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企鹅平谷

[长篇] 【推理向】稗田阿求×射命丸文之档案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0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亡)、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亡)

阿求继续乘胜追击:“当我想到爱丽丝是另一个凶手后,我也解开了帕秋莉杀人的谜团。文文说她利用小恶魔出去的时间赶去杀害椛椛,但不知道帕秋莉是怎么能操控住这个时机的。不错,小恶魔离开是因为爱丽丝的借书,如果爱丽丝和帕秋莉是共犯的话,支开小恶魔就变得完全可控了。”
魔理沙摇着爱丽丝:“小爱,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和帕秋莉杀人?”
爱丽丝大哭起来,掐住魔理沙:“我其实想杀的还有你和灵梦!”
大家拉开魔理沙,按住爱丽丝,问道:“爱丽丝你为什么要杀人,说呀!”
爱丽丝哭起来:“可恶的符卡规则保护!天子这次制造异变,害惨了我们魔族的人。魔界多少人,包括神绮在内,都深受天子这次的祸害!可是天子居然借助异变的符卡规则保护,继续逍遥法外,只要弹幕战输了,认个错就行了!我和帕秋莉都不能继续忍受这样恶棍的存在,于是我们一起策划了阿求所说的方法杀死了天子。”
幽香问道:“那其他人呢,你和帕秋莉为何要杀害她们?”
爱丽丝说着:“我们计划好杀死天子以后,帕秋莉突然想到,古明地觉会用觉之眼读心,犬走椛会用千里眼查看,迟早她们会得知真相。灵梦和魔理沙作为符卡规则执行者,一定会来阻止我们,甚至消灭我们。所以我们又继续策划了一系列杀人,打算干掉小⑤、狗椛、灵梦和魔理沙。结果没想到,射命丸文先识破了帕秋莉,帕秋莉悄悄告诉我后,我就袭击了射命丸文,再试图让芙兰玩死稗田阿求,然后又杀死了帕秋莉。但是我越来越担心最后我被你们发现,就杀死咲夜,再嫁祸给她。至于那串钥匙,我本来打算离开红魔馆后丢到草丛里,伪装成那个四元素魔法使逃出后丢弃的。”
爱丽丝叹了口气:“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射命丸文和稗田阿求都幸存了下来,我却被识破了。”
“你太过分了!”阿求骂道,“你报复天子暂且不说,为了洗脱罪名,你先后害了我、文文、小⑤、椛椛,还有你的同伴帕秋莉,以及灵梦和魔理沙。我们与你的魔界何干?你为了自己清白所做的这一切无谓的杀生,不也一样是个恶棍!”
爱丽丝笑了起来:“没错,我现在变成祸害了,我杀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了,魔理沙、灵梦,你们处死我吧,我犯了滔天大罪呀。”
灵梦和魔理沙有些舍不得,毕竟小爱是灵梦旧友,组成了原点组CP;又是魔理沙的友人,组成了咏唱组CP。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时都难以下手处理。八云紫微笑着:“既然如此,看起来灵梦和魔理沙都舍不得小爱呢,那么我们把爱丽丝驱逐出幻想乡,赶回魔界去得了。”
阿求惊讶道:“就这样放过她?那些被害的人......而且爱丽丝她根本没有悔改之意!”
八云紫笑着走了:“找四季不就好了?”
铃仙过来拍了拍阿求:“是啊,幻想乡里什么都能发生的,我不就回来了吗?”
阿求气得跺脚:“每次都是四季、四季,幻想乡里杀人成本真是好低的!”
琪露诺一副无奈表情:“你们还好啦,老娘连符卡规则都不保护,每次是被打死的份。”
下午,森近霖之助解开了红魔馆的封印,大家离开了红魔馆,森近霖之助对魔理沙说:“昨天我看到比那名居家大小姐飞到魔法森林了,她做什么去了?”
魔理沙摇摇头:“我不是很清楚的DA☆ZE,你问问稗田阿求吧,她一直处理这件事。”
森近霖之助又去问了问阿求,阿求没好气地:“她作死去了!”指着雾之湖和红魔馆,说了这次的事件。
森近霖之助感叹道:“没想到昨天你们还发生这么大的事呢,阿求你打算怎么办?”
阿求拿出卷轴:“记录下来,我要告诉后人这一切的真相。”
灵梦和魔理沙押送着爱丽丝回魔界,爱丽丝经过阿求身边时,恶狠狠地说:“稗田阿求,你给我记着,这次你把我打入了魔界,有朝一日,我还会从魔界回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20: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1
登场人物:八云紫(生)、天子(亡)、芙兰朵露(生)、灵梦(生)、小恶魔(生)、犬走椛(亡)、古明地觉(亡)、咲夜(亡)、古明地恋(生)、琪露诺(生)、爱丽丝(生)、蕾米莉亚(生)、魔理沙(生)、帕秋莉(亡)

“不服气,我不服气!”被赶回去的爱丽丝看着残破不堪的魔界,大声嘶吼着,“明明是天子先毁掉了我的魔界故乡,我为我的魔界报仇有什么不对的!稗田阿求,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为什么?”
爱丽丝走在魔界道路上,看着两边:“现在我在魔界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先去赚些钱来修复一下吧。幻想乡我进不去了,那么我就到外界去表演一些人偶戏,挣些钱再说。”
爱丽丝收拾起自己的人偶,打成一个包裹,通过另一个结界,走到了外界:“啊,以后我只能生活在这里了吗?”
爱丽丝找到一个小公园,摆好了地摊,手上缠绕好隐形的丝线,开始玩起上海人偶,爱丽丝本来擅长于人偶,外加上使用了魔法,那个上海人偶栩栩如生,灵活自如地做着各种动作。
“啊,快看,”人们逐渐被爱丽丝吸引了,“那些人偶是活的吗?真是精彩!”
爱丽丝卖力地玩到了傍晚,人群慢慢散开了,等到大家都回家后,爱丽丝收拾起钱和人偶,甩了甩酸疼的胳膊,打算去找个廉价的地方暂住一晚。
“看起来你很有心事啊,”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走了过来。
爱丽丝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原来你是人偶戏的同行吗?你也带着一些人偶呢。”
那个人笑起来:“不错,我也是玩人偶的,我是地狱傀儡师,人偶方面的专家。”
爱丽丝咯咯笑起来:“人偶方面专家?我看你手上的人偶也只是普通丝线吊着的死人偶,一点生气也没有。或许你比其他三脚猫人偶玩家强上那么一点点,不过你也看到了我的人偶戏,我的人偶可是活灵活现,如同富有生命一般。顺便说一句,我是七色的人偶使。”
地狱傀儡师把手上的人偶扔掉了:“这些人偶不过是我闲来无事,自娱自乐用的小人偶,我拥有真正的人偶表演,那可是和魔术相融合的美妙艺术人偶戏。”
爱丽丝暗笑起来想:“魔术?我可是使用魔法的,你还吹嘘什么劲?”故意蔑视着说:“哦,是吗?那么我们比试比试如何?”
地狱傀儡师很是抱歉:“对不起,我真正的人偶没有带来,现做一个也来不及。”
爱丽丝突然十根手指控制着十个拿着各种武器的人偶指着地狱傀儡师,嘲笑道:“只怕你是真的没有什么本事,在吹牛吧。你看看我手上的人偶,你能够同时操作这么多人偶,并让她们舞刀弄枪吗?我看你是不行吧。戴着面具装神弄鬼就想吓唬我,摘下你的面具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唔,人偶小姐生气了呢,”地狱傀儡师笑起来,“你的确有一套手法,我很喜欢。只是你的戾气太重了,所以你的人偶攻击性也太强了,不妨和我说一说你的遭遇,我帮你解决掉吧。”
爱丽丝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为何要告诉你,你是心理学家吗?”
地狱傀儡师摘下面具,露出笑容:“不,我只是在地狱里倾听含冤而亡‘死者’声音的使者,帮助他们来讨还公道。”
“讨还......公道......?”爱丽丝忽然想起了自己杀人的事。
地狱傀儡师很敏锐地捕捉到爱丽丝神情的变化,笑道:“七色人偶使小姐,你神情告诉我你就是个蒙冤人,不要紧的,告诉我,我可以帮助你。”
爱丽丝摇摇头,神色黯淡:“不,你帮不了我的,因为你去不了幻想乡......”
“幻想乡?”地狱傀儡师思考起来,“是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爱丽丝忽然哭起来:“那里的人制造异变毁坏了我的魔界,我为我的家乡报仇,杀死了异变的主谋,却被驱逐出了幻想乡......”
地狱傀儡师有些棘手:“听不懂的词汇,看起来这趟水很深,我没法去设计犯罪艺术了......不过这个女孩子和我一样是人偶天才,或许......”
“对了,”地狱傀儡师忽然有了一个大胆想法,“既然我无法进入,那么就让她作为我的分身进入,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地狱傀儡师的手搭住小爱肩膀:“你做的是对的,那些为害一方的人,如果不能得到制裁,那又有什么正义可言?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要任由那些祸害,我们为什么不能去给他们应有的惩罚呢?由你自身去对罪孽深重者给予制裁,你就是死刑执行人!”
小爱心里的怒火被勾起了:“对,我是正确的,我是为了魔界安宁而杀人的,我不该受到不公正的惩处,我应该是魔界乃至幻想乡里的英雄!”
“回到幻想乡里去,把那些歪曲你、妨碍你的人全部除掉!”地狱傀儡师下达命令。
小爱兴致勃勃:“是的,地狱傀儡师先生,我现在必须要为我自己正名!”
地狱傀儡师立刻说道:“不,不是仅仅为你正名,而是你要去为那些同样不公正的人,唤醒他们,让他们去反抗!”
小爱拍着脑袋:“对呀,我不能只是考虑着自己啊!我还要帮助他们呢!”
“至于人偶挑战赛嘛,”地狱傀儡师忽然话锋一转,“你输了,七色人偶使。”
小爱愕然:“咦,我们比赛过了吗?”
地狱傀儡师指着爱丽丝:“因为我的艺术人偶出现了,就是你呀。我刚才说的话,你不是一心想按照我说的做吗?这不就是玩人偶游戏该做的吗?”
小爱大惊且大怒:“你这厮是在欺骗我!”
“不不不,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欺骗你,”地狱傀儡师笑道,“只不过,报仇也要讲究方法,不能随便莽撞蛮干。”
小爱恍然大悟:“这么说,我应该向你多学习学习。”
地狱傀儡师拿起小爱的人偶:“没错,胆小如鼠是弱者共同特点,就像人偶一样没有自主性,所以我们就要像人偶使那样替他们手脚装上丝线,才能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想法行动,完成我们的艺术表演。”
“同样,”地狱傀儡师走向自己丢掉的人偶,一脚踩碎,“那些失败的、有瑕疵的人偶是不能留下的,不然,我们的表演会被这些坏掉的人偶破坏掉,让观众耻笑。”
“没错,你说得对!”小爱深表赞同,“我明白了,地狱傀儡师先生,谢谢你开导了我,我应该踏上我自己的旅途了。”
地狱傀儡师笑而不语,收拾了自己的包裹,消失在暮色里。
过了几天,在爱丽丝人形馆,戴着面具的小爱站在门前:“我又回来了,幻想乡,从今往后,我就是幻想乡里的地狱傀儡师——哼,这个名字太土了,我要换个名称,也不再是叫作七色人偶使了。唔,我是来自魔界的魔法使,那么就用‘魔界人偶师’作为我重生的新代号吧!稗田阿求,我要把上次红魔馆里所受的耻辱加倍奉还给你,你就等着瞧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7: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明地恋诱拐档案

档案1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生)、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卷轴上始终记录着点点滴滴,和射命丸文拍摄的照片一起,成为了大大小小案件的绝佳入手点。稗田阿求靠着自己卓越的记忆力,写下的历次的事件,打算作为蓝本,给自己下一次的推理小说积累素材。
她正在奋笔疾书,门外有人敲着:“请问阿加莎克里斯Q小姐在家吗?”
阿求打开门,发现是狗仔射命丸文,一脸不屑:“怎么又是你,这次又是哪里有聚会?我可没心情去,家里有事,小铃今天要过来。”
文文呼口气:“不是啦,地灵殿出事了,古明地恋被绑架了。难道你不想去看看吗?”
阿求有些不相信:“哈?地灵殿一般人进得去?首先要穿过旧地狱。能绑架古明地恋的只会是地灵殿里人,充其量旧地狱那几个。”
文文不以为然:“恋恋可不是乖孩子,经常会跑到乡里来玩,据说那次是在人里找秦心玩,回家途中被一个满脸绷带的家伙打昏,绑架走了。”
阿求继续想问,文文一把拉起她,心急火燎:“总之你跟我走,到地方你一看就知道了。”
文文带着阿求飞到旧地狱,星熊勇仪拦住了:“慢着,你们闯入旧地狱里,是要和我比试一下吗?”
文文怒斥道:“我们是特地来调查地灵殿的诱拐事件的,你们阻拦的话属于扰乱办案!”
勇仪有些软了,对她们说:“可是灵梦和魔理沙已经来了。”
文文摆摆手:“那两个家伙解决异变还有点用,解决案件就是个外行。不要阻拦我们,我们现在要去见古明地觉。”
勇仪让开了路,文文带着阿求进入地灵殿里,古明地觉正急得坐立不安,面前摆着几张纸,一个机器。
“这是什么?”阿求指着机器问道。
“这是传真机,”火焰猫燐走了过来,“绑匪通过这个传真告诉主人恋大人被绑架的事的。”
阿求有些奇怪:“恋恋是无意识的小石头,那名绑匪是怎么察觉到她并绑架的呢?会不会这只是一场骗局?”
阿求问古明地觉:“觉小姐,现如今恋恋是否在发送传真那人的手上,您尚且未知呢,或许是有人瞎咋呼,骗些钱也说不准,您是不是应该确认一下呢?”
魔理沙恍然大悟:“不错,而且如果凶手已经杀害了恋恋,那么就算给钱也没有用了DA☆ZE!”
小⑤听到“杀害”两字,顿时天旋地转,两眼抹黑,昏倒在地。众人一致鄙视责备魔理沙:“你不会说句好听点的!”
阿燐抹胸揉背,古明地觉缓过气来,哭起来:“我就这一个妹妹呀,我苦命的恋恋,你要是死掉了我怎么办?”
大家围过来安慰小⑤,阿求正在问文文:“这个传真是怎么使用的?”
文文告诉她传真使用方法,阿求开始写字:“请问阁下既然说绑架了古明地恋,我们需要眼见为实,并确认她现在存活方可决定赎金的事情。”
传真发送出去了,半晌没人回复,阿求摆弄着传真机:“是不是我弄错了?”
阿燐笑道:“不要乱动,传真就像是信,哪有这边寄出那边回信的?”
阿求想想也是,就继续等待,阿燐看看时间:“我也不能总是呆在这里了,地灵殿还有很多事要做,我先忙去了,回见。”
文文问灵梦:“那个呆头鸟在哪里?”
灵梦指着熔炼炉:“仍旧在熔炼核聚变,真是的,自家二小姐被诱拐了还这么放得开。”
阿空探出脑袋:“我是要熔炼出超强的能量,炸死那个绑架恋大人的混蛋!”
阿求噗哧笑了:“人家到时肯定是把恋恋当作人质放身边的,你这一下不是把恋恋都炸死了。”
这时传真回来了,附着着一张恋恋的照片,下面写着:“这是照片,后面还有恋恋自己说的话,自己去看,你若再是不信,我便也不留活口了!”
第二张纸很快打印了出来,阿求读道:“姐姐,恋恋现在在再思之道,希望姐姐早点让我回家。”
阿求眉头皱了起来:“再思之道?犯人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所处的位置被知道呢,文文来我家时说在再思之道,恋恋回复时也提到再思之道,为什么呢,犯人为什么不去隐瞒藏身地点呢?”
灵梦对魔理沙说:“既然说是再思之道,我和你去看看吧!”
魔理沙很高兴:“哦,好!”
两人兴冲冲地往外飞,遇到了回来的阿燐,阿燐问道:“你们去哪里?”
阿空走了过来:“她们说是去再思之道,因为刚才恋大人说自己在再思之道那里,我也要去。”
阿燐一把把她揪回来:“我买了那么多东西,帮我干活!”
小⑤缓过劲来,轻声说:“那个稗田和射命丸也住在这里吧,帮助我们,妹妹就靠你们了!”
阿求拉拉衣襟:“住这里也行啦,可是太热了。”
阿空拍拍她:“住久了就会习惯了,你看我那么多毛也不在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7: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生)、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阿求在地灵殿里走了几圈,灵梦和魔理沙回来了:“不行不行,我们俩在那里巡视搜索了很长时间,包括问了当地妖怪,都不知道这件事。”
魔理沙补充道:“不过妖怪们说看到过一个脸上缠满绷带的人出没过,但没人知道是谁。”
阿求和文文打了个冷战:“紫妈又神隐进什么古怪的家伙了?”
这时,又有一份传真过来了:“你们好大胆,竟敢派人到再思之道附近去找我,你们看不见我,我可看得见你们:红白巫女和黑白巫婆。这次我勉强容忍了,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就割了古明地恋的耳朵寄过来,下不为例!你们休想找到我!至于赎款的事,我看你们的表现再联系!”
小⑤急忙推开大家,发着传真,声泪俱下喊:“求您了,您要多少都行,不要为难我的恋恋!”
可是没人回复传真,小⑤趴在传真机上放声大哭:“恋恋,我苦命的妹妹!”
灵梦和魔理沙互相看了一眼:“所以这次还怪我们咯?”
阿求摇头,轻轻地说:“不怪你们,只是你们处事莽撞了,你们把这次当作异变了,认为只要一路打过去就行了。可惜......”她眼神突然犀利起来:“这次是诱拐犯罪,犯人不可能正面和你们交战的。”
灵梦和魔理沙默然不语,地灵殿里回响着古明地觉的哭声。
傍晚时分,一个大姐姐带着一个小女孩来了,围巾包着脸,看不清面容:“我们四海为家,今晚请求在你们这里借宿一晚好吗?”
阿空赶着:“去,去,什么人都往这里来,我们这里可是妖怪!”
阿求走出来,扫视了一眼,笑起来:“四季大人,您居然来了。”
四季和小町解开伪装,很是好奇:“你怎么知道的,阿求?”
阿求解释道:“拜托,地上的流浪者怎么会走到地底来?而且地底这么热你们居然把自己裹得厚厚的,连脸都包上,肯定是要伪装啊。”
古明地觉跑了出来:“下午灵梦和魔理沙就招惹到了那个绑架犯,现在是非曲直厅来人了,要是绑架犯知道了,我妹妹就......”
阿求也很担心:“对啊,你们穿过旧地狱时肯定和那里的鬼发生过冲突,身份一定暴露过。”
四季“嘘”了一声:“我悄悄告诉她们,而且让她们保密了。”
文文也说道:“再思之道的犯人应该不会注意到这里吧,如果注意到了,那说明他在这里有眼线共犯啊。”
阿求思考了一下:“你说的也对,只是四季大人只能便装出现在地灵殿,小心驶得万年船。”
四季点头:“这点我还是知道的,话说犯人和你们联系到哪一步了?”
阿求不回答,反问道:“是谁告诉你们这件事的?”
魔理沙尴尬地笑着:“是我说的啦,有事就应该告诉四季大人来解决,不要总是企图私下处理!”
阿求点点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一直考虑着怎么给四季大人传递信息。”
四季走到传真面前:“所以说这是你们和犯人联系的唯一方式?”
阿燐过来说:“对,只有这个,所以我们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知道是一个绑着绷带的家伙。”
四季看着传真机旁边散落的纸,叹口气:“也只能等对方再联系了。”
晚上,大家都留在地灵殿里,小⑤打不起精神,一时抽噎一时擦眼泪,阿燐去做饭,阿求也赶来帮忙。
阿燐笑道:“不用啦,我和阿空做的过来。”
阿求被拒绝后,也无所事事,就离开厨房,阿空正坐在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削土豆,看到阿求,反而很开心:“快过来,帮我削土豆,我手都酸了。”
阿求也坐了下来,刚拿起土豆,发现垃圾桶里有张揉成团的纸,好奇的她拿出来展开,原来只是阿燐今天购物的便签,上面写的有鱼、肉、蛋、各种蔬菜、各种饮料、各种水果、各种干果、蛋糕还有干面包片,没什么特殊的。
阿燐从厨房伸出头:“喂,懒鸟,不要偷懒!阿求,这些活是她的,别帮她,不然她会越来越懒!”
阿求悻悻走了,回到客厅里等饭菜。一段时间后,饭菜做好了送上来,果然大排筵宴、山珍海味。大家大快朵颐,只有古明地觉没有食欲,长吁短叹,吃了两口饭,喝了点汤而已。
“看起来失去恋恋的打击真够大的。”魔理沙暗暗地说。
阿求看着饭桌:“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04: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3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生)、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饭后没过多久,又是甜点时间,各种茶水饮料、蛋糕水果、花生瓜子都摆了上来,大家一边吃喝,一边聊天。
“好像有些不协调感呢......”阿求喝着绿茶,暗自嘀咕,“是我多心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终于地灵殿又收到了一份传真:“嗯,看起来最近你们还比较听话,我就决定继续跟你们进行交易,后天上午,带1亿元赎金,来交换人质,具体时间地点再定。”
“1......1亿元!”整个地灵殿大惊,“交完这些钱,地灵殿就破产了!”
四季拿过传真机:“这么贪心的家伙,我和他商量商量。”四季越想越气,忍不住开始说教了。
阿求看四季洋洋洒洒写了数万字说教,一把夺过纸:“四季大人您一说教,什么人都该知道地灵殿把您请过来了,恋恋还不死定了!”
四季吐着舌头:“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文文又撕下一份传真:“犯人又来要求了!”读起来:“1亿元赎金要求以10元或100元面额的钱币进行支付,不要给我大面额的钱,否则我不会接受并撕票!”
文文开始计算:“10元面额,1亿元钱就要1000万张;100元面额就需要100万张——这也太多了吧!犯人为什么不要大面额的?”
阿求沉吟着:“怕露陷?如果采用大面额的钱币,因为市场使用率低,那么犯人得到钱后就需要去兑换成小面额,很容易暴露;但如果直接是小面额,犯人就可以直接去购买消费,同时因为大家都是使用这种面额去消费,他也不会显得很特殊。”
阿空叫起来:“可是地灵殿从哪里去弄这么多10元、100元的钱啊!”
大家议论纷纷,古明地觉大吼一句:“住口!”
大家安静下来,看着古明地觉,古明地觉咬着牙说:“1亿元也好,10元面额100元面额也好,我都无所谓,只要恋恋能没事,我就心满意足了,钱财算什么,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我答应支付这些钱!”
阿空掰着手指头:“1亿元钱,灵梦是十万推倒一次的话,那就是......啊,两只手的手指不够了啦!这犯人怎么比灵梦还没节操!”
灵梦怒道:“干嘛要把我扯进来!再说我怎么就十万推倒了,怎么就没有节操了,随口胡谈的呆头乌鸦!”
古明地觉跪在地上求大家:“麻烦你们都捐献点小面额钱币,我会按照等价和你们兑换的,求求你们,救救恋恋吧!”
大家扶起小⑤,互相点头:“好的,只是不好明面上给钱啊,不然犯人会怀疑我们泄露机密的。”
“总之大家都去悄悄筹集吧,不要说出真正的目的,”阿求说,“不然犯人真会做出什么的。”
大家分批次悄悄离开了地灵殿,去往各个地方。第二天大家都来了,只有灵梦和魔理沙不在。
“真是的,那个小气的巫女,”小町骂道,“一提到钱就撤退了。”
“要不然自机队又叫流氓队呢。”阿空大大咧咧说,引来了文文的敌视。
阿燐清点着:“差不多有1亿元了。”
阿求指着山一般的钱堆:“这要多大的箱子带过去啊。一张钱的厚度大约0.1毫米,现在我们都是使用100元面额的钱币,共计100万张,按照10×5的方式摞起来,也要达到2米高,从哪里取来这么大的箱子?”
阿燐提出来:“那就用我的猫车去送,猫车是放尸体的,估计可以放下这么多钱,试试看吧。”
阿燐推来猫车后,大家七手八脚把钱往里整齐摆放,装完了猫车后,还有一些空间。
“看起来足够了,”阿空擦擦汗,“明天就用猫车送去吧。”
阿求点点头:“明天就让阿燐和阿空两个去送钱,四季大人在后面跟踪就行了。”
大家安排好了,到了晚上,又有传真发来了,文文撕下来一读:“为了防止有人跟踪,明日见面地点我临时决定,所以来者随时准备接收我的信息,同时我还会像上次那样监视你们,来者必须飞行让我看到,如果敢有跟踪,休怪我手下无情!”
四季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居然知道我们计划!”
阿求看了看:“不是,这是惯常套路,谁都会注意的。明日四季大人就不要飞行,用走路方式跟在后面,虽然有些麻烦,但比较安全。”
四季点点头,拉起小町:“明日里不要偷懒,我们一定要集中精力,因为阿燐是飞在空中而我们需要走路。集中精力是重要的,我们怎么集中精力而且不得不集中精力......”
小町一头黑线听着四季的说教。大家吃完了晚饭,也没有心情吃甜点,早早就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04: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3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生)、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次日清晨,阿燐喊起来阿空:“准备准备,犯人来传真叫我们出发啦!快去洗漱,我去推车。”
四季等人也醒了,起床准备,只见灵梦和魔理沙一身灰土跑了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昨天有事没来。”
四季问道:“你们昨天做什么去了?”
魔理沙呼着气:“昨天有妖怪制造异变,我和灵梦心急火燎去退治了,打了整整一天架。”
灵梦继续说:“所以八云紫打算今天晚上开宴会。”
阿求不耐烦了:“我们现在要出发赎人,哪有时间考虑这些,1亿元已经准备好了,四季大人打算跟踪,你们要是有心,可以跟着去追踪一下,不过要听四季大人的安排,因为昨天计划已经制定完美,你们别给我捅娄子。”
阿燐推出了猫车,车上盖着一层黑塑料布:“防止半途被谁看见抢夺走了,我就这样遮挡一下。”
阿求略微赞赏:“你考虑得挺好的呢。”
阿燐拿出今早的传真:“犯人要我们先去往香霖堂。”
灵梦愕然:“那不是反方向吗?”
阿燐拿着纸:“可是犯人就是这么说的,他说还有一份传真发给了森近霖之助,要我们过去看。”
大家半信半疑,阿燐和阿空先飞起来,灵梦正想飞,四季拉住了:“我们只能步行去,如果飞行的话会被监视的犯人看到——还有,你们化个装,犯人可认得你们红白和黑白。”
灵梦和魔理沙草草换了装,追上已经出发的四季:“先去香霖堂对吧。”
再说阿燐和阿空推着车来到香霖堂,进入后问森近霖之助:“有没有人发什么传真过来?”
森近霖之助拿出一张纸:“今早上有人发个传真,说你们要过来,让我给你们看。”
阿燐接过来看:“下一步去玄武之泽。”
阿燐和阿空飞出香霖堂,须臾间来到玄武之泽。河城荷取拿着张纸正在路口四处张望,看到她们急忙招呼:“快过来,有你们的传真!”
阿燐和阿空赶过去,接过河童手上的纸:“下一站他要我们去往红魔馆,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两人又继续飞到红魔馆,咲夜正在门口等着:“任何人不能进入红魔馆,所以这份传真你们在这里看完吧。”
阿燐从咲夜手上拿过传真:“怎么还要去守矢神社?”
阿空愤怒了:“这厮该不会拿我们做猴子耍,可恶!”
且不说阿燐和阿空,跟踪的四季等人只能走路,先去了香霖堂,森近霖之助告诉她们阿燐去了玄武之泽,又气喘吁吁跑到玄武之泽。
“我的妈呀,走路累死了!”魔理沙喘着气,“又不能飞行。”
灵梦也喘着气:“我们都不知道被阿燐她们甩了多远了,还好目的地总有知情人,能问到下一站地。”
四季、小町、灵梦和魔理沙四个,又拼着老命,来到了守矢神社,早苗正在神社里扫地,看到四人,说:“你是来找阿燐她们吗?她们已经去中有之道了。”
四季等人马不停蹄,又去了中有之道、命莲寺、神灵庙、博丽神社、迷途竹林、无名之丘,最后才得知,交易地点仍旧在再思之道。
“啊,可恶的凶手,居然玩这一套!”四季大怒,“早知道就在再思之道守着好了!”
四个人拖着疲惫的身子,终于到达了再思之道,然而已经来迟了,凶手早已不见踪影,地上躺着阿燐、阿空和被捆绑着蜷缩一团的古明地恋,三人都昏倒在地上。旁边是翻倒的猫车,里面的钱被凶手搬空了。
四季抱起恋恋,灵梦、魔理沙和小町正打算扶起阿燐、阿空,忽然叫起来:“呀,阿燐和阿空满头是血,快叫人来抢救啊!”
不久后,永远亭来人带走了恋恋、阿燐和阿空,听到此事后,阿求、文文、小⑤等人都去医院看望病人。
永琳叹了口气:“有个噩耗,虽然恋恋和阿燐没有事,但阿空却没能抢救过来。”
阿求问道:“死因是什么?”
永琳拿出诊断书:“灵乌路空是后脑遭受多次重击,导致颅骨骨折成⑥块而死;火焰猫燐前额受到重创,造成轻微脑震荡;古明地恋没有什么事,只是因为营养不良和吸入大量乙醚导致的昏迷。”
四季和小町拿出来一根沾着血的铁棒子:“这就是凶器,上面有阿空和阿燐的血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5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亡)、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虽然恋恋安然无恙,但是阿空死了,小⑤心里不是滋味,也不知道哭好还是笑好。经过抢救,阿燐和恋恋都苏醒了。
“姐姐!”恋恋哭着,抱住了自己的姐姐,“恋恋好害怕!”
阿燐捂着自己的头:“好痛啊,这个该死的绷带人。”
文文拿出文花帖:“具体情况说说如何?”
阿燐回忆道:“我和阿空来到再思之道后,没看见什么人,结果忽然我们被人袭击,打成了这个样子,打我们的人肯定是犯人,只可惜不知道长什么样。”
阿求抱怨着:“你们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呢?”
阿燐捂着头:“我们一时疏忽,当时我们只是想着把猫车保护在两人中间,防止有人对钱图谋不轨,没注意犯人会攻击我们。”
“真是难为你们了,”小⑤流着泪,“阿空......”
铃仙安慰道:“你们快回去吧,阿燐需要在这里住院观察,阿空的葬礼我们会安排的,恋恋现在可以出院了。”
地灵殿付出了1亿元赎金和灵乌路空的生命,没心情参加晚上的宴会,阿求也留在地灵殿去调查案子。文文却兴冲冲跑去宴会找新闻了。
古明地觉、古明地恋和稗田阿求回到地灵殿后,小⑤就让一只宠物去购买美味的食材:“恋恋受的苦太重了,今晚就算地灵殿破产也要让妹妹恢复过来。”
不多时,秦心来了:“恋恋,听说你出了事,我好担心你,怎么样了?”
阿求问道:“秦心,我听说恋恋被绑架之前是和你在一起的,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秦心回忆着:“至少在人间之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出了人间之里我就不知道了。”
宠物买回来了食材,做好了晚餐,恋恋狼吞虎咽,一点淑女形象没有了。“慢点吃,恋恋,”小⑤怜悯着,“看起来你很饿了。”
恋恋嚼着食物:“那个绑架我的绷带怪人对恋恋可差了,每日里只有一点干面包片和清水,恋恋经常吃不饱。”
“可怜的恋恋。”秦心惋惜道。
恋恋笑了:“不要太担心,除了吃不饱之外,其它倒没有什么,只是上次灵梦和魔理沙去再思之道时,那个犯人对我发了通脾气,叫我小心点,再来一次就割去我耳朵。”
阿求问道:“对了,恋恋,你有没有看到过什么标志,比如说外面的大树什么的?这样也许能去绑架地点找些线索。”
恋恋想了想,摇摇头:“不行,房间窗户都被封死了,恋恋被关的房间也看不到大门,不知道有什么标志。而且那天犯人也是把我迷昏后才从屋子里带出去,所以我也没看见周围环境。”
阿求感到不可思议:“那你怎么知道你在再思之道?”
恋恋回忆着:“因为那家伙每次带东西回来时身上一股彼岸花的香,而且他经常会说漏嘴,把‘再思之道’说出来,比如‘再思之道离商店怎么那么远’‘那些家伙居然敢搜查再思之道’之类的话。”
阿求沉吟起来:“说漏嘴?难不成给我们发送传真也是漏嘴了?或许这就是故意的?但是交易地点的确是在再思之道啊,恋恋也是在再思之道发现的,虽然恋恋被诱拐的事没公开,但是一个陌生人带着昏迷并被捆绑着的恋恋应该会引人注目的吧。”
恋恋吃饱了,又找姐姐撒娇起来,阿求看着残羹剩饭,陷入沉思:“凶手明明获得了钱,为什么要去攻击阿燐和阿空,相反对于人质恋恋却不下手,难道仅仅是为了让她们昏迷吗?这又有什么好处呢?还有,为什么凶手会给她们指定那么偏远的路径,阿燐和阿空几乎是绕着幻想乡跑了一圈,犯人说是监控有没有跟踪,但是这么远的距离,犯人真的能监视到吗?而且犯人大费周章,给幻想乡里几乎每家都发送了传真,假若有谁不当回事或者没看到怎么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6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亡)、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地灵殿的二小姐古明地恋被一个奇怪的家伙绑架,交款的当日,那家伙不但拿走了钱,还袭击了前来赎人的火焰猫燐和灵乌路空,导致一死一伤,绑架已经彻底演变成了一场杀人事件,而这个奇怪的家伙,身份仍然是个谜。
不说阿求在地灵殿百思不得其解,文文在妖怪宴会上喝的一塌糊涂:“嘛,凶手拿到了钱还打人,这也真是太没节操了!”
灵梦和魔理沙又借着酒劲吵架:“你每次都是来捣乱的,居然能让那个异变的主谋从无缘冢逃到到再思之道去了,我看下次异变先把你退治掉好了!”
魔理沙拍案而起:“你这死巫女,我帮了你大忙,那个藏在再思之道的妖怪还不是我替你搜出来的!”
文文忽然打了个激灵:“再思之道?灵梦和魔理沙又去过再思之道?”于是她靠近二人劝架:“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你们又去过再思之道?”
灵梦没好气:“是啊,那个异变的家伙在无缘冢和再思之道那一片地方制造了异变,我和魔理沙去退治时,竟然让她从老巢无缘冢逃到了再思之道。都怪魔理沙八卦炉当时失去了魔力,不然只要她一炮就能打下来那厮了!”
魔理沙吼道:“那又不怪我啦,是意外啦!”
“每次退治后就要吵架,”八云紫说,“不知道地灵殿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灵梦嚷起来:“还不是你这个老妖怪,拉着我和魔理沙去退治异变!”
八云紫怒道:“你们是在交款前一天退治的,那天地灵殿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好吗?”
魔理沙不甘心:“那家伙说不定就是八云紫你或者哪个闲者招引进来的!”
八云紫呵呵冷笑:“我这几天可没有招进来什么怪家伙,说不定是谁偷偷神隐进来的呢。”
文文问大家:“你们的传真上都写什么了?”
大家都回忆着:“还能写啥,就写如果阿燐和阿空来了,告诉她们去往某某地方而已,其它什么都没有写了。我们开始不当回事,但是没想到阿燐和阿空真的来了。”
妖梦躲到幽幽子身后:“这不会真的是那个头缠绷带的怪人发的吧,好可怕!”
蕾米莉亚摇晃着酒杯:“地灵殿一下支付出了1亿元,也是不小的损失啊。”
灵梦嘟着嘴:“要是我能收到1亿元赛钱就好了。”
魔理沙嘲笑道:“你把芙兰朵露绑架了也许就行了。”
大家说说笑笑,不久后宴会就散了,射命丸文醉醺醺的,犬走椛搭住她的肩:“今晚去我家怎么样?”
文文推开椛椛:“不了,我还有事去地灵殿里,阿求羁留在那里呢,我要送她回家。”
文文东倒西歪,飞到了地灵殿里:“阿求,今晚回家不?”
阿求出门:“哇,你喝成这样了,还怎么送我回家,干脆你跟我在地灵殿里住一晚吧。”
文文踉踉跄跄撞进门来,坐在沙发上,开始和阿求说话:“今晚的事真是开心,新闻也有不少呢。”
阿求问道:“妖怪的宴会上有什么故事呢?”
文文拿出照片:“你自己看,我跟你说哦......”把今晚宴会上的事,都说了一遍:“妖梦都吓坏了,那表情,好搞笑的,真逊啊,可惜你不在场啊。”
阿求听完了文文的喋喋不休,陷入了沉思,秦心却过来了:“鸦天狗你要变四季吗,这么多废话!”文文被一呛,不吭声了。
阿求得到了安静,感觉思路更加敏捷了,她拿出卷轴,开始记录起来:
“被绑架的恋恋、凶手毫不掩饰说出再思之道位置、只要100元面额的1亿元赎金、几乎环绕幻想乡的路线指定和发送到各地的传真,是这样吗......等一下,那么多钱都搬走了,为什么凶器会留在现场,难不成?”
阿求立刻问文文:“你有没有问到当时发现恋恋她们时的模样?”
文文回忆了一下:“我好像问过四季,她说当时恋恋是蜷缩着被五花大绑的。”
阿求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看起来这次的诱拐案里大有文章呢!”
第二天,阿求喊起来宿醉的文文,又让古明地觉叫来四季、小町、灵梦和魔理沙,恋恋和秦心也来了。阿求见人到齐,说道:“我们今天想去永远亭看望一下阿燐。”
“哎,我们都在宿醉呢,头好痛,永远亭那帮人昨天也喝多了,让我们休息一天吧!”文文敲着自己的脑袋说。
阿求严肃起来:“必须今天去,因为那里还有一场表演呢。”
众人无奈,跟着阿求来到了永远亭,永琳正在睡觉,铃仙睡眼惺忪,说:“今天医院不开门。”
“我们是来看望阿燐的。”阿求说道,“有些东西必须交给她。”
铃仙打着哈欠,带着大家来到病房,阿燐正在休息,看到大家,满心欢喜:“哎呀,不要这么担心我啦,我在这里很好的。”
阿求淡淡地坐下来,说:“不,我们是为了死去的阿空而担心,所以想咨询你一些情况。”
阿燐纳闷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了,该说的我那天都说过了。”
阿求依旧面无表情:“不,还有很多你知道的内幕却没有说出来,火焰猫燐,不,应该说是包着绷带的绑架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7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亡)、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众人一片哗然,连铃仙的酒都醒了:“你说什么?阿求,阿燐是绑架恋恋的罪犯?”
恋恋当先笑起来:“阿求你一定弄错了,恋恋一直被绑在再思之道,阿燐始终在地灵殿里,相隔这么远,阿燐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地的。”
小⑤也笑起来:“的确啦,阿燐大部分时间都在地灵殿出现的,就算她出门也最多一个小时。”
恋恋补充道:“如果刨去往来的时间,恋恋每天只会有几分钟时间看到那犯人,但是恋恋记得那个犯人每日里都在房间进进出出。”
阿求打断她们:“凶手为何一再说出再思之道这个地点呢?因为这是凶手的诡计,希望让大家,包括恋恋在内,认为自己是被绑在了再思之道。但实际上,绑架地点就在地灵殿里!”
小⑤和恋恋都惊呆了:“这么说,其实恋恋一直在我们身边?”
阿求点点头:“没错,恋恋就被绑在地灵殿附近偏僻的小屋里。阿燐在策划绑架之前,就装扮成绷带怪人模样在再思之道露面,使得当地妖怪认为绷带怪人是存在的。然后在那天恋恋和秦心分别回家时,袭击了恋恋,打昏后放入猫车尸体里藏着,带回地灵殿,捆起来丢入小屋里。由于就在地灵殿中,脚程也不过四五分钟,阿燐当然可以同时出现在恋恋和大家面前。阿燐为了给恋恋和我们造成绑架地在再思之道的错觉,就一直灌输着‘再思之道’这个地点,并给身上涂上彼岸花的气味,欺骗了恋恋。”
魔理沙意想不到,半天问道:“可是那次恋恋被发现时也是在再思之道啊?”
四季也作证:“当时阿燐是怎么让恋恋从地灵殿去往再思之道的,阿空为什么不知道?虽然她是只笨鸟,但这么明显的东西她不应该看不见。”
阿求慢慢说:“其实不止阿空,我们都没看见,阿燐把恋恋放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堂而皇之的在交易那天把恋恋从地灵殿带去了再思之道。”
众人又吃了一惊:“怎么带出去的?是什么障眼法!”
阿求摇摇头:“不是什么障眼法,你们自己想想,为什么犯人索要赎金时提出1亿元,却要求使用小面额的钱币?”
文文犹犹豫豫:“不是因为不容易暴露吗?因为小面额钱币使用的人特别多。”
阿求微笑着:“答错,阿燐不是要那么多钱,而是需要找借口推出猫车。倘若使用一万元的面额,那么钱币总数只有一万张,即使摞成一摞也只有1米高,普通箱子就能装走了。只有索要100元面额的钱币,这样钱币数量才需要使用猫车去推。阿燐把钱币装进猫车后,很快赶到绑架地点,把钱币全部取出来藏好,再进屋迷晕恋恋,将恋恋放入猫车里,盖上黑色塑料布,推到我们面前。这样,我们自认为是装着赎金的猫车里,其实已经替换成昏睡的恋恋了!到达再思之道后,她掏出凶器铁棒打死了阿空,再把恋恋倒出来,自己也假装被打晕,就制造了那个绑架犯打晕她们后搬走钱的假象。”
“为什么,为什么阿燐要绑架我?”恋恋浑身颤抖,“更何况地灵殿里财务就是阿燐掌管,她为何要勒索自己?”
阿求眼神犀利起来:“她不是为了绑架,而是因为和阿空闹出了矛盾,借助着绑架案的表象,实施一次杀人案!她的目的是为了杀死灵乌路空!”
阿燐怒了,呵斥道:“我一声不吭听你说话,你还来劲了!现在居然信口说我杀人了......”
阿求打断她:“我才没有信口开河,我有证据!那就是阿空死因是多次敲击头部导致的,假如凶手只是为了打昏你们好跑,那为何要多次击打阿空?这明显是蓄意谋杀,就是要置阿空于死地!”
阿燐冷笑道:“还有一点,当天可是有四季她们跟踪的,万一我在行凶时被看到怎么办?”
阿求驳斥道:“这就是为什么你给幻想乡各地发出传真,使得你们交易路线几乎绕遍了幻想乡!因为你说会一直监视,所以四季她们只敢步行跟踪,而你们是飞行状态。这样,随着路程加长,你们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到最后,你们的差距已经让你足够有时间完成上述的事了!”
阿燐继续狡辩:“你说我把恋恋藏在地灵殿里,证据呢?”
阿求闭着眼回忆:“我曾经在地灵殿垃圾桶里翻出一张购物收据,里面记录着你购买了干面包片,可是很奇怪,那天无论是饭局还是餐后甜点,都没有出现过干面包片做的食物。相反,恋恋被绑架期间的食物却是干面包片,如果这是巧合,那么请问你买的干面包片去了哪里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8
登场人物:秦心(生)、灵乌路空(亡)、古明地觉(生)、古明地恋(生)、火焰猫燐(生)

阿燐支支吾吾:“我......我用作自己的零食吃掉了......难道我吃零食你也要管?”
阿求笑道:“那您再回答我几个问题吧:猫车一直是你推着的,是不?”
阿燐鼻子哼了一声:“当然是我,不然为什么要叫作猫车?阿空推的不叫鸟车了吗?”
阿求点一下头:“那好,你说你们曾经为了保护猫车里的钱,就把猫车放在你们两人之间,如果一直是你推车的话,那就应该是阿空在前,猫车在中,你在最后。可是好奇怪啊,阿空被攻击的伤口是在后脑,你的伤口却是在前额,凶手是在你们之间的猫车上袭击的吗?他到底是在哪里的呢?就算是你们交款时他突然袭击,难道阿空是背对着他的吗?”
阿燐瞪大了眼睛,半天说出话来:“那天我可能让她推车了。”
阿求驳斥道:“很抱歉,你答错了,阿空右手上那天套着第三足,根本没法推车的,因为仅凭一只左手是无法掌控方向的哦。更何况,就算她推车,凶手还是不可能打她的后脑却打你的前额,而且,猫车里装的是恋恋,你有胆子让阿空接手吗?你之所以要打阿空的后脑,是因为你如果当面打她,你未必打得过她,就算她不打你,也会逃走掉;而你自己同样也没法打自己的后脑,所以才会出现阿空伤了后脑而你却伤着前额的事吧。”
阿求继续问道:“还有凶手在交款前一天为什么什么传真都没有发呢?”
阿燐反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来传真?”
阿求故作困惑:“那天灵梦和魔理沙去解决异变了,但是异变的地点也是在再思之道上,凶手却一言不发。上次灵梦和魔理沙去那里时,凶手不是发传真威胁说再去就割恋恋耳朵吗?”
文文若有所思:“好像是很奇怪?”
阿燐支吾说道:“他看到灵梦和魔理沙是和异变主谋战斗的嘛,所以......”
阿求抢着说:“所以他就知道这是发生异变了?而且灵梦和魔理沙主要战斗地点是无缘冢,只是异变主谋跑到再思之道躲藏,灵梦和魔理沙来再思之道搜寻主谋的,凶手就这么清楚灵梦和魔理沙在找什么?或者说,凶手其实根本不知道灵梦和魔理沙在退治异变时去过再思之道?”
阿求顿了顿:“其实凶手,也就是你阿燐,是通过我们聊天获得再思之道信息的,第一次灵梦和魔理沙当着大家面说要去再思之道找寻恋恋,所以你听到了灵梦和魔理沙的话,知道她们的动向;可是第二次是紫妈直接叫过去的,对外只是说处理异变,所以你根本不知道灵梦和魔理沙究竟在什么地方,也就没法给我们发传真来假装你在再思之道了。”
阿求故意看了阿燐一眼:“不过不止是你,恋恋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我才知道,恋恋被绑架的地点并不在再思之道,因为异变的动静不可能悄然无声的!阿燐,你还是不承认的话,我还有证据,那就是100万张的赎金,这么庞大的数字你根本没法短期内处理,更何况目前你也无法回去处理,我敢说现在在地灵殿附近一定能找得到那笔钱!”
“凶手......”小⑤脸黑了下来,眼泪流了出来,“阿燐,我读了你的心,你就是凶手!你为什么要杀阿空,为什么要绑架恋恋?”
铃仙也连连说:“好过分,好过分......”
阿燐哭起来:“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是觉大人的宠物,凭什么就那只笨鸟受到青睐。那只笨鸟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思上进,这种家伙居然觉大人还那么喜欢她。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人关心?”
阿求很无奈:“鸭吃砻糠鸡吃谷,各人自有各人福,这不是你杀人的借口。”
小⑤抱住了阿燐:“你也好,阿空也好,都是我的宠物,你们我都很喜欢,不会只喜欢这个而抛弃那个的。”
阿燐擦擦眼泪:“觉大人,其实这最多只是让我妒忌她,最让我不能忍受的,就是她现在为了核子融合而走火入魔了,我发觉最近地灵殿的资金有一部分不知去向,就开始进行调查,然后我发现,阿空她为了拥有更多尸体,开始花钱收买地面的妖怪,让他们去杀死活人,带过来给她作原料。我们明明只允许使用死去的人的尸体的,一开始阿空还只是对神隐外界人下手,现在却想对着人间之里的居民下手了,这是罪大恶极的行为啊!可是觉大人又最喜欢她,所以我想就算告诉觉大人,也会被包庇下来吧。于是我就决定用自己的方法去除掉一个杀人犯!”
阿燐又拉着恋恋:“虽然我威胁觉大人说要对你下手,但是,我怎么忍心对恋大人动手呢?”
小⑤哭泣着:“阿燐......”
阿燐微微说道:“早知道这样,或许当初和阿空打一架会更好......”
四季问阿求:“不过为什么阿燐要绑架恋恋来完成杀阿空的计划呢?”
阿求叹口气:“阿空从来是不离开地灵殿的,如果在地灵殿动手,那么基本嫌疑人就会限定在地灵殿里,对阿燐而言太不安全。但如果是勒索,那么她就可以找个合理的借口把阿空带出地灵殿并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杀害掉。”
阿求对着阿燐说:“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我只知道,你是个绑架了古明地恋的诱拐犯,你每日让恋恋吃不饱饭,让小⑤寝食不安,这是个宠物应该对主人的态度吗?灵乌路空伤害了无辜的人,而你也一样伤害了无辜的恋恋和小⑤,所以,你和阿空也沦成了一路人......我知道这些话虽然很是冠冕堂皇,但我真的不想让犯罪成为伸张正义的方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1 18: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