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27|回复: 0

[中短篇] 密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8 12: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依旧是魔法使们的故事。不过是平行世界啦,写完才发现是不是跟东方都没啥关系了啊。
题目叫做《密恋》,是取自帕秋莉的曲子“少女密室”,跟古明地妹妹没关系啦。

我注意那对金发的少女已经很久了,其中一个我倒是熟悉,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宛如人偶一般的文静的公主类型的优等生,因为是同级生,所以早就听过这个人。另一个是低一年级的,从借书卡的情况来看,是叫做雾雨魔理沙的家伙,不清楚来头,但从借的书来看,大概是个笨蛋吧。
对了,忘了介绍我自己了,帕秋莉·诺蕾姬,担任图书委员的天才高材生,在每周的周三值日,说来当时可是上一任图书委员请求我来担任这个职位的,但毕竟我也是几乎没有空闲时间的人,用我父亲的话来说,如果我一刻钟不用来看书的话,都是对我天分的绝对浪费,可是我也是个想要尽力帮助别人的人,再加上图书委员这种工作,几乎跟看书是离不开的,所以就爽快地答应了。
每天来图书馆的人并不多,基本都是高年级的准备毕业的那种,但也基本不是来看这里的书的,只是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学习罢了,之所以我会注意到那对金发的少女,是因为她们是例外。其一,虽然我不能确定她们每天都来,但至少我值日的时候都会看到她们,而从借书和还书的情况来看,她们来图书馆的次数远不止如此;其二,她们的关系很好,而且富有默契,还书占座取书借书一气呵成,就连翻页的频率都高度一致,有时甚至两个人并排坐着看同一本书,搭配得天衣无缝,虽说明明同样的书不止一本就是了;其三,她们看的书的类型,爱丽丝好像偏爱冷门老物,这一点跟我挺像的,说是冷门老物,但是现代人都不知道这些书在当时有多撼动世界,而魔理沙看的书则完全是少女该看的那些,恋爱小说啦,热销的期刊啦,彩色的画册之类的,不过作为现代的少女,看书已经很不错了,虽然是些处世未深的小姑娘的读物,但笨蛋也有可爱之处,只是很难想象,这两个人的关系,怎么会那么好呢,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吧。
“我要借这个。”
这时,熟悉的声音把我从思考中拉回了现实。
那对金发的少女正站在我的面前,短发的是爱丽丝,长发的是魔理沙,她们穿着校服短裙,十指扣在一起,肩贴着肩,面带笑容,单拿出来哪一个都会显得更为普通一些,但两人站在一块的话就相得益彰。
“好的。”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答着。
我接过魔理沙递来的书,她的手伸过来时,顺来了两人共同的淡淡的香味,然后我低下头在借书登记写着。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这样的书,看似浅显的爱情小说,实际上却暗含深意,不知道借书的人是否能体会到其中真正的悲伤呢。她那样天真的孩子,应该不会有什么悲伤的吧。她们把书借回去后会一起看吗?两人会读出不同的感觉吧。
登记好了之后,我把书递给她。
望着那两人有说有笑的背影,我想,我是永远不可能介入她们那样的对话的吧。
天色渐渐变得金黄灿烂起来,夕阳透过高高的玻璃窗照在我的书桌上,我放下手上的《等待戈多》,心想或许正是因为有人在感受悲伤,所以才会有人感受幸福。然后便是打开广播,放上那首《Going Home》来提醒馆内的人该走了,每次都放这首吗?听说别的图书委员会挑自己的歌来广播,但果然还是按照习惯来比较好,更何况我连要播什么都没想好呢。
带滑轮的椅子承受着我独自一人的重量,我也承受着我独自一人的重量,伴随着耳边响起的萨克斯,人们鱼贯而去,中间也有几个借了书走的人。
终于,偌大的图书馆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天也黑了下去,临走时,我瞥了一眼她们两今天来时坐的位子,心想着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好事,即便是作为观赏者的我,也好像沾了几点福分,在她们都不了解我的情况下,我把她们当作了寄托。
回家的路上没有太多的行人,街边的小摊也正在收拾准备离开,我心里还在想着那两位少女,不得不说我一周最可称之为快乐的时间就是在星期三下午的图书馆值日,虽然是类似工作的事情,但却觉得自由惬意,我正处于一种与烦恼完全相反的情绪中,连回家的步子都夹杂着些许愉悦。
“我回来了。”
连回到家里也都还能回味。
母亲体质虚弱,客观来说是个对生活缺乏热情的家庭主妇,尽管如此,家中的一日三餐、收支分配还是有条理地安排着,父亲在一所中学当教师,收入不多不少,足够支撑家庭的日常开销、我的补习班教育和母亲平日的药物花费,只是总归容易有陷入窘境的时候,总结起来就是为生活忙碌的普通市民。
“帕琪,今天的学习怎么样?”母亲在吃饭时问道。
这个问题几乎每天必问,尤其是周三之外的日子,因为那些日子我还要上补习班,而我则要回答并且保持一段时间内不会有同样的答案。劳累的母亲对孩子的学业如此关心,虽然我觉得应该再多说些别的,但只怕那只会让母亲疑惑,就拿作为图书委员的种种乐趣来说,怎么也没有契机与母亲提起,从小但凡有什么开心事,只要跟母亲说,她便好像是一副不解的样子,久而久之我便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尤其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更加深刻地理解了她的辛酸之后,我只想说些让她能安心下去的话。
饭桌上的父亲是沉默的,并不是说他非常严肃,他习惯在吃饭的时候打开电视,然后便再不作声,偶尔会在我和母亲的对话中间插上一句,作为教师的他早早就承认我的天分,但或许有着自己独特的培养孩子的想法,只顾把我往学校和补习班一抛,尤其是在我考上现在的高中之后,我在读的高中,比他所任教的高中要高上一个档次,那之后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于是,每周份的快乐便在这样的晚饭后再也寻不见了。
我不禁在想那对金发的少女,她们在一起吃晚饭吗,还是说在各自家吃?但总归不会像我这样,像从一片海洋游到另一片海洋,感觉不到一点感情的归宿感,拉布吕耶尔曾说过,不幸是因为不能承受孤独,可孤独到底该如何承受得住,所以,我想,孤独的人都是不幸的。
我也不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女,饭后我便回到房间里了,复习功课,看看电子邮箱,洗漱,最后在床上饮攫每天最后的一份助眠的文艺养料,然后便睡去。
除了周三下午之外的时间,没什么好讲的。
除非在那之外,我看见那对金发的少女。
比如在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或是在阳台吃饭的时候,或是放学的时候,偶尔能看到她们抱在一起,魔理沙从身后搂着爱丽丝的脖颈,把脸贴在一块,亲昵极了,也会单独看见其中的一个,那一般是在同级的楼层上看见爱丽丝,她和周围的女生也会说笑,正因如此,我方可在她与魔理沙在一起的时候,体会到她情感的层次。至于单独见到魔理沙的情况,便只有是在体育课的时候了,每周有那么一节体育课我的班级会恰巧跟魔理沙的班级同在体育场上课,她是个活泼好动的女生,总能在操场上出风头,除了受到同班女生的羡慕之外,身边还不乏有男生跟随,这样的两个人无论究竟是如何认识和交往的,达到现在的样子也不足为奇了。
等一周循环,又到了周三的时候,我终于又能坐镇图书馆,享受难得的福分。
正当我这么想时,见魔理沙一个人走了进来。
她拿着上周借的书,径直走来交还。
“我来还书啦。”她的语气很轻快。
我接过书,然后登记,完事之后,她立马就要转身走了。
不知当时是出于怎么样的好奇,我叫住她说:“今天爱丽丝没有来吗?”
当我说“爱丽丝”的时候,这个天真姑娘的表情犹如立竿见影般地变得甜美。
“她今天感冒了,在家休息。”语气依旧很轻快。
看魔理沙的样子是正急着去爱丽丝家看她吧。
“多谢你的关心,我先走啦。”对方没有多说别的,小跑着离开了。
我把她还回来的国境以南放在我眼前随手可拿到的地方。
这天下午我竟失落得不得了,我在闭馆之前,用广播放了一首Nat的《Pretend》,作为我今天图书委员的一点点特权,但怎么说回家路上都没那种愉悦了。
“我回来了。”
看着桌上的饭菜毫无食欲。
“帕琪,今天的学习怎么样?”母亲照例问道。
“跟平常没差。”但就今天,我想敷衍过去。
此番对话没有什么后话了,父亲照样看着电视节目,我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便提前回房间去了,这样一来就要等到下周了。复习功课时我仍这么想着。可能这是青春期的相思病吧。
这天洗漱的时候我特意地照了照镜子,所谓特意,不是指平常不照镜子,而是仔细地照了镜子,我试着像魔理沙那样笑,但却觉得这种表情出现在自己脸上实在恶心了点,于是换摆出爱丽丝看书时的样子,倒有几分像。
太阳以西,国境以南。我在床上重读这这本书。
“在痛苦的时候装幸福,这并不困难。”
Nat的歌词在书中被提起很多次。
人生还真是很容易就会被改变,会被不甘和遗憾填满,会失去重要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名为Nevermore”的鸟或恶魔将一切吞噬,孤独虽然不能消除,却可以被假装掩盖,理想走到了末路,就像太阳下沉,这无奈的国度,随时间渐渐进入永夜。
随后我的眼皮变得沉重,我把书扔到一边,便入睡了。
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但如果每天都一样的话,那确实够长的,如果是活在小说里,或许我的生活就不会那么平淡无奇,但即便我真的活在小说里,也不过是个路人和旁观者吧,那对金发的少女才是主角,但一定也不乏让过于普通的人来做主角的作者,因为人本来就够复杂的。
这个周三我又得以如愿地看到她们拉着手走进图书馆里,我注意到魔理沙好像冲我笑了笑。
爱丽丝在桌子边坐了下来,而魔理沙拐到一边的书架中去拿书,这周的周五有一次考试,想必爱丽丝正在做准备吧,我尽可能舒适地趴在我的大书桌上,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手里那卷《巴黎的忧郁》。
“人群与孤独是一组同义词。”
我得承认我很喜欢她们,但我并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去真正地认识她们,据说世间有一些书不允许被人阅读,也有很多事情不允许为人所知,人们常说盖棺定论,但是仍有无限秘密被生者带进坟墓,看看这图书馆中的形色人等,他们存在着个人的关系,也与整个群体存在着关系,他们的身姿穿着和打扮,神态面容还有表情,有的眉头皱在一块,有的心满意足,有的双眼认真得要从眼眶里掉出来,还有一少些人,他们慌神不安,仿佛是在人群中感到无处容身的孤独。
然而那张发光的桌子上,那对金发的少女,夕阳在她们纤细的发丝上熠熠生辉,好像是精灵在她们之间穿梭,连天空都不曾改变的阳光的颜色,却因为她们变得灿烂,我知道,她们就是那本不允许我阅读的书,是这残酷世界留给我的仁慈。

8626c995d143ad4b83bd5c9f8e025aafa50f06f6.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8-14 14: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