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425|回复: 21

[官作汉化] 【喵玉汉化】东方香霖堂 (外来韦编) 第五话 春天的自由人与有良心的恶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08: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京都人形 于 2018-4-7 19:32 编辑

翻译:京都人形
校对:幻想旅人,星期六上线
改图:莱亚

久违地回归东方官方作品的翻译,感谢各位的支持。

THBWiki版链接:https://thwiki.cc/-/1st8

113.jpg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1 喵玉币 +33 萌度 +25 收起 理由
问问136qi + 15 辛苦了~
八意永存 + 1 + 10 + 25 辛苦了~
幻想旅人 +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京都人形使用了火箭弹!蕾米使用了蹲防!火箭弹被弹了回来!本方全灭 [-3 喵玉币]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08: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京都人形 于 2018-4-7 19:26 编辑

(第五春天的自由人与有良心的恶梦

    我所居住的城镇少有积雪,即便残有余雪也不会久存。因此我很难理解春意会让一个城镇觉醒,对我而言,春季只不过是成为了樱花与花粉的季节。
    春假,是在所有长假中最具开放性的假期。这是决定了升学目标、就职对象的人们得以舍弃学生的身份,借此体会短暂的自由人生活的时期;对于升班的学生来说,也能够享受到可有可无般的作业,而名为前辈的巨大权力也会自然而然地附加在身上。重置掉不尽人意的一年,为重新挑战做好准备的时段,这就是春假。也正因此,春假沦为了不上进的人们仅仅在玩乐的时期。
    滋生于春天的万物复苏,已经被飘飘然的伪自由人玷污了。究其根本,为何学校要选在四月开学呢。就像大多数国家所做的那样,在最长的暑假之后开学,甚至是按照历法在一月开学,难道不好吗。
    即便如此,我也并不厌恶春假。与那些只在春假时现身的伪自由人不同,我可是真正的自由人。在社交网络上监视并嫉妒他人的行动,抑或是在自己钟爱的作品被贬低后,明明自己不是作者却无缘无故感到愤慨等等,我从不需要这些共鸣。因为在人们洋洋自得的春假之中,我能够前往其他世界体验原初的春天。在冰天雪地的幻想乡,即将迎来的想必是充盈着生命力的美妙之春。我抱着这样的期待前去幻想乡,却遇到了实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所以在外面的世界,樱花已经绽放了吗?”
    “是啊—,今年虽然是个寒冬,但到了三月以后就突然暖和起来了。”
    “真好啊,有朝一日我也想去外面世界赏花。”
    神社之中,雾雨魔理沙和宇佐见堇子正闲聊着。
    “不不,在外面世界赏花,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事情。顶多是一群伪自由人在公园里从白天就开始喝酒吵闹而已,赏花这种风流的说法我觉得对花太没礼貌了。”
    “伪……自由人?”
    “啊、不,就是一般人的意思。平时受社会上的共同观念阻挠,绝不会大白天就开始在外喝酒的一般人,得到一时的谅解才能去做上述之事,就是这个意义上的自由人。”
    “原来如此,不懂。”
    “因为人们放弃了社会共识,大家都吵吵闹闹乱丢垃圾,很是可怕。”
    堇子似乎是在抱怨,看起来却有些高兴。
    “在幻想乡赏花一定会很美吧——”
    “你就算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外面赏花是怎样的。在哪里不都一样吗?就算说是赏花,也没有一个人会在意花。大家都沉浸在酒和菜肴里。正所谓是团子胜于花。而且我们也吵得厉害,像白痴一样。”
    “哎呀,和想象中比起来,感觉和外面世界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堇子看起来有些遗憾。
    “神社虽然还要一段时间,但山麓那边已经逐渐入春了。虽然现在还没到赏花的时节,但你要想看幻想乡的春天,何不去转一转呢?”
   
    ——冰雪消融,少许地面显露而出。在旧道具店香霖堂,春天要比神社来得稍早一步。
    “到了这个时候,暖炉的季节也差不多要结束了。”
    香霖堂的森近霖之助,对于必然会使自己窝在家中的冬天迎来结束,感到有些寂寞。不过就算春天到来,自己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变。那就是继续窝在自己那舒适的店里,沉浸于自己读书的兴趣。
    霖之助拿起了一本自己钟爱的小说。这是一本描写了现实中绝不会发生的杀人事件的小说,也就是推理小说。由于这是来自外面世界的小说,他难以理解法律和职业、生活方式、小道具等各个方面,但这却令他觉得充满幻想并乐在其中。
    其中,他尤为喜爱的事物,是经常被描写到衔在侦探、刑警口中的,香烟。叼着香烟整理思绪的情景,足以让人想象事件的困难程度。如果他们口中的不是香烟,而是千岁糖或者烤鸟肉串那就很不成样子了。
    然而幻想乡中的人们吸烟只靠烟斗,除此之外,顶多在香霖堂里会有水烟器具而已。被人们称为卷烟的纸卷香烟,很少流落到幻想乡。完全是消耗品的香烟并非道具,就算被人们抛弃也只会成为垃圾,可能因此香烟很难流落到幻想乡。
    即便如此,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香烟也会混在某些行李中流落到幻想乡。香霖堂中,就有几支真正的香烟上架。虽然这些香烟是商品,但却极为昂贵,因此也无人问津。霖之助拿起其中一支昂贵的香烟,用火柴点上了火。
    “用香烟的烟雾微微刺激着眼睛,读着喜爱的小说。这就是所谓的,奢华地度日。权且当作春天到来的纪念吧。”

    ——叮铃叮铃。
    “欢迎光临。哦哦,是堇子啊。”
    “你好—。这儿比我想象得还要冷。就算说是春天来了,也还到处都是雪啊。”
    “残雪,是象征着春天的词语。即便是春天,也不代表雪会完全消融。”
    “这样啊,真是闻所未闻。毕竟我是城里长大的……”
    堇子闻了闻弥漫在店里的烟气,蹙起眉头。
    “……这种气味,难道是香烟?”
    “正是。因为我不觉得会有任何客人光顾,就打算这样度过一段高雅的时间。”
    霖之助得意地在堇子面前抽了一口烟。不过可能是还未习惯,他有些被呛到。
    “什么啊—,你抽烟的吗—?太逊了—。如今抽着烟装模作样,只会被视作没有文化的人。”
    “你、你说什么!?这么说,你不吸吗?”
    “我可不吸。再说我还是未成年人。如今还抽烟的年轻人,小混混里也没几个了。现在还抽烟的,也只有跟不上时代的大叔了。这家店,没有隔离的吸烟室吧?为了不让旧道具带上烟味,你为什么不去外面吸?不过,最近根据法规,很多地方就算是室外也全面禁烟了。据说香烟的烟气,对吸二手烟的人危害更大。所以吸烟的人被嫌弃是理所应当的。”
    “是、是这样吗……”
    霖之助倍受打击。觉得很帅才强忍着去吸的香烟,被小姑娘说得一无是处,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任何优雅了。注意到显然消沉下去的霖之助,堇子连忙加以安慰。
    “不过,刚才那些也只是网上常见的禁烟推动者的说辞。他们可是一群觉得怎么抨击吸烟者都义正言辞的家伙。我还没那么讨厌吸烟,一个人单独吸烟只损害自己的健康我也不会说什么。啊—,不过要是吸烟吸出病,不得不花费昂贵的健康保险,我也看不惯。”
    并不构成安慰的安慰,并没有传达到消沉的霖之助耳中。
    难以忍受尴尬的气氛,堇子逃也似的离开了店铺。

    ——人类村落里,几乎没什么雪。
    堇子走在村庄的街道上,反省着。
    “啊—,糟了—。为什么我要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呢。我有那么讨厌香烟吗?”
    可能是霖之助让她想到了,趁着赏花的劲头而喝起了酒、抽起了烟的、心浮气躁的学生,如此这般的伪自由人,令她心烦意乱。
    “霖之助先生既不像是未成年人,而那里又是他自己的家,更遑论他有没有吸烟,我也没道理去指责他。他说过就算是外面世界的香烟,在这里也是极其珍贵的,我一定让他感到不快了吧。对了,下次给他带点烟好了。”
    就算这么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买香烟。她更不知晓,如今未成年人并无法买到香烟。
    “没必要在意啦—。香烟也没那么贵重啦。”
    内心深处有人说道。
    “说的也是。还是换个心情尽情领略幻想乡的春天吧。”

    就在这时,有人大声喝止了她。
    “啊—,你怎么在这种地方!我不是让你在神社老老实实等着吗—。”
    “咦—,灵梦亲的目的地原来是这里啊。”
    原来是博丽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她也是堇子的监视人。
    “你要是不老老实实呆着我就很难办了—。谁知道你四处乱走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是魔理沙亲跟我说,何不四处转转看看春天。”
    “啊—,魔理沙也来神社了啊。那家伙还真是多嘴。不过没办法。那你陪我买点东西。”
    “遵命,长官—。”

    ——香烟的烟气弥漫的香霖堂。
    霖之助吸着不知是第几支香烟,阅读着小说。仿佛是作品中的侦探一般,时而,他露出冥思苦想的表情揉着眼睛。他本人也不知道这是由于香烟的烟气熏到了眼睛,还是某种别的感情所致。
    “外面世界的人类变得还真是无聊。竟然无法享受嗜好品。”
    原本由于贵重且高价,只打算吸一支作罢的香烟,他如今却吸了好几支。
    “哈哈哈,今天还真是豪华。就这样我已经亏了血本了,但至少我觉得内心平静了一点。”

    “——你说你伤害了霖之助先生?”
    两人在村子里选购着食材。堇子在请教灵梦的意见。
    “对,关于香烟的事情,我有点说得太过分了。我大概说了‘这么拽你还是死了会比较好’这种感觉的话。”
    “那个人,别看外表那样子,内心可是很细腻的。”
    “然后,我没道歉就跑出来了,所以想找个办法赔个礼。”
    “虽然内心细腻,但我觉得你只要不管他就好了。”
    “不,那样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求求你了,帮我个忙吧。在幻想乡里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
    “……你还真是任性。不过也好,我想想办法。”
    “太好了,果然很靠得住啊——!”
    尽管堇子有些油嘴滑舌,但灵梦的内心也并不讨厌她的依赖。
    “那就稍微破费一点,多买点食材吧。”
    “你要做什么?”
    “作为赏花的提前演练,在香霖堂举办宴会的话不知如何。霖之助先生不爱出门,基本上不会到神社来赏花,但我不觉得会有讨厌宴会的人。”
    “呃,啊,嗯。”
    堇子如是想。幻想乡的人类,可能都是些喜欢烟酒的落后于时代的人。与齐聚宴会相比,更喜爱孑然面对网络的时间;和他人分享自己的经历与之相比,会更喜爱积累起数据的现代年轻人,或许有着不同的精神构造。
    “既然想向霖之助先生赔礼道歉,你只要安排一个外面世界风格的宴会,他一定会高兴的。”
    “外面世界风格的宴会、吗……就算这么说,我也还未成年啊。”
    “未成年?意思是你是小孩?”
    “唉,差不多是这种定义。所以,我不太懂烟酒宴会之类的事情。”
    “是吗,那算了。我去找认识的人问问外面世界风格的宴会是什么样子的。然后你只要说是你安排的就好了。”
    “可以吗?真是帮了大忙了—,果然朋友是最宝贵的财富!”
    “包在我身上!……等下,我为什么这么来劲?”
    灵梦有些疑惑。然而,不管怎么思考,她也想不出会如此帮助堇子的理由。

    ——几天后。
    在积雪尚未完全融化的香霖堂的庭院里,宴会开始了。然而即便被称作是宴会,参加者也只有堇子、灵梦、魔理沙和霖之助四人。
    “这还真是……豪华的宴会。这就是外面世界风格的赏花会吗?”
    “呃—,这个叫做BBQ,在美国的聚会上很常见。”
    在巨大的木棍上,穿插着某种野兽的肉与蔬菜。
    “前一段时间真是抱歉。这是我对我之前言重了的赔礼。”
    “啊,你不用在意的。我很高兴我能知道外面世界的人们对香烟是怎么看的。不过这个肉还真是厉害啊。”
    “我破费了一下,买来了很贵的肉!对于只凭零花钱生活的女高中生来说这就是极限了。我也没办法买烟酒……”
    “酒我已经准备了。为了纪念今年春天来临,就奢侈一下,拿来了最高级的大吟酿!”
    不知为什么,灵梦在开始喝酒之前就兴致高涨。
    “哦哦,今天还真是异常地奢侈。早知道我也买点什么东西了……”
    魔理沙也按捺不住地想花钱。
    “好,那我也奢侈一下,把店里的秘藏酒拿出来吧!”
    顺着势头霖之助也说出要破费的话,就在此时。

    “太棒了!”

    在堇子的心中,有人在欢呼雀跃。

    “顺便还想要香烟——”
    堇子终于对自己内心的声音产生了疑惑。她想,为何自己会想要香烟。

    “因为你,今天我也能度过奢侈的一天—。谢谢你啊—,外来人小姐。”

    “!?是谁?谁在对我说话!?”
    堇子喊道,但身边却看不到任何人。
    看到她的这副样子,灵梦、魔理沙与霖之助有些诧异。

    “喂喂,你这么一惊一乍,会让花大价钱准备的宴会白费的。花出去的钱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不如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
    堇子有些不寒而栗,尝试找到肉眼看不见的对方,却不知对方身在何处。
    “我的名字是依神女苑。是促使大家花钱的疫病神。我现在对你完全凭依了。”
    “完全、凭依?”
    “没错。简单来说就是我附在你身上了。在我周围的人,都会觉得花钱是件幸福的事情。你花光零花钱买来高级的肉,巫女买来平时不会买的高级的酒,香霖堂想处理掉秘藏的珍品……全都是因为我的能力所致。”
    “怎、怎么会……居然是疫病神……”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与自己的妄想对话,还是真的被附身了。霖之助等人沉浸在极为奢华的宴会中,完全没注意到堇子的状态。

    “啊哈哈,不过,你放心。你身为学生,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压榨的财富了,享受完这次宴会我就离开你的身体。哎哟,你可千万别跟那边那个巫女说这件事哦?没有人会因此幸福的……”

    “——你没事吧?太好了你醒了,你突然就这么倒下可真是吓死我了。”
    “咦?我睡着了?”
    堇子醒来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夜晚。

    “对不起—。我好像搞错了饮料,不小心把酒递给你了……我也没想到你这么不能喝。”
    堇子喝下了从如此发言的灵梦的手中接过的水。
    “我、喝了酒……?”
    记忆有些暧昧不清。原本,幻想乡也是我的梦境。在这个幻想乡中睡着,又是怎么回事……。
    “啊,没事了。就是记忆有些朦胧……。咦?肉怎么没了!”
    在堇子昏倒的期间,肉已经不见了。
    “我还很期待来着!”
    看到她精神的样子,霖之助等人也放下了心。
    “没事,你的那一份为了不烤焦已经拿下来了。毕竟这可是你买来的最高级的肉。”
    最高级……没错。为什么我会买来与自己的身份不相称的最高级的牛肉?可能我是为了寻求这个答案,才做了奇怪的梦。这个时候我还这样想着。

    从这件事之后过了一段时间。
    名为“完全凭依异变”的不可思议的异变惊动了整个幻想乡。
    现在想来,异变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并未参与异变的解决,但我依然为花光全部零花钱感到惋惜。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正由于我学生的身份,我的损失才得以仅限于零花钱。竟然还有课金限制,想不到疫病神也还是有良心的,我如此作想。

下回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2: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很帅才强忍着去吸的香烟,被小姑娘说得一无是处]什么的,霖哥太可爱了吧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3:0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氪金限制还行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3: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貧窮的博麗巫女居然有大吟酿,這背後一定有不可描述的交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5: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凭依华之前的事啊......最想知道的堇子有没有留级要等到下期了。还有zun对课金这件事怨念真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6: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一个有趣的地方。
女苑说自己“完全凭依”在了堇子的身上。可你这根本不是完全凭依啊,“完全凭依”的定义是“肉体与意识都被另一个人完全替代”,所以才叫“完全”凭依,你不是只替代了堇子的意识吗?(捂脸)
进一步说,女苑作为疫病神,其实是和幽幽子、屠自古类似的“灵”,根本没有肉体啊,理论上是不可能对别人“完全凭依”(肉体与意识完全替代)的,最多只能“凭依”(意识替代)啊。
再说堇子,堇子她是以梦魂进入幻想乡的,也就是说,她也是个“灵”,没有肉体,又如何被女苑“完全凭依”呢?根本没有可供占据的肉体啊。
难道说,完全凭依异变发生的时候,女苑和堇子这两个没有肉体的存在竟然变成了有肉体的存在了吗?(纯属猜想,仅供讨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0: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乡长你几岁的人了为了在小姑娘面前耍帅吸香烟?

点评

男人,至死都是少年(滑稽)  发表于 2018-4-8 21: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1: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感觉女苑并不是凭依而是触发了堇子的里人格一样
以及女苑你这大概应该也算是中二病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2: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灵梦问的会是谁呢,紫?猯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5 21: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