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057|回复: 144

[长篇] 【推理向】稗田阿求×射命丸文之档案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8 05: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来我是一直在东方吧发布的,结果上周被度娘吞了后,虽然又申诉成功了,可是我担心度娘二次抽风,所以就在这里留下备份,以防万一,进度肯定不如东方吧里的那个了。
注意:东方二次、、崩坏设定、会有尸体场面描写、会有雷同手法(尤其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本来就是模仿他的)
射命丸文侦探服
e78ca8014c086e063e229b140e087bf40bd1cbf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5: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传:神隐者档案之白玉楼宴会档案
主要人物介绍,其实是为了给个设定,毕竟咱不可能完全走一设啦:
稗田阿求:绰号阿加莎克里斯Q,喜欢脚踏实地勘察和按部就班推理,偶尔也会脑洞大开想象手法,优秀的记忆力和卷轴记录使得她能回忆起现场每一个细节,对幻想乡常识十分熟悉。本人没有任何战斗能力,而且体弱多病,所以有时发现犯人也无力制止,包括自身也会遭到犯人攻击,因此需要别人保护。但在神隐者的帮助影响下,现在逐渐学会了利用诡变、欺诈的策略去和幻想乡里妖怪周旋。
射命丸文:鸦天狗记者,最喜欢的是新闻,也因此主动帮助阿求去解开谜团,因为这样会获得独家新闻。推理能力比阿求次,时常需要阿求提示。不过身为天狗,在感官上比阿求有优势,而且她的照片也是重要证据来源。虽然身为自机,可是遇到偷袭受伤也是家常便饭。
神隐者:在《白玉楼宴会档案》登场,被幽幽子神隐进来的外界人,推理能力很强,也会耍些巧妙的手段骗对方上当。为人固执,为了真相不惜招惹幻想乡大妖怪,最终在《月圆之夜神隐巴士档案》里被迫逃离幻想乡并不久后在外界遇到意外。不过所谓“意外”是讹传,姓名不详,在幻想乡里始终是叫“神隐者”或“外界人类”。可惜后来射命丸文在外界见到他之后他就被凶手比拟天狗传说害死,嫁祸给了射命丸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5: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生)、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生)、妖梦(生)

幻想乡,那是一个大结界隔开的,由人类和妖怪等各种生物共同相处的另一个世界。
今天,白玉楼的庭师妖梦给各处发出了邀请函:幽幽子大人因为西行妖的缘故,心情大好,决定明日晚上举办一场宴会,请收到请柬的务必全员来到。
请柬发到永远亭时,永琳看着有些为难:“这个,妖梦,铃仙出去送药去了;辉夜公主不太喜欢外出,我们可不可以......”
妖梦摇摇头:“幽幽子大人说了,接到通知的最好全员都去,辉夜公主也麻烦挪动尊步,给幽幽子大人一个面子。八云紫大人可是连不住在一起的橙都叫来了。”永琳无奈,只好让帝和妖梦一起,去劝说辉夜,好说歹说,辉夜终于答应了。
第二天傍晚,永远亭打点好了,准备出发,然而铃仙却还没回来。“这只野兔子又疯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不回来?”永琳有些恼火。
帝暗笑几声,说:“谁知道呢?铃仙经常贪玩晚归,上回不是让她送药,她半路上却和妖梦争夺西瓜打架。”
永琳叹口气:“聚会时间就快到了,她还不回来。这样吧,我给她留张纸条,我们先过去再说。”
于是永琳丢下纸条,带着永远亭的人前往白玉楼,妖梦在门口迎接着大家:“欢迎光临——呃,铃仙怎么没过来?”
永琳把情况说了,妖梦有些失望,但还是让大家进去了,庭院里已经来了很多人。“真是的,幽幽子怎么连她都要邀请过来。”灵梦和八云紫抱怨着。
“谁啊?”永琳上前问道。
灵梦没好气答道:“高丽野阿吽啊,这厮只是赖在我家不走的,又不是博丽神社的人,为什么也要她来参加。”
永琳陪笑道:“算了,灵梦,她好歹也算住在博丽神社的,你就不要那么小心眼了。”
不知闲逛多久,幽幽子走了过来,打断大家:“大家静一静,看起来客人们应该都来了,今天我西行寺幽幽子举办一场宴会,邀请大家前来赏脸。首先,我介绍一下到场的各位:来自博丽神社团体的灵梦、针妙丸和阿吽;来自八云家的八云紫、八云蓝和橙;还有来自永远亭的永琳、辉夜、帝和铃仙......”
永琳打断了她:“对不起,铃仙有事还没过来。”
幽幽子笑着说:“哦,哦,也许她过一会儿会赶过来的——下面还有太阳花田梦幻馆的风见幽香、负责宴会记录的稗田阿求和拍照摄像的射命丸文。”
帝扫视了一圈:“红魔馆、守矢神社和地灵殿等都没人过来吗?”
妖梦解释道:“本来也打算邀请的,结果房间整理不过来了,只好忍痛放弃对她们的邀请了,毕竟不能让客人住在肮脏差劲的房间里。”
帝很惊讶:“住?也就是说今晚我们还在这里过夜?”
妖梦点点头:“听幽幽子大人说话。”
幽幽子正在说明:“由于我给大家准备了很多活动,聚会要开到深夜,所以我也给大家准备了房间,让大家在这里好好过夜。”
“嘛,今晚住在这里也是好事,喝得醉醺醺的然后美美睡一觉,明早早饭也不用愁了。”灵梦很开心。
妖梦拿出一张纸来:“这是大家的房间安排,你们都仔细看一看自己的房间。”
大家围过来观看,灵梦笑了:“针妙丸这么小小的都有自己一套房间呢。”
橙指着长廊右边的房间群:“这里也有很多房间,做什么用的?”
妖梦苦笑着解释道:“本来是打算给客人用的,但是没想到电力系统分配不均,这些房间的供电有些不足呢,咱们只好优先照顾长廊左边,也就是你们的房间了。而且我和幽幽子大人也整理收拾不过来了,这些房间就作废了。”
八云紫叹口气:“真是不幸的事呢。”
帝蹦蹦跳跳过来了:“真的,我刚刚去了右边的房间,又没打扫,又没窗户,屋里灯光还昏暗,比蜡烛强不了多少,也就走廊强些。”
妖梦不满道:“喂,不要随便乱跑,那里以前可是给亡灵暂居用的,乱跑的话碰到亡灵可不得了。”
“在幽冥结界里亡灵的力量可是有加成的哦,小兔子。”不知何时幽幽子站到身后,阴森森地说。
帝几乎吓哭了,永琳安慰了一会儿。幽幽子说:“唔,晚餐时间到了,大家开饭吧。”
所有人来到最左边的大厅里,丰盛的菜肴已经摆好了,众人大快朵颐。灵梦略有抱怨:“饭菜有点咸了啦。”
幽幽子赔不是:“不好意思,饭后我会让妖梦给你们送去茶水的。”
酒足饭饱之后,都留在大厅里消食,等待幽幽子准备的下一项活动。
幽幽子见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喊道:“大家先各自回房间休息,我和妖梦要整理一下饭桌。”
大家聊着天,陆陆续续回到各自房间里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5: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生)、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生)

辉夜回到房间后,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你读后立刻亲自到116号房间里来,有来自月之都的重要的物件给你。机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辉夜正读着,忽然响起敲门声,她急忙把纸条揉团丢进纸篓里,打开门,原来是妖梦送茶水过来了:“辉夜公主,房间里有现成茶杯,我给您倒上茶。”
辉夜拿来桌子上的茶杯,倒上茶喝了。等妖梦走了以后,她张着外面没人注意,急忙穿过长廊,悄悄打开长廊大门,来到右边的房间群,打开116号门,进入里面。
“奇怪,没有人啊,是不是骗我的,还是让我在这里等他?——咦,纸条?”辉夜拿起纸条,上面写着:如果没看到人,请稍稍等我一会儿。我是曾经住在这里的亡灵,但我来自月之都,因为私带公主的物件而被害。今日听说幽幽子邀请您来,刻意要见您。
辉夜读完后,带着娇嗔语气说:“笨蛋,我还以为月之都都忘记我了呢。”
忽然间,辉夜感觉疲倦感上来了:“奇怪,今天太累了吗?好想睡觉的说。”连打了数十个哈欠,感觉身体越来越重,也不管在哪里了,就地躺下,甜甜入睡了。
却说其他人,有在房间里玩的,有串门去的,正在等待幽幽子通知,忽然传出一声尖叫:“救命啊,我困在116号里了!别过来,别过来,啊!”
大家都吓了一跳,走出房间面面相觑:“怎么回事,谁在乱喊乱叫的?”
妖梦急急往长廊那里赶:“是那边废弃房间里传出的声音,谁跑过去了?”
幽幽子也嚷着:“快去看看,她刚才嚷着116号房间,到底怎么回事。”
灵梦一股脑儿跑过长廊,打开大门,却发现右边房间群走廊漆黑一片。“灯呢,怎么这么暗?”
妖梦气得直跺脚:“可恶,关键时刻电力又出问题了。”
幽幽子急忙说道:“这些门牌数字是略有凸起的,大家应该能摸出来,总之先摸黑进去。妖梦,你去配电室看看出了什么问题。灵梦、帝、文文和我先去找房间,快!剩下的人先等着。”
灵梦拿出御币:“放出弹幕照明不好吗?”
幽幽子怒道:“胡说,在屋子里放弹幕,你是想把我家拆了吗?”
灵梦、帝、文文和幽幽子分开了在黑暗中摸着门牌,不多时,文文叫起来:“找到了,是这一间!”
文文打开门后立刻开灯,所有人都挤了过来,不看则已,一看到场面后,都呆住了。原来辉夜在房间里不知道被谁砍得快成肉泥了,整张脸都看不出什么模样,要不是身上的衣服和黑长的头发,几乎没人认出是辉夜了。
“辉夜公主!”帝叫着就要往上扑去。
幽幽子似乎并不在意:“算了,辉夜是蓬莱人,杀不死的,过不了多久就会复活了。哼,她可是对我的能力都免疫的,区区刀砍斧剁能管什么用。”
大家想想,觉得也对,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说说笑笑往回走:“就是,蓬莱人有什么好在意的。”
阿求担心起来:“可是,这说明这里有杀人的家伙在活动,如果像我这样的人遇到了,不是很危险吗?”
幽幽子想了想,抱歉地说:“不好意思,不然的话我们把这区域锁起来,不让人出入好了。”
帝急忙打断:“慢着,公主还在里面复活呢,锁上了她怎么出来?”
灵梦又掏出御币:“我在长廊左边监视着,直到公主出来为止,这些房间没有窗户,凶手要过来只能走这条长廊。”
阿求拿出一张纸条:“这是刚才那里发现的纸条,凶手应该是一个来自月之都的亡灵。灵梦,你注意点,等到公主出来后,就立刻锁上那个房间群。”
灵梦点点头:“我知道了。”
这时妖梦跑了过来:“原来是电闸保险丝断了,我刚刚换上新的,呶,你们从大门上的天窗里看,走廊灯又亮了。”幽幽子吩咐妖梦和灵梦一起守在长廊左边。
过了一段时间,灵梦看到辉夜推开大门,捂着脑袋出来了,灵梦接回了辉夜,妖梦急忙封印住长廊大门:“这样那个亡灵就穿不过来了。”
辉夜捂着脑袋:“头好晕啊。”
灵梦告诉辉夜刚才发生的事,辉夜脸都白了,借口身体不舒服,走进自己的房间不肯出来了。
文文则偷偷拿出自己的相机,暗自窃喜:“嘻嘻,我拍了很多照片,明天一定大卖,辉夜在白玉楼遭到亡灵袭击身亡,嗯,题目不错。”
不料幽幽子站到身后,一把夺过相机,扯出胶卷:“这种惨剧你居然还拿来编不负责任的新闻,这些照片我绝对要销毁掉!”
文文的照片被毁,心情很郁闷,又不敢多嘴,默默回房间里去了。阿求则拿出卷轴,详细记录着刚才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5: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亡)、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生)
只要遇害过,无论是否复活,一律作为死者考虑。

辉夜回来了后,大家似乎又不怎么害怕了,也难怪,对方仅仅是个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亡灵,有什么可怕的呢?这边可是有贤者妖怪八云紫和幻想乡最强的博丽灵梦存在的。更何况,妖梦已经把凶手活动的大门封印住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白玉楼外响起了敲门声。“是铃仙来了吗?”永琳正在大厅里和紫、幽幽子聊天,听到了声音。
妖梦赶去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不认识的人。“什么啊,是个外界神隐进来的人。”妖梦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接了进来,“让你一个在外面也够危险的,今晚破例让你留宿一晚吧。”
妖梦把那个神隐者带到了大厅里,跟幽幽子说了,幽幽子却不像往常那样情绪不满,居然立马答应了:“好吧,把他一个人类丢在外面也怪可怜的,万一让路过的妖怪鬼魂什么的吃了,我也不忍心。”
妖梦对神隐者说:“你运气真好,幽幽子大人居然破例允许你留宿了,以往的她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呢。只是你的房间......”
幽幽子想了想:“针妙丸小小的,可以和灵梦住在一起,原来针妙丸的房间就让给这个神隐者吧。”
大家听说有神隐者来了,除了辉夜,都集中到大厅里,七嘴八舌议论。八云紫说:“今晚你就在这里将就一晚,虽然这里大多数是妖怪和亡灵,不过不会对你下手的,明日一早你和灵梦回神社,她会送你离开的。”
灵梦接过话:“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留在幻想乡里,不过只能去人间之里,那里对人类才安全。”
神隐者喝了几口水:“我先想想吧,最好能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灵梦靠近神隐者,偷偷说:“你运气真是好到头了,不但能穿过两个结界到达这里,这里的主人西行寺幽幽子也接纳了你呢。”
神隐者很惊讶:“两个结界?”
灵梦解释道:“这里是白玉楼,从外界到这里,需要先穿过博丽大结界到达幻想乡,然后再穿过幽冥结界,才可以抵达这里。而且幻想乡沿路吃人妖怪特别多,半路上被吃掉的神隐者可不计其数。并且我说实话,第二个幽冥结界,人类几乎没有自己穿过来的,像那边那个人类稗田阿求,可是幽幽子迎接才进来的——当然像我这样有法力的除外。不过,你看起来什么能力都没有,只能说走运。”
神隐者问灵梦道:“我刚才看长廊那边似乎也有房间,我去那里将就一晚行不,这样就不麻烦那个针妙丸腾出房间了。”
灵梦摇摇头:“那边刚才出了事,现在封印住了,不能使用。”
神隐者有些累了,也没再多问,正想回房间,幽幽子突然拦住了他:“外界人类,你应该有那种戴在手上的钟吧,妖梦房间里有个大钟,我也不知道时间准不准,现在什么时候?”
神隐者来到妖梦房间看了看手表:“你说的这个叫手表,现在晚上8点42分多,快43了。”
幽幽子松口气:“时间吻合,你忙去吧。”
神隐者回到房间,针妙丸已经搬到灵梦房间去了,他看看四周,叹口气:“都是女孩子的装饰呢,看起来有些尴尬。也难怪,在这里我就没看到什么男的。”
这时候,有人敲门,神隐者开门一看,是一个穿着黄色内衣和亮绿色的外衣构成的和服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自我介绍说:“我叫稗田阿求,和您一样是个普通人类,我的能力是过目不忘,由于这里的人都是妖怪亡灵,我担心您不习惯,所以特地来找您聊天,您放心,我是标准的人类。不知道您的能力是什么?”
神隐者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说你过目不忘,那我很疑惑长廊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让人用?”
阿求轻声说:“发生了杀人,不过还好遇害的是会复活的蓬莱人,所以我们锁上门就不管了。”
神隐者很好奇:“我在外界时也了解幻想乡,蓬莱人有不死能力,遇害的是谁呢?我想去看看她,了解些情况,没准我可以替你们抓到那个凶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5: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4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亡)、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生)

阿求带着神隐者来到辉夜房间,对辉夜介绍了神隐者,辉夜听说神隐者能抓到凶手,哂笑起来:“我都不知道是谁袭击了我,你能知道?”
神隐者鼻子一哼:“没准我就能知道呢,话说你不告诉我难道就能抓到凶手了?”
阿求点点头:“他说的没错,公主你告诉他的话,说不定他的能力就是能抓住亡魂呢。”
辉夜慢慢坐起来说:“我接到纸条,说有重要物件给我,然后我就去了那边的116号房间,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里犯困,然后睡着了。等我醒来后,约我的人还是没来,我就回来了。结果灵梦在长廊这边迎着我,说我被杀害了,不过关于这点,我一点印象没有。”
神隐者很奇怪:“你确定中途没有苏醒,看到凶手?”
辉夜仔细想想,摇摇头:“没有,我一直在沉睡,也是复活后才醒过来的。”
神隐者很诧异:“那房间总该有些变化吧,你难道也没注意到?”
辉夜又仔细想想:“没有什么变化。”
神隐者愕然:“这就奇怪了,难道是蓬莱人体质缘故吗?”
阿求看神隐者在疑惑,说:“我在卷轴上记录了这次事,而且,我们这里有个射命丸文,她肯定拍下什么照片吧,我们去问问。不过她是天狗,对人类不是很友好。”
神隐者打断阿求:“总而言之去问一问吧。”
于是阿求和神隐者又敲开了射命丸文房间,射命丸文正坐在床上想心事,看到神隐者和阿求,发起了脾气:“喂喂喂,怎么随便进我屋子,人类!”
阿求陪着笑脸:“这个,我们想看看今晚你拍的照片,可以吗,求求你。”
文文怒道:“没有,请走吧!”
神隐者笑起来:“真是个不可爱的天狗小姐,你看起来有心事,说不定我能帮助你。”
文文白了神隐者一眼,没好气说:“刚刚帝问我一道汉字谜语:一对一模一样的兄弟,一个戴上帽子,一个多了一点,他们就成我的族人。问这是什么?你看你能答出来吗?”
神隐者思忖了一会儿,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不过天狗小姐,你要把照片给我看。”
阿求也明白了:“啊,我也猜到了。”
射命丸文很惊讶:“是什么,告诉我,我给你看照片。”
阿求刚想说,神隐者拦住了她,自己则叉开双腿,双臂也张开,一动不动。
射命丸文怒道:“问你答案你又不说,在这里学露米娅做什么,而且两腿还叉开这么大!”
神隐者笑道:“别生气嘛,天狗小姐,这就是答案啊。”
阿求忍不住了:“他是告诉你,答案是个‘大’字。”
文文收起怒脸,问道:“‘大’?怎么解释?”
神隐者恢复正常站姿,解释道:“既然说是汉字游戏,证明这一模一样兄弟其实都是一个汉字,就是‘大’字,一个‘大’戴上帽子,就变成了‘天’;另一个‘大’右上角多一点就是‘犬’字,犬就是狗,所以合起来是‘天狗’,天狗当然是你文文的族人咯。”
射命丸文有些不是滋味:“文......文文?你居然这样称呼我......算了,按照约定,我给你看照片,不过大多数被毁掉了,我只偷偷留下这一张辉夜尸体的。”
神隐者拿过照片,仔细看了一遍,阿求也看着,插嘴说:“和辉夜刚才说的场景一样啊......”
神隐者皱着眉头:“致命伤口是头顶处啊,一下把人从头顶劈开,直入脑髓......所以这才是很奇怪的事情啊,是蓬莱人的关系?”
阿求若有所思:“蓬莱人体质应该除了不死外就没别的吧,打也会痛,伤也流血......”
神隐者略略点头:“嗯,对了,天狗小姐,我想暂时留下这张照片,行吗?”
文文不像刚才那样了,而是拿着相机过来:“人类你是要调查吗?也带上我一个,如果有真相,明天就会有大新闻了。”
阿求喜出望外:“那太好了,你的相机也许能拍下什么有用的照片呢。”
神隐者也答应了,但依旧在思考:“如果照片不是假的,阿求说的也不是假的,这里矛盾太大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可恶,不能去现场查看一下。”
射命丸文气宇轩昂:“我们三个联合起来,一定要抓住那个攻击辉夜的凶手,赌上我爷爷的名义!呃,我爷爷是谁?算了,赌上阿求爷爷的名义!”
阿求纳闷:“我爷爷稗田阿七有什么名义好赌的?”
文文:“起码你爷爷在求闻史纪里有名字啊。”
阿求生气了:“那怎么不赌你老公名字,不都说你老公是神主!”
文文怒道:“那是二设!”
神隐者大怒:“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有赌名义的工夫去找找证据好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5: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5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亡)、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生)

阿求见神隐者苦思冥想,也拿出自己的记录卷轴:“这是我记录的详细信息,我对自己记忆力很有自信,里面内容很详细也不会有错。”
神隐者拿过卷轴,仔细阅读着,这时幽幽子来了:“戴手表的人类,现在几点了?”
神隐者看看手表:“晚上9点47分过一点。”
幽幽子点点头说:“时间没错,太好了。”然后又对妖梦说:“你怎么老是打不起精神,先回房休息吧。真是的,铃仙没来就哭丧成这样。”
神隐者很好奇:“铃仙?是只大兔子吧,说起来我还真没看到她。呵呵,原来外界说的总受组真的有啊,妖梦和铃仙组成的CP。”
妖梦鼓着嘴:“才没有呢,我可是和她打过架的,别胡说。我先回房间了。”说完自顾自走了。
幽幽子看阿求、文文和神隐者在翻记录,冷冷说道:“你们想抓凶手吗?我估计凭你们人类是抓不住的,当心把自己命赔进去了。”
神隐者笑道:“我只是看看啦,了解一下我来之前宴会的事,毕竟据我在外界听说的,有些人不是住这里的。”
幽幽子笑了:“今天我开宴会,她们是我请来的客人啦。”说完,飘走了。
“哇,居然是女鬼啊。”神隐者惊讶道。
文文却不高兴:“就是她把我那么多照片毁掉了,说我弄不负责任新闻,是不尊重辉夜公主。”
阿求淡淡说:“你本来就是这样的。”
文文怒了:“你说什么,人类!”
神隐者急忙劝解:“好了好了,别吵架了,干扰我集中精力!”
这时神隐者翻出来了房间分布图,惊讶道:“这房间分布没错吗?”
阿求看看说:“没出错,除了针妙丸房间现在给了你,还有右边的房间编号是帝告诉我的。”
神隐者说:“那只小兔子?听说她经常好骗人,话可信吗?”
阿求想了想,说:“我问过妖梦,她说房间是这样分布的。”
“喂,这次我绝对没骗你们啦。”不知什么时候,帝来到我们身后,“不信再去问辉夜公主,她总不会也记错吧。”
神隐者眨眨眼:“我不是不愿意相信你,只是你平日总是说谎,我无法信任你,要不我们再去问问辉夜公主吧。”
阿求惊愕道:“真不确定,去问幽幽子或妖梦好了,房间是她们安排的,干吗要去问辉夜公主?”
神隐者想说什么,却只吐出这句话:“我想辉夜应该更想知道真相,所以撒谎可能性最低。”
于是神隐者、阿求和文文又回到辉夜房间,问询了她房间是否这样分布的。辉夜看了看,说:“嗯,我不确定是否有失忆,但印象中我看到的的确是这样。每扇门上没有天窗的,只有长廊大门上有,所以我对房间牌号是比较注意的。”
出来后,阿求对神隐者说:“你看吧,我阿求记忆力很好的,这里不可能出错的。”
这时灵梦跑了过来:“你们在做什么,幽幽子叫你们去大厅,她想跟你们说些事。”
三人来到大厅,幽幽子问:“现在几点了?”
神隐者看看表:“晚上10点了。”
幽幽子点点头:“坐下,还有灵梦你也留在这里,妖梦刚才收拾厨房后回屋休息去了,所以茶水什么的没有了,你们将就着吧。”
神隐者、阿求、文文和灵梦坐了下来,幽幽子严肃地说:“那个神隐进来的人类,你来到这里就一时不安定,四处乱窜,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去调查辉夜遇难的事,但我警告你,幻想乡是妖怪乐园,凶手可能就是个妖怪,你这么乱跑是找死行为,手无寸铁的人类是不能对付妖怪的。实话跟你说:白玉楼对人类的危险度可是极高的,你最好老老实实休息一晚,想做调查,等你去人间之里或回到外界再说吧。”
八云紫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其实灵梦,这事你也有责任,为什么要跟这个初来乍到人类说这件事情,所以我也要批评你......”
却说妖梦疲倦不已,回到房间里打着哈欠:“唔,累死我了,今天幽幽子大人都事必躬亲了,我这个身为下人的更应该努力了才对。”
她抬眼看了看时钟:“都晚上10点多啦,真是忙活地忘记时间了。”
忽然房间门打开了,妖梦转过身来,看到来者大惊,但是还没说出话,对方先下手为强,一斧子砍倒了妖梦。妖梦还没来得及拿起刀,就感觉意识逐渐模糊了......
再说这边幽幽子训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幽幽子说:“说了半天话,我都渴了。妖梦,妖梦!”
然而没人回话,幽幽子恼火了:“这个懒虫,我去叫她起来。”
八云紫跟着幽幽子一起来到妖梦房间外敲门:“妖梦,你在里面睡觉吗?怎么不应门啊?”
八云紫和幽幽子打开门,眼前是这样的景象:妖梦被砍死在地上,尸体和辉夜一样,砍得面容都看不出来是谁了。
“凶......凶手居然从封印里逃出来了?”八云紫大惊。

房间分布图:
e78ca8014c086e063e229b140e087bf40bd1cbf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8 17: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云紫大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05: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6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亡)、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亡)

“杀人时间是在10点多,那不是我被幽幽子训话时间吗,怎么什么动静都没听到?”众人回头看,原来神隐者和灵梦等人来了。
灵梦结结巴巴:“不......不可能,我监视的时候,直到妖梦封印住右边房间区,根本没人穿过。难道他在杀死辉夜后就过来了?”
“胡说,大家之前到处活动,他要躲在哪里才不会被人看到?”幽香也来了。
神隐者问道:“会不会躲在院子里?”
幽香冷笑着:“扯淡,要去院子得穿过大厅,而当时大厅还是有人的,起码你来之前大厅里不是空的。而且你最好不要问鬼魂会不会穿墙之类蠢问题,你家的墙我不知道,白玉楼的墙你看亡灵幽幽子能不能穿过去。”
文文问道:“人类,你怎么知道是10点以后妖梦被杀的?”
神隐者指着钟:“这个大钟外面的玻璃罩没有了,所以有血溅到钟面了,你们看,在10点多地方断开了,而时针上也有血迹,所以证明当时鲜血溅上时,时针指在10点后,所以把这一部分血迹挡住了。”
阿求若有所思:“当时灵梦、我、文文、还有这个神隐进来的人,以及紫大人和幽幽子大人在大厅里训话,不可能去害妖梦,如果按幽香说的这里不会有那个幽灵的话,那就可能是剩下的某个人做的了。”
橙不高兴了:“喵,我和蓝大人在一起,我们互相可以作证的喵。”
帝说:“辉夜公主自己就被袭击,难不成她自己打自己?我当时在陪公主,她能作证。”
幽香淡淡说:“我和永琳在聊天,互相作证。”
阿吽和针妙丸也解释:“我们在一起玩,也互相作证。”
文文糊涂了:“大家都能作证,我懂了,妖梦自杀的!”
神隐者呸了一句:“自杀还把自己砍得面容毁坏,她是真不怕疼啊!”
神隐者来到大钟面前仔细看着,喃喃自语:“这钟上的血好不自然,有些刻意涂抹的样子......凶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等等,同样的杀人方法,这房间和文文照片里辉夜房间完全不一样了呢......”
神隐者手指碰了碰大钟的指针,说:“这大钟是哪里来的,罩子怎么没了,而且秒针也没有了?”
幽幽子忧郁地说:“这是外界神隐进来的坏钟,河童修好后能走就不错了,其他问题就不管了,话说居然能走这么准,你别弄坏了。话说妖梦居然死了......”
其他人安慰着幽幽子,神隐者则继续仔细观察大钟,忽然他死死盯着时钟针轴那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用手指轻轻碰了两下,微微一笑,转身走出房间了。
阿求和文文追了出去:“怎么了,人类,你发现什么了吗?”
神隐者微微笑道:“嗯,我没猜错的话,凶手就在她们之中,但是袭击辉夜的案子我还没解开,主要是根本没法去现场查看,留下资料太少了。阿求,你说你记忆力很好,不妨把这次事件列出时间表给我看看。”
阿求说:“时间记录表?可是我们没看过时钟,所以很多地方只能给个大概时间了。”
不多时,阿求在卷轴上刷刷写出了事件大概记录:
晚上7点左右:凶手杀害了辉夜,听见惨叫后被发现,但当时出现了停电,幽幽子封印了那些房间
晚上7点50左右:神隐者被神隐进白玉楼,以另一处房间有事件为由,原有房间重新安排
晚上8点42分:幽幽子借神隐者手表校正时间,时间显示吻合
其间我们询问了辉夜,得到射命丸文照片,讨论很多事
晚上9点47分:幽幽子再度借神隐者手表校正时间,依旧吻合
晚上10点过后:凶手杀害妖梦,与此同时幽幽子在给大家训话,同时在场的有八云紫、灵梦
11点左右:妖梦尸体发现
阿求写完后,交给神隐者:“这只是大概,如果想了解详情,对着我之前的详细卷轴记录。”
神隐者接过时间记录,坐在一边仔细读着,文文也坐在一边。“呃,天狗小姐你在做什么?”阿求问道。
文文说:“你们人类太弱了,我是保护你们啊,别没解开谜底就被凶手干掉了,那我明天新闻报道什么?”
“发现尸体时是停电,巧合吗?”神隐者自言自语,“如果不是,看来只有这个手法能解释了。只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是全员被邀请吗?”
“没错,一个团体有多少人,就会全部邀请来。”阿求说。
神隐者好奇道:“那我记得博丽神社有个伊吹萃香啊,她为什么不来?”
文文笑了:“萃香只是会来博丽神社玩,她住在鬼之国,根本不在博丽神社居住。”
神隐者点点头说:“这下我全明白了,下一步,我希望你们......”
不知安静了多久,忽然走廊里传出声音。
“什么,外界人类,你也学过法术,所以能打开幽幽子大人在长廊右侧的房间区封印?”传出了射命丸文响亮的声音。
神隐者也大声说:“嗯,我看了一下,这种封印我在外界见过,我们知道怎么解开它。”
“哇,那我们快去现场再仔细看看吧!”阿求嚷着。
三人大摇大摆穿过长廊,走到右边房间区大门在摆弄什么。不料后面跟来了一个黑影。
“真是太好了,长廊和两边房区走廊照明都被关闭了,伸手不见五指呢。”黑影暗笑着,“你们自己找死,别来怪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05: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7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亡)、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亡)

忽然长廊上灯火通明,只见神隐者、文文、阿求,还有八云家的三个和幽香都站在那里。
“欢迎光临,”神隐者狡黠地笑着,“那个月之都的亡灵,不,西行寺幽幽子大人,连续杀害两人的凶手!”
幽幽子往后退,后面灵梦、永琳、帝和辉夜挡住了退路。幽幽子强作笑脸:“我......我是听到你们要去那里,担心你们,来保护你们的......”
“呵呵,凶手既然已经来到长廊左边杀死了妖梦,应该哪里都不安全,又何必专门担心我们去往右边呢?你应该在我们还在走廊说话时就把我们喊回来才对吧。”神隐者笑道。
幽幽子怒道:“你说我杀人的,我为什么要杀妖梦,而且妖梦死的时候,我不是在训话吗?而且我有致人死亡的能力,直接使用不好?”
神隐者笑道:“如果妖梦真是10点以后遇害的,那的确你无法做到,尽管你是强大的亡灵。但是,如果杀人是发生在9点50多呢?那时你可是什么不在场证明都没有啊。直接使用能力,不是等于告诉别人这事是我做的,你好像还不打算指证自己呢。”
幽幽子喝道:“说10点多的是你,现在又改成9点50多,你是要出尔反尔吗?”
神隐者咬着牙说:“那是因为我被你骗了,你在之前改动了时钟,把时针和分针交换了过来,也就是说,当时时针表示的是分钟,分针才表示的是小时。我现在才想明白,难怪你找我对表的时间都是在时针分针重合阶段,因为只有这时的时间是准确的,你通过两次对表,给大家传递一种:‘大时钟时间是从没有出错的时候’,遮盖掉你修改时钟的手法。”
幽幽子嚷道:“胡说,大钟一直在妖梦房间里,妖梦回房就会发觉的。”
神隐者冷笑道:“妖梦根本就没时间回房间里,你召开宴会,而且亲自动手,妖梦作为庭师,更不可能去偷懒。我敢说,只要你不回房,妖梦也不敢回去。恐怕直到你第二次问我时间后让妖梦休息,妖梦才能回到自己房间吧。然后你在她还没注意到时钟变化之前,就急着下手把她杀了。哼哼,9点47到9点50多,估计妖梦都没去看一下时钟。你杀人后再故意把血迹沾到时针上,通过钟面和时针对血迹的遮盖来使我们以为凶案发生在10点以后。杀死妖梦后,你再把时钟调回正常状态,就可以瞒过我们了。”
神隐者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在训话之前,你是叫灵梦来喊我们的,灵梦作为客人,怎么着喊人的事情应该交给妖梦做更合适吧,为什么你会偏偏换成灵梦来传话?没错,因为你知道妖梦当时已经死了!而且我刚才检查了时钟针轴那里,在时针在尾部,我发现了血斑。”
幽幽子问道:“那又怎么样?”
神隐者微微一笑:“时钟的针从里到外是按照时针、分针、秒针排列的,这个大钟虽然没有秒针,但顺序不会变,也就是说时针尾部是被分针遮盖的,但是为什么有少量血点出现?只能说明时针当时是在分针上面的,也就是说时针分针被交换过!没错,你为了不让钟上故意沾到的血迹变突兀,又撒上了一些血点来显得这道血迹是正常出现,却不料把你的手法变突兀了。”
八云紫插话了:“外界人类,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为什么幽幽子不单纯调节时钟快慢,而做这么麻烦的事。”
神隐者看了八云紫一眼:“之所以不靠调节时钟快慢,是害怕时针在鲜血上划出痕迹露出破绽,而如果交换时针分针,那么等到10点过后,时针移动到血迹上时,血早已凝固,不会划出印记了。毕竟时针是最里面紧贴着钟面的,幽幽子也要想到这一点。”
灵梦忽然想起什么:“不对,10点钟时我记得妖梦还活着,她因为累了所以睡觉,一会儿还要起来呢!”
神隐者冷笑道:“妖梦所谓‘活着’,不过是幽幽子自己说她‘刚收拾了厨房回屋’而已,你们又有谁见到她了?这不过是心理骗局而已。”
神隐者又看着幽幽子:“没错,你考虑的特别细致,包括把我神隐进来,也是为了你手法而做的。”
八云紫和灵梦大惊:“神隐进来一个普通人?她又不认识你,怎么知道当时你会在哪里,然后把你神隐进来?”
神隐者冷冷一笑:“不,她不是为了我而神隐,而是为了我的手表。对她而言,神隐进来的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他能戴有手表,替幽幽子你做时间陷阱的证明就可以了!你们幻想乡里人虽然通电,但估计没人有手表或手机。因为她需要有人拿其它计时器来和她校对时间,所以必须从外界神隐进来一个现代人类,外界人基本都会带有手机或手表,所以可以说随便带一个进来就足够了。没错,灵梦说过:神隐到白玉楼,需要穿过博丽大结界和幽冥结界,而我能却轻松到来,且没遇到任何阻挠的妖怪,就是幽幽子你刻意安排的!”
幽香又冷冷说话了:“既然你说幽幽子9点50左右就开始杀人,那么浑身一定是血,10点钟时她可没有换衣服哦。”
神隐者脸突然红了:“其实我知道她怎么做的,那就是——脱光了衣服,反正妖梦和幽幽子都是女性又是熟人,幽幽子在妖梦面前光着也无所谓,杀完人后擦干身子就行了。”
“妖梦可是幽幽子的庭师仆人。”幽香不太相信,“幽幽子会在......”
“敢问幽香大人,您会介意在您家的太阳花前脱衣服吗?”神隐者冷笑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19 18: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