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6|回复: 2

[短篇楼] 【短篇同人】河童樱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5 19: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光从窗户照进河城荷取房间,河城荷取起床伸了个懒腰,简单洗漱过后开始工作。
    荷取潜入河中在水底畅游。早上的工作依旧和以前一样是外出搜集素材,下午搬回家研究发明。
    光线照射,映在水底被荷取搅动的污泥上。正在荷取边游边考虑今天的研究时,前方传来了物体掉入水中的声音。
    荷取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落水的女孩,看样子是一名人类。女孩似乎并不会游泳,落入水中后拼命的挣扎。虽然是妖怪,但荷取还是拥有基本的同情心,她游上前去,托住女孩的身体,把她送上岸。
    回到岸上后,女孩狼狈地咳嗽着,头发也变得凌乱不堪,顺着水滴依附在的脸颊上。
    荷取在一旁轻轻拍打着的背,询问道:“你没事吧。”
    “嗯,谢……咳!咳……谢谢你。”女孩还没从被水呛到的状态中完全恢复过来。稍微平定气息后她开口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怎么感谢你?”
   “不用感谢什么的啦,我叫河城荷取,叫我荷取就好。我只是偶然游过这里,请问你怎么突然掉进水里了?”荷取边说边把女孩扶起来,两人并排坐在岸边。
    “我叫樱下松子,多谢你,荷取。”樱下向荷取道谢,“我刚才只是采草药没站稳,结果不小心掉进了水里。只是……荷取酱,刚才我在岸上并没有看见有谁站在什么地方啊,你是?”
   “嗯……我,其实是妖怪啦。”面对樱下的提问,荷取笑着毫不在乎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樱下瞬间愣住,立刻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转变成惊恐,飞快的向村落的方向逃去。
    “嘛,早猜到是这种结果了。”看着樱下飞也似的逃走了,荷取站起来,拍了拍风衣,再次跳入河中。
    第二天,荷取再次游过那条河流时,看见樱下正站在岸上不停向水里张望。
    荷取很是疑惑,樱下怎么又来了?难道是来找自己的?放下这些疑问,荷取慢慢游向樱下,她突发奇想打算搞个恶作剧。
    在樱下不停张望河面之时,“哇哈!”荷取突然从水面冲出,猝不及防的樱下直接吓的向后摔倒在地上。荷取问她:“怎么又来了,找我吗?”樱下脸色发青,慌忙爬起来,急匆匆跑进森林。“又是这样啊。”荷取看着樱下跑进森林,挠挠头,转身跳入河中。
    之后的几天,荷取发现樱下总会在河边的树丛附近张望,似乎是在寻找自己,但自己每次跳上岸,樱下又会闪进树丛在里面偷看,如果继续靠近,樱下就会逃跑不见。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终于有一天樱下并没有躲在树丛里,而是直接站在河边等待,荷取感到有些奇怪,悄悄浮上了水面。
    樱下看见荷取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上已经不像之前一样惊恐,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
  但荷取还是一眼就能看穿,樱下只是在假装严肃罢了。
    “怎么了,人类,每天都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荷取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妖怪!我今天来这里,是有一个请求的!”樱下的神情有些紧张。
    “嗯?是什么?”
    “荷取妖怪,你...能当我的朋友吗!”樱下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她紧握着双拳,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诶?”荷取愣在原地,自打自己出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类,向自己提出成为朋友的请求。
    人类还真是捉摸不透。
    “不……不行吗?”
    “不!”在樱下的表情转变为失落之前。
    荷取果断回应:“我当然很乐意!”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荷取和樱下的关系慢慢得到增进,樱下每天都在河岸边等待荷取,两人坐在岸上谈天说地,樱下从荷取这里听取妖怪间的秘闻,而荷取从樱下这里深入了解人类的生活。
    大量的未知让二人似乎摒弃了身份的区别,沉浸在对各自未知逐渐了解的奇妙之中。
    渐渐的,荷取了解到樱下是在一个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母亲死后,父亲一直独自抚养樱下。樱下父亲的身体在母亲死去后一直不太好,所以樱下才会每天来这里采集草药。说到这里时,樱下紧紧握着自己胸前挂着的绿色吊坠。
    荷取则是安慰樱下,说自己会陪着樱下的。后来因为担心樱下身为人类又手无寸铁,每次都要穿过森林来找自己可能会遇到危险,她特地给樱下制作了一把专门对付妖怪的“武器”。并且,在平时收集素材的同时,她也会顺便收集樱下需要的药草,然后交给樱下。起初,樱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连连拒绝,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荷取收下了。作为朋友的互赠,樱下也开始每天都带来自己精心制作的食物,让荷取可以享受到人类的美食。
    一人一妖怪,就这样缓缓地度过了不少轻松愉悦的时光。  
    这天,荷取照常出门去找樱下。越入河中,荷取边游边思考今天要怎么和樱下打招呼,一边猜想着樱下见到自己礼物会露出的表情。
    “哦!是荷取吗?好久不见啊!”身后传来打招呼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一名和自己一样的河童。
    “啊!是你啊,好久不见!”两人愉快的打了招呼后游在一起聊天。不过聊着聊着,那个河童说起了一个荷取一直未曾考虑的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
    “是啊是啊,还有昨天我住我旁边的妖怪邻居给我送来了几块人肉呢。”另一名河童说到这里时,荷取的反应下意识慢了一拍。
    “哦……哦,人肉吗?”
    “嗯,没错。那肉的确是好吃啊。”另一名河童边说边吧嗒着嘴,似乎在回想人肉的滋味。
    “荷取,什么时候一起边喝酒边吃这些肉吧。”
    说到这里时,荷取想到樱下。如果自己和樱下在一起的事实被其他的人类或是妖怪发现的话,樱下会怎样……
    “嗯……啊!时间好像不早了,我先走了,下次见。”荷取随口找出一个理由,和那名河童道别。
    “下次再见。”
    “再见”荷取挥挥手,加速向樱下等待自己的地方游去。
    那名河童见荷取走远了,跃出水面解除自己的伪装,九条尾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着荷取远去,尾巴的主人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今天樱下也一如既往地来到河边等待荷取,可今天荷取似乎迟到了。樱下有些不安,自己的计划还能顺利进行吗……已经好不容易到这一步了,难道自己……不对……
    正在樱下胡思乱想的时候,荷取从水中钻了出来。
  “啊,你来啦荷取!”樱下欢喜的上前迎接。
    可荷取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露出开心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松子,我今天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
    见荷取一反常态的表情,还直呼自己的名字,樱下不禁紧张起来。
    “从今天开始……”荷取一字一句地说着。樱下脸色变得苍白,害怕自己从荷取口中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我和你的关系!”樱下紧紧闭上了眼。
    “要向所有人和妖怪保密!”
    “……诶?!”
    河童解释中……
    “总之,你住在人类村落,而我是一名妖怪,我们天天在这里见面难免会被其他人发现,而你一旦被发现和妖怪交往肯定会有危险。”
    “那……怎么办……我以后怎么来见荷取...”樱下显得有些失落,但同时又好像有一丝如释重负。
    荷取微笑道:“不介意的话,以后来我家里玩吧。”
    樱下听到荷取的话,激动的直接抓住荷取肩膀:“真的吗?荷取酱我真的能去你家里吗?”
  “真的,还有这个东西给你。”荷取从自己的背包中抽出一个钓鱼竿递给樱下。
    “松子,这杆钓鱼竿送给你,以后你还可以带一两条鱼回家,这条河里的鱼对保养身体很有好处哦,你父亲多吃些鱼身体也会更快好起来的。”
    樱下接过荷取递来的钓鱼竿,低下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谢谢…荷取。”

    之后樱下依然每天都出来跟荷取见面,只不过地点换成了荷取的家中。
    当荷取没有工作的时候,两人会并排坐,吃着饭团,一起钓鱼,这时樱下会轻轻哼起一首歌,并晃动自己脖子上绿色的吊坠。
    荷取好奇的问这是什么旋律,樱下回答这是以前母亲在世时教给自己的歌谣。荷取不再继续提问。后来樱下每次哼起这首歌的时候,荷取也会轻轻跟着唱。
    荷取现在每天早上都会出门和樱下打招呼,顺便把房门钥匙交给樱下。有空的话她就和樱下一起钓鱼,有工作她就先和樱下聊上一会天,然后再出去工作,回来的时候和回家的樱下道别。只是荷取每次出去工作回来,樱下离开的时候动作都会很僵硬。
    时间飞快的过了半年,跨到了冬天,大地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这段时间,荷取发现自己的一些零件总是会不翼而飞,但因为都是废弃物居多,荷取从不在意。
    这些天荷取一直在攻克一道难题,迟迟没有收获,和樱下无意间提到这事的时候,樱下表示不要灰心。但荷取没有看到,樱下嘴角勾起了一丝异样的微笑。
    过了几天,荷取发自己工作台上的工具模组有时会不见,或者出现在其他位置,但这奇怪的事件反倒激发了荷取的灵感,在改变思路后她很快完成了研究。当樱下被荷取告诉这个好消息时,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尴尬。
    早春来临,冰雪慢慢消融。
    机器正式完工的前几天,荷取打算邀请樱下一起去参加河童们的庆功宴,自己也会用道具帮樱下隐藏人类的身份。但这几天樱下却反常地一直没有来拜访荷取。
    庆功宴当天晚上,荷取在河童们的宴会上畅饮了一番,在满月的月光下荷取摇摇晃晃的走回家去。
    今晚的月亮圆而大。
    快回到家时,荷取发现有个人影在草丛中晃荡,不知是不是满月的月光增长了妖力,还是喝醉酒的大量酒精麻痹了理智。
    荷取起了杀心,樱下晚上是不会来这里的,这个莫非是小偷?哼!正好今天带上了尻子器,最近尻子玉也不够用了,就用你的吧!
    虽然喝醉了酒,可妖怪毕竟是妖怪,人类来不及反应,就被荷取击中,重重摔在地上。
    荷取熟练地用尻子器取出尻子玉。取的时候,她还差点趴在尸体上睡去:“呃……啊!不……不行……还没到家……啊哈哈……嗯?这是?”
    透过草丛的微弱月光,荷取看到人类脖子上有一块发亮的物体。
    大概是什么宝石吧,正好捡回去当装饰。荷取把东西装进口袋,和尻子玉一起拿起,人类的尸体则用通手扔到了河中。
    月光浓郁,仿佛要凝结成玉珠滴下。
    第二天,荷取迷迷糊糊地从地板上爬起。她扶着疼痛不已的头部:“诶……好痛……嗯?这是……尻子玉吗?”荷取因为宿醉,只迷迷糊糊看见了手中的尻子玉,“算了,先放进工具箱里再说吧……”荷取自言自语着向工具箱走去,“话说这个尻子玉是怎么来的,我昨天干了什么?”
    大量的酒精让荷取的记忆变得模糊,居然无法立刻回想起昨天的事,“嗯!先别管这个了,今天还要去测试机器呢。”荷取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打起精神。
    这几天樱下都没有来找荷取,荷取也因为机器刚研发成功,忙于奔波,忽略了和樱下的来往,可这几天荷取心中还是隐隐约约有不好的预感。
    今天,机器已经顺利运行,荷取回到家中。总算可以歇口气了,荷取这才想起几天都没见过樱下了:“大概是快到春天,家里要播种吧。”荷取想起了之前跟樱下聊天时樱下说过自己上午找荷取玩,下午还要回去干活。
    这么想着,荷取开始整理屋子,因为工作屋子也好几天没整理了。
    在翻找尻子玉时,一块绿色的物体从尻子玉旁边的袋子里掉了出来。“这是什……”看到物体的那一刻,就像有一股电流击中脊椎,径直穿过脑髓,把荷取定在原地。
    掉出来的是一块绿色的吊坠,是荷取一直以来看到樱下脖子上挂着的吊坠。
    “尻子玉,吊坠……”那晚混沌的记忆开始清晰起来,一个简单的公式浮现在荷取脑中,尻子玉要用尻子器取出,而取出尻子玉人类会死,松子的绿色吊坠。
    “难道那天,我杀死的那个人是……”荷取不敢继续想下去,整个人径直向门口冲去。尸体,在河里!
    “至少……至少……哪怕一根骨头也好……”荷取冲到门口,但一打开门,樱下就站在自己面前,手势看起来是打算敲门的。
    荷取呆住,樱下则是一脸惊讶问道:“荷取,怎么了?”樱下还没把话说完,荷取就直接抱住了樱下。
    “太好了,你没事,我一直担心死你了。”荷取激动地道。
    樱下轻轻拍了拍荷取的背:“没事没事,我在这里。”
    荷取抱着樱下,感觉樱下似乎变瘦了,关切的问道:“松子,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怎么一直没看到你。”
    樱下表情突然变得黯淡,沉寂了一会,缓缓说道:“其实这几天我父亲……失踪了,我一直在附近……”说到这里,樱下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
    荷取猜到了下半句的内容。
    这时换成了荷取拍着樱下的肩膀安慰了:“没关系的,樱下你父亲一定还好好的,我会帮你一起找他的。”
    樱下不说话,只是抱着荷取,身体不停颤抖,荷取也不再多说什么。安定情绪后荷取亲自送樱下回到村落,一路上两人都一言不发。
    在快到村落之时樱下终于开口,对着荷取说了一句让荷取呆愣于原地的话语。
    “荷取,我父亲也戴着和我一样的绿色吊坠,如果你找到了能……”樱下的话让荷取再一次愣住,樱下后面的话更是什么也听不见了。樱下胸前还挂着那个吊坠,那么自己前几天杀掉的人类……
    荷取记不起自己是怎么和樱下告别的。
    之后,樱下一如往常的来找荷取,不过并不是每天来了。因为家里父亲的失踪,樱下不得不担负起更多的农务活。
    不同的是荷取的心情越发沉重,而那时候开始,荷取工房里的零件不会再失踪。
    这天樱下再次和荷取见面,樱下突然开口说话:“那个…荷取,我有一些话想和你说。”樱下的表情看起来和当初第一次向荷取提出请求时一模一样。不过荷取感受到樱下眼神里透露的信息和当初已经完全不同。
    “我们坐下来慢慢说吧,我也有一些话想和樱下说”荷取这么说着。两人和往常一样,来到河边坐下,手里都握着钓鱼竿。
    “那个……”樱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向荷取说出了自己父亲失踪的经历,“其实那天晚上回到家里时,我发现父亲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只是我想不到……他告诉了我一个一直欺骗我的事实。”
    荷取看了看樱下又转头看向河面:“你父亲说了什么?”
    “之前我母亲去世,我父亲一直告诉我是妖怪杀死了我母亲。”樱下说到这里时荷取本能的握紧了钓鱼竿,低下了头。“所以我之前和荷取你交朋友并每天来找你只是想找到你的弱点,就连钓鱼也只是假装和你增进感情,好让你暴露弱点给我,帮我母亲报被妖怪杀掉的仇而已……一直以来都骗了你,对不起……对不起……荷取。”
     樱下此时背对着荷取身体不停颤抖,荷取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樱下,只能放下钓竿走到樱下身边,紧紧抱着她。
    “可在那天父亲却告诉我一直以来他都在骗我,我母亲并不是被妖怪杀死的……我父亲边说,边拿出了一块几乎腐烂的木板……”樱下断断续续的复述自己父亲,在那天对自己说出的事实。
    樱下母亲死亡并非妖怪所为。那次父亲和母亲一起外出采集药草,但父亲却不慎落水,母亲急于救下父亲,情急之下随手抄起一块木板一起跃入水中。
    但入水后才发现木板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生死关头之间樱下母亲轻轻把木板推给了那个男人。
    男人最终爬到了木板上。
    ……
    “虽然得救,但亲手害死了我母亲这种精神上的折磨让他不堪忍受,为了逃避那种折磨,他幻想出妖怪,编织出是妖怪袭击了他们的谎言……”
    樱下扑在荷取的怀里痛哭着,不停念着骗子,对不起等词汇。
    荷取抱着樱下,没有反应。
    樱下哭声慢慢降低,缓慢的说着之后发生的事情。
    “那时我无法相信父亲的话,他欺骗了我这么久。我大声问他为什么现在又要告诉我这个,他说他发现了荷取你送我的那件武器,他知道这是只有河童才会制造的东西,他知道了我和你有来往的事实。那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欺骗我如此之久的男人……”
    “我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几天不出门。在他失踪的那天他站在我房门前说希望我能出来,我没有回应他。他叹了口气,又说来找你来劝我出来,说完后他就离开了。”
    樱下说到这里时荷取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当初杀死的人类就是樱下父亲。那个人类为了自己女儿找到了自己家附近,却被自己……荷取犹豫着该不该把这个事实告诉樱下。
    看着在自己怀里的樱下,荷取生平第一次如此犹豫不决。
    樱下慢慢停止了哭泣,反复向荷取道歉。直到樱下离开,荷取也没有勇气把那件事情告诉樱下。
    荷取把它埋在了心底。

    之后的日子仿佛回到了从前。
    樱下在成年不久后就搬出了村落,跟荷取一起生活,有时她也会回到村子里将多余的鱼卖掉。在每年樱花盛开的时节,去买鱼的人还能从她那里得到免费的饭团。   
    时间流逝,转眼就过去了许多年。樱下的身体已经不如以前,头发也变得花白——她老了。
    这天,两人和很久以前一样,并排坐在河边钓鱼。饭团,歌谣,一样不少。
    荷取的相貌还和以前一样,时间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而樱下不同,作为人类,她已经时日无多。
    “荷取。谢谢你。”年迈的樱下安静地盯着河面。
    “怎么了?突然说这个。”荷取也一样。
    “其实当初我看见父亲的吊坠在你工房里时…我已经猜到了大概。”樱下说到这里,荷取尘封许久的记忆再次打开。“樱下……我……”
    樱下释然的笑了笑说“不用道歉,其实这对我父亲来说也是某种命运吧……咳!”樱下捂住嘴,松开时手心多出了几丝血。
    “……很快我也要去见他了。”对于自己的离开樱下早有了准备。
    樱下轻轻放下了鱼竿,靠在荷取身上。“呐,荷取,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荷取手微微颤抖:“嗯…说吧,松子。”
    “我啊,最喜欢荷取还有樱花了。”随后樱下对着荷取耳语了几句,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不久后,樱花开放的季节到了。
    村民们发现那位卖鱼的老人不见了,纷纷猜测她去了哪里。
    有人说那位老人和一名妖怪去往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也有人说她已经安详的去世,但没过多久,大家也都忘记了。
    只有每年博丽神社山脚下的一颗樱花树前,有一名河童坐在那里。
    这是一颗树根旁里有矮矮石碑的樱花树。
    那名河童和樱花树并排坐着,像钓鱼一样,轻轻哼起一首歌谣。
    她的身边,摆了一个吊坠、一盒饭团、以及,一条刚从河里钓上的鱼。


发表于 2018-5-25 22: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嘛……这就是人为何不可与妖结缘的原因吧
偶然的一次相遇却给一个小小河童带来了这么多的故事
荷取不小心杀害了樱下的父亲,相比之后明白的道出并为之前半虚半伪友谊而内疚道歉的樱下,将此事深深地埋在心里的河童心中该是会有怎样的想法呢?
然而樱下还是得知了一切,却选择了释怀,两位究竟还是成为了一辈子的朋友。
长眠于樱树下的人类,每年都会有一位河童来陪伴着了呢~
支持楼主,很棒的短篇( ̄▽ ̄)(虽然自己文笔并不是很好但还是支持)
人与妖的情缘史永远这么跌宕起伏,“即使是长生如斯的妖怪,也会有所感悟吧……”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某间破败的神社 发表于 2018-5-25 22:36
嘛……这就是人为何不可与妖结缘的原因吧
偶然的一次相遇却给一个小小河童带来了这么多的故事
荷取不小心 ...

非常感谢观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6-20 13: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