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沉没

[长篇] 【围观众】败者物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三)】
“我感觉情况还没到那么坏的程度……”
岁纳试着开解杉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只因他还未见识过上白泽慧音说教的恐怖,而杉田已经回想起了那份恐惧。
“还是先去找找吧。”岁纳姑且给出了一个建议,安抚了一下杉田。如今两人已经脱离了黑暗,重新见到了光明。
他们看见的光亮,来自于那弯刀也似的月。
“可是也不知道去哪儿找啊。”杉田此时真是万分苦恼。
岁纳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说起来,杉田君,刚才的黑暗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对了,如果是让人类陷入黑暗的话,除了老板娘以外,那就只有那位了!”
“所以说,”岁纳现在听得是一头雾水,“到底是哪位?”
“因为没有歌声,所以不可能是老板娘在迷惑我们。肯定就是那位了,球磨川君假如真的跟她在一起的话,会很危险的。”
你一个人自言自语到现在……好歹说名字啊!
岁纳也不知将自己的问题重复了多少遍,杉田才回过劲来。
“那位的名字?”
“是啊。兴许以后会跟杉田君你说的那位打交道啊。”岁纳很有些困扰。
“听好喽,她的名字叫……”


“我叫露米娅哦~”
一位金发黑裙的少女此刻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球磨川。
说是少女,实际上在球磨川看来跟幼女没多大区别。嘛,虽说也在他的守备范围内就是了。
可在露米娅看来,眼前这个少年应该是绝佳的美味。你没看错,妖怪最喜欢吃有罪的人、心怀恨意的人以及沮丧的人。很不幸的是,一般看来,这三项球磨川全都躺中。
即使年幼,露米娅也是一只妖怪。
“那个,你能让我吃一口吗?”
很直白的问话,完全不善于掩饰,不如说是不知道掩饰为何物吧。
『为什么我要让你吃呢?』
令人意外的是球磨川也满脸疑惑的看着她。
这种对话,本来是没多少可能会成立的。至少对普通人类来说,没可能成立。只不过……
“因为我饿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不管你做得多么过分』
『我都完全不会在意的』
只不过,这两位一个是某种意义上的笨蛋,另一位是各种意义上的蠢萌。


岁纳与杉田在道路上奔走着。
他们此时不是在找寻球磨川与露米娅,而是在赶往博丽神社的路上。
经过一阵短暂的讨论后,两人决定请博丽巫女出手。
之所以不回人间之里去向上白泽慧音与藤原妹红求助……岁纳望了望前方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的杉田,唯有摇头不语。
不作死就不会死,不搞大新闻就不会出事,好像幻想乡里不少人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自己为何会落在后面呢?
并不是由于杉田的体力有多好,只是岁纳的身体素质太差罢了。
本来两人是并肩跑步,没过一会儿杉田就基本将他甩开了一段路。反观岁纳,他只跑了一会儿就开始喘气了,明明自己也很努力的锻炼过的。
过负荷的特性就是这么麻烦,岁纳也唯有苦笑而已。
博丽神社啊……有听风见幽香提过,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四)】
博丽神社在幻想乡的最东边。
处于边缘的神社在某种意义上算是幻想乡的门户。据上白泽慧音所说,许多外来人大多都会流落到博丽神社,然后被博丽巫女给送离幻想乡。
当然也有被吃掉的,那些基本来自于无缘冢。
哈?你说被谁吃掉?
“当然是妖怪了。”解说的杉田回答得理所当然。
甚至给岁纳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难怪杉田君您当初会那么诧异,”岁纳看似打趣的说着,“也许白天的时候,我和前辈死掉的话,更符合这个幻想乡的常识吧。”
“也不是那样。”
杉田为了照顾岁纳的步伐,早已放缓了步调,否则他们是没法这么聊天的。尽管不再急速的奔跑了,两人的速度还是没有慢下太多。
真的出了事的话,没人能担待得起。小跑着的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赶紧找到博丽巫女把这件事解决吧,在各种意义上。


“这就是两位不顾熟睡的少女,在神社乱喊乱叫的原因?”
博丽的巫女一脸没好气的看着低头正坐的岁纳和杉田。铺好褥子正打算睡下的她,忽然听到外面一阵鬼喊鬼叫,本以为是什么妖怪在神社挑衅……
“那个……”杉田似乎能读出她的心思一般,“我觉得幻想乡没几个妖怪敢在博丽神社放肆吧?”
说是这样,但有时总会有几个“预料外”啊。
博丽巫女这时才想到一个问题。
“你这人难不成有读心的能力?”
“不是。”杉田的神情十分坦然,“只不过灵梦大人您应该是将心里话全说出来了。”
等等……这场景怎么在哪儿见过?
很可惜的是,岁纳还没回忆起来,就被博丽巫女一记阴阳玉给打飞了。
这招意外的疼啊,他如是想着。
噫……
“博丽巫女待人既不亲切,也不严厉”这条情报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微妙的搞错了,回去一定要狠狠的打流传这种消息之人的屁股。杉田在看过岁纳的惨状后,在心里自行对情报做了修正。
然而,假如杉田真的去找寻幕后“黑手”。下场应该比岁纳更惨吧。(笑
博丽灵梦却不在意,她走出了神社,蹲下来查看不断喊疼的岁纳的伤势。
她越查看伤口,眉头越是紧蹙。
“虽然觉得你有点不正常,但你先告诉我,你这是怎么回事?”
岁纳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叫唤。
是在装傻吗?灵梦有这么一种感觉。
“……什么怎么回事?”追出来的杉田只听到了巫女所说的后半句。
灵梦看了一眼杉田,暗暗决定暂时先不说出来比较好。
博丽的巫女兵不知道岁纳他们在人间之里的事情,可是在观察了岁纳之后,她做出了与上白泽慧音类似的抉择。
她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个人。
既然如此……他们刚才说什么来着?
找人是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沉没 于 2018-2-25 12:48 编辑

【长路夜行(五)】
“即使你们这么说……先说说你们到底要找谁。”
博丽灵梦此时早已换上了日常的巫女装,至于是怎么换上的嘛……杉田和岁纳肯定是不知道的。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不过,露腋的巫女装?这是哪门子的装扮啊?
岁纳到底是不敢将这些说出来的,博丽灵梦不是球磨川禊。而且,他刚刚才吃了眼前少女一记阴阳玉,那种疼痛的遗毒至今还在他的脑海里,令他“回味无穷”。
“一个叫球磨川禊的人。”杉田径自做出了说明,“我和岁纳小哥以及那位球磨川之前是走在兽道上的……”
“天色这么晚了,你们还要出来?”
“没办法啊,烤八目鳗的那家基本上也只在深夜里活动啊。灵梦大人您应该也清楚吧?”
“嗨嗨嗨……就是说,你们在兽道遇到了妖怪,那个叫球磨川的被抓走了,你们来向我求助。”一直反问是没法解决问题的,博丽的巫女虽然态度不温不火,但思维可是很敏锐的。
“灵梦大人明鉴。”杉田恭维了一下后,便将事情的过程简要地说了出来。
“应该就是露米娅了。”
灵梦很快做出了判断,不愧是博丽巫女。
“真是的……这时候还要给人添麻烦。”
岁纳有些讶异:“这么快就知道是谁了?”想想当初杉田还花了好一段时间才理清思绪,最后才怀疑犯人可能是那个叫露米娅的妖怪。自己嘛……咳咳……
“你们啊,好歹看看天上的月亮吧。”灵梦实在拿这两人没办法。
灵梦平时看来可能懒懒散散,一副淡然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她可是个明白人。
“又不是新月……对了!我怎么忘了呢!”杉田恍然大悟,神色十分尴尬。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原来如此……那位露米娅操纵黑暗的能力在新月时是不能发动的啊。但今天不是新月之夜啊。”
岁纳听了灵梦简短的说明,算是有点懂了。
灵梦无奈的看着这个少年,这个少年理解能力似乎有问题。
她头一次觉得有点火大。
“这么跟你说吧,那个带你们出来的杉田就是个笨蛋,他出门忘了看日历了!”
“这个解释是不是有点那啥……”岁纳想伸手挠挠脑袋,然而被灵梦一瞪,他就再也不敢乱动了。
现在的岁纳,正是处于被灵梦提着飞行的状态。至于为什么选择岁纳,而不是杉田嘛……
岁纳固然是不知道了,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灵梦说什么,他唯有做什么了。
不过想起在兽道的时候,杉田至少还做出了“犯人是谁”的判断,岁纳个人感觉杉田也算不上笨吧。
“呃……博丽灵梦小姐,是吧?”
“怎么?还有想说的?”
“……我只是想问问我们如今是往哪里去。”
“雾之湖,听说过吗?”
“没有。”岁纳答得很坦诚,“按你们的说法,我跟球磨川前辈算是外界人。”
“我见过不少外界人,可不像你这么奇怪。”
“我哪里奇怪了……?”这是来自岁纳的反问。
灵梦却不说话了。
猎猎的晚风也让岁纳不禁闭上了眼睛,抿起了嘴。
对一般人而言,反问是一种加强了语气的确切回答。
可对博丽灵梦来说,反问完全无法构成答案。
问来问去,只会陷入死循环。而我们的巫女小姐,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甚至是厌恶。
既然这个少年不透口风,灵梦也不执著于再问下去。
以后总会有机会弄清楚的。
岁纳自是看不到博丽灵梦脸上的哂笑。
现今的他,什么都看不到,连叫喊都叫不出来。
我恐高啊!这是他现在最想呐喊的一句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六)】
平安回到地面上的岁纳,第一件事是拿出眼镜戴上。
之后就开始吐,吐得地上一塌糊涂。灵梦似乎早有准备,两人甫一落地,她便早早地与岁纳拉开了一段距离。
“灵梦小姐你既然知道我恐高,还要拎着我,是想整我吗!?”
好不容易吐完了的岁纳,一缓过气就开始吐槽。
“我真不知道你恐高,而且你反应会这么大。”灵梦一脸无辜的……微笑。
至少不要笑啊!
“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灵梦忽然正色,“落地的那一刻,我就突然有一种预感。”
“预感到我会呕吐?”
“差不多的意思吧……反正就是停留在你身边要倒霉。”
“先不说这个……”
总是纠结于恐高的事也不好,岁纳是个脸嫩的人。与球磨川相比,不仅是岁纳,估计没几个人脸皮会比他的球磨川前辈要来得厚。
“这里就是雾之湖?”岁纳决定先转移话题,应该说是谈正事比较好。
他扫视了一下四周,这个雾之湖似乎也不大的样子,就是树木有点多。还有,雾之湖、雾之湖,说好的雾气呢!?
这地名简直欺骗感情!
仿佛看穿了岁纳那小孩子气的想法,灵梦用御币敲起了他的头。
“别看了,雾之湖夜里是没有雾的。”
“我知道了……灵梦小姐,能不敲我的脑袋么?”
“这是为了敲醒你,我们来这里可是要找人的。”灵梦的语气淡淡的,“露米娅最常活动的地域之一,便是这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在这里找到那位球磨川先生。”
『不用找了』
『我就在这里』
岁纳与灵梦循声望去,只见球磨川正伸出一根手指在逗……一个小女孩?
高高举起手指的球磨川笑着跳着,在逗弄那个金发黑衣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眼巴巴的瞅着那根被举得高高的小手指,不断地蹦起来试图去够。然而,因为身高问题,她就是够不到。
看上去是一幅很温馨很和谐的画面,不过…………
“让我吃,让我吃嘛……”
『够到了就让你吃』
“是这样吗~”
小女孩赤红色的瞳仁闪烁着兴奋的光,随后,就是黑暗。
黑暗瞬间席卷了岁纳等人的视界。
岁纳这时想起了,方才在兽道的混乱。他立马明白了,杉田与灵梦判断的一点都没错,抓走球磨川的犯人就是这个名叫露米娅的小……妖怪。
可是,这里是幻想乡,不是周刊少年jump。被夺去视线的话,岁纳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既不是jump里破格的强者,也不是外界所谓的无敌精英。
他只是一个名为“岁纳常世”的人生败犬,仅此而已。
虽然岁纳根本派不上用场,但灵梦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博丽巫女一边嘟囔着“事后一定要奉纳点塞钱”,一边拿出符咒,也不知这话到底是说给在场的谁听的。
只是,并不需要。


『并不需要做什么』
『因为不论看不看得见,都是没意义的呐』
这样自顾自说着话的球磨川,不知在黑暗里的何处再次露出了笑容。
话音未落,一阵几乎细微不可闻的碎裂声传入了灵梦与岁纳的耳中。
眼前的黑暗,先是出现了一道缝。
随之而来的,是黑色玻璃的崩坏。
一块块炸裂的漆黑碎片,落在地上,落在湖面上,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黑暗是视觉上的错觉,是凋谢的黑玫瑰花瓣,而不可能是什么人类看来可憎的能力。
之后,一切如旧。
岁纳依旧在呆看,灵梦仍然在微笑,逗弄他人的与被他人所逗弄的依然很滑稽。
相对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露米娅,灵梦整个人就有些凌乱了。
“刚才发生了啥?”
『什么都没有发生』
『除了不断重复的玩笑』
球磨川看向岁纳与灵梦所在的地方:『嚯呀,两位晚上好啊』
正说间,露米娅便一口咬住了他的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七)】
看见露米娅犹如饿虎扑食一般咬住了球磨川的手,岁纳大惊失色,也顾不得打招呼了。
“前辈,你的手……!”
球磨川顺着岁纳等人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露米娅的举动。他不断甩动着手臂,而咬住食物的露米娅也是死死不松口,球磨川不管怎么甩都没法把露米娅给甩下来。
“这位球磨川先生的手臂灵活性可真好。”灵梦瞅着乱挥手臂的球磨川,若有所思。
“现在是惊叹这个的时候吗?灵梦小姐,快想想办法啊!”
“嘛,没办法了,事后记得要给点塞钱啊。”说着这话的灵梦,摸出了她刚刚本来打算使用的灵符。
只是现在球磨川和露米娅纠缠在一起,即使灵梦拿出了符咒,一时也难以确认该向哪里投掷符咒。一旦打不中,可能会有点……麻烦。
“不管了。”
灵梦将一切的顾虑尽皆抛开,同时也将无数的符咒朝不远处的两位扔了过去。
五彩缤纷的灵符以及阴阳玉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弹幕,一股脑地朝露米娅与球磨川袭来。这景象让岁纳看得整个人都傻了,完全忘了球磨川还在面对弹幕的现实。
结果嘛…………


“呜呜呜~”
露米娅似乎被灵梦的符咒打哭了,话说你不是妖怪吗?
然而灵梦并没有去理会她,她的注意力全被球磨川禊这个人给吸引去了。
因为方才她发出的符咒弹幕,大部分全打在了球磨川的身上。符咒虽然对人不起作用,但挨上那么多下总归是很疼的。
一旁的岁纳则有些无语了。
“灵梦小姐,您也不至于扔出那么多灵符啊……”这是看到球磨川的惨状后的他,唯一做出的评价。
『后辈君,不要那么失礼啊』
『这位小姐明明是救了我』
『我可是很谢谢她呢~打断了我的手什么的~』
此时的灵梦也是有点心虚的,本来她应该不太会有这种感觉。只是球磨川这番话一出,她却能感受到球磨川话语中实实在在的谢意,正如字面意义上的感谢。
博丽巫女没有觉得高兴。
『谢谢你们来救我』
球磨川颤颤巍巍的恢复了站姿。
褴褛的制服,一边流泪一边微笑的面容,脱力下垂的右臂,这些部件组合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明明被符咒打中的时候,肉体强度根本不值一哂,可如今他的状态反倒要比另一边呜呜叫唤的妖怪好得多。
即使符咒对人不会起太大作用,那种数量的弹幕一般人就算挨上一次,以后恐怕也是不可能再站起来的吧。
“都是些奇怪的人呢。”这句小声的嘀咕,自是不会让周围的人听见的。
也许需要监控一段时间,灵梦如是想着。
“话说,人找到了,灵梦小姐能带我们回神社吗?”
一直听小女孩(虽然算是妖怪)的呜呜声,岁纳总觉得自己要变得奇怪了。为了防止自己变得怪异起来,于是他试着给出了提案。
可是在很多人看来,你已经很奇怪了好吖?
灵梦环视四周:“可以是可以……那位球磨川先生,需要治疗一下吗?”
『治疗什么的姑且可以不用管』
球磨川那带着创伤的笑容直接回绝了灵梦的好意,只因他再次有了感兴趣的东西。
『我倒很想知道』
『两位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飞过来的。”灵梦的回答言简意赅。
『飞过来的啊~』
制服少年的笑意蓦然带给博丽的巫女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我也要飞!小姐带我飞可好?』
然后,准备掀巫女裙子的他就被灵梦给打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2: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路夜行(八)】
岁纳还在一脸愣怔的目送球磨川远去,灵梦的一句话立马让他清醒了过来。
“小哥你想再飞一次看看吗?”
不不……灵梦小姐你虽然在笑,但额头上那么多十字路口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哦。
岁纳很机智的摇了摇头。
“说起来,应该不会出事吧?”
“不会出事的……应该吧?”岁纳摸了摸鼻子,语气有些为难。
灵梦也是有点伤脑筋,那个球磨川究竟是头壳坏了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伤势未愈就想着当掀裙狂魔,是哪里来的痴汉么。
只是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也没太大意义,说好的来找人,自己却把人揍飞是闹哪样。还是先把球磨川再找回来吧,灵梦这么想着的同时又拽起了岁纳的衣领。
这衣服质量意外的好,这是灵梦第二次扯岁纳领子时的感想。
岁纳也有了一种不祥的…………
“走了。”随着灵梦轻描淡写的一声呼唤,巫女再次拎着岁纳漂浮了起来。
想来是赶时间吧,灵梦飞走的那一瞬间简直能够超过音速。
超过音速也意味着,岁纳的惨叫声眨眼就被气流湮没了。
“…………呜,那群人哪里去了?”
直到此时,露米娅才好不容易止住了呜咽声,却发现自己的周围现今空无一人。
她的存在好像被刚刚的三个人彻底遗忘了。


“你还好吧?”杉田有些担心的询问着。
此时的球磨川早已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丝毫没有之前在雾之湖湖畔的那副狼狈样子。
『我到现在都没搞懂』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先不说是怎么一回事,”灵梦的御币给了杉田和岁纳两人的后脑勺各来了一下,“你们大半夜来这里胡闹,起码给点表示吧。”
岁纳捂着后脑勺,一脸苦笑:“我知道啦,灵梦小姐。这次是我们叨扰了,是我们不对啦。”
灵梦看着岁纳拿出钱包,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岁纳将钱包投进赛钱箱后,她才安心的呼出一口气。
看完这一套流程的杉田有点疑惑:“这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有吗?”博丽的巫女笑脸相迎。
“完全没有!”
杉田总算明白,在那般严厉的监督下,岁纳想不捐出所有钱都难。
“工作的报酬是含糊不得的。”灵梦一本正经的说。
呃……光从这点来看,没法反驳。不过巫女大人你为什么要这么严肃的解释啊?
“下次不要再这么胡来了,”灵梦话锋一转,她瞟了一眼在另一边活蹦乱跳的球磨川,“幻想乡不是一个可以随意闹腾的地方,这次虽说是虚惊一场,但你们还经得起第二次折腾吗?”
快被咬下一只手,也算虚惊一场?
杉田不由得在心内抹了一把汗:“我下次出门一定会好好看日子的。”
“不是说这个啊,罢了,还是不说了……”灵梦扶着额头。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要作死,就随他去吧。博丽的巫女最主要的职能还是维持幻想乡内的平衡,而不是为各种小事东奔西走的。能救的就会去救,救不了的唯有一死,这不仅是规则,而且是铁律。
尽管的确如此,灵梦也不打算今晚再去管杉田他们的事……可一想到球磨川以及岁纳身上发生的种种怪事,巫女就没法彻底安心。
“你们要去哪里?我送你们一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一)】
“去哪儿?当然是去吃烤八目鳗吧。”杉田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今天晚上我本来就是想请这两位外界来的小哥,去尝尝那家老板娘的手艺的。”
“你请客?”
听到这儿的博丽巫女难得露出了良善的笑容。
“那敢情好啊。顺带请我吃一次吧。”
杉田差点没被灵梦的话给噎死,巫女大人你吃别人的一点也不手短吗!?不过,鉴于刚刚灵梦替他和岁纳找到了球磨川,再加上……杉田看了看自己那仅有的一张符卡,顿时收起了心思。
在蹭吃蹭喝这一点上,博丽灵梦向来是当仁不让。她才不会闲的没事在三个大男人面前暴露自己银根短缺的事实,自黑可是要有限度的。
“好好好……我请就是了。”
毕竟灵梦帮过他们,而且她还是幻想乡里的名人,岁纳他们总不能什么谢礼都不给。至于岁纳的钱包嘛……那是给神的奉纳,是奉纳,绝对不是什么巫女大人强行索礼,在意这些小细节你就输了!
这话说得,连杉田自己都不信。
灵梦得了三人正式的回应后,颇有些开心:“那我就先去点菜了,你们快点来结账哦。”
话音未落,她就纵身一跃飞走了。你这是得多急……
还在耍宝的球磨川看了看岁纳与杉田,又看了看渐渐隐入夜色中灵梦的背影,忽然说话了。
『我能问一下吗……杉田酱』
杉田很冷静的回应着这位过负荷:“把‘酱’字去掉的话,现在的我会很感激。”
球磨川的笑意更浓了:『那么,我能问一下吗?杉田』
为什么感觉球磨川更欠揍了啊!突然冒出这种想法的杉田不禁捂脸,吓得岁纳以为球磨川又施了什么怪招在杉田身上。
『我只是想知道』面对岁纳不太高兴的眼神,球磨川单手扶腰,脸上的笑容尽写着“冤枉”,另一只手却指着快要变成星星的博丽巫女,『幻想乡的少女都会飞么?』
“…………差不多吧。球磨川君问这个干什么?”杉田一脸狐疑的反问。
『啊』
『我可没有盘算什么哦』
『就是觉得好奇』
『这里的妹子明明知道可能会被人看到胖次和腋下』
『也坚持要飞翔在空中』
『而我们这群没什么可露的大男人』
『为什么要执着于在幻想乡走路啊』
还没等杉田回答,在场的三个男性各自吃了一记阴阳玉,纷纷扑街。
岁纳表示,我和阴阳玉的感情真好。


三位难兄难弟……应该说两位了,就这样来到了那家杉田所熟知的移动货摊。
看到不远处红色灯笼的光,杉田长舒一口气:“终于到了。”
『到了就好』
『你们好重』球磨川依然是那张笑脸,看上去挺萌挺和善的。但一看到被他拖行着的岁纳,正常人估计没几个能笑得出来的。
实际上杉田也抗议过这件事。
“为什么要拖着他?”
“因为我走不动了,头疼。”岁纳那气若游丝的声音传了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博丽巫女的灵符对岁纳和球磨川意外的有效。然而球磨川的能力,杉田早就见识过,是故受苦受难的只剩下了岁纳。
『综上所述』
『杉田你为什么不减肥呢?』
这话好伤人!而且岁纳小哥的话跟我的体重又有什么关系啊!杉田满是怨念。
“算了吧,杉田君……前辈他就那个样。”岁纳好像对于被拖行在地上没有什么抵触感,不如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事。
想到这个,杉田心里就有些恐怖,亦有些同情。
这两个人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事,才会变成这样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二)】
“老板娘,四份烤八目鳗。”球磨川掀起了帘子,被他搀扶着的老主顾杉田出现在老板娘的眼前。
老板娘有些困惑的看向另一边已经开吃的博丽灵梦。
“你这是…………?”
“所以说米斯蒂娅你脑袋空空的啦,”灵梦停下了筷箸,“刚刚不是说了么?我的账由这几位来付。”
当杉田看到灵梦手边那座碟子叠成的小山之时,整个人都傻了。
『老老实实付钱吧,杉田酱哟』说着这话的球磨川一把将躺在地上的岁纳拉了起来,拍去了岁纳身上的尘土。
你为什么吃得这么熟练啊!杉田欲哭无泪。
灵梦倒真是毫不客气,杉田趴在桌上哭丧着脸的同时,她又点了一份茶泡饭。
此时的岁纳被扶到灵梦身旁坐下,看到灵梦再次点餐,不禁有些担心:“灵梦小姐,你吃这么多真的没问题吗?”
“有人买单,当然没问题。”
灵梦合起双掌,一脸感谢的笑:“忘记说了,多谢你们款待。”
『唔,味道不错』
正当岁纳还想与灵梦交谈下去的时候,米斯蒂娅已经将烤八目鳗以及茶泡饭一同送过来了。
『比报纸的味道好多了』
姑且不说球磨川这微妙的评价……岁纳也尝了一口,这家烤八目鳗的滋味的确很好。虽然没有给味蕾带来特别惊艳的感受,但是充分发挥了食材自身的能量呢。
“不是说结账的事,”米斯蒂娅看着整整齐齐坐在她面前的三个新顾客,“我是想问,这两位为什么都带着伤啊?”
即使米斯蒂娅没有指出来,在座四人都知道她在说的是岁纳和杉田。
至于为何是四人嘛…………米斯蒂娅一提出这个问题,灵梦就开始默默的低头吃茶泡饭了。
另一方面,球磨川正大快朵颐,之后还点了酒,没听到老板娘的问题……应该吧。
“呃,这事我们先放在一边。老板娘,我也有个问题。”
笨蛋都看得出来,岁纳是在蓄意转移话题。
只不过,看得出来的都不会说出来,看不出来的已经被支走了。
“我叫米斯蒂娅·萝蕾拉。”米斯蒂娅将三小瓶清酒分给了灵梦、杉田以及球磨川。
“不是问名字啦……米斯蒂娅小姐,您是妖怪?”
“是啊。顾客你为何想知道这个?”
“…………没什么。想问就问了。”
岁纳瞥了一眼米斯蒂娅背后的粉色翅膀:“这八目鳗很有鲜味呢。能再来一份吗?”


“说起来,深夜是这家店最活跃的时候。”
灵梦酒足饭饱,早已离开。杉田便先替她付了帐。
没有巫女的夜店,气氛开始活泛开来。与其说是巫女太过严厉,不如说是发生在这四人身上的事给这家夜店带来了不少尴尬吧。
岁纳不断安抚着满脸肉痛、数着钱包里仅余的那些硬币的杉田;兴致大发的米斯蒂娅,唱起了从外界流入的歌来;有些宠溺的笑着的球磨川,用筷子轻轻敲打着酒杯杯沿,就像在给米斯蒂娅伴奏一般。
就这样,在这略微吵闹的场面中,夜雀的夜店迎来了下一位客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三)】
“欢迎光临。”察觉了又有客人到来的米斯蒂娅止住了歌声,热情的打着招呼。
“老规矩,一份烤八目鳗,一瓶酒。”
那位客人掀开了帘子,熟络的坐了下来。看到这位面庞的岁纳倒是吃了不小一惊。
“小町小姐?”
小野冢小町循声看去,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少年正软趴趴的伏在桌上,努力地挤出笑容朝她问好。他旁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个在拨弄着钱包,碎碎念着什么;另一个一身制服,不过不仔细看的话还发现不了这位制服小哥呢。说起来,这几位有点眼熟啊……
“不是有点眼熟啊,”岁纳感觉主动问好的自己简直就是个笨蛋,“白天不是在无缘冢见过么?”
“无缘冢……?啊!是你们两位啊!”
“怎么了,怎么了?”发现了岁纳那边的异状,杉田收起了钱包,将视线投向了小野冢小町。
“死……死神!?”
他只看了一眼,就受到了惊吓,直接从座位上摔了下来。
“好像有些大条了啊。”小町看着仰面摔下的杉田。
“我又不是来索你的命啦,”试图补救的她,拍着胸脯向在场诸人保证着,“不要那么紧张。”
在这时,岁纳头一次认识到,坐在小町旁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下意识的转过了头,却看到了另一位向小町搭话的人。
『要我的命也没关系哦』
『我的命就在这里』
『拿去就好了嘛』
球磨川举起了他的杯子,微笑着向小町示意。
“都说啦,那是你们自顾自造成的误会。”小町一边说,一边从米斯蒂娅处接过了酒菜。她麻利的拿起酒瓶,给岁纳等人各自倒了一杯:“这一杯算赔礼。”
米斯蒂娅看得十分诧异,反倒是球磨川一点也不在意,径自将那一杯酒喝干了。
杉田还是一脸懵逼,岁纳则是有点犹豫。
“前辈,我还没成年啊,现在就喝酒是不是不大好?”如他所言,杉田为他点的那瓶酒,他一口未动。
“嗬,小哥你不喝就不要浪费啊。”
球磨川还没答话,小町就已毫不客气拿走了岁纳的那瓶酒。
岁纳唯有报以苦笑:“小町小姐是这家店的常客吗?”
“嗯嗯,偷懒的时候除了在无缘冢以及三途川畔,也会来这里呢。”
合着您老这趟又是来偷懒的啊?


“偷懒什么的,听起来很不妙啊。”被岁纳拉起来的杉田,听到小町的话后小声嘟哝着。
“没问题,只是偷一会儿懒,映姬大人是不会责备我的啦。”
岁纳莫名的同情起那位“映姬大人”来了,有小町这么一个部下,那位大人恐怕也是操碎了心。
“而且你们也不要那么害怕,我又不是带走死者之魂的那种死神。在三途川摆渡这个活更适合我。”
咂起嘴来的小町一副很满足的样子,你是哪里来的大叔吗?
“毕竟是死神,不可能不怕吧。”杉田有些无奈。
『我就怕得要死呢』
小町看了球磨川一眼,旋即恢复了爽朗的笑声。
“你在说啥呢?没几个人能带走你的魂吧。”
『不不,那完全是误会』球磨川眯起了眼。
『我可是个容易被女人吸引的家伙』
『或许以后哪天我的魂就会被女人勾走』
『也说不定呢』
小町小姐,杯里的酒水溅出来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四)】
喝酒的时候,多的是闲话。
只因酒酣耳热之际,最易走漏风声。
“话说,小町大人,”醉意朦胧的杉田也趁这个时候,问出了自己以前从不敢问的问题,“我们死后是不是由您来送我们过三途川啊?”
“幻想乡的住民的话,一般都是我来送吧。”
即使一杯杯的酒灌下肚,小町也依旧清醒。如果不是嗅出了她身上的酒气,岁纳根本不敢相信小町居然喝了那么多。
幻想乡的人都是怪物么,这么能喝?
“当然外界也有不少灵魂是我来运送的哦。”小町大咧咧的又要了一壶酒,直接拿着酒壶就开始喝起来,“呼哇……不论是这里的还是外界的,幽灵都不大爱说话呢。”
“最后在渡船上基本就只有我在说嘛,不过倒也不坏。”
“那个……”岁纳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幽灵会说话?”
『不要那样毁灭我的梦想啊,后辈君』
听到岁纳的疑问,球磨川放下了酒杯。虽说他看上去醉得有些昏沉,神情有点不高兴,但岁纳并不认为球磨川真的会喝酒,反正都是骗人的吧(笑)。
『我也想成为死神』
『然后拿把斩魄刀耍耍酷啊』
而且你的后半句很有问题!
幸好小町以为球磨川已经酩酊大醉,只是在说胡话,不然……那画面太美,岁纳根本不敢想象。
“你们既然问了,那我就多说几句吧。”
好不容易找到能够聊天的人,小町也放开了话匣子,她到底还是个喜欢与他人闲谈的死神。
“下面的话,有心的请做好笔记,没那心思的喝完这一杯后就忘掉吧。”她樱色的双颊映出了吃吃的笑,与平时的华丽豪放完全不同。
“过三途川的船,的确是由我掌握。然而想渡河可是要收费的哦。”
“…………啥?”这还要钱?这一点岁纳真是万万没想到。
“很正常吧,”小町则是见怪不怪了,“通过无缘冢,之后的中有之道设有诸多店铺,顾客不拘生人死者,是生意都会做的。”
地狱的财政是有多拮据啊……岁纳向来认为像地狱这种超脱于世间俗物的存在,应该是不大在意钱财这种身外之物的。小町这一番话,瞬间让他改变了对地狱的看法。
岁纳神游天外的同时,杉田开始慌了:“我是个穷人!”
“你想的,跟我想的肯定不一样。”
小町哈哈一笑,将她的闲话继续了下去。


“我要的钱,不是死者生前的钱啦。”
“诸位听好了哦。我呢,撑船运送灵魂渡过三途川;而三途川的宽度,是根据渡河费用的多少来决定。钱越少,河越宽,所以说谁会闲的没事去算三途川的宽度啊。”
有谁躺枪了吧,虽然我不认识,岁纳这般想着。
刚一动心思,岁纳的思绪就被打断了。滔滔不绝的话语从微醺的小町口中倾泻出来,真不知道这位少(大)女(叔)平时究竟积压了多少没说出口的话。
『地狱好过分哦』
球磨川插了一句话,可小町直接无视了。
与其说是无视,倒不如说是小町完全没听见,她现在已完全处于话唠状态。倘若地狱的司职人员都如此话多,岁纳也不是不能理解幽灵为何不说话了。更进一步来说,听不到他们说话似乎更好?
“那么,不是死者的钱,渡河费又是谁的钱?”最关心这个话题的岁纳忍不住发问了。
“是啊,是啊。”
最初提问的杉田,此刻神志已含糊不清了,回话也只能模糊的应答几句。
“渡河的钱是来源于死者的亲友,”小町意味不明的笑着,视界在岁纳与球磨川两人间来回切换,“他的亲朋好友愿意为他花费的金额,便是幽灵用以渡河的财产。”
“也就是说,死后没有亲人朋友衷心悼念与花钱办丧礼的家伙,是渡不了三途河的呐。有幽灵渡河费为负值的话,我会很爽快的把他扔到河里。”
“扔到三途河里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0 03: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