但比起以前态度也软化了不少,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和好就好了。
  我很期待我们兄弟俩能够像以前那样谈笑的日子到来的那一天。



  「……」
  读完信之后,魔理沙查看了一下信上所写的时间。
  这封信寄出的时间,和易者自杀的时间十分相近,都是半年前。
  虽然从易者自杀到发现尸体也有些时间间隔,不过信估计就是在他自杀的一、两天后送到的吧。
  如果说,易者再迟个两天自杀,或是这封信再早两天寄到的话,事情会怎么发展呢?
  魔理沙不禁在脑中想像起了那样的可能性。
  也许,易者会为了参加弟弟的婚礼,而推迟自杀的计画。
  然后为了替弟弟的孩子占卜取名,他至少也得再等上一年。
  而如果在这段期间,他和父母成功和好的话,也许他的想法又会有所改变。
  或许,只要能够看到这封信,易者他就不会……
  「哈!想这么多也没用吧。」
  魔理沙苦笑了一声,将信收进信封,放回信箱里。
  这个结局,或许就是那个男人的宿命吧。
  到头来他还是没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这是让人悲伤的事情吗?还是说,仅仅只是理所当然的事呢?
  想改变命运是错误的吗?这个结局,是那个男人妄图掌控命运的报应吗?
  还是说,他仅仅只是失败了而已呢?
  无论如何,这就是这个男人的人生。
  (不知道现在去彼岸能不能找到他的灵魂呢,拜托小町的话应该有机会吧。)
  魔理沙重新给信箱上好了锁,然后便转过身,踏步离去。
  走在人类村庄的道路上,魔理沙抬头望着天空,淡淡的想道:
  (如果能见到他的话,我想问他对自己的人生是否会感到后悔……还有,他那句话的意思我也顺便问一下吧。)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8: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说起易者,许多人想到的可能都是『头被切开来的路人角色』,然后觉得他的人气莫名其妙的高吧
但我不觉得易者他只是一个路人
最少最少,他的确是铃奈庵中一个篇章的重要角色
他并不只是个忽然冒出来然后随便的被打倒的敌人A
原作中,围绕着易书对他的经历与心境进行了描写
阿求称赞过易者开发的占术简单易懂,从这能看出他的才能
同时她也说了易书上的笔记十分认真,从这能看出他的努力
而在占术中加入魔法,并被长屋老师逐出师门的经历,也让人感受到他曲折的人生
他是追求着什么而生?又是为了获得什么而死的呢?
我认为易者是个值得让我们如此深入去思考的角色
所以我才创作了本文,试着描绘出我所构想的易者的人生
如果能够将易者的魅力传达出来就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8 23:54: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竟幻想乡是妖怪最后的乐园,人类是被统治阶级,没有对错。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每个人考虑的方法不同,或许也会得到不同的答案,易者或许是思想比较极端的那一方,但他也展现了属于他的视界  发表于 2018-3-7 22: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7 21:57: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怪也并非超脱的存在啊,只不过恰好统治了这一方土地而已。世界的里侧究竟是什么呢,会是红线般缠结的“缘”吗?真是令人着迷啊。。。顺带一提,虽然是为了表现命运无常,不过幻想乡中除了人里以外没有其他人类聚居地咯,更没有邮差之类的,收到来信什么的不现实吧,改成师傅的嘲笑更好些也说不定?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关于这部分的一设,我会再来复习研究的,也感谢你的意见  发表于 2018-3-7 23:06
所以这部分是我的解读了呢,文章前的注意事项也写了,二次创作无法保证一切符合原作,尤其解读总是会有分歧的  发表于 2018-3-7 23:03
啊,除了文文  发表于 2018-3-7 22:59
不,一设明确说明幻想乡没有邮政系统喔~  发表于 2018-3-7 22:58
世界的里侧我是用比较模糊的方法来描写的,也可以说我觉得它就是无法去捉摸的东西呢,或许最接近的是旧香霖堂最终回所提及的幸运的机理吧  发表于 2018-3-7 22:47
主要是根据铃奈庵的描写,人类村庄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想就算一样在村里,也有需要信件交流,另外信件交流也不一定是因为距离,从情书回也能知道幻想乡一样有写信的文明  发表于 2018-3-7 22: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19 15: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