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71|回复: 5

[中短篇] 【宿醉向】消失的亡靈和火災還有一大堆事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 12: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寫在前面
這篇文章是喝醉加上宿醉之後的產物

新人初次投稿,還請多多關照

角色崩壞有,輕鬆向,勉強算得上黑色幽默?

ok的話就看下去吧?



1、很早很早的清晨

事情的源頭應該算得上是半夜,多多良小傘靠在面對著森林的墓碑上睡著。由於睡得淺,附近的風吹草動難免聽得到一些。那一天晚上有風,樹葉跟著一種神奇的律動搖晃,仿佛安眠曲一般。就在多多良小傘要被這首曲子擁抱入睡之際,突然多出了幾個不和諧的音符,樹葉不像是被風吹動,而像是被拍打。接著趨於平靜,但恐懼感仍然若有若無地存在。

雖然是以嚇人為生計的付喪神,但是小傘的膽子很小,加上她很累了,所以還是沒有選擇睜開眼睛。這可真是幻想鄉好住民的榜樣。

即使如此,這一覺恐怕也不是多麼安穩吧。在光線稍稍露出,月亮在天空中準備下班的時候,小傘就醒來了。

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看到的是一雙腳。小傘心想:腳。

接著觀察下去,是腿,手和腰,然後是......

“小傘。”

“嗚哇!”

芳香原本只是想要和小傘打一聲招呼,但是小傘的膽小超出了她的想象。有時候芳香覺得,說不定小傘學會自己嚇自己的話就可以一輩子不愁吃穿。

“真是的,不要嚇我啦。”

“抱歉。”

“不,不是真的責怪你啦。”

“我的抱歉也不是真心的啊。”

兩人相視一笑。小傘卻又似乎想起了什麼,她把頭轉過去,然後看見了。

先是腳,穿著黑色的皮鞋,然後是腿,穿著黑色的長褲,接著是身體,微凸的肚子,黑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最上面的釦子解開了,沒有領帶,最後是頭,中間的毛髮稀疏了。

還有脖子上套著的繩子。

“哇。”

“哇。”

兩人就這麼看著這樣掛在半空中的人類。看了很久之後,誰也不確定該講些什麼,月亮和太陽在這時正好完成了交接。小傘和芳香同頻率地眨眨眼,望向遠方的樹林。

“哇。”

“哇。”

眼前的場景讓他們更加不確定還說什麼了。最後,芳香歎了一口氣:

“清理起來一定很麻煩。”

小傘聳聳肩:“哇,我都不知道幻想鄉有這麼多人類可以死。”



2、大概早上,可能八點左右吧?

“你他娘的有種再說一遍試試看?”

“真的!是真的!四季大人啊!蒼天可鑒啊!我小野冢小町的一片清白除了世間的八百萬神明,就只有四季大人您可以了解了!”

四季映姬清了清喉嚨,真是失態了,不確定究竟是自己的被外面騷靈的音樂吵醒導致的起床氣,還是看見小町的那張蠢臉慌慌張張地跑進來自己的浴室的問題。總之,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喝上一口好茶,然後自己就可以稍微冷靜......小町,你可以不要再抓著我的腿了嗎?我這樣很難穿內褲。

“你的意思是,現在有一大堆的人突然吊在外面?”

“嗯哼。”

“而且他們還不知道從哪裡來的?”

“嗯哼。”

“然後你告訴我,這裡現在只有你一個死神?”

“似乎被抓去外界支援了。而且確切來說......我今天放假。”

“放假?”

“今天是禮拜天。”

“我知道,但是死神是沒有休假日的。”

“我知道,所以我就自己訂了。每個禮拜四天。”

“......”悔悟之棒高高舉起。

“好啦!抱歉!四季大人!我會改成三天的!兩天!兩天!”小町實在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四季映姬會把悔悟之棒帶到浴室裡面,雖然小町心中有著污穢的推論,但是以她那顆生鏽得悲慘的小腦袋想到的答案絕對不是真正的原因。

穿好衣服了,四季映姬歎了一口氣,原本死了人,就這麼讓小町累死,一天運幾百個靈魂而已嘛,有什麼大不了的?想自己當年......不對,自己好像沒有當過死神。

但是這不是重點。

“你現在的意思是你找不到靈魂?你確定不是你偷懶讓他們變成魔物了嗎?”

“蛤?亡靈變成魔物?這是什麼世界觀?FFX?”

“你還敢給我嬉皮笑臉?看來是被我說中了!啊哈!”

“沒有啊!四季大人!我心我行誠如明鏡,所作所為......”四季映姬用手勢請小町停下來,知道了知道了啦。真是的,為什麼她就不能穩重一些呢?明明已經是這麼厲害的死神......小町,你不要擋住我的出路好不好?在浴室里你這樣大吼大叫又不讓我出去給外面的人感覺的很奇怪。

好不容易出了浴室,門外的侍女拿著一封信件。

“打擾了,四......哦!小町小姐,妳也在......哦!哦!哦!我......這封信是十王大人之一送來的,呃......我先走了,你們慢慢來。”

“不!妳!我!”四季映姬的手胡亂揮舞,“小町!”

“誒,啊!是!”

“......”

但是就連四季映姬都不確定自己為什麼要叫小町的名字,該說教些什麼呢?不要在別人洗澡的時候闖進來嗎?也可以吧,但是這種感覺又是怎麼回事,胸口緊緊的,說不太出......小町,可以不要亂動我的衣櫥了嗎?啊,我看到了,把那條內褲放回去。還有,幫我把拆信刀拿來。

四季映姬在桌前坐下,喝了一口昨晚的茶。嗯,好茶葉就是不一樣,就算過了夜還是這麼好喝,下次要再找紅魔館買一些。四季映姬一邊這麼想著,一遍拆開信封,小町在後面,一個一個字讀出來。

“‘尊貴的四季映姬·亞麻杜瑞薩:’”

“幹!亞瑪薩那度啦!媽的連下屬的官職都記不得。”小町別過眼睛,隨便附和了一聲,因為她也不記得四季大人的官職,所以她決定繼續念這封信。

“‘春日結束,夏日到來,這美好的日子,外界發生了一些事情不怎麼美好......’四季大人,這人怎麼說話這麼拐彎抹角的啊?”

“這個寫作技巧叫做婉曲,小町,通常在為了不讓人看到作者真正想傳達的消息而暴怒才會使用。如果你以後還想繼續當一個死神的話,這個技巧是一定要學會的。”

小町點點頭:“‘現在的外界可以說是苦難一片,死者眾多。本王心感深切哀痛,如西河喪子,伯牙絕弦。總之,這裡工作忙不過來了,幻想鄉好像很閒,我把一些人給你處理,愛你。’”

“十王其中之一上。”小町看著四季映姬的臉部表情,原來這就是叫做婉曲寫作技巧啊,可以看到四季大人的臉出現各種不同顏色的樣子。

四季映姬的大腦開啟了一定的自我防衛系統:深呼吸,再深呼吸,很好,然後?

用力?

“你當我在生孩子啊!”四季映姬跳了起來,“我們這邊那裡閒啊?每天都有一大堆不知道為什麼回到這裡來找我打架的傢伙,不知道這邊的財政已經可以比得上靈夢的賽錢箱了嗎!混賬啊!我這邊可是還有比從南天門排到北天門還要長的隊伍啊!混蛋!當上司的都是這樣啊!啊!啊!不幹啦!閉庭!閉庭啦!小町你可以回去啦!”

“喂......四季大人......您可千萬不要激動啊......或許學晚上喝一杯牛奶入睡什麼的......”小町一遍這麼說,一遍往門口退去,看來一周連休七天的美好日子不遠了。

四季映姬的內心突然平靜了下來,四季映姬似乎誤以為她被小町的言論感動了。這孩子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長大了啊,她感歎道。於是她點了點頭:“謝謝你小町,我冷靜下來了,我現在好多了。”

“啊?哦。哦......”小町連門都還沒打開,如果小町在船上少和那些亡靈聊天,那她可能學得會在對的時候閉嘴。可惜不論是學習還是自我檢討都算不上她的強項。

“我們得著手解決這件事。”四季映姬站了起來,利用悔悟棒反射吊燈的燈光到自己臉上(她在剛上任的時候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練習),外面騷靈的音樂比平時還來的大聲,奏出雄壯的曲子:“走吧小町,幻想鄉在呼喚著我們!”

小町沒有感覺到什麼真相在呼喚她,但是她覺得今天的騷靈真的有夠吵的。同時她也很確定四季映姬樂於逃避那些她必須一個一個審問的犯人隊伍。還有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以內,她的老闆一定會累得要小町背她。



3、中午之前......說真的,你這麼在意時間幹嘛?

搬不完。

命蓮寺的僧侶......嗯......妖怪們,對於自家地盤上出現的這些東西感到無奈。

“我好想喝啤酒。”村紗想起之前香霖堂播放的那部越獄電影,在監獄的男主角和犯人在屋頂上喝著獄警給他們的啤酒的場景。

“讚成!”鵺拿起大剪刀用力往繩子上一剪,碰的一聲,肥胖的男人從空中摔到地上,發出怪異的沉悶聲音。

“哇!再來一次!再來一次!”響子興奮地在樹上亂跳,“這也許可以當下一次音樂會的靈感哦!”

“哦!我知道,這個叫做......Tom對吧?”村紗作勢打起了空氣鼓,雖然她和大多數打空氣鼓的人一樣不知道怎麼打鼓。

“喂,我說啊。”一輪和雲山走來,她在樹下對著上面喊道,“我和雲山只不過是離開去驅趕那個偷尸體的貓而已,你們就給我玩起來了啊?”

“我們在準備開音樂會。”鵺正經八百的說道,“這些是我們的鼓。”

一輪輕歎一聲:“我說啊,這些尸體要趕快處理完啊,不然會發臭的——你們有沒有在聽啊!”

“當然有啊。”“當然有啊。”“有啊。”“有啊。”“響子,你不要再學我們講話了好嗎?”“抱歉,職業病。”

“一輪,你太認真了啦。”村紗運用他在圣輦船桅桿練習的技巧迅速爬下樹,“上來看看啊,比你想象中來得漂亮哦。”

“沒關係,去吧。”雲山微笑地看著一輪和村紗爬上樹。蕾絲和小熊,雲山想到。

(這裡可能會有人有疑問,村紗穿的不是褲子嗎?這個問題在雲山的眼裡就像是“蛋不是有蛋殼嗎?為什麼還可以吃呢?”什麼?你看不懂?那就算了。)

一輪略顯吃力的爬上樹梢。一陣風吹來,樹葉和吊在樹上的人們,一起擺動。似乎因為某些不知名的緣由,森林擴大了好幾倍,而這麼說似乎對這些死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這個場景真的是美麗得壯觀。

“好美......”一輪看著這片樹林,在藍天的承托下,近處的蒼翠樹木形成和平的照應,而遠處的楓葉和天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是呢,也將要進入秋天了啊,秋姐妹想必會忙得不可開交吧。

嗯?

“村紗。”一輪皺著眉頭,“我問妳......現在是幾月?”

“嗯?現在?七月啊。”

“七月......七月為什麼會有秋天?”


3.5、和3差不多同一時間

屠自古看著用不整齊的木材臨時打造的祭壇,插著幾面大旗的同時,上面有一個笨蛋在畫畫。

“布都。”屠自古對著祭壇喊叫,布都探出一顆頭。

“哦哦哦!屠自古啊!”布都興奮地揮著手,黑色油漆滴到屠自古的衣服上,“快畫好了,我馬上下來,還是你要上來?”

“布都。”屠自古慢慢往祭壇上飄,“太子大人叫你回去吃飯。”

“你們先吃吧。我的滅佛大計就要成功了!”

“你再說什......哇靠!布都,那邊的火是怎麼回事?”屠自古登上祭壇的時候,才發現不遠處的大火在朝周圍四散。

“哦,我放的。”布都看著火光,眼睛映照出橘紅色的光芒,“是不是很美?”

“美你個頭啊靠!”屠自古用力打了一下布都,“這樣下去會燒死人的啊!”

“對啊!燒死那些佛教徒。”布都指著遠方,“等到森林大火燒到那邊的時候,他們就來不及救了。”

“那不是也會燒到這裡嗎?”雖然神靈廟不在地上,但他們兩個還在啊。

“所以我在幹這個啊。”布都拍了拍祭壇的地板,屠自古看見上面畫著一個大大的八卦,八卦裡面有一個太極,正中間放著一把寶劍,面朝命蓮寺的地方還放著貢品和香案。

“額......”屠自古皺著眉頭,“布都啊,這真的有用嗎?”

“當然,我可是參照著插圖版本的三國演義來做的。”布都拍著胸脯保證,借東風那一話她看了至少有二十次。

“可是......”屠自古看著地板,“你這個八卦畫錯了誒?還有,你的這邊的山勢沖你啊,會有土石之災......而且你的旗子上寫的是克復中原......這什麼意思?”

“屠自古。”布都拿起寶劍,“你不要這麼迷信好不好?”

屠自古瞪大了眼睛看著準備開始祈禱的布都。

“可是你......你不是風水師嗎?”

“啊?”布都抬起頭,“屠自古,當風水師的第一條守則,就是不要相信自己說的任何一句話。”

“那這個祭壇又要怎麼解釋?”

“這叫做偶像崇拜啦!”布都搖搖頭,“連這都分不清楚,怪不得啊......修為只夠當一個上怨靈。”

“幹!還不是你害的!”

但是布都沒有聽到她的話,他已經拿起了寶劍起舞。屠自古看著布都的禱告舞蹈,似乎在永遠亭看過的樣子......但比起舞蹈更加眼熟的,是布都拿著的寶劍......怎麼會是這麼熟悉的感覺......

嗯?等等,你給我等一下。

“啊!靠腰!布都!你手上的那把!太子大人的!喂!”屠自古認出來了,居然把太子大人的寶劍幹這檔事?不行了,布都把自己燒死就算了,不過就是世界上少一個白癡混球罷了,但是現在太子大人的寶劍在他手上,就沒有理由不阻止了!

“還在祝祭中啦!屠自古!不要進來......借......一下......而已......太子大人不會介意啦!”

“這把......太子大人......珍貴......”屠自古和布都開始了寶劍的爭奪,然而作為亡靈的屠自古力氣遠遠沒有尸解仙布都來的厲害,馬上被布都推開。情急之下,屠自古拿出了符卡。

“符卡宣言!入鹿之雷!”然而機警的布都早就看透了一切,他把手中暗藏的小石塊往屠自古的手上丟去,讓符卡偏離了軌道,命中了後面的山崖。

“可......可惡......”屠自古低著頭,自己這次出門身上只有帶這一張符卡,而布都看著屠自古狂笑,“哈哈哈!你不論是歷史還是遊戲,都贏不過我啦!”

很可惜的是,這次的結局是兩邊都輸了。在兩個人聽到聲音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山崖的土石崩塌已經來到了眼前。

“幹,屠自古你這個烏鴉嘴。”這是屠自古被淹沒以前聽到布都說的最後一句話。



4、中午稍微過後

“本電台記者現在已經來到了災區的正上空!現在可以看到,這裡的火勢是相當的猛烈,帶來的濃煙極為濃厚,看來今年命蓮寺的碳排放量一定會超出幻想鄉標準值,勢必會受到各方的制裁。”

“文桑,”犬走椛拿著電台設備在熱氣球上,“我肚子餓了。”

“我了解,但是這次的新聞真的讓我熱血沸騰啊!我好久沒這麼嗨了,哈哈。哦!有人call in 進來我們節目了!來,誒......命蓮寺的納小姐,請說。”

“不,我不是姓納,我就是叫做納茲琳。”電台設備傳來聲音,“聽著,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和主人從廳堂出來就變成這樣了,但至少這次火災不是我們命蓮寺幹的。還有,我找圣,叫她快點來救救我們,不要再去魔法森林和魔理沙飆車了。”

“好!我們感謝命蓮寺納小姐的來電!”文笑了一聲,“我還以為是命蓮寺嫌麻煩打算直接火葬呢。啊!下一位,來自妖怪之山的河取......啊!這個跳過跳過!下一位!來自紅魔館的蕾米莉亞小姐,請。”

“首先,我們紅魔館的姓是在後面的,所以你應該稱呼我為斯卡雷特小姐。”蕾米莉亞清了清喉嚨,“其次,我們想要道歉,我們出品的紅茶被驗出超標三十倍防腐劑這件事......其實我們原定是超標三倍的,但是妖精女僕不小心放錯了。我們已經處分該名員工了,以後我們會維持三倍超標並且買通檢測人員,繼續盡力欺騙大眾,以防再次造成社會恐慌,就這樣......哦!對了,我們不受理退貨。”

“啊!文桑,糟糕了,我也有喝誒!”

“啊呀~還好我都是直接喝妖怪之山的河水的。”文想到姬海棠果那天向她炫耀的那杯紅魔茶葉加上霧之湖的水泡的紅茶,這世界真小。

“嗯?椛椛你說什麼?啊!各位,本電台剛剛接獲最新消息,命蓮寺的村紗水蜜似乎打算拯救幻想鄉了!她拿起勺子了!是要淹沒整片森林嗎?啊!各位,剛剛call in 的納小姐溺水了!接著是那隻山彥!老虎!還有那個......呃,她叫......藍頭髮的!啊~失敗了啊。果然引發乘船事故的能力針對的是人嗎?哦?命蓮寺的信眾現在似乎準備離開了!他們終於決定棄守了嗎?似乎是帶上了值錢的家當啊!一人兩缸!兩大缸的般若湯啊!針對酒肉寺的說法!這將是決定性的證據!嗯?哦!各位!命蓮寺的主持剛剛從我旁邊飛過!這是!這是!”

“那個......文桑......”

“抱歉,椛椛,我保證這邊結束之後帶你去人里吃一頓好吃的。”文揮舞著手,“各位!命蓮寺的主持圣白蓮使出了日耳曼背橋摔!哦~這一下可不輕啊!藍頭髮的孩子真可憐!接下來是什麼?什麼?什麼?她爬到了高處,難道是?難道是?哦!!!!!!!你們看不到這一招真是太可惜了!”

“文桑......”

“噓,椛椛,安靜,乖。”文盯著前面,完全沒注意到後面的人影。

“文。”

“各位觀......啊!哦,呃......嗨~荷城......?真巧啊.....呵呵......?”

“妳知道這是我的電台設備嗎?”

文點點頭。

“妳知道這是我的熱氣球嗎?”

文點點頭,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引擎在加熱。

“妳知道我被守矢神社委託,所以趁我在幫守矢神社調整非想天則Ex plus的時候妳偷走了這些東西?”

文點點頭,她的耳朵旁邊裡面響起了“running in the 90’s”。

“那你知道,我要用那隻手來打你嗎?”

“啊!這部漫畫我看過!是JOJO第三部!”沒等椛說完,文就丟下麥克風,向後狂飛。

不過她早就被鎖定了。地面的地對空系統和荷城的背包發出劃破空間的巨響。

“椛,你想下大將棋嗎?”荷城戴上墨鏡,點燃一根煙。

“好啊,不過說真的,”椛戴上荷城遞給他的墨鏡,帶上的時候正好趕上鴉天狗的燦爛爆炸。從淺黑色的鏡片中,椛仿佛看見了文桑的笑臉在半空中對著自己微笑。

“我的肚子真的好餓。”



5、還是差不多時間

“打擾了。”四季映姬還沒推開紙門之前,就透過上面無數的破洞看見了靈夢橫臥的姿勢。

“啊?哦。你啊。”靈夢打了一個哈欠,“什麼事啊?”

“我要你解決異變。”四季映姬清了清喉嚨,“如你所知,幻想鄉出現了很多死人,而他們的靈魂理應在附近,卻......喂!聽我講話好嗎?”

“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哦,我沒有聽到你說什麼。”靈夢把食指從耳朵放下,并停止了發出噪音,“抱歉,我現在可能聽不太到你講話。”

“我說了。”四季映姬歎了一口氣,“這些亡靈都不見了,我需要你幫我找回來。”

“哦?”靈夢喝了一口紅茶,“所以這到底關我什麼事?”

四季映姬的悔悟棒在空中不斷揮舞:“以亞瑪薩那度的名義,我命令你,博麗靈夢,去解決這次異變!”

“以亞嘎灑拉多之名叭叭叭——”靈夢站了起來,“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可以命令我了?”

“是亞瑪薩那度!聽著!”四季映姬生氣地開始跺腳,這讓矮小的她看起來比任何時候都來得好笑。“我大老遠從是非曲直廳走到這裡,目的就是為了告知你這次異變的發生。所以能不能行行好,動動你的懶屁股,去解決這次異變?”

“其實是我背她來的。”在門外喝酒的小町偷偷告訴翠香。“她飛不到兩個小時就沒力氣了。”

“那你也給我聽著。”靈夢站起身子,“我不管死了多少人還是你家少了多少頭牛,老子解決異變從來沒有獲得一毛錢或者一句:‘哦!謝謝你。靈夢小姐,我可以有這個榮幸請你去吃飯嗎?’什麼的,所以我已經決定懶得去管這檔子事了,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吧。”靈夢背過四季映姬,“況且,這也不是我的轄區。”

“啊?什麼轄區?”四季映姬瞪大了眼睛,看著靈夢拿出一本厚書。

“似乎是為了讓每個人都有發光發熱的機會,我們一群人制定了這個東西。”靈夢翻開書,抓了抓頭,“我看看哦......亡靈在......啊,你看,第七十九條這裡,‘亡靈問題交由魂魄妖夢進行管理。’”靈夢驕傲地抬起頭,在裁判長面前用法律打她一臉是一大成就。

“等等,這些不是普通的亡靈,他們是從外界來的。”四季映姬說,“外界的問題不是應該交由博麗巫女來處理嗎?”

“嗯?哦!”靈夢又翻了一下,“那得看細則了,我看看......我看看......嗯!這裡!第七十九之五十四:‘若為外界之亡靈問題,得以八雲紫代處理。’哦!是紫啊!喂!紫!睡什麼啊?快點出來!”

在四季映姬還沒搞清楚為什麼靈夢要對著墻壁鬼吼鬼叫的時候,墻壁上就開了一條縫,八雲紫揉著眼睛,從隙間走出來。

“好好看清楚啦。”八雲紫深呼吸了一口氣,“這裡不是有寫嗎?在這裡啊,第一百一十四條:‘凡八雲紫之有關條文,應當由八雲藍先行代理。’藍?藍?你在哪裡?”

“紫大人。”藍從四季映姬的後面出現,“您似乎忘了指出呢,第一百一十四條的細則之十一:‘凡危害程度不算太大者,應當由博麗之巫女先行代理。’所以這件事,應該由博麗靈夢小姐解決。”

“蛤?”靈夢走向八雲藍,“你在說什麼啊?這麼多亡靈不見了誒!這狀況不危機嗎?”

“在沒有造成立即的威脅下,是的,這不是什麼危機的狀況。”

“藍,我肚子餓了,幫我做飯。”

“你這隻臭狐狸,再給我說一次試試看!你不關心幻想鄉嗎?”

“請不要惡意抹黑我好嗎?如果真的關心幻想鄉的話,你應該已經在調查這次異變的路上了。”

“說真的,我睡的太久了,剛剛也只有喝紅茶,我真的很餓,靈夢這里有什麼吃的嗎?”

“混賬,你敢不敢和我到外面單挑?”

“我怕弄傷靈夢小姐,還是算了吧。”

“你......!”

“都給我停下來!”四季映姬用力跺腳,在她的努力加上靈夢偷工減料的房屋建造之下,她踩出了了一個大洞。四季映姬的腰部以下全部沒入地板,使得她變得更矮,同時也吸引了房內三人的目光,他們安靜了下來。

“我現在只問一個問題。”四季映姬大口喘著氣,在平復下來之後說道:“你們到底是那個傢伙要來解決異變?”

“她。”

三個人指著彼此,異口同聲地說。



6、黃昏
   
“四季大人?四季大人?”

小町背著四季映姬,後者沉默地什麼話都沒說。唉,看來打擊不輕啊。

但也是有好消息的,雖然沒能成功找到消失的亡靈,但至少森林大火被撲滅了。但由於兩隻負責報道的天狗一個被河童擊落,另一個在永遠亭洗腎和洗胃,有關消息恐怕要過幾天才會了解。

即使如此,這也沒辦法讓四季映姬的心情好上一些,一方面沒有找回亡靈,沒能完成應該要完成的工作;另一方面,自己又要回到辦公桌前面審理死者,完成應該完成的工作。

真是矛盾。

要離開魔法森林了,再往前就是再思之道。為了稍微促進觀光和減少自殺者的數量,四季映姬委託河童讓彼岸花在再思之道四季盛開。工程雖然做完了,目前尾款還尚未繳清。

“四季大人,您看。”小町笑著說,“這裡的彼岸花四季都盛開,還是多虧了四季大人的努力呢!”

四季映姬仍然沒有抬起頭,小町稍稍低下了頭,繼續說:

“我是知道的,四季大人比任何人都來得溫柔,來得在乎幻想鄉,所以這次才會這麼著急著想要找到亡靈。的確很多時候,您的說教讓大家感到苦惱,而這些大家也包括我。但是,很多次我感覺到干不下這份死神的工作的時候,來到這裡,想著四季大人的話語,再聞著這裡的氣味,看著這裡的風景,我都會不自覺感到一股力量升起,也同時覺得,自己真是有一位好上司啊。”

“所以,四季大人,請把頭抬起來吧。是的,我知道,也許那些油然而生的力量是彼岸花的毒性造成的吧?但是沒有四季大人的話,我是不可能撐到現在的。那些在外界吊死者的亡靈可以被分配給四季大人說教和審判,也是他們的福氣吧?小町我是這麼認為的。”

“小町。”四季映姬微微抬起頭。

“嗯?”

“放我下來。”

四季映姬用自己的雙腳站在彼岸花海之中,是啊,小町的話語也許只是奉承吧?而自己心中產生的變化也許只是被一隻蟲子咬了一下或者彼岸花的毒性吧?但是這份心情和感動卻是真真切切,絕對偽造不來的。

她和小町在花海中坐下,普莉茲姆利巴三姐妹的排演在遠處開始了,小約翰·施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緩緩傳入他們的耳朵。

“你也學會講人話了呢,小町。”

“當然,這就叫做......婉曲對吧?記得幫我加薪就好了。”

兩個人都笑了,曲子進入了眾人耳熟能詳的階段。

“四季大人,要跳舞嗎?”小町站了起來。“我的舞跳得不好。”四季映姬帶著笑容皺著眉頭,小町把她拉起來,“我教你,很簡單,來,一二三,一二三......”

在黃昏的溫柔照耀下,兩人悠悠轉著,轉著......







<-全文完......等一下,你給我等一下



“嗯?四季大人,您怎麼了?”小町看著停下來的四季映姬。

“小町。”四季映姬看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我問妳,這首曲子要多少人演奏?”

“啊?呃......這樣聽下來,起碼五十人吧?再加上這麼多層次的聲音,沒有個一兩百人恐怕辦不到。”

“這種鬼地方,她們上哪裡找那麼多人啊?”

“啊?”

大約三秒的沉默。

“啊。”

“啊。”





前些時間的失蹤亡靈事件順利解決了。普莉茲姆利巴三姐妹被悔悟之棒和連環說教搞得至少必須躺在床上一個月。而原本她們計劃的幻想鄉巡迴演出被迫延期,這導致大批民眾表示此行為嚴重打亂了他們的生活規劃,要求主辦單位負責。目前白玉樓經紀公司沒有做出任何正面回應。

當然,還有很多不順利的事情,紅魔館爆出不止加入了防腐劑,還有添加安定劑,讓人提不起幹勁去做事,不論是博麗靈夢小姐還是八雲藍小姐都沒有幹勁去解決異變也是同樣的道理。順帶一提,她們把那本厚書燒了。

“沒辦法嘛,我想再發起一次紅霧異變又不想要他們來攪局嘛。所以就派人送給他們一人一罐啦。”嫌疑人蕾某雙手一攤,“啊,我們還是不受理退貨哦。”

爆出的醜聞還不止這一樁,守矢神社所製造的非想天則 Ex plus 也經調查證實從上游排出含有重金屬的廢水,以及會導致多重器官衰竭,興奮過度的興奮劑。導致妖怪之山中下游的生活族群受到極大的損害。少數倖免的不是兩者都沒喝,就是像犬走椛小姐這種拿妖怪之山的水來泡紅魔茶葉的人,在繁瑣且複雜的化學反應之後,兩者的有害成分完美地互相中和掉了。現在不論是射命丸文小姐還是姬海棠果小姐,都在永遠亭的加護病房進行觀察。至於四季映姬小姐則是因為在每天晚上入睡前喝牛奶而大幅增強了抵抗力,沒出現什麼異狀。雖然大家都明白她喝牛奶不是為了什麼抵抗力。

至於森林大火,則是在一位路過的冰精與她的友人的幫助下成功撲滅。不知為何而前來視察的男子表示會好好獎賞這位冰精,說了什麼升級自機之類的難懂的話。這名見義勇為的冰精表示只希望自己被烤焦的膚色可以回到以前就好了。

以上是臨時記者宇佐見堇子的報道。什麼嘛,那兩隻天狗的工作挺簡單的,我想我也可以幹這活。



幻想鄉,今天又是一天和平日。小町把船係在岸邊,四季映姬從遠方緩緩走來。

“小町。”四季映姬的悔悟棒直擊小町的額頭,“你又偷懶了。”

“什麼嘛,今天不是我的休息日嗎?”

“死神可是沒有休息日的哦。”四季映姬笑了一下,拿出一個信封,“你猜猜看這是什麼?”

“嗯?十王發過來的信件?”

“嗯,而且是直接發給你的,看來......是要升官了。”

“升,升官?”小町差點把船翻過來,跳到岸上“這是真的嗎?”

“不然十王幹嘛直接發信給你,難道要把你開除嗎?”一般開除死神是地方官——也就是四季映姬的責任。況且在這麼人手缺乏的狀況下,還開除人員根本是兩敗俱傷的行為。加上上次一口氣回收了這麼多靈魂,小町的業績一下子沖了上去,升官似乎是很正常的事。

小町從四季映姬手中接過信封,心情稍微有些複雜。開心是開心,但升官的話,自己很可能會被調離四季大人的身邊......

四季映姬似乎也察覺了:“小町,不論結果為何,我都支持你。”小町點點頭,撕開信封,朗讀出來:

“‘小野冢小町小姐啟:’”

“‘夏日炎炎,蟬鳴雀叫,幻想鄉的日子應該很炎熱吧?’”小町和四季映姬對看了一眼,不好的預感。

“‘之前的事件你處理得當,本王全部看在眼裡,經議會一致認同,從今日起,議會晉升你為大死神,管理幻想鄉內所有地區......’四季大人!我升官了!而且我可以繼續留在幻想鄉!”小町把四季映姬一把抱了起來,“好了啦,小町,小町......你的胸口壓得我的胸口好難受。”

小町放開了四季映姬,把信件繼續讀完:

“‘至於薪水部分維持原狀,愛你。’”

“‘十王其中之一上。’”

兩人看著這封信。“四季大人,您可以老實說,這封信是什麼意思嗎?”

“意思就是你的責任變大,工作量變多,但是薪水不調漲。”

“這樣啊。”

風緩緩吹過,屠自古帶著跛腳布都路過,“喂,你們兩個!你們那個地方沖你們,趕快離開啊!不然發生什麼壞事可不好!”

“安靜啦。”布都一拐一拐地說道,“幹,屠自古你這個烏鴉嘴。”




<-全文完->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2: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稍微說一些話
這篇文章原本是要描述2008金融海嘯之後日本樹海地方一堆人上吊之類,抑鬱系的文風的。
結果我只打了開頭,就跑去參加學校附近酒吧的一週年活動了
在我感覺起來,啤酒是不會醉的,所以回到宿舍之後,我一邊喝高粱一遍吐糟自己的文章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是清晨五點,我在外面散了一個小時的步才吐出來,好多了
回到電腦前面,我昨天晚上都打了些什麼?
挺好的。
就這樣寫下去?好啊。
所以,這是一篇宿醉加上嘔吐物的產物
稍微結合了一些道格拉斯亞當斯和蒙蒂派森的東西
是一篇想要黑色卻寫了不少黃色的文章
如果您看得開心就好,
不開心的話......呃......那我也沒辦法,多喝幾杯吧?
就這樣,希望下次可以再見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5 15: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厉害大佬大佬

点评

不敢不敢,還有很多的進步空間,離大佬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发表于 2018-8-17 11: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7 00: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好逗。拿来日常消闲伴茶再合适不过了,当然别看到半路把茶喷出来。话说映姬大人的姓真的那么难念吗,亞瑪薩那度,亞瑪薩那度,亞瑪薩那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让人惊喜的是居然出现了JOJO啊,什么时候来wryyyyyyyyyyyyyyyyyy————,呢。不过什么时候红魔馆的红茶都成生化武器了,难道大小姐天天喝这个度日,不能啊。中和毒素那个,让我想起被五步蛇咬了,走四步再让它咬一口这样的,以毒攻毒,再这样下去把幻想乡的少女拍扁了就会有一张元素周期表了,所以一定要爱护环境,抵制非想天則是吧。
淦。

点评

其實我是真的不記得四季大人的姓了,當時就隨便亂打了......對不起四季大人。還有放心吧,大小姐喝的是摻了威嚴的特製紅茶。  发表于 2018-8-17 11: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2-18 01: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