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09|回复: 1

[翻译小说] 【星月结界汉化组】秘封侦探外传:宇佐见堇子的革命(随缘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3 11: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布Alpha 于 2018-7-28 15:59 编辑

大家早中晚上好,我是萌新阿布(鞠躬)。
如标题所示,这本小说是《这里是秘封侦探事务所》的外传,性质上类似于前日谈的东西。
讲述的是堇子和某个神人相遇准备开始搞事情的故事。
本外传不定时随缘更新,因此单开一帖。追文的各位要相信缘妙不可言(什么鬼)。
汉化信息及汉化许可参见本帖一楼
二创人物出没注意。
同样,本汉化同时在B站专栏和喵玉殿更新,严禁将本文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商用,仅贴出原文和译文链接,不贴出原文和译文本篇则不受限制。
 楼主| 发表于 2018-7-23 11: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布Alpha 于 2018-7-23 11:55 编辑

为庆祝堇子成为TH16.5自机,更新此话



【秘封俱乐部活动日志——2015年5月】

改变人类历史的时刻,就在今天!
从现在开始,我将要曝光在这个世界的某处所覆盖的结界,踏入新的世界。
那是被名为科学的欺诈所封印的深秘的世界,是留给这个科学世纪的最后的神秘主义。
被驱逐的幻想之物所苟延残喘的世界,其大门将由我来打开。
我会把幻想带回到这个世界,带回到这个东京,这里将成为新世界的原爆点!
正如骑着战车的假面骑士所说,“幻想世纪(全球性共同幻想)就此开幕了!”


没错,现在的人类已经忘却太多幻想了。
名为科学的暴力挥舞着“合理性”这把武器,狠狠地击碎了各式各样的幻想。所有的幻想,都被打上了虚构、戏言、反常、伪科学的标签而被封印了。
我们所处的科学世纪并不是梦境。从911开始的恐怖主义,以及之后各种报复行为的连锁。以雷曼事件[1]为火种所点燃的世界性经济恐慌,以及四年前的东日本大地震,这些事件给日本这个国家带来了无法磨灭的阴影。但是我拒绝接受这个现实!将梦想从我们这些千禧年之子(Millennium Children)身上夺走,这种事情可不是这种平淡如水的现实!
网络上现有的情报正以指数幅度增长,各式各样的信息已经泛滥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所有的知识都能被我们掌握。只要在搜索引擎上一搜,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极度过剩的情报资源冲击着我们的时间,教会了我们各式各样的事情,与我们是否情愿无关。
圣诞老人是可能存在的,超级英雄是可能存在的,成为Q娃这种事说不定也能实现。但名为信息的洪水毫不留情地冲击着我们的梦想。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总是一不小心就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相信幻想成为了这个时代最为困难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一个胡子老头和一头驯鹿不可能在一个晚上环绕整个世界。
这个世界上没有超级英雄。现代科学无法实现变身啊必杀技啊高达啊之类的东西。
成为Q娃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没有那种上来就剥夺人们的梦想与希望的敌人。
科学且理性的思考以及搜索引擎显示的搜索结果,正持续地谋杀着我们的梦想。
这个世界的幻想正被无止境地抛弃着。想要坚持心中的幻想活下去的话,就只有舍弃现实世界这一条路。我们只能将现实和空想用厚重的壁垒隔开,再主动选择沉溺在空想的世界里。
我们的梦想,只能存在于世界内侧名为空想的保护壳中。


我现在要问你们,要严肃地问你们:
为什么现实无法与空想等价?
这明显狗屁不通!比起现实来说,虚拟的东西才应该拥有远高于其的价值!
空想即代表梦想、空想即代表希望!空想即代表未来!这些东西能在现实当中得到吗!
人造的世界,名为虚拟的假货。所谓的大人嘲笑着这一切,嘲笑着虚拟,他们相信着毫无价值的现实才是最有价值的事物。这种想法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空想,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明白!
让我们这些孩子只能生活在这种毫无梦想、希望、未来可言的世界,是毫无理由的!


那么,我们所能选择的道路就只有一条。
我们只能将现实和空想等价起来。
我们只能将空想之物变为现实。
空想开始侵蚀现实,假想开始对现实下克上。
这才是将梦想、希望,以及未来带回这个科学世纪的唯一办法。
我们不得不大声说出我们的想法:
人造的世界所产生的梦想无法照进现实世界的话,那这个现实世界肯定有问题!


实体化的幻想。
与这个世界共存的幻想。
首先要从这一点入手。必须要将这个世界染上幻想的颜色。
然后,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侧,我发现了某个幻想。
那简直是能与现实等价的故事。
那是曾经被现实所击溃、被现代所封印的幻想。


我会把幻想带回到这个世界。
把那个被封印在结界内部,被世人遗忘的世界带回这边。
所有的齿轮,将从现在开始转动。


我名为宇佐见堇子,生于2000年1月1日,花样的15岁。
东深见高中一年级生,灵异社团【秘封俱乐部】的初代会长。
这个名字,将会在历史的长卷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个名字,将会作为曝光了存在于世界内侧的幻想世界、作为幻想世纪的创始者铭刻在史书上。
如果能成为幻想世纪的基石的话,我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辞。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梦想、希望以及未来了。


被世界所包围的未知的结界。
在那结界之中所存在的那魅知的世界,名为——幻想乡。


【宇佐见薰、小哥说妹——2013年4月】


—1—


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不可爱。
比我小三岁、现在正在读初二的愚妹、不对贤妹,名叫堇子。
贤妹在这里可不是什么褒义词。虽说我的妹妹确实比我这个当哥哥的脑筋要好上几倍,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作为兄长,只能将就读个重点高中,过着咸鱼一般的高中生活。而我的妹妹在还在读初二的情况下已经能被我们学校录取、五年后应该能轻松读上她哥哥一辈子都摸不到的日本最高学府、甚至能被大洋彼岸的超一流大学录取吧。
聪颖过头的头脑。长相的话,从我这个家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也不算差。而运动神经可谓是相当拔群,妹妹真实的身体能力到现在都探不到底。总之,我的妹妹就是俗称的超人,不对,应该叫做女超人才对。天才、神童、大佬……无论怎么称呼都不为过。对于父母来说可谓是骄傲中的骄傲,对于历史上曾经出过不少学者的宇佐见家来说可以说是背负了整个家族的期待于一身,即使这样说也不为过。
我的妹妹堇子是一位贤妹,贤过头的妹妹。
因此,我的妹妹一点都不可爱。
“老哥~这本书还有后续吗?”
“搞毛啊,我都还没读呢你怎么就先偷跑了!”
“反正我都读了,最近有没有什么有点意思的东西啊?”
擅自拿别人的轻小说来读的妹妹在我的床上打了个滚,然后直接去搜刮我的书架。正在N站看实况录播的我叹了一口气,转而面向妹妹。
“你倒是蛮闲啊。”
“明明是春假却一大早就开始看N站的老哥没资格说我吧。”
“你还不是宅在家里看轻小说?没什么能做的事情吗?和朋友一起唱K啊逛街啊什么的,像这样开开心心地过个假期不好吗?”
“开开心心就有鬼了,忧郁的堇子同学不得不和低等的义务教育和低等的同班同学一起白费两年时间,作为凡人的老哥怕是体会不到这份艰辛吧。啊啊,天才还真是辛苦啊。”
“少BB,既然是天才的话那就应该像个天才一样去读点深奥的书啊。”
“才不干嘞,被选入语文教科书上的那种书太~无聊了。所以还是轻小说好啊,以现代人的快乐原则为准的书,如果不带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去读书的话,还是得读这种让人很爽的东西啊。”
“那确实。”
“老哥才是,凡人要是总读一些凡人写的东西的话,最后会变得连凡人都不如哦?”
“凡人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别生气别生气。并不是说瞧不起你啦,倒不如说如此平凡的老哥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呢。”
“……怎么说?”
“天才的身边总要有个凡人来衬托他的伟大嘛,就像莫扎特和萨列里[2]一样。”
“给我滚回自己房间去!”
——真是相当相当不可爱的妹妹。
她一直以来都是这种德行,嘴上始终不饶人,而且偏偏作为凡人的我也说不过她。在我这个贤妹面前,我作为兄长的威严可以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对于堇子来说,我只是一个优质的轻小说和漫画货源吧。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电脑。这台电脑是在我刚上初中时买的、即使过了五年我也一直在用的一台台式电脑,虽说最近有点故障。当然,这台电脑是连了网的,拜这所赐我在这上面打发了相当多的时间。因为承诺了“成绩变差的话就要没收”,到现在已经被没收过好几次了,所以还是不能花太多时间在这上面呐。
我把视线转向画面还不到一分钟,在这期间没有开关房门的声音。视频已经播放完毕了,所以我也不会被电脑的声音所吸引,而且我没有戴耳机。另外,开关我的房门是无论如何都会有声音的,而且我不可能会听漏。因此从物理上来考虑,妹妹应该还在房间里。
但是,当我再一次回头看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堇子的身影了。
——那个家伙因为是在我的面前所以才会这么不要脸么……
我皱着眉头看向书架——我一直期待的那本系列最新作已经彻底没了影,那个家伙还真的下了手啊。啊啊啊烦死了。挠了挠头之后,我在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字。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宇佐见薰这种一眼看不出性别的名字。
但是,相对于现在成为话题的那些稀奇名字,我的名字还算是相当正经了。真要感谢生下我的双亲还算是有常识的人。虽说想这么做,但是哥哥叫薰,而妹妹叫堇子,出现这种情况真想让他们再好好思考一下。从常识来考虑的话两个名字的写法也太像了。
另外,我们经常被人说是“除了名字之外完全不像”的兄妹,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
这帮人真是闲得慌。
而且我和妹妹有着某个决定性的不同。
并非性别,也非性格,更不是兴趣嗜好这种等级的东西。
我和她作为人类的特殊性相差太大了。
我是个字面意义上的凡人。但我的妹妹,堇子却是——
总而言之,可能是个超能力者。


―2―


即使是超能力,也分成了很多种类。将所有超能力混为一谈的话,就像是那种拍下书页然后上传到推特上然后说“最近的轻小说”这种疯狂生草而且相当胡来的行为。也可以说是父母把所有的游戏机都叫做FC这样……不过我的父母倒是能分得很清楚。到底是什么时代的话题呢?应该算是都市传说的一种吧。


不用手而接触到物体的念动力(Telekinesis)。
直接读取对方内心的精神感应(Telepathy)。
从一点零耗时地移动到另一点的瞬间移动(Teleportation)。
只需要想想就能够点燃明火的念力点火(Pyrokinesis)。
能感觉到无法通过物理方式看到的事物的透视(ESP)。
能从物体上读取残留在上面的记忆的心灵占卜(Psychometry)。
通过想象就能把实际的照片和影像投影出来的念写。
以及通晓未来的预知能力。


目前主要的超能力就这几种。如果再分细一点的话,并不是移动自身而是移动物品的隔空取物(Apport)和能看到相当远距离的千里眼这类超能力的亚种也会被分类出来。
那么话说回来,家妹宇佐见堇子是哪种超能力者呢?
妹妹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暴露过自己的能力,因此以下都是基于我这个当哥哥的所观察到的东西来推测的,实际上很可能不止我说得这么简单。想知道正确答案的话只能等她本人自己说出口吧。
即使她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能力,但和她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我,在这期间也目击到很多次她使用能力。虽说妹妹能够巧妙地隐藏自己的能力,但总有目击到她失误的瞬间。当然也无法否认是堇子故意暴露出来给我看的——


首先第一点,念动力,这个是基本可以确定的。而且妹妹所持有的念动力恐怕相当强大。
对于这一点的证据有很多。在父母出门的假期,我偶然见到妹妹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不接触遥控器就能换频道、调音量。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妹妹所持有的念动力有着相当程度的精密性。
然后是除夕的大扫除,妹妹的打扫速度快得不正常。用她那双纤细的手臂完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扫完那种不费很大的力气搬动书桌和书架就没法打扫到的阴影处。如果说她用了念动力来移动书桌和书架的话,这就说得通了。
在我记忆中能作为决定性证据的一点,是在我和妹妹一起去神宫球场给表兄弟加油助威的时候。一颗界内球飞向了在内野席上看比赛的我们兄妹,但那颗球以明显不自然的轨道飞向了我的后方。如果是一般情况下,那颗球应该会打中我或者堇子的。而妹妹只是一脸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好悬啊。”那绝对是妹妹用念动力改变了球的轨道吧。
还有别的证据,虽说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听母亲讲过,以前妹妹上幼儿园的时候,家里偶尔会闹鬼。在妹妹和父母睡觉的卧房里,电灯会莫名其妙地晃起来,衣柜门会擅自打开,放在壁橱里没在用的枕头会自己跑出来——就是这些。到了上小学的时候,这些现象就再也没有出现了。这恐怕是因为当时的妹妹年龄太小,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吧。
再然后,妹妹从小就喜欢在家里跑来跑去,活泛过头了也经常从楼梯上摔下去,但奇怪的是每次她都能毫发无伤。父母认为肯定是哪个神明在守护着我们家的这位天才少女,但实际上这也是因为念动力导致的吧。在无意识当中使用了念动力来让自己免于冲击。说不定她可以用念动力让自己在天上飞,就像龙珠里的舞空术一样。毕竟是我妹妹,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不管我拿出怎样的证据,别人都会用一句“只是你的错觉吧”来打发我。想要下定决心确认妹妹的念动力的话,恐怕只能从楼上扔一盆盆栽在她脑袋上了,但这么残酷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再说了,作为哥哥,如果妹妹想要竭力隐藏这份力量的话,那我也没有必要特地把它暴露出来。
如果揭露妹妹的超能力的话,我也会跟着沾光吧——如果说没有因为这种诱惑而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妹妹出名的话,这不仅是让家里人骄傲的事情,而且说不定我还能因此上电视,这样的想法一直诱惑着我。但是——我这个哥哥作为一介凡人,恐怕从此以后就没法在极度优秀的妹妹面前抬头做人了吧。父母自从妹妹上幼儿园开始,就不再把视线聚焦在我的身上,而只对妹妹充满了期待。优秀的父母从我俩小时候就看出了我和妹妹在头脑上的差距。但他们的眼光确实没错,哥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优等生,而妹妹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几个的天才神童。我作为哥哥的威严已经荡然无存了,因此我没有任何义务把妹妹从珠穆朗玛峰捧到拉格朗日点。
——总之,虽说没法举出更详细的例子,但妹妹持有念动力应该是没有错的。这是由我这个和她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哥哥所得出的确切的结论。


第二点,瞬间移动。妹妹有相当高的概率持有这个能力。
刚才从我的房间不声不响地消失的妹妹,应该就是用了瞬间移动回到了隔壁的自己房间。妹妹有的时候就会像这样毫无防备地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使用能力。说不定是想故意引起我的注意。
为了节省时间,就不一一举出妹妹持有瞬移能力的证据了。由我对妹妹举止的观察,可以推断出她的瞬移有几点限制。
首先,瞬移的移动距离有着很严格的限制。从家里瞬移到学校是不可能的,如果可能的话,贪图方便而且没有朋友的妹妹就会利用瞬间移动,而不是普通地走路上下学。堇子之前读的小学和我所在的初中离得很近,上下学的路径基本相同,因此我们早上都会一起出门。想到妹妹放学后有可能会瞬间移动回家,因此我偷偷尾随了她好几次,虽说可能已经被她发现了——
作为决定性证据的事件发生在两年前的夏天,父亲在假期加班的时候倒下了,因此被送到了医院。在家里的我和母亲一起搭车去了医院,同时给在外面玩的妹妹打了电话。那时的堇子踩着单车满身大汗地来到了医院。如果她能进行长距离的瞬间移动的话,肯定会选择使用能力吧。
也就是说堇子的瞬移能力被限制在一个很近的范围内。不过,就像她从我的房间直接瞬移回她的房间那样,可以无视路径上的障碍物。另外,如果接触妹妹的身体的话,会和她一起被转移。这样一来,不仅盗窃财物十分方便,就连完美的密室杀人也不在话下。她确实有可能把她的能力用在犯罪上……不过看起来她好像没有这个兴趣。是想遵守分寸和尊严使用自己所持有的能力吗?不对,说到底这只是我作为家人的偏见,说不定她真的在利用能力到处做坏事。不过我到底是没办法参透我妹妹的大脑,没办法看清她的所作所为。
总之,以上两种能力是确定存在于她身上的。其余的,比如说从她玩抽王八和神经衰弱贼溜这一点可以看出她可能有透视或者读心术,不过仅从这两个游戏来观察似乎不太容易得到结论。而仅把物体瞬间移动到别处或自己手上的隔空取物则无法和念动力明确区别为两种能力。其余的比如念力点火、心灵占卜、念写、预知能力,我手上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她身上有这些能力的存在。证明不存在的东西还是很难的。
总结一下,目前已经判明我的妹妹宇佐见堇子已经持有的能力:
一、无论是大型物体还是小型物体都能轻易移动的洋马牌柴油机……啊不对是念动力;
二、仅能在短距离内生效的瞬间移动。
目前能够确认的能力就是以上两种,有关于这两种能力更多的细节以及是否有别的能力,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和研究,还得控制在不被妹妹说“恶心”的范围内。
我可不想被骄傲自大、天资聪慧、自我中心且相当不可爱的妹妹觉得恶心。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妹控。作为哥哥,我还是想珍惜自己那只有一颗米那么大的尊严。
虽说很可能会被说“那种东西从一开始就没有吧”,而且我还没法反驳。


―3―


我最开始注意到妹妹有奇怪的能力是在小学的时候。
在刚刚懂事的时候,妹妹就已经很聪明了。刚上一年级的时候,堇子就已经有“自己是特别的”这种自大的想法……或者说是正确的想法。与此同时,她也意识到必须隐蔽她真正的特别之处。因此当时的我只是以为妹妹因为自己脑袋很好就骄傲自满。
恐怕父母都还不知道堇子其实是超能力者吧。
不对,我和她只是表面上没对父母提起过这件事情。所以无法排除父母其实可能注意到了其中的端倪。总之不管怎么说,妹妹在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主动地隐藏自己的能力了。
知道妹妹能力的人,果然只有我一个吧。
虽说妹妹的人际关系并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也不是我应该管的事情——不过妹妹确实没什么朋友,那这么一来,可能真的只有我才知道她的真面目。


而妹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觉醒这种能力的,就连我也不知道。从之前所述的闹鬼的事情来看,至少她的能力从上幼儿园开始就已经觉醒了。
首先说明一下,宇佐见家以及母亲那一方的家系史上都没有出现过超能力者。当然我的父母也是平凡的普通人。那么妹妹的能力应该是突然变异得来的。
那么,为什么发生在我家?为什么发生在我的妹妹身上?
如果这是哪里的哪位神仙搞的鬼的话,还真是希望他能好好地选个目标啊。
都说天不赐二物(人无完人),现在在我看来简直就是放屁。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让妹妹分一点智商给我。几乎在每个学期考前复习的时候,我都会有这种想法,发自内心的。


“我回来了。”
“啊,老哥你肥来了。”
到了高二分科之后,首先在班上找到了好相处的人开始打交道。周边的环境稍微有些变化,拜这所赐心情也有些激动。但是在看到客厅里躺在沙发上一边叼着一根Pocky一边玩手机的和平常没两样的妹妹之后,我的心情也被拉回了普通的日常,这不禁使我叹了口气。既然是超能力者的话那就给我看看你非日常的一面啊。就不能让自己过得像个轻小说的主人公一样吗?不对,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东西。
“堇子你啊……”
“怎么了老哥?”
“明明是花一样的女初中生,却在开学典礼结束之后就宅在家里是怎么回事?毫无青春气息啊。”
“最不想被老哥说啊。话说你在新班级里交到幻C的同好了吗?”
“多嘴。”
从冰箱里拿出可乐倒进杯子之后,我拿着杯子回了房间。打开电脑,看看N站上有没有什么新的幻C视频,不知何时妹妹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了我的房间。话说又是瞬移进来的吗?
“老哥才是,一回来就打开电脑看N站?”
“死老妹闭嘴。”
“你都已经高二了,好好地交个女朋友吧,不然我作为妹妹会于心不安的。你再这样下去的话只会变成离开网游和N站就没法活下去的死宅啊。啊,前半部分已经实现了。”
“所以说给我收声啊,不要说些和老妈一样的话。倒是你直到现在都没交到一个朋友吧。”
“因为这所初中没有什么值得我去打交道的朋友啊。”
简直目中无人。这时堇子又开始擅自搜刮我书架上的漫画开始读了,那是一本最近才出的《幻想菜沙堂》。
“堇子你明明没玩过幻C原作,倒是对这些漫画和小说感兴趣嘛。”
“ACT玩起来太麻烦了。漫画有很多民俗学典故所以我还蛮喜欢的。”
“那是的。”
“老哥肯定是喜欢民子酱这种胸大又温柔的大姐姐型角色吧?”
“老妹你倒是蛮清楚嘛。因为有实妹所以更渴望姐系角色这才正常嘛。毕竟已经在现实里体验过有妹妹的感觉了。”
“知道了知道了,反正我在你眼里就是不可爱的妹妹对吧。那么,你是想让我叫你‘欧尼酱’?还是‘葛格’?‘哥哥大人’?‘大哥’?[3]”
“《妹妹公主》吗?真不知道你还懂这种只有大叔才知道的骨灰梗啊。而且我可不希望同人里有无脸大汉,我更中意的是女孩子们的百合啊。民子酱和菜沙酱要是能在一起嘿嘿嘿的话就好了。”
“行了行了知道了,那下个月的例大祭你要去吗?”
“废话。”
“可不要偷偷带些红字本回家啊,作为妹妹我可是会感到羞耻的。”
“给——我——闭——嘴!!”
有关于幻C——幻想Collecion的说明还是简略一点吧。总而言之,就是一款由个人制作、已经持续十年以上的同人横版动作游戏系列。出场的Boss都是以古今东西的妖怪、妖精以及神明为主题的少女。根据作品不同,自机也会稍微有些变化,但退治妖怪的巫女和魔法使则是万年不变的主人公。被退治的妖怪会加入主人公的收藏里,通过借助这些妖怪的力量来攻略更难的关卡。总而言之,就是把超级马里奥、洛克人和星之卡比结合起来的游戏。有着洛克人的动作要素,马里奥的快节奏,像卡比一样在天空翱翔——这样描述才是最准确的。每次在敌人攻击及其激烈的关卡,解谜也是相当有分量的,因此这部游戏也相当硬核。
包含番外的格斗游戏在内,每年大概会有一部新作。虽说是同人作品,但却在商业杂志上有着小说和漫画的连载。原作者对于二次创作非常宽容,因此其作为同人体裁在男性向同人里通常都是名列前茅。我是从N站知道这部作品的,到现在已经把原作全部通关一遍了,官方书籍也基本都买全了。想起来我入坑幻C的时候还是个小学生,到现在已经有五年了吧,这样想的话还是蛮久远的。虽说想多买些同人志,但以高中生的这点惨淡的零花钱,买小薄本什么的还是太困难了。
“嘛,现在是连小学生都能收藏妖怪的时代了呢。”
“在你读的小学里也有很多N站民吧。”
“那个当然了,像老哥一样的幻C厨也有很多哦~”
“我在N站知道幻C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啊。”
“但是那些家伙完全不懂幻C当中那些民俗学典故的趣味啊,真是无聊。”
“能理解其中趣味的只有你吧。要不去幻C版多发几个民俗学帖子?”
“老哥也多上维基看看这些典故吧,真的很有趣哦?”
“我不是想画小薄本啦。只是看看原NETA维基的话还是蛮有趣的。”
“想画就画啊。”
“我画不出来啊。”
“明明可以写小说?”
“…………”
其实,我在读初中的时候,曾经在幻想创话集这个投稿网站上上传了我写的幻C二次同人小说。结果当然是大暴死。只有寥寥几条说不上是客套还是赞赏的评论。那篇小说现在已经被埋没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里了。虽说因为羞耻很想把那篇文章删掉,但苦于忘记账号密码,到现在只能作罢。
虽说现在我的脑袋里还有很多关于幻C的脑洞,但自从那次过后,我就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现在也没心情去写了。如果只在自己博客上发布的话,没人看还能理解。但在那个网站,作品的评论数给你显示得明明白白。看到自己的作品被那些大手子的作品踩在脚下,以及显示在我眼前的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可怜的分数之后,最终还是打消了坚持下去的念头。
“小的时候我曾经写过老哥和玩偶的故事来玩呢。”
“突然说什么呢。”
确实,我想起了堇子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曾经和玩偶一起玩的场景。她给每个玩偶都设定了不同的性格和人际(玩偶际?)关系,一边编故事一边玩。那个时候的堇子真是天真无邪又可爱,相比现在……
“老哥是有这个基础的吧,写故事的基础。”
——如果真的有基础的话就不会在创话集网站上连500分都得不到吧。不过就算跟堇子这么说了,也没什么用吧。
“堇子。”
“怎么了?”
“我可是知道你的尿性的。你是想拱火让我去画小薄本,然后把这个作为我的黑历史和把柄握在手上吧。”
“果然是我的老哥!对妹妹就是这么了解呐!”
“给你点阳光你还灿烂起来了?”
看着咯咯笑着的堇子,我除了叹气之外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雷曼事件:2008年,美国第4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由于投资失利,在谈判收购失败后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引发了全球金融海啸。美国财政部和联储局协助挽救濒临破产的贝尔斯登,却拒绝出手拯救雷曼兄弟的做法惹起重大争议,市场信心崩溃一发不可收拾,股市也狂泻难止。事件引发的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教训就是贷款商之间的竞争既培育了创新,但也带来了高度的不稳定性。
[2]莫扎特和萨列里: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1756-1791)和安东尼奥·萨列里(1750-1825)为同时期的作曲家,均有相当程度的成就,只不过莫扎特的成就和影响远超过萨列里。1791年,莫扎特去世,年仅35岁,死因不明,有说法认为是萨列里嫉妒才能远超过他的莫扎特,从而设计害死了莫扎特。
[3]这几个称呼出自日本杂志《电击G’s》的一个读者参与计划《妹妹公主》,该企划后来被改编成两部动画和多套游戏。所对应的角色分别是可怜、亚里亚、四叶和花穗、千影。该企划的启动时间为1999年3月,所以是相对硬核的死宅才会知道的东西(也就是薰说的大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8-21 00: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