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沉没

[长篇] 【围观众】败者物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三】
球磨川倒没将后辈君的叹息放在心上,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埃,缓缓起立,忽然打了个寒颤。
“前辈您怎么了?”
球磨川歪了歪头:『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太冷了,后辈君你有可以穿的外套吗?』
我可以保证,后辈君的内心是崩溃的。

过了好一会儿,球磨川看了看自己刚换上的制服,颇感意外。
『水槽学园的制服?也亏后辈君你还有这种东西呢』
后辈君扶了扶镜框:“只是觉得,穿着水槽高中制服的前辈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球磨川禊’来着……这想法应该不算冒昧吧?”
球磨川没有回答,付诸一笑。
不过后辈君仿佛也并不在意球磨川的答复,他现在思考的是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
没错,他们正处于幻想乡这么一个地方。
于是,问题来了,人生地不熟的他们该怎么在幻想乡这块土地上找到回去的路呢?
唯一可能回答他们的小町虽然没有离开……后辈君瞅了瞅远处正在打瞌睡的小町,心想这也是没谁了,完全不能指望嘛!
明明你刚才还在顾忌前辈来着!
抱怨也没用了,后辈君看着正在整理购物袋的球磨川,给出了这么一个提案。
“前辈,我们去别处走走吧。”
『走?』
球磨川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即使后辈君知道他是在装的):『这么一块到处都是宝物的风水宝地,你要离开这里!?』
“前辈,能不闹吗?”同为过负荷的后辈君,自然能稍微明白,球磨川此刻是在说谎。
球磨川禊,他特别喜欢说一些十分容易被戳穿的谎言,就算这个谎言毫无意义。
与其说他很喜欢说谎,不如说他更喜欢说一些半真半假的话。
『呐呐』
『就算走,后辈君你知道往哪里走吗?』
半真半假的话,也就代表,他的话有时候很能一语点明真相,比如刚才这番话。
直接让后辈君无言反驳了。
可后辈君终归鼓起了勇气:“走到哪儿,算哪儿吧。”
“总而言之,最好能找到有人烟的地方。”
“我们虽说对食物和水源要求并不高,但我不觉得这里有很多能让我们吃的东西。”
毫无疑问,后辈君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找到有人烟的地方就能解决很多问题。至于在找寻人类聚居地的路上会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嘛,就不是后辈君该考虑的问题了。
『后辈君你想指望我吗?』
『开玩笑吧你,我可是地球最弱哦』
“球磨川前辈的确是地球最弱啦……”
『后辈君,你连否认都不否认一下,我感到很难过』球磨川捂脸“痛哭”中。
后辈君还是耐下了性子:“可是,正因为如此,前辈能够看破任何事物的弱点,对吧?好好利用这点,我们兴许可以很顺利的找到村庄甚至城镇哦。”
『既然你这么说……』球磨川放开了捂着脸的手,露出了满面笑容。
『那么就请你安心吧』
『我一定会努力出卖你以求活路的』
“不要在这种地方努力啊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四】
一路走下来,两人也见识到了幻想乡的奇妙处。
比如无缘冢向外延伸出的那条路,放眼望去尽是艳丽的红之花。后辈君只觉他不是走在路上,而是在踏着花在漫步,很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不过这条路总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当时还以为是心理作用。
直到后来小町才告诉他,那条道路叫做“再思之道”,道路两侧都是怒放的彼岸花。
彼岸花散发出的毒素容易入侵到人体内。普通人常会惊艳于这条小道出尘的美丽,再加上彼岸花毒素的作用,这两样结合起来会让人涌现出想活下去的勇气。这时候的人就会想再活一次而回头。“再思之道”之名由此而来。
后辈君那时却只是笑了笑。
在小町看来,那种落寞的笑容实在和这个少年完全不符。
——“你没回头吗?”
嘛,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两人避开为数众多的幽灵与亡灵,通过再思之道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茫茫的森林。森森然的树林此刻是一阵死寂,两人完全没有感到其盎然的生机。
后辈君甚至能嗅到森林中弥漫的恶意。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球磨川一把拽走。
“前辈你这是……”
『那片森林瘴气好重,』球磨川另一只手扇着风,『总觉得会很麻烦的样子』
好吧,你赢了。
只是,前辈你能不能别把我拉在地上拖行啊!?
后辈君就差将这话呐喊出口了。

说实话,你根本没法指望球磨川的地图探索能力(笑)。
因为………………
已经过了几个小时,球磨川却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前辈,您确定您这么走能够找到有人烟的的地方吗?”
『不能啊~』
“哦,不能啊……”后辈君已经被球磨川拖行到无法思考了,连接下来的“不能你还乱走!”都懒得说了。
『我倒是觉得,在这个连死神都有的幻想乡,能找到村庄才稀奇吧?』
球磨川像看白痴一样瞅着自己拽着的那个人的衣领:『这又不是RPG,就算有人聚居,恐怕也都被死神带走了』
后辈君瞬间被惊得跳了起来。
“前辈你不是不相信小町小姐是死神吗!?”
『不会“月牙天冲”就不是死神?后辈君你真是太甜了,比小卖部卖的咖喱面包还甜啊~』
“我哪里天真了!还有咖喱面包哪里甜了!”
不,好像日本的咖喱面包是有点甜来着……话说死神、咖喱面包什么的,那不是重点!
『后辈君你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过劳死的,我很担心你的未来』球磨川正如其所言,向后辈君投来了担心的视线。
“够了……前辈你逗我玩也该有个限度。”
过负荷本来是胃疼都无所谓的,然而后辈君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胃好疼啊。
『那么,不逗你玩了』
球磨川这时陡然的正经了起来,虽然实际上是假正经就是了。
『看看那一望无际的花田吧,能够打理的这么好,说不定有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五】
花田?
后辈君顺着球磨川所指的方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金色的海洋。
那耀眼的狂潮,似乎随时能淹过来,将远处的两人给吞噬。
“真是美丽……”后辈君不由啧啧称奇,“如此浩瀚的向日葵之海,我头一次见。”
『是吧~』
“前辈,别用那种腔调说话,现在不适合卖萌。”
面对这花海,后辈君反倒有些没辙了:“‘幻想乡’,果然地如其名。只是,这么大一块花田,怎么没见到半点人影呢?”
『也许花农还在睡觉?』
“睡你妹!能把花田打理得这么好的花农,怎么可能是懒虫!”
更何况,假如后辈君的肚子没失误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是中午了。
除了箱庭学园的某位学姐以外,后辈君就再也没见过能够一觉睡到天黑的奇葩了。那位学姐也算是个天才(异常)了,醒来的时间只有两小时,却能将所有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不过那种奇葩还是少一点比较好,不然勤劳的人尤其是过劳死的员工们会哭的。
『唔……说的也是(嘎吱嘎吱)』
『所以说(嘎吱嘎吱),麻烦事就交给勤劳的人去做,我们这种人就该去颓废比较好(嘎吱嘎吱)』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叫(嘎吱嘎吱)……能者多劳?』
嗯,说的没错,我们这种名为过负荷的废物就算去帮忙也只是去添乱罢了。
…………稍微给我等一下。
嘎吱嘎吱?
后辈君视角立马从远处的花田移开,开始在四周搜索球磨川的身影。
找了半天,他的视线终究还是移回了花田。
因为花田里有一个小黑点正在朝他招手。
『这里~这里~』

后辈君定睛一看,那个小黑点果然是球磨川。
他仿佛能感受到后辈君的视线,径自走了出来,嘴里不知在嚼着什么东西,只是挥手。
看到他捧着的一堆葵花籽,后辈君立刻明白了球磨川刚才到底去干啥了。
由于球磨川看起来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后辈君也没奈何,心想自己也去稍微吃一点,之后再向花田的主人赔罪吧。正这么打算的后辈君刚提起脚步,动作却又突然被打断。
“人类,你在干什么?”
阻止后辈君的,正是那句冷彻至极的话。
后辈君只觉自己的体温下降到了冰点,明明不是冬天。
危险!
那个女人很危险!
后辈君不断朝球磨川使眼色,努力地向那个又弱又笨的前辈传达“你的背后很危险”这个信息。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因为球磨川已经和背后的她搭上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六】
『如小姐您所见,我在吃葵花籽』球磨川意外的冷静。
他一边磕着葵花籽,一边享受着多余的阴凉,似乎十分享受。
『小姐您还真好心啊,考虑到午间的阳光刺人,还专门打起了阳伞让我乘凉』
说着说着,他在两人的视线里,慢悠悠的蹲下,在阳伞的阴影下盘坐了起来,继续嗑瓜子。
你这份余裕也过了头吧喂!
直到球磨川盘坐在阳伞下的那一刻,后辈君才得以一窥那背后少女的容貌。
那是一位有着绿色齐肩短发的少女,白衬衣,红格子外套与同种颜色的长裙,一切都显得那么鲜明。彰显自身存在的独特气场,再加上那微眯着眼的“和善”笑容……好吧,在后辈君看来,还真是挺恐怖的。
呃……话说回来,这应该算御姐而不是少女吧?
玩笑到此为止。
后辈君看到她的微笑之时,全身都无法动弹,这种感觉后辈君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只是单纯的对强者的畏惧。
那种笑意,也充满着唯有强者才会具有的从容与自信。
嘛,强大、从容和淡然什么的,一般情况下跟过负荷这种弱小的存在是沾不上边的。
也正因如此,那位少女也不屑于将球磨川的无礼放在心上。她更关心且愤怒的是,球磨川正在不停吃着来自于她的太阳花田的葵花籽。
她虽然在微笑,腥红的瞳仁中蕴含的却是满满的杀意。
“那个……”后辈君知道情况很不妙,还是勉力走了过来。
说是走,其实比爬好看不到哪儿去。
“请问您是?”少年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尘土,抛出了他的疑问。
“……风见幽香。”
少女只是瞥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

过了好一阵,球磨川终于将葵花籽吃完了,剩余的残骸散落了一地。
他拍了拍手:『多谢款待~』
『那么,风见幽香小姐』
说这番话的时候,球磨川依旧没有起身,更没有回头。
后辈君猜测,球磨川前辈应该也感觉到了这位风见幽香的强大了吧。
『在告诉我们村庄方位之前,能让我们弄一些葵花籽打包带走吗?』
无耻!厚颜无耻啊!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们是外来人?”风见幽香与其说并不在意球磨川的无耻请求,不如说对她而言,球磨川提出的要求根本毫无意义。
『算是吧,』球磨川看了看已基本没有什么反抗力量的后辈君,『能告诉我们哪里有人聚居吗?』
“请求别人指路还毁了别人种的向日葵,”幽香眯起了眼睛,笑意更深了,“应该付出点对应的代价吧。”
『代价……难道幽香小姐要我以身相许!?』球磨川此时可是吃了一大惊。
前辈你就不会看看气氛吗!后辈君在内心哀叹着。
“以身相许……?”幽香的笑容更显“和煦”了。
“看来你已经做好死上无数次的准备了吧?”
『啊……啊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七】
几乎在同一刻,球磨川的脑袋就像气球一般,炸裂了。
脑浆、鲜血以及碎肉混杂在一起,四处飞溅。
球磨川的下半身依旧平稳的盘坐着。
而在场的其他两位都为之一怔。
“好弱。”立于飘散血雨中的风见幽香,不一会儿就很干脆利落的给出了一个评价。
简直弱得不像话。
幽香方才的一拳,本意是想试试这个贼胆包天的人类到底有多少斤两,所以力量压缩了不少。然而面前这个男人身体强度的差劲令她难以置信,顶多使常人重伤的一拳却让他的脑袋整个爆散开来。面带微笑而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本来以为能让我高兴一下呢,没想到强度这么差。”
这是很无情的评论,可它同时也是事实。
“……前辈!”目睹了那令人震惊的一刻的后辈君,立马缓过劲来。
“人类的脑袋被打爆的话,一般都是没救了吧。”
似乎是看出了后辈君的用意一般,风见幽香悠悠的说明着现状:“现在这个男人死了,你也是无礼者的一员,所以说,做好觉悟了吧?”
就在这时…………

『能稍微等一下吗?』
“……?”
幽香眉头一挑,视线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原本的无头尸体,如今已不是尸体了。
之前几乎已经化为碎末的头颅,也化为了毫发无损的状态。与此同时,周围散落的器官、骨骼之类的玩意儿,也不知于何时不留痕迹的消失了。
那颗头颅,与其说是再生,不如说是回到了最初完整的状态。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幽香小姐的兴致完完全全的上来了。
“你身上好像有个很有趣的东西啊。”
『幽香小姐,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我当然没有开玩笑,那一拳只是先给你一个教训。”幽香的语气宛如寒冬将至,“你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
『干了什么……』
球磨川挠了挠他那完整的脑袋:『虽说以前有人教育我们不要吃陌生人的糖,但没有人告诉我们不能吃陌生人的葵花籽啊~』
这不是开玩笑啊!!!
后辈君内心无限呐喊着,就算是像他这种弱者,都能读出此刻花田空气里的杀气。
即使心里是这样想,也有着提醒那位球磨川前辈的想法,后辈君也没有勇气去发话。
准确来说,是连正式球磨川所处位置这种举动都做不到。
因为球磨川盘坐的地方,背后不远处就是风见幽香。
『幽香小姐,』球磨川好像也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在后辈君看来),『关于要支付的代价,能不能好好讨论一下?』
“有什么话好说?都留下来做花肥好了。”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恶魔。
『为什么我要留下来做花肥?我又没有错。』
这个时候前辈你就不要装天然了啊!
『说起来,我差点忘记将刚才小姐所施的恩情——』球磨川一边拍落尘土,一边吃力的站立起来,就当风见幽香不存在一样。
『当成仇来报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八】
说起来,多久没有战斗过了呢?
球磨川似乎还记得,不过还是忘了吧。
因为,现在不就在战斗吗?
『只是我更擅长暗算啦~』
拖长音的卖萌话语背后,却是太阳花田被大毁灭的惨状。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还得从刚才说起……

球磨川还未起身,他就已经开始“报仇”了。
犹如豪雨的螺丝钉不知从空中的何处倾泻而下,这种华丽的架势是后辈君从未见过的。即使是球磨川在箱庭学园与那个主角敌对的时候,后辈君都未曾见过他这么“大手笔”的招式。
那位前辈是动真格了呢,果然对面那个女人是名副其实的恶魔么。
可你把自己也贯穿了是什么鬼啊!
反而是本该被螺丝钉洞穿的绿发少女,却在死亡之雨中穿梭着,悠闲地散着步。
『啊咧咧……?』
抬起头的球磨川似乎也发现了这点,可是他什么也做不到。
——让一个眼眶才冒出螺杆的人去做出反击,实在有点强人所难。
令后辈君奇怪的是,球磨川禊这个男人,好像根本没考虑过反击。
『毕竟我又弱又没有用呢』仿佛能够读出后辈君的心思一般,球磨川咳着血做出了回应,『所以,我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呐』
对面的少女一点一点的靠近了,脸上挂着有些残虐的微笑,一下扫清了太阳花田的一切暖意。
“你知道刚刚你又干了什么吗?”
『如果说是花田被毁坏,我可完全没有……』面对微笑,自然要用微笑去回答。
只不过愤怒的风见幽香是不需要回答的,虽然平常也不怎么需要就是了。
理所当然的,球磨川的口头禅还没说完,就被幽香大人打倒,然后踩在脚下了。
踩着的感觉意外的好。
“说吧,人类,你想死几次?”
『……两次?』球磨川几乎半个脑袋被踩进土壤里,吐字却清晰异常。
“很好,你既然都有觉悟了,那就死四次好了。”
被打倒的少年却不在意这意味着死亡的话语。
『后辈君』
球磨川头颅周边的土壤渐渐腥红起来。
『你为什么不逃呢?』
“很抱歉,前辈。抛下前辈一个人逃走什么的,我……做不到。”后辈君看了看缠绕在自己四肢上的藤蔓。
“更何况,现在我想逃,也没法逃了。”
笑声。
后辈君甚至可以听到球磨川的笑声,也许是幻听吧。
输了的家伙,将要死去的家伙,即将化为花肥的家伙,居然还能用这种满足而无奈的语气来对话。该说是大彻大悟,还是自暴自弃呢?
可是,这些词汇统统不适用于球磨川。
幽香并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不高兴。
决出胜负的速度太快了,简直就像在幻境里。这种无聊的战斗,是她最讨厌的东西之一。
正当她准备动手,让球磨川彻底变成肥料已结束这场毫无意义毫无乐趣的战斗之时,却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但很可惜,我的风格是』
『战斗到瞳孔扩散都要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⑨】
说“要赢”的同时,球磨川已经出招了。
『哎呀哎呀……』
球磨川摇摇晃晃的恢复了站立的姿态,褴褛的制服说明了他还未从刚才的招数中复原过来。
不过他也看到了,太阳花田的惨象。
『真是惨状呢,变成螺丝钉之林什么的』
“是你干的吧。”
风见幽香赤色的双眸就像燃烧起来一般,既有愤怒的火焰,也有着对球磨川无差别出招的讶异。
“前辈,你要战斗,不要把我牵连进来啊……”
四肢以及身体皆被地面上突然冒出来的螺丝钉给洞穿,任谁都不好受,后辈君也不例外。
没错,此时太阳花田目所能及之处,已全都变成了倒插着的螺丝钉。
三人(算是人吧)现都处于这螺丝钉之林上,能够站立的都在努力保持着平衡,无法站立的就会变成后辈君那样,被乱钉贯穿。
这里各种各样的螺丝都有,如果比作森林的话,应该是一片生意盎然的雨林吧。
很可惜,它不是。
与其说是生意盎然,不如说这里现在更像是杀机四伏的原始林。
『喰足之森,这是这招的名字哦~』球磨川一边说着,一边试图用破烂的衣袖擦拭脸上的血迹。
不过好像越擦越多啊……
“这是精神力产生的错觉吧,竟然能达到这种地步。”幽香依旧毫不在意的微笑着,用着没有半丝赞赏的语气说着夸奖也似的话语。
当然,真看到幽香小姐的那副微笑,肯定会认为跟没笑一样吧。
“你这花肥果然有点本事,有趣。只是你觉得你有机会不变成花肥么?”
『当然没机会,因为我很弱嘛』
『只是现在可是我的主场哦』
『欢迎来到过负荷的思考领域』
风见幽香早已出离愤怒了。
你的主场?
看着加速冲击过来的幽香小姐,球磨川笑着耸了耸肩,就像是想去拥抱她一样。
动作是欢迎的,话语却是无奈的。
『怪物般的物理破坏力』
『一京兆的技能』
『为什么我总能碰见麻烦的女人』

在一旁躺尸的后辈君倒是对斗得天昏地暗的两者没什么感觉。
相对球磨川而言,他几乎没有多少战斗能力。所以当初过负荷作战的时候,参战人员并没有他。
即使他努力扬起头去看另一处的战斗,他的头也很快被那处两人的气场压了回去,只能继续看天。
正常人应该会对无法做些什么的自己感到恼火吧?
后辈君则根本没有这种实感,只因他一直没法做些什么。
啊啊啊啊……战斗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脑袋好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
后辈君不去看是正确的选择。
另一处进行的不是战斗,而是无尽的杀戮。
只因幻想乡的战斗是要建立在一定规则的基础上的。
然而这里的战斗更像是死斗。

已经交手了数十……不,差不多几百回合,两人的立场却完全没有改变。
球磨川的武器正是螺丝钉,而今他拿出的一个个螺丝钉都被风见幽香很轻易的粉碎了。在风见幽香看来,这种普通的攻击只是小儿科罢了。
可问题是,球磨川能够源源不断的拿出螺丝钉,令人怀疑他是不是拥有一个四次元口袋。
而且这个人类,完全不知道疲倦的吗?
切下他一只胳臂,他会用另一只手投掷武器。
打断他的双手,他会用脚挑起倒插着的螺丝钉,然后将其踢向幽香。
废掉他的四肢,他会降下螺丝钉之雨,进行无差别打击。
即使使用魔炮进行轰击,他也会在眨眼间复原,继续去战斗。
虽然是这样,但风见幽香也没有半点怯意。她本身就是这个幻想乡力量屈指可数的诸位顶端之一,在这种以人类看来堪称绝望的战斗中,她丝毫没有恐惧感。
更何况,她也擅长从精神上去击垮敌人,身体能力、妖力都称得上优秀,可以说是妖怪中的妖怪。
无尽的死斗也好,螺丝钉之雨也好,非但没有让她退缩,反而让她战意更炽。
你不是玩命打么?你不是能瞬间治疗么?
那我就不停杀死你好了!
杀到你死为止!

唯一令风见幽香有所顾忌的是,球磨川所言的『喰足之森』。
如他所言,原本生意盎然的太阳花田现在已化为死寂的铁之森林。
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他的领域。
风见幽香甚至可以感觉到,面前这个少年的意识在整个花田里蠕动。
喰足之森里充斥着人类的负面因素。
『不合理』『不讲理』
『不可靠』『装可怜』
『堕落』『混乱』
『狡辩』『伪善』
『伪恶』『怀疑』
『欺骗』『不幸』
『冤屈』『流言』
『嫉妒』『背叛』
『虐待』『告密』
『牵连』『丑陋』
『不成体统』
『等级差别』
『二次被害』
这些人类社会的悲喜剧仿佛都在幽香眼前上演着,随着时间推移,愈加影响着她的精神。
很丑陋对吧?
很恶心对吧?
那都无所谓了,打倒你就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一】
虽然很恶心,很丑陋,而且自己的精神正被球磨川试图侵蚀着,但幽香依然没有输。
不能说没有输,应该说是即将要赢比较好。
她还有余裕在内心赞赏一下球磨川意志的侵蚀。
螺丝钉的投掷攻击,最需要的是距离。
不过,距离这个概念,在球磨川与风见幽香之间开始渐渐消失。
一开始幽香加速冲近,却被球磨川扔出的诸多螺丝钉给阻住。然而随着球磨川一波波的攻势被幽香粉碎,两者间的距离慢慢的缩小了。远程道具发挥威力需要距离,幽香的魔炮并不需要,以那种破坏力,不论相隔多远似乎都已无所谓了。
再者,幽香本身身体素质异常出色,她一般也更倾向近战。
一步…………
两步……………
杀意渐渐地近了。
然后,幽香笑着挥出了她的拳头。


那一击卷起了近乎爆炸的狂风,蕴含的是幽香对球磨川满满的怒气与杀机。
很粗暴的力量,球磨川这么想着,想着的同时感受到了颅骨的碎裂。在怒风中,他的身躯连一片凋零的树叶都不如,无所寄托。最后他只来得及再掷出一枚螺丝钉。
按道理,他是活不下来的。
风见幽香却并不这样想,她察觉到了那个男人还有着微弱的呼吸。
他现在整个身体都处于半空中,毫不着力,更没有防备,正是追击的好时候。
即使她见识过少年诡异的能力,也没有放弃杀死少年的想法。
只是,在此之前,她的身姿动摇了。
幽香一开始以为是错觉,可之后她发觉自己的力量正在变弱,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也在逐渐变得低下。
那个男人肯定做了什么!
追根溯源后,她终于发现嵌入她下腹的那枚螺丝钉。


躺在地上的球磨川四肢呈“大”字状,大口的吐着血。从远处看来,就像是泉水在喷涌,亦或是刚被救起来的溺水者。
后辈君站在一旁,瞅瞅这里的球磨川,又看了看那边的风见幽香。
此时的风见幽香状态也跟球磨川差不多,就是她没有受那么重的伤罢了。
她与球磨川相比,只是腹部被螺丝钉贯穿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更何况,腹部的创口也没出血。
只是,风见幽香原本的绿发,这时已变了白头。
“人类,你干了什么?”少女的语气已没有当初的冷厉,只因她说话都已经特别吃力了。
后辈君打量着现在的球磨川:“前辈,你还是等过负荷奏效后再说话吧。”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球磨川努力地在微笑,不过在后辈君看来,比哭还难看就是了。
笑着的少年颤颤巍巍撑着地面,慢慢站了起来。身上的鲜血、创伤以及尘土,他也没那意思去顾及,令后辈君看得既惊讶又恐惧。
『我什么都没干哦~』他打了个响指。
与此同时,『喰足之森』也被解除了,太阳花田变回了打斗之前的样子。
『只是比起战斗,我更擅长暗算啦~』
卖萌归卖萌,配合你这伤势,这看起来可一点都不萌啊。
“你觉得我会相信?”风见幽香当然不会相信,这种暗算能够让自己如此衰弱。
『只是你中的那招,有点特殊而已』
『中了那招的家伙,会变得跟我一样弱,只有这种效果哦』球磨川像是忽然想起来某事似的,又追加了一句,『差点忘了,还有个效果,头发会变白』
“那也算效果!?”后辈君发出一阵嘘声。
『所以说』
球磨川并不在意后辈君的吐槽,展现着如旧的笑容。
『强大什么的,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二】
没有办法变得比对手更强,那么将对手的层次拉到与自己同样的水准,再以自己丰富的经验打败他。
这可真是恶劣呐。
幽香轻叹着,她很少会发出这样的叹息。
『喂喂喂……』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的球磨川单手扶腰,微笑着走了过来。
笑得很无奈就是了。
『这招哪里恶劣了,我只是想让生来强大的大家,能够体会到我们这种弱小者的感觉啦』
“球磨川前辈,你反正都是骗人的吧。”后辈君冷静的反驳着。
『大家同为过负荷,好歹给点面子吧』
“那么,幽香小姐。”后辈君也追着球磨川的步伐走到了已经衰弱的风见幽香身边。
“人类,要杀要剐,悉听尊意,不必多言。”
风见幽香虽说力量被大大削弱,但锐气依旧不减。
“不是,我是想说……”
说到这儿,后辈君突然跪下,双膝并拢,抬首挺胸,之后
——稳稳当当的行了土下座之礼。
“对刚才的争执我深感抱歉!这是没有阻止前辈肆意妄为的我的过失,请幽香小姐原谅我吧!”
风见幽香一怔。
这是打完板子再给胡萝卜么?
可是这个认错的少年身上的气息与那个球磨川完全不同,甚至说是两个极端,根本没有说谎的气息。也就是说,他是真心实意的感到抱歉。
球磨川好像看出了幽香的困扰:『幽香酱,你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就不要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比较好哟~』
幽香酱……?
风见幽香的额头立马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然而碍于另一个少年诚恳的态度,再加上力量被封印了大半,她也不好发作。
『既然不打了,那就由我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球磨川瞟了一眼还在请求原谅的后辈君:『那个早已没救了的人,是我的后辈,实力很弱,最擅长的是认错』
“前辈你不要用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说法!”即使额头磕地,后辈君也不忘纠正球磨川的言论。
『球磨川禊,这是我的名号哦幽香酱』
『我的实力比后辈君更弱来着,没什么特长,只是我最讨厌说谎了』
『所以千万别说谎哦』
这番话槽点太多以至于后辈君完全无法吐槽。
而且,球磨川前辈你又没介绍我的名字吧!


“总之,你们为什么要来到这片花田?”
看到幽香终于能够与他们好好交流,后辈君自是很高兴的。
不过球磨川解除了他施加在风见幽香身上的过负荷,真的没问题吗?后辈君将疑惑的视线投向他的前辈,那位前辈却很不高兴(至少是装作很不高兴),仿佛在说『我怎么可能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很过分的事!』
你明明做了更过分的事。
而且你又说谎了。
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要尽他所能与幽香沟通,并找到有人聚居的地方。
“迷路了。”后辈君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迷路迷到我这儿?”
似乎那个过负荷对幽香特别有效的样子,现在的幽香仍然是一头白发。在白发的映衬下,她整个人愈加显得冷酷起来。
“毕竟在您看来,我们该算外来人吧。”想起了小町之前说过的话,后辈君拼命地解释着,“我们对这个名叫幻想乡的地方很不了解,现今想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
“……人类的聚居地叫人间之里。”
幽香很不高兴的解释着,“外来人想出去的话,就试着找巫女吧。”
后辈君头上冒出一个大问号:“巫女?”
“实在不行,我送你们一程好了。”幽香拾起了落在不远处的阳伞。
“那真是再好……”
后辈君刚开心起来,连“不过”都没说出来,就被轰飞了。
嗯,没错,是被轰飞了,和球磨川一起。
这该说是乐极生悲吗?
正在后辈君在空中惊恐尖叫的时候,球磨川忽然顿悟也似的一拳轻击在另一只手的掌心。
『不管怎么说』
『这次好像又没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1 18: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