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698|回复: 3

[中短篇] 人偶师之爱【幽爱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7 12: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光散步在地面上的余热,顺着寒冷的月光离开人间。告知春日的东风只在白昼吹拂森林,夜晚只有去向不明的寒风摇晃着树木,发出唱诗班行吟一样的呼啸声。魔法之森一如既往的不见人烟,只有人偶师的小房子里尚且留着只供她一人享受的温暖。
  有时候有两个人。
  “幽香。”金发的人偶使摘下了控制人偶用的红铜指环,纤细的手指上留着几道泛白的印子,手心则因为捧着热茶而被焐的有些泛红。“红茶已经泡好了,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蜡烛上燃烧着的红色火光罩上了一圈浅黄的玻璃罩子,淡金色如朝日般的光辉稳定了下来,照亮着屋角积灰的角落。“我似乎很久没回来了,最近一直在外面的工坊里工作...”她将洋白瓷的茶杯轻轻放在桌面上,用指背推着包着一层隔热软木的握柄,推到坐在她椅子对面那人的面前。“或许连泡茶和做点心的手法都生疏了呢,呐,幽香,饼干的火候还可以吗?”
  焦黄色的曲奇包着一层白色的糖霜,由两指夹着缓缓送入少女的口中。浅红的双唇抿着茶杯檐,红褐色的茶液带着乳白色的奶油淌进喉咙。纤细柔软的指尖按在嘴角,朝着下巴轻轻一抹,将粘在嘴角的碎屑抖了下去。
  “啊....”
  慵懒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传来,像是很长时间没合眼的人呻吟起来一般的声音。风见幽香一如既往地悠闲而慵懒,干净的衬衣袖口上似乎溅了些红茶。“手艺还真是好的让人羡慕又嫉妒啊,爱丽丝。”她捏着茶杯的木柄,手指轻轻晃悠着。深褐色的茶液在洁白反光的瓷杯里旋转着,像漩涡一样反射着浅金色的灯光。“过了足够使屋子里落满灰尘和蛛网那么长的时间,手艺也不见退步啊。糖分的分量和烘烤的时间都把握的很好....嗯...”她自顾自的仰着脑袋朝后靠下去。“还有还有...还有....嗯...”鼻腔里发出长久而低沉的后鼻音,像是在认真思索一般,另一只手轻轻搓掉指甲上的饼干碎屑,食指一圈圈的比划着。
  “还有什么呢?”爱丽丝用手指撩开交杂揉乱的刘海,手背撑着下巴伏在桌子对面坐着,微笑着等待她的回答。
  “啊,红茶茶叶煮的时间也刚好,奶油的量把握的也很完美...而且...”她轻轻咂了两下嘴唇,细细的回味着萦绕在喉头的滋味。“而且...有股我很熟悉很熟悉的香味呢,是什么花的...”
    幽香后仰的脑袋慢慢缩了回来,嘴角的笑容也稍稍的隐去了。似乎是故意的一般,她突然地松开了捏着茶杯的手指。啪嚓的响声带着几片细小的陶瓷碎片越过了桌面,热气从潮湿的地板上缓缓飘起。一声沉重的叹息声,伴随着无奈的心情逸出。
  “....铃兰啊,铃兰花啊....爱丽丝,你在想什么呢。”
   幽香露出有些悲哀而无奈的神情,趴在了桌面上。手背撑着下巴,她抬着眼皮盯着依旧微笑着的爱丽丝。“且不说植物的毒素对我并没太大效果,爱丽丝,你是想要杀了我吗?”暗红色的眼眸无精打采的盯着金发少女人偶一般精致的脸蛋,指甲轻轻的磕着木桌桌面划动。
  “哎呀,被看破了。”爱丽丝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她也把身子趴了下去伏在桌面上,伸长了手臂。“呐”人偶师灵巧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磕了两下,幽香闭上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伸出双手和她合掌。两人的手指交叉着扣住,像小孩子之间示好的动作一般。“我只是想一直和别人在一起啊...我可是很容易觉得孤独的人啊。”她侧过脸歪着脑袋,眯着眼睛甜甜的笑着。“我不这么做的话,你一会儿不就得回花田里去了吗?”
  “这是哪来的小学生啊。”幽香苦笑着长出了一口气,半睁着眼睛,有些出汗的手掌盖住了爱丽丝金色的发顶揉搓着。“这样很麻烦啊,就算不会死我也会觉得肚子不舒服的,而且....”她突然松开了和爱丽丝握住的手掌向后抽离,身体再一次靠着椅子的靠背,深红色而无神的眼睛越过爱丽丝的头顶,看着她身后的墙面。
  “魔理沙,灵梦,帕秋莉...第四个空位是给我准备的吧,爱丽丝。”
  爱丽丝背后的墙面上,紊乱的丝线吊着三具人偶的关节悬着。那曾经是爱丽丝的友人或茶伴,不过现在她们已经是人偶师数日沉浸于工坊内的作品了。三具人偶挤着大半面墙面,还留下了一人左右空余的位置。
  “对啊,但是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开工了。”人偶师苦笑着直起身子坐着,重新戴上了操纵人偶的红铜指环。“看来你是要走了啊,幽香”她灵巧的手指晃了两下,“博丽灵梦”便机械而笨拙的从墙面上跳了下来,一步一颤的走到了幽香的身侧。
    “怎么样,最后再喝一杯茶吧?”
   尸体人偶经过防腐处理的手指捏着一片盛着半口红茶的白瓷碎片,伸到了风见幽香的脸颊边,轻轻的划了划,留下一道浅浅的血印。
   “真恶心啊。”
   幽香试着不和那具尸体四目相对,用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我明天还要照顾花田,走了。”
  腐朽的木门被猛的拉开,寒风夹住屋内的暖意飞离。“这些事我不想再说些什么了...”白色的雾气从妖怪的口鼻里逸出,随即就合上了小屋的木门。
   “你稍微清醒点吧,爱丽丝。”
  小屋的灯光随着合门的声音摇晃了两下,爱丽丝有些呆滞的坐在桌前。她眨眨眼睛,自顾自的拉着操纵魔理沙的丝线往回一扯,随着人偶笨拙的脚步声,她伸出手接过了那片蘸着血的碎瓷。
    “我可一直为你留着位子啊,没礼貌的妖怪...”人偶师悻悻的叹了口气,手指捏着那片碎瓷在眼前端详着。“不过...我总会成功的。”她提起嘴角,若有所思的笑了下。舌尖紧紧地贴住了瓷片的表面,鲜血带来的腥气如同麻醉剂一般。“你肯定会再回来的吧,幽香...”
   “我等着你呢...我爱你啊...”
  呼啸的夜风迅速的盖住了这句话。

发表于 2018-4-28 00: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6: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病(娇)入膏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22: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间破败的神社 于 2018-5-21 23:02 编辑

啊……爱丽丝的病娇程度之深体现得很到位啊……不管是将友人制成人偶当作艺术品挂起的行为还是因爱而疯狂的心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19 19: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