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557|回复: 5

[中短篇] 【非东方】齿轮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5 14: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试着写了一篇不是东方的原创,如果有什么意见请提出来吧。


齿轮先生
小巷就像永远不会吃饱的怪物,将那三三两两的行人迫不及待的一口吞入,只有一两只老鼠可以从这口中窜出,兴许是在那黑暗中呆的太久,在街道边缘遭受灯火灼烧时,只是迷茫的徘徊。明与暗的交汇处,街口的垃圾桶,瞎了一只眼的野犬无理由的狂吠,土褐色的尾巴上每一根毛都在向上竖起。只有那孤悬着的月,轻裹着雪白薄纱的身体,幽幽的注视着地上的一切。抬起头,看见的是被密密麻麻的电线切成无数小块的夜幕,但又在洁白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月亮的映衬下,爆发出一种奇怪的美感,或许这里的住民都是艺术家,一切不过是这里被设计的一个音符,没人知晓。
走进小巷的尽头,是一间低矮的平房,简单的用红砖垒成,撇开那薄薄的污垢,露出的是石灰的洁白,用铁皮铺成的屋顶,刷上了鲜艳的红色,木质的门扉上,还挂着一盏日夜长明的小灯,孜孜不倦的将这无尽的黑暗所点亮。
“噔噔,”手指的关节在与木门的碰撞中发出了回响。
“你是?”门扉向外微推,是深沉的男声。
“我是先前说过的来采访的记者,可以让我进来吗?”

房子的正中央是一个方桌,洁白的桌布上摆着透明的花瓶,里面是盛开着的如雪一般的小花,桌子有些倾斜,似乎是一个桌脚短了一截。
“拿不出什么好的东西,不要见怪,”记者的面前是冒着白气的咖啡。
“完全足够了。”
“那就好,”声音的源头在她的面前坐下。洗涤的近乎褪去所有颜色的大衣下是有些消瘦的身材,手指微微发肿,满是发黑的茧。黑褐色的头发被打理的十分干净,向内微凹的狭长脸颊上是半闭着的左眼和一个幽黑的空洞,隐隐看去,里面是或大或小的齿轮不停歇的转动。
“记者小姐,你是要采访我的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想要了解各种事情,可以写在杂志上。”
“会对我这种人感兴趣,真是奇怪的杂志,”男人用中指摩擦着自己食指的关节,“我该说一些什么比较好,记者小姐。”
“只要说一说你的经历就好。”
“我的经历啊,”食指始终摩擦着,这似乎是他的习惯,“你要听也无妨。”
“那就和我说说吧,我可以叫你齿轮先生吗?”
“齿轮先生,不错的称谓,虽然我认为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齿轮,但是我或许就是,谁晓得。”
头顶的灯泡忽闪忽明,两人陷于了沉默。
“我的妻子,”男人终于开口,“已经离开了我十五年了。”
“去世了?”
“不,是离异了,”男人黑色的空洞中,齿轮依旧转动,“但我并不后悔。”

男人与自己的妻子的相遇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在一个生产保健品的公司工作——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些保健品是不是真的对身体有好处,但是管它呢——我可以抽一根烟吗?”男人从大衣中掏出了一个金属的烟匣,有一些生锈。
“当然可以。”
“谢谢,”火柴上鲜红的火苗将唇边白色的卷烟徐徐的点燃,“我在那里做销售,你知道的,这对于一个齿轮来说是最常见不过的职业。我的妻子也是干这行的,我们就这样相遇了。”
男人至今也愿意发誓,他的妻子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如同在阳光下闪耀的瀑布的金发,蓝宝石一般剔透的眼睛,粉红色的洋裙紧紧贴合着白暂的肌肤,脖子上是一个巨大的空洞,里面是和自己一样的齿轮——对,她是一个齿轮。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我。”
男人仅仅只是记得他和他的妻子的第一次相遇,那是一个还飘着一点雪的冬日。她的妻子那时仅仅只是穿了一件淡黄色的棉衣。
“为什么蹲在这里,”男人记得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这里有一朵新开的花,”那个女人转过头微笑,指尖所指是一株淡白色的小花,天空而来的雪似乎随时都会把它压垮。
“是啊。”在那两人之间,花轻轻的摇晃,就如同记者头顶那盏高悬着的的灯

“但是你们还是离婚了。”
“是啊,这倒是真的,”男人深吸着唇边的烟,“你想必对这个没有什么兴趣吧。”
“不,我有兴趣。”
“哼,奇怪的人,”烟灰从唇边落下,“真的不要吃些什么吗?”
“谢谢,但是不需要,在我看来你真的不像是一个齿轮。”
“我就把这个姑且看做一个夸奖吧,”男人嗤笑着,“在你们看来,什么是齿轮,什么是人类——不会进食,不会抽烟。”
“……”
“我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一个人类,我过着人类的生活,吃着人类的食物,享受着人类的生活,那时有一种很风靡的零食,长长的塑料棒子,里面是各种颜色的糖浆,你肯定没有吃过。”
“确实没吃过。”
男人的记忆中,他的母亲很爱他,他的印象也仅限于如此。复杂的事情从他出生以来他就不会描绘,只是闭上眼,让一切搅和在一起罢了,或许他对于母亲的印象就是这种东西。
“我的母亲不知道我是一个齿轮,当然,最初我也不知道,知道我的眼睛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磕中了——踢球时摔的。”
血淋淋的眼眶中,只有齿轮在搅动,没有生气,雪白的墙面,明晃晃的灯光,身着白袍,表情被口罩遮掩的护士,母亲似乎仅仅只是跪在地上哭,伸手想要把她扶起,可是终究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男人摸着自己的下巴,把那燃烧着的烟头在烟灰缸中熄灭,“我之后就是一般齿轮的生活,闭上眼,睁开眼,让一天过掉,上齿轮的学校,过齿轮该过的日子。”
“毕竟是一个齿轮呢。”
“确实如此,可我还是觉得我是一个人类,”男人又点燃了一只烟,“我从来没有改变过。”
“你恨你的母亲吗?”
“恨?怎么可能,”男人只是吸烟,“知道我是齿轮后,没有继续把我当成人类,而是让我过齿轮的生活,和同为齿轮的人玩乐,但我还是认为我是人类。”

“你要去那所大学,那可是只有人类才考的取的大学。”
“确实如此,但是我还是想要试试看,”男人依稀记得当初的回答。
他最后也确实考取了,他的身边包围着人类,或许包围这个词并不是过于合适,单确实如此。
“然后,我就越发发现我与他们的不同,他们是人类而我只是齿轮,无论多么努力都赶不上,这就是人类与齿轮的差距。”
“……”
巨大的城市,灯火与喧嚣永远不会停息。
“我和他们一起玩乐,一起去饭店,甚至一起去逛妓院,我也一直把自己当做他们的一员。”
无数的人们高唱着歌曲,欢乐是这里唯一的主题。
“可是,我还是错了,我不是人类,我只是一个齿轮。”
分明是在同一地点畅享愉悦,分明是在同窗中,一同苦读。
男人回忆着那道老师布置的课题,当初他早早地离别了同学,将自己独自一人关于房中钻研,他究竟是如何思考,如果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就证明了自己比那些人类更厉害吗?到底是不是这么想是不得而知的。
“老师这个问题很简单,”在他看来最为愚笨的人类也将答案上交,而自己无法拿出,那哼哼作响的鼻子在他看来就像嘲弄。

“之后怎么了?”
“之后怎么了,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追赶,只是如同巨人追赶着无法触及的太阳。但最后还是去了那家保健品公司,然后遇见了我的妻子。”
“我还想听听有关于你妻子的事。”
“之前讲到哪里了——我和我的妻子离婚十五年了。”
“但你并不后悔。”
烟灰缸中只有无数的烟头,“我永远也不会后悔。”
男人和妻子恋情是十分顺利的,尽管男人明白自己有很多的缺点。两人坐在被阳光晒得愈发温暖的草地之上,男人侃侃而谈,普希金的诗,莎士比亚的戏,一切的一切,就算妻子完全听不懂,可是妻子仍然是微笑。
“我爱我的妻子。”
“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她?”
“因为我不是齿轮,不是人类,什么也不是。”男人又吸完了一支烟“人类与齿轮的差距不仅仅只是需不需要进食的区别,是更为彻底的。”
“奇怪的言论。”
“我确实很奇怪,在结婚后不久,我辞掉了保健品公司的工作——就算没有结婚,我也会这么干。”
男人撰写着文字,这是他辞掉工作之后做的事。
“我的妻子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不应该和我在一起——她应该找一个有钱的齿轮,结婚,生子,而不是和我。”
男人明白他是一个齿轮,可是他也早已不仅仅只是一个齿轮,人类的诗歌,故事,音乐,还有人类其他的事物,让他早已变得不像一个齿轮,可是他无法停手,无法阻止自己去追求与思考。
“那是一间不大的房子,我们租住在二楼,楼下是卖烟还有其他一些商品的杂货店——其实只要卖烟就够了。”
“你很喜欢抽烟?”
“不,我讨厌抽烟,很讨厌抽烟,但我无法停止,我离不开烟——刚刚说到哪里了,对了,是那家卖烟的店。”
男人那时的家是极为破败的,用报纸糊上的窗,嘎吱嘎吱发响的地板,斑驳发黄的墙面,暴雨来时,水从那头顶如柱的灌进。
“就算这样还是坚持着。”
“是啊,只有不多的存款和我的妻子。”男人叹着气,黑色眼窝中的齿轮不会停止,“我把我的稿子一封又一封的寄给各种报社,当然是徒劳无功的,谁会在一群人类写的杰作中去选择一个齿轮的拙作。”
齿轮不需要进食,不需要文学、音乐、娱乐,齿轮存在的意义仅仅只是活着。
“我任性的要求我的妻子陪着我,去感受那些不属于我们这种齿轮的事物。”
男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发紫的嘴唇轻抿着。
“之后,就离婚了?”
“是的,我清楚我配不上他,我不属于齿轮,我也不是人类,我什么都不是。”
“成家立业,有自己的小孩儿,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不可以吗?”
“确实如此,我也这么想过,看见在睡梦中的妻子的脸,我几乎就要坚定这个想法,我只是一个齿轮,为什么要追求那么多?可是我已经停不下我自己了。”
月亮使人发狂,每天夜里,男人都会这么想,那安眠中的妻子,金色的卷发在月光下是如此的令人沉醉,那安逸的脸庞不像那饱经苦难的妇人,倒像是那梦中的仙女。男人把笔放下,他明白自己什么都无法给予自己的妻子,他不知道自己的感情,他的大脑张狂着,怒吼着,交杂着,这些是在人类的故事中描绘的情感,不应该属于自己,他愈追求,愈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
“我兴许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一旦停止,我就不再是我自己,我不晓得。”男人摩挲着双手,“我不明白,我终究什么都不明白。”
“……”

“不要紧哟,无论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旁的,”妻子从身后将男人抱住,那点温暖就算是那炽热的太阳也无法与其相比,那么真实,让男人只能颤抖。
男人想要搂住自己的妻子将一切说出,“就这样吧,我们俩永远的生活下去,我不会再做任何会令你变得更加劳累的事情了,原谅我吧。”可是,他终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月亮流泪。
当太阳再度从那东方升起,妻子便准备好了早餐,分明因为是齿轮,就算是不吃也没有问题,大多的齿轮是不会吃饭的。这和以往的早晨并没有什么不同,男人只是摩擦着自己食指的关节。
“那么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就开始试着过一个普通齿轮的生活。”
男人将他的诗歌,音乐,一切人类的事物全都塞进了橱柜。
“可是你还是没有放弃,就算是一个齿轮。”
“是啊,我的脑袋里不断有旋律在徘徊,我最后还是没有坚持下去。”
男人拿起了笔,只是写作,桌下是无数被退回来的信。
“她太温柔了,温柔到我都无法面对她,我愚蠢的选择了逃,可我还是不会后悔。”
“……”

“给了你不错的题材了吗?”
“当然,齿轮先生。”
“我果然还是想要纠正你,我不是齿轮。”
“真是奇怪。”
“或许吧。”
发表于 2018-2-27 10: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先生即视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7 13: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1.首尾呼应首先表明了Mr.Gear的一个性格特点,那就是过盛的表达欲。
“那就和我说说吧,我可以叫你齿轮先生吗?”
“齿轮先生,不错的称谓,虽然我认为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齿轮,但是我或许就是,谁晓得。”

“当然,齿轮先生。”
“我果然还是想要纠正你,我不是齿轮。”

Mr.Gear并不是有着很坚定信念的存在,对他来说摆在第一位的事情是弄清楚自己是什么并证实这一点。在达成这个目的前他苦闷着,也不敢坚决地陈述身份之类的东西,所以会在开头模棱两可地赞同记者“齿轮先生”的称谓。
但是在说完了自己的历史后,对自身存在进行了一次检索后,Mr.Gear却依然选择了否定自己齿轮的身份。对于一个中途才说了如下台词:
“我兴许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一旦停止,我就不再是我自己,我不晓得。”男人摩挲着双手,“我不明白,我终究什么都不明白。”
的角色而言,最后否定“齿轮先生”称呼的言论对于听众来说并没有多少可信度,只是个笑话,即使如此也选择了去表达连自己也不敢肯定(而且刚刚才通过交谈同时进行的自我审视重新拾起)的一厢情愿。这就是Mr.Gear。

2.虽然只是个短篇,设定逻辑不一定有考虑自洽,但有关于齿轮的设定还是可以整理一下的。
一、齿轮的皮肤(碳基生物强度)下隐藏着意义不明的传动机械构件,而这是人类和齿轮人尽皆知的区分彼此的基础依据。
二、人类可能生育出齿轮,齿轮自身也可以进行有性繁殖,齿轮能否生育出人类未知。齿轮的起源多半是基因突变。
三、齿轮的新陈代谢机制不明,虽然不需要进食,但并不是不允许,而且饮食会导致排泄。齿轮的五感相比常人没有明显的缺陷。齿轮躯体的机械比例不明,但至少血液起到了一定的驱动作用。
依据:“那就好,”声音的源头在她的面前坐下。洗涤的近乎褪去所有颜色的大衣下是有些消瘦的身材,手指微微发肿,满是发黑的茧。黑褐色的头发被打理的十分干净,向内微凹的狭长脸颊上是半闭着的左眼和一个幽黑的空洞,隐隐看去,里面是或大或小的齿轮不停歇的转动。
这件大衣一定是Mr.Gear自己洗成这样的,理由的话要分析太多的可能性,所以不赘述。
Mr.Gear提到自己本来是做销售的,后来去做了自由(就是没被出版社看中)作家,现在的工作未知,但应该也不是会接触大量污秽的职业。即使如此这件衣服依然被洗到了褪色,如果光是因为外在环境的污染和做家务的原因导致Mr.Gear不得不洗,那么有些太过夸张了。既然Mr.Gear并没有买件新大衣代替旧大衣(都有钱进行没必要的吃喝了,说不能绝食一段时间买新大衣真的说不过去),也就说明他并不是很讲究的人,如果他这么不讲究,那么光因为大衣的外皮变脏而去洗衣服也很不合理,极有可能是Mr.Gear进食后就会遵循能量守恒原理进行排汗等排泄行为,而服装上的汗渍会使Mr.Gear难受。
四、齿轮和人类的社会地位,应该没有官方书面承认的绝对不同,只不过是各有各的活法。
“那时我在一个生产保健品的公司工作——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些保健品是不是真的对身体有好处,但是管它呢——我可以抽一根烟吗?”男人从大衣中掏出了一个金属的烟匣,有一些生锈。

“谢谢,”火柴上鲜红的火苗将唇边白色的卷烟徐徐的点燃,“我在那里做销售,你知道的,这对于一个齿轮来说是最常见不过的职业。我的妻子也是干这行的,我们就这样相遇了。”
Mr.Gear不知道保健品对身体有没有好处,人类销售者是不可能这么无知的(毕竟吹牛还要打草稿),可以看出齿轮没有保健品的需求或者说生理机制不适用人类的保健品。虽然齿轮作为碳基生物的外壳会成长,但很明显内部的传动机械构件才是运行的根本(从保健品这点来看应该确实是无机质内脏)。
Mr.Gear既然是主动辞去销售工作的,就说明他好歹不是被辞退的,一个齿轮销售保健品能做出还看得过去的业绩,至少说明保健品这种暧昧的安慰剂在这个社会背景还有销路,这个社会的科学技术水平并没有高到夸张的地步(不然就不叫保健品,而是换成营养剂等指向性更为明确的词汇了)。
而在这种前提下,对于齿轮来说,销售却是个最常见不过的职业。
这个社会的科技还不高的话,应该还不至于实现人类所有体力劳动的无人化运营才对。对于齿轮来说,最常见不过的职业不是农民、工人,也就说明齿轮并没有被人类当成体力劳动的奴隶使唤。
“你要去那所大学,那可是只有人类才考的取的大学。”
“确实如此,但是我还是想要试试看,”男人依稀记得当初的回答。

Mr.Gear与其母的对话也说明,这个齿轮和人类的隔阂,比美国种族隔离名义上结束前的黑白纠纷还要浅薄。
那么Mr.Gear是怎么被人类大学老师的题目难倒的呢?
男人回忆着那道老师布置的课题,当初他早早地离别了同学,将自己独自一人关于房中钻研,他究竟是如何思考,如果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就证明了自己比那些人类更厉害吗?到底是不是这么想是不得而知的。
“老师这个问题很简单,”在他看来最为愚笨的人类也将答案上交,而自己无法拿出,那哼哼作响的鼻子在他看来就像嘲弄。

从Mr.Gear的性格来看他应该是选了偏文的专业,那什么样的问题是只有人类答得出而齿轮答不出的呢?
“因为我不是齿轮,不是人类,什么也不是。”男人又吸完了一支烟“人类与齿轮的差距不仅仅只是需不需要进食的区别,是更为彻底的。”
“不用进食”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说是优势才对,但Mr.Gear却将它说成是造成人齿差距的齿轮短板,就说明Mr.Gear退学后思考人齿区别的逻辑绝对不是单纯的生物学角度。
但如果说那老师的问题有故意刁难Mr.Gear的意思,也不太可能,毕竟齿轮勉强考上的人类大学绝不可能是一流的大学,这种学校的讲师既要有出题刁钻的智慧又要有种族歧视的思想实在太过奇怪了。
这里能看出的就是,人类和齿轮的社会地位关系表面上是绝对平行,但在不经意间就能伤害彼此的类型,而且双方出于某种理由必须要被区分彼此。
五、齿轮的思想和人类有差距是被公认的。
“是啊,只有不多的存款和我的妻子。”男人叹着气,黑色眼窝中的齿轮不会停止,“我把我的稿子一封又一封的寄给各种报社,当然是徒劳无功的,谁会在一群人类写的杰作中去选择一个齿轮的拙作。”
结合第四点,该世界观下齿轮的地位也许是思想奴隶。
齿轮并没有极高的生活指标,而且学习能力低下,对他们来说种自己不需要的粮食是难以理解并接受的(不过这无法解释齿轮为啥没去当工厂奴隶,毕竟文中明确说了齿轮能感知温度,所以盖房还是没问题的)工作,为了防止社会矛盾的扩大化(如果是单纯以步兵对步兵的战争来考虑,齿轮由于无需进食和伤口不会感染,所以不需要后勤,具有强大的奔袭能力,而且头脑简单也很容易建立比人类更为简易的指挥网络,所以不是超视距作战的话同等规模的人类军和齿轮军打起来真的没什么便宜好占),齿轮被安排去做了人类世界中较为流水线化的白领工作(所以会计和物流没有销售热门真的好奇怪)。
结合本文的定位应该是讽刺小说,所以齿轮的社会地位究竟是什么也许根本就没有定论,但从所有蛛丝马迹能总结出来的设定来看,齿轮终究还是被工具化的。
六、对于齿轮来说,一般出生时身上就会有碳基皮肤无法隐藏的区域而把内部的齿轮暴露出来,身上所有皮肤完好无损的是特例。
“我的母亲不知道我是一个齿轮,当然,最初我也不知道,知道我的眼睛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磕中了——踢球时摔的。”
然后,人类打从心底无法接受齿轮。
血淋淋的眼眶中,只有齿轮在搅动,没有生气,雪白的墙面,明晃晃的灯光,身着白袍,表情被口罩遮掩的护士,母亲似乎仅仅只是跪在地上哭,伸手想要把她扶起,可是终究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
由于本文并非东方同人小说,而且主题应该是讽刺,所以不先从世界观、人物本质(至于Mr.Gear的本质是不是只是表达欲过盛也无法肯定)开始分析,就无法解读上层的脉络。因此第一部分的分析就是以上这些,即是Mr.Gear最突出的性格特点与该世界观齿轮的定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7 23:07: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感觉到这个齿轮先生和人类的区别。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8 12: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条病毒的感染者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09: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Gear……你是哪个天启四博士里面跑出来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9-20 05: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