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企鹅平谷

[长篇] 【推理向】稗田阿求×射命丸文之档案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05: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8
登场人物:八云蓝(生)、八意永琳(生)、橙(生)、八云紫(生)、西行寺幽幽子(生)、射命丸文(生)、因幡帝(生)、稗田阿求(生)、风见幽香(生)、辉夜(亡)、灵梦(生)、高丽野阿吽(生)、针妙丸(生)、铃仙(失踪)、妖梦(亡)

幽幽子流着冷汗:“那第一次事件呢,你又怎么解释?”
神隐者盯着幽幽子:“我不但知道凶手就是你,而且我还知道了死者是谁。”
大家大吃一惊:“是谁,不是辉夜公主吗?”
神隐者摇摇头:“不是辉夜公主,而是去送药后再也没回来的大兔子——铃仙!铃仙发型和身高都和辉夜差不了多少,幽幽子只要拔去她的兔耳,换掉她的衣服,染黑她的头发就足够了!你先让妖梦送给辉夜加了安眠药的茶水,然后又在她房间内留下纸条,叫她去116号房间并逗留在房间里等着那个‘月之都的亡灵’,使她在那个房间里睡觉。没错,只要辉夜睡着了,她就完全不知道当时场面,就可以避免出现矛盾性证词,剩下的杀人场面就由你为所欲为了。用失踪的辉夜替代铃仙尸体,反正不死人复活很正常,就算再看到辉夜也没人怀疑。”
幽香冷冷说道:“但是尸检是能看出来死者是铃仙吧,而且妖梦送茶水是一个大壶,如果有安眠药,那我们都要睡觉的。还有,幽幽子怎么知道辉夜这次穿什么衣服?”
神隐者慢吞吞解释道:“茶水是一大壶,但是杯子可是事先准备在房间里的,只要把辉夜房间杯子涂上安眠药就行了;至于衣服,难道你们不是每次都那一套衣服?最重要的是尸检,阿求清楚记得,当时幽幽子说了这样一句话:‘算了,辉夜是蓬莱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复活了。’所以你们当时连靠近的人都没有了,又谈何尸检。还有一点,凶手杀人的116房间里,为什么没有四处飞溅的血,没错,当时的尸体是早就死了的铃仙,血液已经凝固,不会流动了。而且如果房间都是鲜血,辉夜醒来后的证词也会出现矛盾的。把你们召唤过去的那一声尖叫,恐怕也是幽幽子耍的什么花招。”
幽幽子忍不住了,歇斯底里吼道:“等一等,可笑的推理,还辉夜醒来的证词,辉夜睡在116号房,铃仙尸体也在116号房,难道大家看到两具尸体了吗?”
神隐者严肃起来:“这就是我要详细说的,你们听到尖叫后跑过去时,走廊出现停电现象对吧。”
灵梦想了想:“是的,不过那不是保险丝断了吗?”
神隐者说:“恐怕保险丝是幽幽子自己弄断的,为的就是制造当时停电。因为停电后,在黑灯瞎火里的你们,只能靠着触觉摸着房间的门牌号码。这种门牌的数字不但涂刷与底色不同颜色,而且也略有凸起。幽幽子利用这个特点,制造了亮光里的116房间和黑暗里的116房间!”
灵梦问:“什么意思?”
神隐者答道:“幽幽子刷漆时,刷了一个116数字出来,但是,6的左下角那一竖却并不像其它部分那样是凸起的,这样一来,尽管从颜色上看起来是116,但如果用手去摸,因为6的左下角并没凸起,摸起来就感觉是115。同理,幽幽子用这种方法,把115变成了黑暗里的116。辉夜到来的时候,走廊里灯火通明,所以她直接依靠门牌的颜色,走进了亮光里的116号房间,并因为安眠药作用睡倒在那里。等到你们到来时,因为停电,黑暗里只能靠手摸,成功地走进了黑暗里的116号房间,也就是115号房!两个房间靠得很近,一般人不会怀疑房间是否变化了。”
幽幽子狡辩道:“那么摸起来顺序也会感觉出来吧,114号后面直接出现116不是很奇怪吗?”
神隐者叹口气:“为什么你不承认呢?当时摸门牌的人有三个之多,而且大家注意力都在那一声惨叫上,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一点。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你还采用了U型编号法编号。也就是站在这个房间区的大门往里看的话,左手边房间编号是由小到大的,而右手边恰恰是由大到小,大家之前并没有怎么进去,只是草草看过一遍,恐怕自己也糊涂了编号的顺序吧。其实你还有一个破绽,文文保留有一张照片里明显看出尸体致命伤是从头顶劈开脑袋的,也就是说当时死者是站立状态的,可是辉夜是喝过安眠药睡倒后遇袭的,伤口怎么说也不能是在头顶部吧。而且,假如凶手真的打算在辉夜站立时就动手,那么事先给辉夜下安眠药的意义是什么?幽幽子,如果你还在质疑我的解释,那么请你解除封印,让我们进去查看,如果我没猜错,铃仙的尸体应该还在115号房间里!还有一点,我说过你是光着身子杀掉妖梦的,所以你的外衣上没有血。但你不可能有时间把你自己身上的血擦得一干二净,所以,你的内衣上一定有血迹,就算我不可以看,那么请其他少女检查一下你今天的内衣如何?就算你换掉了衣服,那件带血的内衣你也没时间清洗干净!”
幽幽子软了,慢慢坐了下来:“你赢了,人类,只是,你为什么那么确定凶手是我呢?”
神隐者轻轻答道:“因为你的房间安排啊,你邀请人时,每个人都有一套房间,可是为什么没有铃仙的房间,你怎么知道铃仙再也不会过来了?你连赖在博丽神社不走的高丽野阿吽都想到给套房间,对于永远亭重要的成员铃仙,你却一套房间都没为她准备,不是很奇怪吗?”
永琳问道:“对了,外界人类,你知道为什么幽幽子要把一个团体所有人都邀请过来吗?”
神隐者说道:“我猜想幽幽子是为了能让您把辉夜带来以完成杀人计划。如果不这样强行全员邀请,永远亭就有可能只有你永琳一个人来到,而公主就会留在家里不过来。就像幽幽子神隐我一样,她根本不是因为什么西行妖的目的召开宴会,而是想让你们过来目击所谓‘辉夜’尸体,遮盖住她杀害铃仙的真相!”
永琳继续问道:“那么,幽幽子利用辉夜公主来掩盖铃仙尸体是为了什么呢?”
神隐者答道:“是为了处理尸体,这样一来,大家就会把铃仙尸体当作辉夜尸体处理掉了,也就没有人会追究这件事。”
幽幽子忍不住哭了起来,大家都很不可思议,八云紫问道:“幽幽子,你为什么要杀害铃仙和妖梦两个呢?”
幽幽子忽然很愤怒:“铃仙抢走了我的妖梦,没错,就是那个外界人说的什么总受组,现在铃仙和妖梦越走越近,妖梦是我的庭师,她是属于我的!”
永琳若有所思:“怪不得这只野兔子整天不回家,原来是找妖梦去了......”
幽幽子继续咬牙切齿:“后来妖梦迷上了铃仙,她俩经常出去胡混,妖梦也开始对我马马虎虎,甚至根本不关心我的事。那一天妖梦又偷偷跑出去,我跟在后面偷看,果然是铃仙送完药后去找她,我实在无法忍受,就在两人分开后,狠狠砍倒了铃仙。其实我并没有打算杀死她,只是长年符卡规则弹幕战让我误以为铃仙不会这样死掉的。但是当血流出来时,我才发觉我把铃仙杀了。于是我就决定瞒掉这一切,就让大家认为铃仙失踪了就好了。”
阿求问:“那为啥您连妖梦都不放过呢?”
幽幽子低着头:“毕竟我这些安排妖梦也是帮忙的,我担心很快她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妒忌她对铃仙念念不舍,于是也下定决心杀掉她。总受组,呵呵!”
神隐者忽然一个冷战:“幻想乡里CP乱得跟锅粥似的,要是都像幽幽子那样,这杀人还得了哇。”
幽幽子抱怨完,又哭起来:“可是现在,我没有了妖梦,也没有了任何人,我好孤单。”
八云紫安慰道:“不要紧,四季映姬那里会有她们的灵魂的,到时候找回来就好了。前提是你真的肯认清错误,话说回来,我也不想把这次事件弄成一个异变。”
这时,妖梦和铃仙敲门回来了:“我们去了四季那里,妖梦跟四季说了这次的事,她直接把我们赶到白玉楼来了。”
“妖梦!”幽幽子哭着,抱住回来的妖梦,“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文文拍了神隐者肩膀一下:“想不到你这个人类挺厉害的嘛,对你刮目相看哦!”
神隐者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我的推理没有出现问题,我真害怕那些不确定的地方是错的。”
文文笑了:“看来以后还是跟着你混好了,我、你和阿求联合起来,咱三个肯定能获取更多秘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03: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隐者档案2:月圆之夜神隐巴士档案
因为东方少女就这么多,凑不齐人,只能设定少女们可以无限复活。

档案1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生)、外界人类C(生)、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生)、外界人类F(生)、外界人类G(生)、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幻想乡里没有巴士,但是在月圆之夜,幻想乡妖怪躁动之时,一辆外界的巴士不幸进入幻想乡内,这辆巴士带来的不仅仅是外界的乘客,还有一场扑朔迷离的可怕事件。
那个神隐者跟着灵梦回到博丽神社,由于幽幽子杀人事件,被耽搁了几天,贤者和四季时常问话,所以没有回去,也没去人间之里。
不过他每天会定时去稗田家,教授稗田阿求一些侦探的知识:“尸体在自然环境下,通常将死后24小时内出现的变化称为早期尸体现象;死后24小时后出现的变化称为晚期尸体现象......人在说谎时,很难把谎言倒叙出来。他们会预先按顺序编好谎言,但从不会倒着顺一遍......”
阿求本来记忆力很强,又写过推理小说,很快就学了不少知识。终于熬到彻底解决了,神隐者也不打算留在博丽神社,跟灵梦提出回家。
灵梦拒绝了:“今晚是月圆之夜,妖怪会出现躁动,擅自打开博丽大结界很危险的,所以你还必须暂居一晚,明日早上才可以回家。”
神隐者很不满:“哇,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我可不想住在这里!”
灵梦骂道:“我看上你?你吃我的,喝我的,我好想留住你呵!要不是考虑到幻想乡安全,我真想一脚把你踹出去!还有,今天晚上呆在神社里不要乱跑,小心被躁动的妖怪吃掉了!”
神隐者挨了顿骂,垂头丧气,回房间里睡觉去了,本来神社就没什么人来,来的大多数还是鬼啊妖怪什么的,神隐者才没心情和她们聊天。
正在酣眠,神隐者忽然觉得鼻子痒痒,打了个喷嚏醒了,发现是射命丸文拿着羽毛挠他鼻子,见他醒了,立刻说:“你终于醒了,别偷懒,跟我去采集新闻吧。”
神隐者不高兴:“要去自己去不好吗,你那么快速度我可跟不上。”
文文拿着相机:“我带你去啊,有你在,我们可以挖出好多别人不知道的大秘密呢!”
神隐者不耐烦了:“哇,你以为这种事每天都有啊,自己去,别烦我啦。”
文文和他讨价还价,终于神隐者还是没跟去,只好自己一个飞走了。
到了晚上,兽道上传出混乱的吼叫声,灵梦拿着御币守在门口,阿吽和针妙丸也在旁边:“妖怪的骚动开始了。你这个外界人类不要出来,不然妖怪会攻击你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些黑影出现在神社空地上,灵梦大惊道:“难道妖怪打算攻击博丽神社吗?”
正待发作,那群黑影走近,却是一群浑身是血的人类:“救救我们,快救救我们!”身后有一群妖怪尾随着。
“快救他们啊!”针妙丸着急喊道。
灵梦打退了那群妖怪,把逃跑的人类迎进了神社里:“也是外界人类呢,怎么偏偏这时候神隐进来,真是倒霉。”
其中一个人快吓傻了:“我们一共20个人坐着巴士,莫名其妙进入这里,结果到处是妖怪,吃掉我们好多人,只剩下我们几个逃了出来,好恐怖的妖怪!”
神隐者数了一下:“只剩下8个人了,也就是说被吃掉12个人呢。”
灵梦把大家安顿好了:“这里是博丽神社,我是这里巫女博丽灵梦,这里是安全的,你们不用担心了,话说居然还能在妖怪围攻里逃出8个人,也是不得了,我给你们安排餐宿。”
神隐者给8个人编号:“我也不想一个个问姓名,就按照ABCDEFGH称呼你们吧。”
灵梦叹口气:“你比我还懒。”
针妙丸和阿吽也来帮忙,安抚这8个人情绪,可是其中B似乎更害怕:“拇指小人、长角的狛犬,不要过来啊!”
灵梦安慰道:“不要紧的,她们不像外面的妖怪,不会害你的,你放心!”
B根本听不下去:“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去,现在就要回去,你快把我送回去!”
灵梦为难道:“现在不行,你看之前那个人类,他也被羁留在这里走不了,最早也要明天才能送你们出去!”
B很愤怒:“没有用的妖怪巫女,我不要见你!”赌气走进一个房间,重重关上门。
灵梦也怒了:“我不管你,敢叫我什么妖怪巫女,你要不是人类,我早一御币打烂你的狗头!”
剩下7个人逐渐平复的心情,虽然听到兽道上妖怪吼声还是会毛骨悚然,但基本都安定下来了。
灵梦正在安排新来的外界人类住所,忽然阿吽鼻子嗅嗅:“奇怪,怎么会有血的味道?”
灵梦头也不抬:“这些人身上都粘有血,有血腥气不是正常吗?”
神隐者也嗅了嗅:“不对,这血腥气太重了,连我都能闻到,还有,躲起来的B为何到现在不出现?我去看一看。”
阿吽跟着神隐者来到B躲起来的房间:“这里血气太重,B看来有麻烦!”
两人打开门,眼前一幕让两人惊呆了:B被杀死在房间里,整个房间墙壁都被血刷了一遍,变成了红色,恶心的血味不断飘出。
神隐者忍着吐的欲望,走近尸体检查:“尸体血被抽干,估计涂墙的血就是他的,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定是他嚷着要回去,所以被杀了!”不知何时,那七个人和灵梦都来了,其中C说道,“我们看来不能随便提出回家啊!”
“嗯?”神隐者看了他一眼。
D想了想,说:“是巫女做的,B刚才骂她是妖怪巫女的。”
灵梦怒道:“胡说,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就算离开也不超过2分钟,怎么做到杀人并且抽血涂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03: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生)、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生)、外界人类F(生)、外界人类G(生)、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大家在不安情绪下过了一夜,第二天也没人敢提出回家,神隐者也不打算离开:“兔死狐悲,我一定要抓住凶手再说!”
最开心的是射命丸文,一大早就飞过来:“嗨,人类,我来了,你一定需要我的照片。我把稗田阿求也带来了,我们三人组肯定能抓住凶手!”
魔理沙不多时也飞来了:“灵梦,我来找你玩DA☆ZE!哇,这么多外界人类呢!”
灵梦把昨晚的事说了,魔理沙胸有成竹说道:“想也明白,这是吸血的家伙干的,普通妖怪是吃肉的,但是B是被抽血了呀。”
灵梦若有所思:“你是说红魔馆做的?”
神隐者嘲笑起来:“那请魔女小姐解释一下,为什么凶手要拿血去涂墙,全部带走不是更好吗?”
魔理沙犹豫一下:“肯定他的血型不是B型,红魔馆不需要,就涂墙去了DA☆ZE。”
神隐者藐视她说:“鬼扯,既然凶手需要血,在发觉B不是后应该继续袭击其他人才对,为什么要收手了。”
灵梦解释道:“昨晚我们可都在一起,红魔馆顾虑到我的存在吧。总之红魔馆要列入嫌疑人范畴!”
神隐者也说不出来,只是自言自语:“总感觉不对劲。”
文文已经拍好了照片,阿求也记录下了卷轴,对神隐者说:“不要多虑,我们总能解决的。”
神隐者拿过文文照片,细细研究半晌,叹了口气:“不行,没有头绪啊。”
灵梦打断了他:“魔理沙要带着大家去散心,你去不去?”
文文劝道:“人类你跟着去吧,也许能得到什么线索呢。我留在这里继续拍照片,太好了,跟着你混果然会有大新闻!”
神隐者和大家一起跟着魔理沙去了魔法之森的雾雨魔法店,魔理沙叮嘱大家:“不要乱跑,否则迷路了可就出不来了——这里是我的家:雾雨魔法店,我就是主人雾雨魔理沙,这里有很多魔法道具和蘑菇哦。”
大家进了屋,G忍不住吐槽了:“这是女孩子的家吗?真是脏乱差到极点!”
魔理沙气红了脸:“你说什么DA☆ZE!真是的,不想在这里就走,我们去爱丽丝家吧!”
一行人又来到爱丽丝人形馆,爱丽丝正在做人偶,看到魔理沙带一票人过来,问:“魔理沙你干吗?”
魔理沙没好气:“这群外界人嫌我家脏,不想呆,只好来你家看一看了。”
爱丽丝文雅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爱丽丝· 玛格特罗伊德,欢迎大家来到我的爱丽丝人形馆,我这里有很多人偶。”
大家赞叹道:“哇,这才像一个女孩子的家嘛,那个爱丽丝威震天比什么雾雨魔理沙强多了。”
魔理沙大怒:“谁说的,给我站出来!”没人吱声。
爱丽丝也很尴尬:“我是姓玛格特罗伊德,不是威震天啦。”
大家在爱丽丝人形馆逗留片刻,魔理沙又带着大家去妖怪之山:“山顶上有个守矢神社,也值得去看一看,不过这山上有妖怪,大家更要小心点DA☆ZE。”
不料在山脚下,犬走椛跳了出来:“且慢,且慢,你们一众人类要做啥?不许上山!”
键山雏也出来了:“人类吗?山上妖怪天狗太多了,你们不可以上山,快回去吧。”
魔理沙正在争辩,人群里A、F和H说话了:“山上有妖怪?那我们不去了,回家吧。”
众人附和:“守矢神社和博丽神社差不多吧,咱们别冒着生命危险去了。”
魔理沙无奈,把大家带回去,路过人间之里时,魔理沙介绍说:“这里是人类住的地方,如果你们想留下来,可以住在这里。”
C说道:“我才......”忽然他担心什么,不吭声了。
回到博丽神社后,阿求也记录好了人员名单:“......A、B、C、F、G是男性,D、E、H是女性。”
文文却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还是在现场没拍出更好的照片来。”
这时,人群里惊呼起来:“G呢,G不见了!”
神隐者大吃一惊:“糟糕,我今天只顾着思考了,都没注意身边人消失了。”
灵梦抱怨起来:“魔理沙,你看看你带的队,这个人失踪,只怕凶多吉少了。”
魔理沙不高兴了:“不要什么都怪我好吗,你博丽神社里不也死了一个人DA☆ZE!”
灵梦怒道:“自己不行还推卸责任,昨天和今天一样吗?”
魔理沙怒道:“怎么,想打架吗?”
大家急忙给两个人劝架,把两人拉开了,文文则嘀咕道:“不用管啦,打完架她们还会和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03: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3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生)、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生)、外界人类F(生)、外界人类G(失踪)、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神隐者却对阿求和文文说:“我感觉第一次杀人的原因是要困住这些人,但手法还是不知道。”
阿求惊愕道:“困住?”
神隐者点点头:“没错,昨天B是叫着要回家最凶的人,于是立刻他就遇害了。这样一来,没有人还敢主动提出回去的建议,然后凶手就可以从容不迫执行杀人了。在封闭的幻想乡里连续杀人,这可是有名的暴风雪山庄模式。”
阿求很好奇:“啥叫暴风雪山庄?”
神隐者解释道:“暴风雪山庄又称“孤岛模式”,是指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内,比如一个因为暴风雪而与世隔绝的山庄,或是密室、孤岛等等,由于特殊情况而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络,所有人都暂时无法离开这个环境,并在这个环境里发生杀人。”
文文笑了:“幻想乡封闭不假,不过大着呢,你看我都每天飞来飞去。”
神隐者看了她一眼:“你是天狗啊,他们是人类,幻想乡里四处都是妖怪,人类活动范围有限,对于他们,只剩下博丽神社这点地,最多去个人间之里。再加上现在无人敢回外界去,这是标准的暴风雪山庄。”
阿求担忧道:“那我们劝说他们去外界去吧。”
神隐者摇摇头:“不可能,一方面他们在昨日B的影响下没人有胆子回去,我从C的行为看出来了,他在人间之里想提回家却不敢张嘴;而且,你以为凶手会白白放他们回去吗?或许凶手就在他们之间,即使回去也要杀人的。总之不捉出凶手,不单他们,连我们都不会放下心来的。”
文文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神隐者突然胸有成竹:“失踪的那个人肯定死了,或许他的尸体上能发现什么。”
次日,文文又飞了过来:“人类,尸体发现了,在琪露诺家里,琪露诺现在吓坏了。死者尸体上覆盖满了冰雪。”
神隐者大惊:“带我去看看吧。”
于是神隐者骑着文文,飞到了雾之湖,魔理沙也带着阿求到了,琪露诺躲在一边瑟瑟发抖,G的尸体躺在家里。由于琪露诺家像个冰窖似的,身上冰雪完全没有融化。
琪露诺哭着说:“我今天早上起来就发现这具尸体,不知道怎么回事。”
阿求告诉神隐者:“琪露诺是冰妖精,招式就是释放冰雪。”
神隐者看了看尸体:“这身上冰雪是故意制造的。”
文文问道:“人类,你怎么看出来的,琪露诺家可是很冷的。”
神隐者说:“虽然环境很冷,但是只会在人体上结成霜,不会是冰雪状态的。”
魔理沙大喜:“啊哈,原来凶手是琪露诺,我要退治了你这个凶手DA☆ZE。”
琪露诺哇哇大哭:“我没有杀人啊!”
神隐者也阻拦道:“不见得是,因为如果这样,昨晚B的尸体也应该有冰雪痕迹才对,可是当时并没有。琪露诺只是很有怀疑,和那些吸血鬼一样。我再仔细看看。”
神隐者又靠近尸体查看:“死亡原因是被重击而死,奇怪,G失踪时是昨日不知什么时刻,琪露诺是今天早上发现,如果琪露诺没说谎,那么这么长时间里G去了哪里?凶手这么长时间把他藏在了哪里?琪露诺可能在说谎,她是嫌疑人之一。只是昨晚B遇害的事......”
阿求摇头:“应该不会,晚上有露米娅活动,会吃掉G而不是留着全尸在琪露诺家里。”
魔理沙有了想法:“会不会是多名罪犯的杀人DA☆ZE?”
神隐者掰着手指:“按照怀疑,杀人者应该是红魔馆的吸血鬼和琪露诺,但是她们除了住邻居外有什么必须联合的理由吗?”
神隐者踱了几步:“如果琪露诺要杀人,那么肯定要在距离这里最近的妖怪之山脚下掠走G并杀死。可是,她这么小的模样能做到吗?而且为什么她拖走G时没人注意到,这种动静怎么说都很大吧。”
阿求考虑着:“G被带走时你们都没注意到,会不会是十六夜咲夜做的,她会时停,理由就是要给大小姐带去鲜血。这样一来,昨日里B遇害也能解释清楚了。”
神隐者想了想:“有可能,只是为什么这具尸体要铺上冰雪后留在琪露诺家里呢?琪露诺要这具尸体做什么?留给露米娅吃吗?”
魔理沙补充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八云紫,她的隙间也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情况下带走人,并且把尸体丢到琪露诺家里DA☆ZE。”
神隐者说:“然后跨越千里把冰雪覆盖上去?嗯,八云紫的确可以做到,看起来她也很有嫌疑。总之我们现在要去调查一下,先去红魔馆里看看吧。”
魔理沙带着大家来到红魔馆门口,美铃自然不让进去,文文心一横,冷笑道:“哼哼,你家女仆长咲夜现在可是杀害两人的嫌疑犯,你不放我们进去,那可就是证明咲夜是凶手了。别忘了,咲夜可是有‘开膛手杰克’这种杀人狂传说的家伙。”
美铃无可奈何,只好把大家放进去。大家穿过庭院,来到大门口,咲夜站在门口拦住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随便闯入红魔馆!红美铃,你又在做什么!”
美铃把事情和咲夜说了,咲夜惊讶道:“昨天有人神隐了进来?然后死了两个人,就说是我做的,开什么玩笑!”
美铃继续说:“他们说如果不让他们搜查,就证明咲夜你有杀人嫌疑。”
咲夜怒道:“大小姐现在正在睡觉,你们进去打搅了怎么办?”
魔理沙理直气壮:“不放我们进去就是心虚DA☆ZE。”
咲夜没有办法,只好放大家进去,大家在里搜索半天,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魔理沙偷了几本书出来。
“唔,看起来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03: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4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生)、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生)、外界人类F(生)、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大家走出红魔馆时,已经快晚上了,咲夜冷冷地说:“大小姐快起来了,你们如果没事就赶紧走吧。”
“什么吗,真不礼貌!”射命丸文暗暗骂一句,咲夜不理她,径自去大小姐房间了。
片刻之后,忽然传来咲夜拼命敲门声:“大小姐,怎么了,为什么门打不开了,快开门啊,大小姐!”
“糟糕,出事了!”神隐者转身跑回去,“看起来有不对劲的地方!”
大家又跑回红魔馆,咲夜正在推门:“什么东西挡住了门,现在门根本打不开!”
“大家一起撞门!”美铃喊道,“一、二、三,撞!”
轰隆一声响,一张桌子翻倒了,大家进入门里:“哇,怎么这么黑!”
咲夜淡淡说:“大小姐讨厌阳光,房间没有窗户,现在可以打开灯了。”
果然,灯也是昏暗无比,但不影响大家看房间,只见一个***死在房间里,大小姐愣在一边。
魔理沙踢了一脚桌子:“这张破桌子堵着门,害得我们进不来DA☆ZE!”
神隐者看着尸体:“死者是C,死因是勒死,死亡时间大概今天下午吧,我不太精通验尸的说。”
文文则举着相机幸灾乐祸:“哇,红魔馆大小姐杀人了!”
蕾米莉亚连连摇头:“没有,我没有杀人!我醒来后这人就死在我这里了!”
神隐者问道:“那你听到什么动静吗?”
蕾米莉亚回忆着:“我睡觉时听到桌子移动的声音,但我以为是咲夜在打扫干活没理她,等到睡醒后,就发现这片黑暗里吊着这个人。”
魔理沙哈哈大笑:“撒谎,黑暗里怎么可能看见人?”
蕾米莉亚怒道:“我是血族,我的眼睛能看到黑暗里!”
美铃和咲夜异口同声:“密室杀人的话,只有八云紫用隙间能力做到了!一定是她!”
神隐者和文文、阿求三个则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又围着堵门的桌子转了一圈:“啊,这个密室是小儿科级别的啦,你看桌子腿那里明显有绳索刮痕。”
文文兴冲冲解释道:“这个简单,用绳子穿过桌子腿和门缝,就可以在门外拉动桌子,堵住门口后,抽掉绳子就行了。八云紫没必要这么做的。”
神隐者补充道:“蕾米莉亚没有什么杀人动机,而且又何必把尸体留在自己房间里。”
魔理沙争辩道:“蕾米莉亚需要人血啊,杀人取血不是很正常DA☆ZE。”
神隐者不赞成:“C是被勒死的,身上没有破损之处,蕾米莉亚既然需要血,为什么勒死后就挂在这里而不查看血型?”
阿求则蹲在地上看:“好奇怪啊。”
神隐者走过来:“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阿求指着门缝处:“你看地板上。”
文文也围过来拍着照片:“咲夜每天都会打扫的,角落里地板干干净净的,也很正常啊?”
神隐者蹲下来仔细看:“似乎,干净得有些过分了。”
咲夜怒道:“我努力打扫,干净怎么就过分了?”
红美铃这时哇哇大叫:“你们看,墙上有一个手印!”
众人又围过来看,那个手巴掌印五指纹路清晰,阿求辨认一会,说:“这是八云紫的手印啊。”
文文急忙拍下照片:“证据啊,证据!”
红美铃一拍手:“这一定是八云紫在墙上按出的手印,八云紫进来过,人一定也是她杀的!”
魔理沙也恍然大悟:“有可能,紫妈隙间可以去往任何地方,杀死人后隙间到这里吊起来也是很轻松的事,估计运尸体时不小心弄出了脏手印DA☆ZE。”
神隐者看了看,摇摇头:“不对,这不是八云紫按的手印,是有人陷害她。”
大家问道:“为什么?”
神隐者冷冷地说:“你们自己按一下手印就知道了,妖怪应该和人一样吧。”
文文和美铃在纸上按了下手印:“唉,真的,大拇指的指纹只有一侧。”
神隐者点点头:“你看吧,怎么可能五个手指都是正面指纹?这是有人陷害八云紫,况且她隙间能力这么强,又何必多此一举伪造个密室,不是引火上身吗?”
大家想想也有道理,魔理沙指着咲夜:“那目前情况看你的嫌疑最大了,我记得下午搜查时,你不是一直呆在我们身边。”
咲夜骂道:“你这小偷血口喷人!我好歹也要做家务,怎么可能一直跟你们混,就因为这样说我杀人,你们有道理没?我杀人动机是什么,你说呀?”
神隐者思考着:“咲夜没有不在场证明,况且在她时停面前也不存在不在场证明,但是为什么明知要被怀疑还要去杀人呢?不应该立刻收手等风头过去吗?”
其他的人:芙兰、帕琪、小恶魔之类的更找不到什么杀人证据,红魔馆的搜查也不了了之了,不过阿求出于小心谨慎,还是把咲夜记录入了嫌疑人范围。
“天晚了,我们快离开吧。”文文说道,“露米娅什么的要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20: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5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生)、外界人类F(生)、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半路上,阿求、神隐者还在总结着:“C没有和我们一起来红魔馆,估计是在博丽神社被杀后移尸过来的,至少不是在红魔馆里被害的。”
回到博丽神社后,灵梦告诉大家:“C失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
文文摆摆手:“我们早就知道了,C的尸体在红魔馆里发现了。”
灵梦大惊失色:“谁这么残忍,杀死他后还要送到红魔馆去?”
神隐者点点头:“而且还栽赃给八云紫,目前猜测是咲夜。”
灵梦感慨道:“没想到咲夜会在我眼皮底下来神社里杀人。”
阿求辩解:“还没确凿是咲夜做的呢,不要就说是咲夜。”
灵梦飞出了神社:“我去找早苗来,让她用奇迹为剩下的人祈福吧。”
魔理沙和大家告别后,飞回魔法森林里。又过了一段时间,灵梦飞回来了:“早苗明天早上会过来。”
神隐者嘲笑道:“灵梦你也是巫女,居然还要请别的巫女来祈福。”
灵梦一本正经:“我是负责退治妖怪的,才不是像早苗那样靠奇迹能力来祷告村民混饭吃的。”
第二天早上,早苗飞过来了:“哇,大家都在啊,我是来自守矢神社的巫女,你们叫我早苗就好了。事不宜迟,吟唱咒文好了。”
“哇,好可爱的小巫女。”A和F都夸奖起来,“比起这里戴蝴蝶结的巫女脾气好多了。”
“嗯哼哼哼......”灵梦故意干咳起来,“家里有些挤,我想我要赶走一些人了。”
A不敢吭声,暗自嘀咕着:“切,什么臭脾气的家伙。”
F则站起来:“什么嘛,你这红白巫女我受够了,摆个什么臭脸,切!”赌气走出门去了,不知躲在哪里。
剩下的人都劝着灵梦:“不理他不理他,早苗小姐,你快吟唱吧。”
早苗很尴尬:“欸嘿嘿,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我看我还是快点完成任务为好。”
早苗吟唱咒文,神隐者听不懂,就出门四处转转,不多时,转到博丽神社后院,看到地上堆满了鲜花:“奇怪,博丽神社哪里来的这么多花?”
他拨开花朵,眼前赫然出现F的尸体,神隐者大叫:“不好了,F死了!”
神社里的人大骇,连早苗也惊呆了,一起赶到后院,只见F尸体被埋在花堆里。神隐者检查一遍:“就是刚才遇害的,死因是其中一枝带毒的花戳进心脏而死——等会儿,这种死亡方式,刚才为什么......”
早苗哭了起来:“我的奇迹怎么会不起作用,我明明让大家安全度过每一天了呀。”
阿求安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早苗你尽力了就好,不要自责了。”
大家不欢而散,早苗一直躲在房间里哭,阿求在照顾她。神隐者四处闲逛,文文跟在后面:“人类,这次破案速度略慢了啊。”
神隐者白了她一眼:“我又不是神仙。”
傍晚时分,神隐者看到E正在文文房间里看一张照片,文文很不高兴:“啊,啊,人类,你怎么随便进我房间看照片!”
神隐者接过E手上的照片看:“噫,是在红魔馆留下的八云紫手印照片啊,不过这是栽赃的。”
E露出微笑:“八云紫是谁?不过,这次杀人案件我知道了一些事。”
神隐者叹口气:“没想到外界还有不知道幻想乡的人呢,八云紫是这个幻想乡里妖怪贤者,当初创建幻想乡就是她的功劳。这个博丽神社也多亏她的照顾呢。”
E忽然惊恐起来:“什么,这个神社是八云紫那种妖怪照顾的,不,不可能,我要离开这里,我不要被妖怪杀死!”
神隐者阻拦道:“你放心啦,八云紫是贤者妖怪,不会随便杀人的!”
E尖叫着:“我不要住在妖怪的神社,我要去人间之里!”跑下山去了。
神隐者和文文都在喊着:“快回来,很危险啊!”
早苗冲出门来:“怎么回事,有人跑了吗?”
神隐者指着山下:“E逃走了,现在傍晚时分很危险的。”
早苗飞下山去:“我去找她回来!”
夜幕降临后,博丽神社开始吃晚餐了,早苗一脸沮丧回来了:“对不起,我没找到她。”
阿求惊讶了:“跑的能比飞的快?这人不简单。”
神隐者嚼着菜:“不用了,明天去找她尸体吧。”
阿求不满道:“喂,不要诅咒人家好不?”
神隐者拍案而起:“她自己Flag立到飞起,谁能救得了她?你看,下午她说知道了案件细节,又不肯对我们说,然后还独自一个往外跑,这不是作死是什么?按照规矩,这厮不领便当有违天理了!不过她为什么听到八云紫后就害怕得要跑呢?”
文文解释道:“八云紫是妖怪啊,她乍一听博丽神社有妖怪照顾,肯定害怕被妖怪吃掉,毕竟她对幻想乡不是很了解啊。”当晚无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22: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6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生)、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次日清晨,早苗大叫起来:“我的巫女服呢?谁偷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灵梦拿出自己的巫女服暂时给早苗换了。文文从神社外进门了:“嘿,那个人类,果然不出你所料,E这厮尸体找到了,在博丽神社旁边的守矢神社分社里。”
众人赶到守矢神社分社,只见E被吊在守矢神社屋檐下,已死去多时,身上穿着早苗的巫女服,在早晨的山风吹拂下摇摇晃晃。
“头被打破了,”神隐者说,“然后挂在这里吊死风干。”
早苗气哭了:“谁这么缺德,偷走我的巫女服给尸体穿!”
阿求指着地上:“你们看,还有血字!大概是死亡讯息之类的。”
众人围过来读:“东风谷——早苗?难道说是这个巫女早苗!”
所有人眼睛都看着早苗,早苗连连后退:“不是我,人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
D大怒:“不是你?你昨天去追E的吧,怪不得会飞的追不上跑步的,你一定是追上后杀死E,拖到这里来,换上自己衣服,然后骗我们说没追到......”
神隐者打断她:“昨晚回来时她可是穿着这套巫女服的。”
D怒道:“那半夜里换也行啊,只要早晨她嚷嚷是被偷的就行了,这家伙嫌疑最大了。”
神隐者不相信:“那之前几场呢,怎么解释?而且F被害时她不是在给大家咏唱吗?”
早苗含着眼泪躲在神隐者身后:“嗯,嗯。”
H喊道:“她不是说有奇迹能力吗?咏唱的没准是杀人奇迹,然后骗我们说是祈福。怪不得咏唱祈福后F还是被杀了呢,你肯定不是念的祈福咒语!”
众人不由分说,把早苗抓起来:“就算不是凶手,嫌疑也比较大,把她关起来看押!”神隐者也阻挡不住,只得由他。
“你怎么看,人类?”文文拍着照片,问道。
神隐者看着地上血字,说:“这血字不像是E留下的,早苗也不太可能是凶手。”
文文拍着照片:“你怎么知道的?”
神隐者说道:“E是昨天晚上遇害的,死亡讯息至少是临死之前留下的,早苗是凶手的话,在给尸体穿衣服时,怎么会没注意到这死亡讯息并把它留下来呢?”
文文若有所思:“哦......深更半夜注意不到很正常吧......”
“E对东方幻想乡的情况完全不知道,怎么会和幻想乡里有矛盾呢?”神隐者很是费解,“杀人动机完全不明啊。”
神隐者回忆起来:“昨天下午我们和她聊天,她甚至不知道八云紫是谁,连这种事尚不了解的人,能对幻想乡了解到哪一步?”
阿求想了下:“动机是不是就是因为不知道幻想乡呢?”
神隐者思考起来:“不对,这要多小肚鸡肠啊,因为别人不知道就杀人?而且第一个死者B是知道幻想乡的,也一样被害了。”
阿求惊讶道:“哦,你怎么对这些这么清楚?”
神隐者又说道:“他刚来那天晚上,说阿吽是狛犬对吧,而且他也知道灵梦能把他送出幻想乡,他甚至当时骂灵梦是‘妖怪巫女’,这些都充分证明他完全了解这些。”
阿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笑道:“嘛,他也许把狛犬当成妖怪了呢?”
神隐者不赞同:“狛犬在外界又叫石狮子,虽说也是妖怪,但人类是作为神兽看待的,B不会害怕的。没记错的话,‘妖怪巫女’是易者当年称呼灵梦的话,这证明B对幻想乡历史是知道的。但是现在无论是知道的B,还是无知的E,凶手却都没放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22: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7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生)、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谁知咲夜过来了:“外界人类在吗?”
神隐者出来了:“红魔馆的女仆长,有何贵干?”
咲夜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这是我在红魔馆那个死者身上发现的名片,后面的东西我看不懂。”
神隐者接过来:“C原来是个生物学家啊,背面写着什么?”他翻到背面,名片上写着:
A-T,G·C,U/A
转录
CTCACACCATTACCTAACCACCCAATTTATCAC
“这是个什么玩意?”文文和阿求都百思不得其解。
神奈子和诹访子知道早苗出事后,赶了过来:“你们做什么,为什么要扣留我家的早苗?”
神隐者把她们带到E的尸体前,解释了一阵子,诹访子连连摇头:“胡说,胡说,我家早苗不会杀人的,她是被冤枉的!”
神隐者点点头:“可是现在这里有早苗名字,大家一口咬定是早苗了。其实,不止早苗,琪露诺、咲夜甚至八云紫都在嫌疑人范畴里。”
神奈子和诹访子仍然争吵,要释放早苗回家。正在解释,神隐者看到A和D出来了,惊讶道:“喂,你们怎么出来了,早苗谁看着?”
A指了指屋子:“H看着呢,我们刚才商量一下,决定轮班看管。”
话音刚落,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神隐者骇然,冲进神社:“糟糕了,早苗!”
大家都跟着上去:“怎么了,为什么你这么担心她,喜欢上她了吗?”
神隐者怒斥道:“扯淡,现在早苗最有嫌疑,一个人丢在室内就是等着让真凶杀掉。”
文文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
神隐者三言两语:“凶手杀掉好嫁祸!”
到达关着早苗的屋前,神隐者拉拉门:“果然变成密室了,撞门!”
大家一起撞开门,却看到光着的早苗羞红了脸尖叫:“啊,你们做什么?快出去,我在换衣服!”
大家退出房间,诹访子揪住神隐者:“你是故意的吧!”
神隐者尴尬道:“这次怎么不按常理了——咦,H呢?”
A和D也东张西望:“H应该留在这里看着的,怎么不见了?”
“不好!”阿求仿佛明白了什么,冲出神社。大家紧随其后,果然在神社前空地上,发现了一块被翻动过的泥土。
“灵梦,拿铁锹来挖!”神隐者喊着。灵梦懒懒散散拿来铁锹,大家刨开泥土,只见H被埋在水坑中,已是死了,胸口中了一颗子弹。
神隐者气得把铁锹狠狠戳在地上:“可恶,原来凶手目标是H,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B、F、H只是一时偶然落单,凶手却能迅速抓住机会进行完美杀戮,难道说其实他就在我们身边?”
神隐者正在冥思,文文抱怨起来:“喂,人类,这次怎么这么慢,上次幽幽子你不是一晚上就解决掉了吗?”
神隐者不理睬她,而是对阿求说:“你把你的记录卷轴拿过来,我要仔细阅读一下。”
阿求翻找着卷轴:“奇怪,我记录的卷轴怎么丢失一部分了?就是那次从红魔馆回来和灵梦交谈的片段。”
神隐者愕然:“丢失了一段,那天我们交谈了什么?我想想,好像是告诉她C死在红魔馆里......原来如此啊!”
文文大喜:“凶手找到了?”
神隐者略微摇头:“抓住一个相关人员,但是不是凶手不确定,不过不是凶手也是从犯。”
大家围了过来:“你抓住从犯了?”
神隐者站起来,点点头:“嗯,我发现一个问题:无论是B、F还是这次的H,他们都是因为偶然原因单独留下来的。你看,B和F是和灵梦吵架而赌气离开的,H是因为A和D打算轮班看管时而落单的。可是奇怪的是,凶手居然像就在我们身边似的,很快就捕捉到了这个机会杀死了他们三个,这说明,有人在给他通风报信,虽然未见得是凶手,但说她是帮凶还是贴切的。”
众人都紧张地互相张望:“是谁,是谁在通风报信?”
神隐者指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你一直在给凶手报告着我们的动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0: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8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亡)、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众人顺着手指望去,都惊愕不已:“怎么会是......博丽灵梦。”
灵梦冷汗直冒,但依旧故作强硬:“喂喂喂,不要随便指人好吗?你凭什么说我给谁通风报信?难不成就因为住我博丽神社就一口咬定是我?还有,E不是留死亡讯息说是早苗做的,难不成我给早苗报信?”
神隐者盯着灵梦的眼睛:“你当然不是给早苗报信,因为早苗根本没有杀人!”
A问道:“没有杀人,那么死亡讯息?”
神隐者提问道:“博丽神社巫女姓什么?雾雨魔法店店主姓什么?爱丽丝人形馆主人叫什么?”
D哼了一下鼻子:“博丽神社巫女叫博丽灵梦,雾雨魔法店店主叫雾雨魔理沙,爱丽丝人形馆主人叫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怎么了?”
神隐者解释道:“以此类推,当早苗介绍她是来自守矢神社的巫女早苗时,一般人都会认为她叫作守矢早苗吧。可是,为什么现场却留下东风谷早苗这个名字,仿佛是事先知道她的名字似的,而且,还是E这个对幻想乡完全没有概念的人。”
灵梦辩解道:“魔理沙那天不是带你们也去守矢神社了么?没准她在那里听到的。”
魔理沙很尴尬:“其实......那次我们在山脚下就被犬走椛和键山雏赶回来了......”
神隐者冷笑道:“灵梦啊,怎么样,你刚才完全在自掘坟墓。你认为凭魔理沙性格,即使妖怪之山有阻拦,魔理沙也会强带大家上去的。但是很可惜,因为那一次是大家自己提出不愿上去的,所以魔理沙在山脚下就把大家带回来了,根本没登入守矢神社,也不可能知道早苗的全名!”
灵梦殊死一搏:“那又怎么样,只不过证明早苗清白而已。况且我没跟你们去啊,不知道不是很正常,你凭什么说我是报信的人?”
神隐者斩钉截铁地说:“因为我们那次从红魔馆回来时,你在听到我们说C被人杀死并带去红魔馆后,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想到咲夜会在我眼皮底下来神社里杀人。’”
灵梦急忙说:“那又怎么样......啊......”忽然沉默不语。
神隐者笑道:“没错,你一开始跟我们说C是失踪,那么他在博丽神社到红魔馆之间任何区域都有遇害可能,或许他是偷跑到兽道才被杀害也说不定。但是你却很清楚知道C是在神社里被害后运去的,说明C遇害前后你是知道详情的!而且,灵梦,死者C也给我留言说了你的大名。”
众人大惊:“什么时候,什么留言?”
神隐者拿出C的名片:“今天咲夜送给我的,上面C写下了讯息。”
文文夺过来,翻来覆去:“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
神隐者拿回名片,递给早苗:“早苗小姐,你也是外界高中生,这个你应该能答出来吧。”
早苗接过来,翻到背面:“......生物问题啊,转录......
CTCACACCATTACCTAACCACCCAATTTATCAC
那不就是
GAGUGUGGUAAUGGAUUGGUGGGUUAAAUAGUG,这是啥?”
神隐者对早苗说:“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下面该我了。”指着名片上:“在这段序列之上,还有A-T,G·C,U/A这种书写。”
早苗很疑惑:“这不就是碱基配对吗?”
神隐者点点头:“但是这种生物基础知识,身为生物学家的C有必要专门给个提示吗?他的重点是在于碱基对之间的连接符号。按照这种提示,A要对应‘-’,G要对应‘·’,U要对应‘/’,所以早苗你转录的序列进一步转录,就是
·-·/·/··/--/··-//··/···//---/-·/·
用摩斯密码翻译过来,/表示字母间隔,//表示单词间隔,·-·是R、·是E、··是I、--是M、··-是U,合起来就是Reimu,正是你灵梦的大名!”
阿求似懂非懂,但还是小心翼翼问道:“那么剩下的又是什么意思呢?”
神隐者继续翻译道:“//是单词间隔,下一个··是I,再下一个···是S......以此类推,就组成了这句话:
Reimu is one——灵梦是一个!”
除了早苗,剩下的人都晕了:“听不懂啊。”
神隐者冷笑道:“当然听不懂,你们这群自打工业时代就与世隔绝的人怎么可能会理解外界现代科技下的代号。所以C才敢放心大胆写下这段信息,因为他知道,即使灵梦和凶手看见了,也无法理解这写的是什么意思!”
灵梦软了,坐在地上,阿求淡淡问道:“灵梦,你为什么要杀人?”
灵梦摇头:“杀人的不是我,我只是负责给凶手报信而已,还有一些尸体是我处理的,早苗巫女服也是我偷的,阿求记录的卷轴也是我销毁一部分的。”
神隐者无奈:“你这不是找死么,你要不去破坏阿求卷轴,我还想不到这一点。呵呵,自己去销毁证据,反而把自己指证出来了,真是造化弄人。”
A和D急了:“那个凶手是谁,快说!”然而不管对灵梦再怎么问,她只是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神奈子和诹访子仿佛抓住什么机会:“博丽灵梦涉嫌这次连续杀人案,需要被大家管制,所以博丽神社暂时交给我们家早苗管,也算偿还冤枉早苗的罪过。”
灵梦被关了起来,早苗暂时接替博丽神社。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神隐者却还皱着眉头:“灵梦也挺可怜的,而且凶手还没捉住,我担心灵梦会被凶手狗急跳墙杀死,我们还需要从她身上了解很多细节呢。”
早苗摆摆手:“不要紧,神奈子大人和诹访子大人做了个大封印封住灵梦,谁也伤害不到她,她也逃不出来。不过你怎么知道灵梦不是凶手,只是个报信人?”
神隐者回忆道:“因为B遇害时,灵梦正在大厅和大家在一起,没时间离开;C遇害时,如果灵梦要去搬运尸首到红魔馆布置密室,那会花费很长时间,留在神社里的人会注意到她不在家的。但是报信不一样,只要有秘密联系方法,很快就能把信息传送给凶手,让他去行凶,而自己却有充分不在场证明。虽然C的留言上说灵梦是其中一员,但是这样复杂的信息绝不可能在凶手行凶时留下来,因为时间根本不够,说明这是C之前的分析留言,反正灵梦即使看到也读不懂。”
阿求把一颗子弹拿了过来:“我刚才把H身上中的子弹取了下来,好像是铃仙的座药弹,难道是铃仙杀人了?”
神隐者摇头:“铃仙自己上次才遇害,好不容易复活还要作死吗?而且灵梦会听铃仙的话?”
阿求不满道:“可是你看看子弹好不,这是铃仙专用的。”
神隐者拿起子弹,子弹上都是血,沾在光亮的弹体上,神隐者闻了闻,说:“铃仙的枪是火药动力吗?没有硝烟气味呢。”
阿求翻着卷轴:“这是月之都的科技,似乎是不用火药的,永远亭方面对我这么说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0: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9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亡)、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文文凑上前来:“人类,帮凶被你抓住了,主犯什么时候有头绪啊?”
神隐者一筹莫展:“我现在很心慌,因为如果灵梦都心甘情愿去做帮凶的话,看来主犯是个幻想乡里大人物,似乎这里面水很深啊。”
文文拿起照相机,安慰道:“不要紧的人类,我可是大天狗的亲信,我会保护好你的——至少让你全身而退,起码得让我完全得到这次新闻的热点吧。”
文文见神隐者还是愁眉不展,提议道:“对了,兽道上那辆神隐进来的巴士我们还没看过呢,要不去那里看看?”
神隐者抬起头来:“也好,之前我们所经历的在灵梦干预下应该被凶手掩盖好了,现在我们要重新开始调查。”
文文、阿求和神隐者三个来到兽道上,有几只妖怪看到人类蠢蠢欲动,被文文三两下打跑了。三人很快来到巴士那里,多日丢弃的巴士已经灰土覆盖,沙尘从破掉的车窗里灌进去,连座位都堆上一层灰。
三人从破掉的车窗翻进去,车子四处都是血,看起来是那日妖怪进车里屠杀造成的。“血和灰混合在一起的巴士,莫名感觉惊悚呢。”阿求叹口气。
神隐者趴下来在车子里找什么,却什么都没找到,又对阿求说:“你去车外找找,看看有什么东西。”
文文则弯着腰:“人类,找到什么没有,快点,我要拍照。”
神隐者站起来四处走动:“不要在这里装大爷,我的地狗小姐。”
文文怒目而视:“地......地狗?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打架吗?”
神隐者一脸漠然:“我是让你多注意地面,少在天上胡谈,地狗小姐。”
文文很生气:“什么嘛,半路还不是我替你们赶走了妖怪!”
阿求一脸土翻窗户进车来了:“找到了这个东西,是玻璃吗?”
神隐者接过来看:“没错,这是汽车专有的玻璃。”
文文问道:“汽车专有?还能其它玻璃没有吗?”
神隐者指着说:“其它玻璃打碎时都是尖锐碎碴,只有汽车玻璃打破后会是这种棱角光滑的碎渣,这是专门为保护乘客设计的。玻璃渣是在车外找到的,这说明窗户是由里往外打破的。”
他转到车门处,发觉车门的地毯有一角被车门夹住了:“原来如此,有人打开车门把妖怪放进车内了,所以乘客们没有办法,只能打破车窗逃生。这说明,那个司机也很有嫌疑。我怀疑巴士司机可能也是妖怪。”
阿求胆战心惊:“这好恐怖啊,为什么呢?”
神隐者指着驾驶座:“这里车窗没有砸坏,司机一般也会因为各种车内设施而比乘客更难从驾驶座离开,但是司机也没死在这里,而且更重要的是,只有司机能打开车门,把妖怪放进来。这么说来,神隐巴士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某人策划好的一次行动!”
“唔,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可以搜索的了,回去吧。”三人刚走出巴士,看到风见幽香正站在一边。
“哇,花妈!”神隐者魂飞魄散,“最凶悍的抖S女王啊!”
幽香却露出一副温柔眼神:“不用害怕,人类,我听说你把灵梦抓起来了,现在还在四处奔波啊。”
神隐者头也不抬:“灵梦只是帮凶啦,我还在找真正凶手。”
幽香笑了:“幻想乡里好久没看到你这么认真的人,那些自机们可都是‘一人异变,全乡打遍’的观念,哪有像你这样一个个认真排查,找到最后异变者的人。”
神隐者很无奈:“因为一大半我都打不过啊。”
幽香忽然微笑起来,虽然很恐怖,但没有恶意:“你自己也感觉到这次凶手是个重量级家伙,你不害怕吗?他可能比幽幽子还可怕。”
神隐者咬咬牙:“就算这样,我也要调查清楚,那些死者需要真相来安慰他们!我愿意去为他们盖上最后一抔土!”
阿求也发誓了:“我也要帮助他找到真正的真相,卷轴上不能记录假的历史!”
文文也发誓:“我也要为新闻......不,真相而保护好这个人类!赌上我......管他是谁的爷爷的名义!”
幽香笑了,打着伞慢慢走了。“干什么嘛,这个花妈!”神隐者嘀咕一句。
突然,幽香回眸一笑:“我感觉这次和幻想乡以往异变有关,你可以往这方面查看一下。”说罢,自顾自走远,再问也不答。
“和以往异变有关?”神隐者对阿求说,“你把以往卷轴记录的异变给我看一下。还有文文,那些死者照片也给我看一下。”
阿求答应着,三人一起往博丽神社回去,在鸟居那里,阿求发现早苗、A和D三个在忙什么。
“奇怪,你们在做什么呢?”阿求问道。
A头也不抬:“我们在做陷阱,现在神社也不安全,做几个陷阱防范一下吧。”于是神隐者、阿求和文文也来帮忙。
忙完陷阱后,已是天黑了,大家留在神社里提心吊胆,D忍不住问道:“哎,陷阱有用吗,幻想乡里会飞的好像挺多的。”
“聊胜于无啊,”早苗也并不确定,“总比没有任何防备强。”
神隐者忽然质问射命丸文:“对了,你是不是已经发新闻了,不然从来在家呆着的幽香怎么知道了?”
文文干笑道:“我怕姬海棠抢了去,优先发布到文文新闻上去了。”
神隐者怨道:“你这只天狗......”
正在这时,阿求指着神社庭院:“啊,那是谁?”
众人一看,A当先大骇:“这......这不是我们坐的巴士那个司机吗?他......他还活着!”
“他一定是凶手!”神隐者大吼一声,冲了出去,大家紧跟着追出神社,那个司机转身就跑,不一会消失在夜色里,只听到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
“他触动陷阱了,”D大叫,“快去查看陷阱!”
等到大家把灯拿来时,却发现陷阱里空无一人。“可恶,让他逃出去了,这该死的司机!”A骂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1 18: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