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68|回复: 60

[中短篇] 绿眼的恋色魔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7 18:55: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不是处女作,但这也是投稿外第一次正式发文了。这是两篇文的合集,封面是第二篇的,并且是由画师折猫帮忙完成的。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去贴吧里关注一下@折猫耳的眼泪
-4c188cffbdf7c65d.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8:59: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前面* 1.二设注意!角色崩坏注意! 2.cp组合较怪异,会拆开两对大家熟悉的cp组合。 3.文笔不佳,如有纰漏,敬请指正。 4.文一开始是我去年参加文战的作品,后来不是很满意,便修改了一下,然后又生发出第二篇的动笔念头。后来因为各种事情,拖了很久才到今天发表出来。 5.感谢帮我画第二篇文的画师,也感谢听了这么多废话仍然愿意继续听下去的各位读者,祝你们阅读愉快! 6.同步在三个地方发帖,以下是传送门 喵玉殿: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9028&extra=page%3D1&mobile=2 东方吧:http://tieba.baidu.com/p/5871947582?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7.8.3&st=1536317827&unique=9929F882C6298E17E755564C8378C969 雾雨魔理沙吧:http://tieba.baidu.com/p/5871949137?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7.8.3&st=1536317901&unique=F1879B98681C45717546A6BBCA129B28 获得更加阅读体验,请使用只看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0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oke528 于 2018-9-7 19:13 编辑

Episode 1
“我说啊,你怎么又跑来了?”
面前这个挂着灿烂笑容的家伙,是我最近心神不宁的原因。
“晚上好啊,帕露西,今天天气不错呢。”
魔理沙把扫帚放在一边,向我问好道。
“旧地狱能有好天气就奇怪了,或者说,这里什么时候有过能被称为‘天气’的现象?”
“那可不一定了,我认识一个天上的家伙,让她来说不定能让这里天天都是好天气喔。”
“免了吧,听上去就很麻烦。”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只要这家伙一出现,我总是会跟着开始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来。
大概是两个月前,一切还都很平静。我只是走进酒店,只是和勇仪打了个招呼。坐在她旁边的魔理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凑了上来,问起我的年龄来——我是没有理睬她——之后却变成了这副光景。
“放着好好的地上不呆,天天往地下跑,你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别这么说嘛,难得下来一次,不应该欢迎我么?”
“三天前你也是这么回答我的。”
“……”
魔理沙没了声音,苦恼起来该怎么反驳我。
这回占了上风,我不禁有些小得意起来。以往都是我被她的各式歪理诡辩说的哑口无言,今天总算是用正理把她扳倒一次了。
……这种小事有什么好得意的。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又不自觉的和她步调一致了。
“实际上,上回酒量比赛,我差一点就赢过勇仪了。”
魔理沙试图扯开话题。
“我觉得那一点的差距应该和你们俩力量的差距相当。你这样天天往地下跑让我很为难诶!我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旧地狱与外界的看门人,上级要是真的追查起来,你说我上不上报你的名字?”
我决定乘胜追击。
“不要那么认真嘛……你上面除了觉外还有谁啊,下次我和她说说不就行了?”
有感于她奇怪的自信,我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喝过红茶吗?”
“没有,旧地狱哪来那种东西享受?”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那么好喝的东西你竟然没有尝过,下次我来再带给你吧。”
“不用了,不过倒是没看出来啊,你居然会有这种高雅的嗜好。”
“用‘居然’来形容未免太失礼了吧……不过倒也谈不上什么嗜好,主要是有一个朋友,以前天天拉我去品茶什么的。”
我和帕露西站在桥上,一同看着流水聊着天。这便是我们的日常,她是宣称不喜欢这种无意义的日常对话,即使经常不自觉地和我一起聊起天来,她本人还是坚持这一点。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我一个人在说,她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河水,也不晓得是不是在认真听。
说起表情,当初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确实是被吓了一跳。那时还是为了解决异变,我和灵梦一起来到地底,碰到的看门人便是她了。她本人自我介绍是嫉妒的妖怪,那副笑容也的确很符合她的身份。
不过有谁会想到,这个家伙私底下会是这样呢?
我偷偷瞥着帕露西的侧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么?”
“啊啊,只是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摆出来的那个笑脸,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和现在冷着脸的样子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哼,我又不是乐意那么做,要不是身份使然我都想装作没看见你们。”
“变化实在太大了啊,那个笑脸难道也是看门人的工作之一?”
我强忍住笑说。
“怎么可能,只是那样能发挥出更多嫉妒的力量而已。”
“啊这样啊……虽然很没礼貌但我还是想请求一下,能不能再摆一次?下次我让天狗拍张照片对比一下吧?妖怪的面部表情变化还真是神奇呢。”
“没礼貌你还问!”
帕露西涨红了脸,大声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不期望你会有什么正经回答,但我还是姑且问一句,为什么你老是来缠着我?”我看着远处的街道,向魔理沙问道。
“唔……这个嘛……”此时她坐在桥上,正翻着一本带来的书津津有味地阅读着。
“很奇怪不是吗?旧地狱里面比我有趣的家伙多了去了,为什么你老是会来我这呢?”
“谁说的?我不也经常去和勇仪喝酒么?心情好的时候,也会送恋回家,顺便看望她姐姐,上回我还和她家养的猫仔细探讨了一下某个哲学话题。”
对了,那个哲学话题和死亡有关。魔理沙补充了一句。
“的确是这样,但是,你不觉得来我这里的频率远大于去其他人那儿吗?这里就一座孤零零的桥,有什么意思呢?”
我把目光收回,看着她说。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为什么呢,老是来找你呢……”
魔理沙一边念叨着一边点头,翻过一页。那样子让我很难相信她在认真思考,更像是完全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里。以前我也问过好几次这个问题,但得到的回答大多都是“你多心了,明明只是找勇仪喝酒,顺路来看看你。”“喔突然想起来,反正也很无聊就跑来找你咯。”“那当然是替觉履行职责,督促下属认真工作啊。”之类不靠谱的话。
就在我以为这次又会被这样敷衍过去时,魔理沙忽然“砰”地合上书,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着我。
“我仔细想了一下。”
她严肃地说。
难得魔理沙会有这种表情,难不成这家伙来找我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大概是你比较闲吧。”
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倒在地上捶地大笑。
……我承认自己会期待她的回答是个愚蠢的想法。
更让人挫败的是我居然无法反驳,可这份工作清闲也不能怪我啊。
笑过之后,魔理沙突然反问道:
“倒是帕露西,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意这个问题?每次我来好像你都会问上一遍,害得我能想到的借口全部被用出去了。”
我被问住了,以前也没有想过这种奇怪的问题。
“呐呐,说说看嘛。”
魔理沙瞪大了好奇的眼睛凑过来看着我。说老实话我感觉和她在一起后反应迟钝了不少,思考问题比以前慢了很多。不过摊上这种奇怪的问题,思维再敏捷也没用吧?
“不知道。”
我决定敷衍一下。
“不不不,你会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内心中有一种冲动在驱使着你。你和我说过,你不喜欢做无意义的事情,做什么之前都会再三考虑。那么你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会提出这个问题 。”魔理沙分析的头头是道,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自己真是迟钝了不少啊,我忍不住叹气道。
“说说看,我绝对不嘲笑你的动机。”
逃避无果,看来只好正面回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
魔理沙眨着眼睛,明亮的的眸子里闪烁着期待的火花。
深吸了一口气,我一字一顿认认真真地说:
“大,概,是,我,比,较,闲,吧。”
当晚我在不停反省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迟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Episode 2
今天正好轮到我休息,勇仪邀请我去喝酒。虽然本来是想缩在家里睡觉的,但偶尔去喝喝酒也没什么太大的坏处,是的,没什么“太大的”坏处。
站在酒馆门口,不带感情地拉开门。
喧哗声铺天盖地向我袭来,却又戛然而止。
“是那家伙。”
“真倒霉,今天她放假吗?”
“小声点,说不定被她听到了。”
这种程度的议论我还是可以忍受的,由于这个原因我是尽量避免在公共场合出现。一些意志力薄弱的家伙都无需我刻意引导,嫉妒心便会如同添了柴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对于这种可怜虫我也只能报以怜悯,毕竟我已经最大限度地在压抑自己的能力。像这样白送上来的食物我都不愿意去尝试,即使我是以嫉妒为食。
“哟,帕露西,来了啊。”
勇仪端着星熊杯,向我打着招呼。
尽量不去在意周围人的目光,我勉强挤出微笑作为回应——又有几人控制不住自己——向她走去。
“这些家伙太弱了吧,这么点程度动作都能被引出嫉妒来,内心是得有多阴暗啊。”
还未坐下,勇仪便鄙夷地说。因为自己的能力,举手投足间总会不自觉地诱发其他人的嫉妒心。当然通常情况下,正常人还是可以抗拒这份诱惑的。
然而这么多年来,我也就只见过勇仪一个人完全不受影响了。
“也怪不了他们,毕竟主要原因在我。”
真是麻烦啊,我拣起小酒杯,叹了口气。
“弱小的家伙。”
“不说这些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吧,敢闹事的还是一个都没有,实在是太无聊了。就没有几个胆子大的敢站出来,好好的大闹一番么?”
勇仪平时有治安维持的工作。
“平平安安的不好么——我也差不多了,最近还算是比较平静,除了站在桥上吹风看风景外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了。”
我抿了口酒,含糊不清地说。
“喔?最近魔理沙不是常常来找你么?”
噗!
我把酒喷了出去。
“经常看见你们两个人站在桥上,说一些悄悄话呢。”
肯定是有什么大进展了。勇仪笃定地说。
“胡,胡说什么啊,只是那家伙闲过头了而已。”
“你自己不也是很闲吗?再说如果不是对你有意思,谁会愿意花费时间陪你这种无趣的家伙?”
有时我希望,勇仪能改一改直言不讳的坏毛病。
“这么说,难道你也对我有意思?”
我冷静地反击道。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你虽然在我看来很有趣,但远远到不了有意思的标准啊。”
勇仪豪迈地大笑出声,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
……居然有种微妙的沮丧感。
“但魔理沙我可就不清楚了。”
笑过之后,勇仪神秘地说。
我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这种麻烦事我是不想去考虑的。
“说不定她有什么奇怪的嗜好,像是喜欢嫉妒什么的。”
“喂喂怎么听上去我像是变态一样?我可从来没喜欢过自己的能力。”
“好好,说不定她也有这种能力呢。”
勇仪立马改口说。
“最近我总在你们两个到底是谁学习谁?我有种身边坐着的是魔理沙的错觉。”
“呼呼,这么了解她吗?”
“谈不上了解,混熟了便自然有这种感觉。”
“喔?已经混熟了吗?平时可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这一步吧?”
“你不就是一个吗?不过,”
我皱起眉头。
“为什么从刚刚起一直在说她?”
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勇仪没说话,眼神代替了她回答,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哟!早上好啊!”
头开始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旧地狱!”
“为了幻想乡!”
“干杯!”
两个酒疯子将啤酒一饮而尽,相视大笑。
“哼哼,今天魔理沙你状态不错嘛,难不成是想找回以往的场子?”
“承让承让,今天的我可不是以往的我哦,勇仪你可要小心啊!”
语毕,两人又豪迈地发出一阵大笑。
我被夹在她们中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要是知道今天是她们的拼酒大会,我是一定不会过来的。
“怎么了帕露西,酒还一口没动呢。”
“这么小的酒杯怎么适合拼酒呢?赶紧换一个大杯子。”
“免了,我还是来点清酒就够了。”
“这怎么行?啤酒才是会见朋友最好的礼物啊,帕露西你一定要学会喝啤酒啊。”
“哈哈,虽然比不上我的星熊杯,但我承认啤酒是最好的替代品。”
话罢,两个酒疯子再次大笑起来。
“我保证,下次绝对不和你们两个出来喝酒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时不时放出一阵阵豪爽的大笑声,整间屋子都像是随着她们的笑声振动起来。
奇怪的是我并不讨厌,虽然仍然是无意义的早晨,说着无意义的话,可我就是讨厌不起来。店里的客人全部被这两人的气势吓跑,偌大的酒馆里只有我们三人,略显空旷,却并不寂寞。两人的谈笑声轻而易举地填满了这个空间,空气中回荡着两人的笑声话语声。
为什么呢?以前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看着摩肩接踵的人群,身处其中却没有一点实感。每个人存在的意义就像是为我贡献食物,而我又不得不接受。那种日子过着实在是难以忍受,焦躁不安。
现在只有她们两人,内心却出奇的平静,远离人群获得了安宁与平静。也许这样过下去也还不错吧?
我看着她们两人,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加入她们天南海北式的胡扯里的。
魔理沙说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拍着手和勇仪大笑起来。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大概是长期在外奔波,皮肤被太阳晒成是健康的小麦色,平添几分英气。仔细看来五官还算精致,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多了几分可爱感。
没想到这家伙也有几分可爱呢。
“下个月要开一次超大型的宴会,你们有兴趣参加吗?”
魔理沙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喔,不错的主意啊,萃香的建议么。”
“我的主意啦,灵梦最近大赚一笔,不趁机宰她一回就太可惜啦。”
“嚯,这样的好事自然是不能放过。”
“那当然咯,幻想乡的各个势力都收到了邀请呢。”
“我就不去了。”
虽然不想坏了她的兴致,我还是这样说道。
“诶,为什么啊?”
魔理沙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如果出现在宴会上,其他人会怎么想?所以我就不去了。”
“只是参加个宴会而已,又不是来捣乱的,会有什么问题啊?”
“我觉得她们大概会恰好反过来想。”
“不会的她们一向很大度的……”
“再大度我觉得也不会对我这种妖怪大度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对宴会向来没有兴趣,你们玩你们的就行了。”
我中断了这个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Episode 3
宣称“今天的我可不是以往的我”的家伙,四小时后不争气地倒在桌子上。
“也不能扔在这里不管。”这么说着,勇仪强行把她抬到了我的家里。
原本好好的假期就变成了这样。
“真是麻烦啊……”
我叹了口气,最近似乎总是唉声叹气的呢。
说是不能放着不管,但我不知道除了看着她睡觉外还能干什么。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一阵倦意向我袭来。这个活泼好动的家伙没,睡着后没想到会这么安静。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说梦话的习惯了——但我可没有听别人梦话的兴趣。这样想着,眼皮变得愈发地沉重起来。
不行,两个人都睡着了怎么办。
打着哈欠,我艰难地从柜子中取出书本,强迫自己看书借以清醒。

我是嫉妒的妖怪。
嫉妒之心人人皆有,人人却又唾弃。连带着自然不会喜欢嫉妒的妖怪了,何况我还能引诱嫉妒心。托这个福平时不会有人来接近我,我也很享受无人打扰的平静生活。我不喜欢嫉妒,更不喜欢引诱别人嫉妒,虽然听上去非常荒诞不经,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倘若有人刻意接近,我便会摆出灿烂无比的笑脸,再私底下“不小心”让来人看到我怨恨嫉妒的表情——这是我长期以来总结出最有效率的进食经验。周围没有其他人是我最轻松的时候,不需要刻意调整表情。
身为旧地狱的看门人,每天的任务只是静静地守在桥上。也没有什么入侵者,倒是地灵殿的家伙们经常从我这经过。我的原则向来是明哲保身,真有入侵者意思一下就行了,反正还有后面的人帮我收拾。
当然上次的入侵者似乎强过头了,连那只乌鸦都被打败了,但我除了受了顿皮肉之苦外也没损失什么。
虽然在旁人看来这样工作很不负责,但任由自己肆无忌惮发挥力量的话,整个旧地狱说不定都会遭殃。
这也就是用来自我控制的方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无尽的暴雨。
从乌云中倾泻出的,如同神话故事中的大洪水似的雨。
间或的闪电划破铁流般的雨幕,伴随着电光与低沉的轰鸣声。
我撑着伞,抬头看着天空。
什么也不愿意想,只是听着雨声。
我知道我在做梦,我也知道,这是我最糟糕的噩梦。
“我好嫉妒啊~”
如同怨灵在耳边吹息。
“我好嫉妒啊~”
连恶鬼都忍不住为之颤抖的嫉妒心。
“我好嫉妒啊~”
这是何等地嫉妒啊!
“我好嫉妒啊~”
“你再念叨我赶你出去了。”
帕露西翻着书,不悦地说。
“什么嘛,难得我对自己的表演还有几分自信心。”
“怎么一觉醒来你会有这样强烈的表演欲?何况我可没有在嫉妒时附上旁白解说的习惯。”
“那不如你下次试试看,给观众解释解释不好么?话剧一般不都有这个项目么。”
“不要,听上去就很蠢。”
这里是帕露西的家中,距离酒会结束六七小时后。醉倒后的事我是一点也不记得了,至于为什么醒来会在她家,我猜是应该是勇仪的杰作,也只有她能把我扛这么远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还一次没有来过这里。
“真稀奇呢,本来以为你的家里应该更具有妖怪风格的。”
我四下打量着简单的房间。
“没看到巫毒娃娃,诅咒人偶是不是觉得很遗憾?不巧这些东西手上没存货了。”
帕露西看着书,头也不抬地说。
“谁会把那种东西放在家里啊?就算是嫉妒诅咒别人也不至于带在自己身上吧?”
“说不定呢。”
帕露西随口说。
我看着她,心里有许些犹豫。之前虽然被一口回绝,但我还没有放弃希望。没由来的自信让我觉得,帕露西是很想去参加宴会的。
“我说帕露西,真的不打算来宴会吗?很难得的一次喔。”
“之前我已经拒绝过了吧?别开玩笑了,不去。”
帕露西冷漠地说。
“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哦?我也是认真的,不去就是不去。”
可恶,这个死脑筋。
我抽走她手上的书本,盯着她的眼睛说:
“我是真的想邀请你参加宴会,不开一点玩笑。”
“那我也是真的不想去,不开一点玩笑。”
她冷冷地回敬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反倒是我想问你为什么要邀请我?”
帕露西似乎有些生气。
“因为我想和你一起去。”
我看到帕露西微微抖了下眼皮,又迅速镇定下来。她蹙眉起好看的眉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缓缓地叹气出声。
“好吧,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吧。”
她朝我伸出了右手。虽然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但现在可不是示弱的时候。我在她的注视下坚定地握住了她的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9: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帕露西的手比我想的要小巧许多。或许是长年不在太阳底下活动,洁白的手腕看上去就像是白玉,刚刚接触时有些冰凉。肌肤上似乎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沿着我的血管向上,抵达心脏,使它莫名地悸动了一下。帕露西应该和我一样,因为我感觉到她稍微退缩了一下,却并没有把手抽回去。
感觉着手掌上传来的温暖,我把视线从她的手上移开,再度投向帕露西。应该是我的错觉,我看到她的脸上迅速地闪过一抹绯红。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愣了两三秒,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愈发的有力,咚咚地,像是擂起的战鼓一样。
“那么,这与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你想让我见识……你的手?”
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打破了沉默。
帕露西仿佛是从梦中惊醒一样,这回是真真切切的,她的脸颊变得通红。但下一秒,她便立即收敛了表情。我看到她的眸子里,燃烧起了两团淡黄绿色的火焰。像是响应她的行为一样,帕露西身体里涌现出浓郁的妖气,墨绿色的气体跃过我们的手掌,窜进了我的身体里。
嫉妒。
嫉妒嫉妒嫉妒。
呐,我好嫉妒啊,我好嫉妒嫉妒嫉妒嫉妒,你为什么不嫉妒呢?
我好嫉妒嫉妒嫉妒嫉妒。
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我好嫉妒啊你为什么不嫉妒呢?
远非我之前玩笑似的话语,声音只在我脑中回荡了片刻。我的意识被劈成了两半,一半在诱惑我,想要引出我的嫉妒心;另一半在抗拒着,试图摆脱掉这种诱惑。
下意识地,或者说,迫不及待的,我想要逃避。因此,我松开了手。
在松开手的一瞬间,所有声音立即荡然无存,同时我的理智也再度占了上风。我立马明白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帕露西的手仍然悬在那里,她微笑着,眼睛里满是寂寞与忧伤。
“听到了吗?这就是平日里,每时每刻在我身体里响起的声音的百分之一。只要周围存在有嫉妒心,我就会听到类似的东西。它们想让我嫉妒,想让我去传播嫉妒。”
“……为什么平日里根本看不出来呢?一定是你刻意弄出来想要吓我的吧?我可不会被这样的把戏唬住!”
“的确是刻意,只不过平时我在刻意压抑而已”
她的笑是如此悲伤与寂寞。
“所以不要再想着邀请我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能力,我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等什么时候我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控制住自己,或是人类和妖怪不具有嫉妒心时再说吧。在这之前就这样下去,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说不出口。
帕露西从未如此脆弱过,脆弱地仿佛随时会失去她一样。
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我从来没了解过她,只看到了她冷漠的外表,却没有注意过她的内心。直觉告诉我,现在是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可我却什么话都说不口。

做了个梦。
梦里是无边的黄绿色海洋。
只有意识像是悬浮在空中,肉体不知道寄存在何处。
茫然地张望,除了海水外还是海水。
无言地苦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还是清楚的感受到肉体传来的反应。说不定死后就是这样呢,只有灵魂空空地在空中悬浮,以为自己还活在这世上。
地平线那里多了个黑点,我眯起眼来试图辨认。
海洋上漂浮着一个人。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身体,远远地只能看到黑点越来越大 越来越靠近我。
金色的头发,熟悉的衣服,错不了,我做梦也不会认错的人。是她,正是我魂牵梦萦的人。
然而我迟疑了。
看不清楚她的脸,明明理智在告诉我她是谁,另一个答案却占据了我的思维。
我就这样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来,看着这个身体与我擦肩而过。
梦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9-22 17: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