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642|回复: 4

[中短篇] 守护者们[妖梦/幽幽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3 12: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守护者们






       魂魄妖梦最终独身一人。

       她望着天空,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是一件本应该忘却的小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到了这样的年龄,能够回忆起来的,也只有中间的那一段。孩童时的光阴像梧桐树下的光影,零零散散,伸手去抓,只得落下一手碎片。而现在呢,周遭的世界如同一股无法阻挡的洪流,摧枯拉朽地捣毁她的一切。曾经以为能够铭记一生的回忆,大多都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而消散了;而那些生活中的小事,却总是冷不丁地,突兀地浮现在迟暮的日子里。半人半灵有自己的宿命,只是多了些时间罢。

       她记得自己是在下雪的日子出门买菜,从幻想乡的一端走向另一端。积雪,白雪,房梁上的屋顶,白茫茫的连成一片。每走一步,她都更陷进雪里一分。成群结队的亡灵和飞雪混在一起。也许用飞就不会遇到那个孤零零的亡灵,但是亡灵也是会飞的,为什么她不飞呢?

       她没有脚,却从楼梯上爬来,从妖梦身体里穿过,带起一阵稀薄的白烟。妖梦听到了笑声,又一时没想起来。亡灵顺着石梯往上爬,妖梦顺着石梯向下走,长长的台阶留下两条重叠的痕迹,一条前往人里,一条通往白玉楼。

       她的笑声越来越远。等到妖梦到达集市,发现了角落里睡着的女孩儿。她提着大包小包挤出人堆,在她面前蹲下。女孩儿身体冻得僵硬,早已死去多时。她的嘴角留有一丝笑意,诡异而又突兀的,在冰雪中定格。

       她记得这张脸。

       秋天稻子成熟时,她下山收获。这个脏兮兮的女孩倒在稻田里,饿得骨瘦嶙峋。妖梦救济了她。女孩儿在白玉楼醒来,问她,“我这是死了吗?我化作亡灵了吗?”

        “只有抱着遗憾死去才会成为亡灵,你还活着。”

       女孩儿的脸扭曲成不快的表情,说道:“那就请让我去死!我已经受够了活着,哎,让我死去不好吗,我已经不想再悲惨地活着了!”

       她挣脱掉妖梦的阻止,出门便迎面撞上拿着糕点的幽幽子。刚要说话,幽幽子把点心塞进她的嘴里,说道:“如果要去死,请等秋天结束,享受完丰收的馈赠才能对得起这些美味的食物,那时再自杀也不迟。”

       女孩儿默不作声,将嘴里的点心吞下,舔了舔手指,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咕声。

       “妖梦,”幽幽子说,“去拿些点心来,她是个合适的孩子。”

       妖梦从幽幽子的笑容中惊醒,尸体上的雪粒和她头发是同种颜色。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将女孩儿的身体包裹住,背在背上带了回去。她听见亡灵在西行妖下自在地高歌。她唱“春至消冰雪,严寒一扫空”,她唱“白雪尚飞空,阳春已来崇。”妖梦把尸体放在樱花树下,拔出刀,刺进冰冷的心脏。

       歌声戛然而止。剧烈的风雪搅动着枯萎的樱花树,四面八方的气流汇聚在刀尖,夹杂着无数亡灵的叫喊。

       从今天起,我将赋予与无法转生的亡灵宿命,赐予你魂魄之姓!

       久违的,她的脑海里出现了妖忌的声音。

       所有的风雪都融进了她的心脏。女孩儿身上的衣服化成一条条碎片,代替了暴风雨,静静漂浮在西行妖的上空。她拔出刀,伤口消失不见,一团小小的白色魂魄围绕着女孩儿旋转。

       西行寺幽幽子在门后看着她,默默吃着饼干。

       春天很快地来了。白雪化作潺潺溪流,从天空的边缘流下冥界。女孩在院子里高唱,“谷风解谷冰,溪水跃奔腾。”幽幽子接道“白浪如飞舞,春花正上乘。”妖梦在旁边教她魂魄家的刀法。女孩儿做了个鬼脸,嗖地扑进幽幽子的怀里,气呼呼地不再理妖梦。妖梦无可奈何,只得看着她在三月的阳光下奔跑,践踏着郁金香,践踏着矢车菊,风信子的花瓣被她踩上天空,落下紫色的花雨。

       樱花盛开的时节,她们去神社参加宴会。灵梦和魔理沙凑近了问妖梦,这难道是你的女儿?妖梦一阵惊慌,手忙脚乱地给她们辩解孩子的父亲是谁…啊呸,孩子没有父亲!

       大家笑了起来,给妖梦倒上酒,告诉她你终于成大人了。事实上妖梦早已过了一百岁,看起来和三十多岁的灵梦相差无几。那时时间已经变得很快了。醉酒之后一觉醒来,妖梦迷迷糊糊四下张望,看见幽幽子告别了紫,一个人坐在走廊,独自望着夜空。

       她再次从回忆中惊醒,同样仰望着天空。妖梦早已明白幽幽子当年的眼神是何意味。很多年前妖忌把她带去白玉楼与幽幽子见面时,也曾经见过那样的幽幽子。时光流转,很多年后的现在,老去的妖梦理解并选择了妖忌同样的路,孤身一人离开幽幽子,找了一片森林隐居,静待自己的死去。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时光真的可以倒流,魂魄妖梦会在冬天用快要死去的身体面对幽幽子,让她花上很多时间,仔仔细细地观察这位陪伴了她多年的从者的另一面。她会啃不动牛肉,嚼不动花生,脸上的皱纹丑陋地下垂着,用咿咿呀呀的声音叫幽幽子帮忙给她递过水杯。幽幽子肯定要笑话她,和她打趣,说妖梦啊,没想到也有我照顾你的一天。但依然听她的话。她那时肯定走不动了,坐在轮椅上,安安静静地待在西行妖下,和幽幽子看一个冬天的枯枝败叶。白雪从十二月持续到二月,积雪盖满她的全身,她一动不动,如同海岛上历经了千万年的石像。

       冬天过了是秋天。妖梦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脑子里想的是枫叶与丰收。她脸上的皱纹褪去了一大半,身子骨硬朗了起来。她和幽幽子并肩走下楼梯,没有下雨,也没有下雪,只是有风。金色的麦子在田野里泛起波浪。她会一边丰收,一边给无所事事,耐不住性子的幽幽子讲其他星球上小王子与猴面包树的故事,讲猴面包树有多么强壮,但是却不掉面包。幽幽子听罢叹息道,“真是遗憾。”收完了麦子,她们去妖怪之山,河童们在溪流边没日没夜的宴会,守失神社的现人神巫女举办的丰收祭典,天狗们的庆功会……完了再去人里买各种各样的料理食材,回到白玉楼,久违地穿上围裙,让幽幽子品尝她做的饭菜。就像这些年,一如既往。

       夏天很快地来了。妖梦变回原来的模样。她背着刀守在门口,清爽的短发反射着夏日灼热的阳光。她在庭院里洒满水,一丝不苟地修剪盆栽。太阳花们一排排矗立着,十三年蝉从土里爬上树干,闲适的午后让人昏昏欲睡。她一边洒水一边笑着,问幽幽子大人,今天想吃西瓜吗?幽幽子当然无法拒绝。妖梦这时会严肃地说可以,但是只能吃一个。幽幽子只得扑上来为自己的点心求情。妖梦拗不过她,往往败下阵来,心想下次一定要让幽幽子大人听她的话。而幽幽子呢,也会想,妖梦啊妖梦,下次我一定要再多争取一点。

       妖梦的头发被春风吹乱了。她回过神,正牵着魂魄妖忌的手,躲在他的身后。长长的石梯落满了樱花树的花瓣。走到一半的位置,妖忌停下脚步,让她自己上前。于是花瓣上的脚印分成两个方向,一大一小连成一条直直的线。妖梦往上走,妖忌往下走。

       幽幽子站在门口看着妖梦,知道这就是即将接替妖忌的守护者;妖梦站在楼梯口看着幽幽子,知道这就是自己即将守护一生的人。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 喵玉币 +45 萌度 +100 收起 理由
Adrastea74 + 35 + 75 没有失踪,太好了,感谢(?)
稗田夏木 + 1 + 10 + 25 妖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24 11: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写的是真的好。很久没看到这样好康的文了,emmmm我想我也应该加快脚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01: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向喵玉殿各位大力推荐这篇作品,你也许说一开始没什么色彩,但请看到后面,直至看完,慢慢品,你会感受到那种悲情核心的。守护者们,是,守护者,们,为何会有“们”呢,还请各位细细品味(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大力推荐,再说一遍,大力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5: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守护者 们 啊,一代代的魂魄家族,不变的幽幽子,想来紫看待博丽巫女亦是如此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9: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点果然写的很好,闲下来了再慢慢欣赏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1-19 07: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