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企鹅平谷

[长篇] 【推理向】稗田阿求×射命丸文之档案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00: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0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亡)、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不对劲,刚才骚动不对劲!”神隐者想着,“太古怪了!”
于是他转身对阿求和文文说:“快点,我现在有点略清晰的思路,拿出卷轴和照片,我要连夜查看!”
阿求回到博丽神社后就立刻把往次异变记录拿出来,文文也把照片按次序铺好。
“啊,原来是这样!”当顺序铺好后,三人都惊叫起来。
神隐者恍然大悟:“没错,这是比拟杀人,就是按照某种传说来制造相似的杀人现场。怪不得花妈说和异变有关呢。”
阿求在卷轴上奋笔疾书:“没错,我列成了对照表,看!”
记录:一名想返回外界的人B刚来时被杀死,全身血被抽干,涂遍房间——比拟成红魔乡(红雾异变)。
文文叹气:“用血代替红雾,真难想到啊。”
记录:G尸体在琪露诺家发现,全身冰雪——比拟妖妖梦(春雪异变)。
记录:C的尸体在红魔馆暗室里发现,桌子堵住了门——比拟永夜抄(永夜异变)。
记录:F的尸体上铺满鲜花——比拟花映塚(花之异变)。
记录:E尸体在守矢神社分社发现,穿着巫女服,并被风吹拂着,地上血字“东风谷早苗”——比拟风神录(信仰之山)。
文文哈哈大笑:“风神录本来不是异变,强算上去是蛮困难的。”
记录:H尸体埋在水坑中——比拟地灵殿(温泉异变)。
阿求指着卷轴:“按照下一步比拟,应该是比拟星莲船,难道要去操纵命莲寺?”
神隐者摇头:“不太像,命莲寺操纵起来很困难,那个摩托老尼未见得同意,而且比拟杀人不是复原杀人,凶手没必要完全相同场面,只要类似就可以了,比如用血替代红雾,用暗室指代黑夜,所以当初星莲船特征是什么?”
文文想了想:“应该是万物复苏的幻想乡的天空,漂浮着巨大的航船。不过除了星莲船,还有什么可以飞的船吗?”
“宇宙飞船!”早苗插了一句话。
阿求白了她一眼:“幻想乡里连巴士都没有,宇宙飞船从哪里来?”
神隐者却自言自语:“一般来说比拟杀人是为了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掩饰凶手不想被发现的事实。例如凶手身份、犯案实情、对凶手不利的证据等;或是想藉此制造出对凶手有利的某种假象。但是这次按照异变顺序比拟杀人意义何在?”
文文翻着照片:“唔,第一次凶手费尽心机去涂血,会不会是墙上留下了什么血字之类?”
神隐者答道:“只能说是有可能,毕竟已经被灵梦清理干净,我们没有办法检查了。不过总而言之,了解到下一步杀人计划后,就该预防着,后面该是比拟星莲船,打算要怎么做呢?”
阿求冥思苦想:“漂浮的巨大的航船,那是什么呢?”
然而神隐者还在看着照片:“同时更重要的事,抓住真正的凶手。上次E逃走之前看着照片说发现了什么,那是哪一张来着......”
“啊,对了,是八云紫手印这一张,”神隐者拿出来仔细查看,“这是伪造的手印,有什么能看出来的?唔,等一等,大拇指指关节这里这条褶皱是怎么回事,紫妈大拇指上一直有伤是吗......”
“喂,除了命莲寺外,阿求你想到什么能在天上飞的船。”文文问道。
早苗抢先答道:“气球船!”
神隐者摇头道:“凶手也不至于专门用氢气氦气之类吹一个那么大的气球船出来吧,想想也不可能。”
早苗振振有词:“这里的幻想乡常识可不是外界那种哦。”
神隐者怒斥道:“给我滚蛋,你干脆说死者都是自杀后自己走过去的好了!”
阿求突然想起来什么:“我记得香霖堂最近又进来一些外界的玩意,其中一个挺大的船,像秋千一样的......”
神隐者大喜:“就是这个,嗯,现在万事俱备了,凶手也好,下一步杀人计划也好,我都......还是不明白。”
阿求大失所望:“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
神隐者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理解,所以麻烦你还是先回家,我再仔细考虑考虑吧。对了,我有几本书交给你,你的过目不忘能力比我强多了,这些书一定对你有很大帮助。”
阿求看天色将晚,只好让早苗带着她回家去了。神隐者也喊来A和D,让他们收拾,准备回到外界去。
文文也很失落:“情报详细到这一步了,你怎么还是不知道吗?”
神隐者严肃并且忧郁起来:“不,我知道凶手是谁,手法什么的我也全明白了。但是,这次也将是我最后一次说出凶手的时候,或许,我将无法见到明日的阳光,所以我支开了她们。”
文文大惊:“那这次我不要这个新闻了,我们放弃了吧!”
神隐者拒绝:“不行,那数十名外界人的性命丢在了幻想乡,我必须要为他们洗清冤屈,这一次,我也不会退缩的!天狗小姐,今天半夜再麻烦你一次,带我去完成最后的指证!”
文文犹豫不决:“我......”
神隐者怒道:“幻想乡一直认为神明的信仰,也许就是神明要一个和幻想乡无关的人去解开谜团,所以他带来我这一个外界人,这是我的职责!”文文无奈,只好答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00: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1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亡)、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当晚半夜,神隐者骑着文文飞到香霖堂,那里已经有一些人了,灵梦、魔理沙、森近霖之助、八云紫、八云蓝、橙、蕾米莉亚、咲夜、琪露诺、大妖精等都被叫来了。
神隐者看到A和D也在,怒道:“你们为什么不离开?”
A和D怒道:“你知道了凶手是谁,我们要亲自看看这个杀人狂!”
神隐者无奈,走到香霖堂门口,慢慢说:“这次事件,不知道凶手是出于什么目的,采取了比拟杀人,按照幻想乡往常异变顺序执行杀人,也就是说,这一次,凶手要执行星莲船比拟杀人。那么只有这个东西,是最能体现杀人模仿的!”
众人一看,原来是海盗船,文文恍然大悟:“不错,海盗船是悬空的,可以当作飞翔的船。”
“那么凶手是谁啊,光找到地点又不行。”文文急了。
八云紫淡淡地说:“我听说你们晚上看到了一个巴士司机,是不是他?”
神隐者摇摇头:“不,这个海盗船是神明神隐进来的,所以里面有神的预言,他将告诉你们凶手是谁,森近霖之助,你去看一看。”
森近霖之助在海盗船里摸索半天,找到一张纸条,拿出来阅读:“巴士司机是YY出来的人,所以,凶手就是那个名字是YY的人——话说名字罗马音缩写是YY的人,那不就是:Yakumo Yukari......八云紫!”
众人骇然:“八云紫大人是......是杀人凶手?”
八云紫怒道:“什么话,你们不是看到巴士司机了吗?”
神隐者严肃起来:“那个巴士司机是八云紫伪装的,为的就是要欺骗我们!没错,当时我们追赶时,那个司机在逃跑中碰到了陷阱。可是,为什么他来到神社庭院时却一个陷阱没有碰到呢?”
忽然他指着八云紫:“因为你是用隙间过来的,所以不会接触陷阱。但是如果你被追赶时再用隙间,那就会被我们知道凶手的本来面目,所以你只能徒步逃跑,把所有陷阱都触碰到了!”
他停了停,继续说:“其实,当我得知灵梦是帮凶时就考虑到八云紫了,因为能指挥灵梦的人,至少是幻想乡里大人物,像琪露诺、咲夜之类的人根本不可能让灵梦那么俯首帖耳。F被杀时,明明是毒花刺入心脏,为什么F连惨叫声都没有呢?只有一种可能,他是在隙间里被杀的,惨叫声传不出去!况且在灵梦传递出信号的瞬间就可以赶来杀人的,也只有八云紫了吧。”
八云紫狡辩道:“胡说,我的隙间能力那么好使用,为什么我杀C时要费尽心思去做密室!而且,你不是发现我的手印,并且证明是假的吗?”
神隐者压着怒火,解释道:“你是故意要做密室,来栽赃自己。”
众人惊讶道:“栽赃自己?一般人巴不得和自己摆脱关系呢。”
神隐者点头说:“正因为一般人都优先选择撇清关系,所以反而考虑不到故意栽赃给自己的可能性。由于八云紫隙间能力人尽皆知,所以我们反而感觉密室杀人是八云紫最不会选择的方式,即使是密室杀人,也一定是别人做的。利用这个盲点,八云紫大胆使用密室手法杀死了C。”
文文问道:“那个桌子腿上绳索痕迹......”
神隐者解释道:“那是八云紫故意做的,让我们以为凶手是在门外拉动桌子制造密室的,然后利用这个所谓的破绽,让我们更加确信密室是别人嫁祸给八云紫的。但是,能把桌子拉出那么明显痕迹的绳索,为什么在门缝、地板那里却什么痕迹都不留?这说明绳子只是穿过桌子腿,根本没有穿过门缝!”
“那......那个手印......”魔理沙问道。
神隐者说:“那也是八云紫自己按上去的,她先在博丽神社杀死了C,隙间到红魔馆的房间吊起,再推着桌子去堵住门,并在桌子腿用绳子摩擦出痕迹后,从隙间离开。由于考虑到侦探盲点,她甚至对现场都不怎么处理。”
八云紫呵斥道:“胡说八道,那个手印怎么解释?我故意按的,你不是证实过那种手印是不可能按出来的吗?”
神隐者冷冷地说:“是正常情况下按不出来,但是刻意去按的话,还是能按出来的,就是用另一只手强掰着大拇指去按手印!”
神隐者继续说:“那次你完成密室后,虽然挑战了一下我们的盲点,但你也考虑到被怀疑成嫌疑人的可能,毕竟密室还是会让人联想到八云紫的。可是在你的操纵境界能力面前,你无法制造任何不在场证明。于是你就自作聪明,故意在手上沾灰并掰着大拇指在墙上按出五个指纹清晰的手掌印以作为破绽,认为再笨的人也会感觉是别人栽赃给八云紫的。”
神隐者叹口气,说:“但是,毕竟是强掰着手指,大拇指指头可以掰成正面,然而指节那里却是无法掰过来的,于是在你留下的手印上,大拇指指关节这里出现一条褶皱,所以这恰恰证明是你自己按的。请问紫妈,假如你硬要说这是别人的栽赃,请问你有什么必要在某次掰着自己手指头按手印呢?如果你还是继续打算不承认,我打算去地灵殿把古明地觉请出来,让她读一读你和灵梦的内心如何?还有一点,我没猜错的话,当巴士神隐进幻想乡时,原来的司机就遇害了,在驾驶座上的那人已经变成了你,所以你能打开车门放进妖怪,并且自己全身而退吧。”
文文问道:“不对,那么铃仙射杀H的子弹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听到枪响了!”
神隐者微微摇头:“这是八云紫的伪装,八云紫用隙间偷了铃仙的一颗子弹,回到博丽神社用螺丝刀之类杀死H后,把子弹摁入伤口,再制造出类似枪声的声音就行了。理由就是,射杀H的子弹根本没有在枪膛里刮擦的痕迹,月之都科技可以不用火药发射子弹,但我想子弹不用和枪膛刮擦的技术似乎还没问世吧!八云紫之所以采用螺丝刀之类古老方式,就是害怕如果自己释放弹幕杀人,会被那些幻想乡里常年弹幕战的人听出来是谁的弹幕,这种程度的自我栽赃紫妈貌似没有胆子来尝试一下,也不可能去尝试,毕竟弹幕类型是独一无二的特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00: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2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生)、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生)、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亡)、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没错,是我做的。”不知何时,沉默许久的八云紫眼睛里露出了凶光,“这20个人,我永远不会放过他们的!”
八云蓝先诧异了:“为......为什么,紫大人,您为什么恨这20个人?”
八云紫大声笑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提议建造幻想乡吗?没错,当初人类逐渐发展壮大,开始不畏惧依靠我们时,我们只是打算躲在深山老林里隐藏起来,不再和人类进行接触。”
突然,她眼神凶狠起来:“但是,人类和妖怪之间终于因为地盘问题发生了冲突,而且还是人类主动挑衅我们!在这场战争中,我亲眼目睹我的好友莫名其妙被这群人类杀死,而且他们说出我今生不会忘记的话:‘人类是世界的主人,所以我们不允许任何妖怪在人类面前指手画脚,也没有妖怪理念下的司法公正’!现在他们的后人终于落入我的幻想乡里,也就是我八云紫大人的司法公正时刻!”
灵梦也瘫坐在地上:“虽然一开始我也对紫的计划惊讶,但听了紫的故事,也决定帮助她复仇。所以当那晚还有8个人幸存时,我并不打算去救,任由妖怪吃掉他们,只是阿吽和针妙丸在身边,我不得不执行巫女的职责。随后我就一直给八云紫暗中传递信息,如果不是那晚她们两个,这次案件根本不会发生,你这个人类也不可能发现这点!”
神隐者怒斥道:“天网恢恢,因为你的纵容,结果让八云紫欠下这么多血债,你和杀人犯又有什么区别?”
八云紫突然转身盯住神隐者:“你这个幽幽子神隐进来的人类,如果你老老实实呆在一边,现在你早就回去了。结果你这厮偏要来干涉此事,破坏我的计划。我也不在乎多杀一个人类,你也和他们一起去地狱里吧!”
魔理沙和射命丸文挡在前面:“八云紫,冤各有头,债各有主,这个神隐者和您没有任何瓜葛,您也不能为复仇滥杀无辜啊!”
灵梦只是瘫坐在一边:“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做了,你们之间的事,我再也不想干预了。杀人犯,没错,我也是杀人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逃不出去......”
八云紫大喝道:“那人类当初主动进攻妖怪时,怎么没有一个人来谈这些屁话的!人类当初不是嚷着‘刀口下没有妖怪的冤魂’吗?现在我八云紫面前也没有该活的人类!”
不愧是最强的八云紫,一眨眼间,A的斗大脑袋就掉了下来,众人大骇,魔理沙更是吓得坐在地上:“这......这和当初春雪异变中八云紫完全不是一个战斗力啊......”
旁边的D更是两腿颤栗,转身就跑,然而八云紫眼睛一瞪,D的躯壳和环境的界限逐渐模糊,不多时,D就消失了。“操纵境界,模糊掉那个人类和周围环境的边界。”八云蓝冷冷地说。
“现在该你了,这个神隐的人。”八云紫冷笑着走近,“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和他们之间的仇恨似海,你不该过来参与这件事。如果你现在肯认错,我可以考虑让你做我的罪袋。”
神隐者闭上眼,说:“我不答应。”然后睁开眼睛说:“他们的祖上和你有多大的血海深仇,那也轮不到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后代来偿还!所以八云紫,我还是认定你是杀人凶手!”
八云紫笑了:“你说得对,小子,不过你说出这句话的后果,就是和他们一样被我杀死。”
神隐者静静地说:“我在知道你是凶手时,就没有打算活着了,所以你看这次阿求没有过来就该明白了。阿求现在也不知道凶手是谁,所以她是无辜的,你不要为难她。还有射命丸文、雾雨魔理沙这些人......最后,我只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让他们坐上同一班巴士的。”
八云紫脸贴在神隐者耳边,轻声解释道:“这个只要操纵他们的梦境,把他们梦的境界和现实混淆,他们就会乖乖坐上这班巴士。还告诉你一点,那个巴士司机在神隐进来的时刻我就把他送回去了,他没有遇害。”
说完,八云紫直起腰来:“好了,你现在都知道了,也可以死而无憾了。去死吧!”
八云紫正准备释放弹幕,突然一发魔炮打来,命中了她。
魔理沙愕然摇头:“这不是我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DA☆ZE。”
众人转身看去,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风见幽香来了。幽香对八云紫说:“紫大人,这是数百年前的仇恨了,您也应该放下了。”
八云紫突然流下眼泪,声嘶力竭:“你懂什么,幽香,这种仇恨怎么可能抹平!我亲眼看到他们怎么残忍地杀死我的伙伴,我怎么能放过他们!这数百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们的足迹,我在那些被害死的妖怪墓前发过誓,必然要他们血债血偿的!你这个花朵妖怪怎么能理解这种刻骨铭心的痛!”
幽香忽然也哭起来:“我当然懂,因为我也是受害者啊。我当初的式神就是被人类杀死的,所以我迄今没有式神就是这个缘故。我的式神被杀时,我也记得那些人类说的话:‘不可以放过他们。只恐怕日后他们成了大怪,就会害人不浅。’莫须有的罪名就导致我的式神死于非命,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痛苦!”
幽香啜泣一下,说:“但是那个神隐人类说得对,数百年前的仇恨不应该在他们子孙身上偿还,更不应该对这个无辜的人下手。所以八云紫,我不能让你被仇恨埋没了理智,你可是妖怪贤者啊!”
紫大怒,要和幽香进行完全决斗。八云蓝大惊失色:“幽香和紫大人都是幻想乡里强大的妖怪,如果她俩打起来,幻想乡就完蛋了,谁想想办法阻止她们!”
神隐者拿出一瓶可可,对紫和幽香喊起来:“这是我下了毒的可可,我想我死掉的话,你们之间的矛盾应该就能化解了。”一仰头,喝了下去,不一会儿,嘴角流出鲜血,倒在地上。
“死了......呢......”八云紫看着神隐者的尸体,却感叹几句,“想杀死他的人是我,现在他死了,我却有点不忍呢。”
幽香默然不语,回太阳花田去了。大家也都散开了,只有射命丸文一个留在那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00: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3
登场人物:外界人类A(亡)、外界人类B(亡)、外界人类C(亡)、外界人类D(亡)、外界人类E(亡)、外界人类F(亡)、外界人类G(亡)、外界人类H(亡)、八云紫(生)、灵梦(生)、早苗(生)、铃仙(生)、琪露诺(生)、咲夜(生)、蕾米莉亚(生)

文文见大伙都离开了,踢了踢神隐者:“喂,没人了,你不用装死了。”
神隐者擦擦嘴角的血,坐了起来:“没想到瞒过去了,我还真怕没骗过八云紫,那不单是我,整个幻想乡就完蛋了。”
文文蹲了下来:“你这人类,嘴角的血是怎么做的。还有那个海盗船里的纸条怎么回事?”
神隐者从嘴里吐出一个血包:“我把血包事先放进可可里,喝的时候咬破掉就行了。那张纸条,是我给大家展示海盗船时偷偷丢进去的,嘿嘿。”
文文笑了:“你这家伙诡计倒是不少,对了,按照下一步计划,我们要把你伪装成天狗,通过守矢神社把你送出去,犬走椛马上会把天狗衣服翅膀什么的送过来了。”
突然间,射命丸文拉起神隐者,一把把他紧紧抱住,神隐者满脸通红,说话都结巴了:“......天狗小姐,你......你在做......做什么呢?”
文文怒视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我只是把身上的天狗气味传给你,你化装成天狗后,要是身上还是一股子人类体气,妖怪之山那些家伙一下就能识破你,我是拿我的天狗气遮盖掉你身上的人气,你以为呢?”
神隐者叹口气:“只是可惜了A和D,我让他们下午离开幻想乡,他们非要来亲自看看凶手,结果依旧命丧黄泉。”
不多时,犬走椛带着衣服翅膀过来了:“啊,文文你在做什么?”
文文跟犬走椛说了,狗椛也从背后紧紧抱住神隐者蹭。当时正是春季,两只天狗身上毛又多,贴着身子蹭来蹭去的,热不可当。神隐者感觉天狗身上的汗水都浸泡进体内了。
“不过虽然是天狗,触觉上还是女孩子的那种感觉呢。”神隐者开始花痴了。
不知过了多久,文文和椛椛都松开了手,鼻子凑上去闻了闻:“嗯,天狗味大体上已经遮盖住了人类味道,可以换衣服了。”
神隐者换上了椛椛带来的天狗服饰,文文说:“人类你现在赶快跟椛椛上妖怪之山,我自己先去别的地方。如果有缘,以后大家还会见面的,快走!”
临分别前,神隐者对射命丸文说:“记住,如果想解开大秘密,不要心急火燎去发新闻,仔细把你的照片研读几遍,很多秘密都在你的照片里!”
椛椛背起神隐者:“坐稳了!”一道烟似的,跑到妖怪之山脚下:“下来吧,我们走上山去,如果别的天狗看到我背你的话会怀疑的。”
神隐者和椛椛并排往妖怪之山上走,沿路妖怪都把神隐者当成了天狗,也没有一个理睬阻拦的。不多时,来到守矢神社门口。
神隐者换回自己衣服:“椛椛,你在门口大叫吧。”
犬走椛大惊:“唉,你好不容易假冒天狗上来了,我一大叫你不就暴露了吗?”
神隐者说:“我马上是以人类身份进入神社的,一个人晚上上山却没惊动妖怪的话,这不是太奇怪了。你假装是追赶我的妖怪就行了,其他的我会解释。而且,离开之前,我还打算给幻想乡留份礼物。”
小笨狼不是很明白,但还是说:“文文说你很聪明,你的想法肯定没错,我听你的。”于是在门口大叫。
叫声吵醒了守矢神社三个人,都走出门来:“谁呀,三更半夜大吵大闹的,神也要睡觉的好不。”
只见神隐者气喘吁吁跑进来:“救救我,快救救我!”
早苗惊讶道:“你不是那个负责这次杀人案的外界人类吗,幸亏你还我清白,怎么了吗?”
神隐者喘着气:“我指认出了杀人凶手射命丸文,现在她正带着天狗追赶我,把我追到这里,快送我回外界,离开幻想乡。”
守矢神社三个目瞪口呆:“呀,这可是大问题,既然如此,你快进来,我们把你送出幻想乡。”
神奈子、诹访子和早苗施展法术,不多时把神隐者送出了博丽大结界。神隐者身影消失后,早苗说:“没想到跟在他身边的那只鸦天狗居然才是杀人凶手。”椛椛还在神社外大叫,早苗把她赶走了。
次日,灵梦飞到守矢神社来了:“昨晚妖怪之山上天狗骚动,怎么回事?”
早苗解释道:“啊,灵梦姐姐,昨晚那个神隐的人类被天狗们追赶,所以妖怪之山上骚动了。”
灵梦问道:“什么,他还活着?居然他是假自杀,那现在他人呢?”
早苗说:“已经回去了,临走之前,他说因为指证了杀人凶手是射命丸文,所以才这么狼狈。”
灵梦咬牙切齿道:“胡扯,他明明指证说凶手是八云紫大人!”
早苗、神奈子和诹访子都大吃一惊:“你说什么?凶手原来是八云紫?”
灵梦下意识捂住了嘴,过一会儿才说道:“可恶,这厮居然诱骗我把实话说出来了!”
很快,她又平静了下来:“毕竟,他还是把我们都给骗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篇开始
博丽神社赛钱箱档案

档案1
人物:永琳、八云紫、圣白莲、神子、灵梦、古明地觉、芙兰朵露、针妙丸、神奈子、正邪、霍青娥、古明地恋、蕾米莉亚、魔理沙

每次异变退治后,妖怪们就要聚集起来大开宴会,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八云紫为了掩盖掉月圆之夜神隐巴士的内幕,就作为异变处理了,声称灵梦、文文和魔理沙解决了异变。虽然她知道神隐者没有死,已经逃出幻想乡了,不过没有神隐,想必他也进不来了。阿求不清楚凶手究竟是谁,没有给卷轴下结论,而且目前她似乎在咨询其它的事,八云紫就没有管她。至于案件涉及的妖怪,基本心知肚明,都不说破此事,反正死的是外界人,关我何事。
博丽神社被八云紫选择做宴会举办地点,下午大家就忙起来了,射命丸文自然要过来做好拍摄准备。酒水餐点什么的当然有人进行支援,不然博丽神社非要被吃空了不可。
“唉,这次变成了普通异变......”射命丸文略有失望,“那么爆炸的新闻不能发布。话说没有了那个人类,新闻都取不到什么好看的。”
八云紫从隙间探出头来:“看起来你很抱怨呵,鸦天狗。很抱歉,就算他在也没用,因为毕竟一切证据不足呢。光凭我自己按了个手印判定我杀人,你觉得谁会承认?”
射命丸文说:“他还说出来很多呢,比如F被害时没有惨叫......”
紫妈捂着嘴笑起来:“哦吼吼,那些只算作推理结论,哪怕你百分百说中了,也不能作为实证拿出来判决我的,很抱歉,人算不如天算,你这狗仔文!你帮助那家伙脱逃,我己经原谅你了,你不知感恩还想对我怎么样?”
射命丸文也挤出笑容:“哦,不过你也没有实证,也不能判决我的。”
灵梦听到她们俩在讨论上次事件,手一抖,扫帚掉在地上了,没错,她始终记得那次神隐者当着大众面指着她,说她是帮凶的场面。虽然她知道,尽管所谓证据只是自己当时误说的一句话,所以就是四季也拿她没辙,只是那种羞辱感,让她至今难以释怀。
“你们不要说了!”灵梦声嘶力竭吼着,紫妈和文文各自散去了。
灵梦躲进屋子里哭:“我不是杀人犯,我不是共犯,我......我毕竟......”
紫妈进来抚摸着她的头:“我们杀人是有苦衷的,不是随便残害人的,不是吗?那20个人祖上曾经虐杀我们,害死我的好友伙伴,我是为他们报仇,这20个人是自作自受。”
文文在外面听了,想:“如果那个人类在的话会怎么样呢,上次他说过什么来着?”
“不管对方多么卑鄙,用犯罪来制裁就是错误。”不知何时,阿求来了。
文文一下跳起来:“咦,你那次不是没来吗?”
阿求笑了:“这不是那个人说的,只是我在书上看到的。”
文文呼了口气:“嗐......”
阿求坐在文文身边,略显忧郁:“你知道吗,那个神隐的人类去世了。”
文文惊讶道:“什么时候?”
阿求叹口气:“就在昨天,听说出了意外......话说他过于执拗了,要不然他留在幻想乡里也就没事了,也不会像这样被迫离开......而且乡里还有这么多美少女......结果刚来就招惹幽幽子,随后为了那20个素昧平生的外界人得罪了八云紫......”
文文也叹气道:“如果不是他执拗,他和那些普通人类就没区别了,即使留在幻想乡里我也不会搭理他,正因为他不懈去找真相,我才会认识他......”
阿求看着她:“你只是为了新闻而已。”
文文怒道:“不管为了什么,起码这样让我认识了他,陪同他走遍了幻想乡!”
阿求微笑了一下:“其实我也知道为什么幽香会对他的事在意了。”
文文惊愕道:“不是因为涉及到八云紫了吗?”
阿求慢慢说道:“当然不是,而是这个神隐者的祖上,就是杀掉幽香式神的人,所以幽香才会关注着他。本以为那晚幽香会和八云紫一样为了复仇杀掉他,出乎意料的是幽香居然救了他。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神隐者自己也不知道他家族过去的这些事情的。”
文文靠在神社柱子上:“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总之幻想乡建立之前,我们这些妖怪或多或少都被人类捕杀过,否则紫妈等贤者们也不至于要建立一个妖怪乐园了。呵呵,像河城荷取家族的同伴被人类屠灭掉时居然还被扣上了宇宙人侵略的罪名,也不知是谁先活在地球上的,切!”
阿求很尴尬:“所以你讨厌人类。”
文文看了看她:“妖怪很少有真正喜欢人类的,不过不代表我就一定要讨厌你,只是整体上,和个人无关。”
灵梦缓过劲来,擦擦眼泪,出来看了一下赛钱箱,叹口气:“没人赛钱啊,也难怪,那只天狗在这里,谁会过来呢——呃,阿求,你来了啊,又是来记录卷轴的吗?”
快傍晚时,正邪推着车来了,车上有好几个大酒缸:“喂,有人吗,我送酒来了。”
针妙丸走出来:“哦,正邪小姐,我来帮你卸酒,就堆在赛钱箱附近吧,待会儿我和灵梦往里搬。”
不多时,针妙丸惊叫起来:“哇,你怎么带这么多缸酒,算了,我们把酒倒入一个更大的缸里去,你把那些缸都带走吧。”
正邪答应着,把所有酒倒入一口大缸里,然后正邪把缸放在车内离开了。针妙丸又喊来已经赶到的萃香和阿吽把大缸往库房里抬。灵梦探出头来:“第一间809库房满了,你们送入第二间810吧,我给你们钥匙。”
针妙丸推辞道:“其实不必啦......”
尽管如此,灵梦还是交给她钥匙:“用完之后还给我。”
针妙丸、阿吽和萃香三个把酒缸搬进第二间库房里,其实主要是萃香和阿吽,针妙丸只是开门而已,萃香想偷喝酒,被阿吽阻止了。针妙丸则把钥匙还给灵梦。
此时天完全黑了,阿求和文文早已呆在客厅里,针妙丸还钥匙时,文文笑道:“穷巫女还有这种好东西,钥匙哎。”
灵梦把钥匙给她看:“我怎么就不能用些新颖的玩意,这可是香霖堂里来的,一共十把,每把都编上了号,对应神社里每套房间。”
阿求仔细查看,原来每把钥匙都挂着一个号码牌,号码牌仅仅是888凹槽,用黑墨笔描画凹槽编成了各个数字。
随着晚餐时间到来,幻想乡里各人物都来到了,灵梦对大家说:“博丽神社太小了,没法子聚在一起,我只好分成数个房间,你们分别和自己最亲密的人去一个房间里,我把钥匙分给你们。如果想串门,自己去敲门,想要酒,跟我说。”
于是红魔馆的蕾米莉亚拿到了编号802的钥匙,不太亲近人的风见幽香拿着编号803的钥匙,地灵殿的古明地觉拿着804号钥匙,神奈子拿着805号钥匙,永琳拿着806号钥匙,丰聪耳神子拿着807号钥匙,圣白莲拿着808号钥匙,灵梦自己呆在801房间,拥有剩下的钥匙,两个库房分别是809和810室。
射命丸文很不开心:“我要四处走的,你给我一把呗。”
灵梦故意慢吞吞地:“钥匙没了哦,你要去,自己敲门。”
射命丸文一脸不爽:“切,敲门还有什么新闻好拍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人物:永琳、八云紫、圣白莲、神子、灵梦、古明地觉、芙兰朵露、针妙丸、神奈子、正邪、霍青娥、古明地恋、蕾米莉亚、魔理沙

宴会很快开始了,虽然四处串门有些麻烦,但大家习惯了就好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出现了微醺。灵梦开始骂骂咧咧和魔理沙吵架,从东城门楼吵到马屁股头,也不知道吵了些啥。
“一团混乱的妖怪宴会......”阿求暗暗感叹道,却被射命丸文一把拉过去:“喂,人类,没有朋友我陪你,我们可是一起破获过案子的好搭档哦。”
不知什么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坐在门口的橙打开门,针妙丸进来了:“灵梦,借你的钥匙一用,我去取酒。”
灵梦暂停和魔理沙吵架,从腰间把钥匙拿出来,递给针妙丸:“用完还回来。”
针妙丸接过钥匙,关上门走了。不一会儿,忽然针妙丸哇哇大叫起来:“不好了,博丽神社后院里失火了!”
众人大惊,酒全化作冷汗出来了,一起跑出来灭火,很快把火扑灭了。
“这是谁这么讨厌,干这种缺德事!”灵梦骂着,不经意往神社瞥了一眼,忽然连声叫苦,“我的赛钱箱不见了!”
大家都不管宴会了,一起赶过来看,只见原先赛钱箱放置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文文和阿求则在失火的地方查看。
“唔,原来是灵梦自己画的符纸啊,话说这个点火的家伙居然拿符纸来引火,真是浪费!”
“啊,”灵梦大叫,“居然拿我的符纸来引火,可恶,烧掉了这么多,一张符纸好难画的!”
她抽出御币:“要让我抓住他,我非把他丢火里烧了!”
阿求看着残余火星:“估计是有小贼趁着这场失火动乱来偷走的赛钱箱。”
此时灵梦已经冷静下来:“不对,这些符纸我是放在809号库房里的,是谁把它们取出来的!”
文文思考着:“取酒过程需要用库房钥匙,会不会......”
针妙丸摇头说:“不是,放酒的大缸摆在810号库房里,灵梦给的也是810号钥匙。”于是她拿出钥匙:“呶。”
阿求接过钥匙,看了看号码牌:“是810号数字。”
文文仔细想着:“我记得上次有个换房间号码的,阿求你看看810这个数字有没有被修改过,比如拿黑墨笔把凹槽上涂上一笔,将5变成6之类。”
阿求试着用这把钥匙去开了810号:“可以打开,证明......你少胡闹,810这种数字怎么也改不过来的好不!”
“同理,809也一样啊。”针妙丸插话道,“没有数字添一笔能变成9的。”
琪露诺兴奋起来:“老娘独一无二!”
魔理沙突然说:“谁说的,1和7可以改成0,1、3、4、5、7可以改成数字9的DA☆ZE。”
灵梦抽出腰间钥匙:“给我闭嘴,809号钥匙我就从来没往外借过,谁能换过来!”
魔理沙兴致勃勃:“喂,或许被人偷偷换了也说不定,或许你这把现在就是801号DA☆ZE。”
阿求深思着:“这么说拥有钥匙的人最有嫌疑,当然,也不排除那些操纵空间的妖怪不用钥匙穿过,比如八云紫、霍青娥等。”
文文怏怏不乐,拍下了照片:“唉,要是那个人类在的话就一定能找出小贼的。”
阿求拍了拍她肩膀:“我们好歹和他在一起很长时间,怎么着也该学会点什么,不能总是在依靠别人啊,就算他现在还在这世上,数百年后那个人类也会老去,那时你的文文新闻又该怎么办?”
文文恍然大悟一般:“对,不能总依靠别人,我们自己也能捉出那个偷赛钱箱的贼,赌上......阿求爷爷的名义!”
阿求一脸不屑:“喂喂,你玩别人的梗还则罢了,干吗老是赌我的爷爷!”
文文跟阿求说:“会不会跟灵梦在同一间屋子里的人偷走灵梦的钥匙开门的。”
阿求摇头:“除了那些借钥匙的人,801房间里取酒都是灵梦亲自去的,别人没法碰到钥匙的。”
“不过发现现场的针妙丸也要被怀疑,毕竟当时只有她一个,而且宴会上找灵梦借过钥匙,还有灵梦,监守自盗也是可能的。”文文说,“虽然那么大的赛钱箱估计针妙丸一个搬不走,而灵梦何必要这么做呢?”
魔理沙又提出来:“还有经常喜欢做坏事的鬼人正邪,坏事都可能和她相关DA☆ZE。”
阿求很犹豫:“可是正邪没有接触到钥匙的机会,怎么去把符纸偷出来烧呢?”
魔理沙振振有词:“别忘了,小偷主要是偷赛钱箱的,符纸什么的都不是重点,或许是小偷自己做的,比如早苗酱就有自己的符纸DA☆ZE。”
“那是我的符纸!”灵梦打开809库房,欲哭无泪,“我放在这里的一大摞符纸被偷个精光!”
阿求更是头痛:“虽然说符纸和赛钱箱之间并没关联,但是小偷似乎是借助符纸引发的火灾来作为偷赛钱箱的掩护,如果不能解决偷符纸的疑团,赛钱箱问题也没不好解决了。”
“刚才谁说没有人能接触灵梦的?”不知何时,八云紫出现了,“魔理沙刚才和灵梦打情骂俏,那叫个接触亲密,钥匙说不定当时被魔理沙顺走了。”
魔理沙咬牙切齿:“你这个老太婆......”
八云紫不理她:“不错,大家在酒席中都有离开的经历,所以不在场证明什么的并不存在。”
阿求点点头:“但是如果没有钥匙或者穿墙能力的话基本可以排除的,比如我,我根本无法得到钥匙,即使出门也不管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3
人物:永琳、八云紫、圣白莲、神子、灵梦、古明地觉、芙兰朵露、针妙丸、神奈子、正邪、霍青娥、古明地恋、蕾米莉亚、魔理沙

文文把照片拍好了,古明地觉自告奋勇:“让我用觉之眼一读就知道了!”
“不行,你也是嫌疑人,证词可信度不足!”人群中不知谁嚷出一句。
古明地觉怒了:“喂,谁说我偷的!我偷完了怎么带走啊!赛钱箱那么大个,藏在哪里才行啊?我家阿燐的猫车里可是空的。”大家一时没思绪,各自散去了。
文文和阿求仍旧在讨论:“假如是交换钥匙的话,首先号码牌和钥匙之间的链子没有专门工具是很难拆开来的,即使强行取下,就再也安装不上去了。那么只有采取黑墨笔修改数字的方法。”
阿求拿过文文拍的钥匙照片:“如果采用修改数字的办法,在大家醉酒的情况下的确一时无法看出钥匙被调换过,可是交换掉钥匙的人又该怎么回到自己房间里呢?当时大家的门都是关上的,要串门就必须先敲门让屋子里的人开门,如果拥有钥匙却还要敲门的话,会引人怀疑的。”
“先找灵梦要来钥匙,试一试这种方法可行性。”文文提议说。
阿求找灵梦讨来了身上的801和809 钥匙,文文用黑炭把凹槽涂黑:“唔,我把1改成了9,你看看有没有破绽。”
阿求接过来一看:“是没有破绽......只是810肯定是不能由80X这种数字改过来的,所以这种方法可行性不高啊。你想,灵梦再糊涂也不至于分不清809和810吧,当时会外借的钥匙只有810,怎么着也不容易通过改数字偷走809......等会儿,这两把钥匙......”
文文接过来一看:“呀,我都没注意到这一点,原来两把钥匙这么相似......不,几乎是一模一样。”
突然文文很开心,拍了一下阿求:“你想在真的越来越像那个外界人类了。”
阿求嘘了一下:“悄悄试一试这些钥匙是不是通用的。”
文文偷偷用801钥匙去开810库房,只听咔擦一声,门也打开了。两人忍不住暗自吃惊:“原来不必要交换钥匙,这十把钥匙和锁互相是通用的!”
文文抱怨道:“话说灵梦干吗要把这些钥匙还依次编号,弄得我以为不一样呢!”
阿求又找到灵梦:“灵梦小姐,你这些钥匙其实是同一把,为什么还要依次编上号呢?”
灵梦叹口气,说:“其实我只是嫌钥匙多,编号后一目了然罢了,不然丢了一把也是个事。然后这次为了宴会便于安排,又和针妙丸一起按照钥匙编号给房间依次序编号码。这么做主要为了好管理,钥匙是香霖堂里一个批次来的,的确是通用的。至于为什么百位数写8,其实是我的姓氏开头听起来和8有点像罢了,没什么特殊含义。”
阿求和文文得到这个消息后,喜出望外:“看起来打开809库房偷符纸的事解决了,下一步就是要看怎么把赛钱箱趁着火灾偷走。”
文文点点头:“当时火灾发生时,有谁不在现场呢?”
阿求回忆一下,摇摇头:“不行,当时人太多了,而且又是黑夜,我也认不全了,似乎橙和恋恋、芙兰都不在。”
八云蓝听到后立刻说:“橙和我在一起,也在火灾现场,她躲在我尾巴里。”
阿求说道:“那就是恋恋和芙兰啦,可是芙兰直接可以捏碎门,根本不需要钥匙;恋恋虽然可以无意识行动偷钥匙,但是可以无意识进入锁上的门吗?她可是要先从804号出来,然后来801号偷钥匙的,只是进入801号是要敲门的,再无意识也不至于不用敲门吧。”
文文思考着:“钥匙是互通的,恋恋完全可以顺走804号钥匙来开门。”
阿求沉吟着:“恋恋必须事先知道钥匙是通用的才行,事实上,我们受到编号的影响,之前也没想到钥匙其实可以通用。”
文文也很苦恼:“可是恋恋是有名的无意识行动者,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无意识偷走钥匙去开门!芙兰精神上也不可揣测,突发奇想去偷东西也有可能,更何况这里找不到赛钱箱,想藏起来也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像芙兰那样捏成碎片,才能解释赛钱箱为什么突然失踪;还有大盗魔理沙,她经常去红魔馆偷书,相比灵梦这种小破库房对她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
阿求看了她一眼:“但是你所说的都有不能解释的方面,也就是说我们必须知道完整手法才可以指证。事实上,我脑海里也形成了一个小偷的容貌,只是手法问题上难以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4
人物:永琳、八云紫、圣白莲、神子、灵梦、古明地觉、芙兰朵露、针妙丸、神奈子、正邪、霍青娥、古明地恋、蕾米莉亚、魔理沙

灵梦气呼呼地用扫帚扫着燃烧的灰:“这么多灰尘,那个小偷真是可恶!”
阿求突然打断灵梦:“等会儿,我查看一下灰烬。”于是搓起一把灰,对文文说:“这引火用的纸真多,你看这么大一堆纸灰。”
文文也看着纸灰:“对哦,一摞纸会烧出这么多纸灰吗?这也太多了。”
灵梦也蹲下来看:“好像纸灰是蛮多的。”
阿求又戳了戳纸灰:“你看这张纸灰,好大啊,灵符会有这么大的吗?”
文文看了看:“不可能啦,那么懒的灵梦巴不得符纸越小越好,让她画这么大的纸,她才不干呢!”
灵梦哼哼几句,扫帚故意对着文文掸掸灰,文文和阿求呛走了。两人走了几步,忽然文文像发觉了什么似的:“等会儿,阿求你身上粘着一些纸灰。”
阿求也帮文文掸了掸:“你的翅膀上也有不少纸灰。”
文文把纸灰捻下来:“脏死了,这么多纸灰,那个腋巫女居然就把灰往我身上扫——等会儿,这些纸灰感觉有些不太一样啊。”
阿求看了看:“我感觉都一样的。”
文文自豪地说:“我是天狗啊,能感觉出这些纸灰不同之处,不过那个红白腋巫女本来就很懒,随便裁几张纸画符也是可能的。”
阿求忽然脑洞大开:“我有一个异想天开的手法,如果能有确实证据就好了。”
文文拉着阿求:“我们再回失火的地方翻找一下就好了。”
两人在灰烬堆里翻来覆去找,都灰头土脸的,终于找到了没烧尽的纸片残余。
“你看,”阿求对照着残余纸片,“除了符纸燃烧的残渣外,还有一种纸板残渣存在,看来我的脑洞开对了。”
文文也似乎明白了:“这下手法也出来了,就是赛钱箱被什么人偷走的。”
阿求狡黠一笑:“根据我的判断,只能是这家伙干的。”
突然两人拥抱在一起,欢呼雀跃:“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我们自己也终于解开了这个谜团了,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大家听到两人在欢呼,都出来看:“怎么回事,你们说解开谜团了?”
阿求和文文点着头:“是的,盗窃走灵梦赛钱箱的小偷和她的手法,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大家吃了一惊:“什么,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八云紫莞尔一笑:“看起来你们和那个外界人类学了不少呢,难道不会是外来人偷走的吗?”
“不会,”阿求十分肯定,“因为809号库房没有撬锁痕迹,证明小偷是有钥匙的人。”
文文又说:“来,拥有钥匙的人,包括灵梦,把所有钥匙都给我。”
大家半信半疑,把手上的钥匙都交给了文文,文文故作悬疑:“我有一个好运气,你们看我闭着眼睛摸钥匙开门都能打开。”
很多少女一脸不屑:“切,你除非事先看钥匙编号,否则哪那么容易就打开门。”
文文闭着眼,随便摸出一把:“我要开810号库房了!”咔擦一声,门打开了。
“哇,”大家都惊呆了,“你真是走运!”
古明地觉突然醒悟过来:“我读出来了,这些钥匙其实哪一把都可以打开!”
文文笑了:“没错,这些钥匙实际上是同一批次的,都是通用的钥匙,随便一把就可以打开,换句话说,灵梦给钥匙编号完全是多余的!你们看,我拿出来的是806号钥匙。”
“那这么说手拿钥匙的人都有嫌疑了!”蕾米莉亚怒道,“事先声明,我可没偷任何东西,我是大小姐,偷东西很掉威严的!”
阿求在一边冷冷地说:“我还发现,文文在玩这个游戏时,除了灵梦外,还有两人不感到惊讶,其中一个人是小五萝莉,她能读心,但是读心之前也是露出奇怪表情的;只有一个人,她和灵梦一样始终不觉得奇怪,那个人就是这次的小偷!那个家伙就是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5
人物:永琳、八云紫、圣白莲、神子、灵梦、古明地觉、芙兰朵露、针妙丸、神奈子、正邪、霍青娥、古明地恋、蕾米莉亚、魔理沙

大家顺着阿求指的方向看去,指的正是针妙丸,针妙丸左右看看,说:“我?为什么是我偷的赛钱箱?”
“不错,”阿求说,“你和灵梦一样对这串钥匙是熟知的,所以文文说她能随便摸一把打开,你不觉得奇怪,因为你知道,哪把钥匙都是一样的。”
阿求拿起钥匙来:“灵梦怕自己丢了钥匙,给每把钥匙都挂上了号码牌,所以一般人就想当然认为这些钥匙是有区别的,一把钥匙只能对应一个房间。故此如果其他人要偷,比如说神奈子,她一定要先想办法偷出灵梦的809号钥匙,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手上的805号钥匙也是能打开809号库房!”
针妙丸辩解道:“那小五萝莉会读心啊,你怎么不说她读心得知钥匙通用性呢?”
文文笑了,古明地觉抢先回答:“我可是只能读取现有想法,宴会上可没有任何人想过钥匙的问题,所以我也不知道啊。”
针妙丸很不愿意承认:“那你说说,我怎么借助火灾偷走赛钱箱的,我可是在场的啊,就在灵梦肩膀上!那么大的赛钱箱,我能不能搬动还是个问题呢!”
阿求盯着针妙丸:“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你是怎么偷走赛钱箱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介绍一个共犯!”
“还有共犯!”众人大吃一惊,“是谁?”灵梦听到“共犯”这个词,心里一时不爽,但也没说话。
阿求指着鬼人正邪:“那个共犯就是你了,鬼人正邪!”
正邪也辩解道:“胡扯,失火时我也在场,根本没离开大家视线!”
橙作证:“喵,我看到正邪了,她没离开,喵。”
阿求微微一笑:“我来告诉你们,其实赛钱箱早就在宴会开始前被偷走了。”
灵梦反对:“宴会开始后我看到赛钱箱了,如果宴会前被偷走,怎么没人告诉我!”
文文解释道:“你看到了,但你没有触碰过,那是一个用纸板做的假赛钱箱。”
阿求补充道:“我一开始很怀疑为什么小贼要纵火不自带燃料,却事先从809号库房偷出那么多符纸来引火,现在我明白了一切。”
她慢慢解释道:“首先,针妙丸和正邪借助运酒偷走了赛钱箱,然后替换上纸板做的赛钱箱,混淆我们对赛钱箱丢失时间判断。宴会开始后,知道钥匙通用特点的针妙丸找灵梦借了810钥匙,跑去打开了809号库房,偷出符纸,在后院点燃,随后把纸板做的赛钱箱也一并丢入火里烧掉,再大喊失火,赛钱箱就这样消失了。一个空纸板,我想就是针妙丸再小也能抬动吧。”
幽香问话了:“那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偷走大量符纸呢?”
阿求回答道:“就是为了掩盖烧掉纸板赛钱箱的痕迹,用大量符纸的纸灰掩藏住纸板烧出的纸灰,不然,现场出现纸灰是会让人怀疑的!”
八云紫微笑道:“那你们解释一下正邪怎么带走赛钱箱的?还有针妙丸不怕我们触摸纸板赛钱箱吗?”
文文代替阿求说:“这个简单,放在正邪的大酒缸里就行了,纸板赛钱箱也是藏在那里带来的。主要交换时要小心点别让人发现,阿吽和萃香来帮忙时已经是正邪偷走赛钱箱以后的事了。至于触碰,灵梦不允许别人碰她赛钱箱的,而她自己也早就在之前清点过赛钱箱,不会再看一眼了。”
针妙丸冷汗出来了:“你......你有证据吗?”
文文抓住她的手:“你要点火,手上就会留下硝烟味道,而你纵火后一直没有时间去清洗。我闻了一下,你的手指上有残留的硝烟气味!如果不信,我让椛椛再闻一下!至于正邪,去她家搜一下今天带来的酒缸就知道,肯定有一个酒缸里没有酒,就算她清洗了其它酒缸,那一口酒缸也是干的,那就是装赛钱箱的缸!”
“不用了!”针妙丸服输了,“我承认,是我和正邪合伙偷走的赛钱箱。”
灵梦急了:“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偷我的赛钱箱!”
针妙丸很难过:“因为我看你最近一直郁郁寡欢,没有精神,很担心你的事,所以我想,如果偷走你的赛钱箱,你会不会因为这样就打起精神来,于是我就和正邪策划了这次偷赛钱箱的事情。灵梦,我知道你的那些事,但是过去的事不要老是放在心上,我希望你以后能开心点。”
灵梦抱起针妙丸:“嗯,谢谢你,针妙丸,难为你为我这么考虑了,这次赛钱箱的事,我原谅你了。”
正邪挖挖鼻子:“明天还要把赛钱箱送回来,我又要推车上山了。”
文文和阿求则面面相觑:“话说,这真是个好小的事件哎。”
紫妈对灵梦说:“这楼主写了四起事件,咱们俩三起都上了嫌疑人榜单,灵梦,你怎么看。”
楼主:“放心,下一次里......你们两个还是跑不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1: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元素魔法使档案

档案1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生)、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生)、古明地觉(生)、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生)

幻想乡里一直存在着三个魔法师,分别是爱丽丝、魔理沙和帕秋莉,其中魔理沙是人类魔法使,剩下两位都是纯魔法使。至少到目前为止,幻想乡里还是没有第四个魔法师出现的。
却说兔走乌飞,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某日幻想乡里又发生了一次小异变,是有顶天的比那名居天子做的,很快被灵梦和魔理沙平定了。
魔理沙处理完异变回家,发现门口多出来一张纸条,魔理沙仔细阅读着:
“致幻想乡的魔法使,我是外界神隐进来的新魔法使,擅长操纵四元素术的四元素魔法使,要来向你们挑战,我将在这次异变后的宴会上,亲自向你们展示我的水、火、土、气四元素魔法的强大力量!”
魔理沙撕掉了纸条:“哪个无聊的BAKA贴的这种破纸条吓唬人DA☆ZE。”
爱丽丝跑了过来:“魔理沙不好了,你看,我收到这张纸条!”
魔理沙一看,和自己刚才撕掉的纸条内容一模一样,怒不可遏:“看起来这家伙打算和我们整个幻想乡里的魔法使为敌了,我要是抓住他,非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魔法使也分先来后到的!”
纸条风波过后的两天都很平静,也没见到什么人前来捣乱。很快异变后的宴会又来了,射命丸文自然又找稗田阿求结伙:“嘿,我照相,你记录,咱俩又要搭档了。”
阿求忧心忡忡:“又开宴会了,现在提到宴会我头都大,每次都会出些事件。”
文文胸有成竹:“不要紧,我听说了,这次想搞事的是外来的什么四元素魔法使,如果能在宴会上抓住他,倒是不小的新闻。不过阿求知道什么叫四元素吗?”
阿求带文文去了铃奈庵,翻着书:“四大元素说是古希腊关于世界的物质组成的学说,包含土、水、气、火。这种观点认为世界来源于这四种元素。不过现在又认为土、水、气、火分别对应着固态、液体、气态、等离子态。关于等离子态,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这是外界的词汇。”
文文似懂非懂:“总之就是四种元素,有些像帕秋莉的金、木、水、火、土、日、月七系魔法那样了——晚上要在红魔馆开宴会,我们现在赶紧过去吧。”
不多时,文文和阿求来到了红魔馆,门番美铃问清楚来客后,就让咲夜带着她们进去了,不少少女已经到来了,大厅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文文带着阿求找到犬走椛和姬海棠,阿求却不怎么想和天狗聊天,独自一个走到门口,拿出卷轴不知道在记录什么。文文靠近一看,原来是来宾名单,笑道:“阿求你还真是到哪里都不忘记录卷轴历史呢。”
然后她拿出自己的随身品:“你看,我这次带来了文花帖、记录笔、胶卷、相机、团扇和我的符卡,这次我要好好在红魔馆大显身手!”
这时,大厅里忽然吵起来了,众人一看,原来是帕秋莉和爱丽丝,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吵架。
爱丽丝骂道:“你这只紫豆芽!”
帕秋莉不甘示弱:“你这个卖娃娃的!”
爱丽丝大怒:“你想打架怎么的!”
帕秋莉也回击道:“打就打,谁怕谁!”
爱丽丝大叫一声,扑上去抱住帕秋莉,帕秋莉也抱住爱丽丝,一起摔倒,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扭打起来,用交错的手指用力推挤着对方,帕琪的帽子掉了,小爱的人偶也散落一地。其他人赶紧过来劝架,把两人拉开。两人都气喘吁吁,爱丽丝怒目圆睁,帕秋莉咬牙切齿,小恶魔急忙把帕秋莉劝到一边去了。
小恶魔安稳好帕秋莉,陪着笑脸回来说:“不好意思,帕秋莉大人最近收到一封挑衅的信,心情不好,多多见谅。”
魔理沙大惊:“挑衅的信?是不是一个叫四元素魔法使的家伙?”
小恶魔惊讶道:“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们也收到了?”
爱丽丝喘着气:“是啊,我们也收到了。”
事态平息下来了,大家又很快谈笑风生起来,又不知过了多久,馆外传来了尖叫声。
“怎么回事?”咲夜问道。
美铃进来了:“雾之湖,雾之湖上出现了一具尸体,是比那名居天子的!”
文文和阿求立刻冲出红魔馆,大妖精和琪露诺正在把尸体从湖里拖上来。阿求和文文挤了过去,检查尸体。
“死者是比那名居天子,死亡原因是溺水,时间大约在4个小时之前。”阿求根据书上的知识,暂时进行验尸。
文文拍了照片:“天子身体似乎很安静平稳,面部表情是惊恐难受,难道是自杀?”又抓起手:“哇,天子的手好干净,这种指甲油好美,我好嫉妒啊——我是不是抢了水桥帕露西的词了?”
阿求问着大家:“4个小时之前你们在哪里?”
魔理沙回答道:“我和爱丽丝正在家喝茶DA☆ZE。”
蕾米莉亚不相信:“你和爱丽丝根本不是一起来的,你撒谎!”
魔理沙怒道:“是在一起喝茶,直到一个小时前,我们准备出发时,爱丽丝才回去收拾打扮,所以我就先来了!”
蕾米莉亚说:“我们红魔馆都在各做各的,宴会就足够我们忙活的了。”
红美铃笑着:“我今天下午和露米娅在一起玩。”露米娅点头作证。
文文打断阿求:“行了,天子嘴里有酒味,估计是喝醉酒不小心掉进雾之湖里淹死了,没必要问下去了。”
琪露诺和大妖精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好可怕,我和琪露诺正在玩,突然琪露诺发现湖边水里浮着一具尸体,吓死我了。”
文文对阿求说:“你看吧,这肯定是自己掉下去的,要是出现在湖中央才有猫腻——也没啥猫腻,飞半路掉下来也很正常啦。”
阿求半信半疑,跟大家回到红魔馆里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8-14 19: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