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754|回复: 306

[长篇] 【围观众】败者物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2 19: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个什么故事来着……?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的话】
WARNING:
①本坑人设崩坏、文风崩坏
②本坑可(yi)能(ding)会产生各种奇葩,各种不适感
③短小精悍才是王道
④这是个瞎写的同人
⑤我是个渣渣,主角最强
⑥随时补(zhui)完(jia)设定
⑦二次元的禁忌都是扯淡,比如紫……姐姐
⑧不挖坑就不会坑
⑨我很希望能挖坑不填
总之一句话,此坑请谨慎食用




因为这里是喵玉殿,所以再追加几条:
a.如果在某贴吧看到类似的帖子,请不要惊讶
b.一设二设什么的,其实没想那么多(完全不合格的同人
c.本坑很无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序幕】
“从前呐——”
“嗯?”
“从前有个什么都做不好,人生万事不顺意,到哪儿都碰壁,失败连连的家伙。”
“不过,在我看来,胜利者不全都是优秀的,失败者也不一定都是软弱的。”
“那是当然咯,一般情况下比起输来,大家都想要赢啦~但谁又规定了,输一定会比赢要差呢?”
“……”
“即使是输,那不也是战斗过的证明吗?”
以下,正是一群败者的物语。




























































































































“说好的下面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一】
当球磨川禊销毁了一切能够联络他的手段后,他才发现,竟然有人在会场门口等待着他。
而那位少年的神色很恭敬,其恭敬程度堪称异常。
“球磨川前辈,您果然在这里看演唱会。”
球磨川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少年:『居然能找到我,有点本事嘛。话说……』
少年的眼神里有着期待:“前辈您想说什么?”
『你是谁啊?』
少年瞬间爆炸……不,是瞬间石化了。
过了好一阵子,少年才有了些再次说话的力气。
“前辈,”连球磨川都能感觉得到少年的失落,“您再想想?我是一年负十三班的……”
虽然少年给球磨川追加了提示,但是少年好像自己也明白球磨川应该是真的不认识自己,是故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低不可闻了。
球磨川歪了歪头:『一年负十三班?是那个持有XXXX的XXX?』
我靠!你这明明是知道嘛!
“是的。原来前辈还记得我,深感荣幸。”心里想是那么想,说出口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给我说实话。』
“球磨川前辈你个魂淡!”

『那么,后辈君找我有什么事吗?』
此时的两人早已离开了会场,来到了一家小餐厅。理所当然的,不可能是球磨川付钱。
XXX……现在该叫做后辈君了,他现在的表情无比悲惨。
名字被遗忘也就算了,最晦气的是明明对方记得名字,却要被套上一个“后辈君”的笼统称呼,而且以后兴许都得被这么叫。
理由还居然是
——『名字太难记。』
可他现在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消沉,对于过负荷而言,这种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
后辈君现在愁的事情是……
“前辈,您能推荐一些能快速来钱的工作吗?”
『……啊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二】
“我想找工作,赚点钱。”后辈君还怕球磨川没听明白,便又补充说明了一下。
球磨川看着他,似乎在思索,好一会儿才出了声。
『你不还是箱庭学园的学生吗?一年级的后辈君。』
一般来说,能进入箱庭学园的经济上都不会有问题。普通班有着家庭支持,十三班有着理事长以及各种研究机构的支持,而负十三班……
“那些钱……嘛,前辈您应该清楚,”后辈君的脸上写满了纠结,“医院提供的资金也就足以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罢了。”
说的也是,过负荷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这个世界不需要的存在。无能、弱小、性格有缺陷,还有那种种与十三班的“异常”类似的所谓“恩赐”。
这些都构成了过负荷与社会疏离的现状。
而此时坐在餐厅的两位,都是或者曾经是箱庭高中专为过负荷所设立的班级——负十三班的成员。
一年负十三班、二年负十三班以及三年负十三班,这三个班级基本囊括了居住在这小小岛国的所有过负荷,很给人一种“集中所有人生败犬,互相舔舐伤口”的感觉。


球磨川嘴角逸出了意义不明的笑意:『所以呢?我该舔舔你的伤口,然后带你去找工作?』
此话一出,后辈君就更尴尬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管你要很多钱去干什么,也不想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只是你想要找工作赚钱,可以去找资助箱庭学园的黑神集团,你也可以去问问神奇海螺啊?』
对面的前辈一脸“纯真”的微笑弄得他哑口无言,还有,神奇海螺是什么鬼!
那么,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球磨川并没有说这句话,但那“纯真”的笑容下有着莫大的压力,让后辈君去明白他的意思。
“黑神集团只需要精英,我办不到啦……”后辈君苦笑着,“我曾经试着其他的一些地方打零工,甚至做生意,结果全都失败了。”
“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也许我真的没有那些积极向上的才能。不过听其他的前辈说,球磨川前辈您持有的过负荷能够帮助我!”
于是你就来了么……
『后辈君你找人的本事倒是不错。』球磨川眼睛眯了眯,隐去了眼中的寒意。
后辈君的心里却十分忐忑:“只是近来转运罢了……”
『兴许可以去试试来点灰色……不,黑色收入?』
黑色收入你妹啊!把劳资刚才内心的忐忑还回来!看着摸着下巴,露出令人值得玩味笑容的球磨川,后辈君忍住了狠狠给他来一拳的冲动。
“灰色收入什么的,我做不出来。在前辈看来,我可能是个不合格的过负荷,可这是我最低的底线!”
『嗨嗨嗨……我当然清楚』球磨川双手轻轻按在桌上,缓缓地起了身,『我去把那些精英杀掉好了,毕竟他们本来就是我的敌人,如今还给我搞出了这么个大新闻』
说到这儿,球磨川斜睨了对面的后辈君一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三】
………………
……………………
…………………………
………………………………
『诶,不来阻止我吗?』
阻止你有用吗?后辈君依旧淡定喝水,心里却是无尽的无奈。


最后还是去找工作了。
在繁华街道的人山人海中,却有两个人使得周围的人流都为之退让几分。行人们都无意识的保持与这两人的区别,两人成了都市中移动的孤岛。
“前辈您打算怎么做?”孤岛之一发话了。
『还能怎么做,先找一些熟人吧。』
令后辈君意外的是,球磨川的回复非常的正常和……普通。
“前辈居然在学园外还有熟人。”
球磨川颇有些不服气:『周刊少年jump里的主角不大多都有些同伴吗?不要小瞧我啊,我可是jump的拥趸!』
这没什么好自豪的吧?而且也不至于生活里都向漫画看齐吧?


——只不过,少年漫画想告诉普通人的并非是友情、努力和胜利,而是……
『如你所见』
『有能力的人会战胜无能力的人』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球磨川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微笑着看着眼前满是绝望的后辈。
『所以说,看一辈子少年漫画,活在jump的世界里,我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后辈君哭丧着脸,“我要钱有急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所当然的,半个月下来没有半点收获,两人求职的路上处处碰壁。而且是铁壁,球磨川内心补充道。
没有能力还要领工资吃闲饭的人,想必没几个雇主愿意雇佣。然而过负荷的原罪使得他们越努力,自身的存在就会变得越恶劣。努力这种东西,也是要在正确的道路上才能发挥好的效果的。
“果然还是没有能力的我的错。”
后辈君的语气中毫无生气:“我想我应该找一间神社去祈祷祈祷,寄希望于神明保佑我。”
『那我和后辈君你一起去吧』
“…………?为什么?”在后辈君看来,销毁了一切消息记录的球磨川禊,本没有那个必要再继续陪伴他去找寻工作。以他的轻浮善变,他这半个月和自己的努力都已经很稀奇了。
『我没什么恶意啊』
『请放心,我一向是弱者的同伴』
『所以我不会放任后辈君你不管的啦』说完,球磨川还眨了眨眼。
虽然球磨川前辈这么关心自己,后辈君是感到很开心的,但是……球磨川刚才说的话,让后辈君觉得非常不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四】
球磨川前辈待人友善……这要是真的那才有鬼!
——后辈君


这里是东国的某个神社。
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球磨川给出的答案很简单:『方便我买漫画』
『后辈君你难道不知道吗?在OO周边地区的人,才能够最早入手最新的少年漫画哟~』
说着这番话的球磨川似乎有点开心,来神社的路上还不停显摆着装着漫画的购物袋。
这完全就是在炫耀!后辈君忿忿地想着。
球磨川好像也看出了后辈君的不满,故作深沉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辈君,你不懂。少年漫画可是信仰与梦想,人的梦想是不会终结的啊!』
不,就算你再怎么说……
“前辈,这不是梦想与信仰的问题,”后辈君静下心来,十分冷静的开始解释,“问题在于您把我好不容易攒下来,准备奉纳给神社的钱全都拿去买漫画了。”
“您打算让我捐什么?”
『神明肯定会原谅我的』球磨川自顾自的点头。
“不论前辈摆出多么酷炫的台词,就算神明宽恕了您,我也没法原谅您!”
『想打架?』
“……前辈您说笑了,我很尊敬您的。”看着球磨川摸出巨大螺丝钉的另一只手,后辈君立马怂了。
『那后辈君你就快想想,你该捐点什么吧。』
“即使您这么说,我也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捐的啊……”
后辈君的眼里写满了困惑:“毕竟这里貌似是个废弃的神社啊。”


没错,废弃的神社。
萧索的风几乎能吹倒快散架了的神社,荒芜亦充溢于此处,令很多人来到这里都被水淹没(划掉),不知所措。
没有巫女,没有参拜者,连这里应该受到供奉的神明是谁都无人知晓,那还参拜个毛线!
“总而言之,先捐点东西吧。”
思索了好一会儿,后辈君给出了个提案:“看这里破破烂烂的,很需要修缮呢。”
『没错呢。』
“既然如此,前辈,螺丝钉给我。”
『…………啊咧?』球磨川歪头,『你说什么,我不懂。』
“没有钱,就用钉子来抵吧。”后辈君扶了扶眼镜,眼神变得无比锐利。
『风太大,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典型的装傻。
“不答应的话,我就把前辈的漫画书全捐给神明了!”话音未落,只闻“哗啦”一声,后辈君便已爽利的抢走了球磨川的购物袋。
『还给我』
此时的球磨川早已敛起了之前的微笑,平静的看着小步跑开的后辈君。
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朝神社不断奔跑的后辈君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跑开的话,自己会遭殃。
为了压抑这种恐怖,后辈君一边跑,一边叫喊着:“谁让前辈您不用螺丝钉来抵的!”
面对这种回答,笑意重新回到了球磨川老实的脸上。
『这是你说的』前辈拿出了一枚加长巨型的“一字”螺丝钉。
『那就拿去吧』球磨川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反正出事了也不是我的错』“一字”螺丝钉飞也似的追了上来。
然而,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具体是什么呢?两人都不清楚。
啊,果然还是我的错。
这是后辈君昏迷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幕间】
到底昏迷了多久,他不知道。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
——还是没献上什么奉纳品啊……


“……?”
一名穿着睡衣样式衣物的金发“少女”,其成熟的气息让人迷惑。她方才本来在悠闲的欣赏着圆形窗外的风景,此时的神情却有了些微的变化。
虽然那变化只有一瞬,她的式神却也察觉到了什么:“紫大人,出了什么事吗?”
说着“没什么事情”的她,笑容依旧雍容。
“只是在想,神社可能又有工作了呢。”



Hello,World!(动漫《血界战线》OP) - BUMP OF CHICKE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一】
“喂,小哥醒醒。”
好累好困好想休息,所以根本不想睁眼。
“咱说,你睡在这里很危险的啦。”
你是我老妈么?我母亲都没这么管过我。
『那位小姐,您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这话听着才顺耳嘛。
『后辈君这么喜欢睡觉,我们不是应该让他长眠于此么?』
说的没错,像我这种没用的废物早就该长眠,省得给别人添乱……
…………
……等一下,长眠!?


少年顿时被惊醒了。
他身旁的人似乎早有预兆,立时保持了一段距离。少年并没有去看刚才守在他旁边的人,他只知道自己被之前那番对话惊出一身冷汗,衣服有些地方变得黏糊糊的,感觉特别难受。
『醒了?』本来在不远处收拾东西的球磨川看向他,皮笑肉不笑。
此时的少年没有立即回答他。
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几乎忘记了回应。
因为四周的景象让他感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惊艳。
套用某国的梗来说,就是“我可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岛国哪里的樱花我没见过?”
然而,这里紫色樱花的幽玄之美是任何地方都见不到的。那随风游戏的樱花瓣在少年看来,似乎蕴藉着灵魂,让他看到了自己。
本该断除人迷惘的妖怪樱。
却令刚被惊醒的少年又陷入了迷茫。


“那个……你们有没有在听咱说话?”小野冢小町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人。
她本来是想来无缘冢偷懒(划掉),看看有什么未完成的工作,没成想碰上两个笨蛋(在小町看来就是笨蛋!)。正常情况下,普通人是不会来到无缘冢的,因为普通人都知道这里是个危险系数极高的地方,不少幽灵和亡灵都会在这里游荡。
而小町来到这儿时,看见的却是一个一边傻乐,一边不停翻找东西的笨蛋;以及一个被幽灵环绕还在呼呼大睡的逗比。
少女赶走了幽灵,之后守在后辈君旁边的同时,还试图与那个不断翻乱落花堆的笨蛋搭话。
于是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后辈君已经傻了,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美丽的小姐』
小町有些讶异:“你倒是很冷静嘛。”
『什么都不知道,想不冷静都难』
球磨川停下了翻找的工作,摊了摊手。对他而言,与能够在这里找到昭和四十五年的漫画这件事相比,其他的事情都没什么值得惊奇的。
“这里叫做无缘冢哦,遍地都是坟墓,小哥你拿死人的东西不害怕吗?”小町也发现了球磨川的那些“收获”。
『为什么要害怕?』球磨川歪着头,瞳孔中折射出的尽是纯澈,『不都死了吗?』
“果然是外来人。”
别看小町在偷懒(喂!),现在的她依然能散发出强大的压迫感,毕竟好歹是个死神嘛。
“你知道吗?你现在所处的这块土地的名字。”
“其名为……”小町凝视着球磨川,仿佛是想从球磨川身上看出点什么反应。
“幻想乡。”


凛として咲く花の如く - 紅色リトマ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二】
『原来叫幻想乡啊~』球磨川点了点头,乖得像只小猫。
接着,他就像流浪猫一般,继续去翻找无缘冢的“垃圾”去了。
“小哥你这么淡定,反倒让咱看起来像个傻瓜一样。”小町叹了口气,“至少给点反应吧?”
『小姐你要我怎么反应?』
“比如……陷入混乱?”
听到这儿,球磨川看似随意的朝后辈君那儿一指:『那边已经有人在风中凌乱了,如果我也混乱了的话,debuff不就重复了吗?』
小町嘴角抽了抽,debuff重复,你真当自己在玩游戏啊!?
“等一下……幻想乡?”反射弧略悠长的后辈君终于上线。
“这里难道不是日本?”
此时的小町对后辈君的表现意外的满意,不过这种满意也许是相对于球磨川,这位少年的表情更令她感到满意。
“这里还是日本哟,”小町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只是整个幻想乡被一个叫‘博丽大结界’的玩意儿覆盖,便形成了这种与外界隔绝的状态。像你们这类外来人虽然也有进来的,但数量并不多就是了。”
“怪不得小姐看我们的眼神……”正说着,后辈君缩了缩身子。
“怎么,觉得冷?”
后辈君尴尬的摆弄了一下眼镜:“不,没什么。”
他心里不由感叹,眼镜质量真好。
“感到寒冷就说出来好了,无缘冢幽灵什么的都很多,普通人觉得冷才正常。”小町倒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依旧爽朗的笑着,“兴许有些晚,容咱做一下自我介绍。咱叫做小野冢小町,是个死神。”
“在翻东西的那位前辈叫做球磨川禊,我是……”
『……哦?』球磨川听到了小町的话后,顿时兴致勃勃的打断了后辈君的介绍,『死神小姐,看你拿着斩魄刀,放一招‘月牙天冲’给我们瞧瞧,怎么样?』
后辈君整个人囧了起来:“前辈……”
“我拿的是镰刀啦,”小町并不理解球磨川到底想表达什么,“还有,‘月牙天冲’是什么?”
“咳咳咳……小町小姐不用在意这些小细节。”
“叫咱小町就好。”
『什么嘛,』球磨川瞟了小町一眼,似乎有点扫兴,『原来不会‘月牙天冲’啊。』
前辈你也是够了,后辈君的眼神扫射着球磨川。
看着面前两个人的举动,小町可以肯定,那个叫球磨川禊的男人一定微妙的搞错了什么。

『叫我球磨川就好,』这回球磨川终于正式收手,『那位戴眼镜的,小町你称呼他为‘后辈君’即可。』
每次听到这个称号,后辈君都想捂脸。
『小町你有兴趣跟我交换一下手机号码么?』不知为何,球磨川两眼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波涛汹涌”。他一边说着“不相干”的事情,一边打算从兜里掏出什么。
前辈,你那如狼似虎的饥渴眼神,让那位死神小姐整个人战栗起来了。好歹收敛一下吧!
小町不知什么时候已与球磨川拉开一大段距离,只敢在远处看着他们。
后辈君再次捂脸:“这个误会是解不开了啊……”
『误会?什么误会?』
“我说,球磨川前辈,您以后能不能别总是用工口的眼神看着女孩子,早晚会出事的!”
对于这个告诫,球磨川语重心长的回答道:『没办法啊,我本来就是个迷恋女人的男人啊~』
话说,有“~”还算得上语重心长?
后辈君长叹一声。
这个名为“球磨川禊”的人简直比自己更无可救药,在各种意义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8-18 17: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