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企鹅平谷

[长篇] 【推理向】稗田阿求×射命丸文之档案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企鹅平谷 发表于 2018-6-1 21:03
四元素魔法使档案

档案1

注:其实应该是四位,还有莲妈,但我当时忘记考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1: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生)、古明地觉(生)、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生)

在红魔馆的一楼走廊里,一个妖精女仆打翻了水桶,水泼洒得到处都是。“啊呀,走廊发洪水了。”琪露诺幸灾乐祸。
灵梦冷冷说道:“我们无所谓了,都会飞行,跳跃过去即可,就是那里有个不会飞的阿求,这是个麻烦。”
文文拍拍翅膀:“我背着她过去就好了。”
阿求看着走廊一边一排排房间,冷冷笑着:“不要这样讽刺我,我有的是不踩水过去的办法。”
咲夜哂笑着,自己也假装不小心,打翻了几个水桶,一下把走廊上浇出近十米长的水滩,故意道歉道:“不好意思,我听入迷了,不小心打翻了这么多水桶,稗田小姐要是过不去的话就对我说。”
阿求盯着那汪水,暗自恼怒:“咲夜你自己也是人类,为何刻意要出我洋相?也罢,我这次就过去给你们看一看。”
阿求喘了几口气,打开身边第一扇房间门,爬上去,用脚蹬墙使门转动,接近第二个房间后再打开第二个房间的门,踩着第二扇门,继续让第二扇门转动,使自己接近第三扇门,如法炮制,一直用门搭桥,渡过了十米长的湿漉漉走廊。
阿求跳下门,自豪道:“这种方法早就有人用过,没什么新鲜的了,我不用飞行也过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内中有人暗自咬牙切齿:“稗田阿求果然非同小可,只怕这次灵梦和魔理沙对我的威胁都不如她大,事已至此,我也只好挑战一下,必要时干掉她也是可以的。”
晚上后,美铃关上了红魔馆大门,宴会开始了。宴会开始之前,大小姐蕾米莉亚自然要先发表一番威严的讲话。阿求并没心情听吸血鬼说话,她还在思考着下午天子的事:“比那名居天子的大小姐脾气很大,喜欢胡闹,喝醉酒不肯休息,仍旧逞强外出也很符合她的脾气,因此掉湖里淹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喂,你在想什么呢?”文文打断了她,“宴会开始了,你不吃点什么吗?”
阿求心不在焉地吃着,看着在座的客人,帕秋莉和爱丽丝似乎仍在生气,两人坐的远远的,谁也不搭理谁。
“还在生气吗?”文文跑到帕秋莉身边,“你和爱丽丝据传言关于魔理沙一直在争风吃醋是不是?”
帕秋莉拍了一下桌子:“鸦天狗,你嘴给我注意点!口无遮拦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呼......呼呼......不行,我哮喘犯了!”
帕秋莉急忙拿出一瓶喷雾在嘴里喷,文文嗅了一下:“香草味,和你真的很搭呢。”
“我很难受,先回避一下。”帕秋莉喘着,先离席了。
文文很失望:“也没问出什么新闻,我去问爱丽丝好了。”
爱丽丝听到文文的问题,拿出人偶来对准文文:“告诉你,我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再胡说八道,我让你变烧烤信不?”
文文退缩了,又来到魔理沙身边,正想问,被勇仪拖走了:“来,天狗,咱们喝个痛快,来,螃蟹一呀爪八个!”
古明地觉略喝高了,头有点晕,对妹妹古明地恋说:“姐姐先去旁边的房间散散酒,这里太吵了。”
“嗯,好的。”萌萌的恋恋点着头。
古明地觉走到红魔馆的一间客房里,果然安静了很多,暗自嘀咕着:“我有觉之眼,到时候读一读心就知道天子淹死的真相了,这次我可比鸦天狗和卷轴人类要先发现事实了。”
这时,有人敲着窗户,“谁呀?”古明地觉打开了铁窗,没办法,谁叫红魔馆的窗户是铁板一块呢?
古明地觉刚打开窗户,脑袋上就挨了重重一下,血哗地流了下来。“啊!你干吗呀?”古明地觉喊出声,然而对面那黑影根本没搭理,又高高举起手里的榔头,对准古明地觉的脑袋狠狠锤下去,小⑤还没有来得及用觉之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家正在客厅里大快朵颐,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大家吓了一跳,只见琪露诺尿着裤子回来了:“不好了,红魔馆院子里,有个土包,我扒开一看,里面,里面是古明地觉的尸体!”
大家赶到土包边,七手八脚往外挖,挖出来小⑤的尸体。小⑤整个被埋在土里,旁边还埋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这是土元素术——四元素魔法使”。
“土元素术?”魔理沙大怒,“这个魔法使居然利用杀人来展示他的魔法,可恶至极DA☆ZE!”
阿求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么说,下午天子的溺水未见得是场事故,或许也是那个魔法使做的!快去看看,雾之湖上有没有相同的纸片!”
美铃急忙开门,忽然手像触电似的缩回来:“呀,有人给红魔馆上了封印,我们被困在红魔馆里出不去了!”
阿求冷汗出来了:“暴风雪山庄......”
文文拉起椛椛:“你暂时用千里眼看一下,能不能搜到纸片!”
椛椛使出千里眼能力,搜索一阵后:“没有,估计天子的是事故吧。”
大家都忐忑不安,回到了馆内大厅,互相猜忌着,文文站到高处,大声嘶吼:“大家静一静!我问一下,谁最后见到古明地觉的?”
恋恋正在阿空怀里哭,抽抽搭搭举起手:“姐姐大约30分钟前离开过大厅,说是去旁边房间里醒酒。”
阿求走上来,对文文耳边说:“这么说,我都记着,古明地觉离开前后,大概有这几个不在现场,灵梦去了厕所;魔理沙去图书馆一趟,不过什么也没带回来;小恶魔追魔理沙去了;帕秋莉离席后一直没回来;芙兰朵露也四处乱跑去了;刚才琪露诺出门玩去了,因为她说大厅太热,她怕自己化了,这个BAKA。除此之外,像八云紫、咲夜这些人完全可以利用能力去杀人。”
文文点着头:“这么说,这些人最可疑了。不过古明地觉没去院子里,怎么会......”
“所以我想去查看一下房间。”阿求说,“不知道蕾米莉亚愿不愿意。”
文文去对蕾米莉亚请求了一下,蕾米莉亚答应了,钥匙给了文文,阿求和文文来到一楼的房间里,逐个打开查看,只见其中一个房间窗户并没上锁。
“嗯,果然是这间,”阿求推门进入,“凶手先在窗边叫古明地觉,觉打开窗户后,凶手就立刻杀死她,从窗户拖出房间,埋在土里,所以窗台上有血迹。窗户虽然关上,但没法上锁了。”
红魔馆里出现了杀人,大家也没心情了,又离不开,大小姐让咲夜各自安排房间。“房间安全吗?”其中一个人胆战心惊。
“勉强算安全吧,”蕾米莉亚说,“钥匙目前一串在文文和阿求那里,她们要调查案件;还有一串在咲夜那里,现在包括我在内都没有钥匙——但对幻想乡而言,有些人并不会被门阻拦吧。”她意味深长看了八云紫一眼,八云紫不理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1: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3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生)、古明地觉(亡)、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生)

“喂,帕秋莉呢?”忽然美铃问道,“帕秋莉到现在没回来,会不会......”
“别担心,我在这里。”帕秋莉面无表情回来了,“我哮喘犯了,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怎么了。”
“吓死我了!”美铃说。
蕾米莉亚也松口气:“帕琪,刚才古明地觉死了,你也要注意点,那家伙自称四元素魔法使,你这样魔法使危险性更高。”
“知道了,”帕秋莉抱紧一本魔法书,“我会和他殊死一搏的。”
阿求躺在房间里想着心事:“天子溺死,小⑤被打死后土葬,总感觉有些关联性......但一时理不清思绪......”
不多时,文文来了:“嗨,阿求,我把古明地觉的死亡照片也冲洗出来了,你看一看吧。”
阿求坐起来:“文文,你不去找犬走椛吗?”
文文笑道:“小笨狼对破案又没有什么用啦,照片给你看看倒是有用。”
阿求摇摇头:“不要这样说你的朋友,她的千里眼说不定对分析照片也很有用呢。”
文文歪着脑袋:“你是说她能看到照片里的千里外景象吗?不太可能吧。”
阿求打开房门:“总之我们先去找一下犬走椛,或许她能为我们看出照片里什么呢。”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椛椛的门口,突然,阿求皱起眉头:“好臭的焦糊味,红魔馆失火了吗?”
文文大惊失色:“不好,是椛椛的房间!”两人打开犬走椛的房间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椛椛被丢在壁炉里烧着,已经面目全非,没有天狗样了。文文赶紧去扑火,阿求喊着:“快来人啊,出事了!”
众人闻到糊味的,听到喊声的,都跑过来,琪露诺用寒冰灭了火,文文抱住椛椛哭,咲夜打开窗户散气,同时咲夜在窗台上发现一张纸:“这是火元素术——四元素魔法使”。
“又是这个四元素魔法使干的!”众人面面相觑。
安定下来后,阿求问着大家:“当时你们都在做什么?”
大家急忙相互作证,有说在房间里和谁玩的,有说在大厅里有谁看见的,统计起来,只有几个人没有不在场证明:
风见幽香说:“我一直在房间里休息,但没人可以证明,因为我不太亲近人。”
灵梦说:“我在和魔理沙、爱丽丝聊天。”
魔理沙接过话:“可是你中途又出去上厕所去了,话说灵梦你是找怀疑吗?每次不在场证明都没有你的份DA☆ZE。”
八云蓝说“紫大人一直睡在隙间里,不喜别人打扰,我和橙在一起。”
魔理沙摆摆手:“算了啦,紫婆隙间天下走,铁定被一直怀疑的DA☆ZE。”
帕秋莉说:“我一直在图书馆里,倒是小恶魔离开过。”
小恶魔急忙解释:“我接到爱丽丝的通知让我带本书去她那里一趟,所以离开了图书馆。”
爱丽丝证实了这一点:“因为我想借本书看,但下午和帕秋莉吵翻了,怕她记仇不借,所以找的小恶魔。”魔理沙证实这一点。
咲夜问阿求:“你打听这些做什么呢?难道你怀疑四元素魔法使是我们当中某人假扮的?”
阿求回答道:“我不知道,但调查总要详细一点,即使这个四元素魔法使真的存在,我也需要证明这一点啊。”
恋恋嚷道:“两次都没有不在场证明的肯定是凶手!”
灵梦大怒:“我还说你是用无意识去杀人的呢,反正你一无意识就跟隐形一样,鬼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
恋恋放声大哭:“呜呜呜,灵梦凶我!”
阿空抱住恋恋:“真是的,我都知道恋大人不会去杀觉大人的,她们可是亲姐妹啊——哦,不哭哦不哭,恋大人。”
阿求思考了好一阵,没有任何头绪。文文还在抱着椛椛尸体哭,忽然用鼻子在椛椛身上闻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行了,文文,不要太难过了。”阿求安慰道。
文文答应着,擦擦眼泪,独自走了,阿求喊她,她也不理。
“看来文文受到很大打击呢。”阿求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
姬海棠点点头:“她和椛椛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1: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4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生)

帕秋莉回到图书馆,小恶魔还没回来,打开书正想看,忽然看到射命丸文站在一边冷笑。
“你这个记者不去找新闻,来我的图书馆做什么?”帕秋莉问道。
文文严肃起来:“找新闻啊。”
帕秋莉生气了:“我这里能有什么新闻!”
文文慢慢说:“当然有......你杀死犬走椛的新闻!四元素魔法使,就是你吧!”
帕秋莉眼神飘到一边:“你胡说啥,我哪里杀了人!”
文文哂笑了一下:“我在椛椛身上闻到了你那个缓解哮喘的香草味喷雾一丝气味哦。你是在焚烧椛椛尸体时烟熏火烤,导致哮喘复发,只好使用香草味喷雾药剂缓解症状的缘故,导致尸体上出现香草味吧。”
帕秋莉有些紧张,但还是强作镇定:“可是我在图书馆里一直和小恶魔在一起的。”
文文眨眨眼:“小恶魔中途出去送书的时间,足够你离开图书馆,放翻犬走椛,再用皇家烈焰烧她了。我想,红魔馆的封印也是你搞的鬼吧,你想把我们都困在红魔馆里,更好控制住我们。”
帕秋莉冷笑着:“可是小恶魔是爱丽丝喊出去的哦,这我能控制吗?”
文文也笑了:“所以我没法当众指出你,但我已经掌握你的命脉证据,我相信还能找到更多证据的。”
帕秋莉沉默不语,文文慢慢离开了,等到文文身影消失的时候,小恶魔过来了:“帕秋莉大人,你怎么了,射命丸文来做什么的?”
帕秋莉挥挥手:“你离开图书馆吧,现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出去时锁上门......”小恶魔答应着,离开了。
文文怒气冲冲,四处在红魔馆里走着:“帕秋莉你就继续装,我相信你有破绽丢在这里,大不了我把红魔馆翻个底朝天,看我能不能找到你的证据,我一定要为椛椛报仇!”
文文这样想着,又来到了二楼,二楼基本是客房,已经住着参加宴会的少女们,没有什么公共场地,客房里时不时还有聊天打闹的声音。
“看起来没有什么了,尽管我想八卦,随便开门会被骂的,”文文一路走到二楼的浴室,“虽然平日里我肯定这么做,但现在我要为椛椛报仇,这里再查看一下好了。”
文文掏出文花帖,读了读:“现在文花帖里大多都是案件记录了,那些狗仔的东西都很少了呢。”
文文走进浴室,浴室里没有什么人,文文正想离开,忽然听到身后浴室门被人关上了,刚想回头,后脑就被金属蜡烛台重重砸了一下,文文倒在地上,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她挣扎着翻过身,两眼瞪着,一副不可思议表情:“难不成......为什么你......”对方根本没说话,直接又给文文头上重重一记蜡烛台......
却说阿求在房间里很是纳闷:“文文怎么了,日常跟个跟屁虫似的粘着我去和她破案,这次为什么自己单独行动了?大概她太伤心了吧,我去安慰安慰她吧。正好我也需要她手头的东西,去找找她。”
她先来到文文房间里,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又来到楼顶,蕾米莉亚正和一些人在楼顶聚会,喊着她:“喂,阿求,有心情来吃些甜点吗?”
阿求来到这里,只见桌子上摆了不少甜点和茶水,咲夜说:“多谢爱丽丝也来帮忙呢,话说其实我自己能忙过来,但爱丽丝硬是要来帮一把手。”
蕾米莉亚喝着红茶:“身为客人也不要这么热心嘛。”
阿求环视一眼:“爱丽丝呢?”
咲夜说:“她因为烤饼干沾了一手的面粉,说要去洗手,我让她用毛巾擦一下,她说她有洁癖,一定要洗干净。”
蕾米莉亚闭着眼说:“嘛,玩人偶的嘛,肯定对手在意啦。”
不多时,爱丽丝来了:“怎么样,我烤的饼干很好吃吧。”
芙兰朵露笑着说:“嗯,爱丽丝姐姐的饼干太好吃了。”
灵梦喝着红茶:“其实我更喜欢新鲜的绿茶。”
蕾米莉亚搅着B型血的红茶:“要不要我给你加些B型血,巫女?”
灵梦把头一转:“哼,我可不是吸血鬼。”
阿求看着纳豆:“这是谁吃的?”
咲夜解释道:“这是大小姐吃的,这些纳豆摆放的很好看吧,是爱丽丝帮忙的,玩人偶的就是心灵手巧。”
灵梦嘀咕一句:“真是奇怪的习惯。”
魔理沙问道:“帕秋莉呢?”
小恶魔说:“帕秋莉大人想静一静,呆在图书馆里呢。”
爱丽丝哼了一句:“她不来才好,我做的东西才不要给这紫豆芽吃!”
魔理沙陪笑道:“嘛,嘛,不要生她气啦,话说你刚才还借人家书来DA☆ZE。”
阿求问道:“你们看到射命丸文了吗?这种场面她居然不来取材。话说你们不害怕吗?馆里出现了这么恐怖的杀手。”
大家摇摇头:“没看见射命丸文。”
姬海棠叹口气:“或许椛椛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了吧。”
蕾米莉亚无所谓般说:“怕什么,我们这里有四五个自机,揍一个魔法使还不跟玩似的。放心,我们来去都是至少两人组队。”
咲夜拦住阿求:“对了,阿求,我在想犬走椛会不会有什么猫腻,据我所了解,有些凶手会故意焚烧毁容之类来装死,借机躲藏起来杀人。”
阿求想了想,摇摇头:“那被烧死的又是谁呢,而且文文会认不出椛椛吗?”
阿求吃了一些东西后离开了,转了几处地方,都没找到射命丸文,叹口气,又上了二楼,突然抬头一看,原来是红魔馆的浴室。阿求推门进去:“反正闲着,看看红魔馆浴室什么模样——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5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生)

二楼住着的人听到阿求叫声,跑了过来,原来射命丸文头破血流,躺在浴池的水里,浴室地上丢着一张纸片:“这是水元素术——四元素魔法使”。
阿求和八意永琳把文文从水里捞上来,阿求哭起来:“文文,你不要死啊,文文,我们还要一起揭开谜底呢!”
永琳探探鼻息:“不要紧的,她还有救,我先带她回去!”抱起文文,回房去了。
阿求看着周围:“大小姐她们呢?”
一个妖精女仆解释道:“这里虽然是二楼,但是大小姐她们屋顶茶会和这里是隔音的,大小姐她们听不到的。”
阿求往楼顶茶会跑去:“我去通知她们!”
阿求跑到楼顶,茶会走了一些人,又来了一些人,阿求仔细看了一下,灵梦、魔理沙、爱丽丝、大小姐走了,恋恋、神子、布嘟嘟、阿空、阿燐等来了,反而热闹了一些。
阿求问咲夜:“大小姐呢?”
咲夜答道:“大小姐忽然觉得有些疲倦,离开了。”
阿求突然感觉脚边似乎有什么在动,吓得脚一缩,咲夜笑了:“你刚才离开时,我们玩了游戏,地上都是些碎彩纸啦,看把你吓的。”
阿求蹲下来仔细看:“原来真的是哎——对了,文文被四元素魔法使袭击了,命在呼吸......”
咲夜叹口气:“但愿她不要有问题,这个四元素魔法使到底是什么家伙,难道是个杀人狂不成。”
芙兰握紧拳头:“如果是异变,我一定要杀掉他!”
美铃摸摸她的头:“不可以哦,异变是按照符卡规则处理,不能随便杀死对方的,只能点到为止。”
阿求叹气:“难怪这家伙不肯制造异变,原来就是要杀人啊。”
阿求离开屋顶茶会,一路想着,来到红魔馆一楼,突然有些害怕:“糟糕,没有文文,我好害怕!”
这时,她看到有个人影在去往地下室的路上一闪,急忙追过去:“是帕秋莉大人吗?”
来到地下室,她却发现这里不是地下图书馆,似乎是另一个地下室:“奇怪,那个家伙去哪里了?咦,门开着呢。”
她进入门,环视一眼:“呀,这是芙兰朵露的房间啊。”刚想退出,突然“砰”的一声,门锁上了。
“可恶,那个家伙原来没进来,躲在外面呢!”阿求敲着门,“他想把我和芙兰朵露关在一起,这样芙兰朵露回来后会叫我跟她玩,然后把我弄死!”
她拼命敲着门,过了不知多久,门打开了,美铃抱着芙兰进来了:“咦,阿求,你躲在这里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多亏芙兰睡着了,我才得以送她回来,放你出来;如果是她独自一个回来的话,你今晚铁定做她玩具,死无全尸了!”
阿求咬着牙:“那个凶手把我诱骗进来的,话说这扇门为什么是外锁式的?”
美铃安顿好芙兰,说:“内锁的话芙兰会弄坏掉,大小姐就用外挂式锁关住她。”
阿求和美铃走出门,上了锁,阿求松口气说:“这是凶手临时起意要杀我吧,都不按照元素魔法杀人了,话说杀文文似乎也是临时起意吧,倒是策划得很好——等一下,如果杀文文也是临时起意的话,那么到底这方法是打算对付谁的呢?”
她把纸片拿出来对照:“果然,杀文文的纸片无法和另两片纸完美重合,字也写得不一样,看起来凶手水元素术并不是打算对文文使用的,所以要多写一张纸。”
然而再怎么想下去,她也没有更多的线索了,又去永琳房间里看了看:“文文现在怎么样了?”
姬海棠和永琳站了起来:“血止住了,但是现在没度过危险期,永琳大夫仍然在抢救中。”
阿求拿过文文的文花帖,发现今晚记录内容全被撕掉了,胶卷和照片也销毁殆尽,只剩几张无关紧要的。至于团扇、符卡、记录笔什么的,都是些对案件没有帮助的物品。
“幸亏我还有卷轴备份,只可惜文文看到的东西我没法得知了。”阿求有些怅然。
此时永琳从包里拿出两瓶药,放在一起搅匀,给文文注射下去:“马上我打算开刀手术,你们回避一下。”
阿求问姬海棠:“为什么永琳要拿出两瓶药来搅匀?”
姬海棠惊愕道:“你不知道永琳大夫的新麻醉药吗?分为A类和B类药,单独一种药是没有麻醉效果的,两种混合后就会变成强力麻醉药。”
阿求很纳闷:“干吗生产这么复杂的药呢?”
姬海棠笑道:“主要是以帝为首的兔子们爱捣乱,经常会偷麻醉药出去乱给别人下药。永琳设计成这样分开保管,帝一般就无法同时偷走两种药了。这种药虽然配制麻烦些,但对大家安全很多啊。”
阿求祈求着:“四季大人,小町小姐,不要去收走文文的灵魂啊,求您了。”
姬海棠笑道:“你怎么对天狗关心起来了,你不是怕天狗吃人吗?”
阿求说:“文文和他们不一样,而且文文似乎发现了凶手,才会被凶手临时起意杀害的,我也差点被凶手害死了。”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边。
姬海棠问道:“你看清楚那个人了吗?”
阿求摇头:“没有,只是一个人影一闪。”
姬海棠叹口气:“看起来线索又断了。”
阿求严肃起来:“杀文文是临时起意,证明凶手还有要杀的人,你们也小心点。”姬海棠有些害怕,连连点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6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生)

阿求担心文文,也担心自己再被袭击,就没回自己房间,坐在一边打盹,迷迷糊糊间,走廊里传来嘈杂脚步声,她睁开眼,发现姬海棠打开门正在张望。
“怎么回事啊?”阿求问道。
姬海棠东张西望:“不知道,好像大小姐不见了,咲夜她们正在找呢。”
不多时,小恶魔喊起来:“喂,去往地下图书馆的走廊上似乎有大小姐的声音,可是门锁上了,可恶,谁锁上的!”
咲夜跑了过来:“不好了,这扇门平日里是开着的,所以我一直没拿这种门的钥匙,钥匙只有大小姐和帕秋莉拥有,我也不知道大小姐把这把钥匙藏在哪里,只有撞门了!”
大家撞开门,只见蕾米莉亚被绳子捆作一团,丢在走廊上哭叫。咲夜解开绳子,蕾米莉亚哭起来:“好可怕,我看到那个四元素魔法使了,她穿着黑色的袍子,什么面目也看不清。”
阿求挤上前来:“大小姐,具体情况你说一说。”
蕾米莉亚回忆起来:“我在茶会上突然犯困,就回到卧室里睡觉了。不知什么时候,我被人重重摔在地上,苏醒过来,看见自己被捆住,丢在这个走廊上,身边就是那个四元素魔法使,拿着钥匙准备开图书馆的门。忽然他发觉我醒了,又把我打昏过去。等我再醒来,就是这个场景。”
魔理沙指着走廊大门:“你们就是有钥匙也没用,走廊大门不但上了普通的锁,还插了插销DA☆ZE。”
阿求在地上捡起插销的鼻儿:“真的,这鼻儿都被我们撞下来了。看起来是个密室啊。虽然这扇门可以从外面轻轻带上,但是从外面插上插销是不可能的啊。”
小恶魔叫起来:“不好,那个魔法使既然想打开图书馆的门,看看帕秋莉大人怎么样了吧!不过图书馆的钥匙只有我和帕秋莉大人有,想必那家伙进不来的。而且这种门锁可不比红魔馆其他房间,这是帕秋莉大人亲自设计的魔法锁,除了用钥匙,就是撬锁也打不开的。”
魔理沙担心道:“可是以前我......”
小恶魔说:“你来偷书的时候图书馆大门都是不上锁的,但这次不一样,帕秋莉大人亲自吩咐锁上门的。”
蕾米莉亚还含着眼泪颤抖:“不要老是这样无所谓啦,我亲眼看见那人用钥匙开门的,快打开门看看帕琪!”
小恶魔打开图书馆大门,却发现帕秋莉已经被吊死在天花板上。众人尽皆骇然:“怎么可能,那家伙怎么打开图书馆大门的!”
小恶魔脸都白了:“我记得我离开时锁上门了,难道那家伙也有钥匙,怪不得大小姐说那个魔法使正准备开门呢!”
咲夜皱着眉头:“这是什么气味,好难闻......不好,是煤气,快开天窗散气!”
小恶魔指着天窗:“天窗一直是开着的,煤气不多的说。只是......啊,原来这里有纸条,写着:这是气元素法——四元素魔法使。”
魔理沙怒起来:“切,弄点煤气进来就说是气元素,也是搞笑!”
灵梦嚷着:“你们看,帕秋莉身边地上丢着蕾米莉亚说的黑色袍子!那家伙杀完人后把袍子丢在这里了。”
小恶魔哭着,从帕秋莉身上拿出钥匙:“钥匙就在帕秋莉大人身上,那家伙从哪里得来的钥匙?”
这时,姬海棠冥思苦想着:“也许帕秋莉是自 杀呢,不然的话,这分明就是个密室嘛。”
阿求则看着天窗:“天窗外面就是红魔馆的庭院啊......不行,天窗又小又有网格栅栏,就是小小的露米娅——恐怕连人偶也无法钻得过来,其他人更不可能进出了,难道是萃香或针妙丸做的,可是前几场她们明显有不在场证明啊?”
阿求出门,画了一张平面图:“唔,这样看起来,除了图书馆门这个密室外,蕾米莉亚被丢弃的走廊上那扇门也是密室啊......现在天太晚了,没办法仔细检查一遍,我也要梳理一些思路。”
大家都聚集到大厅里,瑟瑟发抖:“这一次又是双重密室杀死了帕秋莉,大小姐的房间门关着,结果也被凶手撬开并把大小姐绑了出去,我们都不敢单独呆在房间里了。喂,什么时候能解开红魔馆的封印,我们想回家。”
魔理沙安稳着大家情绪:“我检查了一下,这种封印是少见的,所以我也解不开,不过香霖说他通过外界的东西能够解开,估计要到明天晚上,我们就能出去了DA☆ZE。”
“啊~”一片哀号之声,“要到明天晚上啊!按四元素魔法使的这个杀人速度,明晚上香霖堂来收尸好了。”
八云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睡得真饱,你们怎么了吗?”
“还敢问怎么了,”魔理沙怒道,“这期间死了犬走椛和帕秋莉,射命丸文半死不活正在抢救,阿求也差点被害死!你倒是睡得很舒服,你的隙间能离开红魔馆吗?”
八云紫打个哈欠:“很抱歉,离不开。”
阿求问道:“对了,芙兰怎么样了?”
美铃回答道:“二小姐?算了吧,二小姐很警觉的,房间里有点动静就会醒,然后缠着那个人来玩,除非凶手厉害到不怕被二小姐捏碎。”
阿求摇摇头:“你还是把她带出来,这个魔法使可能厉害到我们无法想象,大小姐都遭殃了......等会儿,大小姐突然想睡觉是不是凶手策划好的,不然他绑架睡觉的大小姐难道完全靠赌运气吗?如果当时蕾米莉亚不想睡觉,凶手又该怎么办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附:阿求绘画的红魔馆地下图书馆双重密室图
41028b82b9014a90ad094ddda5773912b31beeb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7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生)、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亡)

阿求思考着:“如果要控制大小姐,就必须加安眠药,但是药加在了哪里呢?红茶里?不少人都喝了红茶,包括灵梦也喝了;点心里?大家也都吃了点心啊,大小姐并没有独享什么点心,包括她最爱吃的......”
美铃把二小姐抱出来了,芙兰打着哈欠:“怎么了,又出事了吗?”
大家把情况对芙兰说了,芙兰立刻拉住蕾米:“怎么样了姐姐?”
阿求问道:“二小姐,请问您困倦之前做了什么?”
芙兰笑了笑:“喝加血红茶,吃饼干和蛋糕,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对了,我尝了姐姐的一颗纳豆,芙兰不喜欢的说。”
阿求想着:“看起来只有加在血包里了,只有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会喝下加血的红茶......不对,如果这样,她们俩应该同时被麻倒,大小姐是在我去浴室找文文时被麻倒的,二小姐却是在我被凶手困在地下室里时被麻倒的,中间的相隔时间也太长了吧。而且现在看来,蕾米莉亚似乎药劲还没完全过去,芙兰朵露却活蹦乱跳,明显不像被麻药麻倒过。”
阿求整理着:“先是死了比那名居天子,然后又死了古明地觉,接着是犬走椛,之后是重伤的射命丸文,以及差一点死了的我,最后是帕秋莉·诺蕾姬,如果算上受害者,还有大小姐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好狠毒的凶手——不过比起八云紫和灵梦害死20个外界人类,这种算轻的了,也许真的是外界人对幻想乡的复仇。”(详情请见《月圆之夜神隐巴士档案》)
阿求甩甩头:“不行,打起精神来,阿求,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要为死去的冤魂洗清,对,这是那个神隐的人类说的:那些死者需要真相来安慰他们!”
阿求又来到了地下图书馆,小恶魔正在处理着帕秋莉的尸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阿求拾起地上的袍子,仔细看:“这是普通的法师黑袍,找不到什么特殊的地方,不知道天狗能不能闻出来什么,至少目前我做不到更多了。”
她把黑袍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丢在地上,看了下手,诧异道:“手上这是什么,怎么黑袍上有脏东西——像是锈。”
她抬头看了下四周:“什么会生锈的东西都没有......难道是天窗上的铁栅栏?”
她跑出图书馆,绕道院子里,找到图书馆天窗,蹲下来看:“没错了,天窗上的网格铁栅栏上生了锈斑。”又往里看看:“能看到帕秋莉尸体的,看来黑袍是从栅栏里塞进去的,把黑袍揉成长条状还是能做到的。”
这时,在月光下,地上什么东西闪闪发光,阿求拾起来一看:“是两张碎彩纸屑,是从楼顶茶会上掉下来的吗?可是似乎少了些——不对,也许是这样。”
她似乎有了头绪:“凶手从天窗把凶器伸进去就可以杀人了——不行,受网格栅栏影响,虽然凶器能伸入,角度却太刁钻,很难一下准确命中,长柄凶器什么的是几乎无法完成的。如果是用枪射杀的话,对于老兵而言的确可以做到一枪毙命......不对,帕秋莉是被吊起来的!”
阿求满肚子疑虑,回到了红魔馆里。却发现大家都在四处找人,阿求问道:“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四处找人?”
魔理沙停下来说:“刚才你出去后,有人说咲夜是凶手,利用时停术杀人的。咲夜生气了,和她大吵一架,赌气走了。可是刚才听到惨叫声,大家很担心,就分散在四处寻找DA☆ZE。”
阿求大惊道:“你们胆子真大,居然敢四处分散寻找,万一凶手袭击落单者怎么办?”
这时,美铃跑回来:“找到了,咲夜在自己房间里——死了。”
众人赶到咲夜房间,只见咲夜躺在地上,胸口插着自己的飞刀,已经死了。阿求检查了一下:“一刀毙命啊,好犀利的身手,刀是咲夜自己的,是自杀吗?”
有人发现了一封遗书:“咲夜说自己其实才是那个四元素魔法使,只是不满很多人说她身为人类却为虎作伥,和各种妖怪混在一起,对人类反而冷漠。因为被很多人骂是敌视人类的忘本人类,一怒之下杀死了很多人并且自杀,手法就是利用自己的操纵时间能力。”
阿求接过遗书,看了一眼:“扯淡,遗书字迹工整,甚至都难以辨识出是谁写的字,谁自杀前会这么用心写字。更何况咲夜刚才还和别人吵架说自己不是凶手呢。而更重要一点,自杀的人都会留下踌躇伤痕,咲夜几乎是一刀毙命,明显不是自杀好吗?”
阿求走到窗户边:“窗户又是和小⑤一样是打开的,而且有血迹存在,凶手应该是从窗外发动袭击,杀死咲夜后把凶器拉回去,导致有血滴在窗台上了。只是他又怎么把咲夜的飞刀拔出来插进去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8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亡)、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亡)

阿求走回永琳的房间,永琳手术已经做完了:“太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文文明天就能苏醒了,多亏你及时发现啊。”
阿求问道:“做手术很顺利吧,有没有什么打扰?”
永琳回想一下:“我一直专心做手术,没注意什么。”
阿求冷笑着:“凶手我大致猜出是谁了,最后她嫁祸给咲夜真是愚蠢的做法,反而暴露了她自己,下一步就是要解决掉她杀人的手法了。”
她抚摸着文文的头发:“快醒醒吧,文文,你一定知道很充足的证据,我需要你的证据去为这次事件画上句号。”
这时,她查看了永琳从文文身上拿出的物品,有文花帖、记录笔、胶卷、相机、之前拍的照片和团扇以及符卡,目瞪口呆:“原来凶手还拿走了一样东西!”
她又翻看着文文之前拍下的照片,看到天子的尸体照片后,阿求忽然明白了:“天子不是自己淹死的,她是被害的,如果我没猜错,这和这次红魔馆里连续杀人是相关的!那么也就是说:天子是凶手采用的水元素术杀人的牺牲者,文文只是凶手被迫再度采用的方法,下一步或许没有受害者了吧。”
虽然阿求说咲夜不是自杀,但是很多人还是潜意识里认为这次事件结束了,逐渐开始放松了。阿求敏锐感觉到:“不对,凶手不是咲夜,是另有其人,因为咲夜没有必要从射命丸文身上拿走这东西!”
尽管如此,她还是解不开双重密室的谜,忍不住又拿起自己之前拾起的插销鼻儿,在红魔馆里四处踱步,翻来覆去地看,这鼻儿两角似乎翘了起来,螺丝口也掉了些油漆和锈。
“长年不用的插销啊,”阿求感叹着,“插销上都有锈了。”
她又来到去往地下图书馆走廊的大门,仔细看着插销鼻儿原先安装的地方,由于鼻儿被撞掉了,只剩下两个小孔,是螺丝钻出来的孔,里面清楚能看到螺丝的纹路。阿求把螺丝从插销鼻儿上拔下来,往里拧了拧,螺丝吱吱扭扭钻进去了。她又在地上看了一圈,地上散落着几张彩纸纸屑,是昨晚参加茶会游戏的人鞋底粘上带来的。
“我明白了!”阿求恍然大悟,“这个走廊密室我解开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打不起精神,都在一个劲犯困,除了那个睡在隙间里的八云紫。魔理沙帽子都歪在了脸上,爱丽丝也不顾淑女形象在打盹,人偶也落在地上。蕾米莉亚即使失去了咲夜,也抵挡不住困倦,在打着瞌睡。
阿求拾起了人偶:“爱丽丝小姐,你的人偶掉了。”
爱丽丝睡眼惺忪接过来:“谢谢你,阿求。”
永琳出来了:“阿求,文文醒了,你可以去看看她了。”
阿求急忙跑到文文身边:“你苏醒了,太好了。”
文文对阿求说:“我昨天查到了凶手,结果在找证据时被人从背后偷袭,打成这样。我跟你说,凶手是帕秋莉,我在椛椛尸体上闻出来她专用的香草味喷雾。”
阿求惊讶道:“不可能,昨晚帕秋莉被害了,之后咲夜也被伪装成自杀了。”
文文不相信道:“难道香草味药剂是凶手喷的,这太不可思议了。但是昨天杀椛椛的人只能是帕秋莉了,只有她能利用小恶魔去给爱丽丝送书的时间,杀害掉椛椛。”
阿求沉吟着:“或许我们想错了什么,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又解开了很多谜团,现在只要第二重密室的手法就行了。”
文文挣扎着坐起来:“我跟你一起去吧,现在我勉强能动了。”
阿求轻轻拍着她:“你先休息着吧,我还要再找到一个证据才可以指证。还有文文,你知道天子淹死之前去过什么地方吗?”
文文摇头:“昨天没见到她,不过你可以四处去问问,实在不行,离开红魔馆后去问一下永江衣玖就好了。”
阿求离开了文文房间,又走到大厅里,妖精女仆正在收拾着宴会残余,因为咲夜死了,所有的活只能由这些个懒虫做,懒虫做的真是慢极了。阿求看到大厅一角有个瓶装船,问:“这是大小姐的?这么大的船居然放进了瓶子里。”
一只女仆走过来:“是的,你不知道吧,瓶装船的组装是这样的:把船的零件逐个送入瓶子里,再在瓶子里组装起来就行了。”
阿求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种方法,这下我知道了凶手是怎么杀死帕秋莉的了,嗯,只有这个家伙了,虽然我很难想象是她。”
阿求把大家集中起来了:“各位,我终于解开了这次红魔馆的事件了。”
大家对于阿求解开谜团并不惊讶,毕竟已经见识到过一次了,都自动围过来:“你知道了,阿求?”
阿求点着头:“没错,并不存在什么四元素魔法使,文文已经查出来了,是帕秋莉做的,文文在犬走椛尸体上闻出了帕秋莉特有的一种香草味喷雾!”
“是帕秋莉做的?”大家不太相信,“那么咲夜为什么要自杀?”
阿求摇摇头:“咲夜不是自杀,而是遇害的,当时咲夜房间窗户开着,凶手从窗外用远程武器杀死咲夜,收回武器后,再把飞刀插到她的伤口处!”
“等会儿,这么说,除了帕秋莉之外,还有一个凶手?”灵梦问道。
阿求点点头:“没错,是两个凶手共同组合成的四元素魔法使,杀害了比那名居天子、古明地觉、犬走椛、帕秋莉 · 诺蕾姬、十六夜咲夜;重伤了射命丸文,捆绑蕾米莉亚 · 斯卡雷特,还企图利用芙兰朵露 · 斯卡雷特害死我的凶手,四元素魔法使,就是帕秋莉和你两个联手演出的好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9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亡)、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亡)

大家看过去:“是爱丽丝?不对,爱丽丝和帕秋莉关系可差了!”
爱丽丝汗流浃背:“没错啊,我昨天刚来就和帕秋莉打了一架,怎么会和她联手。”
阿求步步紧逼:“你和她打架是故意做的,为了是撇清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给大家一种爱丽丝和帕秋莉水火不容的印象,遮盖住你们下一步即将进行的联手杀人!我发现的证据就是除了文文现场的纸片,其它三张纸片都可以成功拼接且字迹相同,说明来自同一张纸,证明你们私下里交换过这些纸片,如果我没猜错,天子尸体发现地也会找到一张,和这三张也能拼接起来。”
幽香问道:“不对,天子不是事故吗?”
阿求解释道:“不,天子是被爱丽丝伪装成了事故,所以那张纸片不是像其它几张纸那样丢在身边,而是藏起来了,这样一般人都会认为天子是失足坠水。就算天子被识破是谋杀,那么搜寻现场时就会找出水元素纸片,还可以抵赖给那个四元素魔法使了。因为文文的纸片和其它三张纸明显不合,所以我才敢断定原来这张纸丢到天子的现场去了。”
爱丽丝嚷起来:“鬼扯,你说我怎么杀人的,还有天子不是自己落水里淹死的吗?”
阿求解释道:“天子根本不是自己落水里,而是被溺死后扔进雾之湖里去的。天子的尸体没有任何挣扎痕迹,手指上连指甲油都完好无损,这不可能是一个落水的人的姿势。什么人落入水里才不会挣扎呢?只有是被捆住的人!”
爱丽丝辩解道:“但是昨天天子淹死时,我可是在魔理沙家喝茶啊,又没来到雾之湖。”
阿求冷笑道:“一开始我也解不开,不过我记起来魔理沙说你们准备出发之前要回家收拾化妆,我就想到了,你是先把天子带到你的人形馆,灌醉后绑起来丢入浴缸里,慢慢往里注入水。然后你来到魔理沙家喝茶,制造不在场证明。等到天子淹死后,你借口回来收拾,既要把天子尸体打包,又避免和魔理沙在一起。等你来到红魔馆时偷偷在湖边丢掉天子的尸体,假造天子是淹死在雾之湖里的!你的手法很高明,但是只要在幻想乡里四处去打听一下,我总能问到天子那天究竟先去了哪里!”
阿求紧接着又说:“然后你来这里,假装和帕秋莉大打一架,再暗地里相互传递信息,帕秋莉替你杀掉了古明地觉和犬走椛,你再打伤射命丸文,抢走了她身上的钥匙。不错,文文的随身物品少了一样,就是蕾米莉亚交给她的红魔馆房间钥匙!之后你用这串钥匙打开蕾米莉亚房间门,绑架了蕾米莉亚,杀掉被文文识破的帕秋莉,最后杀死咲夜以嫁祸。只可惜,你杀咲夜是临时计划,很不完美,留下了血迹在窗台边。”
爱丽丝又争辩着:“别忘了,咲夜惨叫时大家都在大厅啊!”
阿求摇摇头:“那叫声不是咲夜的,是你伪造的,惨叫的当时咲夜还没死,你趁着大家慌乱四处去找时,来窗边远程杀死咲夜。但是你为了伪造咲夜自杀,必须短时间里要拔下咲夜的飞刀插入伤口处,自己还不能进入房间里,结果这样暴露了你自己,因为只有你的人偶可以做到这些,包括那一声惨叫。”
爱丽丝笑起来:“如果我制造惨叫,咲夜听到离开了房间怎么办?”
阿求摇摇头:“你知道有一种定向传播,可以把声音聚集往一个方向发射。你就是使用了这种人偶,单独对准大厅发射惨叫声,咲夜是几乎听不见的,香霖堂就有这种科技。证据就是当时身处院子里的我没有听到惨叫声,如果你说我说谎,那我们再问一问永琳如何,身处自己房间的她一定也没听见。你和帕秋莉之所以每次杀完人都丢下纸片,是想给大家表示这是一个人所为。”
忽然魔理沙插了句嘴:“那小爱为什么不直接让帕秋莉伪装自杀来顶替凶手之名?”
阿求笑道:“这是小爱的失算,她原本是打算伪装帕琪自杀并承担所有罪责的,所以她把四元素魔法使的黑袍留在现场并制造所谓‘气元素术’和密室。但是由于现场没出现遗书,灵梦在内的很多人都仍旧说帕秋莉是遇害的,小爱这招立刻泡汤了。所以她只能再度寻找一个替死鬼,这就是为什么咲夜死亡现场草率且故意丢下遗书的缘故。”
爱丽丝摆摆手:“算啦,这种东西就算你说中了,那么帕秋莉怎么死的,我可没有钥匙,图书馆的门是怎么打开的?还有蕾米莉亚被丢弃的走廊大门,我又怎么关上的,虽然这扇门可以从外面轻轻带上,但是从外面插上插销是不可能的啊。”
阿求笑了:“这双重密室手法我已经解开了!”
爱丽丝冷汗立刻下来了,阿求看着她,说:“关于第一个走廊大门,其实那个插销是假象,而图书馆的门你根本没有打开。”
阿求停顿了一下:“你是这样做的,首先你给蕾米莉亚下了麻药,麻醉了她。等咲夜把她送回房间离开后,你就用从文文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门,把沉睡不醒的蕾米莉亚带到去往地下图书馆的走廊上,故意重重摔醒她,让她看到你假装用钥匙开门,再把蕾米莉亚打晕。然后把走廊大门上插销的鼻儿卸下来,插上插销后再挂回去,轻轻带上门,一路跑到红魔馆外的图书馆天窗处,通过天窗,放进人偶绞死了帕秋莉,再把你穿的黑袍也塞进去——我试过了,揉成长条的黑袍可以通过网格栅栏!由于走廊大门事后是被大家撞开的,都会认为这个插销的鼻儿是被撞下来的,从而形成了心理密室!而蕾米莉亚因为受到你用钥匙开门的假象影响,自然认为你是打开图书馆门进去杀人的,就会在证词上替你完成图书馆密室的建造!”
爱丽丝怒道:“一派胡言!首先就说我给蕾米莉亚下药,我怎么才能让蕾米莉亚单独吃下我的麻醉药的?还有那个天窗,就算我的人偶很小,也是穿不过去的好吗?难不成你以为我的人偶也可以搓成长条状?”
阿求冷笑道:“我就一点一点揭发你的手法:你借口帮助咲夜整理茶会甜点,在饮食下了麻药,你本来是客人,不应该来做家务的,你为什么坚持去帮助咲夜?没错,你是借此机会下麻药。永琳现在有一种新麻醉剂,分为A类和B类,单独一种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但是混合后就有强烈麻醉性。你就是利用这种药物和蕾米莉亚独有的口味,让蕾米莉亚单独服用了你的麻药。”
魔理沙说道:“我糊涂了,你具体说一说DA☆ZE。”
阿求解释道:“爱丽丝首先把A类药下到了蕾米莉亚喝的血里,再把B类药拌到纳豆里,因为只有蕾米莉亚会同时喝加血红茶与吃纳豆,所以只有她会同时吃下去A、B两种药。别人要不不吃纳豆,要不不喝血,所以最多只会吃下一种无效的药物。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芙兰犯困之前说自己吃了一颗纳豆,当然由于芙兰不喜欢纳豆,只吃了一粒,并没有像大小姐那样被麻药直接放倒。”
阿求又呼口气,说:“接着就是你杀死帕秋莉的方法了,你的人偶是塞不进天窗网格栅栏里,但是就像瓶装船一样,你的人偶是可以拆开的!你把人偶抽去了内容物,先把人偶外皮送入,再慢慢一点点填充入内容物,组装成人偶后操纵它们勒死帕秋莉后吊起,再依样画葫芦取出人偶。并用煤气注入图书馆里,产生强烈气味,伪造成气系魔法,成功伪装成帕秋莉在密室内被人杀死。这一系列手法估计是帕秋莉帮你爱丽丝设计的,因为只有她这么了解红魔馆,只可惜她没想到这个方法被爱丽丝你反过来利用杀害掉她自己了。”
阿求拿出一张彩纸碎屑:“红魔馆昨晚屋顶茶会玩了彩纸游戏,除了没参加的帕秋莉外,任何人鞋底无论如何会粘上碎纸屑,在红魔馆走廊至图书馆大门外都发现了遗落的碎纸屑,结果恰恰在图书馆对着院子的天窗附近,也出现了纸屑,说明有人来过天窗附近。”
爱丽丝挣扎着:“你说这么多,有什么证据没有?”
阿求笑了:“很可惜的是,天窗上网格栅栏生了锈,因为只要是暴露在外面的铁,无论怎么仔细保养,都会浮现一层锈迹。我在你丢进去的黑袍上看到了铁锈,故此我想,你的人偶无论外表还是填充物里也都会有铁锈存在。不要跟我说可能是紫妈做的,紫妈再厉害也不会给你的人偶填充物里抹上铁锈,除非你要拆开人偶!如果你不信,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爱丽丝哆哆嗦嗦拿出自己的人偶,果然其中有几只上面出现了铁锈擦痕,美铃一不做二不休拆开了那几只人偶,人偶填充物里也发现了铁锈存在。同时,在一个稍重的人偶内,还找到了从文文身上抢走的红魔馆房间钥匙。铁证如山,爱丽丝彻底崩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23 21: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