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366|回复: 11

[考据] 《秘封噩梦日记》主要剧情个人解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2 23: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8-9-8 11:53 编辑

懒人版一图流:

touhou.png



        新作标题捏他的是塚本晋也的系列Cult侦探小说《惡夢探偵》,英文名是“Nightmare Detective”,特別是潜入女高中生恶梦的第二部,这个的电影版在京极参与主编的《怪》上是登过广告的。对应到新作的剧情,就是由外界的玩家即detector扮演外界堇子分次以其实不同的视角潜入梦境世界,调查,破案。

        这次的新作没有提出什么全新的概念,新设定对往后剧情的推动也还没看出什么必要性,从C94发售起才过了两天,不会日语也打不来stg的我就足以写出这些东西了,但是,这里依然需要反复强调、请读者继续做的一件事,便是愿意尝试采用我一直以来构筑的补全理论体系,即使这些东西依然无法根据直接的一设(设定文档、非角色主观的旁白文本、官作外ZUN的发言)来说明,而只能有选择性地扬弃角色们的各种主观证词,但是事实迟早会证明哪种建模是能更高效地与官作的发展拟合的——无论是不是我带头提出的。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指望ZUN有意及时地把作为东方世界观的根本一设用上帝视角讲解清楚了。我确实不是亦步亦趋、紧跟在ZUN身后等待确实的、谁都能简单理解的投食的官作解读者,也没必要保证本来就不是因此也不可能是ZUN的自己,的每一句话都符合当下确实已经给出的明显的一设,我要做的仅仅是站在稍微远离ZUN的位置上旁观、评估、预测他的作品各阶段的内在逻辑的发展,而对他本人的真正态度的同感从来都是不可能真正做到也不必强求的。只要同一个作者(比如京极、明石这些ZUN显然集中、长期借鉴过的)自己作品的复数设定在实践中有利于我直接套用来理解官作,我就没必要以“ZUN的自尊心”、“ZUN的独立意识”、“ZUN不可能是inm厨”之类的客套话为借口拒绝这么做,反正无论如何ZUN最多也只会是改编他人只言片语中的设定,而不可能完全照搬,所以配合现有一设的微调打一开始就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确实地着手去尝试。同时,我怀着尽量大的敬意,相信ZUN不会宽宏大量地赋予每个角色(特别是其个人对东方世界观的认识尚不足时)的发言以上帝视角,至少也是会被ZUN用发言来对读者体现角色的特征,即使读者同时也很可能被发言的字面意思、角色的主观误解误导。

        要解说和幻想乡关系有限的新作,必然得从堇子相关的旧剧情开始说起,但是这里我要抛出一个新(仅是相对于我之前的文章)的解说思路,即角色语境的判定对理解其言论的作用,比起一般的误解(例如《东方茨歌仙》35话中,紫曾否定“梦幻病”而直接怀疑是哆来咪在操纵,而华扇又因为紫没说清楚而误以为紫是在怀疑自己于是迫真“天道”了一番,实际上这也不是哆来咪所为,即使是哆来咪,在《东方凭依华》中直接去外界见肉身堇子前,也是一直误解为堇子是用生身进入的幻想乡,所以才会有在此之前就可以触发的对战模式台词“你是特殊的人类,你的精神经常和梦境世界的居民发生往来”,这便是以“哆来咪认为自己梦境世界看见过的堇子是精神属性特殊的非原住民”为前提的发言)更难以辨识,所以更需要官作的精读者富有独立的逻辑性和怀疑精神,而不会因为发言者的任何身份(比如博丽巫女、XX贤者),而尽量将其任何时期的发言一概视为对作为世界观的一设的客观描述举例来说,华扇是幻想乡目前已知的三个妖怪贤者(隐岐奈确实是一个,没有什么设定妨碍她同时具备作为妖怪的身份,因此没必要设定出什么幻想乡贤者中其它种族的例外)里最缺乏佛教文化背景的一个,这一点在《东方茨歌仙》第44话中有集中的体现,不止是华扇,至今可能仍对佛教教义一知半解的ZUN每每看似在引援佛理时,最后采用的往往也还是大陆民间道教、地方神道教的外壳,他这种作法的集大成之作便是《东方花映塚》。举一个更细致的例子,“梦魂”并不是各宗派的道教里成系统的概念,在文学创作中,通常是用来指代魂魄的一部分,在人体睡着之后暂时脱离,前往远方游走观察,换言之,采用传统的“梦魂”这个概念的话是不需要将梦的内容视为某个确实“存在”的异界的,而神子和华扇也确实,直到《东方凭依华》才知道确实有梦境世界(夢の世界)这么一个异界,所以,在此前《东方茨歌仙》第29话中,不仅堇子对自身的情况有着误判(即最后一页的旁白仅仅是描述着她误解的结论),华扇对灵梦等人状态的解说也必然是带有偏见的。因为,东方一设中的寻常梦魂至今都不曾体现出过于独立的意志,而要解释堇子的“梦幻病”(其她角色的命名)也完全不需要假设她的梦魂变成了二重身之外的什么东西(都市传说“二重身”则确实是有来自于梦魂的部分,见之前解说都市传说异变性质的文章)。因此,东方的“梦魂”实际上和大陆语境中的就有着差异,而更接近于大乘佛教唯识论中的“六尘”或“六识”,又因为是原所有者已经处理过了的信息所以他人也可以通过梦魂来体验原所有者本应做的梦(不排除有副作用的可能)。按京极堂在《铁鼠之槛》里的比喻来简单说的话,佛教的“识”类似于柏拉图在其“地穴寓言”中举例的“投影”,而主体(暂且设定为第七识的末那识)只能透过这些非直接的投影来认识世界(包括自己身体各部分的体感),无论本人是否醒着(《东方凭依华》天子&针妙丸线结局天子:梦还是会做的啊。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总结出并适用至今的补全理论:

        1.一般人的身体

        哆来咪:“现实的人类不慎掉入梦境世界的话,大家呢,都会失去自我。对于一般人而言,以肉身(设为A,即现实世界角色,当然首先是由现实的物质构成的,对应摩多罗神的生命力主题,但是依上述唯识论的模型可以假设包含第八识阿赖耶识,此时后者将会因为东方实际采用的“魂+魄”理论模型而成为实有的转世主体)诞生后已经具有了关于物、我的分别心,因此产生位于梦境世界的身体(设为B,即梦境世界角色,同理,具备末那识,首先由精神性构成,对应摩多罗神的精神力主题,生命和精神/记忆是ZUN《东方天空璋》时从京极《涂佛之宴 宴之始末》中搬来的理论框架,并逐渐被他套用到其它旧有的东方一设上,这始于《姑获鸟之夏》里中禅寺秋彦为解释榎木津礼二郎的超能力而提出的认识论,ZUN首先是参考了这种超能力的设定改造出了一设中觉妖怪的读心方式,同时,《涂佛之宴 宴之始末》中的道教理论则被ZUN用于设定《东方绯想天》中的“气质”,后者也和前文中被读心超能力实际读取到的的“记忆”一样,被设定成了东方世界观中的某种幽灵,且都是从人体头部上方散发出的),这两个身体理论上都可以从所在的世界交换材质、接受刺激并形成“梦魂”,而A在清醒时,也必然是通过B来感受(此时可能是更基础形态的,见后文注解)“梦魂”的内容,从而间接地得以认知A所处的环境。对于我执不那么深重的一部分人,即使同样地也形成了B,A、B间性格的差距也不至于太大,比如尼僧圣白莲(见《东方凭依华》对战模式哆来咪台词)——醒着也是压榨下属,自己更半桶水晃荡的天子则讽刺说:“真亏地上的家伙能在如此暧昧的身份中,保全自我意识呢”;

        2.梦幻病的后果

        《东方深秘录》灵梦剧情线结局里,堇子A被旁白说是再也没进入过幻想乡,转而由堇子的另一个身体,在堇子A于外界睡着时代替A进入幻想乡,这种状况在对战模式被猯藏命名为“梦幻病”。这个身体实际上就是本来应该在梦境世界和堇子的梦魂结合(形式不限于躯体内涵幽灵,也可以像《东方凭依华》中哆来咪的怪奇技一般展开梦魂的内容,和同在梦境世界的他人一起体验其内容,所以如哆来咪所说的“这里是幻想乡的居民们所做的梦境世界”,《东方凭依华》、《秘封噩梦日记》中的梦境世界有时看上去和《东方绀珠传》的本色未装修版大不相同,而前者实际上由某stage3标题原文中的“dream land”结合紫相关的言论可猜想是参考了爱伦坡、洛夫克拉夫特乃至路易斯卡罗的同名作品)的堇子B,因为尚不清楚的缘故被送到了幻想乡直接体验这个现实世界(按哆来咪的定义除了梦境世界都是现实世界),因此触发了《东方茨歌仙》35话提及的“交换之术”,每次从幻想乡被交换走的事物依次是梦魂、无机物、有机物乃至情况相似的人类,这里的全部交换物其实都是具备广义上的“梦魂”即《姑获鸟之夏》中的“记忆”即“物质的时间性质量”的,所以无机物的出现并不是突兀的特例,也正是因此,《东方茨歌仙》29话结尾举的用身外的实物影响(特别是不知情者的)梦魂的内容的例子才得以实现。此时,直到《东方凭依华》为止,堇子B在幻想乡的体验使得这个身体逐渐具备了现实性/物质性/生命力,从梦境世界堇子逐渐变成第二个现实世界堇子(外界和幻想乡相对于梦境世界而言都只是现实世界),同时同理于A以前产生B,B在幻想乡的长期体验、行动导致在梦境世界又产生了一个梦境世界堇子B'用于处理B在幻想乡的认识经过

        3.经历完全凭依

        完全凭依异变时,堇子B作为master使用了完全凭依,发动时会将master送入梦境世界沉眠(即master荷取说的“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交换的时候跑到哪里去了呢,如果说是在梦境世界的话就很好理解了”。如果master本来就是梦境世界的住民则没关系,相当于回老家,哆来咪作为slave进行凭依时不止是监视,也会被换出来——摸鱼,这个过程就相当于让梦境世界住民回梦境世界休息、重新熟悉梦境世界的环境了),但可以共享经由梦境世界、代替她在原位置出现的slave的视角,而这样还会导致堇子B'(对其她一般角色而言就只是普遍具有的B,本来也是和梦魂结合,哆来咪:“被完全凭依的话会变得不能做梦,那么这其间的梦,究竟是跑到哪儿去了呢”,平时的她们正如《东方深秘录》堇子所说的“睡眠这种行为是作为在两个自己之间切换的开关而存在啊”,A睡着时由B在感觉很大却被紫说其实很小的梦境世界自由活动,所以因为魔理沙A的完全凭依而被赶出梦境世界的魔理沙B会说“明明这个世界这么自由呢!”和“因为完全凭依的影响,自由的时间减少了啦”这种话,换言之,对梦境世界的住民而言不能充分地在梦境世界活动才是压抑的,所以堇子B'并不会因为从没去过幻想乡而感到压抑)被挤出梦境世界。在堇子+哆来咪剧情线的结局实际上有5个堇子共存,分别是:在家里床上画地图的堇子A(当然不是二重身),代替A活动的B,B可以用技能召唤并一同在场的二重身B2(所以B本身不是二重身),敌方的两个堇子(其中一个是只能做slave的B',而master则是哆来咪判定的二重身,但是二者互不认识所以其中的二重身并非B'的二重身,又因为没有谁把这个二重身送到外界过,所以只可能是A之前用过后因为误以为B是二重身而遗弃在了外界的二重身A2,有可能就是《东方深秘录》序章中的那个堇子,不过不太可能也不必是《东方凭依华》原定的boss,即海原海豚在第五期《东方外来韦编》采访时说的、和我在第七期学刊时的预测一致的那个:“紫苑的设定也一直在变,开始时最终BOSS只有一个人,是怪奇有了意识具现化出了人形的感觉。”)。这里特别要注意剧情线后记里的一句“梦境世界的堇子有两个人,似乎是因为其中有一个是二重身,但就连哆来咪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夢の世界の菫子が二人いたのは、どちらかが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であるらしいが、ドレミーにもどっちがそれなのか判らないそうだ。”这个的译本没翻错,但是有点歧义,重写一下就是“之所以梦境世界里有两个堇子,似乎是因为其中有一个是二重身,但就连哆来咪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剧情线一开始,由“现实的人类現の人間”可知,哆来咪知道自机的堇子是某个现实世界(其实就是幻想乡)的堇子,然后在幻想乡作乱的是某个梦境世界的堇子,其它的堇子,除了自机可以召唤的二重身(这个哆来咪不会分辨不了),都没去过梦境世界,所以梦境世界里有两个堇子”就只是指这两个去过梦境世界的堇子,并非指明其身体的属性。然后似乎”修饰的是“这两者中有一个二重身”这一推断,可能来自哆来咪——作为她为了解释自己分不清二者而提出的理由,但是,似乎”修饰的无论如何不是哆来咪分不清的理由,即不能把这句话理解为“梦境世界里有两个堇子。似乎是因为其中确实有一个是二重身,所以就连哆来咪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也就是说,这两个堇子里不一定就真的有一个是二重身,这里和《东方茨歌仙》第29话结尾的旁白一样都只是ZUN故意留白了的旁白,而我认为,“似乎”也和漫画那时堇子、华扇的想法一样——都是由旁白直接转述的误解,是用来误导读者的,而这两个堇子里没有二重身,哆来咪无法分辨其实是因为她俩师出同门——即本来都是梦境世界堇子,幻想乡堇子的形成也完全不是都市传说导致的,然后,第三个直接出现在了外界的堇子才需要是且只能是外界堇子的二重身

        由此进一步发挥、对新作剧情的解说:

        4.从Th15.5到Th16.5

        和《东方凭依华》中针妙丸A和针妙丸B在完全凭依作战时的互换完全同理,在堇子A于剧情线结局醒来之后,B的现实性躯体其实也在完全凭依作战时被B'换走了,这是最正好且无需乱用二重身解说的一次机会,因为当时就有某个堇子(敌方slave,即使不是梦境世界的堇子也能使用这一部分的记忆)在场目击到了(因此Th16.5可能就发生在去年Th16之后,还是夏季,所以堇子这时还是JK,不过她就算真留级了我也不在乎,具体细节等进一步汉化吧,反正《东方凭依华》里在外界醒来的堇子A没被夺舍,那就只能是B被夺舍了),由此产生了《秘封噩梦日记》的故事背景。从此,A睡着时依然是用这个现实性躯体去的幻想乡,伴随的是暂时潜伏的B'的自我,A醒着时则是由B'使用原属于B的躯体游玩,B则一直只能代替B'在梦境世界沉眠、和梦魂结合。这时因为失去现实性躯体而已经被重新认为是梦境世界住民的B,因为之前去惯了现实世界、现在却被关在梦境世界,所以感到压抑,其她也看不惯B'的梦境世界住民便协助她给B'下了套作为报复,使得无论A醒着与否,这个躯体都无法离开梦境世界、前去幻想乡(B'使用时因为其现实性的缘故自以为是真货,从而怀疑是A在外界醒不来了),所以最终关之前的敌方堇子B会自以为是现实世界(实际上即幻想乡,所以不算说错了)的堇子(这才刚醒来,之后A操纵躯体的意志才转移过去的,即A和B重新的合体,时间点的判定见本节后文)并说自机的B'和她互换了立场、(从幻想乡)赶走了她并四处作乱。就像《东方凭依华》中其她因为完全凭依而备受现实世界压抑的梦境世界住民一样,也有堇子B这种因为住惯了现实世界而备受梦境世界压抑的。除了最后一关,玩家一直都是使用着堇子B'(现实性躯体原本属于B,一度自以为是真正的堇子)这个自机来作战的,有时是以A的意志,直到最后主客场交换(由紫插手的可能性最大,思路可类比于《东方凭依华》里紫对依神的策略。紫的结论“在战斗过程中交换了下仆?那和疫病神的能力是一样的……”实际上只建立在两个已知的事实上,即一直没做过master、可以和女苑主动换走自机slave的紫苑是紫苑A,以及只可能是slave的针妙丸B可以主动换走master天子原本的slave——紫并不知道那是针妙丸A。紫第一步的理解其实是认识到了B的优势,即秦心所说的多倍感情,包括强欲,所以能够推动换人——可以类比于形成新的化学键,同时都强欲的依神姐妹亦可由秦心证词可知其完全凭依的联系是不紧密的——可以类比于旧化学键的断裂,即使自机一侧是同步化了感情的自愿完全凭依也不如她俩来得强。所以,紫第二步的理解是,不止是紫苑,如果联合发动(剧情模式里是同时亲口宣言符卡的,以此为准,虽然准备姿势不知为何是超贫乏玉的,不一定需要女苑是master)凭依交换(和阉割版的凭依剥夺是两个东西)时女苑是slave,那么也是可以交换掉的。另一方面,当时依神作战用的策略是建立在凭依交换不会改变双边的完全凭依类别的前提上,先由女苑和紫苑自愿完全凭依,而交换slave前玩家一侧的master和slave之间是自愿完全凭依还是强制完全凭依则无所谓——即使交换后紫苑没有主导权也可以作为本来就在演唱会现场的贫乏神对master施加影响,如果master发现后要主动换出她来那么在这段时间内不和女苑打就行了,如果紫苑具有了主导权则完全不必出场,而灵梦所谓的“贫穷神的强制凭依”其实只是指凭依交换的强制性,而非指交换后是紫苑作为slave强制完全凭依魔理沙虽然一开始是在灵梦+华扇剧情线发现自己被恋强制完全凭依了,但最晚在自己剧情线stage2开头,已经改为了自愿完全凭依,所以才有以自身具备主导权为前提的发言:“如果跟谁都能简单地组成队的话,扔下这个难相处的家伙,去找别人重新组队应该也不错”。凭依交换后,女苑作为master和新slave之间必然是自愿完全凭依,所以具备主导权的女苑就可以自由换出新slave来挨打。而紫作为和已经陪master华扇训练过的slave灵梦自愿完全凭依的master,在凭依交换之前临时调换了双边的master和slave,这一行为不改变主导权的归属,导致在凭依交换前双边的凭依交换类别就已经发生了变化,都从自愿完全凭依变成了强制完全凭依,所以紫在天子+针妙丸剧情线最后想出对策时曾说:“奴隶slave已经自由了”。结果在凭依交换后便变成灵梦被女苑强制完全凭依、紫苑被紫强制完全凭依,所以获得主导权的slave女苑不会登场和紫苑对战——因为灵梦本来就没钱所以女苑也给不了debuff,因为只有紫苑的debuff是无差别的,而获得主导权的slave紫则不必登场,只会变成是灵梦和紫苑两个master之间的单打对决。这里要注意的是完全凭依类别的判定,以最新版为准(补丁更新前有剧情向强制设定,比如强制玩家用slave针妙丸对战master梦针妙丸,即使主动换回master天子也无法用她做什么,会立刻被再换成slave针妙丸),不考虑哆来咪参与了的、可能其实不是完全凭依的情况,如果自机完全不能换出slave的话,比如master灵梦+slave女苑的情况(这时女苑的头像是灰色的),那么就可以视为自机没有发动完全凭依的主导权而进行着强制完全凭依的slave本人也不想主动出场,这里的特例是剧情模式女苑自机的情况,她是可以换出紫苑来进行一次攻击的,而非完全不作为,紫苑不能被玩家直接操纵更多的是这个角色的技能设定不完整的缘故。在《秘封噩梦日记》的故事背景即《东方凭依华》堇子+哆来咪剧情线的结局中,作为master的堇子B已经被敌方作为slave的堇子B'换走了,和之前作为slave的针妙丸A被已经现实化所以可以作为master的针妙丸B换走了一事同理,重点是同一个角色的B可以靠着情感的优势主动取代完全凭依作战另一方的A,无论是作为master还是slave,而依神姐妹是因为具有强欲才可以做到更强的效果的,即不限于在同一个角色的不同身体间交换。紫可以考虑在最终对战前后——最好是最终日的一开始改写堇子A睡着时在梦境世界的引用路径,使之从和堇子B'合流改为和堇子B合流,从结果上讲,玩家使用堇子B击败堇子B'后时已经具备了A的意志(这次A确实也在外界睡着,若不提出转移的发生,则无法解释对阵的不同的两个堇子醒来后都是堇子A,B夺回了本来就原属于B、被B'开发了新超能力的身体虽然堇子A、B在《东方凭依华》被哆来咪破除了将幻想乡视为梦境世界的误解,但至今依然根据逐渐的变化、体验,误解B为完全现实性的身体,或者是误解B为A用过的二重身A2。而隐岐奈口中的“现实世界的堇子”其实就是指幻想乡这个“现实世界”的堇子B(当然长期以来也确实是以幻想乡这个现实世界为根据地的,若误解说这个“现实世界”是外界的话,则不得不处理堇子A从外界频繁地、被动地消失的问题),而A其实还在外界睡觉。不过,即使本人依然有误解,堇子A在新作中从结果上讲无论如何是没什么睡眠质量变差了一段时间之外的损失的,收获一堆灵异照片,在幻想乡用的躯体又有了新的超能力,所以一开始作为敌机时自称没有拍照消弹能力的堇子B,在作为自机的最终关结束时强制进行的唯一一次拍照(并不是敌机濒死前用能力自拍的遗照,否则会有自拍tag),在代码的设定上是可以消弹的——即使拍照时因为已经击破敌机所以应该无法真的拍到弹幕,并且A在外界醒来时照样获得了灵异照片,作为C的遗物、对C的记忆。自机从头到尾的作战场地都是长得不同(之前正作的贴图在再利用时有些就省略了表现到本色梦境世界的变化)的梦境世界,堇子A这个躯体则依然只在外界,三周下来也当然没失踪过。而对于哆来咪,只要“梦幻病”依然存在,就迟早会有某个诞生于梦境世界的堇子的身体因为在幻想乡的体验而逐渐具备现实性,所以B和B'中哪个堇子活到最后其实都是一样的

        5.从Th16到Th16.5

        《秘封噩梦日记》旁白:“或许是拍摄照片的举动奏效了,她从循环往复的不可思议梦境中醒来了。对于自机的堇子B'的一面而言,由游戏机制里对拍照的强制性要求(不主动拍照的话最后会自动拍摄一张)可以看出,用念写能力拍照的这个行为对她的意义并非优先为了出名,同时也因为不确定梦境世界是否有即时的信号,所以暂时也还无法确定某个堇子成功将弹幕照片(不计之前在其它数个官作中自陈上传了的那些)上传到外界的SNS并出名的不必要结局是否是正史,只能等之后的官作确认——成功上传的前提是这次堇子的手机终于平安了一次。京极在《魍魉之匣》中曾将念写(隔空见暗处物,常被夸大地误称为“千里眼”,对应之前果和椛的能力)作为超能力的主要例子提出,而在《秘封噩梦日记》中堇子B'特色的念写能力(B自陈并不具备)虽然同样具备消弹效果,但更重要的是用来留下物质性的“记忆”的,使堇子A获得从这段记忆转化出的照片,来间接证明B'曾经的物质性的存在经历(开局星期日外界堇子第二个解说:“照片留下来了,看来那并不是梦呢。”),确认其自我定位(堇子A、B夺回躯体时也是这么想和做的:“拍到给冒牌货致命一击的瞬间了!这正是我是宇佐见堇子本尊的铁证!”)甚至实现自我价值,虽然A在使用这个躯体在拍照时完全不知情,而且自身的记忆力会受到不良影响(“樱花在盛开……现在是几月来着?好奇怪啊,想不起来……”,“是梦吗……隐约觉得做了奇怪的梦可是对梦中对话的记忆很模糊……”)。登场的隐岐奈一方面更早地就开始协助B',另一方面她赋予B'的超能力Death Cancel是属于“生命力”的“背面の生命力(符卡形状是‘穢那の火’的简单翻版,所以‘背面の生命力’=‘穢那の火’=‘背面の邪炎’=‘拙火’,新作之前的论证过程见第七期学刊)”,而非属于隐岐奈的另一种魔力——精神力,所以这个隐岐奈很可能就是现实世界的隐岐奈,最终日协助堇子B的另一个妖怪贤者紫虽然没有台词,但同理很可能也是现实世界的紫在《东方凭依华》之后继续协助了堇子B。由绰号“梦结局的不死身小姐”的解说可知,Death Cancel的效果包括短时间的无敌即“不死身”的微观体现,这是因为附加的生命力增加了B'使用的B躯体的现实性,但同时也会因生命力和精神力的冲突而导致自机堇子B'短时间的失忆(《涂佛之宴》中“精神”即“记忆”,而且其利用往往体现为操纵他人的记忆,《东方天空璋》主线结局中隐岐奈未解释的使自机们失忆的能力也是因此设定出来的),因此当然也就导致B'无法留下作为记忆证据的有效照片

        6.最终日的紫和新作时间点

        三周目(不包括可视为四周目的最终日)的符卡标题前缀大量来自于进行组合的两个角色登场的官作的名字(不计“东方”二字),例如:针妙丸+辉夜的符卡前缀就取“辉针城”第一个字+“永夜抄”第二个字而巧合地成为了“辉夜”,也有衣玖这种可能取“天”字的例外,而登场于同一作的二者的组合,其符卡名前缀也就直接是官作名的前两个字。关于历代官作名字在东方世界观下的被理解、运用,不是这次探讨的问题,仅仅是需要先说明下三周目最后一天的符卡情况。当天的boss是紫、隐岐奈、灵梦、魔理沙,和三周目其它的日子一样,自机需要挑战boss们4选2(不分敌机组合的先后)的所有6种组合,6张符卡完全没有前缀,但符卡名的主体依然可以看出用重复的字词拼凑的痕迹,且不乏换着法子批判盗摄者的内容,没有前缀的原因——可能仅仅只是ZUN觉得实在不方便用到灵梦和魔理沙登场的旧作名字。所以没必要认为这次不发一言揍堇子的隐岐奈和前后都显得事多的是同一个,即,我认为二周目、四周目的隐岐奈是现实世界的隐岐奈,而三周目的隐岐奈是梦境世界的隐岐奈,对于具备两种魔力(生命力、精神力)的隐岐奈而言从现实世界进入梦境世界(短时间的话不考虑会不会把梦境世界的隐岐奈挤走)并非不可能。更进一步地说,可以因为二周目的隐岐奈的发言而认为三周目的敌机几乎都是梦境世界的住民。那么在四周目登场但不发一言的紫又如何呢?紫在《东方凭依华》就具备着强行带人进出梦境世界的能力(哆来咪说紫成天泡在梦境世界的发言倒可能只是拐弯抹角地说她每天睡太多),根据最终日第三关敌机堇子的发言顺序可知,紫就是她所说的“在出手协助”她的“能够送我回到现实的人,而现实世界的紫也确实曾在《东方凭依华》中将自机堇子从梦境世界拉到过现实世界(幻想乡)。所以,即使没有她自己的台词,依然可以判定四周目的这个紫和四周目、二周目的隐岐奈一样是现实世界的紫,和《东方凭依华》时一样选择了堇子B来协助。同时,以现实世界的紫的介入为前提,也就可以解释另一个贤者隐岐奈在最终日的改变站队一事了,不然,紫支持的堇子B便会继续因为隐岐奈的buff而打不赢堇子B'。至于之前隐岐奈先主动协助自机一事,或者认为是她的一时兴起,或者可以认为是四季异变的一部分,即(不问世事许久的)隐岐奈将持有现实性躯体的自机堇子视为误入梦境世界的幻想乡住民,也算作了招募新弟子的考核对象,所以为之附加了生命力的buff。这在梦境世界没有体现为堇子对气候的改变,但体现在了一周目时tkz登场的新角色(直接沿用自tkz)具有季节性的游戏背景中(附加的魔力无论是生命力还是精神力都可以改变她们所见的梦境的内容),即Th16和Th16.5其实是同一时期进行的,并且紧跟在Th15.5之后,全都发生在2017年的夏季。PS4《东方深秘录》的新剧情和《东方凭依华》类似,是在预期之外延误了发布时间,所以无法用更与时俱进的出版物与之实时跟进、联动,同时读者也需要将它们的剧情时间从发售时间各提前延期的时长即半年来和时间轴吻合(第83回二轩目时ZUN说原计划在2017年终的例大祭14就发布正式版《东方凭依华》)。堇子于2015年夏季作为新人JK登场,自然是在当年春季入学的,不出意外的话到今年夏季就已经不是JK了。另一方面,《秘封噩梦日记》的剧情对幻想乡没有直接影响,堇子获得的新照片和超能力也不一定会及时地在官作中表现出来,即本来就没有太多和出版物实时联动的必要,ZUN理论上可以很方便地将它安置在Th16之后的时间轴的任何一处。所以,《秘封噩梦日记》中将堇子继续称为JK,完全可能并不是暗示说这几年间东方世界观或幻想乡内的时间相比现实世界缩减了一年,也不是暗示说堇子的学业出了什么状况,而可能就是提示读者,这个剧情不止发生在Th16之后,而且只能发生在堇子高中毕业之前,从而逐渐定位到发售的一年前,2017年的夏天。至于现在堇子的学业如何了、她是死是活,只能靠将要发售的《东方外来韦编》中新的《东方香霖堂》连载来判断——如果确实是高中毕业了,那么《秘封噩梦日记》就确实是2017年夏天已经发生过的事了。而且这样一来,《秘封噩梦日记》便将成为ZUN亡羊补牢用的、终于能在同一时期联系起《东方凭依华》和《东方天空璋》的剧情(虽然体裁结果依然不是出版物)。如果ZUN确实是抱着到这种地步的想法来创作它的,那么就必然会把时间点提前到2017年,并且将堇子反复说成(依然)是JK则便是他在时间点的问题上刻意的提示。这样看来,并没什么全新设定、对当下的剧情也没有什么必然影响的《秘封噩梦日记》确实可以说是不必创作的,所以ZUN之前曾说今年不会有新游戏,因为即使没有它,剧情也能继续推动,而创作它的目的最主要的就还是收拾、整理之前的作品;

        7.从Th13.5到Th16.5



        关于梦境世界住民恋B登场的情况,已经看到有人问了,这里特别解释一下,新作其它细微的内容就慢慢来、等着凑到篇幅再发了。这其实是《东方心绮楼》以来就有过的桥段。《东方心绮楼》中恋就曾因为从秦心遗失的面具上获得了片面的情感而对一般人也变得可视过了,剧情线结局中又因为情感的损耗而重新变得不可视。同理,由《东方凭依华》恋对战模式、心剧情模式可知,感情是精神的一部分(荷取:“果然,在实行完全凭依的时候一部分感情会被共享,这应该是精神的一部分受到共享的结果”),感情的同步有助于自愿完全凭依(一轮:“你们两人的(官方英语译文为‘mind’,下同)七零八落的嘛,这样还怎么组队啊?(Your minds are disconnected. Why did you team up?”,心:“为什么在梦境世界感情会膨大成原来的好几倍呀”,哆来咪:“梦境世界里欲望通常会被直接地展现出来”,同时心的另一句台词“这两人是通过强欲联结在一起的,这种情况下,感情的共享会使完全凭依的纽带变得脆弱”还是解释女苑“凭依交换”能力的关键点,这里不赘述依神姐妹的原理),,所以秦心可以解析经由梦境世界进行的完全凭依(秦心对哆来咪:“为什么在梦境世界感情会膨大成原来的好几倍呀”,荷取:“感情产生共享的原因嘛……可能是梦境世界产生的影响,真这样的话就没辙了”),而不仅是无意间发现问题的灵梦(“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凭依的关系,这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你呢”),猯藏更是有意识地通过使下属作为slave完全凭依恋来使恋同步化、共享到情感(即使只是“流露在表面的”,猯藏《东方心绮楼》语)从而显形,即,原本的恋确实如哆来咪所说(“你是不做梦的吗?你的心灵很空洞呢……”)是欠缺“心”——精神力,所以不会做梦,同时也会因为无意识相关的能力而不被发现,但是若在特殊情况下获得了附加的情感,恋也是会显形、会做梦的,又因为精神=记忆,所以这时的恋也是会变得能额外地记住事情的(《东方心绮楼》恋:“咦?什么都会忘记的我 为什么只有这件事(收藏了心的面具)记得呢?”)。而仅限此时,梦境世界的恋B,同理也是存在着,且会主动来揍人的“心”在京极的《姑获鸟之夏》里的定义则是在更深层和脑交涉而不会浮于表层意识的自我(并非自我意识,可以粗略对应前文说到的末那识)。所以白莲会理解为:“梦境世界……?你是在说(‘mind’)之世界吧?而在强制完全凭依中,靠的则是slave在精神即“”上要能够力压master(女苑:“观众们全神贯注的瞬间就要到来喽——(観客が無心になる瞬間が訪れるわよー,The moment when the audience will be mindless is coming.),紫:“然后,凭依在全神贯注享受演出的所有观众身上そして、無心で楽しむ観客全員に憑依しようとしている,And they will be trying to possess the entire audience mindlessly enjoying the show.”),而获得新称号(并非有意却闭锁内心的觉/意図せずにを閉ざしたサトリ”)的恋则正如一轮所说:“圣大人说过,无心和什么都不想是有区别的無心と何も考えていないは別物だって、聖様が言ってまし,Lady Hijiri said mindlessness and not thinking are completely different.)”,虽然容易被她人强制完全凭依,但同时也容易去强制完全凭依她人,即她的状态并非是固化的,而是自《东方地灵殿》以来一直随机缘而有着波动。另外,之前也说过,天子从角色头顶抽取气质的能力主要参考了《涂佛之宴》中的道教教义解说“吾等成仙道认为,灵魂与物质是相同的。精神与肉体都只是气的一种形态。如果这个世上存在着幽灵,那么也只是气以幽灵的形态发露罢了。如果这里有肉体,那也只是气采取了肉体这样的形态。肉即灵,灵即肉。一切源于气,归于气。”&“梦境与现实是等价的。梦境与现实都是气的一种显现。”,在东方一设中成为幽灵形态,同样的,感情也作为精神的一部分在理论上可以以类似于梦魂的更基础的形态——即广义上的“幽灵”显现,所以天子才会对心有台词为:“夺取感情啊……和我的绯想之术好像啊。”而象征生命力的妖精则更早地就在《东方花映塚》被小町用来和幽灵并列,原因也正是生命力、精神力都是气的体现,所以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妖精和幽灵实际上是相近的。所以对于你(⑨)来说是没有寿命的。进行完全凭依时,自机相当于以master已经失去的体力值为上限,从敌机那里榨取等量的体力值来由slave使用,无论彼此是现实世界身体还是梦境世界身体都可以,这也是生命力、精神力的可转化性在《东方凭依华》中的集中体现,再者,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又已经证明了,都市传说是梦的一种可以在不同个体间传递的特殊形态,而《东方凭依华》里哆来咪用吸尘器回收自己释放出的(尤其是用射击键以环形直接释放的,不曾表现为绵羊之类的外观)足够多的梦魂后,会使之汇集为环绕着她的大梦魂(最多保存四个),而这时她再使用怪奇技能时(不然这两个技能单独使用起来都几乎是废物),才会额外地消耗掉一个大梦魂,在以圆形屏幕展现梦魂内容——同时也是梦境世界的其中一个样貌的同时,沿着扩大版(留有的大梦魂数量越多,屏幕半径就越大)的屏幕的圆周,产生数环与神秘珠外观一致的、具有攻击力的球体竖直下落,这里实际上就是证明了哆来咪在《东方绀珠传》对魔理沙说过的话(“梦是会具现化的,您也有过亲身体会吧?通过都市传说神秘珠)”),即:梦魂作为梦的内容的载体,可以经由都市传说(哆来咪用的是怪奇技能)的影响形成神秘珠,这也和《东方深秘录》里秦心新形成了和堇子无关、也不基于力量石的神秘珠的原理一样(选人页面简介:“她想将自己彻底代入裂口女这个角色。自心底想要代入角色的结果,就是她内心的裂口女开始分离独立,最后竟产生了全新的神秘珠,这件事谁都没有注意到。”)关于神秘珠的分类和性质、和梦魂的关系,我之前的文章也系统地解说过了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6109,这次特别要注意的是,哆来咪发射出的梦魂在对战界面上看不出有受重力的影响,但是变形后的这些珠子则都是径直下落的,也就是说精神性的梦魂经过转化具备了物质性即现实性,因此重力对其的影响更显著了,这是可转化性的又一处体现。球体的形象又见于新作中梦境世界的纯狐、妹红的合作符卡“永珠符「无秽之珠与污秽之灵」”,“污秽之灵”当然是对应蓬莱人妹红,同理可得,纯狐对应的是“无秽之珠”,这个实际上得从《东方绀珠传》标题中的“绀珠”说起,“绀珠”这个典故类似于上述《东方茨歌仙》第29话中用实物影响梦境内容的例子,是用绀珠这种东西来影响记忆/精神,同样是暗示物质/生命与精神间的可转化性(记忆是事物的时间性存在,物质是事物的空间性存在),而ZUN有用“绀珠”这个词连续地代指神秘珠这种物质和纯狐这个角色(也有代指其它的人事物,何况《东方绀珠传》就没有新角色名包括“绀珠传”中的任何一个汉字),前者很好理解,因为神秘珠一般是物质和记忆的结合体,但在特殊情况下也可以作为记忆独立于物质诞生然后可能逐渐拥有物质性——即秦心额外的神秘珠的例子,而后者,纯狐的种族仙灵则在第一期《东方外来韦编》的访谈中被ZUN归为“神灵的一种”,再加上能力本身的纯粹主题,新作用来对应纯狐她的“无秽之珠”其实是指特定的那一种神秘珠,即和秦心额外的神秘珠一样,是从纯粹的精神力中诞生的,所以是“无秽”的(即使纯狐并没有参与都市传说异变),同理,永琳的“绀珠之药”也是加强服用者的精神力的,过度使用还可能因此变得没有污秽(有身体与污秽与否没有必然关系,因为一般人都有现实世界和梦境世界的两个不同种类的身体,前者对应污秽的生命力,后者对应无秽的精神力,当然也是因此而可以彼此转化的)。即,玩家若不按正史而以服药的完美无缺模式游玩,则会使自机的躯体变得近似于梦境世界住民的身体,因此可以不断地复活到前一刻——因为记忆是有时限的,和新作里堇子B'因为生命力buff而拥有金身的原理不一样,但在根源上是互通的。关于《东方天空璋》之后ZUN用“生命&精神”的模型对应以往的“污秽&无秽”的倾向,首先是《东方凭依华》对战模式妹红的台词“我的火焰和魔理沙的火焰看来是不同的东西啊”,这一点得联系《东方永夜抄》永琳对咏唱组魔法的评价来理解,然后是常世神拉尔瓦的定位(见第七期学刊我的文章),再然后就是第四季《东方三月精》、《东方茨歌仙》的许多新内容了,又因为当下剧情的话题放到了以往缺乏直接的一设的地狱上,至今还在延续下去,ZUN可能会借机提出一些新的一设,尤其是有关各个时期地狱的定位的,可能站在更高的视野上颠覆或统摄月人自以为是的价值观、污秽观,所以我目前尚不会系统地解说。
发表于 2018-8-13 13: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院長正常發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3 21: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A醒着时则是由B'使用原属于B的躯体游玩

所以有段時間幻想鄉24小時都有堇子?

>作为C的遗物、对C的记忆

B'?

>也有衣玖这种可能取“天”字的例外

應該是取緋想天的天吧


看完了還是似懂非懂的呢... 辛苦了

点评

不确定B'是否可以独自前往幻想乡。“天”作为例外是指它是“绯想天”的第三个字。  发表于 2018-8-14 08: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6 14: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東方吧看到這貼:

真正的惡夢是,當你被一群人ˊ追著打時,好不容易到了最後,才發現最終BOSS才是主角,而默默幫助你的人,卻也反捅你一刀,夢堇子好可憐吶.....

点评

没错,但是隐岐奈一开始的帮助可能就是出于误会,并且是她自己搞事时顺带做的。  发表于 2018-8-16 16: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 13: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以后仍然不太明白,我的理解大概是这样:“凭依华里堇子B‘被挤出梦世界以后凭依在堇子A2身上在幻想乡大闹,被紫打包送到外界,然后我方的堇子B在与堇子B’+堇子A2作战时,堇子B‘夺走了肉体B,而堇子B获得的肉体A2在都市传说异变结束后消失。所以B是以没有肉体的状态被困在梦世界直到最后和B‘作战”

但这样理解的话有两个问题我自己还弄不清楚——

1.正常状态下(没有二重身,堇子B'没有夺走B的肉体)在堇子A清醒的时候,堇子B是连同躯体一起被拉回梦世界了吗?这个时候堇子B‘处于什么位置?

2.二重身该如何理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只有肉体,没有梦魂?

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有误?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喵玉币 +15 萌度 +45 收起 理由
院长each + 3 + 15 + 45 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00: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8-9-2 01:42 编辑
stickjitb 发表于 2018-9-1 13:50
看了以后仍然不太明白,我的理解大概是这样:“凭依华里堇子B‘被挤出梦世界以后凭依在堇子A2身上在幻想乡 ...

理解力确实已经不错了。

0.B'被挤出去后直接就可以自己开始大闹了,一开始就可以作为slave和有条件的其他人组队,逐渐现化后理论上还可以作为master,如果作为master时slave是123或其分身则没有明显的条件限制,但此时也不一定真的算是有效的完全凭依。
她个人被紫送到外界,接触123前紫没有送超过一个堇子出去,而此时123本体还一直跟着堇子B。
在外界对战时,B'夺走了B的肉体,即现实性,但B还继续是B,因此而被困在梦境世界,毕竟B一开始也就是一个梦境堇子。
A2从深秘录序章之后到这时都没有其它的已知的下落,猜想是一直游荡在外界,可能并没有消失过,其原因可以是A出于误解将B的二重身B2等同于A2了,所以忽略了曾用过的A2;

1.不确定。在完全凭依异变之前,要么是有两个堇子,B和B',都存在于梦境世界内但是彼此没发觉甚至没见面过,要么是,每次A入睡、B进入幻想乡时临时产生一个B',退出时消失,每次持续时间不久就被打断所以无法形成稳定的、一贯的一个B',直到B'因为B作为master参与完全凭依异变而变得稳定、一贯,然后伺机夺舍成功;

2.和梦魂到神秘珠的转化关系有共通性,是都市传说的衍生物,首先基于可能不同于梦境世界身体的精神力,然后可能具有生命力但尚可忽略。关于二重身,在之前的文章(链接在正文里就有)中我曾论证说,都市传说和梦魂具有同样的基质,或者都市传说直接就是某一类的梦,这个观点在《东方凭依华》123的怪奇技能的表现中可以说是被证实了。对于一般的都市传说使用者而言,她们在发动都市传说时,临时获得的能力、装备都来自于都市传说的具现化,此时都市传说就相当于从外附加的一个副梦魂,前者基于她们各自的A的肉体,后者不是肉体的一部分,但是堇子的情况,是都市传说的具现化体现为拟人化,如果《东方深秘录》序章时堇子A果真是操纵A2来潜入幻想乡的,就像《东方凭依华》里堇子B召唤B2来作战一样,那么可以忽略A2、B2的自我意识的存在性,但是,她们原本作为都市传说就和梦魂有着共通性,同时秦心的都市传说也曾体现过独立性(即“她内心的裂口女开始分离独立”)结果产生了新型神秘珠,而堇子都市传说二重身的主题就是“相似的身躯同时同地出现且具有不同的意识(不然就只是镜像而已)”,所以堇子A或具有现实性时的B的一部分梦魂完全可能也具备觉醒自我意识的条件,甚至可能不需要再由此产生梦境世界的躯体。无论如何,即使A2或B2觉醒了自我意识并且产生了相对应的梦境世界身体,都不会是这次因为B参与完全凭依异变而挤出来作乱的那一个B';

3.点评。不计开头由于游戏固定机制而导致的一点点小错,你这两个问题提得很准确,都是我用自己的理论尚能解释,但因为官作资料不足而暂且无法继续推断下去的确实存在的未解问题。对于后一个问题,别的解读者,只要通过排除法能得出在场的二重身是谁的的结论,最多应该也都还停滞在能联想到序章但是资料不足的这一步,没什么彼此比较说法的必要。对于前一个问题,如果不先假设出B2的有限的存在性,那么就得从头解释能有某个堇子因为完全凭依异变而大闹现实世界的前提、剧情线最终面是由哪些堇子组成,这有尝试的价值,没准就能绕开你的问题1、为A、B的第一性给出更确切的见解,但是我自己并不认为有那个推倒重来的必要罢了。这两个问题算不上我的理论的任何漏洞,仅仅是在我能够开创性地解决绝大部分问题后,因为相对还算客观的原因而仍未解决——不过迟早要面对的极少数。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 11: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ickjitb 于 2018-9-3 16:06 编辑
院长each 发表于 2018-9-2 00:57
理解力确实已经不错了。

0.B'被挤出去后直接就可以自己开始大闹了,一开始就可以作为slave和有条件的 ...

把之前你对都市传说异变的讲解也看了一遍,然后又去重新看了一遍凭依华其他几条线的对话。我想这回我明白了!感谢耐心的解答!十分感谢!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那几个堇子分别是谁可能有很多种解读方法(毕竟ZUN没给出他自己的解释),但是我自己想的时候就是怎么也无法建立一套通用的解释法,就在知乎上提了一个问题,有人向我推荐了您这篇解读,而六神也给出了他的看法(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2757846/answer/483860939)。感觉都比较合理且非常有意思~ ~10月的外来韦编会讲秘封噩梦日记,只能期待ZUN会不会补充一点设定了……总之再次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20: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8-9-3 20:54 编辑
stickjitb 发表于 2018-9-3 11:09
把之前你对都市传说异变的讲解也看了一遍,然后又去重新看了一遍凭依华其他几条线的对话。我想这回我明白 ...

星期六他似乎没看过我的这个,当然我同时也建议过学刊读者、作者别急着在看原作前先看我的这个。因为,对你更重要的是坚持形成自己对官作的直接观点,由此慢慢锻炼这一技能,并且时刻不忘纠正自己对以往官作的忽视、误解,以免助长更多人身上的同类情况,而非跟在ZUN之外的任何谁(即使京极和明石也是东方众)后面去理解官作。我很久不用微博了,知乎是从来不用,贴吧也基本不看,所以他写的那些我是现在才得知有,别人的解说我就更不清楚有无、如何了。刚才去草草看了一眼,发现他也有自己的一些独立于官作原文的假设了,这可能也确实说明光靠现成但各说各话的官作文本是不够的,而我相对的特色是更追求把历来更多的官作的核心设定(即使不曾讲明)都串联并归结到ZUN确定看过、捏他过的参考资料上,即使要冒更大的风险、设定更多额外的内容。至于他自己特色的内容,我就没深究下去了,毕竟要不了多久第六期《东方外来韦编》出来,首当其冲被检验的可能还是我自己对于新作时间点的判断。
星期六有句话说的是到位的,官作游戏,特别是ftg,受游戏机制限制,很多情况下表现力是有偏差的,无论无意回避还是有意回避都可能带来误解。比如我之前在喵玉殿解说《东方深秘录》时就总结过,剧情模式下的神秘珠数目常常不能算数,最终stage的胜负也可能不是自机的胜利。我当时还真没解说过ed的问题,这个确实不是剧情有意义的一部分,也有一些角色在剧情模式里就真没去过外界。
但是,《东方凭依华》新加的怪奇技能里,除了哆来咪这种可能就没有都市传说的特例,也有依神姐妹这种至今确定不了主题的(这当然也有怪奇技能内容不明确缘故的),而堇子在《东方深秘录》时就隐藏了自己的都市传说“二重身”,所以只要ZUN想继续不让“二重身”作为技能登场,以免迷惑玩家,他大可以过继或者临时设定个堇子其它的技能来,同时,即使是在剧情设置里被排除了主动召唤二重身的机会,《东方凭依华》敌方的两个堇子从结果上讲还就是没有召唤过二重身。结果,至少有一个自机能召唤二重身,而这还是至今唯一确定的、都市传说“二重身”的具现,并且显然地证明了至少有某个堇子的“二重身”并不会因为和召唤者碰面而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所以堇子之前在《东方茨歌仙》29话里首先就对这个都市传说的效果有着误解(所以在描述“二重身”前其实就需要结合梦魂,给都市传说进行纯信息之外的定义),而以她的视角为前提、介绍她(本来就常常出错)的观点用的的那最后几句旁白,则也不能作为ZUN的发言而全盘接受为作为世界观的一设,无论那些原文一度被ZUN之外的他人理解并宣传成了什么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6 15: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幻想乡的大家都在沉睡着(脑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6 19: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院长竟然不懂日语?!?!?!不可能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9-22 17: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