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576|回复: 2

[短篇楼] 【短篇同人】辉夜的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30 12: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宅醇 于 2018-6-30 15:28 编辑


  少女在竹林里迷路了。
  “明明不该迷路的,我对这里应该很熟悉才对……”
  竹子的茎干高大而挺拔,将视野分割开来。茂盛而细长的枝叶连缀着,包络住上方遥远的天空。竹林的尽头消失在深邃的夜空里,只有稀疏的几颗星星若隐若现,月亮更是退化成云层中淡淡的一抹光晕。周围静悄悄的,隐约能听见远处水禽的鸣叫声。
  少女两臂抱膝,坐在水边的石板上。她低着头,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一块扁平的小石头,清澈的眼神中带着一点忧郁。
  少女穿着淡粉色上衣。那是传统的宽袖样式,衣扣装饰有白色蝴蝶结。下面则是配有荷叶边的暗红色底色长裙。月色并不明朗,看不清花纹。这搭配听起来很怪,但是,并没有什么违和感。黑色的姬式长发溶解在夜色中,遮住了她脸部优美的轮廓。
  少女起身,小石头从她白皙的指间滑落入小溪中,溅起一串涟漪。
  她匀称而纤细的双脚站立在细软的沙子上,溪水穿过竹林,碰撞着浅底的小石头,传来悦耳的汩汩声。抬眼望去,竹林一片翠绿。对天真的她而言,可以确认方向的,就只有这条小溪了。
  少女双手微微提起裙子,沿着溪流的方向漫步着,也不知走了多远,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竹林依然是那样,无论视野的远近,看起来都和几分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渐渐地,暗淡的月光、流水的触感、沿途一成不变的风景,都让不安的情绪开始萌芽。
  “这时候要是永琳在身边该多好啊,哪怕是只小兔子来陪我讲讲话也是好的呀”,她想。
(注:此处兔子指永远亭的妖怪兔)
  少女暗暗攥紧手心,加快了步伐,只想要快点走出去。
  ……
  “呼……真累啊,歇一会儿吧”
  她停下脚步,蓦然瞥见褐色的斑块出现在竹子上,像泪水滴落在纸上晕染开来。更准确地说,那像极了流泪的过程。少女惊讶之余,把视线投向其他地方。然而,这异变根本不受控制,视线扫到哪里,哪里就有新的泪斑浮现出来。竹子上的褐色斑块,就这样牵引着少女惊恐的目光在竹林中传播着。很快,竹林整体的颜色就变了,密密麻麻泪斑一样的色块嵌在竹子原本的翠绿上,显得突兀异常。
  “这是……什么情况……”少女睁大了眼睛,身子僵住了。
  整个竹林的竹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枝头伸展出细长的花苞。在少女呆住的下一个瞬间,繁密而且下垂的花苞一齐绽放。一时间,洁白的花穗飘出纷纷扬扬的絮,弥漫了竹林本就不开阔的视野。而开过花的竹子本身则迅速枯槁,呈现出挣扎着扭曲的形态,枯黄的竹节上还蔓延着伤痕一般的裂纹。更不可思议的是,被絮沾染过的地面,连同飘落其上的絮都变成了吓人的炭黑色,散发出死亡而且污秽的气息。不远处,大片的水鸟集体扑棱着翅膀起飞了,同时发出受惊的惨叫,随后消失在模糊的天际。
  惊恐的少女开始不顾一切地沿着小溪奔跑着。惨白的絮漂浮在依然清澈的小溪,这俨然是眼下唯一看起来洁净的出路。她跑得很快,沙子里的石子割伤了她细嫩的脚丫,可是她只能沿着这个方向跑,强忍着疼痛舍命地跑。
  不知跑了多远,少女很疲惫了,长裙也被溪水打湿,不方便行动。她停下来喘息着,观察四周的情况。不知不觉中她好像已经逃离了异变的竹林,先前可怕的白色絮状物也没有再出现。前面是一片开阔的水域,岸边长着茂盛的苇草,一丛丛地斜生着。月色暗淡,皎白的圆月却诡异地倒映在水面。
  “…… ……”
  少女放弃了思考,目光呆滞地看着水中月亮的倒影,口中呢喃着。
  “这样啊……安心了……”
  她身子一个趔趄,坠入了那本不该存在的倒影中。
  少女感到自己没有跌到那浅浅的水里,而是一直在下沉,坠入无底的深渊,每时每刻都压得她透不过气的深渊。这深渊冰冷刺骨,寂静得可怕,却又仿佛有无穷的吸力,能吸走感情、知觉、回忆……一切都开始虚幻起来,潜意识里,她甚至连自己的存在这一基本认知,都开始有些动摇,仅存的一丝意识都完全被某种未知的东西吞噬掉了……
  ……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清醒了过来,却发现周围是浩瀚无垠的星空,自己漂浮在空荡荡的空间里。奇妙的是,她脚下又仿佛有可以借力的地方,可以使她向面前的方向走动。少女试着向前走了几步,但是心中的不安又使得她想退回原点。她小心翼翼地把伸出去的脚向后试探,踩到的却是无尽的虚空……与此同时,自诩掌握永远与须臾能力的她在这一瞬间感到强烈的危机:就像是打破了什么规则一般,这个规则要对她进行惩罚。
  远处出现大批的士兵,正朝着这边冲过来,这正是月之都的士兵,身着统一的制式盔甲、手中挥舞着红色激光剑。周围什么都听不到,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可是少女却幻听到了什么:她听到嘈杂的叫喊声,听到密集而慌乱的脚步声,听到自己加速的心跳声。少女回想起那一天,正是这样的士兵,把她过往的生活击得粉碎,把她和她最亲爱的人们分开。往日保卫她的力量,却要把武器架在她自己的脖子上。
  “为什么?明明不会产生污秽……却要以传播污秽的罪名,将我一个人,流放到最污秽的地方去!为什么!为什么……”少女向士兵嘶吼。无数的士兵们仍然挥舞着光剑冲过来。
  “我什么都做不到……甚至连结束这毫无意义的生命,都做不到……”泪水,充满了她的眼眶。
  身为不死的蓬莱人的少女,只能绝望地向前,她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
  ……
  “辉夜酱~兔子们已经把早饭送过来了哦~是刚做的团子呢~”
  “……”
  “看起来你做了个噩梦啊。”
  “永琳,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嗯?”
  “永远永远,别离开我”
——END——
后记
基于初稿做了一些调整和补充。
主要是自己对永夜抄三面道中曲的印象做的脑洞。
(浩瀚的星空、无法回头的路)
近来有说法是,西藏民间故事《斑竹姑娘》是《竹取物语》的原型。后者加入了古代日本的文化背景,结局也有改动:辉夜没有与地上人相恋,而是作为纯洁无垢的象征,回到了纯净而永远寂寞的月面。加入了竹子生出泪斑并且开花这一情节,是想表现:辉夜也是文化传播融合的产物,在梦中,也会梦到不同于主流印象,但同样是存在着的、属于她的印象的元素,这些元素在流传中被替代被隐匿,最终如竹子开花一般枯萎凋亡。

发表于 2018-7-29 14: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6 16: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非常好呢,加油↖(^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9-25 02: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