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沉没

[长篇] 【围观众】败者物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五)】
“就算你这么说……”
“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岁纳看了看另一边的球磨川,笑得有些窘迫。那种笑容仿佛是很勉强的在配合小町,尽量不让这位少女扫兴罢了。
“你是不是担心的有点早了啊,小哥?”
“三途河现在离你还很遥远哦,”小町又灌了一口酒,“你不是还活着吗?活着的话,就还有机会认识一群好朋友的,不要这么早放弃啊。”
“活着还能找到自己渴望的东西,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找不到了。因此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轻视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
『嗯,没错呢』
球磨川也发话了,可岁纳很清楚,他的这位前辈绝不是来安慰他的,补刀的成分可能更大吧。
『千万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哦』
接下来球磨川的话,却让岁纳有些意外了。
『所谓死亡,就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事』
『即使生命毫无意义,也请不要随意舍弃』
『因为』
漆黑的少年嘻嘻的笑着。
『这世上除了不被人关心、能够死上无数次的我以外』
『不论是谁,总会有人担心你们的吧』
岁纳只觉嗓子有些干,又有些哽咽。
“…………真是想不到,前辈也会有说出这种话的时候,能来杯酒么?”
小町也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球磨川:“我也没想到,这位球磨川小哥能说出安慰人的话呢。”
『咦?』
球磨川停下了撕咬八目鳗的动作:『我刚才说的话有那么温暖人心吗?』
装傻装到这种地步,总感觉也许是真傻,小町看见球磨川这副模样也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抚自己了。


“总而言之,你们啊多做点善事,多与人交好,这终究是有好处的。”
“另外,虽然有些事不太想说,但在这里还是提出来告诫你们一下吧。”
岁纳接过了球磨川倒的那一杯酒:“是什么事如此让小町小姐您难以启齿?”
“啊啊,还是三途河船钱的事。”说到这儿,小町就很是伤脑筋,“我是以船钱来判断善人恶人,罪行固然是由映姬大人裁定,可死者品行好坏的端倪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然后呢……?”岁纳瞅着被递过来的那杯酒,心里有些忐忑。
他想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将这杯酒直接喝下了肚。
“船钱难赚,就是这么一回事。”
“噗——!”小町刚说完,岁纳一口老“酒”就喷了出来。
“你到底让我喝的是什么啊”,假如小町仔细地观察岁纳投向球磨川的眼神,她应该能读出这个意思吧。
不过三途川的死神却满不在乎,她最注重的是刚刚在谈的这个话题。
“可以这么说,德行好的人在外界越来越少了啊,这让我很困扰。明明真正的富裕不仅仅是自己变得富有,还能够造福他人,为什么外界能够明白这种思想的人逐渐的少起来了呢?”
我觉得当前的我比小町小姐你还要烦恼,岁纳微微咳嗽着。
前辈果然还是前辈。
这是岁纳唯一庆幸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六)】
“对了,小哥你们是外来人吧?如今的外界对金钱的看法,到底是个什么样呢?”
小町为了获得答案,转向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的岁纳。
岁纳瞪了球磨川一眼,却没有忘记回答小町的疑问。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只知道有一个前辈曾这么对我说过,‘钱比生命重要的多,遗失了钱包换成谁都会悲伤,但如果我死了是谁都不会悲伤的’。嘛,这些话也不值得参考啊。”
球磨川眯着眼,露出了平常的微笑:『后辈君,那可是前辈的教诲,哪里不值得参考了』
“有什么能够参考的?”岁纳亦笑着反驳。
“人们捡到钱包会很高兴,然而他们看到我则完全开心不起来。”
“也就是说,我的生命在大家看来,已不是‘钱比生命重要’的地步,而是他们都不屑于用钱去衡量。”
“‘这小子的性命也配用钱对比吗’,大家肯定是这么想的吧。”
『意外的积极啊,后辈君』
不,这哪里积极了?听到岁纳这番话的小町开始有些凌乱了。
谈笑之间,岁纳面前又一份烤八目鳗下了肚。刚才球磨川倒的那杯液体着实把岁纳坑得不轻,岁纳急需吃点什么来恢复味觉。
“客人还要点八目鳗吗?”夜雀嗅到了生意的味道。
『当然不要』
球磨川摸出了杉田的钱包,又从自己的兜里摸出了几张皱巴巴的日元,数都没数便递给了米斯蒂娅。
米斯蒂娅略微清点了一下:“客人真是阔绰呢。”
看到这一幕的岁纳有些无奈,虽说球磨川花了他自己身上的钱,但前辈怎么能够这般平静的从别人的腰包里摸钱出来啊!?
『都说啦,我不擅长计算』球磨川仿佛看出了岁纳的无奈。
“跟计算没什么关系吧?”
只是木已成舟,此时的岁纳心里盘算着,以后可要好好地报答杉田。
这当然是后话了。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三人组在米斯蒂娅动人的嗓音以及小町的注目中离去了。
这回他们的情况比来的时候要好得多,来时是一个人拖着两个伤者;走时是两个人共扶一个醉汉。就倒下的人数看来,大有进步,真是可喜可贺。
不过以杉田现在的状况看来,少不得被上白泽小姐一顿训了。
“…………外界的人金钱观变动好大。”
小町凝视着手中提着的酒壶,自嘲也似的笑着:“是眼中只有利的人越发的多起来了呢?还是有德行的人逐渐变少了呢?”
“果然还是不明白啊,钱什么的,欲望什么的,统统不明白。”
小町原本颇为苦涩的讽笑眨眼间就转变为开朗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闲暇时喝一杯才是极好的!”
话音未落,小町后脑勺不知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这就是小町你又一次偷懒的理由?”
“映姬大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七)】
此刻站在小町背后的,正是乐园的最高审判长四季映姬,学名四季映姬·亚玛萨那度(手动滑稽)。
小町还没来得及回头去看,阎魔大人就已拿着悔悟棒在空中虚晃了六下,差点就又打在小町的后脑勺上。然而摆渡的死神很明白,即使她回头去看,映入眼帘的一定是映姬大人满脸的黑线吧。
也许还能看到映姬大人额头上的十字路口?
“本来以为上次小町你被教训过了后,已经有所反省了……”来自彼岸的阎魔嘴角微微的抽搐着。
“结果无论说你多少次,你都完全没听吧!”
小町更不敢回头了:“我以为映姬大人还在做花占卜。”
“花占卜”这三个字好像是映姬的一个小忌讳,小町刚一说出口,映姬手中的悔悟棒晃得更厉害了。
“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再去做一次花占卜!小町你也真是的,明明尽早将工作做完,就可以好好休息,为什么一定要挑有活做的时候偷懒啊。”
“等灵魂都运送完毕后,我可很有兴趣听听你这次的理由呢。”
话语是轻松的,但气氛也压抑的过了头吧?连身为无关人员的米斯蒂娅,都被映姬的气势吓到抱头蹲防了。
至于为什么小町可以看到抱头蹲防的夜雀嘛……
“还有刚才离开的那三个人类,小町你认识他们吗?”
映姬大人的注意力被移开真的是太好了,小町如是想到。不过那两个小哥也的确有点不寻常,难怪映姬大人会注意到他们。
“算是认识吧,今天路过无缘冢的时候遇见的。”阎魔的部下谨慎地回答着,“那两个小哥是挺不正常的,罪业很深重呢。”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想法什么的』
『完全没有』
球磨川摸着下巴,看起来是在认真的思考。其实岁纳觉得,他绝对什么都没在想。
『呐呐……我说后辈君,你明知道我很不擅长思考吧』
岁纳瞟了他一眼,只是默默地压下自己的姿态,使得自己搀扶杉田的时候可以变得轻松一些。
『死神这些,完全只能让我联想到斩魄刀吧?』
“除了斩魄刀,还有其他东西么?”
『喂,起码要保持对前辈的尊敬哦』
『我还能想到破面和虚!』
没救了,这货彻底没救了。岁纳试图扭头不去看球磨川,但由于杉田需要搀扶的缘故,是故完全做不到。
“小町小姐提到过的有关三途河船钱的事,您真的没有任何感想?”
『感想是死神也要收钱?』
你那么一脸天然的看着我,我也没法回答你啊。
『再说了,三途川、阎魔、死神、斩魄刀之类的』
“麻烦前辈您不要再提斩魄刀了!”
『过负荷不是每天都能看见么?』
『我们每天看到的,不都是地狱吗?』
『思考后辈君所说的那些事,不也毫无意义么?』
这时的岁纳,吸收了球磨川的这些言论后,忽然认为思索小町那番话的自己
——简直蠢到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雀的烤八目鳗(八)】
什么都看不到,杉田想着。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啥啊……
终于意识到自己尚处于睡眠的杉田,迷迷糊糊的起了身,揉了揉双眼想努力去看清四周的状况。他一边让自己快点变得清醒起来,一边试着去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我邀请岁纳小哥他们去吃烤八目鳗,处理完球磨川的问题后,在老板娘的店里遇上了死神……”
是了,自己好像还问了小町大人一些问题。不过那时候问了什么呢,杉田完全想不起来。
“完全想不起来啊,果然不该喝醉的。”
“是啊,杉田先生的确是不应该喝醉的呢。”
……先生?
杉田的视线终于恢复了清晰,他又仔细打量着周围的摆设,这是……寺子屋吧?
这里是寺子屋,那就代表着……
“唰——!”不远处的拉门被很果断的拉开了。
出现在杉田眼前的,正是寺子屋的主人上白泽慧音。她身后跟着两人,一人是这里的常客藤原妹红,另一人则是昨晚杉田邀请的客人之一——岁纳常世。
慧音老师看见杉田这副模样,着实有些伤脑筋。
“明明叮嘱过你们不要随意带岁纳君和球磨川君离开人间之里的啊……”这话也不知是在对杉田,还是在对藤原妹红说的。
道歉的却是岁纳。
“那个……很抱歉,我拦不住。只好跟着去了。”
“这不是岁纳君的过失,不必为此而道歉。”
“慧音老师您如今已回到寺子屋,也就意味着……”杉田猜测着,“岁纳小哥的事情已经打点好了?”
上白泽慧音眯起了眼睛:“当然打点好了,而且我还有寺子屋的一群孩子要教育啊。更何况,即使将无缘冢的委托给拖延,我也不会停下村子里的教育事业的。杉田先生您在想些什么呐?”
为什么此刻的慧音笑得很不善啊?藤原妹红看着上白泽慧音的笑容,都有些发怵。
那不是你的错觉。
岁纳都可以发现杉田额上的冷汗了。
“那么,我还有事想找杉田先生‘好好谈一谈’。妹红和岁纳君,能稍微在外面等待一小会儿吗?”
“没问题!”
藤原妹红很爽利的给出了回答,同时一把扯走了还未反应过来的岁纳。
祝你好运。
这是杉田从岁纳离开时的眼神里读出来的唯一一句话。
天要亡我啊!面无表情的杉田在内心如此呐喊着。


岁纳恭恭敬敬地给藤原妹红倒了一杯茶,动作娴熟,有如自己就是寺子屋的主人一般。
“话说回来,”岁纳的举动让藤原妹红觉得颇不是滋味,“慧音帮你们找到了筑屋的人啊。”
藤原妹红看向岁纳的视线中多了一丝玩味。
“差不多吧,虽然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岁纳温和的笑着,并没有太将藤原妹红的不自在放在心上。
“虽说猜到了你们要住在无缘冢的理由,但我还是不能理解啊。”接过茶水的藤原妹红没有急着喝茶,“无缘冢是多危险的地方,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不知道。”
岁纳笑了笑:“住在那儿是前辈的选择,我就算质疑,也没什么意义吧。”
“那个球磨川啊……”
藤原妹红想到那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少年,固然他的气场给人的感觉很不自在,只是他身上的确有一种能带动周边气氛的能量。
这种能量对球磨川这个人而言,真的有用吗?藤原妹红也只能这样想一想,因为说出来的话,肯定要被那家伙嘲讽一句『想这个有什么意义啊』吧。
“你们不搞出什么乱子来,就可以过得很安稳。”
藤原妹红最终还是决定给他们一些忠告,自然是出于自身的目的。
“正常情况下,在这里物质上没有太大问题。可思维上,尽量适应这个幻想乡吧。”
“还有符卡规则,你们懂么?”
岁纳仔细地听着藤原妹红那姑且能称为讲解的几句话,手上沏茶的功夫依旧安稳。
“捣乱……啊。”
他的声音非常之小,以至于几近被倒茶声淹没。
“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一卷总结】
虽然没人看得到,但还是说说吧。
第一部分更完,唯一的感想是蛋疼……
然后就是字太少,跟吧里许多同人相比,字数不是一般的少,是二班的少(手动滑稽
第三就是球磨川禊这种形象我不太会刻画,也许是我不够中二不够BT的缘故。
以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体不明的异状(一)】
由于幻想乡略微闭锁的大环境,是故,这里的住民都是比较喜欢接受新事物的。然而新鲜劲一旦过去,幻想乡的居民就会将那些曾引领过时尚的事物给忘得差不多了。
人间之里的人们也不例外。
只是人类比不得妖怪的长寿,在妖怪看来不过一瞬的潮流,却足够他们high上好一阵了。稗田家的存在也有尽量控制人们这种情绪的作用。
如今的人间之里又迎来了一阵新潮流,不过人们并没有为此而感到兴奋。


“消沉……?”
稗田阿求虽说接受了自警团杉田的拜访,但心里此刻是有些茫然的。
“是的,”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杉田,其焦急之情已显露在脸上,“如果只是一小部分人变得颓丧,那也就罢了。可情况越来越糟糕,不仅是普通居民,连自警团里的不少人都开始沮丧起来。”
“如果人类都失去了求生的想法,那就不是糟糕,而是糟糕透顶!”
慢慢理解状况的稗田阿求神色渐渐变得凝肃,敛起了之前和煦的笑容:“杉田先生有什么线索吗?”
杉田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线索呢。我现在只能尽力去激励那些没有斗志的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说着这些话的杉田也一改平日的吊儿郎当,语气有些沉重:“再这样下去,人间之里将会无人耕种,无人经营;假如有妖怪袭击,也会无人反抗。”
“我明白杉田先生您的焦虑。”
稗田阿求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应该会有人出手处理这个问题吧。”
而且这已经不只是问题了,而是……
异变!
异变让幻想乡失去安宁,是必须有人将其解决的。
“对了!”杉田忽的想起一件事,“阿求小姐您如果说线索的话,我是没有。但我从那些颓丧的自警团团员身上搜出了这么些东西。”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带来的那个小包裹里的东西展示在稗田家的家主面前。
“…………书?都是书吗?”
稗田阿求反倒有些惊奇了,书算是她最常接触的东西了,为何频繁与书接触的自己完全不受影响呢?
“我不敢肯定。”杉田的回答是审慎的。
“我只查出了这些书,不知道还有没有与这些书类似的东西。听其他没受影响的伙计说,那群变得萎靡不振的家伙看了这些书后,先是异常昂然,不久后整个人的活力就像被抽干一样,变成如今这低沉的模样了。”
“看后会让人消极的书,是吧?”
“还不只一本。”杉田补充也似的说着。
“这种情况,想必没人会视若无睹吧。”稗田阿求思考了一下,“灵梦也该感觉到不对劲了,现今恐怕正在解决异变的途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9: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体不明的异状(二)】
“使人变得消极的书?快让我看看!”
雾雨魔理沙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无比兴奋的格子和服少女:“小铃你那么兴奋干啥呀?”
说是这样说,魔理沙还是老老实实的将那本书交给了本居小铃。
本来想要借书的魔理沙,偶尔和小铃提到了近来村里的异状,“顺手”就拿出了从那群受害者那儿找到的怪异书籍。
怀着“可能是妖魔书”的想法,普通的魔法使便试着去询问小铃的看法。
本居小铃,她家经营着人间之里的借书屋“铃奈庵”,自是藏书丰厚。基于这个原因,再加上小铃能够读懂任何书的能力以及对书籍的爱好,使得她对奇异的书籍尤其是妖魔书特别感兴趣。
在稗田家还在讨论如何处理这个骚动的同时,本居家的小书虫红色的瞳仁里正闪烁着光芒。
那种光芒魔理沙是不可能不清楚的,没错,小铃这时的神态与她平时在魔法方面取得进步时的兴奋如出一辙。
即使是如此,魔理沙也没有忘记警告小铃。
“人间之里的许多人看了这些书后都毫无干劲,小铃你最好小心点。”
“没事啦,”深橘色的双马尾欢快的摆动着,“有魔理沙你在嘛!”
毫无危机感啊!比灵梦还没危机意识!
系统消息:雾雨魔理沙被彻底击败!
“先让我看看……”
识文解意的爱书人没有理会一旁的魔理沙,径自施展起自己的能力,开始去阅读这本书……


“很普通的书。”二岩猯藏做出了判断。
作为曾在外界生活过的妖怪狸首领,她见过的书并不比小铃少。
“普通的书能造成那么大的骚乱?”她的同伴封兽鵺显得颇为不高兴,“如果的确只是普通的书,那么妖怪的尊严就一点都没有了哦。”
“这些书是很普通啊。”
猯藏哂笑着:“然而依附在这些书上的东西却不普通。”
“你是说……”
“怎么解释比较好呢?依附在这些漫画书上的事物,就像是怨灵一般的存在。”妖怪狸首领打量着地上这些由她和封兽鵺收集而来的漫画书。
“不过,据我所知,这种漫画书应该只有外界才有。就算流入幻想乡,唯一会出现的地方是无缘冢,所以可能真的是怨灵作祟吧。”
“先不说这些,你不觉得这种事态很有趣吗?”
“你不是挺不开心么?”猯藏有些奇怪地反问。
正体不明的妖怪“库库库”地笑了起来。
“引发这个异变的家伙,你难道一点兴趣都没有?”
“要说兴趣嘛……也不是没有。”猯藏意味索然的看着她的这位伙伴,“就是我们处境有些微妙,博丽的巫女还有其他人(自)等(机)不会放任不理的。你要是认为被博丽巫女再退治一次也没关系的话,不妨试试。”
随即狸猫就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当然,我会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你哦。”
忽然,一阵旋风夹杂着话语打断了两者的对话。
“果然你们是幕后黑手吧?”
说曹操,曹操到。
妖怪狸略为无奈的瞥了刚刚落地的红白巫女,“你们”……?还“幕后黑手”?合着直接被默认为最终BOSS了啊。
但她们两位都明白,“对博丽灵梦解释地上这些书是怎么回事”这种举动根本毫无意义。
先打了再说,毕竟这里是民风彪悍的幻想乡啊。
另外,这种被当做大BOSS的感觉似乎……也不坏。
狸猫与正体不明之妖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符卡。
“所以说,不要自顾自的打过来啊。”
“哼,这次一定要让你回想起夜晚妖怪的恐怖!”
宣言之后,又一场符卡决斗在命莲寺外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9: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体不明的异状(三)】
总而言之,现在幻想乡两大主(自)角(机)不是在不相干的地方打架就是在铃奈庵挂机,基本处于无法调查的状态。这对尚在稗田家讨论的阿求和杉田而言,无疑是个很坏的消息。
唯一幸运的是,杉田似乎察觉到了这点。
“说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灵梦大人她们向来都是一路打过去吧?”
“她们如今真能查出什么吗?”
这些问题,稗田阿求也没有办法回答。
毕竟是那个既懒散又没有危机感的巫女嘛……
稗田家的家主唯有打起了哈哈:“我们还是相信灵梦她的运气和直觉比较好。”
“姑且不论这些,”杉田收起了自己想要解决这个异变的狂妄心思,“鄙人以为,在出现切实可行的措施前,我们应该尽量回收这些书。”
“小心的回收这些书籍,对正常的人类来说都不是问题。只是凭我们自警团仅余的一小部分人,恐怕难以胜任这个工作。”
稗田阿求很快明白了杉田的意思:“假如说是需要人力,稗田家自会大力匡助,杉田先生安心就是。”
“还有一个问题……”
“…………?”
自警团的代理队长看着满脸疑惑的御阿礼之子,神情有些尴尬。
“本来我们想找藤原队长来协助慧音老师来主持大局,却怎么也找不到人。据慧音老师说,她也不在迷途竹林的家中。”
于是问题来了。
“您知不知道呢?关于队长她到哪里去这件事。”


迷途竹林、寺子屋、永远亭,这是藤原妹红最常出没的地方。你问为什么有永远亭?这个嘛……少说为妙,哈哈。
在没有宴会的情况下,在其他地方看见这位蓬莱人就很稀奇了。
正因如此,逗留在铃奈庵的魔理沙在看见藤原妹红进来的时候,心里实际上是很讶异的,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你感到奇怪,是吗?”白发的少女单刀直入,说破了魔理沙的心思。
魔理沙大大咧咧的笑着:“是有点啦。一直不知道你会来这种地方。”
爽朗的黑白少女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我也是第一次来。”藤原妹红的态度依旧很冷淡,上白泽慧音不在这里的当下,她这副姿态可以理解。
“那么,有何贵干呢?”
魔理沙偷偷觑了一眼另一边仍然埋头看书的小铃,自作主张的做起了主人范。
“书的事。”
藤原妹红牵了牵嘴角,算是在笑:“那边那位……是铃奈庵主人的女儿,对吧?”
“我找她有事想问。”
“你也有事想问她?”
“想问的问题,大概和你一样。”
即使藤原妹红对人间之里并不大关心,可她也觉察到,这个异变再不解决早晚得出乱子。
正在两人不咸不淡的聊上了几句的同时,小铃很利索的将书合上了。
魔理沙见状,刚想要询问小铃对这本书的看法…………
“啊,回答这种事好麻烦。今天关门,歇业啦。”
得来的却是这种慵懒的答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9:3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体不明的异状(四)】
这么快就中招了!?
魔理沙一副呆滞的表情,合着自己之前的提醒,小铃完全没听。
藤原妹红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因为她看到了小铃手中那本自己已经很眼熟的书。
“你为什么不先弄清楚情况,再让本居家的来读这本书呢?”这话是对魔理沙说的。
黑白魔法师笑得有些难看:“我哪里晓得小铃这么快就受了影响啊!”
“啥……?我受了什么影响啊?”
当事人却浑然不觉,好像打出生以来就是这般模样。她仍然保持着读完书后那懒洋洋的神情,完全没有什么干劲。与其说小铃变得奇怪起来,不如说她根本没认为自己变得奇怪。
对小铃来说,自己的举动如常,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疯狂的人从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疯狂,可清醒的人知道自己很清醒,这明显是个滑稽的现象。
不过,尽管小铃成为了一个懒人,该知道的她还是知道的。
因为…………
“你说‘回答这种事很麻烦’,那就是说你清楚这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咯?”
这点洞察力藤原妹红终究是有的,不然她也白活这么多年了。
“…………是啊。”小铃有些嫌弃的看向白发的少女,“只是我有这时间回答你,还不如多读几本书呢。”
这欠揍的语气,为什么总是让藤原妹红想起了某人呢?
“就说一下啦,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魔理沙一边努力去拜托她,一边盘算着如何从这里拿几本书出去“泄愤”。
泄愤什么的……就算小铃中招后态度变得不逊起来,那也不是她的错吧,我是这么理解的。
然而魔理沙不这么看,应该说,她就是想找个借口拿书而已?
“啊,好啦好啦……我说就是了。”
小铃摆了摆手,原本充满活力的双马尾也耷拉了下来。
“这本书,似乎是因为被原来的主人使用的太久了,是故沾染了主人的气质呢。”
“主人的气质?”
好奇宝宝魔理沙追问着,求根知底的表情看得小铃愈加厌烦,只想赶紧打发了事。
“对,气质。了解付丧神的话就明白了,不了解的话请自己查资料。我只提一点,道具变为付丧神是受到人类意念的影响,而书作为一种道具,也是会受到意念感染的。”
“你的意思是……”藤原妹红大胆地作出揣测,“气质作为意念的一类,从而让这些书产生了变化。另一方面,作为接手这些书的人,就受到了书上气质的感染咯?”
“类似吧。既然你们搞清楚了,那就出去吧。”
这回小铃连“请”字都没说,直接将两个客人给赶出去了。
话说,魔理沙和妹红这次也算不上客人来着。
“真没料到,小铃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魔理沙整了整帽子,随即拾起了被小铃扔出来的扫把。
至于藤原妹红,是因为小铃看了看没什么好扔的,因此幸免于难。
“魔理沙有兴趣么?”此时的蓬莱少女,突然释放出一股异常强大的气压,将黑白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什么?”措手不及的魔理沙勉强回着话。
“把那个幕后黑手揪出来。”
“打成沙包。”


魔理沙没敢抬头去看藤原妹红的表情。
当时的她有一种感觉,假如她真的去看妹红的神色,她的心灵绝对会受到污染。


“你们说,这场异变与你们无关。”
“鬼才会信你们的话哩!”
灵梦训话也似的说着,大狸子……二岩猯藏也只能无奈的笑。
封兽鵺虽说仍然不怎么服气,但由于这次决斗又输掉了,她好歹收敛了些。
“我也只是收集这些书罢了,”猯藏眯着眼,微微扶住镜框,“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次异变,倒是有些线索。”
“线索……?”
“这些书基本都是来自外界。”
“再说的直接一点,拥有的外界书籍越多的人,嫌疑越大哦。”
灵梦渐渐安静了下来。
“是他么?不会吧?”
封兽鵺可能没留意到,但妖怪狸的首领是注意到了的。
巫女的神色很古怪啊,猯藏如是想着。
她还没来得及继续观察下去,红白巫女就飞走了。而飞的方向是……
魔法森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9: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体不明的异状(五)】
说到收藏书籍最多的地方,首推红魔馆的大图书馆,那里浩瀚的藏书根本不是铃奈庵这一家小小书屋能够比得上的。大图书馆保存的除了魔导书以外,也有一些外界的书籍。
那也只是一些而已。
真要说外界书最多的地方,那应该是香霖堂了吧。
是的,介于魔法森林、人间之里以及博丽神社三地之间的香霖堂作为外界道具汇集之处,想当然的,其主人持有外界书籍数量肯定也是幻想乡里最多的。
二岩猯藏想到了这些后,很快就明白了灵梦接下来真正想去的地方。
“要跟上去么?”
“没必要。”猯藏摇了摇头,“我没有去香霖堂的想法。”
“嗬,你是故意引那个巫女去那里的吧。”
“我只是给出了我的想法。”
妖怪狸首领微微压低了自己的帽沿,然而在封兽鵺看来,这只狸猫坏坏的微笑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
“那个巫女……博丽灵梦,如果你以为她是听风就是雨的那种人,那你就太小瞧她喽。她自己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又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我的意见,才会想去那个道具屋看看的吧。”
“虽说我没和那个半妖店主打过太多交道,但巫女去了他家的店,少不得一场闹腾了。”


『所以说』
『跟你谈了半天』
『你真的一圆都不愿意加?』
“抱歉,人情是人情,生意归生意。”森近霖之助强势的切换入“生意模式”(当然是自称的),冷淡地拒绝了眼前这个少年的报价。
『又在骗人,你又不是jump里的反派』
『哪里有什么“生意模式”可以切换的』
“真要说起来,”森近霖之助双手合拢,“你才是名副其实的欺诈师吧,球磨川君?”
坐在香霖堂的半妖店长面前的,正是球磨川禊。
『森近店长,你这么说简直超~~~伤人』
球磨川一脸严肃的开始了看起来是说教的说笑,然而经常和他有业务往来的霖之助很清楚,这种说教估计球磨川还没说三句,就已经把下面的话给忘光了,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的确不会谈论“哲♂学”。
在讲大道理方面,球磨川的智商与鸟差不多。
尤其是在口胡方面,霖之助有着强烈的自信,能够完爆球磨川。
只是,在这种能力上击败球磨川……你为何能那么自负啊?
果然,球磨川刚说两句,他想说的大道理已忘得差不多了。
『我之前想说什么来着』
“回到正题吧,这本《人间失格》,我顶多用两本漫画书来换。”
…………别的先不提,为啥我总觉得,森近霖之助这家伙是个奸商呢?
『奸商!』
球磨川直接脱口而出,完全忘记来到幻想乡后他讹了这位可怜的白发店长多少道具。
你们俩如今其实半斤八两。
不过这明显是亏本买卖,球磨川自然是不依的。他虽然看不明白《人间失格》,但在岁纳提点下,好歹也知道这是本名作。
只是对他来说,名作就是能够多换点jump或者日元的存在。
太宰治泉下有知,定会欲哭无泪(笑)。
正当霖之助想出言反驳时,一声大喝远远传来。
“霖!之!助!”
要糟,灾星要来了。这是霖之助听到这声大喝的第一反应。
可惜这声大喝的主人只给了他思维上反应的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9: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体不明的异状(六)】
等到半妖店长回过神来,眼前尽是飞扬的尘烟。不论是球磨川,还是导致这里烟尘弥漫的罪魁祸首,霖之助纷纷看不见他们了。
过了好一阵子,霖之助的视界终于变得少许明朗起来。
霖之助最担心的店门现在完好无损。
他还没来得及感到庆幸,就又发现堆叠在门旁的门板已彻底被撞坏了,门板后面的墙也被撞出了一人大小的洞。
“灵梦啊,”森近霖之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如此冒失?”
似乎在回应着霖之助的问题,相对的角落里出现了一道不断咳嗽的声音。
“霖之助,你就不能收拾收拾店铺嘛!”应答却和问题根本对不上。
“是否打扫是我自己的事。”
对于霖之助来说,看书获取信息比无谓的打扫要来得有趣多了。博丽灵梦也没有想着再揪住这种问题不放,霖之助爱不爱整理店铺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本来被毁坏得差不多的门面,在两人闲谈之际,陡然的恢复原状了。
烟尘四溢、墙上开洞、门板断裂,这些事情好像全都没有发生。
“算了,我这次来是有事找你。”灵梦轻咳了一声,终于发觉到香霖堂的异状,“说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刚才啊,我不是鲁莽的俯冲进来了么?明明给你的墙撞了个大洞的。”
灵梦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手则指向自己“进来”的方向。
“霖之助,你看,洞没有了哦。”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原因啊……”霖之助平静的看着灵梦。
看来是真的不知道,霖之助没有必要在这方面说谎。
想到这点的灵梦顿时失去了兴致,可她并没有失去目标。来都来了,她顺路瞧瞧香霖堂又收入了哪些外界物品:“《人间失格》……?”
“你知道这本书?”
“不知道,这是外界的书吧?”
灵梦细致的检查着这本书,总觉得有些古怪……
“如你所言是外界的书,这本《人间失格》可是外界的名作。”说到这里,霖之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灵梦检查书的手也突然一抖。
“霖之助,这本书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是无缘冢吗?”
博丽巫女虽然懒散,但还是对霖之助经常去无缘冢搜集外界道具这件事有所了解的。
“呃……勉强是吧。无缘冢那里新来了一群住户,《人间失格》我是从他们手里换取的。”
看着灵梦将《人间失格》放回原处的半妖店长,回答得十分坦然。实际上霖之助没有告诉灵梦,他与无缘冢的新住户常常有业务往来这件事。香霖堂的店长可能是认为,这么好一个不受限制的道具流通管道,越少的人知道,对他越有利吧。
霖之助在应付灵梦的同时,他方才回忆起来的事亦渐渐明晰起来。
他似是随意的瞟向灵梦将《人间失格》放下的地方,一、二、三……三本周刊少年jump,除了这些以外,还有……
霖之助没有再看下去。
因为灵梦早已察觉他眼神的异常,在店长分神的时候,她默默拿出了灵符。
灵符对半妖也是有效的吧?想到这儿,灵梦不禁露出了微笑。


“你要问,就不能好好问吗?”刚被一阵痛殴的霖之助抱怨着。
“我只是觉得,很多时候不打一顿的话,即使想求证,很多家伙都不会老实的。”灵梦摸着下巴,笑着看向霖之助。
那明显是不怀好意的笑!
不知是由于什么,灵梦挑起了符卡决斗后,霖之助一直没还手,彻底处于单方面挨打的状态。
就算这样,霖之助除了衣服变得破破烂烂以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损伤。明明自己没有手下留情的,灵梦若有所思。
“不要在我面前想那么失礼的事情啊!”
霖之助叹了口气:“灵梦你猝然挑起符卡决斗,是几个意思?”
“在与我对话之时,霖之助你的眼神为什么那般游移?”
“计算损失。”霖之助觉得自己真是败给她了。但根据符卡规则,败者必须支付说好的代价,也许灵梦所要的“代价”就是从他这里套取真正意义上的情报吧。
“…………你计算损失真的有用吗?”灵梦歪着头,“反正你都没在好好营业。”
森近霖之助依然很淡定,至少表面上很淡定:“这点灵梦你就不用管了。”
“你说是损失,你都损失了什么,说出来让我听听。”习惯了霖之助的冷淡,灵梦摆出了一副“把你不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的姿态。
“就是那本《人间失格》。本来好不容易在谈价方面压制球磨川君,结果你出现一阵大捣乱。最后球磨川君带着三本漫画书以及一些日元趁机跑了。”
“球磨川…………?”
听到了有点耳熟的姓氏,灵梦语气颇有些不善。
“这本《人间失格》是他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8-16 08: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