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企鹅平谷

[长篇] 【推理向】稗田阿求×射命丸文之档案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0: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更新一个没在东方吧发表过的:
稗田阿求杀人档案

档案1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生)、上白泽慧音(生)

人间之里,稗田阿求孤身一个人行走在黑暗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模模糊糊间,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逐渐清晰。
“阿一祖先!”阿求看清了对面人的面容,很是诧异。
阿一严肃地看着阿求:“阿求,我跟你说,你马上将要遇到一件麻烦大事,而且你所面临的对手将是幻想乡里各种强大的妖怪!”
阿求大吃一惊:“妖怪们?我怎么对付,我手无缚鸡之力,又没有任何弹幕和战斗力,阿一祖先,且救我一救!”
阿一面不改色:“但是阿求,你有这些愚蠢妖怪们所没有的超凡智慧,运用你的头脑,为自己开辟出一条生路。切记切记,一旦失败,你不仅命丧黄泉,而且还是身败名裂。”
阿求还是恐惧:“依靠我的智慧,能行吗?”
阿一笑起来:“又不是全幻想乡你都要得罪,你身边还是会有好朋友的,借助着友好朋友的帮助,利用幻想乡各个势力间矛盾,你可以游刃有余活下去的。”
阿求继续想问,阿一一巴掌打过去,阿求忽然惊醒了:“原来是做梦,不过祖先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能敌对幻想乡里那群大妖怪吗?还有为什么我失败后会身败名裂,难道我还能发起异变不成?”
阿求一夜无眠,一直在思考着梦里的事,早晨起来后,头痛不已,心神不宁的她决定今天不出门,专心写卷轴。
“从人间之里出发,往西南方向走,如果有幸能穿过魔法森林和无名之丘,就可以看到一片向日葵花田,那就是太阳花田,这个花田的主人名叫风见幽香。”阿求在卷轴里记录着,“和妖精不同,其危险度要远比到目前为止所有介绍的妖怪的都要高,对人类态度也是最恶劣的。”
“呜呼呼,阿求你这么讨厌风见幽香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铃看到了,“唉,不过幽香的性格的确很让人厌恶的。”
阿求一本正经:“我可不是为讨厌而讨厌,而是实事求是记载着幻想乡哦。”
小铃笑起来:“算了,你现在有心情去铃奈庵吗,我们这里有些人在讨论问题。”
阿求跟着小铃来到了铃奈庵,射命丸文立刻围了上来:“啊哈,阿求,你也来啦!你看,这次我又来了,我们再次合作了。”
阿求叹口气:“我真不想和你合作啦。”
文文笑着说:“什么话嘛,来,这次铃奈庵来了不少呢。”
阿求看了一圈,在场的人有:魔理沙、小铃、神子、布嘟嘟、幽香、神奈子、大狸子、慧音几个,出乎意料的是,小碎骨居然来了。
“嘛,我现在想在人间之里开小吃摊,所以尝试着接触人类。”米斯蒂娅笑着说,“我可以给你们做些小吃和饮料。”
魔理沙拿出很多蘑菇:“你也不要总是烤八目鳗,偶而烤些蘑菇吃吧DA☆ZE。”
阿求看了幽香一眼:“话说幽香大人居然会来人间之里呢。”
幽香有些不高兴:“我这次想来看看怎么了?”
大家开始讨论起来,说是讨论,其实和茶话会差不多,各自聊各自的闲天。不过聊着聊着,话题就乱起来了,大家有神有妖有人,互相觉得自己地位更重要,当然分成了三派开始吵架。
小铃发言:“人类在幻想乡里地位很是尴尬,自己上头常年是妖怪,四周也是妖怪,自由什么的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大狸子却反对:“哦吼,那么幻想乡是怎么建立的?是谁把妖怪先逼得走投无路,只能龟缩在幻想乡里的?要论自由,你们人类才当先不给妖怪自由,懂吗?”
幽香立刻补充:“起码我们主动对人间之里进行保护,而幻想乡却只能用自己的结界得以生存。我敢说,取消掉大结界,人类肯定是大举过来霸占幻想乡,而不是建立妖怪之里保护我们!这点上,我们可比人类良心多了。”
神奈子说道:“那我们神怎么办,有谁管过我们的事?我们的信仰几乎逐年递减,就靠着人里那点可怜的信仰,还有个红白神社跟我们抢!”
三方各说各的,吵作一团,正在激烈的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了,灵梦和八云紫进来了:“你们在这里又做什么?”
大家都闭上了嘴,不再作声,只有阿求在一边奋笔疾书,写着卷轴。幽香拿过一个卷轴读起来:“风见幽香,极度危险的,欺负过不少妖怪?瞎说!我家太阳花田可是有很多人去过的,骚灵经常在那里开音乐会,你这家伙给我胡写一气!”把卷轴揉成一团。
阿求怒道:“这些话是你亲口跟我说的,现在反而赖我了?”
“哼,反正我今天不愉快!”幽香气呼呼地站起来,“我先回家了!今天可是年年都会下雷雨的日子,那种落地闪天气里只能步行回家,我还是早点飞回花田里为好!”
“幽香大人,我送你一程吧。”米斯蒂娅解开围裙,追了上去。
幽香看到小碎骨,露出微笑:“好吧,麻烦你了,小夜雀。”
幽香和小碎骨飞走了,阿求拾起卷轴,铺平了:“什么人嘛,自己说的话自己又不承认,食言而肥的花妈!”
“好啦,好啦,你们也可以走了!”灵梦拿起御币,“在这里胡乱讨论什么,耽误正事!马上雷雨就来了,早点回家去!”
神子回击道:“我们自己闲来没事在这里聊会天怎么了,你有这闲工夫在神社里等赛钱不好吗?”
灵梦拿出符卡:“你是要逼我把你们轰走吗?”
不料魔理沙、神子、布嘟嘟、神奈子、大狸子和慧音都把符卡拿出来了:“你这是打算同时玩1 vs 6 Boss吗?真是的,我们就自己聊会天你也要管,闲得无聊了怎么了!”
不久后,米斯蒂娅也飞回来了,大家已经威慑住灵梦了,灵梦和八云紫也老老实实在铃奈庵里听大家闲聊。米斯蒂娅又围上围裙,开始给大家做点心和饮料:“人又多了呢。你们都打算在铃奈庵度过雷雨的日子吗?”
忽然外面雷声阵阵,伴随着瓢泼大雨而来。“下雨了呢。”魔理沙急忙想走,“回去准备一下,雨停了去采蘑菇DA☆ZE!”
“给我停一下!”灵梦一把拉回魔理沙,“你是幻想乡里人吗?自己不知道外面的闪电是云地闪吗?这可是每年的今天特有的雷雨!”
魔理沙仔细一看,外面的闪电不断对着地面劈去,好似云里伸出的长剑刺向地面。“这种情况你还想飞在天上,找雷劈吗?”灵梦骂道。
米斯琪在一边笑起来:“幸亏我早就回来了,不然我只能走路来这里。”
“咦,这是幽香的东西吧,她居然忘在这里了呢。”八云紫摸起一样东西。
米斯蒂娅把东西交给阿求:“阿求你送回去吧,顺便去和幽香道歉一下。虽然她也有错,但是我想她不会主动和你道歉的,还是你去说点好话吧。”
阿求怒道:“为什么我去,你们一群妖怪神仙就在这里偷懒!”
魔理沙挠着头不好意思:“我们平日里飞来飞去习惯了,这么远的路,我们反而不如你能走了,尤其是对于下雨天DA☆ZE。”
阿求还是不答应:“去太阳花田可是要穿过魔法森林和无名之丘的,我们人类怎么过得去!”
魔理沙交给阿求一个蘑菇:“你带着它就行了,森林里的迷幻蘑菇在雨天不起作用,再有这个蘑菇帮助,你能穿过魔法森林的。求你了,帮我们这个忙吧,我们实在不能在这种落地雷天气下飞行,会被劈到的DA☆ZE。”
神子也点头:“没错,而且这时候其他妖怪也不敢出来的,你反而很安全。”
阿求叹口气:“好吧,那么射命丸文也不会去了?”
文文苦笑道:“我也不能在这天气下出行,你看我的高脚木屐在雨地里不好走路。你自己一个人去吧,实在不放心,我把河童生产的一样法宝交给你,那个法宝能削弱魔力,虽然不伤性命,不过你也能打赢那些对你图谋不轨的妖怪了。”
阿求接过法宝和雨伞,带上幽香落下的东西,离开了铃奈庵,很快消失在雨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0: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2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生)、上白泽慧音(生)

阿求出发后,在风雨中举步维艰,头顶上雷声阵阵,不由得毛骨悚然:“我的天啊,真的是落地闪耶,难怪那些妖怪不敢飞行呢。话说我打着伞不会被劈到吧,我可不想这么离开人世,去给那个阎魔打100年苦工。”
这样想着,她把雨伞拉得更低了,伞面几乎碰到了头顶,她偷偷抬起头来,正好远处一道闪电劈下来,几乎接触到了地面。
“哇,好恐怖!”阿求吓得魂飞魄散,加紧脚步往太阳花田跑,到达太阳花田后,阿求傻眼了,原来太阳花田到达梦幻馆之间只是泥土地,在雨水冲洗下,异常泥泞湿滑。
阿求一步一跌,踩着泥地前进,嘴里不住骂着:“可恶,这种地怎么走嘛,鞋子都沾满泥水,脏兮兮的,到梦幻馆前的台阶上再说吧,幽香不会杀了我吧。”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到台阶上,阿求跺了跺脚,敲敲门,却发现没关,阿求轻轻打开门:“有人吗?幽香大人,打扰了哦。”慢慢推开门进去了。
“那个有藤蔓植物的门应该是进卧室的吧。”
却说幽香回到家后,倒头就在卧室里睡着了,也不知米斯蒂娅什么时候飞回去的,不知睡了多久,幽香伸了伸懒腰:“啊,睡得好舒服,看看外面吧。”
“哈,哈,似乎下雨了呢!”幽香打开卧室窗户,深吸一口气,“好清新的空气,泥土的芬芳,太阳花瓣上雨露欲滴,更显得花朵娇嫩了。”
幽香正在赞叹,忽然卧室门被打开了。幽香怒道:“是谁擅自闯入我的卧室!”话未落音,就感觉天旋地转,四肢无力:“削弱魔力的法宝!你......你居然......杀......”
“呣,慢死了那个阿求!”文文坐不住了,“她是玄爷啊,爬过去的不成!”
“嘛,风雨这么大,体谅一下阿求嘛!”小铃对文文有些不满。
她又转过来问大家:“你们这些会飞的谁去看一看吧。”
魔理沙指着窗外一口回绝:“鬼扯,现在外面可是雷雨,而且还是云地闪,谁敢在外面飞行,找雷劈么?”
神子接过话:“所以我们就是出门也只敢走路去,那还不如你自己出去呢。”
好不容易熬到了雷雨停了,阿求还是没见回来,小铃忧心忡忡:“惨了,该不会幽香暴怒,把阿求打死了吧。都怪米斯蒂娅,一定要阿求去向幽香道歉,结果现在......”
“好嘛好嘛,我去找她不好吗?”小碎骨很是不耐烦,“人类真讨厌!”
小碎骨飞往太阳花田去了,过了一会不见回来,文文也坐不住了,拉着小铃:“我们也去看一看吧。”
小铃骑着文文,开始往太阳花田飞去,“喂,快点好吗?我很担心阿求啊。”小铃不住抱怨着。
文文很无奈:“拜托,我不能飞那么快的,否则你受不了,再说,假如阿求真遭遇不测,就是我们赶到了也没用了,别忘了,距离阿求离开已经将近1个多小时了。”
两人到达后,直接落在了梦幻馆的台阶上,文文指着泥土地说:“看起来阿求是到达了这里,她的脚印还很清晰呢。”
“别说这话,快打开门!”小铃催促着。
文文打开了门,却发现阿求趴在地上,左手拿着法宝,右手握着一把沾血的刀,面前就是一大滩血,血滴延伸至幽香卧室里。
“哇!”小铃惨叫起来,“阿求,阿求!”
文文先反应过来了:“不是阿求,是幽香出事了!”急忙打开幽香卧室的门,果然卧室里血淋淋的,幽香被乱刀搠死在窗台前。
“难道是......阿求杀了幽香?”文文瞠目结舌。
“啊!!”客厅里随后赶来的夜雀发出了尖叫,声音极其刺耳。
四季和小町都飞来了,小町检查了一遍,说:“幽香死亡时间在雷雨终止前后,凶器就是阿求手上握着的刀。”
阿求被摇醒后,急忙对大家说:“不好了,幽香......”
“已经死了。”四季冷冷地打断了她。
阿求又继续说:“我来到的时候,就发现地上一大摊血迹,正想打开卧室门去看时,就被乙醚之类的东西麻醉了。”
四季冷笑起来:“你来到的时候,幽香就死了?真不会说谎,居然把自己暴露出来了。”
阿求愕然:“咦?”
四季冷笑道:“你到来的时候是不是还在下雨?”
阿求点点头:“是的。”
小町揪住阿求,带到门口:“你自己看看外面!”
阿求大惊失色,原来梦幻馆到太阳花田的泥土路上,只有阿求自己的脚印,虽然经过雨水冲洗,但还是很显眼。阿求辩解道:“但是妖怪杀人的话,她可以飞走的。”
“胡说!”四季大人怒斥道,“既然当时在下雨,那就说明当时还在打雷,在这种云地闪的情况下,即使妖怪也不敢飞行,只能从地上走路离开,然而现在只有你的脚印,说明阿求你就是凶手!”
文文急忙说道:“四季大人,如果阿求是凶手,她为何要说这种不利证词,她说她是雨后才到的不更好吗?”
四季笑了:“你真笨,阿求看到我们这么多人来了,肯定认为外面的泥土路也被我们踩过,脚印复杂不能辨识,所以她才自以为聪明说了这些话。但她没有想到,我们都是飞过来的,泥土路上只有她的脚印存在。”她盯住文文:“你认为怎么解释更合理?阿求可是亲口承认看到了血,那就说明凶案是发生在下雨时分哦。”
文文不相信道:“可是阿求是凶手的话,她的证词不是不可信吗?”
四季映姬开始一本正经对文文说道:“倘若阿求是凶手,证词不可信,那么就是说杀人时间是在雨后,得出结论是阿求不是凶手,矛盾;倘若阿求不是凶手,证词可信,那么杀人时间是在雨中,结论恰恰是阿求是凶手,还是矛盾。更何况对于凶手而言,他们只会对自己不利条件进行撒谎,阿求证词只是说自己看到血,这对她是凶手的结论并不存在不利性,因为其不利条件是太阳花田里的脚印,这个情况她根本没提,所以证词可信程度很高。”
“雨前呢,如果幽香是雨前被杀呢?”小铃开口了。
小町很遗憾地摇摇头:“幽香死亡时间最早也在下雨后,雨前杀人是不可能的。”
四季映姬雄赳赳地说:“情况一定是这样,阿求在下雨时来到梦幻馆,估计是幽香对她并不友好,愤怒的阿求就在卧室杀害了没有防备的幽香,正好她拥有可以削弱魔力的法宝,幽香也会变弱。然后她逃到客厅时,不知什么缘故逗留在了客厅,才被我们发现的。所以血迹会绵延至大厅,并且在她面前出现了大滩血迹!她在我们到来之际,通过部分真实的证词试图使自己处于第一发现人地位,同时自认为泥土地上一定充满错综复杂的脚印使我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来过,这样她的嫌疑程度就会下降。”
“好没说服力的话。”文文暗骂道,“阿求杀完人不跑,留在这里做什么?”
四季大人继续在说教中,大家一个个捂着耳朵,小町陪着笑脸对四季说:“四季大人,我们该押着犯人回去了。”
四季指着阿求:“断罪,我宣判,稗田阿求,你有罪!”
[发帖际遇]:企鹅平谷看到河里漂的雏人形想伸手捞结果被雏说教了一顿 [-8 萌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0: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企鹅平谷 于 2018-7-26 07:52 编辑

档案3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不,我没罪,我没有杀人!”阿求大声嘶吼,“我绝对没有杀人,四季大人,您再仔细检查一遍!”
可是四季根本不由分说,和小町把阿求拖走了,阿求身上的法宝也被四季没收:“杀死妖怪是头等大罪,你现在就要在地狱里做一百年,不,五百年苦工!”
文文和小铃瘫坐在地上,怎么也不肯相信:“阿求不会杀人的。”
灵梦冷淡地说:“她可是阿加莎克里斯Q,而且还解决过很多事件,这方面经验可丰富了。”
文文怒斥道:“腋巫女!正因为她是经验丰富,才不会这样杀人,她肯定会事先规划好一切步骤,在完美不在场证明条件下杀掉幽香,怎么会选择这种愚蠢的手法杀掉幽香呢?”
小铃表示赞成:“没错啦,居然杀完人还躺在这里,这不是等于告诉别人来抓我吗,阿求会笨到这一步吗?”
灵梦带有讽刺的语气:“上次八云紫不就是自我栽赃的吗?阿求学她的呗。”
文文也是一脸鄙视指着灵梦:“那次紫妈不是还有你这个共犯吗?阿求跟谁呀?”
灵梦气坏了:“共......犯......?”却也发不出火来。
小铃又过来恳求魔理沙:“魔理沙小姐,麻烦你想个办法去救救阿求吧,她绝对是被冤枉的!”
魔理沙挠挠头:“我怎么去救呢?”
文文也拜倒在地:“魔理沙,你是幻想乡里少数打过四季大人一拳的人,麻烦你去救一救阿求吧,目前看来,这个案子也只有阿求能解开了!”
魔理沙万般无奈,说道:“灵梦你能跟我去吗?射命丸文留下来拍照。”
灵梦把头一转:“我才懒得去呢,这种事情巫女可没有那么多闲心,我回神社去了。”
灵梦扛着御币飞离了太阳花田,米斯蒂娅自告奋勇:“我和你去吧,魔理沙。”
魔理沙看了她一眼:“不行啦,你太弱了,灵梦不去,那只好鸦天狗你跟着去了,小铃留下来查看吧DA☆ZE。”
文文拉着小碎骨:“话不要这么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呢。”
米斯琪、魔理沙和文文三个飞向了彼岸:“加快速度,如果渡过了三途之川,那就救不回来了!”
路上,文文转过头来问米斯琪:“你身上有股怪怪的味道,我们身上似乎都没有。”
米斯蒂娅闻了闻:“哎,有吗,我怎么没闻到?八目鳗味道吗?”
魔理沙打断她俩:“好了,重点是救阿求,不是闻味道DA☆ZE!”
却说四季和小町押着阿求到了中有之道,小町去拉船去了,留下四季看押着阿求。魔理沙三人很快飞到了,远远看着四季映姬。
“怎么办才好,随便上去抢人的话会被当作劫狱的DA☆ZE。”魔理沙很是头痛,“如果能让阿求自己跑掉那就太好了。”
文文茅塞顿开:“有了,我们打弹幕战,吸引四季的注意力!”
魔理沙拍案叫绝:“好主意!”
小碎骨不知道去哪里了,文文和魔理沙两人拉开架势,打起了符卡战,只见弹幕魔炮四处乱飞,不可开交。
四季瞅了她俩几眼,丝毫不理睬,依旧死死监视着阿求。
“没用啊,”文文和魔理沙结束了弹幕战,“四季根本不管我们。”
神子和布都过来了,走到四季面前时,神子问布都:“对了,屠自古说要的东西你买了吗?”
布都想了想:“神子大人,我买了,昨晚交给她了。”
神子劈头给了布都一掌:“屠自古今早还问我布都的东西呢!你竟敢在我面前撒谎,我打死你!”两人厮打了起来。
四季推开了神子和布都:“给我一边去,要打架去别的地方!”
神子追赶着布都,跑远了后,和文文与魔理沙碰面,都垂头丧气:“不行啊,还是没有用,四季完全不搭理。”
忽然,文文仿佛想到了什么,对魔理沙耳语几句,魔理沙初始有些为难,当不住文文苦苦恳求,只得飞到了四季面前:“四季大人,我有要事相报!”
四季上下打量了一下魔理沙:“你有什么事,就在这里当面对我说吧。”
魔理沙点点头:“好的。”凑近了四季,“嘭”的一拳给四季添了个熊猫眼:“去死,你个乐园的最矬审判长!”转身飞跑了。
四季捂着眼睛,勃然大怒,拿着悔悟棒追上前来:“给我站住,你这只黑白老鼠,竟敢打我!我今天饶不了你!”
魔理沙骑着扫把,不紧不慢望远处飞,四季随后追了上去:“你今天别想跑掉,我要好好教导你!”
四季逐渐走远了,小町拉船回来了:“船准备好......四季大人呢?”
阿求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陪着笑脸说:“小町大人,拉船辛苦了,四季大人有事离开片刻,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等她回来。”
小町想了想:“也是,等四季大人回来再说吧。”于是找块石头,躺下来舒舒服服睡觉了。阿求张着小町睡着,偷偷把她挂在腰间的钥匙拿下来,打开手铐,一道烟逃之夭夭:“那个栽赃我的凶手,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把你捉出来!”
四季追了半晌,神子、布都、文文和魔理沙分头逃走了,四季一个也没追回来,气喘吁吁地回到中有之道,发现小町在睡觉,地上丢着打开的手铐和钥匙,大怒,吼起小町:“懒虫!还在睡觉!”
小町朦朦胧胧站起来:“啊,四季大人,我们现在开船。”
四季怒道:“开你个头!犯人跑了,你还在这里睡觉!”
小町顿时吓醒了,手足无措:“怎么办,四季大人,我现在就去把她带回来!”
四季映姬挥动着悔悟棒:“立刻在幻想乡里发布通缉,掘地三尺也务必把稗田阿求给我找回来!”
小町立刻响应道:“遵命,四季大人!”
“慢着慢着,”一个萝莉咯咯笑着走了过来,“虽然这事与我无关,不过大家都是地狱里的萝莉,我给你出个好主意。”
四季映姬一看,原来是地灵殿主古明地觉,没好气道:“你能做什么?难不成用你的觉之眼全乡搜索?”
古明地觉放声大笑:“哈哈,我才没精力去一个个找呢,四季大人,你自己想一想,阿求逃走掉以后第一件事会做什么,你心里没有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0: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4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四季映姬恍然大悟,立刻和小野冢小町两个往太阳花田飞去。“没错,阿求逃走后肯定是想回太阳花田现场,我们去那里守株待兔就行了。”
小町问道:“四季大人为何这么肯定阿求会去那里?”
映姬回答道:“阿求一口咬定她是无辜的,说明我们手头没有足够致她于死地的证据,她现在逃回去,一定想毁掉证据,来个死无对证!”
四季和小町一直线飞到了太阳花田,落在太阳花地里,小町有些害怕:“虽然幽香死了,但还是不敢碰花的说。”
四季怒道:“闭嘴,让人知觉了怎么办?躲在花丛里等着那家伙上门。”
两人埋伏了不知多久,只见射命丸文鬼鬼祟祟地飞了过来,拿着相机进屋了。“啊哈,原来阿求让狗仔文替她前来拍照了,四季大人,抓住她不?”小町乐道。
四季阻止了小町:“且慢,放长线钓大鱼,狗仔文拍下的照片肯定是交给阿求的,她们是要在某个地方碰头,我们跟踪上去就行了。”
一段时间以后,文文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五六张照片,飞走了。四季和小町悄悄飞起来跟在文文后面:“不要让她知觉,尽量保持距离。”
文文似乎没发现自己被跟踪,一直自顾自地飞着,到了博丽神社后,缓缓降落。
“难道阿求现在躲在博丽神社?”四季暗思着。
博丽灵梦正在神社外扫着地,文文故意从她身边走过,碰了灵梦一下,灵梦恶狠狠地瞪了文文一眼,文文却毫不在意,又飞了起来。
“四季大人你看!”小町眼尖,“文文手上照片没有了!”
四季大惊:“一定是给了灵梦,快去查看!”
四季和小町一拥而上,把扫地的灵梦扑到地上,搜着全身:“在哪里,狗仔文把照片藏在哪里了!”一股脑儿把灵梦衣服扒个精光,可是还是没有找到照片。
灵梦大怒,站起来吼道:“你们在做什么,干吗把我衣服都脱了!刚才射命丸文撞我一下,现在你们更过分!”
“我们上当了!”四季和小町大惊,“照片还在狗仔文身上!”两人不顾灵梦责骂,转身去追文文。
“给我回来!”灵梦骂道,然而没人理她。
正在飞行的文文从口袋里拿出照片:“哈哈哈,接触灵梦瞬间把照片藏起来,四季她们就会认为我交给灵梦了。只是可怜了灵梦——她是活该,谁叫她不肯帮助阿求的。”
“你很得意啊,狗仔文。”不知什么时候,四季到达她身后了,“没想到你还骗过了我呢。”
四季和小町抓住文文,落到地上:“来吧,文文,把照片交出来,我们替你去送给阿求。”
文文哭丧着脸:“还是没能逃出四季大人的手掌心呢。”摸出照片交出去:“四季大人,我有罪。”
四季一把夺过照片:“没想到阿求能想出......这怎么全是幻想乡少女的胖次照片!”
小町也拿过几张来:“居然还有欧派的照片呢,哇,圣白莲竟然会穿小熊的哎,人老心不老啊。”
文文一个劲磕头:“四季大人我有罪,我又去偷拍少女们的八卦了。”
四季气得把照片全部扔在地上:“可恶,我们又被耍了!”
原来在四季追踪文文去的时候,阿求悄悄溜入了梦幻馆:“文文,拜托你了,能把四季她们拖住多久就拖住多久。”
阿求仔细看着现场,现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幽香尸体被抬走了。卧室里窗户打开,窗台上干干净净,因为下雨,泥土都飞不起来,所以即使风吹着,也没有什么灰尘能进来。
阿求又走到卧室门口,手握着卧室大门,突然粘了一下:“奇怪,上次我昏迷之前并没有什么粘的东西啊,难道是文文她们后来留下的?”
她又仔细看了下门:“我记得上次门上似乎有藤蔓似的东西存在,我以为是幽香的装饰呢,现在怎么干净了?”
她又蹲下来看看血迹:“嗯,的确是一道血迹线从卧室连接至大厅,可是凶手为什么不从窗户逃走呢?等会儿,凶手是不是一直躲在客厅打算袭击我的......不对,他怎么知道我会过来,如果不是幽香遗忘了东西,我根本不会过来,凶手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偶然的事情上。而且,凶手专门选择雷雨天气这种特别时分,玩出一场脚印消失的不可能犯罪又是为什么呢?等一下,幽香是个强大妖怪,凶手一定是自己无法杀死她,所以听说我获得削弱妖怪魔力的法宝后,才决定利用这个时机作案的!”
阿求又四处走动:“假如我的到来是被计划好的呢,而且凶手是躲到雨停后飞走的?可是让我一个人带东西过来的人:魔理沙、米斯蒂娅、八云紫、神子还有文文,她们在当时天气下根本不可能飞行赶过来袭击我的。就算她们在我出门后离开铃奈庵并抢先赶到,那她们也要在这里躲到雨停后才能飞走,这么长时间里其他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更何况她们到来时也会踩出脚印。八云紫隙间虽然可以做到,不过她哪次都是被怀疑的不是吗?”
“假设是两人犯罪,拥有共犯的话就能说通了,但是缺少任何证据,没有说服力啊。”阿求思考着,“嗯,我必须再仔细查找着。”
阿求这样想着,走出了梦幻馆,却远远看到四季和小町风驰电掣往这里飞来,大惊失色:“不好,四季她们识破了文文,怎么办,我得想办法躲起来,不要让她们抓到。”
屋漏偏逢连夜雨,骚灵三姐妹过来了,看到阿求,都大叫起来:“哇呀,杀人凶手又回来了啦!”
四季和小町听到喊声,定睛一看,看到了阿求,大声嚷道:“给我站住别动,阿求,你跑不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20: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5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阿求质问骚灵:“谁说我是凶手的!”
露娜萨含着眼泪颤抖着:“现在幻想乡里都传遍了,说稗田阿求杀害了风见幽香,现在阿求手上有削弱魔力的法宝,各处妖怪都要回避。阿求大人,你行行好,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你,放过我们三姐妹吧。”
阿求来不及解释,四季已经接近了,她转身就跑,迎面又是古明地觉带着宠物:“四季映姬,你人手不足,我们来帮你——阿求,你往哪里走!”
阿求绝望了:“前面是地灵殿,后面是是非曲直厅,现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该如何是好?可恶,难道我命中注定要承受不白之冤吗?”
“苍天啊,起大雾吧!”突然传出一个声音,顿时太阳花田里浓雾弥漫,对面不见人,四季和小⑤都迷失了方向:“可恶,人呢?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阿求正在浓雾里茫然,一个人立刻拉住她:“快跟我走!”阿求仔细一看,原来是神奈子。
神奈子对阿求泯然一笑:“我都听文文她们说了,阿求,你是被冤枉的,我帮助你逃走,你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凶手!”
“谢谢你,神奈子大人!”阿求感谢道。
浓雾里的四季和小⑤晕头转向,灵乌路空急忙利用人造太阳驱散了迷雾,阿求已经不见了。
“幻想乡里都是什么人啊,气死我了!”四季狠狠把悔悟棒丢在地上。
小⑤却笑起来:“不打紧的,四季大人。”
四季怒道:“什么不打紧,你有的事要做,一个个去读心,幻想乡里的人有你好受的!”
火焰猫燐哈哈大笑:“魔理沙和狗仔文来帮助逃跑时我们就想到了,所以觉大人安排了一步好棋呢!”
四季问道:“什么好棋......啊,是恋恋对不对?”
小⑤立刻点头:“没错,我让无意识的恋恋跟在阿求身后,随时向我们传递信息,她们不会注意到阿求身后跟着小石头的。”
四季大喜:“好方法,只是恋恋不要无意识把阿求打死了。”
阿燐摆摆手:“放心,这点我们考虑到了,恋恋只会一路无意识跟踪阿求,不会动手的,因为无意识的行为可以用潜意识操纵啊。”
小⑤继续说道:“无意识行为不会通过大脑进行有意控制,就异常容易受到周围环境影响。比如说你耳边总是听着某首歌,就会无意识哼出这首歌一样,只要让恋恋一直接受‘一路跟踪’这种潜意识灌输,她就会无意识里始终跟随着阿求。而恋恋身上有阿空偷偷放入的核废料,根据放射源就可以捕捉到位置了!”
阿空歪着脑袋:“咦,我的核废料不是让恋大人玩的吗?”
阿燐推开阿空:“跟你这笨鸟解释不清楚的,你老老实实听从觉大人安排。”
“捕捉到放射源了,”小⑤说道,“在守矢神社里!”
四季、小町、小⑤、阿空和阿燐飞了起来:“原来是神奈子救了她,这下你逃不掉了,阿求!”
再说神奈子带着阿求一路飞回守矢神社里,恋恋也跟着无意识进入了守矢神社,谁也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呼,应该安全了,”诹访子招待着阿求,“她们不会很快知道的,神奈子虽然去过铃奈庵,但可没去太阳花田。”
话未落音,妖怪之山脚下响起了弹幕声,“怎么回事啊?”神奈子出门一看,只看到犬走椛和键山雏被打得鼻青脸肿,倒在山脚下,四季等人已经上山了。
神奈子大惊失色:“原来地灵殿也参与逮捕了!小五萝莉一定是读心读到了这里!”
诹访子推着神奈子:“守矢神社也藏不住阿求了,得赶快送走她。”
神奈子挠着头:“现在有两种办法,一是把阿求送到外界躲避,这是最安全的,因为地灵殿到不了外界;二是把阿求送到其他地方去,不过地灵殿很快还会读心读出来的!”
阿求胆怯地说:“外界我没法生活,还是去往其他地方吧。”
神奈子拉着阿求:“我们先去永远亭,她们既然藏住过铃仙和辉夜,应该也能藏住阿求,只是不知道永琳愿不愿意了。”
诹访子也很为难:“走一步是一步吧。”
神奈子让早苗带着阿求飞走了,恋恋又跟着飞了出去,刚到迷途竹林,四季等人也尾随到了。早苗骇然:“小五萝莉这么快就到守矢神社读了神奈子和诹访子的心?她们也太不会保守秘密了吧。”
正好慧音和大狸子在妹红家,看到神奈子和阿求,急忙招呼过来:“怎么了,守矢巫女居然带着阿求四处奔波?”
早苗把事情告诉了慧音,慧音沉吟一会,说:“事态紧急,我自己带着阿求去找神子,大狸子变成阿求模样,让早苗你带过去。”
“好主意!”早苗称赞道,于是大家按照慧音的主意分头行动。
谁知恋恋在阿求身边,早就知道了,毫不犹豫跟着真的阿求走了。四季和小⑤看到了早苗拉着变成阿求模样的大狸子往永远亭里进,正准备追上去,突然阿燐喊起来:“不对,恋大人没有跟着早苗走,说明早苗那里的阿求是假的!”
“呵呵,想骗我们,转向,紧随着恋恋走!”小⑤立刻说道。
阿求和慧音正往神灵庙赶去,忽然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四季和小⑤带着人已经追上来了。阿求立刻感觉到不对劲:“她们明显没有进入迷途竹林去找早苗,而是直接跟着慧音过来了。大狸子的伪装术不会出现纰漏,说明我身上有她们能监视的信号!”
阿求仔细搜了全身:“什么都没有啊,难不成......我明白了!一定是古明地恋在始终跟踪着我,所以大家都无法发现到。要想办法除掉恋恋,不然就是逃到天涯海角,四季和小五萝莉也会找到我的!”
阿求对慧音说了恋恋存在的事,慧音感到棘手:“这厮是个有名无意识的家伙,怎么才能找到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20: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6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阿求低头沉思:“恋恋无意识起来是连小五萝莉都没法通过读心术得知的,但是现在恋恋却像个无影的信号发射源,四季她们很轻松就捕捉到她的位置,这说明发射信号的不是恋恋本身,而是恋恋身上的某样东西。只要去除恋恋身上的信号发射源,就算恋恋跟着也没有事了。”
“要论起找东西,耗子是最拿手的!”阿求对慧音说,“不去神灵庙,直接去命莲寺里!”
来到命莲寺里,阿求找到了纳兹琳:“嘿,小老鼠,麻烦你帮我个忙好吗?”
纳兹琳一看到阿求就要跑:“麻烦死了,我不要帮助一个杀人犯!”
阿求没时间去解释,直接说:“我现在身后有宝物,但我不知道在哪里,你帮我找出来,宝物送给你了!”
“什么,送给我了?”纳兹琳听说有宝物,立刻来了精神,拿出探宝器就过来了。
“且慢,我这宝物似乎有灵气,会躲藏,所以我找不到,你应该带我去一个密封的室内去找才行。”阿求急忙拒绝。
纳兹琳想了想:“唔,说得对,我们赶快进屋去吧!”
院子里似乎来了三月精,不过没人理她们,阿求对慧音说:“有劳你去阻拦一下四季脚步,不然我没有充足时间。”
慧音点点头:“好的,我会去做的,你放心吧。”
纳兹琳很好奇:“四季映姬?”
阿求说道:“如果我被四季抓走了,宝物可就归她们了,她们肯定会当做证物没收的。”
纳兹琳鼓起勇气:“我才不会让她们先找到,这个宝物我拿定了,这可关系到我纳兹琳的名号,不能让人当着面比我先找到宝物!”于是叫来幽谷响子和寅丸星:“你们去帮助慧音阻挡住四季映姬!”
纳兹琳急忙拉着阿求进入了一个小房间里,纳兹琳锁上了门。不多时,却响起了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是四季她们赶到了吗?”阿求有些担心。
纳兹琳对外面喊起来:“外面的人麻烦把四季她们阻挡住。”
“不是四季,是斯塔!”响子回答着。
纳兹琳继续说:“让她不要敲门捣乱。”
敲门声停止了,不一会儿又敲起来,更加急促了。“算了,斯塔是个淘气鬼,不用理她了。”纳兹琳拿出探宝棒,开始寻找。不一会儿,从阿求身后掏出来了核废料。
纳兹琳很是失望:“怎么是核废料啊,切,我还当是什么宝贝呢!浪费了我的精力!”
阿求笑起来:“不过,有个小宝贝现在正在屋子里。”
纳兹琳问道:“什么宝贝?”
阿求指着门:“那个敲门声不是外面来的,而是从屋里敲起来的,敲门的家伙现在和我们在同一屋子里。”
纳兹琳毛骨悚然:“同一屋子里?好恐怖啊。”
阿求笑了:“没什么恐怖的,你是不小心把桑妮锁到这屋子里了,她正在敲门呢。你不见斯塔正在外面吗?她一定是在找桑妮,打开门把桑妮放出去吧,核废料赶紧丢掉,我也要逃避,四季快赶到了。”
纳兹琳很失望打开门:“我要三月精做什么,还有核废料对我也没用!”
阿求从后门离开了命莲寺,四季和小⑤联手战退了慧音和命莲寺,闯入寺内。四季对圣白莲亮出悔悟棒:“杀害幽香的嫌犯阿求藏匿在命莲寺里,我们要求进行搜查,任何人无权阻拦!”
阿燐指着房间:“信号源在房间一个角落里。”
阿空一脚踹开房门,三月精都吓跑了,小町却在垃圾桶里翻出了核废料:“房间里没有人,阿求发现了核废料,丢弃到垃圾桶里了!”
阿燐惊讶道:“恋大人怎么样了?”
小町仔细看了看:“唔,恋恋应该不在,可能阿求仅仅发现了核废料。”
小⑤微笑道:“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恋恋没被发觉,只要恋恋仍旧跟着,我们就有办法捉住阿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06: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7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阿求离开命莲寺后,急急似漏网之鱼,大步流星往神灵庙赶去:“还好从命莲寺去往神灵庙只需要直接穿过人间之里,对于我这个人类来说,这条路线是最安全的,不会遇到妖怪。”
阿求加紧脚步,往人间之里跑去,忽然听到脑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四季等人正飞过来,阿求赶紧跳到一边草丛里躲着,看着四季、小町、小⑤、阿空和阿燐从空中飞过去。
“喂,我们下一步去哪?”阿空是个大笨蛋,她永远不知道怎么抓人。
四季不理她,对小⑤说:“命莲寺周围最安全路线是从人间之里穿过,阿求必然会选择这条路线逃跑,我们一定要顺路追下去。”
古明地觉不太赞成:“人间之里最安全这种事,你知我知她也知,未见得她会选择,谁第一时间都会考虑走人间之里,她也许猜到我们这样想,换走它路也未可知。”
四季坚信自己:“阿求现在还要留下性命,其他道路遇到妖怪可能性很高,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冒险。”
阿求冷笑道:“虽然我是走这条路,不过我在你们后面跟着走,你们先去开路吧。”悄悄离开草丛,跟着四季她们走。
阿求看四季她们飞过去了,反而放心了,亦步亦趋跟随着四季她们去往人间之里。到达后,阿求躲在角落里,看着四季她们在人间之里四处找寻,立刻转向向神灵庙跑。
刚拐个弯,阿求迎面和一个人相撞,那人呜的一声:“好痛啊,谁不看路!”
阿求定睛一看,魂飞魄散,原来撞到了灵乌路空。阿空清醒过来,看是阿求:“啊,原来是你,抓住你了!”
阿求嘘了一声:“笨鸟,你一嚷起来,其他人都赶过来抢功劳,那么抓住凶手的功劳说不定不属于你了。你想你辩论起来吵得过那些一人三心眼的家伙们吗?到时候最多给你个苦劳安慰。”
阿空挠挠头:“说的也是,我悄悄把你逮起来见四季去。”
阿求点头:“这才对,”走到一间屋子门前,“可是这间屋子你不可以进去哦。”
阿空来了兴趣:“为什么不能进,你肯定藏什么了!”二话不说,一下闯了进去。阿求在她进去后,猛然把门关上并上了栓。
“啊!放我出来!”阿空砸着门,“不然我炸了这屋子!”
阿求笑道:“哼哼,这可是在人间之里,你炸毁屋子的话,妖怪贤者们可不会饶了你!”
“快放我出来!你这个死人类!”阿空不敢放肆,拼命敲打着门,阿求不理她,逃走了。
阿求边跑边说:“幸亏遇见了灵乌路空,如果是其他人就麻烦了。不过这下阿空喊起来,四季要在人里戒严了,估计很难去神灵庙,该怎么办才好,阿求!”
果不其然,阿空的喊叫吸引了阿燐和小町,两人放出来被关在屋子里的阿空,报告给了四季和小⑤,四季和小⑤全面封锁了人间之里。
“出不去了,”阿求很是着急,“出村路口被阿燐和小五萝莉封锁,四季挨家挨户搜寻,虽然她们目前人手不足,但是如果不能离开人间之里,等到四季唤来更多增援时,我就完了!”
“喂,你怎么又回来了?”忽然有人拉住阿求,阿求回头看时,是魔理沙。
魔理沙担忧道:“现在四季在全村找你,据说还要请求天狗支援,文文已经去妖怪之山阻止天狗了。事不宜迟,我带你去魔法森林躲避一下DA☆ZE。”
阿求不放心:“万一被四季她们看见了......”
魔理沙骑上扫帚:“不要想这些,我常去红魔馆都不能被捉住,何况这么大的人间之里DA☆ZE。”
阿求和魔理沙坐上扫帚,飞往魔法森林,刚飞起来就被四季看见了:“魔理沙带走了犯人,立刻追捕!”
阿求抱怨道:“你不是说不会被发现吗?”
魔理沙很尴尬:“欸嘿嘿,这个......”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怎么回事,幻觉四起,不辨东西南北,四季一众也失去方向感,无法追击。
阿求和魔理沙正在彷徨,一只兔子上前拍了两人:“醒醒,快走吧!”
魔理沙和阿求摇着头,清醒过来,原来是铃仙,铃仙微笑着说:“早苗和大狸子去永远亭说了这事,我就来帮助你了,你们快走吧!”魔理沙和阿求谢过铃仙,直接飞去魔法森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06: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8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再说铃仙正准备收起狂气,却看见妖梦站在对面:“四季大人请求我们白玉楼来逮捕犯人,你为何帮助她们逃走!”
铃仙解释道:“阿求她们是冤枉的,你行行好,放过她们吧!”
妖梦抽出刀来:“胡说,四季大人不会看错,你现如今罪同从犯,我也要抓住你!”
铃仙冷笑着拔出枪:“所以说你是打算和我战一场咯?”
妖梦笑道:“不错,铃仙,别忘了永夜异变和西瓜争夺,你两战两败,现在还想输一次吗?”
铃仙怒道:“命运之神不会只眷顾你,不要太过分!”
两人在人里大路大战,引得无数人逃跑。四季一众清醒后也赶到这里:“怪不得刚才光怪陆离的,原来是铃仙在捣乱。”
小⑤问四季:“妖梦和铃仙算符卡战吗?”
四季斩钉截铁回答道:“不算,为了最快抓捕杀人凶手,我们允许采用任何手段清除障碍。”
小⑤转头对阿空下令:“瞄准铃仙,给她一击!”
阿空愕然:“现在是铃仙对战妖梦,我出手叫作偷袭啊!”
幽幽子冷冷道:“那么阿求杀害幽香,把你骗入屋子关押算什么?她们不遵守规则,我们也不必行使宋襄之仁!”
阿空得令,举起第三足,对准铃仙就是一发核聚变,铃仙正和妖梦打得难解难分,哪里来得及防备,被一核聚变命中胸部,妖梦补上一刀,砍落尘埃。
“是不是耍赖了?”妖梦按住铃仙,问幽幽子。
四季答道:“别忘了阿求什么战斗力都没有,却杀死幽香并逃亡到现在,就是靠她的耍赖头脑骗过我们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对一个不守规则的家伙及其同伙执行符卡规则!”
铃仙大笑起来:“哈哈,现在阿求和魔理沙应该回到了魔法森林,这个点森林里迷幻蘑菇已经开始散发和我的狂气一样的气体,你们进不去了!”
“可恶!”四季很生气,“只能明天再说了!”
阿空建议:“我们封锁住魔法森林,明天进去搜索。”
四季怒斥道:“笨蛋!你以为森林像村庄那样只有一两条大路?魔法森林四处都是出去的小径,我们根本封锁不过来!”
四季揪起铃仙:“都是你这厮害的,我要审判你!”
不知何时,师匠过来了:“且慢,铃仙是我永远亭的人,惩罚也应该由永远亭执行。我现在缺少试药兔子,必须要铃仙。”
四季怒道:“不行!对我而言没有私刑这种事,铃仙必须押走!”
妖梦抱起铃仙:“所以今晚做兔肉火锅吧。”
四季制止住:“不行,不经过是非曲直厅判决,没有人可以带走铃仙!小町,押回去!”小町押走了铃仙,师匠无奈,妖梦惋惜。
却说阿求和魔理沙逃回了魔法森林,天已晚了,魔理沙松口气:“这下四季她们进不来了,迷幻蘑菇开始散发幻觉气体了,阿求你今晚在我家休息一晚,明早再说DA☆ZE。”
阿求看着屋子,暗自排斥:“真脏啊,这屋子看起来好几个月没打扫了,是不是漏雨才算拖回地。”用手抹了一下:“都是灰尘,也罢,先将就一晚吧。”
魔理沙很不好意思:“这个,我家没有客房,你就和我一起睡,不介意吧DA☆ZE。”
阿求叹口气:“地板这么脏没法打地铺,就和魔理沙挤挤吧。”
晚上阿求躺在床上,却很难入眠,依旧在想着幽香的案子,到目前为止凶手是怎么离开的,她还是没有思绪。迷茫中她突兀听到地下传出恼人的悉悉索索声音,还伴有像是咀嚼的声音。她推了推旁边的魔理沙:“下面好像是什么东西响,是在地下室里吗?”
魔理沙翻个身嘟囔:“老鼠啦老鼠,不要放心上,四季她们找不到的DA☆ZE。”
阿求一夜未眠,次日一早就起来了,魔理沙也起床了,正在准备早餐:“奇怪,我昨天采了好多蘑菇怎么少了这么多,谁偷吃了?这可是难得见到的奇特蘑菇啊!”
阿求央求着魔理沙:“昨晚睡觉时下面一直不安静,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偷的。”
魔理沙钻入床底下看了半天,出来摇头:“雾雨魔法店没有地下室的,床下也很正常,什么也没有DA☆ZE。”
阿求自己又去墙角看看,也没发现什么。魔理沙安慰道:“没事的,马上我要去红魔馆,你是留守还是和我一起去?”边说着,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帽子,急匆匆要走。
“不要走,魔理沙,”阿求忽然打断了她,“家里还有一个人。”
魔理沙四处看看:“谁,谁还在家里?”
阿求锁上了门窗,指着床底:“我们会忽视的,一直躲在床底的——古明地恋。那次纳兹琳只是取走了她身上的发信器,她却还在我身边监视。”
魔理沙看着床底:“恋恋在床底,你看到了?”
阿求幽幽说道:“昨晚床下传出了声音,今早蘑菇被偷吃了,更重要的是,魔理沙你从不打扫房间,但是你刚才钻到床下,出来后却只是略整理帽子,而衣服一点不脏,说明床下有东西把灰尘弄掉了。这个家伙我们看不到,只能是无意识的古明地恋。我关上了门窗,她离不开,仔仔细细,捉出来恋恋吧。”
魔理沙捋起袖子:“好的,躲在床下的家伙,给我出来DA☆ZE!”
魔理沙又带着八卦炉钻到床下,一番动静后,把脏兮兮的古明地恋从床下拖了出来。“魔理沙,我这下终于安全了,你想办法让这家伙不要无意识地跟着我了。”阿求松了一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22: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9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风见幽香被人在雷雨交加的日子里于梦幻馆中杀害了,受本居小铃邀请来到铃奈庵的稗田阿求,却遭真凶的算计,成为了杀害幽香的嫌疑人而被全乡通缉中,身上的冤屈,何时得以昭雪!
阿求离开了雾雨魔法店,想着刚才的事,如释重负:“太好了,恋恋终于捉出来了,魔理沙的床下地面都被恋恋用衣服扫干净了。”
忽然,阿求灵光一闪:“等一下,干净,我记得幽香家当时除了鲜血之外也很干净,似乎不对劲啊。”
她越想越不对劲,又想去妖怪之山找射命丸文,跑回雾雨魔法店去找魔理沙,魔理沙说道:“我去不了啊,又要送恋恋,又要去红魔馆,时间很紧张的DA☆ZE。”
阿求求救道:“你且帮帮我,我找到灵感了,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有很大麻烦的。”
魔理沙想了想,答应下来,把恋恋锁在屋子里,带着阿求直接飞到了天狗村落寻找射命丸文,有天狗告诉魔理沙:“文文一早去往铃奈庵了。”
阿求和魔理沙又来到铃奈庵里,出乎意料的是除了文文和小铃外,神子、布嘟嘟、神奈子、大狸子、慧音和夜雀都在。神子看到阿求,很是愧疚:“没能帮你什么忙,真是抱歉。”
阿求笑了笑:“不必上心啦,只要你不会怀疑我,我就很感激了。”又转向问文文:“对了,你有没有拍什么照片呢?”
文文翻了一下:“呃,为了那次欺骗四季,我不知道照片放在哪里了,现在给你找找看。”
大狸子问道:“阿求,你还记得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阿求仔仔细细回忆着:“那天我冒着雨把东西送还给幽香,接过刚进门就发现大厅里的血,然后急忙去卧室想看看幽香情况,结果在卧室门口被麻药迷晕了......等我醒来,就是你们摇晃我的时候了。”
米斯蒂娅很是惊讶:“麻醉剂从卧室房门上藤蔓里喷出来,你就被迷倒了是吗?真是......”
文文翻出照片,走到近前:“我找到了几张......唔,你身上什么奇怪的味道?还有魔理沙身上也是,这种味道似乎我闻到过。”
魔理沙闻了闻,笑起来:“这是魔法森林里一种奇特蘑菇的味道,这种蘑菇只有大雨过后才会生长,一天过后就枯萎了,我那天雷雨后采摘了一些保存起来DA☆ZE。”
文文想了想,问米斯蒂娅:“小碎骨最近有什么新的烧烤吗?”
夜雀想想:“没有啊,还是以前的那几样。”
文文叹口气:“魔理沙说的这种蘑菇你要是采些来做烧烤,一定很好吃。”
阿求翻着照片,暗自嘀咕:“我果然没有回忆错呢。”又转过身对大家说:“麻烦你们谁带我再去一趟幽香家,我还有一些残余没有了结。现在这案子已经呼之欲出了!”
米斯琪立刻说道:“真的,你快知道了?”
阿求却略微犹豫:“不知道对不对,只是感觉有点眉目。”
文文拉着阿求:“那还等什么,快去吧!”带着阿求飞往梦幻馆,魔理沙也载着小铃,慧音、大狸子等人都一起飞了过去。
到达太阳花田梦幻馆,众人发现小碎骨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小碎骨气喘吁吁地飞到了:“你们这么快,我跟不上!”
阿求推开门,发现八云家都在这里,八云紫看着幽香的房间,一直默哀什么,蓝伴随在旁边一起哀悼,只有幼小的橙在地板上闻着血迹,一副开心的表情。
“紫大人也来了?”神奈子上前问道。
八云紫叹口气,很伤感:“幽香可是和我一个时代的古老妖怪,现在却弃我而去,先去了极乐世界。如今故人逐渐老去,仅剩我仍旧苟活,能不哀悼吗?”
阿求看着在趴在地上愉悦的橙:“果然即使是妖怪也是猫呢......猫?我懂了,这场不留下脚印的杀人事件!”
阿求正想说话,忽然四季、小町及地灵殿的人都来了:“啊哈,阿求你这厮果然在这里,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阿求急忙喊起来:“稍等一下,我只想问你,谁报告给你们的?”
阿空刚想说,四季打断了她:“保护检举人是必须的,我不会告诉你的,你最好束手就擒,不要认为八云紫在这我就不能抓你!”
阿求笑了:“四季大人,你是要抓人,但是你应该抓真正的凶手。现在,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四季很是不服:“泥土地上只有你的脚印,还能有谁过来杀人,不留脚印逃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22: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档案10
登场人物:八坂神奈子(生)、丰聪耳神子(生)、物部布都(生)、二岩猯藏(生)、米斯蒂娅(生)、雾雨魔理沙(生)、本居小铃(生)、风见幽香(亡)、上白泽慧音(生)

阿求驳斥道:“幻想乡里会飞的妖怪成把抓,会留下脚印的才不多吧!”
四季大怒:“我说过好几遍,杀人时间是在雷雨交加时刻,你自己也这么说的。在落地闪的天气下是没有人敢飞行的,很容易遭到雷劈!”
阿求针锋相对:“那只是雷雨中,但是如果杀人时间是在雷雨后,那么完全就可以飞离太阳花田而不留下脚印了!”
四季继续怒道:“信口开河!你不是到来时看到血了吗?”
阿求一字一句说起来:“这些血如果不是幽香的呢,如果只是凶手事先留下的假血迷惑用的呢?我并没有真正看到幽香的生死状况,只是看到了血而已!”
“假血?”四季略软了下来,“这么说的话......幻想乡里会飞的都要怀疑了......”
阿求摇摇头:“不用怀疑,橙告诉我只有一个人。”
四季惊愕:“橙知道是谁?”
阿求指着橙:“你看她在地板上撒欢,是因为她闻到了猫最喜欢的气味,那就是残留在这里,除了血的气味外,另外一种气味:鱼的气味。”
小町恍然大悟:“是若鹭姬做的!”
阿求摇头:“不是若鹭姬,因为我的到来是凶手策划好的,若鹭姬无法预测我什么时候到来,根本不能嫁祸。所以这些鱼的气味,是另一只妖怪留下来的,那就是烤八目鳗的小吃摊老板娘——夜雀小碎骨米斯蒂娅 • 萝蕾拉!你就是杀害幽香并嫁祸给我的真凶!”
四季听了这话,质问道:“你说幽香是雨后遇害的,有什么证据?”
阿求推开卧室门,指着幽香打开的窗户窗台:“文文拍的照片里,窗户一直是维持这样的,但是窗台上却很干净,不是很奇怪吗?假如幽香是在雷雨交加中被杀害,那么雨水必然会被风吹进开着的窗户里打湿窗台的。可是文文的照片里,窗台上却没有雨滴,只能是幽香在雨后打开的窗户!文文的照片是雨后不久拍摄的,所以雨滴不可能这么快干掉的。”四季看了文文的照片,的确如此。
(PS:其实幽香临死前说的话里也能看出是雨后,她说似乎下雨了,证明她没有看到雨。她说清新的空气,这只有雨后才能感觉到。她说太阳花瓣上雨露欲滴,更说明雨已经停了,否则雨露无法停留在花瓣上的。更重要的是,这是雷雨,幽香为什么只说雨而不说雷呢?)
小碎骨脸色发青,阿求继续说道:“夜雀在幽香打算回家时主动送她,到梦幻馆后用迷药熏倒了幽香,关上卧室门,在门上做了喷射麻醉药的简易装置并伪装成藤蔓植物,因为幽香是花之妖怪,门上出现藤蔓也不足为奇,证据就是卧室门上和把手上有黏黏的粘贴物痕迹。然后夜雀再把假血从卧室撒到大门。完成后,她故意拿走幽香的物品飞回铃奈庵,把物品偷偷丢下,让八云紫以为幽香丢了东西,她再故意委托我送物品回去。我来到梦幻馆后,看到地上的假血,就误认为幽香被杀,急忙顺着血迹去开卧室门,只要我的手捏住卧室门把手,门上的装置就会启动,喷出麻醉剂把我麻倒在地。”
小町打断:“可是我们发现你时,你是趴在大厅门口的哦。”
阿求解释道:“你还不明白吗?在雨停之后,米斯蒂娅就找借口飞到梦幻馆,杀死了幽香,再把凶器放在我手上,拆掉麻醉剂装置,再把我拖到大厅门口,伪造成我杀人的场面后,继续飞回去,所以泥土地上没有米斯琪的脚印。而且小夜雀还故意把卧室弄得鲜血淋漓,就是想让大厅里的假血出现显得正常。”
米斯蒂娅冷笑起来:“呵呵,你的推理很有意思,不过我可没飞回铃奈庵去,而且比射命丸文晚到哦。”
阿求愣住了,她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是射命丸文却理解了,说:“好了,阿求的专场完成了,下面该我了。”
文文看着小碎骨冷笑:“很抱歉,你遇到了我,手法该我揭秘了:你的确比我们晚到,可是你是比我们早飞走的。你是先赶到梦幻馆杀人,然后躲进魔法森林里,等到我们过去后,你再随后赶来的。”
米斯蒂娅狡辩道:“你有什么证据,就这样说!”
文文指着米斯蒂娅:“我今天在阿求和魔理沙身上闻到了那天和你身上同样的味道,魔理沙说那是魔法森林里一种奇特蘑菇,而且只有雨后会生长,去往太阳花田虽然需要通过魔法森林,可我们都是从上空飞过去的,你为什么会沾上奇特蘑菇的味道呢?我问你有没有蘑菇烧烤,就是想打听你是不是采摘过蘑菇。但是你自己信誓旦旦说没有,只能说明你这是在魔法森林躲避我们时沾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19 19: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