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沉没

[长篇] 【围观众】败者物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三】
唔,飞得好高啊。
风见幽香眯着眼,看着被她的魔炮给轰飞的两人,心里毫无愧疚感,脸上反而露出了微笑。
“烦人的家伙终于赶走了。”
只是经过这次事后,原本风见幽香“睡觉-起床-赏花-睡觉”的生活有了小小的改变。
“那个叫球磨川的,能力似乎有点麻烦呢。”
思考着这个的她,此刻已经想出了一百种让球磨川没法在太阳花田无礼的办法。
嘛,这算是后话了。


另一方面………………
后辈君和球磨川似乎摔得很惨。
“我就知道,跟前辈在一起准没好事。不过我都习惯了……”
仰面朝天的后辈君闭上了眼:“那么,诸位的武器能不能稍微拿开一点?”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从天上落下!?”
以剑锋锁住后辈君的那人严厉的发问了,还趁势微微挪动着手中的剑,摆出严阵以待的姿态。
『我们是勇者哦,你们不要小看身为RPG主角的我们啊』
同样满是尘土的球磨川面对周围人的敌意,依然故我。
他的这一番话,反倒引起了人群的一阵骚动。
“勇者?勇者是什么?”
“……我只知道这两人从天而降,其他的一概不知。”
“总之肯定是入侵者吧!”
“可他们看起来是人类啊。”
“万一是外来的妖怪幻化成人形呢?”
『我们哪里像妖怪了?』豆豆眼的球磨川似乎是在辩解,『妖怪怪谈什么的,明显只存在于都市传说里吧!』
“哪儿有妖怪会说自己不是妖怪的?”人群中有一人机智反驳。
『我可是从周刊少年JUMP转学过来的球磨川禊』
『说我们是妖怪的,也未免太失礼了吧』
一身脏污的球磨川鼓起了脸,再加上之前的豆豆眼以及费劲吃奶的劲的辩解,看上去是在卖萌,然而总给在场的人一种很可笑的感觉。
乍一看很可笑是吧?
在场90%的人的确笑了。
但是笑到最后的却是那10%。
因为………………
『不准笑!』
与此同时,无数螺丝钉贯穿了嘲笑着他的人的身躯。
血色之花在后辈君绽放着,艳羡了他的脸。
持剑威胁后辈君的人也呆住了,他本来也想笑,好不容易忍住了。
球磨川却让他看到了令他震怖的场景,令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惨象。
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年并不理会四周的惨状,左手拿着刚刚贯穿许多人的凶器,右手则径自扶起了另一个呆掉了的少年。
『嘲笑同类的玩笑之类的』
『你们作为人类最差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四】
“你…………干了什么!”
那个拿着剑的人愤怒的质问球磨川,在后辈君看来只不过是色厉胆薄罢了,掉落的太刀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境。
『没干什么』球磨川露出了能令任何人绝望的笑容。
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在青年看来是凶器的螺丝钉。
『我刚起身去扶后辈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这样子了』
他的脸上还有着些许温热的血迹。
『我什么都没有做,所以我并没有什么错』
『既然我什么错都没有,那我就无需道歉』
“你!”
“前辈……您做的是不是有点那啥?”后辈君尽力压低声调,提点着球磨川。
『不要』
球磨川拒绝着:『我没有错』
然后,是原状。
该包围的依旧在包围,该看热闹的依旧在看热闹,一切如旧。
血泊、螺丝钉、众多尸体以及之前的惨象,这些就像没有发生、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我哪里来的错?』
如果说之前的话在持剑青年看来是戏言、是谎话的话,那么现在的景象更像是在说谎。
青年已经搞不明白了,包围球磨川的人也搞不明白。
他们觉得刚才自己明显被螺丝钉贯穿了,不是幻觉,也不是错觉,是实实在在的伤痛。
此时本来该刺进身体里的螺丝钉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伤口、血迹也消失了,衣服也是完整的。被刚才那一阵攻击击倒的人,这时不知为何也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如果说这是治愈,这也太奇怪了。
他们从没见过连位移都能治愈的能力。
正当那些“全副武装”的人陷入困惑之时,一个人的出现终止了这场混乱。
“杉田先生,停手吧。”
持剑青年的视线是惊讶的。
“慧音老师!?”


“真是很抱歉,把你们当成妖怪什么的……”
那位名叫杉田的青年此刻万分诚恳的道着歉,后辈君只能不断安抚着他。
“不是杉田君的错啦,从天而降还没说明情况的我也有过失。”
『下次在揍人之前,一定要先搞清楚状况再揍哦』球磨川倒是心安理得地喝着茶。
“为什么前辈你说得好像搞清楚情况也得打人啊!?”
『你不觉得搞清状况、找寻原因什么的,都毫无意义么?』
『至少从我们刚才经历的来看』
“那么,”后辈君只能无视球磨川,“上白泽小姐……”
“阁下有什么想问的,尽管直说。”上白泽慧音看出了后辈君的迟疑。
“这里是……?”
“人间之里的寺子屋,也是我居住的地方。”
“人间之里?”
后辈君忽然想起了风见幽香的话:“这里就是幽香小姐说的人类村落?”
“是这样没错……”杉田听到后辈君的话,反是吃了一大惊,“不过,老弟你刚才说的‘幽香小姐’不会是花田那个风见幽香吧?”
“咦?杉田君你知道啊?”
杉田更是吃惊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风见幽香可是幻想乡数一数二的大妖怪,而且性格凶暴,可是被称为‘花之暴君’的存在啊!”
『的确很凶暴呢,我只吃了一点葵花籽,她却一副要将我吊起来打的架势,气势汹汹的』球磨川深以为然。
吊起来打?后辈君嘴角抽了抽。
我倒是认为,幽香小姐那时候是真心实意想要我们的命就是了。
“言归正传。”
上白泽慧音收拾好了手边的书籍。
“让我们好好谈谈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五】
“您想知道什么?”后辈君闻弦歌而知雅意。
“自称外来人的你们,为何会出现在无缘冢?”
慧音澄澈的眼神,似乎能看入后辈君的眸子里。
『因为我们是废物啊~』满脸微笑的球磨川此时却说出了极其伤人的话。
废物什么的,没人会这么坦然的称呼自己吧?杉田不由得抹了把汗。
“请不要说笑。”慧音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杉田和后辈君都平静了下来,“能从那个太阳花田安然离开,你们两个人一定不简单。”
『不不,我们很简单』
『只是很平常的输掉,然后被幽香酱一击打飞了而已』
“完全是能力的关系。”
后辈君直截了当的给出了答案:“球磨川前辈持有一个很过分的过负荷,呃……按你们看来,该算是能力吧。托那个玩意儿的福,一路上没多少危险。”
“至于为何出现在无缘冢那种地方,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上白泽小姐是心有疑虑吗?”
慧音似乎也明白后辈君为什么会问出这话,语气依然温和:“我只是感到奇怪而已,一般外来人是很少会出现在无缘冢的。再说,即使出现在无缘冢,他们也很难经由太阳花田那种地方来到人间之里呢。”
“总而言之,就是两位的经历实在太奇妙了。”
“唔……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杉田点了点头。
这已经不只是奇妙的地步。外来人从无缘冢出发,路过太阳花田,还跟那个大妖怪交手什么的,杉田简直没法想象。
“既然如此,那两位允许我再问几个问题吗?”
“请便。”
“两位来到人间之里,是想寻求帮助吧?”
“算是吧,”瞟了一眼悠闲喝茶的球磨川,后辈君唯有自己给出解释,“不过还多亏上白泽小姐出现,否则我和前辈恐怕会被杉田君他们给关押起来吧。”
说到这儿,作为当事人的杉田颇为尴尬:“毕竟守卫人间之里是我们自警团的职责,两位当初又给出了个那么滑稽的说法,我们也没办法不怀疑啦。”
“虽然有热忱的心是正确的,但下次一定要注意啊。”慧音很平静的教育着杉田。
杉田忽然想到一件事。
“对了,那位球磨川君的介绍就算很诡异,至少也介绍了自己。这位小哥能不能做一下自我介绍呢?”
“介绍……吗?”
后辈君看着球磨川,似乎想让这位前辈别发话。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后辈君仿佛忘了,他的这位前辈,是个稀世万人嫌。
『叫他后辈君就好』球磨川拿着已经空了的茶杯,递给后辈君,『请再倒一杯』
『立刻』
后辈君在内心哀叹着不幸,接着离开座位去倒茶。
正当慧音有些不高兴的看向他时…………
『岁纳常世』
球磨川微笑着:『这是我那位可爱后进的名字哦~』


岁纳常世?
『当然,你们喜欢叫他后辈君的话』
『那就随便叫吧』
慧音立马意识到,面前这个少年才是她真正应该商谈的正主。
“球磨川君……是吧?你和岁纳君来到人间之里求助,是想离开幻想乡吗?”慧音猜测着。
之后,她还不忘补充说明:“如果说要离开,就去找博丽的那位巫女吧。看你们现在的状况,去博丽神社应该没有问题。”
球磨川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慧音和杉田。
『我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咦?”
『我这次来,是希望能找人帮忙无偿盖房子』
球磨川摊开双手:『我要找的是愿意去无缘冢的冤大头』
“无偿!?还要去无缘冢!?”杉田整个人都惊呆了。
『因为我不会盖房子啊』球磨川的话简直驴头不对马嘴,让杉田云里雾里的。
慧音凝视着这个少年。
“你要离开这里,可以请求博丽巫女帮助你。身为人类的你要住在幻想乡,没有比人间之里更好的选择,为什么球磨川君要住在无缘冢呢?”
“还是觉得……是我的能力不够?”
“球磨川老弟,人间之里是有我们在维持秩序,可是出力最多的是你面前的慧音老师啊!”
看到球磨川天然的歪着头,杉田急忙解释。
『哦哦,原来如此』
『但很可惜,慧音小姐您是不是有点自我意识过剩了?』
『我想住在无缘冢,只是因为那里更容易找到jump什么的罢了』
此话一出,杉田好像可以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他有些担心的看着慧音:“慧音老师您……”
“我没事。”
“只不过,我可看不下去了呐。”
球磨川的背后突然现出一道人影:“你这家伙居然这么践踏慧音的好意……!”
在陷入火舌前,少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么热,是猴子请来的火鸡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幻想乡十六】
看到眨眼间便已化为黢黑的人形,杉田整个人都不好了。
“藤原队长……!”
“啊……”藤原妹红此时也发觉自己做得挺过分的,颇为尴尬的说着,“因为有点不爽,下手就有点重了呐。”
“妹红你太冲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有些脱力的上白泽慧音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
“诸位怎么了吗?”
之前被球磨川使唤去斟茶的后辈君……现在该叫岁纳了,他看见在座诸人的神情都有些可怕,于是提出了他的疑问。
“出了点……小意外?”杉田似乎打算糊弄过去。
然而藤原妹红很不识相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样一来,被烧得黑乎乎的球磨川完全暴露在了岁纳的眼前。
“那个,岁纳君,对于出了这种事……实在很对不起。我稍后会将球磨川君恢复原样的。”
上白泽慧音愧疚的说着,还用眼神示意刚才安然坐下的藤原妹红起来道歉。
“道歉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哦,上白泽小姐。”
“……咦!?”
岁纳毫不在意的将装满热茶的茶杯端给那具漆黑的尸体:“肯定是前辈又给各位添了什么乱子吧。”
荒谬的景象再次出现了。
尸体伸手(如果说那算得上手的话)接过了茶杯,几乎是同时,尸体整个开始复原了。
从手臂开始,到肩部,再到整个上半身,最后是全身。
感官上会觉得这个过程很慢,实则不过一瞬。
焦黑的尸首变为了球磨川禊。
不,应该说,球磨川禊此刻的模样就像之前的灼烧没发生过一样。
杉田顿时目瞪口呆。
即使之前见识过一次,他也难以掩饰自己此刻的讶异。
『后辈君好过分』
『我哪里给慧音小姐添乱了』
『要说有错,那肯定是把我烧死的那位小姐的错吧』
上白泽慧音对此虽也有心理准备,但毕竟心怀不安:“球磨川君没事吧?”
『没事,没事,当然没事』
“看起来是个有趣的能力呢,”藤原妹红兴致满满的来回看着两个少年,“你们是不死人么?”
岁纳举起双手:“我也只是个会死的普通人而已啦。这种规格外的过负荷,只有球磨川前辈才有哦。”
“是么?”
“说来我也很好奇。”上白泽慧音盯着球磨川,“当初你对自警团做的那些事以及妹红刚才的焚烧,都不可能是幻觉,球磨川君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快治疗好自己以及他人的伤势的?”
『治疗?』
球磨川哧哧的笑着:『治疗这种向前看的积极能力』
『对我这种过负荷而言是没法使用的』
『我啊』
『只不过是将那些现实』
『彻底否定了而已』
此后,全场默然许久,唯有球磨川喝茶的声音在屋内回响。
突然,岁纳一拍脑门。
“话说上白泽小姐您刚才是不是喊了我‘岁纳君’来着?”
你的反射弧这么悠长吗!?


“我会为此想想办法的。”这是上白泽慧音的答复。
“在屋子盖好之前,请先住在人间之里吧。”
对于球磨川禊这种喜怒无常的危险人物,上白泽慧音出于维护人间之里的需要,是必须要亲自监管着的。
至于另一个嘛…………
“前辈您要住在这个叫‘幻想乡’的地方?”
『怎么,不同意吗?』
『你不同意我也会自己住下来的』
“说到底,我不明白前辈为何要住在这里啊!”
『不,你很明白的吧』
“我……很明白?”
『说到底』
『身为过负荷,找不到工作,又没考上大学的我,你能告诉我以后该怎么办吗?』
球磨川虽然在微笑,但岁纳常世却感觉这笑容能将他拖入地狱。
『所以说,还不如呆在这里算了』
呜……很不甘心,可这番话直接命中靶心。
作为废物的过负荷,幻想乡外面的社会是无法也不会接纳他们的。
“果然我也该放弃人生住在这个地方吗?”岁纳摸了摸鼻子。
『住在这里就是放弃人生?』
“难道不是?”
『后辈君你听好』
『人生至今还没结束,正因如此』
『明知已经输了,我们也绝不能逃』
看着球磨川的背影,岁纳不得不感慨这位前辈那毫无意义的领袖魅力。
随后,追了上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岁纳常世的一己之见(一)】
就这样,两人暂且在人间之里的寺子屋居住了下来。
“我很不放心啊,你们两位……尤其是你住在这里这件事。”在上白泽慧音已经出去打点的当下,藤原妹红眯着眼,视线一直紧紧锁住球磨川不放。
『好过分呐』
球磨川一脸无辜的摊着手:『和善的少年住在淳朴的村落,这不是很和平的故事吗?』
听起来是很和谐啦……
“别试图对慧音和这个村落做什么。”藤原妹红的话语里透着丝丝寒气。
你明明是个玩火的,这么冷干什么。
“还有,那边的……岁纳常世是吧?你刚才是不是在心里说我坏话?”
小姐你难道会读心?
“我不会读心,因为你全说出来了。”
………………啊咧?岁纳歪着头。
藤原妹红看着他,叹了口气,唯有转向一旁看热闹的杉田。
“杉田,你带他们熟悉熟悉整个人间之里吧。”
说完后她就径自离开了,完全没有再理会球磨川和岁纳的意思,留下三个大男人面面相觑。
“那么,两位请跟我来吧。”杉田挠了挠头,有些傻气的笑着。


“幻想乡的人类大多居住在人间之里,这里也是不少物品的集散地,所以也会有一些妖怪来这里购物。”
“不过那些妖怪基本不会对这里的人类做什么的啦,据说是因为妖怪贤者保护着这里,再加上符卡规则,现在的村子是处于比较安宁的状态。”
“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向我们自警团以及慧音老师求助。”说到这儿,杉田隐隐透露出了丝丝自信。
『后辈君,千万不要向这些连jump都不看的无趣之人求救哦~』
很快的,球磨川依旧说出了很伤人的话。
杉田咬了咬牙:“连jump都不看的我,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说着这话的杉田,其实并不知道周刊少年jump到底是啥。
“那个,杉田君冷静点……”岁纳尽力维持着和煦的笑容,“前辈他就这样,不要太在意的好。”
“呼……”
聊着聊着,他们走到了人间之里的市集。这里虽比不上外界街市的熙熙攘攘,然而以幻想乡的概念来说,能够聚集这么多的摊位的市场已经算很热闹了。
“两位看到那个龙神雕像吗?”杉田指着远远处一个只露出龙半身的雕像,其余部分则被摊位、房屋给阻挡住了,“那个雕像是由河童雕造的,可以预报天气。虽然有时候不太靠谱,但预报的准确率至少有六七成哦。”
“我能请教一下吗……?”
“岁纳小哥有话直说便是。”面对岁纳,杉田显然就没有那么拘束与警惕了。
“之前那位白头发,有点帅气的女孩是谁啊?”
“你说藤原队长?”
“差不多是她吧……”岁纳的反应有些含糊。
“如果说她的话,藤原队长算是我们自警团的领袖吧。只是听说她是住在迷途竹林,因此在人间之里不大能看到她。不过她人不错,正常情况下有人向她寻求帮助的话,她都会答应协助的。”
“就是她人太冷淡了些,与她关系密切的除了慧音老师外,也就只有稗田阿求小姐了。”
『难道她是蹭得累吗?』球磨川再次一语道破真相。
看着满脸疑问的杉田,岁纳在想,前辈你让我怎么接话……
只是杉田刚刚好像又提到了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名呢,果然不论是这里的原住民,还是外界的外来人,都必须搞好人际关系么?
正在岁纳胡思乱想之际,杉田忽然一拍脑袋。
“说到阿求小姐,两位能跟我来一趟吗?”
“可以是可以,”岁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但是杉田君您想领我们去哪儿?”
“见见那位阿求小姐,我想这算是两位的必修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岁纳常世的一己之见(二)】
“必修课?”岁纳有点担忧的看向了一旁的球磨川。
『?』
球磨川老实的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指望这种人上课的话……不如不指望的好。
“岁纳老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好像发觉了岁纳的不对劲,杉田善意的解释着,“只是我打个比方而已啦。你不会真的以为要去上课?”
“啊,抱歉。”
岁纳摸了摸鼻子:“毕竟我们有前科。”
“前科?”
“怎么说好呢……就是理解能力比较差罢了。”
看到杉田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岁纳苦笑着。
“之后我会好好解释的,所以说,杉田君你能先带我们去见那位稗田阿求小姐吗?”


稗田家是人间之里的一个大族。
虽说算不上最大的家族,但也差不多了。担任稗田家家主的,是每代的御阿礼之子,如今的家主是一个名为稗田阿求的小姑娘。按御阿礼之子转生次数来算的话,稗田阿求应该算第九代了。历史悠久的一族,再加上编纂《幻想乡缘起》的德望以及其他一些因素,稗田家在人间之里是很有地位的。
因此,杉田等人在稗田宅大门口等待了好一会儿才被放行,完全可以理解为是大族的气派嘛。
“原来如此,是慧音老师和藤原的委托啊。”
稗田阿求很有礼貌的接待了他们,周围侍立的那些人让岁纳感到了些许压力,令他再次明白人间之里稗田家存在的意义所在。
紫红色的头发,一身大小姐打扮的和服,精致的面容,整体上流露出的是一种娴静温柔的气质。看到稗田阿求,一般人都会拘谨起来吧,岁纳是这么想的。
杉田那稍显自然的态度,兴许是由于他曾有过与这位稗田家家主打交道的经历吧。
与杉田与岁纳自己相比,反倒是球磨川意外的比较放得开。不过在岁纳看来,与其说是开朗,不如说球磨川完全就是处于状况外。
“那么,有什么事呢?”稗田阿求那使人如沐春风的嗓音将岁纳拉回了现实。
代岁纳回答的,是领他们至此的杉田。
“这两位是最近来到人间之里的外来人,上白泽老师和藤原队长觉得这两位最好还是在这里登记一下,是故我就带他们来到这里了。”
“是这样吗?”稗田阿求那有点征询意见意味的眼神投向了杉田身后的两人。
岁纳点了点头,以表示对杉田刚才那番话的回应。
“唔……那好吧。”
稗田阿求略微思考了一阵,才再次发言:“两位是外来人,以后是打算住在人间之里吗?”
『没那个打算』
『应该这么说比较好,我们要住在无缘冢』
无缘冢……?
为什么要住在那种地方?
因为球磨川的这番回答,稗田阿求似乎有些困扰,而连杉田都能感觉到,屋内的温度好像降低了几度的样子。
『有个人的原因啦』
『还请不用多问』
并没有等她提出疑问,球磨川径自作了补充。
既然如此,那也不好多说什么,稗田阿求想着。只是这两位外来人居然敢住在那里,说不定……
“两位是不是有能力呢?”
“能力?算是有吧。”如果持有的过负荷能够称得上是能力的话。
“原来如此……”听到岁纳答复的稗田阿求,有点兴奋的搓起了那双秀气的小手,“能不能告诉我呢,两位拥有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岁纳常世的一己之见(三)】
“稗田小姐真的想知道吗?我们的过负荷。”
岁纳的态度忽然变得谨慎起来,在杉田和稗田阿求看来,仿佛两人的“能力”对他们自身而言是个相当忌讳的东西。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有些在意岁纳的慎重以及过负荷这个词汇,稗田阿求转而去询问球磨川。
球磨川悠哉的吸啜着稗田家侍者奉上的茶。
『怎么说好呢?』
『那就这样好了』
『以前跟人提过这个理论呢,某人说“人生就是正负零”』
“…………?”虽然不明白球磨川为何在提算术,但稗田阿求依旧聚精会神的听着。
只有曾目睹那份恐怖的杉田,开始渐渐明白球磨川这番话的意思。
意外的体贴啊,比面对自己时的那种近乎疯狂的举动与呓语要好得多了。杉田心里松了一口气,毕竟真正经历并稍微了解球磨川“能力”的他,才知道这个少年如今的讲解是多么温柔。
虽说现在他讲的话也颇为近乎梦呓就是了。
『在阿求小姐你看来,人大体上是积极向上的,是正数,对吧?』
“的确是这样……那又如何?”
『而我和后辈君的过负荷,可是完全的负数哦』
『完全被正数无法抵消的负数』
『即使这样,你还是想知道吗?』
球磨川放下了茶杯,露出一丝意义不明的微笑。


看到杉田无比难看的脸色后,稗田阿求终于知道,也许球磨川方才一切的行为很失礼很滑稽,然而他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嘛,你会如何选择我是不太清楚啦』
『我只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不论你如何选择,你的生活都将因此发生改变』
“前辈你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啦……”
『逼迫别人这种事,我才不会做呢』
『撒,小姐,告诉我答案吧』球磨川此刻的模样,完全就像是在诱惑人类下地狱的恶魔。
岁纳一脸无可奈何,只有这个前辈,岁纳拿他毫无办法。
“总感觉……似乎被威胁了啊。”稗田阿求依旧神色平静。
『都说啦,没有威胁哦』
『我只是单纯的想看到好奇宝宝不得不放弃刨根问底的场景呢』
性格真是恶劣,稗田阿求心想。面前这个制服小哥出乎意料的能影响别人,自己的每次发言,步调完全被他带着走嘛。
不过,这两人假如真的选择居住在幻想乡,说不定会很有趣。
“还请告诉我,你们身怀的真相吧。”稗田阿求一边吩咐摒去周边的侍者,一边从容的做出了选择。
『哎呀哎呀,小姐真是颇具弥天大勇呀』
说着讶异之语的球磨川,完全没有惊讶的神情。
在杉田和稗田阿求看来,球磨川禊好像是个只会笑的人。与他相比,岁纳真心是个正常人。
“请说吧。”
眼见稗田阿求连纸笔都已备好,岁纳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没有阻止球磨川的自己的过错。
“能让我来说明么?”
觉得不能一错再错的岁纳,决定代替球磨川担当这次的解说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岁纳常世的一己之见(四)】
“就是如此,稗田小姐您明白了吗?”
经过有点漫长的解说后,岁纳终于松了口气,开始享受已经冷掉了的茶水。
杉田已经听懵了。
与已经懵逼了的杉田相比,稗田阿求则还能理性的思考岁纳刚才提出的新概念,外界的思维。
她一定要在不失去自身常识的情况下,理解外界对于所谓“过负荷”的理念。
否则,她的一切都将可能会崩溃。
岁纳之前告诉稗田阿求,外界对人类有三种划分。
普通、异常以及过负荷。
普通的定义与幻想乡内是差不多的,就是没有什么特殊力量。当然在幻想乡内这么说不大妥当,应该说是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力量。
“异常”,依据阿求的理解,就是跟她所记载的《幻想乡缘起》内所谓的“能力”差不多。
那是上天的财富,这是岁纳说的。
超能力者、漫威英雄什么的,岁纳统统将之归纳为异常。
那么,过负荷到底是什么。
“就是一群本不该存在的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种说法有种偏执,在稗田阿求看来可能是岁纳的一己之见。不过阿求瞥了一眼在一旁放浪的球磨川,就深感岁纳的说法颇有道理。
异常是上天的财富,那么与异常类似的过负荷,对过负荷而言,就是枷锁。
可是在那里的少年哪里像戴着枷锁的人了?稗田阿求如是想着。
“虽说岁纳君详细地讲解过了,但……”我们的稗田大小姐微笑着环顾在场的三个大男人,“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思考一下?”
“如果还有难以理解的问题,我会来寺子屋拜访诸位的。”
在少女温柔的微笑中,三人被礼貌的送出了稗田宅。
“啊……被送客了呢。”
面对慢半拍的岁纳,杉田只有感慨,为什么这俩人没一个靠谱的!


客人被送走了,那么……
稗田阿求谦恭的接待着刚刚才来的另一位来客。
贵客。
那位贵客在球磨川刚才离开的位置之上,开出了一条黑色的缝隙。
“亲自见过了后,感觉如何?”一阵甜腻悦耳的女声从缝隙中传来。
“岁纳君姑且不论,那位球磨川先生很是不祥呢。”
稗田阿求说得很直白,在这种事上,藏藏掖掖的也没多大意义。再加上刚才岁纳的自我概述,自称“过负荷”的两个少年的危险指数在稗田阿求心里上升了几个档次。
能够担任稗田家的家主,并非只是由于历史原因,稗田阿求本身也不简单。
“所以说,紫大人您真的打算什么都不做?”
随着一声仿佛折扇被收起的脆响,八云紫最终还是现出了真身。
妖怪贤者笑眯眯的盯着眼前这位人类当主:“我为什么要采取措施?他们选择住在无缘冢的理由,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
即使有着工作上的联系,稗田阿求也依然摸不透这位妖怪贤者的心思。
猜不到,那就尽量不要去猜测,这在很多时候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八云紫见稗田阿求只是缄默不语,心里看得透亮,就是没有说破。毕竟她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计较太多的意思,那个球磨川虽说性格反复,但她也有办法能控制住他的情绪。
有办法,那就好办。
“那您觉得,我该怎么做?”经过之前的事,已经有些理解事态危险程度的人类家主,试着向妖怪的一方请教意见。
在稗田家看来,这种事情如果能被人间之里控制在安全范围内,那无异于天方夜谭。
“尽量维持原状吧。量他也不会生什么事。”
妖怪贤者撂下这一句话后,便潇洒的从间隙离开了。
留下一个为这番话愣怔的稗田阿求。
“维持原状……吗?”
想着这个的阿求苦笑着,她只觉前所未有的压力开始侵袭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一)】
早已离开稗田宅的岁纳一行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离去后稗田家发生的事。
只不过…………
即使知道了,估计除了杉田以外的两人都不大感兴趣吧。
“中午饿着肚子过来,晚上吃点什么好呢?”
没错,他们三人正在讨论的是晚餐吃什么。
杉田很有些莫名其妙,明明自己之前还对这两人(尤其是球磨川)那么害怕,而现在却能和这两人谈笑风生。是自己接受能力太强,还是这两人实际上颇有亲和力呢?
『说起来』
球磨川兴致满满的的看着岁纳:『后辈君,你不是会做中国菜吗?今天我倒是想尝尝你的手艺呢』
“呃………………”
球磨川所言好像标枪一般,狠狠地命中了刚才还在谈笑的岁纳。
岁纳立马笑不出来了。
“不怕我弄砸了吗?”
『不搞砸才稀奇吧,过负荷的后辈哟』
“岁纳老弟会做中国菜?”这个事情,杉田还是头一次知道。
“算是会吧,”岁纳回答得比较含糊,“以前在那个国家呆过一段时间,学过一些手艺。就是不知道如今还能不能派上用场。”
说着这些的岁纳,他的微笑总给杉田一种悲凉的感觉。
也许发生过什么吧?在那个古老的国度。杉田如是想着。
“今天倒是不用劳烦老弟你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杉田成竹在胸的笑着,“你们现在采购食料也来不及了吧?今晚我请客。”
说的也是呢,岁纳看了看已被地平线掩盖大半的血色夕阳。
“那么,杉田君想带我们去哪儿呢?”
“一起去吃烤八目鳗吧!”
杉田不假思索的答复了。


在杉田的强烈邀请下,三人离开了被视为人类安全区的人间之里。
本来岁纳因为上白泽慧音以及藤原妹红的告诫,不大愿意擅自离开人间之里的。对他而言,随便给别人添麻烦终究不好。只是看到球磨川一脸“我很感兴趣”的表情,他也不太想扫了这位前辈的兴致。
毕竟这位前辈曾经在不少地方照拂过他,为了替上白泽慧音看住这位前辈,他唯有跟着杉田、球磨川一起来到这条夜幕笼罩的小道上。
“晚上走在这里,你不觉得危险么?”这话是问杉田的。
杉田咧嘴一笑:“老哥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带你一尝美味,还不感谢我?”
打蛇随棍上?
岁纳也是没办法,他要是有办法阻止的话,他就不会走在这里了。
话说,一尝美味?
“那家烤八目鳗很有名吗?”岁纳顺口就问出来了。
“没点干货,老哥我敢把话说得这么满吗?”杉田有些不高兴,自己的眼光可是毋庸置疑的!
“哦……”
岁纳随口应付了一下,便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在这个幻想乡里,人类是弱势群体吧?』球磨川歪着头问杉田,那表情就像是初生的懵懂小孩。
“以前是,现在有了符卡规则后,脆弱的平衡还能维持一下。”
说到这个问题,杉田也只能叹气:“虽说符卡规则给了人类能够击败妖怪的机会,但说到底实现起来也太难了。我们号称自警团,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依赖藤原队长和慧音老师。”
『符卡规则就是让人类由吃不到鲷鱼烧变得能够舔一口鲷鱼烧吗?』
“不要用那么微妙的说法啦!”杉田有些尴尬。
『有什么值得羞耻的』
『我觉得符卡规则很对啊』
『因为有能力,所以才会赢』
『因为有能力,所以能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东西』
『因为有能力,所以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我们这种弱小的家伙,只要安于现状就好』
在岁纳与杉田之间的球磨川,露出了平淡的笑容,轻拍着两人的肩。
『我们明明只需要一成不变就好了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二)】
球磨川的话语,就像慢性毒药一样,使人堕落,将人腐化。
很可惜,这招对岁纳并不管用。因为,他也是过负荷。
岁纳很清楚,不论是正常人还是异常,即使能够理解过负荷,也很难忍受过负荷。过负荷身为诸多负面的集合体,过分亲近则容易让人疯狂。
他虽然没问题,但杉田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妙?
眼神不要那么涣散啊喂!杉田君你一定要对人生充满信心啊喂!
话说回来,是幻想乡的人类太玻璃心,还是球磨川前辈的话太过于伤人了?想着球磨川方才说话神态的岁纳,再回忆起当年这位前辈给箱庭学园带来的恐怖,总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球磨川就是这种人。
像帮助一样的伤害别人。
像伤害一样的帮助别人。
很单纯的做事,给人的印象是毫无恶意,而另一方面,其实是恶意满满。
也只有像岁纳这种早已习惯了他的人,才能真正地与他谈天。然而,却没有几个人能触及他的心。
“咳咳……”必须救场了,这是岁纳的判断,“先不提变不变的问题。说到底,杉田君能告诉我们,什么叫符卡规则吗?”
“符卡规则啊……”
回过神来的杉田思索了一阵。
“规则可能有点长,两位想听吗?”
『就不能长话短说?』球磨川果然用得一手好成语,连岁纳都自愧不如。
只是这语境应该不是汉语。
“球磨川君要简练的说法的话,那就这样好了。”杉田打了个响指,“符卡规则更像是一种竞技的规则,正因如此,人类才能赖此生存。”
竞技的话,就不会那么容易丢掉命吧。应该是这种想法。
『要我推荐几个轻易丧命的竞技活动吗?』
『比如没有绳子以及防护的蹦极?』
没有绳子和防护措施的蹦极?那不叫竞技,明显是自杀吧!?还有前辈你为什么能满脸笑容的说出这种骇人的话啊!
虽然不明白球磨川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感受到岁纳的纠结的杉田立马意识到,这只“球”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然而杉田并不在意这些,他继续对符卡规则进行着说明。
“博丽巫女规定,幻想乡的住民要将自己的绝技做成符卡(Spell Card)。不管是气、是魔力还是妖力,做成符卡就好。”
“符卡决斗的时候,使用符卡前要宣言。决斗之前要约定好使用几张符,全被击破就算输。”
“决斗可以有赌注,但要事先说好。对赌注不满意可以拒绝,然而决斗的胜者要积极接受败者的挑战。不过,说是竞技,符卡决斗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状况,决斗者必须做好思想准备。”
“差不多就是如此。”杉田只觉一阵口干舌燥,好想喝点什么,清酒之类的就不错。
只是,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吗?
天色意外的黑啊。


……等一下,黑?
杉田这时才发现,自己正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不仅是道路,杉田眼里的世界都已化为了无尽的黑色,就像双眼被蒙了起来。明明知道景象本不是这般,却又找不到出路。
对妖怪而言,算不上什么。
可对人类来说,就很难过。
而且麻烦。
“奇怪了,怎么这么暗呢?”这是岁纳的声音,“杉田君你确定我们没走错路?”
“岁纳老弟,你看见球磨川了么!?”
现在的杉田完全没了开玩笑的心思,循着岁纳的声音急忙发问。
“这么一提……前辈似乎不在了呢。”
糟糕。
简直糟糕透顶。
杉田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不,是接受上白泽老师那长长说教的觉悟了。

妖魔夜行 - 上海アリス幻樂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19 18: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