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71|回复: 1

[中短篇] 失明的夜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9 16: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ayhpeng 于 2018-9-9 20:48 编辑

文战扑街文兼老文,大概这里没人看过发表的那版。

《失明的夜雀》



傍晚醒来的时候,米斯蒂娅还以为这不过是一场目标错误,性质恶劣的闹剧。
“露米娅,你在干嘛?”在挥空了几次手后,米斯蒂娅有些生气地从床上起身,一步步向着印象中门口所在的方向摸索过去,但是在这种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难免失误,即便在一步步地移动,米斯蒂娅依旧撞到了房间里的矮桌,人虽然没受伤,然而带翻了桌子上的什么东西,一声清脆的碎响在房间里回荡。
“够了,再不离开我周围的话,我生气了哦!”事情已经弄到这一步了,想必恶作剧的主谋也会见好就收才对,米斯蒂娅这么想着,竖起耳朵试图倾听周围可能传过来的动静,但什么都没有听见,屋子里一片寂静。
“露米娅!也许还有琪露诺?你们也懂得适可而止吧?”米斯蒂娅再一次大声喊道,眼前依旧一片黑暗,在自己这么狼狈的时刻,周围甚至连窃笑声都没有。
事情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你们合伙来作弄我对不对!”米斯蒂娅又一次徒劳地叫喊着,她似乎听到了什么,随手抓起能摸索到的东西向着那个方向丢出去,回答她的仅仅是一次撞击的声音。
旋即周围又安静了下去,米斯蒂娅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声。
“开玩笑……吧?”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米斯蒂娅的心头,她伸出手,手指缓慢而小心地朝着眼眶移动,结果显而易见——
“呜!”传来的刺激让米斯蒂娅猛然收回手,眼泪也止不住流了出来。
无论怎样,眼珠都是最脆弱的地方之一。
眼睛的疼痛还是其次,当确认自己真的没办法看见东西以后,米斯蒂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慌张起身时又带翻了什么东西,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
“谁来……有人在吗!”顺着墙壁,米斯蒂娅一点一点地移动着,终于让她摸到了自己树屋的门把手,在缓缓拉开门以后,迎面而来的微风让米斯蒂娅稍微冷静了一点,这种熟悉的吹拂感和以往没有不同,也就是说,最起码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
“莉格露,露米娅,大妖精,琪露诺……”米斯蒂娅一边重复着朋友们的名字,一边抓着门的边框,小心地伸脚探索下一步,在平时从树屋下到地面不过是轻轻一跃的事,而现在米斯蒂娅却只能一分一厘地向前推进,直到脚尖有了悬空的感觉为止。
“这样就好,现在就当和平常一样,慢慢移动到边缘,然后蹲下去,转身,双腿悬空,用手扶着树,慢慢飞到地面上就好。”米斯蒂娅絮絮叨叨地给自己下着指定,成功落地后她略微舒了口气,只是才迈出第一步就被什么突出物撞到了肚子。
这次米斯蒂娅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冷汗涔涔而下,捂着被撞的部位在地面毫无形象地趴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被烧烤摊摊车的车把头给顶到了。
“该死……到底是……为什么非要遇见这样的事……”米斯蒂娅既愤怒又委屈,“琪露诺?是你们几个吧?一定是你们几个!快给我出来!现在你们高兴了吗?”纵然知道把事件扣在自己朋友头上很没道理,但米斯蒂娅现在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这多少能让她不安的情绪减弱一点,或者米斯蒂娅还期待着这件事真的只是一次恶作剧而已。
回应米斯蒂娅的只有远处一声归巢鸟儿的鸣叫,这是理所当然的,本来就没有人在一边偷看她的狼狈模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会儿,也许有半个时辰那么长,直到肚子上的疼痛消失以后米斯蒂娅才扶着车把站起身,这一次米斯蒂娅沉默了许多,可能是现在她已经说服自己接受现状的原因。心底回想了一下树屋周围的环境,米斯蒂娅绕着摊车慢慢前进,脚下草地的松软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兽道地面那种独有的凹凸地面。
这条路通向雾之湖,在那里应该可以找到自己的朋友,米斯蒂娅给自己决定了目标。然而去雾之湖依旧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米斯蒂娅先是一点一点地慢慢挪动,可惜兽道的地面并不适合这种脚不离地的走路方式,中途好几次险些被绊倒;后来米斯蒂娅又试着用飞行的方式来赶路,可离开了兽道的指引,米斯蒂娅很快就撞到了树上,落地后还泄气地发现自己躺在了草地上——这说明自己飞离兽道了,不得已只能一步步顺着来时的方向退回去,这又让她浪费了许多时间。远处飞禽归巢的叫声也渐渐低落,也许太阳已经落山了,只是现在米斯蒂娅哪里会关心这种事呢。
空气渐渐变得潮湿起来,米斯蒂娅已经不想去计算自己摸索了多长时间了,自己的样子估计相当难看:帽子出门的时候就没有带上,几次撞在树上后额头估计已经红肿了,好在有刘海挡住,衣服上一定满是泥土,毕竟在路上摔了好几次,还把膝盖磕破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流血。不过这副样子,会给自己的话增添了一点说服力吧。
脚下的泥土渐渐松软,草丛的触感也多了起来,自己应该走到湖边了,为了防止失足落水,米斯蒂娅向前飞了一段距离,估摸着自己大概到了湖面上:“琪露诺?大妖精?”
听着自己的喊声在远处回荡,米斯蒂娅肯定自己现在正在雾之湖上,然而雾之湖不能算小,自己的声音能不能被听见还是个未知数,想到这里,米斯蒂娅只能再次向前飞行——因为不用担心在湖边上撞到什么,这一次也飞的快了一些,一边呼喊着冰精的名字,终于在锲而不舍地呼喊中,米斯蒂娅得到了回应:一块飞过来的冰弹击中了她的肩头,差点就把她击落在湖水里。
“琪露诺?”放在平时这一发冰弹足以掀起一次弹幕战了,不过现在米斯蒂娅没心思追究偷袭的事情,捂着被击中的地方转过身。“琪露诺?是你吗?”
“是我啦,一路飞过来就听见你不停地叫着叫着,在晚上我的视线可没你的好,有什么事情?”冰精的声音渐渐接近,“刚刚那一颗子弹你都没躲开?”
“其实,我……”米斯蒂娅张了张嘴,心底却想着另外一码事: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找琪露诺呢?她根本只是个热衷闯祸和犯傻的妖精而已,到底能帮上什么忙?不过随即米斯蒂娅又想到,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下,琪露诺是自己能确认找到的朋友,不管她是否能帮的上忙。
因为这种无法视物的感觉,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琪露诺,我看不见东西了。”米斯蒂娅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
“咦?米斯蒂娅看不见东西?”琪露诺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很快米斯蒂娅感到一支冰凉的手按在了自己紧闭的眼睛上,“你现在闭着眼睛,当然什么都看不见啦。”
米斯蒂娅叹了口气,保持这种闭眼的状态多少可以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不过要让冰精明白现状的话,还是得让琪露诺亲眼看见才行。于是米斯蒂娅睁开眼睛:“看吧,就算这样,我依旧什么都……呜!”
米斯蒂娅的话被眼睛的剧痛给打断了,琪露诺把手指点到米斯蒂娅的眼睛里前可是一点预兆都没有,这要比之前自己摸索时来的更突然,纵然现在有求于琪露诺,米斯蒂娅还是来了火气:“本来我只是看不见,被你这么一弄说不定眼睛都坏了!”
“对,对不起啦!”原本以为米斯蒂娅会在最后一刻闭眼的琪露诺也被吓坏了,“我之前以为米斯蒂娅你在开玩笑,没想到你真的会没反应……”
琪露诺的手在米斯蒂娅眼睛上揉啊揉,虽然凉爽感让米斯蒂娅好受了一些,可惜琪露诺的力道实在是过大,米斯蒂娅只能按住琪露诺的手:“好了好了,那个,现在带我去岸上吧,老是飞着也很累。”
“哦,好的。”大概觉得自己理亏,琪露诺对这种吩咐口吻没有显出以往的抗拒,牵起米斯蒂娅的手飞起来,落地时米斯蒂娅察觉周围的空气里水汽并不多,似乎这里离湖岸有相当一段距离,就连琪露诺大概也明白需要找一个稍微干燥的地方来休息吧。
被琪露诺牵着坐在草地上,有朋友在身侧后,米斯蒂娅这一次真正放松了下来,紧紧捏着冰精的手舍不得松开,琪露诺在几次试图抽手无果后也放弃了:“好啦米斯蒂娅,现在说说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不清楚,今天一起来就发现自己看不见了。”一提到这个,米斯蒂娅的心情又低落了不少,“什么预兆都没有,明明昨天晚上还是好好的。”
“哎,你都说了我也想不到原因啊……”琪露诺的声音听上去很为难,“对了,我去找其他几人,大家在一起总会想到什么的!”
“可是——好吧。”虽然很不想放琪露诺离开,但米斯蒂娅也知道不能光依靠冰精,听着琪露诺飞走的风声,米斯蒂娅周围又陷入了寂静中。
也不是完全的寂静,现在没有必要赶路了,米斯蒂娅能听见周围那些絮絮梭梭的响动,那些平时不怎么注意的微小声音,比如什么东西在草丛里穿过的声音,夜行动物偶尔的一两声低吼,还有更多米斯蒂娅不知道来源的躁动响声。听着这些来源不明的动静,米斯蒂娅就好像落进了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世界,她开始后悔自己没有跟着琪露诺一起行动了。


突然一阵绒绒的触感从米斯蒂娅手边传来,惊得米斯蒂娅连忙缩手,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不过是一只毛玉飞过而已,这让米斯蒂娅想起雾之湖边其实很安全,除了刚刚离开的琪露诺外并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到自己,即使自己现在看不见。
可就算如此,这种只能原地干等的感觉也好糟糕。米斯蒂娅想着,无聊地拔起手边的草,这时她听到了大妖精小心翼翼的声音:“米斯蒂娅?”
“大妖精吗?”
“嗯,我从琪露诺那里听到你的事情了,想着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会不会出事……”
“不会有什么意外啦。”米斯蒂娅这么说道,但当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大妖精拉住后还是顿了顿,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远比单独等待要好,“……谢谢你来陪我。”
“不用那么客气啦……”大妖精松开米斯蒂娅的手,但她显然要比琪露诺细心许多,另一只手及时落在米斯蒂娅的额头上,让米斯蒂娅始终能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米斯蒂娅现在的样子很难看呢,琪露诺肯定对你这副样子视而不见吧,她就是这么粗枝大叶。”
当大妖精给米斯蒂娅理头发时发觉了米斯蒂娅额头上的红肿,虽然只是轻轻接触,米斯蒂娅还是抽了口气。
“啊,对不起,很疼吗?”
“还好啦,不要紧。”米斯蒂娅微微低头,“不用太在意我的,大妖精能来陪着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多少打消了大妖精的疑虑,在为米斯蒂娅梳好头后,又为米斯蒂娅掸掉衣服上的泥土,最后处理了膝盖上的伤口:“虽然还有很多要处理的地方,不过也能勉强算是整洁了吧。”
“嗯……”米斯蒂娅轻轻揉着自己膝盖的伤口,“谢谢你,大妖精。”
“不用那么见外啦,平时都在为琪露诺弄这些事,”大妖精像是被米斯蒂娅的感谢弄得不好意思,“而且,我能做好的也就这些了呀,弹幕游戏之类的完全不在行呢。”
像是不愿继续下去这个话题,大妖精移开了话题:“啊,琪露诺回来了,还有露米娅和莉格露。”
听着朋友们降落的声音,米斯蒂娅站起身,却又不知道该面朝哪里,不过莉格露的手很快就抓住了她:“米斯蒂娅,你真的看不见了?”
“唔,莉格露,你抓的太紧了——”
“抱歉,我太紧张了。”莉格露稍微放松了一些力道,“事情我听琪露诺说了,真的没有一点头绪吗?”
“我是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早上就跟平时一样看了看太阳,确认了时间就睡下了,傍晚一起床就……”
“等一等,你说你看过太阳?”琪露诺打断了米斯蒂娅的回忆,一本正经地问道,“每天都是这样吗?”
“嗯,大概是一种习惯……”
在得到当事人的肯定回答后,琪露诺发出了信心满满的宣言:“好了,我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就是你每天看太阳的缘故!你们想想,太阳那么刺眼,米斯蒂娅还每天都去看它,自然会失明啦!”
对于琪露诺的推论,大妖精提出了反对意见:“可是琪露诺,早晨的阳光并不刺眼呀,只是稍微看一看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啊,早晨的太阳可以直视?大妖精你没在骗我吧?”
米斯蒂娅和莉格露齐齐叹了口气,也只有妖精会对这样的问题一本正经的争论了。
“好了两位,不用争这个,我敢肯定米斯蒂娅失明的原因不是这个。”莉格露出来打圆场,“米斯蒂娅也是这么想得吧……喂,露米娅!”
莉格露的突然转变话题吓了米斯蒂娅一跳:“怎么了?露米娅怎么了?”
“她又开着黑暗靠过来了。”莉格露拉着米斯蒂娅往一边走了几步,“露米娅,都这种时候了你别闹了行不行?快把黑暗收起来。”
“黑暗?对了,露米娅你平时总是开着能力飞行,你是怎么观察周围的?”被莉格露的话提醒,米斯蒂娅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急急地询问道。
露米娅的回答很符合她平时的表现:“嘿嘿,其实我在黑暗里也看不见啦,经常会撞上什么东西,我只是喜欢呆在黑暗里而已。”
“是……这样吗。”
“如果米斯蒂娅你不介意的话,以后我就牵着你一起吧,你说去哪里我就带着你去哪里,反正大家也不知道黑暗里是不是多了一个人。”露米娅的声音远了一点,可能是带着黑暗退开了一些,“不过我要飞在前面哦,这样先撞上障碍人也是我。”
“噗……”听着露米娅用严肃不已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米斯蒂娅难得笑了出来,心底也感觉暖暖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也许我会考虑一下。”
得到米斯蒂娅的回答后,露米娅不说话了,另一边大妖精和琪露诺还在争论太阳和失明的关系,虽然琪露诺气势强大,但大妖精的立场意外的坚定,拿不出决定性论据的琪露诺气的哇哇直叫,连米斯蒂娅都听得见。
“莉格露,你的看法呢。”
“这个,我也提不出什么主意……还是找医生看一看吧?”
“医生?”米斯蒂娅苦笑了一声,“莉格露你不会是指人间之里吧?”
妖怪本身就很少生病,像别提像这次突然一下就发生,还毫无头绪的失明症状。
“也不光是人类的医生啦,比如说竹林里的那个医生,我们还可以去妖怪之山,去中有之道,甚至是地下,天界,只要有可能得到帮助的地方,我都会试着带你去。”
“……你真是自信满满呢。”米斯蒂娅被莉格露的话震住了,“那些地方来往的,都是很厉害的人吧?”
“就是因为他们很厉害,才有可能治好你呀。”
“万一他们不答应呢,也许人家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这个……”莉格露也犯了难。
“那就打到他们答应!”这么豪放的宣言自然是琪露诺发出的,“大妖怪很了不起吗?如果他们不愿意帮我们,那我们就打到他们愿意来帮我们为止!”
“可是琪露诺……”大妖精刚想说什么,就被琪露诺打断了:“我知道大妖精你想说什么,一个人打不赢,我们可以轮流上累死他们嘛!再不行我们几个就一齐上!”
米斯蒂娅感到莉格露握着自己的手紧了一些。
“还真是琪露诺风格的回答。”莉格露此时应该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吧,“说得也对,这么畏手畏脚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还是行动派的琪露诺更靠谱一点——各位,我们现在就去竹林,找那个医生吧!”
“不用了,莉格露。”米斯蒂娅连忙拉住莉格露握住自己的手,“有你们这么陪着我已经够了,去主动挑战那些大妖怪一定会受伤的吧,所以真的不必去了……”
“受伤这样的事情,去做之前就有心理准备。”莉格露安慰米斯蒂娅。
“万一死了呢!”米斯蒂娅把莉格露抓得更紧了,另一只手朝着琪露诺的方向伸过去,“还有琪露诺,就算妖精不会死也会疼吧?所以我说真的不必了!”
被米斯蒂娅突然爆发弄愣住,琪露诺下意识地拉住米斯蒂娅伸过来的手:“可米斯蒂娅你的眼睛……”
“那样的事情随便它去了。”
莉格露的手开始用力,试图抽开米斯蒂娅:“不行,万一原本能治疗,被你这样耽搁了呢?”
“就是啊,你担心我们,我们就不可以担心你?”琪露诺也开始抽手,“所以米斯蒂娅乖乖地回家,等我们去把那个医生绑出来就好啦!”
米斯蒂娅哪里肯听,依旧紧紧攥住两人的手,而莉格露和琪露诺也不敢用力过猛,三个人僵持在了原地,大妖精不知道该怎么办:“露米娅,露米娅你也说几句话啊!”
“我知道有个人能帮忙哦。”
露米娅能说出这样的话,在场的人都被震住了。
“人间之里大门不远处有只小老鼠,每次我路过时总听见她在那里宣扬什么人妖平等的,不过总感觉她很没干劲。啊对了,还有一次多了另外一个人,她还主动拦住我,问我总是飘在黑暗里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后来她还说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她帮忙。”
“那个人?人类?真的吗?不会是有什么陷阱?”莉格露觉得这件事疑点太多。
“还在愣什么,我们赶紧去找露米娅说的那个人呀!”琪露诺依旧是行动第一。
“可是……”米斯蒂娅还是没拉住琪露诺的手,琪露诺在摆脱了米斯蒂娅后当机立断地叫上了大妖精和露米娅:“大妖精我们去找那个老鼠,对了露米娅你也来指路!我们走!”
“咦,可是琪露诺人家未必会答应……”大妖精这么说着,还是没拗过琪露诺,至于露米娅,更是开心地担任了带路的角色:“是!你们要好好跟着我!”
“好,我们几个出发!莉格露你送米斯蒂娅回家等我们!”琪露诺俨然成了首领,在下达完指令后,米斯蒂娅感受到琪露诺起飞时独有的冷风,身边只剩下莉格露的声音。
“她们走了呢。”莉格露说道。
“……嗯。”


两人沉默了片刻,莉格露牵起米斯蒂娅开始迈步:“光站在这里也没用,就像琪露诺说的,我送你回去吧。”
“知道了。”米斯蒂娅隐隐察觉到莉格露有些不对劲,在行进了一段路程后,一直没作声的莉格露总算是再次开了口:“米斯蒂娅,刚刚我是不是表现的有些瞻前顾后?”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完全没觉得啊。”
“比起琪露诺,我总把事情往悲观的方面考虑,还没开始行动就先说一些让人泄气的话,显得自己一点都不在乎这件事一般。就好像刚才那样……”
“如果你也和琪露诺那样行动在脑子前,我才会头疼,难道你忘记平时我们是怎么给她收拾残局的吗?”知道了莉格露的心结,米斯蒂娅安慰道,“不用自责,我才没有把这种小细节放心上,毕竟这才是你的个性呀。”
两人又前进了一会儿,这一次先开口的是米斯蒂娅:“莉格露,你也稍稍放松一些啦,手心里全部都是汗,我现在已经没有刚刚醒来那么紧张了,因为,如果真的会一直这么失明下去,不还有你们陪着我吗?”不等莉格露表态,米斯蒂娅就开始叙述她的美好愿景,“那么以后一星期七天,琪露诺和大妖精陪着我两天,露米娅背着我两天,你再陪着我两天,周末统统来照顾我,不是很棒的生活吗?”
“你还真是……乐观呢。”
“夜雀本来就是这样的鸟嘛,莫非我必须性格大变,终日以泪洗面才对得起失明少女的属性?最后,我不还是可以唱歌么?”米斯蒂娅说完,不由自主地哼起平时的夜曲来,直到她撞到了莉格露的背为止。
“怎么了,莉格露?”
“……刚刚因为你的歌,我撞树上了。


“米斯蒂娅?”
“嗯,怎么了?”
“准备的可能有些长了,不过——注意咯!”
这是米斯蒂娅失明的第三天,琪露诺,露米娅和大妖精依旧没有回来,莉格露从飞虫哪里得到了消息,她们三人现在正在那座寺庙里,为了祛除诅咒而努力地祈祷——米斯蒂娅很难想象那是什么样的场景,不过事实证明这的确有效,起码米斯蒂娅从原本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变成现在能看清周围一米左右的样子,就像是在黑屋子里举了一根蜡烛。
这实在是一个很让米斯蒂娅抑郁的现状,这样的视力什么都做不了,而一直躺在床上也很无聊,莉格露看出了米斯蒂娅内心的烦躁,“要不然我们出去看一看星星吧。”莉格露这么说道,随后莉格露就后悔了——米斯蒂娅哪里能看到什么星星。
现在两个人就这么背靠着背坐在森林中的石头上,先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从猜测琪露诺和露米娅的现状,到究竟是什么人下的诅咒,“大概是那个人也想让我尝尝这种夜盲的滋味吧,的确很不好受呢。”米斯蒂娅自嘲道,莉格露只能叹了口气,表示安慰。
很快就变得没有什么好话题了,毕竟米斯蒂娅等人以前的游戏中,负责长篇大论的角色都是琪露诺,察觉到气氛的变淡,莉格露突然说道:“米斯蒂娅,等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总之我会试着给你一个惊喜的。”
“等,等一等,你不会是想去哪里吧?”米斯蒂娅连忙抓住莉格露的手。
“放心,不会去什么地方,甚至动都不会动。”
莉格露说完这句话后就沉默了,米斯蒂娅转过头,然而她现在的视力只能让她看见莉格露的脸,见到米斯蒂娅回头,莉格露笑了一下;“准备时间会有点长,不过一定会让你吃一惊的。”
米斯蒂娅点点头,回过头开始耐心等待,直到莉格露再一次开口:
“准备的可能有些长了,不过——注意咯!”
米斯蒂娅突然看到了星空。
随后她立即反应过来,这是被莉格露控制的萤火虫,它们在自己周围按着记忆中的星星位置,在米斯蒂娅身边制造了一圈人造星空,尽管这星空脆弱到只需要一只手就能打乱,米斯蒂娅在最初的那瞬间依旧有了视力恢复的错觉。
“怎么样?”莉格露惴惴不安地问道。
“嗯,很厉害。”米斯蒂娅重重地点了下头,带起的风就将几颗一等星刮成了三等星,还顺便破坏了一半的星座。“但是也很脆弱哦。”
“这个……别太在意啦。”随着莉格露的话,那些萤火虫再次飞散,组成了一张琪露诺跪坐祈祷的场景,那种绝对不会出现在琪露诺脸上的正经神色让米斯蒂娅忍俊不禁。
“不要再这么作弄她们了,光是星空就已经很好了。”米斯蒂娅说道,一边想着琪露诺她们现在又是何种情况呢,远处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那是自己朋友们的祝福吗?或许再过不久,一切就会恢复成以往吧,到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好好感谢朋友们呢。
米斯蒂娅这么想着,眼前的星空似乎也变得十分明亮了。



发表于 2018-9-9 18: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1-21 18: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