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沉没

[长篇] 【围观众】败者物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0: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格的人(一)】
“的确是他的,出什么事了?”意识到灵梦脸上的不豫之色,霖之助在检查完自己的眼镜后,提出了他的疑问。
“那个家伙…………”
霖之助并未得到灵梦确切的回应,却只听到了一阵磨牙声。
是有外面的耗子窜进来了吗?
“霖之助你知道那个球磨川住在哪儿么?”稍微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后,博丽的巫女将霖之助的思绪拉回了香霖堂。
半妖店主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他是外来人,留在幻想乡的外来人大多住在人间之里吧。”
“人间之里?”
曾和球磨川接触过的灵梦隐隐有这么一种感觉,球磨川那种人会住在人间之里的话,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可是杉田作为人间之里的原住民,灵梦还是认识的,认识程度当然只限于脸。
也许该找杉田问问。
“要监控的人最近太多了啊,各种忙不过来。”
小声嘟哝着的红白巫女,有些不甘的离开了香霖堂。
终于送走这位姑奶奶(划掉)灵梦了,而且她这次似乎没有拿走什么东西,没有听到灵梦刚才那番话的霖之助在内心长舒一口气。
每次灵梦和魔理沙来到这里的时候,总要带走一些东西,给他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虽然霖之助不太计较这些,但这种损失能免则免。
与道具的流失相比,他也不再关心“球磨川究竟干了什么能让灵梦如此不满”这件事了。现在的森近霖之助,已经对阅读新入手的《人间失格》感到跃跃欲试了。
即使《人间失格》这本书很早就出版了,霖之助也是第一次真正得到这本书。他从无缘冢得到的一些道具,有些他自己都还没搞明白,就被灵梦、魔理沙甚至八云紫那个妖怪贤者给拿走。
“让我看看……”目送灵梦远去的霖之助,此刻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而在刚才灵梦弄乱的那堆书里找寻他刚刚换来的《人间失格》。
…………书呢?
一通翻找后,霖之助的那头白发显得有些蓬乱。他为了找回那本《人间失格》,开始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绪。
对了,灵梦来这里的时候拿过这本书!
想到书可能是被灵梦拿走了,他唯有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说幕后黑手什么的,难道藤原你知道掀起这场异变的是谁?”
“本居家的那么一说,我就清楚弄鬼的是谁了。”藤原妹红虽面无表情地说着,但魔理沙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位蓬莱少女紧捏着的拳头都已冒出火星来。
对这样的藤原妹红,雾雨魔理沙颇有些困扰:“你知道是谁的话,快告诉我啊。”
困扰的原因是,不知道现在这个状态的藤原妹红到底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至于为什么以“出格”为前提,大家不要多问。
“在以不弄错犯人的大条件下,我得先找一个人。”
“…………你想找谁?”黑白魔法师觉得,如今还是紧紧跟住藤原妹红比较好。
不论是从解决异变的意义上,还是在维持稳定的前提下。
“杉田。”
“人间之里自警团那个小队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0: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格的人(二)】
“是怨灵在作祟吗?”物部布都刚安置好一位村民,结果又来了一个受害者。
这时的人间之里正处于绝赞混乱中。
不知为什么,变得消极的村民越来越多,杉田等一小撮人根本忙不过来。即使稗田家也分出了人来帮手,可就是经不住人多。没有办法,自警团的代理队长唯有向命莲寺以及神灵庙求助。
基于这种情况,熊孩子布都作为神灵庙的代表之一,也暂时定下心去援助陷入混乱的人间之里。
“这种感觉,就像那时候的宗教战争啊……”看到无数悲观的村民,她如此思量着。不过,在秦心的那次异变里,人们悲观,却没有绝望。
而现在的人们,不仅绝望,还拒绝希望。
与不停激励村民的杉田一样,命莲寺的主持圣白莲也试图以佛法唤回人们的希望,可都是徒劳。
“我们活着都是没有意义的。”
“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除了不幸以外,我什么都看不见。”
最后只换来了这种颓废之语。
光是这么安抚,一点作用也不会有。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布都已很明白这点。
就在布都思考着解决问题的要诀时,一个不安抚村民的人出现了。
“杉田在这里吗?”
声音的主人有些淡漠,然而恰到好处的透过了鼎沸怨声,传到了在场所有清醒者的耳中。
这声音挺耳熟啊,布都念头一起。随后,杉田的惊呼证实了她的判断。
“藤、藤原队长!?”

藤原妹红来这里的路上,走一段路,就看到一群绝望了的村民。每看到一群村民,她脸上的阴影就愈深重一分。
魔理沙唯一能庆幸的是,藤原妹红来到杉田这里时,脸没有变得黢黑。
“杉田,我有话问你。”
可你的杀气完完全全发散出来了啊!杉田整个人都被你吓得瘫倒在地上了啊!
而唯一能镇得住藤原妹红的人,如今还不在这里。魔理沙本就不擅长处理这种状况,原本活力满满的她这次也姑且保持缄默了。
“藤原小姐还是先冷静一下比较好。”意识到有些不妙的布都,代杉田开了口。
物部布都虽然喜欢放火,还经常有人想砍死她,但总的来说,待人态度还是可以的。
布都的劝告藤原妹红似乎是听进去了,白发的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脸色恢复平日的淡(三)然(无)。
“那个……有什么事吗,队长?”有些战栗的杉田,好不容易在其他自警团团员的协助下站了起来。
“慧音上个月带你去过无缘冢,是吧?”
“算是吧……难道有问题?”杉田小心翼翼的给出了答复。
“你既然去过,那应该知道球磨川那个魂淡的家在哪儿。带我过去。”
这俨然是一副命令的口气。
杉田是大感疑惑,藤原妹红从没有用这种语气跟自警团的团员说过话。她与杉田等人的力量差距的确很悬殊,只是她名为队长,实则一直没有摆过上级的谱。
更何况,一开始的表情那么凌厉,是吃枪药了么……?
“容我多嘴问一句,”为了保险,杉田还是鼓起了勇气,“藤原队长您要去球磨川君的家做什么?”
“我要烧了他的家。”
“立刻!”
“…………啥?”
在场所有人都能看见,杉田的脸上此刻写着一个大写的懵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0: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格的人(三)】
杉田愣怔的看着眼前的藤原妹红,过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他们的队长不是在开玩笑。
可你第一反应看着我是什么意思?物部布都固然有些恼火,可她终究还是克制住了,没有把自己的不高兴表现出来。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在藤原妹红与杉田两处来回扫视的魔理沙完全摸不着头脑:“本来是要解决异变,这跟放火烧屋有什么关系?”
魔理沙的问题,在场没有一个人回答。黑白唯有将询问的视线投向了另一处的尸解仙,至于布都嘛………………
挂着温厚微笑的布都只是摇了摇头,并不言语。
“请问队长,您找球磨川君是…………?”杉田清了清有些嘶哑的嗓子,试图以比较轻松的态度去面对藤原妹红。
在这里为数不多能与藤原妹红谈论球磨川的,也就只剩下杉田了。其他几位,要不然是不认识球磨川,要不然就是与球磨川交情很浅的居民或自警团团员。
毕竟,在球磨川他们甫到幻想乡,暂时居住在人间之里的时候,没几个人是愿意与球磨川交好的。
“那位小哥,周边气氛挺诡异的。”荞麦面店的老板是这样说的。
如果球磨川是妖怪,那也罢了,大伙都可以理解。因为再怎么古怪,来人间之里的大妖怪好歹还会遵守幻想乡的规矩。
但球磨川是个人类。
其实就杉田个人看来,岁纳给人的感觉亦是有点扭曲的,只不过不像球磨川那样过分而已。大家却宁可多与岁纳交流,而拒绝球磨川,怎么说都有些不公平吧。
想是这么想,杉田自己也不敢去那么平等的看待球磨川。这种想法,同时体现在了当下与藤原妹红的对话中。
藤原妹红敏锐的感知到了杉田的犹豫:“你有顾忌?你在顾忌什么?”
杉田苦笑,摊着双手。
“藤原队长,假如我什么都不做,就告诉你箱庭在哪里,这样不太好吧。”
“……原来是说这个啊。本以为你会老老实实告诉我,果然是被那群家伙影响了么?”
藤原妹红眯起了双眼,愈加彰显出了她的狂气。
“还真是没想到呢,你会要求符卡决斗什么的。”
闻得藤原妹红此语的众人,忽然都明白了什么,顿时全场一片哗然。
然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少年,你以一介平庸人类之身去挑战藤原妹红,简直是弥天大勇啊!


旁观的物部布都是相当惊异的,魔理沙则相对冷静一些。
“人类的勇气……呵,该说是无谋吗?我已经多久没见过了呢?”
开口的却是本该有点受到震撼的物部布都。
一直没说话的命莲寺主持,没有出面来阻止这场无谋的决斗,反而在思索着什么。
“杉田队长一定会输的吧……”一旁的自警团里,很快就传出了这种声音。
“输也没关系。本来就会输的啊,我是知道的。”承受着周围视线的杉田,神色极其坦然。
“即使我输掉了这场鲁莽的决斗,也不值得伤感。”
“所以说,要打就快打。”藤原妹红有些受不了,在“想尽快解决异变”的意义上,“再说,你又为何要打这一场。”
“没什么,就是感觉恼火而已。”
杉田也拿出了他可怜的唯一一张符卡。
“我只是无法忍受,拒绝希望的大家。”
“仅此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0: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格的人(四)】
话说,杉田的符卡……藤原妹红从未见他用过。
与其说藤原妹红从没看杉田用过,不如说她根本不需要知道这件事。
这是当然的吧。
经常骚扰人间之里的弱小妖怪大多都被藤原妹红以及上白泽慧音轻松解决,杉田等人根本派不上用场;而现在不少大妖怪都是知道幻想乡的基本法的,一般不会在人间之里随意闹事,杉田他们这群自警团员更是没了用处。
就算杉田号称是自警团里屈指可数的强者,在藤原妹红看来,那水准也只是很一般,甚至是很弱小的程度。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典型代表。
比下虽不知余多少,但比上是远远不足。
“需要我有所限制么?”毕竟这里是人间之里,当众随便痛殴一个比较普通的人,藤原妹红总觉得不太好。
“不需要。”
杉田一脸的决然,然而旁观的有实力者都看出了他的紧张。
周围的人群又是一阵躁动。
藤原妹红盯着面前的这个做出了决断的青年,这使得杉田愈加抓紧了自己的符卡。
“灭罪……「正直者之死」。”
凝视良久,白发的蓬莱少女最终做出了符卡宣言。


如果藤原妹红的弹幕是网,那么杉田如今要抗衡的就是一张天网。
虽说弹幕可以用擦弹的方式躲过去,不过以杉田现在的条件是完全做不到的。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力量加持,唯一能让他人稍微有些侧目的,是他的剑术。
他所谓的非常识力量,能让他做出这么一张符卡就已是竭尽全力了,更遑论其他。
既然是这样,他就只有这么一条出路了。
对,使用他的符卡。
只是,这也是他唯一一张符卡。如果在这里用掉了,那么藤原妹红接下来放出的弹幕,他就再也没有办法闪避过去了。
没有人明知自己会输,还会直率地挑起决斗的。
是故杉田之前说的那番话,本来全被旁观的多数人当做玩笑忽略过去了。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杉田依旧毫无迷惘的使出了他的符卡。
在他的符卡奏效的那一刻,物部布都隐约看见了杉田的表情。
那是一副早已认定自己必输无疑的神情,内里夹杂了些沮丧。
“我不是开玩笑啊!”假使布都会读心的话,兴许能读出那层沮丧的含义吧。
“试验「恶行循环」。”
唯一的符卡,唯一的宣言。
随着杉田的宣言,他符卡中的招式也彻底展现了开来。那是相当稀疏的剑形光弹,在旁观者看来根本不值一哂,普通的人只要注意一下轨迹,就可以躲开这所谓的“弹幕”。
人们都在关注决斗的时候,神灵庙的风水师则在想相异的事物。
恶行……吗?似乎有趣起来了呢。物部布都如是想。
就在她打算去观察藤原妹红之时,两方的弹幕正式接触了。
杉田的符卡没有像观众所想的一样,被藤原妹红的弹幕轻易击破。与之相反的是,两方招式相遇,反而产生了爆炸。
弹幕相碰,一方力量较强时另一方的弹幕会被抵消,力量相等则是相互抵消。可这次是爆炸,在场诸人没有几个是料想到的,包括杉田、藤原妹红这两个当事人。
这番景象让一向崇尚火力的魔理沙也受到了触动,她也是第一次知道,杉田持有的符卡居然这么强力。
姑且不论众人内心的惊叹,决斗引发的爆炸卷起了阵阵尘,遮掩了人的眼。
“咳咳咳……”元气少女魔理沙同样被烟尘弄得阵阵咳嗽,“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后再去询问这两位吧。”
回应她的,是物部布都。她的情况比魔理沙要好得多,或许是由于身为尸解仙的缘故。
过了好一阵子,风烟才慢慢地散去。
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完好无损的杉田。
杉田举起了双手,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举双手,可他起码还知道此刻的自己要说些什么。
“我的符卡全被击破,我认输……咳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0: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格的人(五)】
“按照约定,告诉我,球磨川的窝在哪里。”
相对于被尘土呛到了的杉田,藤原妹红好像没有受到爆炸的影响,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球磨川君住的地方,其实我也不大清楚,大致是在无缘冢的一个角落。”杉田挠了挠头,“我去的那几次,一般都是岁纳小哥带我去的。凭我自己根本没法找到箱庭……也就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啦。”
“那个箱庭难不成有什么机关吗?”
“这个…………”提到这个,杉田就相当尴尬了。
藤原妹红倒是看出了杉田的狼狈,一语道破真相:“看你的样子,你没法看出那里设下的机关吧。”
杉田左右看看,不发一语。
貌似在杉田这里也套不出什么情报了,藤原妹红如此想着,人类的身份终究有其局限性啊……不过,刚才那一阵弹幕也着实值得赞赏呢。
“你那招不错,还有改进的空间。”
说完这番赞赏也似的话,藤原妹红便同雾雨魔理沙一同离开了。
留下了一群因刚才的弹幕战而失神的人,以及一个昂然的败北者。
“大伙不要愣神!”
出声呐喊的人正是杉田,方才的失败反而使得他激昂起来。
“快和我一起去帮助那些变得消沉的人!”
他的呼喊,让出神的协力者们回到了现实,继续着他们救助的工作。
只是…………
杉田这会儿发现了一件事。
“布都大人和白莲大人呢?你们谁看见了?”


“没有看见哦。”有这么一个人回答了。
这个声音的主人,是杉田近来最熟悉不过的人了。
“老弟你居然来村庄了!”杉田有些高兴,对他而言,又可以拖人下水了,“言归正传,岁纳老弟可以帮我个忙吗?”
来者正是箱庭的另一名居民,岁纳常世。
岁纳看到周围的景象,是有些困惑的:“可以是可以,但杉田君你得先说清楚,村子里如今是怎么个情况?物部小姐和圣大人曾经在这里逗留过吗?”
昔日在人间之里盘桓的他,曾和神灵庙、命莲寺的一些人士打过照面。是故,岁纳才会这么问。
而且刚才这里似乎还火光冲天,发生了爆炸来着。这句话,他也并没有说出来。
远离人烟的他,对村子无法正常运行的现状更关心一些。
“好不容易来村子里卖点东西,可都被告知那些老板出了点状况。手里的存货暂时没法脱手,我很着急的。”说到这儿,岁纳就有些头疼。
箱庭的主人球磨川禊本就是个不管事的,作为同伴兼下属的岁纳,唯有扛起了箱庭生计的大梁。
不过,他似乎在经营上觉醒了意外的才能呢,明明在外界各种经商失败。
“先不说这个。”
既然岁纳在这里,杉田觉得有必要跟他谈谈藤原妹红的事。
“藤原队长刚才怒气冲冲的来找我,说她和球磨川有话要说。”杉田到底还是不敢透露藤原妹红要火烧箱庭这个消息的。
“我因为不清楚缘由,最后还是告诉她了。想必队长正在往箱庭去的路上……”
“没问题吧?我做的。”
怒气冲冲的不死鸟少女?
还盘问杉田箱庭地址?
现在更是在往那儿去?
这问题简直超级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0: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格的人(六)】
“岁纳老弟你怎么了?满头大汗了哦。”
杉田看着岁纳的脸变得一会儿青一会儿黑,没好意思笑出声。
“不要笑啊!”岁纳仿佛有些气急败坏,对得起这四个的字是他的表现。
他跺了跺脚:“早知如此,我就应该过来让你闭嘴的。”
“喂喂,不要冤枉好人啊,”杉田故作夸张的摊开了双手,“我可是被藤原队长痛扁了一顿呢,老弟你这么说就太不够意思了。”
岁纳已经被“藤原妹红即将降临箱庭”这个消息折腾得够呛,没了心思再去与杉田笑闹。
“杉田君,我的货物就交托给你照看了。”说着这话的同时,岁纳迅捷的将一个包裹“交付”给了杉田。
只是,在杉田看来,把货物随便朝地上一扔这种举动怎么看也不像是交付。
杉田还没来得及打趣,岁纳就踉跄的踏出了他的步伐。
开始了他的奔跑。
“嘿,老弟你这是……!?”
杉田意识到了岁纳的离开,岁纳却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走之前只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千万别弄丢我的货物哦!”
自警团的代理队长呆在那里,望着岁纳渐渐远去的背影,又瞅了瞅地上的包裹。
“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啊?”杉田喃喃地说着。
他已将过负荷的一员这般慌张的理由彻底忘却了。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白泽慧音看向杉田携带的那个包裹。
在岁纳离开后,杉田将他托付的包裹一直带在身边。即使杉田尚是忙于指挥与救助工作,他也没有落下这个包裹。
杉田对包裹里的内容很感兴趣,可总没有机会偷偷打开来看。而且,岁纳只说了不要弄丢,没说不能打开,因此自己私下打开看一眼也没关系。就在杉田一边如此想着,一边抽空去解开包裹上的布时,人间之里的守护者出现了。
受惊的杉田不禁手抖了一下,才解下一部分的布包立马脱手。
连脚步声都没有,正常人都会被吓到吧,杉田如此开解自己。
“能解释一下吗?”寺子屋的老师扫视着从布包里掉落出来的漫画书。
直面上白泽慧音友善眼神的杉田,连忙摆了摆手:“慧音老师,我没有偷东西啊!”
“哦——?”
你为什么要拉长语调啊,慧音老师!
“慧音老师,”杉田此刻一脸的义正词严,正气凛然,“您要清楚,偷东西在人间之里可是犯罪。身为自警团代理队长的我,怎么可能会带头行鸡鸣狗盗之事呢!?”
“中国成语学得不错。”上白泽慧音颇为高兴,“但这并不能解释你刚才的举动。”
“都说了,不要提学习啦!”
杉田的正气瞬间就萎了:“我刚才只不过在检查货物而已,没别的想法。”
“检查出了什么呢?”
“如您所见。”杉田指着地上散落的漫画书,满脸写着无语。
……………………对了,漫画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0: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身经百战,无一不败(一)】
这个标题总给我一种病句的感觉啊。——岁纳常世。


本来气冲冲的飞向无缘冢的藤原妹红,突然降落在再思之道与无缘冢的交界处。
“你这是怎么了?”不知其所以然的魔理沙也随着落了下来。
“有人跟着我们。”
藤原妹红头也不回地说着,却没有蓄意压抑话语中的不客气:“不要在我面前躲躲藏藏,命莲寺的。”
蓬莱少女的话使得魔理沙多少有点惊讶,反而被戳穿行踪的圣白莲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命莲寺的主持就如此落落大方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两位请不要认为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圣白莲的姿态凛然端庄如旧,却也不掩饰自己的歉意,“我只是想问问两位,是不是对这场异变的主使者有所了解呢?”
“想要知道的话,当面问我们就好,没有那个必要隐藏在树林里跟踪我们DA☆ZE。”魔理沙脸上一丝介意的神情都没有。
说是这么说,其实魔理沙恐怕连这次异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没弄明白。
开朗的黑白魔法师不介怀,不代表藤原妹红也一样。
“哼……想问什么,在这里直说吧。”
她虽然没有回头,但在场的两人都能感觉到她的不高兴。
“箱庭是什么地方?还有,球磨川是谁?”知道藤原妹红的不悦,圣白莲便也开门见山的发问了。
将这次对话尽早结束,在圣白莲看来,应该对谁都好。
“所谓的箱庭究竟是何处,我也不清楚。”
前一个问题,得到的是出乎圣白莲意料之外的回答。
“协助球磨川那个魂淡筑屋的是慧音,杉田听说那时候帮了点小忙。球磨川他们居住的大屋也是由他们自己起的名,‘箱庭’这个名称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不然也不会去问杉田了。这句话藤原妹红没说,但圣白莲心知肚明。
“箱庭这个名称还真是颇有深意呢……”圣白莲若有所思。
“深意什么的,我不管。”
『深意什么的,我也不懂啦』
“现在最重要的是……”
『如今最紧急的是……』
“把他家放火烧了!”
『回箱庭把书藏好』
…………
……………………
…………………………?
貌似有回话的人存在,藤原妹红很快意识到了这点。
『所以说』
『三位美丽的小姐逗留在这里做什么呢?』
僧侣、魔女以及不死鸟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正拿着漫画书的黑衣少年。
球磨川禊。
发现了目标的藤原妹红,笑容变得狰狞起来。


藤原妹红没有指明那个少年是谁,可魔理沙与圣白莲依据她此时的表现,已大概猜出了七八分。
在这三位看来,即使球磨川的脸被他手里的漫画书遮住了,然而他的气场依旧是那么恶劣。
“跟村子里的书所沾染的气质差不多。”圣白莲很快做出了反应。
圣白莲的判断一般不会错,毕竟出家人不打诳语。更何况,魔理沙也有一种感觉,这个正津津有味看着书的男人不仅是这次异变的诱因,而且不是个善茬。
她的直觉向来没怎么出错。
“球磨川,”藤原妹红一笑起来,面部就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你原来回来了啊。”
被提到的球磨川,就像没有看到藤原妹红的和善微笑一般,歪着头的动作给在场的人一种懵懂之感。
『这不是妹红酱么?好久不见,你今天不辞劳苦的来见我,难不成是想我了?』
这话糟糕的槽点太多,以至于完全无法吐槽。
只是,球磨川这一露头,只要视力稍好的人都能看见他脸上的血迹。
这时圣白莲才嗅出了这个男人一身的血腥味。
之所以一开始没发现他浑身是血,应该是由于衣物本身深邃的颜色以及再思之道彼岸花传来的味道,从视觉与嗅觉上遮掩了血迹吧。
尽管如此,鲜血对他而言仍旧毫无意义。
这个男人像之前无视藤原妹红的表情一样,忽略了圣白莲的眼神。
转而向三人投来了充满笑意的视线。
『请不要打断我阅读友情、努力、胜利的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0: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身经百战,无一不败(二)】
傻里傻气的装傻,以为有原因的话就可以得到原谅,只会让恶行恶性循环而已。如果不做的过火就称不上正义。——云仙冥利


三人感觉,那不过是一瞬间。
等球磨川再次映入她们视界的时候,翻看漫画的少年早就走到了她们的身后。
“站住。”
这是藤原妹红的声音,她如今终于压下了火气:“你甩下那么一句话,就走开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
『在这里和三位打招呼』
『没有意义而已』
球磨川所立之处传来阵阵纸张与衣物的摩擦声,并未掩盖他的话语。他仿佛是故意效仿藤原妹红之前对待圣白莲的态度一般,没有回头,径自取出了类似手绢的东西擦拭着脸上的血渍。
看来本人也有自觉啊,魔理沙想着,可是为什么球磨川现在才想起来处理血迹呢?
更何况,球磨川是什么时候来到她们背后的?为什么自己、藤原妹红甚至圣白莲都没有察觉呢?
『自己的疑问都说出来了啊,黑白的小姐』
转身后的球磨川,脸上和手上的血迹都已被擦得干干净净,连衣服也……
咦,衣服?
一看到球磨川那整洁的制服,魔理沙的思路就有些凌乱了。
接下来,黑白魔法师的思考完全被打断。
之所以没有继续思索下去,是因为魔理沙下意识的道了歉:“啊,抱歉。”
自己又为什么要道歉呢?
魔理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正在变化。思考在扭曲,人格在改变,唯一能够保持的是理性。
而这份所谓的理性,就像渐渐煮沸的温水,即将把自己这只青蛙热杀。
『真是不好意思』球磨川自顾自的解说着,就跟没有被这种异常所扭曲一样,『刚才在路上突然跑出一位自称仙人的小姐呢』
…………仙人?有些眩晕的魔理沙更晕乎了。
『啊,真希望那位小姐能更体贴一些』
『我还在忙却非要和我搭话』
『我的自我介绍还没说完,就朝我脸上扔盘子』
毫无章法,这是球磨川构筑的语言给魔理沙的印象。
『我心想,乱丢盘子多浪费啊』
『所以』
但是,这句话除外。
『她和那群追赶我的妖兽』
『全被钉在树上了哦』
『像圣人那样』
染满血的回忆宛如铺天盖地的弹幕,冲击着魔理沙的思维。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庄严肃穆的吟诵声,立时击碎了血腥的幻象。
苍天不改,紫樱依旧。
改易的,只有这里的人。
此时的魔理沙是半跪在地上的,她有些恍惚的抬头张望。
只见藤原妹红已经做出了临战架势,沉吟着“南无三”的圣白莲脸色平静如常,然而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不满。
『什么嘛』
『开个玩笑罢了』
『我可没有说谎呀』
不远处的制服少年,单手扶腰,满脸笑容。在魔理沙看来,他好像理所当然的在装着傻。
“喂,”魔理沙可以听得出藤原妹红语气中的愤怒,“你把物部布都给怎么了?”
『没有怎么』
少年的笑容不变,可给人以一种失去了生机的感觉。
『就是被螺丝钉给钉在了树上』
正如字面意义上的。
『仅此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0: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身经百战,无一不败(三)】
做了坏事的话,应该说对不起吧。——黑神目泷


那种血腥在魔理沙看来,不是什么错觉,更不是什么想象,而是自己身临其境所感知到的真实。
正因如此,刚刚那番景象才如此可怖。
『哎呀,一个小小的招呼而已』
『不用行此大礼』球磨川好奇的看向半跪着的魔理沙,『那么小姐您到底怎么了?』
魔理沙依旧很元气的笑着,只是她的笑容略有几分尴尬。
“没什么。只不过想要作弄人的时候,被人占了先机罢了。”黑白魔法师一边说着,一边拍去自己衣物上沾染的樱花瓣与尘土。
“不过这也让我确信了一件事。”
“你,就是异变的主使者吧。”


“开什么玩笑……”
目瞪口呆的杉田正接受着从上白泽慧音处得来的爆炸性消息。
“人类能够制造异变什么的,简直是天方夜谭啊!慧音老师!”
上白泽慧音只是静静地摆弄着手中那本漫画书:“我也很惊讶。”
“但我大致察觉到了,这本书与在村里引发异状的书携带着的某种事物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她的声线依然平静而温和。
“精神力、意志力薄弱的人,很容易被这种事物影响,这是我迄今为止唯一能够确定的事情。”
笃定的语气,让杉田难以怀疑她是在说谎。
“我不敢妄言箱庭那两位是这场异变的诱因,然而根据杉田先生你说的话来看,肯定与他们脱不了关系。”
说到这儿,上白泽慧音有些欣慰:“妹红这回居然会主动地去解决异变什么的,我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啊。”
原来你高兴的是这个啊?
藤原妹红怒火冲天的事实,故意被忽略真的好吗?
“岁纳小哥早已跑掉了。”
杉田毫不留情的指出了现状:“如今我们想找人问明真相,也没那个可能了吧?”
“不必担心。”
上白泽慧音不改她往日的沉稳,从容的微笑着。
“除了妹红她们以外,那两位巫女也出动了。”
“这应该就没有问题,我是这么认为的。”
杉田有些不能理解:“巫女……?两位?”
对杉田而言,一个巫女就已经很麻烦了,更何况是两个。
“是哪两位呢?”一时弄不明白的杉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博丽的,以及守矢的。”
“后面那位,一直给我一种外界所谓传销员的即视感哦。”
刚一吐槽完,他就立时被一阵青蛙的大雨给淹没了。


『异变的主使者?』
『听起来很有最终BOSS的感觉呢』
球磨川笑得如此轻松愉快,以至于藤原妹红与雾雨魔理沙都不由得放松了些许。
“阁下似乎有能带动周围气氛的力量啊。”
当然,圣白莲是例外。
『既然是这样』
『很好,我就是你们眼中的六面BOSS』
少年不知为何爽快地承认了藤原妹红对自己的指控,气势也陡然为之一变。
『如果说妹红酱是为了那种事要烧掉箱庭』
『那大可不必』
『我就在这里』
『放马过来吧』
正说之际,球磨川的头颅就像被打烂的西瓜一样,爆散开来。
“这算是决斗开始了吧?”藤原妹红掌中现出了炽热的火焰。
与无头焦尸身上的烈火相互呼应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0: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身经百战,无一不败(四)】
生命这东西,消失的是如此简单。——宗像形


火焰灼烧着黑色的外套,尸体的焦味到处弥散。
无缘之冢静得只余下了燃烧的声响。
“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魔理沙口中说着困惑的话语,眼中却映着对面的火。
“你要是觉得我下手太狠,自是可以去助球磨川。”
藤原妹红十分冷淡的回应了她。
“不不不,”魔理沙立马做出了解释,“我只是觉得,这次不该按符卡规则办事吗?”
“就我个人来看,这位球磨川先生不像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人物。”代替藤原妹红说话的,是圣白莲。
“果然你也有这种看法么?”藤原妹红的瞳仁熠熠闪烁着精光,“我是之前跟他小小的交过锋后,才有了这种想法。”
“于是乎,我这次就试试直接打爆他的脑袋咯。”语气轻描淡写得宛如刚吃过一块面包一般。
话说藤原妹红你不是和食派吗?
而且这种感觉好像在哪里曾经有过啊……来自黑白魔法师内心的谜之回忆。
『你这是不对的,妹红酱』
原本躺在不远处的无头焦尸发出了声音。
是的,原本。
“我中意你的,似乎就是这点。”藤原妹红看着恢复原样的球磨川慢悠悠的站起来,毫不遮掩自己杀意的露出了笑容。
方才还在飘散的烧焦气味仿佛挥之不去,还残留在坟冢的空气里。
『哎呀哎呀』
『我还以为是格斗作』
球磨川自顾自的岔开了话题:『没想到是用达姆弹的惊爆作呢』
『这肯定是FPS吧,STG绝对没有这么凶残的说』
“达姆弹什么的,我是不懂啦。”
魔理沙看得目瞪口呆:“说起来你竟然没死,难不成是不死人吗?”
『不死人什么的,我也不懂啦』
球磨川摊着双手,脸上的笑意给人一种“这家伙是不是只懂得微笑”的印象。
『但我还是会死的』
『呀咧呀咧』
『就算我死过无数遍了,我还是不想死』
『真是无话可说呢我自己』
“总之,对方某种意义上说是‘不死’的。”藤原妹红音量压得有些低,“以我昔日与他交流的经历,战斗之前我提醒你们几点。”
“不要倾听他的话语。”
“不要直视他的存在。”
“还有,不要认为自己必胜。”
『三位是要车轮战,还是一起上呢?』
说着这些的球磨川,他的手中已亮出了他的得意武装。
『嘛,不管是弹幕,还是战术』
『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没有任何意义』


“骗人的吧。”
岁纳瞬间否决了自己看到的一切。
视网膜能接收到的,只有红色。红色不仅代表喜庆,也象征着血案。
此刻的景象更像是后者。
不论是仙人,还是妖兽,身上尽皆插满了无数的巨大螺丝钉。
地面上几近粉碎的器皿与爪牙留下的痕迹,都表明这里有过激烈的战斗。
妖兽们有的被钉在地上,有的则是被束缚在树上甚至是半空中。
没有死透的妖兽还在哀嚎,怎么挣命都挣不脱铁钉带来的死亡。
朝着无缘冢的方向,隐隐有一行血脚印。印出的步伐,却没有忏悔。
没有耶稣的自我献身,更没有罪人的以死赎罪。
有的只是死寂。
与徒劳的杀戮。
那是任何人都想从脑海中否定的人间惨剧。
不过在岁纳看来,也有点习惯了。
“应该是前辈干的。”岁纳大概做出了判断,也亏从人间之里一路跑到这里的他能如此冷静的分析,“呼……看脚印,应该是往箱庭去了。”
恐怕会和藤原妹红撞上吧。
“罢了,怎么样都好。”
没有休息的岁纳急忙来到被钉在靠近树墩处的物部布都旁边。
“先救人吧。”
至于球磨川,管他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22 08: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