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27|回复: 4

[中短篇] 飞烟所求之物【不死组】【狼仔出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5 2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修罗狼 于 2018-9-6 05:38 编辑

咳咳,大家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了
失踪人口再次回归一下下
工作繁忙很快就会继续失踪吧

虽然我一直都是竹林党,不过最近觉得不死也不错,因为某个PV的缘故感觉能够渐渐GET到不死组的萌点了

其实原本想试试硬核意识流,不过结果虽然是意识流,但是不那么硬核
自我安慰的说,硬核意识流虽然顺畅但是并不是很有趣
简单来说就是顺着人的思路来描述,而不是时间顺序或者故事逻辑
按照联想来呈现,有些作品里面会和蒙太奇手法弄混
而且意识流有时候的确很难让人看懂嘛,嗯嗯(自我安慰成功)

虽然很短就是,但是!
写东西真开心,摸鱼使我快乐!

啊对了,忘记说了,这篇故事里的辉夜用的不是大家熟悉的二设,而是更贴近一设活泼好动怪力大小姐的设定,提前扫个雷

评分

参与人数 1喵玉币 +10 萌度 +25 收起 理由
稗田夏木 + 10 + 25 好康的,不死组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21: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藤原妹红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月亮高悬在头顶上。夜空如此清澈,星星都仿佛只是水池里的波光一般,星星点点,安静地闪烁着。
剧痛从身上传来,妹红抬起脑袋,看见一片血红的衣服,还有自己被断竹刺穿的身体。她意识到自己刚刚晕过去了,她伸手摸摸地面却什么也没摸到。
惨了……她这么想着,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下。
竹子被凄惨地压断了一大片,断裂的竹竿刺穿了她的身体,从这个高度判断,她认为自己是被竹子高高的戳在了半空中。记忆逐渐复苏,妹红想起来自己被辉夜击坠这件事。
现在该怎么办呢?妹红无可奈何地想着。求救未免也太丢脸了,如果放火烧掉竹子的话,也许会引起火灾……
妹红握住刺穿自己胸膛的竹竿,试图把自己拔出来。剧痛让她使不上力气,在她松手的时候竹竿又刺得更深了。妹红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暂时放弃挣扎。
虽然不会死,但是还是会痛啊……妹红看着头顶的月亮这样想着。她能感觉到自己胸腔中的肋骨正在试图归位,然而竹竿挡住了肋骨本该在的地方,于是生长的肋骨就这样刺穿了她的皮肤。
呜哇,是骨头耶……妹红摸了摸刺出来的骨尖,有点事不关己地想着。
呼吸有点困难,胸口被撕裂的伤口在嘶嘶作响地漏着气,妹红捂住裂口让自己呼吸能够更顺畅一些。
要不还是烧了吧?
不行,好疼……使不上力气……
妹红看着夜空,陷入了淡淡的绝望之中。她开始思考一些有的没的,如果自己一直没办法下去会怎样呢?自己没办法死掉,但是竹子是会死的,只要等竹子枯朽自己自然就能脱身了。话说竹子的寿命是几年来着的?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啊啊,腿有点酸了……
妹红动动腿,左腿的大腿扎着一根断竹,她用还能活动的右腿去够,脚跟能勉强够着。于是她开始试图踢断那根竹子。
竹子的韧性比一般的木头好多了,妹红的挣扎并没有对竹子造成多大的伤害,反倒是让自己又往下滑了一点点。剧痛再次袭来,妹红感觉嘴里涌上了血腥的铁锈味,她扭过头去把嘴里的血吐出来。
啊,骨头又刺出来了一点……
妹红看看自己的手,竹竿上的血弄了满手,妹红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但是衣服已经被浸透了,根本擦不干净。
这么多血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吸引妖怪野兽什么的过来吧?妹红看着天空这样想着,希望来的是个能给我个痛快的大家伙,如果来一群老鼠那可就够我受的了……
话说,这竹林里有老鼠吗?平时好像只见过兔子,现在竹子被压倒了这里变得这么亮,连兔子都不过来了。
说到底还是月亮的错……啊啊,月亮啊……
妹红看着高高的圆月,眯起了眼睛,月光如此清澈,如此明亮,又如此的冰冷。月亮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妹红想到了辉夜,那个活泼好动的公主大人。
已经多少年了呢……虽然自己并没有刻意留意过时间,活着本身就是苦难,但是死亡就是救赎了吗?如果不是因为蓬莱之药,自己现在应该就已经死了吧,现在自己这个状况是怎么说来着的?万箭穿心?万箭穿心用竹竿的还真是少见啊。
是啊是啊,自己根本就死不了,既然死不了也就没有必要去思考活着的意义吧。反正不管意义是什么,不管到底有什么意义,自己都会一直活下去。人的脑袋真是个好东西,时间长了很多事情就会忘记,不论是痛苦的事情还是快乐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被遗忘。
不过似乎还是有不会忘记的事情。妹红看着月亮露出一丝笑容,那就是对蓬莱山辉夜的恨意。
说来,自己为什么要恨她来着的?
啊,对了,是因为不比等的事,那家伙好歹也是自己的父亲嘛……但是他的模样却已经非常模糊记不清楚了。甚至于自己记忆中那个身影是否是自己的父亲,妹红都不太能够肯定。太久远了,已经过去一千年了……一千年吗?也许是两千年?
时间的感觉很模糊,日子总是一天一天一天地往前走,就像这个夜晚,月亮又圆了起来。圆月很快就会残缺了吧,然后新的月亮又再次走向圆满……不,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就像那个蓬莱山辉夜,总还是那个蓬莱山辉夜。不论杀死她多少次,她都会再次活过来。
妹红想起来白天在人间之里看到的一件事,有个小男孩因为同伴不愿意和他一起出门玩耍而在别人家门口大发脾气。他哭着闹着,跺着脚,任谁过来劝都没有用,仿佛那是他一切行动唯一的意义一般。
当时上白泽慧音走在妹红身边笑着对她说:
“别看他这样,你去永远亭没找到辉夜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对了,铃仙要我跟你说,别再烧她们房顶了,修起来很麻烦。”
对哦,房顶……
妹红想起她坠落之前把辉夜一脚踹飞了, 会不会砸到屋顶啊?要是给兔子们增加工作量的话,姑且还是要道个歉比较好吧……
想到慧音,妹红的心中传来一丝疼痛。不论说了多少次也不会听,慧音总是想要更多的接近她,慧音是善良的,柔软的,如同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但是正因为如此妹红才想要从她身边逃离,这么甜美的事物不该属于自己,也不能属于自己,对于妹红来说没有什么事比获得一件这样的宝物更加让人恐惧了。
因为妹红一定会比一切宝物都更加持久,越是宝贵的东西,当目睹它灰飞烟灭的一刻就越让人痛苦。在上千年的时间中,这种痛苦妹红已经尝过无数次了。人世对她来说是一个散发着强烈诱惑气味的陷阱,不仅仅是慧音,在之前漫长的人生中她也遇到过很多宝贵的、美好的、令人向往的人和事。但是它们最后都消失了,只留下无尽的空虚与绝望缭绕在妹红的心头,久久无法散去。
这种痛苦比地狱更可怕,在漫长的人生中,妹红学会了一件事。既然失去如此痛苦,那么一开始就不要拥有。
不过,还有一件不会消失的事物。
蓬莱山辉夜。
想到辉夜的时候,妹红颤抖的心不可思议地平静了下来。就仿佛筋疲力尽的海鸟终于找到了一根栖木,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几乎要让妹红涌出眼泪来。
是啊是啊,她是不会消失的,蓬莱山辉夜,惟一一个可以比自己更加长久的人。每当自己对生存感到绝望的时候,妹红总是会想起她。她是不会抛弃自己的,她是不会离开自己的,她在那里,永远都在那里。任何时候只要去找,她就一定在那里。她不会死不会消失,也不会被时间损毁。
人的脑袋是会遗忘的,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也总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遗忘。而我们自身也会消失在某个人的回忆之中,成为尘封记忆角落的尘埃。妹红意识到,虽然她一直都活着,但是对于人世来说她也许早就死了,人世间原本属于她的位置早就消失殆尽,不论什么年代,当她进入人世间,她就永远是一粒异物。
但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某个人的脑袋里永远不会把她删除。那就是蓬莱山辉夜。
永远的蓬莱山辉夜。
也许真正的救赎不是一直求之不得的死亡,而是一直陪伴在身边吵吵闹闹的蓬莱山辉夜吧……
厚厚的竹叶上传来了踩踏的声音,这轻微的声响打断了妹红的思绪。她扭过头去想看看是什么东西终于发现了她。
只要不是老鼠就行……妹红向下看去,不远处的竹林在月光下影影倬倬,在竹叶与月影之间,蓬莱山辉夜的身影慢慢地走进了妹红的视野。
“我就说你怎么没有立刻杀回来……”辉夜笑着用袖子掩住嘴,“这么多血可引来了不少东西,啊啊,难闻死了。你不知道我这一路过来有多不容易。”
“你来干嘛?”妹红皱起眉头。
“哦,你不想看到我,那我走了哦?”辉夜咧嘴一笑,“不过感觉你好像被卡住了,还是说这是你的新造型?”
“新造型你……”妹红把到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都是你造成的,快把我弄下来!”
“好啊,你说一句辉夜公主最可爱了,然后学三声狗叫我就把你弄下来。”
“你!你这是趁人之危!”
“是啊是啊,我就趁你之危,你怎么着吧。”辉夜轻声笑起来,把手放在耳边,“来来来,赶快赶快,反正这里也没别人。”
“你就是想听我夸你吗?”妹红叹了口气。
“是啊,不行吗?”辉夜有些气鼓鼓地抱起胳膊,“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哦?”
“好好好,辉夜公主最可爱了,快放我下来。”
辉夜看起来并不怎么满意。
“你今天怎么这么没意思,你在这里挂了这么半天,脑袋坏掉了?”
“我只是想了一些事情,应该算是意识到我可能应该对你这个性格恶劣的家伙稍微宽容一点。”妹红看向上方的圆月,“毕竟仔细算来,能够一直在我身边的也只有你了。”
妹红看向辉夜,辉夜好像愣住了。她的脸胀的通红,半晌之后她突然跺着脚闹起脾气来。
“你你你,你说什么呢!你这个白毛猴子,区区……区区一个地上的人类……笨蛋白痴!”辉夜语无伦次地嚷嚷着,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然后她红着脸一阵小跑过后,一脚踹在妹红身下的断竹上,竹竿发出了断裂的噼啪声。
“喂,等下,你别……”
妹红的惊呼并没有能够阻止辉夜,断裂的噼啪声音越来越响,妹红整个人连着竹竿向一边慢慢倒了下去。
“你还欠我三声狗叫呢!”辉夜嚷嚷着骂了两声,扭头跑掉了。
妹红从地上坐起身。高处摔下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不过好歹是能够踏到地面了,妹红开始把断竹从自己身体里一根根拔出来。
伤口几乎立刻就愈合了,妹红活动活动身体,衣服已经一团糟了,最好回去洗个澡换一件。
然后呢……然后嘛……
妹红活动活动胳膊。
然后再去打一架吧。
妹红想起了刚才满脸通红的辉夜,那张恼羞成怒的脸,前一秒还嚣张跋扈的表情……
这些画面让妹红忽然没有了打架的心情,她轻轻捂住自己的脸。
辉夜这家伙……好像还真的挺可爱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6 10:39: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8-9-6 11:57 编辑

真的是很棒的故事呢。半意识流向带来的真实感觉写得很棒,而且从妹红角度出发的世界观都特别符合妹红的个人形象。从一些惊艳的小细节来说吧,铃仙让慧音转达的那段话,觉了,感觉把那种,千年过来不死组之间经受时间冲刷的仇恨逐渐淡为日常的这个感觉,写出来了。最后果然不死组逐渐那样,从相杀,走向相,相爱,诶嘿嘿。而且结尾的辉夜好萌啊(一脸血)不过,如楼楼所说的那样,这篇意识流向更多感觉像第一人称叙述,不像《墙上的斑点》这样,纯粹的意识流,但也正如楼楼所说的那样,这样的文字,一来晦涩,二来难操作,就这样安安心心写一个故事不是更好吗。啊,当然也期待楼楼工作之余更多的摸鱼。

点评

感谢阅读,我会努力摸鱼的!(身后老板的眼神= =+)  发表于 2018-9-6 15: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7 04: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踪人口的回归,简直就是妹红心中的对neet的爱慕独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1-21 18: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